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很倾城 (一百零七)这是兄弟们的保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三天时间,雷明将所有三级区域的任务分析整理挑选出他们现在最为合适可以做的任务。闻人熙燃和林泽然则是将白惊奕五个人所带来的一切财务整理收纳,加上冰血闭关前给的一些装备拿到拍卖行拍卖,毕竟现在的妖月已经不是仅仅只有五个人,而且要养活五十多人。

  他们五人从开始到现在用的都是我们踏入妖月后所得到的一切资源,没有用一分一毫之前从家里带出来的一切。这也是他们给自己的一次真正的历练。

  火云裂将所有新进团员安排好了后,便听从冰血的吩咐带着五十五个人进入到了试炼室内的第一层,开始了地狱式的训练。虽然没有冰血五个人进去时的那般严酷,但是好不了哪里去,每天受伤、体力透支对于这五十五个人都已经是小事情了。不过最惨的莫过于白惊奕、荛天宇、昊斯聪、富荣财、林艾琳五个人了。他们的手脚上同样带着一个重力阵。好在这些人都是真汉子,没有一个放弃的。虽然嘴上每天在拼命的叫唤着,但是眼中的不屈不挠就真的。

  “都三天了,小紫墨还没有动静!”闻人熙燃敲着二郎腿,一副纵跨子弟的模样斜斜的靠在沙发上,懒散的拿着白瓷蓝花的茶杯,缓缓的说道。

  “燃哥哥才三天就想我了啊”一道懒散带着几分沙哑的声音从四人身后传来,冰血脸上带着邪魅的笑容,双手环胸懒散的靠在楼梯栏杆边上,戏谑的看着闻人熙燃。

  额……这丫头开门都没个声音。

  “呦!这客厅装潢的不错!”略微大量了一下重新简单装饰了一小的大厅,冰血满意的一笑。皮质沙发已经换成了黑色绒毛的半式大沙发,一排柔软舒适的沙发垫散乱的排在上面。白色带着淡淡金边的茶几上放着几只白瓷蓝花茶具。蓝色的轻纱窗帘,复古式的吊灯,大厅右侧是一个简易的酒吧高台。门口那张黑色兽皮地毯,更显霸气凌然。一进门就可以看到正对面的墙上挂着一个硕大的用红色晶石制作而成妖月标志。

  这样的地方,才应该是他们的家,温馨典雅却有不适霸气凌然。

  “怎么样?紫墨妹纸可还喜欢你燃哥哥的作品。”闻人熙燃一脸骄傲的看着冰血,笑的那叫一个得瑟。他可是把大到客厅、会议室。小到每个人的房间、厨房都重新翻新个便,而且是用最小的支出换取最大的利益。

  “燃早已第一天就将所有的财务都整理好了,跟着轻风将所有的装扮买了之后。第二天就开始将我们家从头翻新到尾。”雷明温柔的看着冰血,他对于闻人熙燃这个奸商,可是无奈有敬佩。对于商业交际到眼光毒辣,不得不说,这个让确实有奸商的极品天赋。

  “确实很好,紫墨喜欢!”

  她刚刚从自己专属的炼器内出来后,直接回到房间,刚进门连自己都吓一跳呢,里面所有的装饰完全复合她的性格作风。没想到短短时间内,闻人熙燃竟然全部掌握了。不佩服不行啊。

  “好了,快坐下吧。连续炼制了三天,累了吧!吃点点心!”刚看到冰血的下一秒,火云裂就急忙进到厨房将刚刚做好的点心拿了出来,心疼的将脸色不怎么好的冰血拉到了沙发上。

  “呵呵!没事!”冰血笑眯眯的靠着火云裂的肩膀上撒娇,随后单手一挥一个袋子出现在了手中,交给了火云裂:“云姐姐,这里面是其他五十名普通团员的妖月标志。”

  火云裂微笑这拿出从里面拿出一枚用乳白色晶石雕刻而成的水滴形状的坠子,坠子用一条透明丝线串着,水晶内是一枚血红色的弯月,旁边有着血红色的两个字,妖月。

  双眉一挑,有些惊讶的看着冰血:“这是你前几天拿给雷青长老看的那个?”

  “嗯!这是极品高级幻器,功能属性有通讯,方便我们妖月内部人员攻向联系。还有五米瞬间功能和二十秒防御。里面有十立方的储物空间,总不能让我们妖月的团员出去做任务还一个个背着大包小包的让人家笑话。最主要的是,里面有一个急救讯号自动发射功能。遇到主人生命危险之时,下一秒就会让其他妖月的人知道具体位置,方便互相援助。里面暂时有一百个,剩余的都放到你那里,以后有了新进团员,就交给他们。这个东西跟我们戒指一样,不用的时候,精神力驱动就可以变成一个妖月变质的纹身左锁骨上。”

  “另外那五个戒指是给白惊奕、荛天宇、昊斯聪、富荣财、林艾琳的。上面有刻着他们名字,是低级圣幻器。比我们的所带的高阶圣幻器少两个阶级,功能同样带着普通和冷冻储存两个空间,但是一共只有十五个立方米。防御、通讯、十米瞬移,求救讯号。同样附有隐藏功能,驱动精神力,变成一轮火红色弯月敷在手背处。”

  火云裂嘴角抽搐着看着手中的五枚戒指,上刻着坚定复古的图案,铜色的戒指中级是一颗乳白色晶石,乳白色景色的里面是一颗血红色的弯月,旁边有两个血红色的字……妖月。

  又是圣器,大陆上人人疯狂抢购,投入大把大把钱财都很难找到的圣器,在他们妖月里面竟然成了普通货。还让不让人活了。

  她现在很想快点把这些东西教给白惊奕、荛天宇、昊斯聪、富荣财、林艾琳五个人,然后坐下来好好欣赏一下他们脸上的表情,届时一定很精彩。

  “这些通讯直接用引入一丝精神力驱动,神识出现要通讯人的名字便可连接了?”林泽然好奇的看着那些坠子,好漂亮的坠子,他们家小紫墨真有才……额,不对……是……真变态。

  “小紫墨!”闻人熙燃这一声满是娇弱委屈的声音娇滴滴的喊出,顿时让坐在一边的冰血一个没忍着抖了一下,一脸惊恐的转过头看向闻人熙燃,嘴角一抽一抽的,可爱的不得了。

  “那个坠子好漂亮!”闻人熙燃又更加哀怨的看着冰血,一双桃花眼好不风情的漂着冰血。

  冰血嘴角再次一抽,额头上滑下一滴汗水。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我就知道。”单手再次一扬起,十枚串着透明银线的坠子出现在手中。

  “这五个是给白惊奕、荛天宇、昊斯聪、富荣财、林艾琳的。上面跟功能跟戒指一样,但是存储的话只有十立方的普通储存空间。上面有他们名字中的一个字,幻化成为纹身后是一轮黑色火焰中的妖月标准附在左锁骨处,代表在妖月仅次于我们五人的地位。”

  “为何还有给他们这个?”雷明皱着眉头看向冰血,眼中带着心疼,不爱惜自己身体的怒气。

  看着五个人的表情,轻叹了口气,这三天来她确实不眠不休的在赶制这些幻器和丹药,他们已经因为训练落下了很多时间,不能在浪费了。

  但是,既然这些兄弟信得过他们,他们就要为这些兄弟撑起一个属于他们的家。

  “这个大陆上可以储存的大多的空间戒指,这些如果对外难免会造成吸引外界贪婪抢夺的物品。不能因为这些而让我们妖月的人陷入危险,而且这两样东西也可以为他们带了双重保障。有太多人在窥视我们妖月,一层保障太危险了。”

  “这个坠子和戒指里面我都加了一些,除非自愿,否则没有人可以用精神力探测到幻器的等级,但是幻器毕竟是这个大陆上人人都想要的东西。在我们没有强大之前,这些危险必须避免。”

  “你上次不是已经给了我很多空间戒指吗?”火云裂心疼的握着冰血的小手,冰冰凉凉的小手,已经三天没有休息放松了吧。

  “额……那些里面没有添加带有隐藏属性的材料。太不安全了,修为高一点都可以看出那是空间戒指,这不是害他们吗。”冰血无奈的解释着。谁能知道,她好不容易在师父哪里阴来的带有隐匿属性的矿石,老爸的黑晶戒指中竟然令人发指的有一堆。天知道,当初从师父那里扣来那么一小点,让师父肉疼了整整一个星期。

  “不过,那戒指也给他们吧。里面储存空间小,但是防御力却高。但是要命令他们,不到万不得已不得让戒指现成原型,必须幻化成纹身敷在手腕上。给外界一个假象,我们妖月的标准等级区分,我们五个人手上的纹身在右手虎口处,白惊奕、荛天宇、昊斯聪、富荣财、林艾琳五人的在手背处,其他普通兄弟的在手腕处。”

  “我明白!”火云裂心疼的揉了揉冰血的小脸。这个孩子,明明比他们都小,是他们保护的对象才是,可是她却偏偏将所有人都想尽办法的保护在她的倔强下面。这样的小人儿,怎么能不让他们疼呢。

  冰血温柔的对着四个伙伴微微一笑。随后双眉一挑:“那……这是我们,跟我们五个人的戒指一样是高级圣器,圣级防御、二十米瞬移、通讯、求救讯号,不过这个不带存储却带隐匿哦。”献宝一样的发到每个人的手上,开心的一笑。

  四个人欣慰又无奈的轻叹口气,小心翼翼的带着脖子上。驱动精神力,一道快到无法抓住的光芒在每个人的胸前一闪,刚刚带上的水滴型吊坠瞬间不见。

  冰血笑着单手一挥,每个人的面前出现了一面光滑的冰镜,看着自己右锁骨处,眼中闪过一抹惊艳。

  冰血的白皙滑嫩的右锁骨处,一朵盛开的紫色曼珠沙华上有着一轮血红色的半月,妖异邪魅带着嗜血的阴森,却有美到极致。

  雷明刚硬白皙的右锁骨处,是一道斜着向下劈的金色雷电,那道散发着冷冽的金色闪电内是一轮血红色弯月。如此矛盾的组合,两个鲜明的对比正如同雷明这样的人的性格一般,矛盾却又矛盾的完美。

  闻人熙燃带着眨着一双桃花眼,白皙修长的手指轻抚着右锁骨处的金色和红色,双眸闪着明亮度的光芒。那是一个大小正合适的金元宝,大大的金元宝凸起的地方内是一轮血红的弯月。虽然两个颜色与雷明的一样,一金一红,但是给他的感觉却完全不同。金灿灿的内心是一颗妖月嗜血的艳红。

  没有女子不爱美,通常女子都不太喜欢在自己的身体上绣上一些团,他们会觉得很丑,但是火云裂看到自己锁骨处的那朵微微挡住血红色月亮的火红色的云,却确定异常的美。这是两只不同的红色,月亮的红带着血色中的暗,云的红带着火焰似的艳。温柔的云却有着火样的热,明亮的月却有着妖异的血色。这说的不正是她自己嘛。

  这三个人的跟他们的性格到是毕竟匹配,到是林泽然那右锁骨处明显与他这个人的外表不搭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却觉得这本应该是他的。一条墨青色的蛇,弯弯曲曲的缠绕在一轮血色的弯月上。蛇不是阴冷嗜血毒辣的吗,泽然是这样的吗?

  闻人熙燃、火云裂对视一眼,不解的看着林泽然。

  林泽然只是微微一笑,不多加解释,不是可以隐瞒,只是不知该怎么说。以后总会知道的。

  不过闻人熙燃和火云裂也都没有问什么,他们知道只有他们问,林泽然必定会说,而是说的必定是实话,但是没有必要。不管结果如何,他们都是不离不弃的伙伴。所以,问不问又有什么关系。

  这些东西仅仅只是冰血用于给自己伙伴和弟兄们的一些保障和方便。也用于区分辨认。但是却没有想到,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们手上或者锁骨处的纹身将会是各大势力极为忌惮的标准之一,甚至到了人人闻风色变的地步。

  ------题外话------

  o(︶︿︶)o唉最近灵感缺失,文中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亲们要告诉猫猫哦。猫猫改……么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