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很倾城 (一百四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伤了她的人,不管是谁。下场都只有一个,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后悔已经完了,你……没机会了!”

  “啊……”一声悲痛的吼叫冲天而起,伴随着一团漆黑的烟雾在黑衣老者的身体中散发开来。

  随即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传来,黑雾散去,悬浮在黑衣老者上空的紫色光球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双目空洞,直视天空的黑衣老者。

  此时的黑衣老者给人的感觉好似没有灵魂一般,事实上黑衣老者的灵魂早已经被紫冥的独特魔法技能,魔之审判所发出的噬魂咒吞噬了掉了整个人的灵魂,只剩下一具空壳,连绝望都没有的躺在地上。

  紫冥面无表情的看着黑衣老者,单手一挥将黑衣老者收进了冰血的魔蓝之戒中,这个世上也只有他和冰血才可以随意的驱使魔蓝之戒,运转冰血体内的魔幻之纹,只因为他们才是真正的一体而生,一体而忘,一心所向。

  人类的灵魂太过脆弱,这样简简单单的折磨就烟消云散。对于紫冥来说,伤了冰血的黑衣老者这样的下场实在是太过简单,不过没关系,待冰血醒了以后,这个该死的老头最后的利用价值,也许才会更加的突出。

  至于这个该死的老头背后的那群人,终有一天,他一定会去跟他们好好探讨一下人生,一个都不会放过。

  身形一晃,瞬间来到抱着冰血的暗夜身前,冰冷的紫眸此时在看向冰血之时才有了几分温柔:“她交给你了,我先回去了!”

  “放心,我会照顾好少主的!”暗夜点了点头,冰冷的眼中有着一股难言的敬重。

  随后紫冥的紫眸向着一直老老实实带着暗夜身边的小乖、银摄、铁翼三只神兽轻轻一瞟,清冷的声音带着一股不容拒绝,也不敢拒绝的威严:“你们三个身为神兽竟然连一个人类圣阶都打不过,还不跟我进来!”

  三只神兽纷纷浑身一颤,连忙低下头恭敬的回道:“是,紫老大!”

  话音刚落,只见紫冥和三只神兽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可怜的雷明四人和夏柏戚六个人就这样被紫冥无视的彻彻底底,却没有一丝的怨言。

  暗夜双手轻柔稳妥的抱着冰血虚弱的小身子,缓缓的站起身,先是看向夏柏戚几个人,开口说道:“这个广场在刚刚那位大人出现之时就已经设了一个结界,别人进不来也看不到广场内的所有情况。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我想你们应该知道,如果不希望给闻人商会带来某些不必要的麻烦的话。你们应该明白即使有闻人熙燃的存在,但是只要威胁到我家少主一丝一毫,刚刚那位大人都不会放过。那位大人的脾气可不是一般的不好。”

  “阁下放心,我们明白,况且我们的命可都是紫墨阁下救的,我闻人家虽然是商人,但是知恩图报这个简单的道理,还是懂的。”夏柏戚有礼的一笑,没有因为暗夜的态度而出现一丝的不满,反而耐心的听着,有利的回答。

  “结界马上就会消失,那些人就教给夏分会长处理了。”暗夜点了点,面具上的俊彦冰冷没有一丝的表情,声音低沉带着疏离。

  “好的,闻人商会分部内有许多干净的客房,妖月佣兵团的人都知道在哪里。这地方的事情,我们会处理,阁下和妖月佣兵团的人先回闻人商会分部吧,我想紫墨阁下此时很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调养。”夏柏戚看着冰血一身血渍,虚弱的样子,皱了皱眉头对着暗夜提议道。

  暗夜转头看了一眼雷明和闻人熙燃,看到二人点了点头后,转过头对着夏柏戚点了点头,道了声谢。随即转向雷明,声音中少了几分对着夏柏戚等人的疏离,多了几丝正常的温度:“落雷,佣兵公会总部的人这次也跟着一起来了,其中应该还有其他佣兵团的人,你小心对付,还有一群人可能是光明神殿的人,我担心少主,来的急,所以没太注意。”

  雷明听到暗夜的话,双眉一挑,深思的一下后,点了点头,微微一笑:“放心吧,我明白。让燃先带着你们去闻人商会分部休息,我留在这里善后。”

  妖月的几个人对视一眼,轻轻一笑,眼中的含义除了他们彼此在无人看的明白,然而就在几个人向前走了几步之时,闻人熙燃突然转过头看向夏柏戚几个人,嘴角勾起,双眸中带着淡然的笑意,看似淡然的笑却让夏柏戚六个人第一次在闻人熙燃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只属于上位人的霸气威严:“夏分会长,我家紫墨可只是一名水系魔法师哦。这次的任务,还真是惊险呢!”

  听到闻人熙燃那包含威胁的声音,让夏柏戚微微一愣,脑子里顿时有些转不过来弯。

  他怎么怎么悲催啊,刚被那个冷的跟冰块似的人威胁完,现在又被威胁。他当然知道,闻人熙燃的意思,这是在告诉他不仅仅要对外人保密,同时也要对闻人家的人保密,这是让自己真的当作自己失忆了一样。

  怎么说他们都是自家人吧,竟然为了一个外人威胁自家人。

  不对……那个一身神秘的女人对他家小少爷来说怎么可能是外人呢,那可是比生命都终于的伙伴啊。

  想到这一点,夏柏戚只能无奈的一笑,颇为无力的说道:“这是自然,紫墨阁下还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罢了,不过是天赋好些的水系魔法师。”

  听到自己想要的回答,闻人熙燃微微一笑,那股莫名的霸气瞬间消失不见,好似这一切不过是夏柏戚几个人的幻觉罢了,但是那额头上的冷汗却在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们,刚刚的那一切都是真的。

  原来这才是他们真正的闻人小少爷。

  只不过是他们整个闻人家和整个知道的人一直没有看见过罢了。

  真不知道,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谁的做法聪明一些

  “你们去提醒一下所有见过紫墨阁下的人,如果不想莫名其妙的惨遭灭门的话,最好让自己失忆一下。她……不是一个小小的藩司城可以招惹的起的,能救既能灭。”夏柏戚微微侧过头对着身边的五个人轻声说道。

  “是!”五人齐齐点头,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越走越远的几道身影。

  “空口无凭,有的时候天地规则也可以救命!”夏柏戚轻叹一声,幽幽的一句话传入五个人的耳中。

  “属下明白!”昊益阳五个人点了点头转身向着藩司城城民藏身的地点走去。

  夏柏戚几个人的对话,雷明自始自终都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到最后微微一笑,走了过去。他敢保证,夏柏戚今天的绝对,将会是对未来的闻人商会做出最大的贡献。

  因为在伙伴中间,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冰血,虽然还不清楚冰血背后的势力到底有多大,但是就凭着暗夜这一个强悍的侍卫,就凭冰血本身的实力,变态的天赋,再加上今日出现的那个神秘强大的男子。足以证明夏柏戚的决定是多么的明智。

  他敢说,如有一日,冰血这个神秘势力的少主的身份曝光在世人的眼前,整个大陆都会跟着为之一振。

  但他却不知道,未来的某一天,冰血的身份曝光之时,所有人的心中虽然惊讶,但是却比不过她自己本身的实力和势力给这个大陆所带来的震惊与诧异。

  “他们进来了,光明神殿够急的了,飞的还真快。”雷明清楚的感受到有几波气势强悍的气息穿过广场的边缘向着他们这个方向而来,缓步的走到夏柏戚的身边,轻声说道,那双带笑的眼中快速划过一抹狡诈的精睿光芒。

  “哼……藩司城被黑暗系魔法师祸害的时候,怎么没看他们这么急。”素来有礼文雅的夏柏戚顿时毫无形象的翻了翻白眼,一声冷哼。

  在远处的半空中越来越近的几个白衣人出现在视线中之时,雷明和夏柏戚两个人快速转变自身的气息。

  一个双眸温和,笑意不减,扶了扶脸上的白色面具,勾着嘴角,一身的风轻云淡,驱动妖月幻器隐匿住所有的气息,淡定自若的站在地上。

  一个满脸微笑,温文尔雅。拍了拍比较狼狈的白色长袍,毫不在意满是的血渍,有礼的看向前面,耐心的等待着疾驰而来的几个人。

  来者在看到两个后,纷纷降落到地面上。脸上带着焦急的神情,环顾四周,但是除了面前的两个人再无其他。无奈之下只好转过头看向面前的两个,顿时齐齐一愣,脸上带着诧异的表情。

  看来,这两个人是专程留下来等待他们的。只是为何……他们竟然会完全感受不到他们体内的灵力或者斗气所散发出来的气息,难道这两个的身上都带着隐匿气息的幻器,不过竟然能将气息隐匿的这般深,一定不是什么普通的幻器了。

  想到这里,其中的几个人看向雷明和夏柏戚之时眼中隐隐约约都带着一抹贪婪。

  这样的贪婪目光让雷明和夏柏戚的心中顿时出现了一抹不悦,眼底越发的阴冷,但是脸上的笑容却不减一分。反而雷明眼中的笑意却越发的深沉。

  “放肆见到我光明神殿四位大祭祀竟然敢不行礼。”一名一身白色骑士铠甲的男子上前一步,单手搭在腰间剑把之上,一手指着雷明和夏柏戚一声厉喝。

  “呵……原来光明神殿都是一些这样的人。看来之前是在下误会了呢!”雷明轻声一笑,随后一脸无辜的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雷明的话让光明神殿的四位大祭司齐齐眉头一皱,对视一眼。其中站在最中间的一位一身纯白色长袍,长得慈眉善目的中年人轻轻上前一步,温和的一笑,轻声说道:“这位小友这是何意?”

  “哎!”雷明眼中透着惋惜,轻叹了口气,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世人都说光明神殿是光明神的代表,待人和善,是世人的救世主一般的存在,受着万人的朝奉,拥着百万的信徒。但是今日一见,不过是和那些俗人一样,站着高贵的身份,对待任何身份不及的人冷眼厉喝罢了。”

  “这……”刚刚问雷明何意的阍大祭祀顿时有些无言以对了。

  雷明这一招,显示高高捧起,捧得如神一般的高。最后一声失望的叹息,一句拐弯抹角的损骂,让他可怎么回答。所不是吧,刚刚自己根本没有阻止骑士的动作。沉默吧,代表默认,默认了光明神殿对外的一切都不过是蒙蔽世人的,实际上是一群高傲不可一世,贪婪的小人罢了。

  这……这……这可如何是好。

  “你……你胡说!”就在阍大祭祀向着如何应对雷明这一句刁钻的想让他砍人的话之时。一直站在自己身后的那名骑士,再次开口,快的让他来不及制止。

  “哦!原来真的是这样啊!唉……”雷明一双黑眸满是哀伤,轻叹了口气,缓缓的低下头,在无人看到的角度里,嘴角一勾,眼中快速划过一抹戏谑。

  “当然不是。”心中有些焦急的阍大祭祀连忙反驳道,随后猛地转过头看向身边的骑士,身体内的威压一出让那名骑士顿时不由自主的向后推了几步,脸色有了些许苍白,眼中透着惊恐。

  紧接着阍大祭祀一挥衣袖,对着有些颤抖的骑士冷喝道:“你给我退下,今日你的无礼,让光明神殿的威严信誉受到了损害,回去后你比将受到神的惩罚。”

  “不……大祭祀。属下知错了!大祭司!”骑士听到最后一句话后顿时哭丧着一张脸,惊恐万分的求着阍大祭祀。

  然,对方却不为所动,一挥衣袖不再理会后面之人,威严的开口叫到:“还不把他带下去。”

  “是!大祭祀!”快速从后面的队伍中走出两名同样身着白色铠甲的两名骑士,一左一右拉起那名跪在地上的骑士,不顾他的挣扎和请求,快速带离的广场。

  一直站在雷明旁边的夏柏戚嘴角一抽,一滴冷汗从额头划过,他算是知道了,这妖月佣兵团的人,没有一个好惹的。都不是好货。

  竟然就这样简简单单的几句话,让对方先自己掐上了。

  真的是……太黑了。

  比那些黑暗系魔法师还要黑啊。

  偏偏还一个个长着一双无害的眼睛。

  夏柏戚绝对没有想到,在未来的某一天里,当他看到了妖月佣兵团五王的真面容之时,第一个想法就是当初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明智啊。这个五个人哪里是单单只有一双让人看了就觉得无害的眼睛,根本就是一个个披着狼皮的小绵羊。那一张张无害到极点的美容俊彦,到底要祸害多少人啊。

  “咳咳……”阍大祭祀干咳两声,对着雷明和夏柏戚微微一笑,快速打破越来越尴尬的气息:“这位小友误会了,刚刚那名骑士刚刚加入我光明神殿,所有有些事情还不太了解,还要请小友见谅啊。我们这几日在外面,苦于一直没有想到好的方法来打破这黑暗系结界才不会伤到藩司城内的人。今日这顾包裹着藩司城的黑暗系结界突然破开,我们因为忧心藩司城城民的安全,刚刚看到这里只有二位在,而且这里又是一片狼藉,心中难免有些急切担忧。”

  听着光芒神殿大祭司的解释,雷明真想翻个白眼给他看看。

  靠……这么蹩脚的借口都说的出来,连他都开始要佩服这些神棍了。

  什么找不到好方法,他看啊,是根本没有办法,没有实力打开吧!

  这么急着过来,肯定是有目的。想要他相信,他们是为了藩司城内城民的安全,他宁愿相信饿狼从此改食素,跳跳兔一口能吞只神兽。

  夏柏戚此时连眼角都想抽了,连忙调整一下想要爆笑的冲动,揉了揉鼻子,双手抱拳对着光明神殿的几个人有礼的说道:“多谢各位前来相救,在下闻人商会分会长夏柏戚。在下身边的这位正是此次将我藩司城内上下所有城民解救于危难的妖月佣兵团团长之一的落雷阁下。”

  “妖月佣兵团!”夏柏戚的介绍着实让光明神殿的四个大祭司大大的吃了一把惊。

  佣兵团公会什么时候出了一个实力这么强悍的佣兵团,他们不知道不说。单单一个佣兵团竟然能将他们这么多大陆上实力雄厚的势力都速手无策的黑暗系魔法师事件给解决了。

  这……怎么可能……

  然而就在阍大祭司想要开口问出更多疑惑之时,一声豪爽嘹亮的笑声突然从身后传来。

  “哈哈哈哈……老子就知道,这妖月佣兵团一定能完成这次藩司城的任务。哈哈哈……果然没让老子失望啊!”

  话音刚落,只见一群身材彪悍,魁梧高大的男人快速向着雷明这边移动,泡在最前面的一个人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不过,只是这笑容和那张粗狂的脸不太协调罢了。

  然而在听到来人第一声笑的时候,刚刚还微笑着的雷明,双眸瞬间冰冷刺骨,嘴角一勾带着一抹危险的气息。

  雷明这样明显的转变让跑在最前面的大汉,脚下一顿,一股阴冷的气息从后背吹过,竟然让他有种想要掉头往回跑的冲动。

  “呵呵!雷大会长别来无恙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