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人?”突然撵车上金丝垂帘被车里的人掀起,让一名看上有着几分儒雅但不掩他威严的白面中年清瘦男人身穿金色龙袍从车里跨足走出来。正好抬起头与盘坐在龙头上,完全一副在这里看好戏的许飞双眼目光对视上。

    许飞突然发现他对视上这人目光之后,他心中竟然产生了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情绪,有种直觉想要揍他,狠狠的揍他,最好能够揍死他。

    开始真的怀疑他真是天云国的太子?这人真是他的杀父弑母仇人?不然他为什么会产生这么强烈的情绪波动。

    “大神,你还真是爱说笑。”这位帝上却谦恭的笑起来,察觉到许飞灵神境界的气息,也不认为许飞就是那么巧的成为了他如同如鲠在喉,害得他夜里难寐,恨不得除之后快的亲侄子,也即是真正的天云国皇位继承人。

    “没,我没说笑。”许飞肯定的对他摇摇头,让他别误会了,也坦白告诉他:“有人对我说你杀了兄长,烧死嫂子,还要追杀真正的皇位继承人,同时是你侄子。还对我说,我就是那个流落在外的太子。我自己是不太相信的,不过感觉这种事情知道了还是要替天行道一下比较好。”

    许飞说的语气平静,就好像在说一件别人的事情。

    可是他说出来的这番话让这位帝上,让帝上周围的人都是神色巨变。

    因为许飞刚刚说的事情在出云城王宫是公开的秘密,更是谁也不敢替的事情。

    结果他在这里当众大声说的明白不假,还让人没有听错的话他就是上任帝上的遗孤?真正的天云国皇位继承人?!

    “大神,您还真是……”这位帝上开始表情僵硬了一下,不过他不愧是能够坐稳皇位的人,所以他马上恢复了平静,还打算自圆其说的不承认许飞后来说的这个身份。

    许飞却没兴趣管这个他是不是那个流落在外的太子了,他只管知道这些事情以后他为了在十三街得到的好处,也该为上一任帝上报下仇,做一些替天行道的事情。

    所以不等这位帝上说完,直接随意说了句:“苗苗,吃了他。”

    就好像在说“苗苗开饭了”一样的语气。

    霎时间,这位帝上毫不犹豫的转身就逃,因为他感到必死的杀机突然出现。

    不过他逃又能够逃得多块,现在整个出云城都在苗苗的掌控,可以视作她已经把整个出云城控制成为她的领域,到处都密布了她的力量。

    因此他刚要动身,就有成千上万的藤蔓从四面八方以及他的脚底下钻出来,把他眨眼束缚包裹。

    当所有藤蔓退去,地面上已经只剩下一具白骨,这当然是他刻意让苗苗留下充作杀鸡儆猴用的。

    “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你们是想乖乖自己进这颗珠子里还是成为他这副模样?”

    许飞拿出了乾元洞天珠,这也是他来出云城的第二个目的,就是为了运用乾元洞天珠带走出云城这里的所有人,完成不仅仅是十三街、白河镇,而是整个天武世界幸存者的大迁徙。

    刚刚死的这位帝上,不谈他的为人,他的实力强大是毋庸置疑的。

    可是这样强大的人都这样轻描淡写的死了,剩余的人十分明白这就是一个成死人还是当奴隶的抉择。

    特别是在眼下这种不可抗衡的强大力量面前,更多人明白他们应该做出什么样的抉择也是理所应当的了。

    ……

    转眼过去三年。

    得益于两年前魔界通道的关闭,天武世界再没有新的魔气进入。

    在天地自然的融合化解下,魔化情况已经停止,天空不再是投影魔界天空的血红,只是有些灰蒙蒙的。更有些地方开始重新长出正常的野草,逐渐恢复往日的风景。

    三年时间里,天武世界再没有一个天武人,因为他们都在许飞的努力下迁徙到了圣界避难,等待天武世界恢复正常再回归他们真正的家园。

    魔界被血灵宫一统。

    圣界因为许飞身为新任圣王的事情传开,还因为他是天地间唯一一个掌握了元灵道的灵神存在,所以没有人敢对他做的迁徙事情有怨言。

    三界时隔神武时代以后再次有了一些重新融合成为一族的痕迹。

    一年前,柳诗烟成功怀胎两年诞下一子,被许飞为了纪念武神起名为“天武”,全名“许天武”。

    一出生就成为三界公认的宠儿,被各方势力奉上奇珍异宝还有吉言警言,想要成为他师傅的强者更是如多如牛毛、络绎不绝。

    不过最大的事情还是莫过于……

    “小天真的没事吗?”

    “谁知道呢,两月前就没动静了。突破灵神之上成为真神,他绝对是古今第一人。”

    “好像听说只要他能够突破就可以逆转时空,直接把天武恢复成灾前风景,是不是真的?”

    在许飞闭关的灵山外,所有和他有直接关系的人都聚集在这里惴惴不安。

    因为许飞闭关时候说明了只要那一天没成功他也会出来,而那一天已经是两个月前的事情。

    可是两个月来他不仅没有突破的痕迹,也没有放弃的痕迹,就是突然没有了声息连生死都难辨。

    以他现在处于三界的威势,真的是只要传出他死讯,三界必将再次大乱。

    不过许飞现在真的修炼出问题了吗?

    “飞哥哥?”

    小紫最担心不过,所以乘所有人不注意的时候直接进来找他,想要确认他一个安危。

    可她进入许飞闭关的密室见到的画面却是许飞一脸苦恼的坐在石床上,他身上的气息竟然全部消失了,完全感受不到灵神的魄力好像功力散尽一样!

    她惊讶一瞬之后又发现不对,发现许飞不是功力散尽,他是仿佛和这片天地彻底融为一体。她直觉她现在如果对他出手,她恐怕连他一招都接不下。

    他真的突破成功了!

    “小紫,你说我该怎么办?”许飞看见小紫进来一点不感到意外,而且似乎早知道她进来了一样,只是在这里等她。

    “怎么啦?”小紫看见许飞没事松了一口气,也愈发奇怪他为什么突破成功却不出去。让外面一众人都替他着急。

    自己更是莲步走到他身边坐下,身体慢慢靠在他身上,依偎在他旁边。

    她即使承认看见柳诗烟诞下了许飞的孩子她有些吃味,也知道许飞以灵体重生以后不可能再让她产下他们两人爱的结晶,她等于说她永世都无法为他传宗接代。

    可是她知道对她来说飞哥哥就是飞哥哥,这是任何情况都不会改变的,永远都是她最爱也是最重要的人,她也只要能够陪伴在他身边就很幸福了。

    所以她现在十分担心他为了什么事情在苦恼,似乎这件事情还让他十分为难。

    “简单来说,我现在可以逆转时空,让一切重新回到天灾发生前,让天灾不会发生,让所有人不会遭受这次地狱般磨难。我也可以清除天武的异状,让它转瞬之间恢复到灾前的模样。不过两种力量只能其中选择一个运用一次,你说我是应该选择哪一个?”

    许飞苦恼的问小紫,希望她能够替他拿个注意。他还有一个私心那就是许血衣那样就不用消失了,不会让他和小紫像现在这样时常想念她。

    可是他也清楚一旦那样做,所有人都不会再记得现在发生的事,甚至他和赵子坊、宋迪、方娇、风自在都不可能是现在的关系,不可能认得。他那时候都不能肯定他自己还记不记得这一些。

    “简单来说是回到过去还是活在现在?”小紫明白许飞在苦恼什么,苦恼他现在得到了许多,心里也有多少遗憾。

    “是啊。”许飞苦笑。

    他明白他回到过去就可以再和柳蝶衣重逢,然后这次不再逃避的把李俊就在学堂里狠狠揍上一顿。

    但是……

    小紫突然握住许飞的手,让自己小小暖暖的手握住他,触及他的手心。

    许飞惊讶看向她,看见她正冲自己甜美柔笑。

    “温柔的小紫不够的话,那么霸道的小紫可不可以让你选择留下来。”

    许飞惊讶听见耳迹边响彻的是许血衣的声音……

    (全剧终)

    (笔趣阁 www.xbiqugetw.com)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manchuhea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