杨大毛的一生 第141章 最终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大毛家的这个年其实过的特别匆忙。因为得赶着回去给富贵把亲定下, 初三的时候全家就回了县城。

    富贵和如意的定亲办的简单, 但是杨家的聘礼却下的很足。除了媒婆列的礼单,富贵还备了十六两的聘金。要知道县城的一般人家娶媳妇儿下定也就十两的样子。杨家本想把日子定在春天,可女方觉着太赶,怕旁人说闲话,便定在了秋天的十月十八。

    作坊开工后,大毛把之前散出去的鞋面也都陆续收了回来, 她便安排绣娘着手做鞋子。

    大毛这几天一直惦记着自家铺子的事, 还有三天铺子就满一年了。她已经同家里人商量好,明天就去把铺子买下来。去年受了灾, 铺面都比往常便宜了些,但她依旧准备了六百两。

    第二天大毛和杨二柱一道儿去的衙门,走的正经流程, 江县尉帮忙操办的手续。大毛拿着那份店铺契书,心里觉得十分踏实。“多谢江县尉!本以为这事很要花点工夫, 亏了有您在”。大毛诚心道谢。

    “杨姑娘客气了。这事之前大人就吩咐过, 说不论你家是租是买让我帮着把手续办妥”。

    “那那您代我谢过大人”。

    买了铺子以后家里还剩二百六十多两的银钱。等到三月初的时候, 铺子里又挣上了三十多两,凑够了三百。大毛和成才又一人投了两百两进作坊,成才便带着这四百两银钱和三车的货踏上了往西北去的路。

    成才走时还是春光明媚,归来时却已是七月酷暑。大毛这几个月也算是提心吊胆, 偶尔会脑洞大开的做些奇怪的梦。梦里成才被沙子埋了啊,被匪寇追杀啦,被蛇虫咬了啊, 有时半夜都会惊醒。醒了她便总会又想想富贵,富贵也是从来不同家里说外头的艰险。大毛心中感叹,长大以后虽说男孩比女孩多了许多自由,可也担了更重的担子。

    七月初四这天下午,大毛把井里浸的西瓜提了上来,切成一丫丫的分给大家。切了三个西瓜,她给自己留了块中心的,捧着坐在院子里的树底下吃着。在大毛看来,吃西瓜大概是夏天最幸福的事了。

    成才便是这时候回来的。他一路快马加鞭,等到了院子门口倒是缓了缓,掸了掸身上的灰,理了理衣裳,拿帕子擦了汗才牵着马进去。大毛一抬头便见着了这一人一马,她强压住自己那颗想要跳动旋转的心,抿着嘴把眼睛笑成了月牙。成才松了马,也不去拴它,大步走到大毛跟前,低头看她,很想问一句“有没有想我?”。可他朝后厅瞥了眼,却张嘴问了句“西瓜还有没有了?”。

    大毛被他这副傻样逗地笑出了声。“有,我去井里拿”。大毛说着就要往井边去,成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又慌忙松了手,“不急,咱们一道去同婶子们打个招呼”。

    “你去吧,我去给你打点水来。你这褂子都汗透了,赶紧洗洗换件干净的”。

    等成才打了招呼换好衣裳,大毛便捧了两半西瓜去了成才屋里。她把大的那半递给成才,两人一人一半面对面吃着。

    “唉,原来你也能晒黑,我还真以为有人晒不黑呢”。大毛边瞅着成才边感叹。

    成才下意识地摸摸脸,“没事,捂一捂就变回来了”。

    “来回路上还顺利吗?没什么事吧?”。

    “没什么大事,回来的时候遇着了风沙,稍微耽搁了下。这趟鞋子很好卖,我光在个寺院里就卖了一百多双。衣裳卖的慢了点,到最后还剩五十多套都兑给了铺面。我自己大致算了下,这趟大概能挣个二百多两。回来的时候车空着也是空着,我就拉了些哈密瓜在路上卖了,抵了来回的路费不说还挣了四十多两。可惜那瓜存不了太久,要不我还想带几个回来给你尝尝。那边的瓜果比我们这可甜得多”。成才的眼里布着些血丝,但说这话的时候眼珠子却亮的很,一副求表扬的样子。

    “厉害。你虽然说的轻松,可我想想也知道,一路上肯定许多麻烦”。大毛看着他说的郑重,“辛苦你了”!

    成才听着却皱眉,觉着有些客套。“路上并不累,只是有些遗憾。到那边是四月,野杏花开的正好,几个山头都是,很漂亮。那时候我我就想,要是你也在该多好,你肯定喜欢。我可以骑着马陪着你一道从这座山到那座山,还能听你吹吹笛子。那边有些房子盖在山崖边上,我想你要在定是会上去看看”。成才以前没觉着,可这趟凡是见了什么稀奇好看的事物,都会想着,要是大毛也在该多好。

    “我也想去啊,这不是去不了吗”。

    “其实你要是真想去也不是不能”。

    “嗯?”。大毛觉着有些不妙。

    “大毛,我之前就同你说过我喜欢你。你你也是喜欢我的吧?”,成才说完便紧紧看着大毛。

    大毛被这么突然一问,倒是有些发愣。后又笑了笑,她挖了一勺子西瓜递到成才嘴边,成才懵懵地张嘴,觉着这勺子西瓜十分的甜。

    “嗯,喜欢!”。大毛朝成才笑地明艳。

    成才嘴里甜,心里更甜。他趁机追了一句,“那那咱们不如早点成亲吧!成亲以后我们便能一道四处看看”。

    “成亲?”,这速度着实吓人。“不不不,咱们还小。再等等,等等”。大毛还想着这恋爱要好好地谈两年呢。

    “那那要等多久?富贵还有三个月就成亲了,我比富贵还大好几个月呢”。

    大毛伸出两根手指头。

    “两年?”。

    “嗯。我还想在家里多呆两年呢”。

    “我们两家的院子可以买在一处,这样即便咱们成了亲,你也可以常常回家”。成才知道富贵成亲前,大毛家肯定是要在县城里置办个新院子。

    “那不一样的。我成亲以后,哪怕离得再近,我要是常往娘家跑也是要被别人闲话的,你爹娘肯定也会有说法”。

    成才仔细想想,真成了亲,大毛除了同他一块出去方便,其余却是多了许多束缚。他顿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你说的对,咱们再等两年”。

    “唉?”,大毛这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就这么把自己给许配出去了?这求婚仪式也太简单了些。她叹着气摇着头,继续吃西瓜去了。

    成才说的没错,富贵成亲前,杨家确实买了新院子。他本想也在边上买个,大毛却建议直接把现在的作坊买下,并着后面的空地一道。到时候直接在后面造一个院子,开个后门便可。这样既方便也能省下许多银钱。

    成才也确是等了两年,等大毛过了十八岁的生辰才去杨家提的亲。那时候作坊已经上了路子,成才从江南买了四架织麻布的机子,从乡下收些青麻,开始自己织布。三掌柜的买卖也稳当起来,富贵也不再四处跑,只在附近县城收些货物送到省府。梁泽也升了官,调了任,只是不知调到哪儿去了。

    大毛也是在秋天成的亲。那日阳光和煦,不冷不凉。大毛一早就被拎了起来,刮脸,净面,上妆。她也没由着喜娘折腾,自己画的眉毛,上的粉,涂的胭脂。妆扮好了,便换上大红的喜服。大毛对着镜子,有些恍惚,原来自己穿红衣还挺好看的。

    两家离的近,再加上早有准备,大毛以为自己不会有太大的感情波动。可等到中午新郎来接,她要盖上红盖头的时候,嗓门眼却有些难受。李杏儿红着眼叮嘱她以后要好好的,她那眼泪珠子就不停地往下掉。喜娘赶紧来劝,让新娘子收一收,别哭花了妆。大毛便抿起嘴,努力杨出个笑,对着李杏儿和杨二柱点头。可等盖头盖上,富贵背着她一步步朝花轿走的时候,那泪却是怎么都止不住。

    王家村的嫁娶风俗简单,新郎家吹着喇叭把新娘接到家以后,便开始放炮竹,开席面。新房里围着一屋子的人,大毛坐在喜床上有些担心,不知道自己的妆有没有花。要是花了,等下盖头一掀开可就丢人了。她这么胡思乱想着,突地感觉眼前一亮,对上了成才的眼。成才穿上红色喜服,显得更加高大。大毛是想盯着好好瞅瞅的,可边上围着这么多人,她只好羞羞答答低了头,做小媳妇状。成才牵着她的手,跟着媒人一桌桌敬酒。大毛往常并不喝酒,但这会儿也不好糊弄,只得硬着头皮喝了。这么八桌子下来,大毛整个人都晕乎乎的。擦了这么多粉,都没盖住烧起来的红晕。后面略略吃了几口饭菜,便靠在床上歇着了。成才烧了醒酒的汤喂她喝了,但也不好一直在屋里陪着她,嘱咐家里的表妹看着点,他又出去陪酒去了。

    等宾客散去,成才回来的时候,带着一身酒味。大毛刚缓过来,闻着这味又有些头晕。成才赶紧换了衣裳,打了热水来。大毛晕乎乎地洗漱了一番,便爬上床躺着了。成才收拾好自己,躺在床上戳了戳旁边的人,“大毛,大毛?”。

    大毛把那手打掉,“别动,我难受”。

    成才愣了愣,叹了口气。帮她把被子盖好,侧着身子,搂着她睡了。

    第二天大毛醒地很早,一睁眼便看见一张大大的脸,身上还搭着一个胳膊。她来了兴致,仔细去看那张脸,这会儿总算能这么正大光明地盯着了。成才睡地熟,眼睛闭着,那又浓又密的睫毛简直要戳到大毛心里。大毛伸手摸了摸,成才皱了皱眉倒是还没醒。大毛又摸了摸那鼻子,那嘴巴,这些事都是她早就想干的。

    成才觉着脸上苏苏麻麻地,浪着眉头睁了眼,很快便换上了笑脸。“醒了?”,嗓音有些沙。

    “嗯,快起来吧,第一天总不好睡懒觉”。大毛说着便要起身,成才一把将她拽了回来,按回去躺好。他侧着身子看她,也学着大毛,伸手轻轻摸了摸她的眉毛,鼻子,脸庞。到了嘴巴的时候,他慢慢俯下身子,吻了上去。大毛赶紧侧过脸,拿手去挡,“还没刷牙呢,一股酒味啊”。成才把她的手拿开,难得霸道了一回。

    往后的日子很长,大毛同成才一道走了很远的路,看了许多风景。她这一生,平平淡淡,柴米油盐,却不失乐趣。

    作者有话要说: 结局我写了三个版本,最后用了这个。虽然也没多好,希望大家看完以后,能觉着温馨快乐吧

    还有。。

    基友文求个预收

    098作品:《龙凤斗》

    前世,许灼被设计嫁给四皇子,赔上许家成为他登基的踏脚石。

    今生,许灼抢先给自己找个夫婿,避开噩运。

    许灼气势汹汹:“跟我成亲,我替你和你的男相好打掩护。”

    修灵均眸色意味不明:“好。”

    于是,皇城最大的八卦:震惊!许丞相家的霸王花女儿跟大将军府的病弱断袖儿子,成亲啦~

    许灼听到八卦,不以为然:“我只想干翻渣男白莲,管同床的是病弱还是断袖?”

    最后,修灵均身体力行地告诉她,他并不病弱,也不断袖。

    一句话简介:我当你是姐妹,你居然想睡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