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很倾城 (一百六十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知道所有的队伍大多都走散之后,冰血迅速扩大神识扫射范围,不断的延伸至千米左右,四周的浓雾已经越来越大,双眼的能见度不过是一米开外一点,干脆不再使用双目去探查四周,完全交给了神识去探索,全身所有的细胞保持在高度警觉状态,即使四周有着浓雾的干扰,冰血仍然快速向前奔驰着,好似前方没有任何的阻碍。

  偶尔四周会有一些气息存在,冰血知道那是隐藏在四周的魔兽群,竟然没有一直落单的魔兽,实在是太过诡异。然而脚下被一团风元素包裹,加上那独特的七星飘渺步,在那些隐藏在雾中的魔兽还没等察觉到冰血的存在之时,就已经飞奔到了很远的地方,好在来的时候冰血暗中将银摄放到了雷明的怀里,这里的魔兽等级虽然比魔兽森林内的等级高些,但是却没有圣阶魔兽,大概是因为这人仍然是巫骨山脉外围的领地,两只圣阶魔兽加上帝王型魔兽银摄,应该可以让他们安全的达到闻人熙耀藏身的山洞。

  “我看到山洞了,这就过去看看他们的伤势。银摄你们要小心四周,前面的雾气很浓,而且隐藏了很多魔兽群,等级大约到七阶左右。”冰血边不断的响起奔驰,便在契约平台上告知银摄情况。

  “放心吧主人,雷明四个人已经将神识扩散到最大。我和天篷、黑火分别在队伍的三面释放威压。别要是会叫蓝鳄(闻人熙燃的契约魔兽)和奔雷(雷明的契约魔兽)出来的。”银摄黏黏的稚嫩声想在冰血的脑海中,让冰血微微一笑,对于自己认定的伙伴,她早已做了绝对的相信。

  虽然这是前世绝对没有过的,对于玄是习惯,习惯了相信,去不依赖,因为她从来不懂这些多余的感情。但是前世毕竟是前世不是吗,她已重生,不再是前世那个冰冷无情,如同杀人机器一般的黑暗冰血。

  虽然这一世她仍然选择了恶魔这一个特殊的位置,但是却是一个懂得幸福的恶魔。

  几个呼吸间,冰血已经来到了山洞的脚下。放眼望去除了一片白白蒙蒙的雾气,连一片树叶都看不到,但是她的神识去可以清楚的告诉她,这片白雾的后面是一推绿意茂盛的高草,后面就是一个山洞入口,很难想像闻人熙耀竟然可以在这种情况下,找到这个地方,果然,在这个异世中,绝对不能做的,就是凭借着一个人的外表去决定他的能力,不然下场一定会很危险。

  警惕了用神识扫射了一下四周,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后,冰血抬脚走进了前面的一片白雾。

  就在冰血走到比她还要高的草丛前,抬手想要拨开草丛之时,一声低沉的低吼从里面传了出来。

  “什么人?”

  呵……看来里面的人还活着呢!冰血嘴角一勾,很是无良的想道。

  “妖月佣兵团紫墨,李浩说闻人熙耀受了伤,我先来看看情况,他们随后就到!”礼貌性的回答着里面的人,要不是因为闻人熙燃的关系,以冰血的脾气,早就二话不说进去了。管你信不信呢,救你已经破天荒了。不过,话说回来,要是没有闻人熙燃的这层关系,冰血百分百看都不看李浩一眼,继续向前走,管你死活,与她何干。请记住,她是恶魔,不是天使。

  未等对方回答,冰血率先拨开了面前的草丛,果不其然,面前的那堆比她还要高的草不过是遮挡洞口的障碍物罢了。

  洞口处被设置了一层透明的结界,波动不大,估计设置结界的人受的伤不清。

  洞内一片漆黑潮湿,隐隐约约有一股子血腥味随着轻风飘来,虽然里面漆黑的不见五指,但是对于冰血来说却没有任何的障碍,以她的精神力,再黑的地方也如同白昼般,看的一清二楚。

  洞内十二个人,只有三名斗士,包括闻人熙耀在内其余的都是魔法师。

  此时十二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血渍,一个个狼狈不堪。在看到冰血轻轻松松的穿过结界之时,只要是还能动的,统统站起身,将那个身穿白色长袍,脸上毫无血色的闻人熙耀护在中间,警惕的看着冰血,好似只要冰血做法不利于闻人熙耀的事情,他们就会立刻飞扑上去和她拼命。

  冰血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不屑的看着对面那几个双腿已经开始打颤的人。如果她想杀了他们,他们觉得,此时他们还有机会站在哪里瞪她吗。

  “噗!”一缕火红色的火苗突然出现在冰血的手掌中,漆黑的山洞瞬间变得通亮,不理会那几个满脸诧异表情的男子,冰血自行转过身对着中间那一对干草随后一个挥手,干草堆瞬间被点燃,潮汕阴冷的山洞内出现了一丝的温暖。

  “你疯了,这要会招来魔兽群攻击的!”刚问冰血是谁的那道声音,再次响起,随即就见一个手提三环大刀的男子冲到那堆被冰血点燃的干草前面。

  冰血眉头轻皱,嘴角一抽,抬手再次一挥,一道温和的水蓝色光芒瞬间缠住男子踢向火堆的脚。

  “嘭!”的一声闷响,可怜的男子被冰血没有半点留情的丢到了一边。

  “白痴,你想冻死闻人熙耀吗!山洞外我设了结界,绝对比你的那个保险的多。”冰血口中不耐烦的语气让男子微微一愣,不确定的看了一眼洞口,随后疑惑的看了看冰血。

  他不知道眼前的那个女孩可不可信,但是她竟然能轻松的穿过自己的结界,就可以证明她的修为定然在自己之上,但是这么年轻的中级天阶高手,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她……是人吗! 冰血不再理会男子的眼神,如果不觉得地上凉,就继续躺着好了,反正她的任务只是救闻人熙耀。

  不打算再继续浪费时间,抬脚向着闻人熙耀走去,却再次被那群明显已经没有多少战斗力的闻人熙耀的守卫给挡住了。

  “不想他死,就给老子让开,麻烦死了!”终于冰血彻底不耐烦了,她本来就丢下伙伴一个人前来,虽然相信他们的实力,但是在这越来越诡异的巫骨山脉内,随时都有可能出现意外,担心是必然的,如果不是因为闻人熙燃那自然而流入出的忧伤,她才会丢下他们自己先跑来呢。

  “你们让开,让……让紫墨……阁下过来!”虚弱无力的声音在几人身后响起,瞬间让几个人转过头,担忧的看着躺在地上好似随时都有可能离他们而去的主子。

  “请紫墨阁下多包涵,原谅我等的不敬之处,还请紫墨阁下救救我们主子。”这时一直护在闻人熙耀身边的青衣男子,一手小心翼翼的扶着闻人熙耀,一手触地,对着冰血单膝跪地,语气中满是哀求之意。

  “不必了,受人之托。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自然会救的!”冰血冷着一张脸,双眸中满是不耐烦,对于青衣男子的话,毫不领情。

  很明显,此时的她心情很不好,不想死的离远点,别来碍眼。不然,地狱见!

  无视周围那些不满的目光,身形快速一闪,下一秒已经来到了闻人熙耀的身边,蹲下身子,面无表情的看着脸色已经突然白纸般的闻人熙耀,现在的他显得更加的脆弱不堪,羸弱的身体好似一阵风都可以吹跑。

  抽出一丝精神力,从闻人熙耀头顶的百会穴进入,快速的向下游走,速度虽快,却足以让冰血将闻人熙耀的身体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好在前世她不仅仅学会了如何杀人,也学了一手极好的医术,大多都是中医方面的,毕竟杀人与救人仅仅只是一线之差罢了,懂得了如何救人,才可以更好的知道如何杀人,这也是那个组织的变态之处,才会造就出冰血这样的终极变态体。

  在收回自己的精神力之后,冰血有些不解的皱了皱眉头。

  闻人熙耀的身上根本没有什么大的伤口,也可以说他身上的伤口真的很小,小到连小指甲都比那伤口大,可是他这么虚弱的原因竟然是失血过多,如果再不救治,估计神仙都没有办法了吧。

  “你们被什么攻击的?”抬眼看向一直守在闻人熙耀头侧的青衣男子,冰血声音低沉的问道。

  青衣男子听到冰血的问题后,沉重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的尴尬,瞥了瞥嘴轻声说道:“实在是汗颜,我们根本没有看到是什么魔兽,就已经被伤的不成样子了,如果不是主子,我想我们此时早已经全军覆没了。”

  “雾太大了,实在是很难看见,只知道有很多,根本防不胜防,我猜想那些东西一定很小。”刚刚那个被冰血甩到一边凉快去的男子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却不敢再靠近冰血,只是轻轻的做到了另一名斗士的身影,声音很轻的说道。

  “主人,你在用精神力扫一边这个人,将感觉传到契约平台,我好像知道那是什么?”小乖略有些严肃的声音突然在冰血的脑海中响起。

  不疑有他,冰血立刻抽出一丝精神力,连接契约平台,这个时候她所有感觉到了,想到的一切都会通过契约平台传到自己的契约伙伴心里去。

  “是吸血白虫,一种很是狡猾的虫子,只有一根食指长的大小,专门靠吸食血液为生,而且可以通过那些吸食而来的血液提升自己的等级修为,而且他们的唾液有毒,虽然不是什么剧毒,但是让然会对人类照成威胁,相对于魔兽倒是没有那么严重。我以前听说过巫骨山脉他们常年生活在巫骨山脉中围一个最为潮湿的地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外围的区域,看样子攻击这些人的吸血白虫足有七、八阶左右的修为。”

  “原来是毒,难看就连现在闻人熙耀体内的血仍然在继续减少,虽然很减少的速度微弱,但是我的精神力依旧看出来了。刚刚还在奇怪,原来是那恶心虫子的毒。”

  停顿了很久没有开口说话的冰血,突然嘴角一抽,眼中竟然出现了厌恶的神情,让一直看着她的青衣男子几个人顿时不解的一愣。

  这是怎么了?如果不说话了,然后又出现这样的表情,厌恶,她在厌恶什么!就算是因为他们的无能而瞧不起他们,也不用厌恶吧。

  有了一这一想法,青衣几个人的脸上都出现了愤怒的表情。他们虽然是闻人熙耀的属下,但是闻人熙耀对待他们如同亲兄弟一般,看着闻人熙耀倒下,他们比任何都伤心自责,如果可以就算是让他们付出生命,也不想闻人熙耀出一点事情。没有保护好闻人熙耀是他们无能,即使如此他们也有属于他们的尊严。

  就在所有人想要开口之时,突然久违说话的冰血,从口中蹦了一句让他们很是疑惑的话。

  “一群恶心的虫子,没事吓跑个屁啊,麻烦死了!”

  小乖蓝魔之戒中嗤嗤一笑,它可是知道的,他家的宝贝主人最讨厌那些很丑的事物了,特别是又丑又恶心的虫子。唉……可怜的吸血白虫,最好祈祷不要遇到他们家的宝贝主子,不然可要倒霉喽。

  小乖想是这般想,但是那张萌态十足的小脸上却出现了一抹幸灾乐祸的表情。

  “额……紫墨阁下,您这是何意?”青衣男子立刻知道了原来是他们误会了,冰血眼中的厌恶貌似不是针对他们的。只是……这哪来的虫子啊,他怎么没有看到。

  冰血淡淡的看了一眼求知若渴的青衣男子,没有任何开口解释的意思。

  青衣男子多少也看出了冰血的个性,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扫了眼靠在一边的兄弟们,示意他们不要开口惹她,他们家主子可就能指望这个奇怪的女孩了。不是他们信任冰血,而且……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

  所有人都紧紧的盯着冰血,山洞内再次陷入了寂静,只有偶尔的火焰燃烧树枝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山洞内回荡。

  只见冰血伸出两只白皙的手指,在闻人熙燃的手腕处停留了几秒钟后,左手一转,一支精致的白色瓷瓶出现在了手中,瓷瓶上除了一个灰色的小花朵以外再没有任何标记。

  她在做什么,为什么把食指和中指按在他们家主子的手腕脉搏上,还有她手里的瓷瓶到底装的是什么,怎么连个名字都没有刻上去,难道就不怕拿出药。大多的炼药师都会在瓷瓶上刻上一个或者几个字来标注里面装的是何种丹药,毕竟大陆上的丹药瓶中颇多,除了一些一般常用的丹药可以用闻的,其他的一些丹药除了炼药师以外的人是根本无法分辨的。

  难道……这个女孩是炼药师。

  如果是这样,那么是不是说他们的主子真的有救了。

  难怪……李浩会拜托她来救人。

  真神保佑,他们家主子一定不会有事的。

  所有人都在冰血拿出那颗丹药后,心中都升起了一股无限的希望,颇有中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

  此时的冰血就好似一缕明媚的阳光,将所有人的压抑惆怅、痛苦煎熬都驱赶了出去,瞬间照亮了他们的整个世界,只因他们的世界里只有他们最为重视的主子。

  没有理会周围传来的一缕缕敬佩的目光,本来冰血就不太理解这些人的想法,一会疏离,一会敌意,一会又敬佩的,在她看来就是一群怪人,跟他们沟通实在是太困难了,彼此有代沟,而且不只一个两个。还是跟自己的伙伴相处沟通来的舒服,起码彼此了解,心意相通。

  原来这就是外人与自己人的不同之处。

  冰血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随后再次投入到了救人的工作中,但是却仍然没有忘记戒备四周的情况包括山洞外,这一切的一切早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一种绝对自我保护的习惯。

  只要是身在一个自己认为没有任何安全感的地方,她就会出现这种自我保护的状态。前世她从来没有一刻放下过这种自我保护的绝对警觉状态。

  但是来到这里后,她学会放下了。在自己紫冥的身边,在暗夜的身边,在自己伙伴的身边,她已经不需要在这么累的将自己保护的严严实实的。

  对……没错,就是累。这种累,也是在她第一次学会慢慢放下自我保护状态的时候,才猛然发现的,前世的十几年里竟然从来没有发现过,还真是……很奇怪,不是吗。

  一点也不温柔的掰开闻人熙耀的嘴,也不管那双唇上干裂程度,直接有些粗鲁的将一颗黑色丹药丢了进去,就好似那不过是一个洞而已,根本不是一个人的嘴,看的青衣等人真肉疼。

  现在的闻人熙耀已经很虚弱了,说白了不过是吊了着一口气而已,好在冰血出品,绝对精品。丹药入口即化,不需要多余用灵力催动。

  几个呼吸后,闻人熙耀的状态很明显的表现了出来,惨白惨白的脸上已经出现了少许的正常颜色,虽然仍旧凄惨的可怜,但是这已经是一个好的开始了。

  闻人熙耀的这一转变,让青衣等人更加确定了心中的想法,这个奇怪,脾气又不好的女孩一定可以救他们家主子的,不管事后她想要什么,只要她能救活他们的主子,上刀山下火海,他们绝不说半个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