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很倾城 (两百四十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喂,你们这几个菜鸟。没听到本少爷的话,感觉滚到一边去,今天本少爷心情好,东西随便你们点。”蔡新一副嚣张十足的样子,指着冰血几个高傲的叫嚣着。

  这个让的胸前带着透明的校徽,一看就是菜鸟。在这帝婴学院靠的是实力,自己虽然还不是精英班的人,但是在普通班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就算这些人的背景雄厚,他也不怕,他的背后整个炼器公会,放眼整个大陆有哪个敢不给他们炼器公会几分面子的人,就算是四大家族的人见到他父亲都是礼让三分的,何况是其他小门小户。

  这样嚣张十足的话落到冰血这一桌人的耳朵里,着实让人不爽。先不说他们背后的势力是否忌惮炼器公会,就是你丫的不过就是一个炼器师公会一个长老的儿子,根本就不是炼器师公会的人,竟然敢在他们面前嚣张。

  今天如果不揍你,他们自己都觉得对不起自家祖宗。

  然而此时酒店内的学生都听到了这边叫嚣的声音,纷纷围观了起来,凭借着每个人胸前佩戴的徽章,除了少数的新生,大多数都是各阶级的精英学生,普通学生本身赚取樱花币的能力就有限,自然不会来这种高档的地方奢侈。

  蔡新看到四周越来越的学生,心里的那份优越感和高傲越发的严重,高高的仰着头,斜眼俯视着依旧淡定如初的几个人,不屑的冷哼一声。

  “哼,怎么!你们还想让本少爷亲自动手吗!就凭你们几个新生蛋子!告诉你们,虽然学院内不允许私斗,但是得罪炼器师公会的人,后果可不是你们几个新生蛋子承受的起的。”

  虽然蔡新说的是实话,能在炼器师公会担任长老一职的人,等级必定在炼器大师的级别。很少有人愿意去得罪一名炼器大事,况且还是炼器师公会内的炼器大事。

  但是也不看看这一桌上做的是什么人,三个四大家族嫡系子弟,在家族中那是颇受宠爱的主,韩启明在韩家的身份虽然毕竟尴尬,但怎么说也是韩家现任的少主。况且背后还有个冰血那么个大变态。

  就凭一个小小的炼器大师,就想让他们让位,就算是他们同意,他们背后的势力还丢不起这个人呢。况且你还不是本人,有什么好得瑟的,嚣张可以,但是要有嚣张的资本,无本嚣张,下场只会很凄惨。

  “不过是个狐假虎威的白痴罢了,真不明白你到底嚣张什么!”清冷的声音带着几分慵懒的气息让原本有些吵杂的餐厅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声音看去,顿时眼前一亮,好……漂亮的小少年。

  “你……”蔡新顿时大怒,不会炼器一直是他的软助,小的时候就经常被其他人笑话,慢慢的这已经成了不可触碰的底线,今天竟然被这个臭新生给揭了出来,他怎能不气,怎能不恨。

  此时蔡新的声音更加的尖锐起来,怒气冲冲的向前走了两步,指着冰血大吼道:“你他妈的有胆子再说一遍,老子让你死无全尸!”

  然而在蔡新刚刚吼出最后一句话后,顿时整个二楼餐厅内的温度迅速下降到了零点,好似一股股寒风在餐厅呼啸,让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然而散发出这几股寒气的人就是暗夜、韩启明、叶冰熏和始终恭敬的站在一旁的酒店主管。

  暗夜和韩启明的变化,洛坤觉得是在情理之中,但是叶冰熏和那个酒店主管的气势变化,让洛坤实在想不通。不过此时的他却聪明的没有去深究,毕竟他们现在可是属于一起的,对着眼前那个嚣张的白痴,他看到也是手痒的很。

  此时冰血慵懒的歪着头,嘴角一勾,一抹邪恶的光芒划过,身体慵懒的向后靠去,双手环胸,看着蔡新不屑的一笑:“怎么?你想……向我挑战!”

  “没错,既然你这个新生这么不受教,今天就让作为学长的我,教教你什么叫做强则为尊!”蔡新被冰血的那双幽深的双眸一看,顿时脑子一热,瞪着一双冒火的眼睛大吼道。

  冰血听到这样的话,顿时嘴角弧度上扬,邪邪一笑,双手猛然一拍桌面,“嘭”的声音站起身,双手抵着桌面,身体前倾,声音冰冷刺骨。

  “好!中心广场,生死之战,尔可敢应战!”声音缓慢,却带着一股唯舞独尊的霸气,如同一股大山一般猛地压了下来,此时的冰血在众人眼里再也不是那般娇弱小生的模样,威严十足,势如君临天下,让人忍不住的想要臣服。

  蔡新此时的感觉就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明明已经被冰血那股与生俱来的气势压得双腿发抖的他,却死命的咬着牙强逼着自己,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倒下,不然他的名声就彻底毁了,一个新生罢了,生死之战,就算是死了最后也不得追究,一旦签下就受着天地规则的保护。

  既然他想死,那么他就成全他。一个不过十四五的臭小子,也敢跟自己叫嚣。

  蔡新不断的在心里找个各种借口安慰自己,可是自己的那张嘴却始终张不开,双眸闪烁的看着冰血,整张脸煞白。

  “怎么……不敢!”幽幽的声音从冰血的口中发出,带着慢慢的鄙夷与不屑。

  就在此时,冰血身上刚刚的那股强悍威严的气势瞬间消失的无隐无踪,好似刚刚是众人的感觉失误般。

  蔡新被冰血的话和那不屑的眼神一激,顿时刚刚消散的怒气再次升了起来,顿时一声大吼:“你凭一个新生,有何不敢。就怕你到时候后悔。”

  “哼!”冰血一声冷哼,双眸一冷,猛然间站直身子,一股狂傲之气升起,铿锵有力的声音响彻在整个酒店之内:“我墨心齐再次与蔡新立下生死之战,不死不休!蔡新,尔可应战!”“我蔡新应战,生死之战,不死不休!”

  随着蔡新的声音落下,两道白色光芒从天而降,快速落在了冰血和蔡新的身上,天地规则降下,除非一方死亡,不然绝无撤销。

  顿时整个酒店内再次哗然。

  虽然蔡新是黄级普通声,但怎么说也是一名中级大魔法师,今日竟然有一名新生挑战,而且看样子年纪还不大,就算他天赋再好,也不过是个中级魔法师吧。

  “哈哈哈……没想到这里怎么热闹啊!”温和的声音瞬间传入整个酒店之内,一瞬间打破了刚刚那股紧张的气氛。

  所有人的目光“刷刷刷”的转向传出声音的方向,只见一个一身白色长袍,拥有一张二十多岁容颜的男子迈着优雅的步伐从三楼的楼梯走了下来。

  男子一头褐色长发整洁的束在脑后,一双茶色瞳孔满目温和,犹如他的声音一般,俊俏的容颜上带着温和的笑容,整个人让人有一种如暮春风般的温和暖意,一看就能让心声好感。但是那一身若隐若现的强悍气息,却时刻提醒着众人,此人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般无害。

  冰血看着来人,眨了眨眼睛,貌似不认识这人,不过从众人眼中的那股敬意可以看出,此人在帝婴学院有着一定不容忽视的地位。

  “此时是帝婴学院唯一的首席教导主任,同时也是院长大人的关门弟子,是一名圣魔导士。”

  站在冰血身边的韩启明一看冰血的表情就知道,她定然是不认识眼前的人。无奈的嘴角一抽,真不知道这丫头在开学典礼的时候是不是睡着了,今日不认识帝樱的第一导师。

  冰血听到韩启明的介绍后,双眉一挑。刚刚在蔡新没出现前,她就感觉到了一股不弱的精神扫射过来,不过没有恶意,所以她也就没理会,反正那股精神力没有自己的强,就算是扫也扫不出什么。而那股精神力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跟此人的一样,想来就是他了,偷窥了这么久,等到事情都尘埃落定了才出现,看来这人也表面上表现的善良。

  “见过白俊阁下。”周围的学生在来人走下楼梯后,纷纷行了礼节,恭敬的有礼,就连刚刚嚣张十足的蔡新也瞬间变了脸色,笑容中多了几分的讨好意味。

  “尊敬的白俊阁下,很抱歉打扰到了您。不过是几个新书闹事罢了。”

  “新生闹事?”白俊脸上依旧保持着那副温和的笑容,双手背后,淡雅的目光扫向身边的蔡新,明明是那般温和的目光却让蔡新有种呼吸困难的感觉,额头上顿时浮出一头的冷汗。

  蔡新低着腰,连汗都不敢擦连忙说道:“是这样的,尊敬的阁下,我本来就预订好了这里的位置招待大皇子殿下用餐,可是却遇到了一些小麻烦,我本想着好好同这位新来的学弟讲讲,并且请各位学弟去另外的位置吃饭,毕竟刚进学院的新生樱花币是有限的,不过却被学弟无礼的拒绝。”没想到蔡新竟然搬出了三皇子南傲井。

  白俊嘴角的笑容越发了温和了起来,在看向蔡新的时候,双眸中划过一抹冷意。看来又是一个看不清现实的白痴,真当这南叶国皇室一家独大吗。

  “才不是这样呢,他说谎。明明是我们先来的,他来抢位置,我们不让,他还要杀了心齐!”一直安安静静坐着的洛天,顿时涨红了一张小脸,站起来指着蔡新,脸上带着一抹怯怯的羞涩却有固执的不肯让自己退缩。

  “是吗!”白俊看着可爱的小洛天,温柔的揉了揉那一头柔软的长发,声音透着几分温柔。

  “嗯嗯!”洛天抬起头看向白俊,咬着红唇重重的点了点头,好似怕对方不相信一般。

  白俊微微一笑,抬起头看向那个依旧一脸淡然自若的冰血,双眉微微一挑:“我刚刚好像听到了生死之战!”

  冰血一脸坦然的看着白俊,实则心里鄙视不已。

  这人明明从头看到尾,这个时候出来明明是想看戏的,竟然还装作一副道貌岸然样。

  既然如此,冰血对于白俊这人也没有升起任何讨厌的感觉,反倒觉得有些亲切。

  “没错!”冰血没有向其他人那般恭敬,但是却也不失礼节,就好似白俊在她眼里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还被说,这样的冰血反倒让白俊十分欣赏,随即脸上的笑容更加的大了起来。

  “哈哈!好,既然如此在下就来给二位做个见证好了。午餐过去,中心广场,新生墨心齐与黄级生蔡新决战!”

  一瞬间整个帝婴学院的在校生都听到这了这个消失。

  一个刚刚进入学院的新生,而且还是一名不到十五岁的新生,竟然跟一名黄级的学生决战,而且是生死之战,这一消息让大多数人都大跌眼皮。

  虽然学生与学生只见决斗在帝婴学院每天能发生好多起。但是生死之战却是很难遇到了,除非二人之间有着苦海深仇,不然没有人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所有人都觉得是那个新生找死,好不容易进入帝婴学院,不老老实实的学习,竟然招惹不该惹的人。

  不过新生区却没有几个人这样想了,因为墨心齐的大名,早在新生入学测试后在新生区传开了,虽然大多数新生都没有看到测试之时的场景,但是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然而八卦传播的速度那可是比流感还要迅速,而且那是越传越邪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