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很倾城 (两百六十九)你是恶魔,你不是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从拍卖行回到帝樱学院后,暗夜、韩启明、洛坤、洛天、叶冰熏四个人便回到了五行阁内跟着五行长老修炼。临近学院排名赛还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他们必须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虽然他们天赋在年轻一辈中已属于佼佼者,但是天下之大,强者何其多。在这帝婴学院内最不缺的就是天才,虽然他们经过了这次魔兽森林内的考核历练加上冰血将那些糖豆一般的丹药给他们服下作为辅助,体内的灵力已经隐隐约约摸到了晋级的瓶颈,但是这还远远不够,想要跟随在冰血,就必须强大起来。

  就连暗夜,这个跟冰血一样神秘的让他们看不透的青年,都在不断的努力中,那么其他人又有和理由代谢不前呢。

  而冰血与他们分开后便回到了山顶,看了看另外三间毫无动静的三洞,想必三位师父还在闭关。像到了三位师父这般位置的人,这外界已经很难有什么东西能吸引的了他们的注意了。

  冰血一个人平躺着床上,脑子里想着今天在拍卖行所发生的一切。这个大陆上的各个势力已经平衡了太久了,这么久的时间,已经让许多人不甘寂寞,心里的野心如同野草一般蹭蹭上涨。就拿这南叶国来说,平面上几大工会互不相干,各做各的生气,各自在各自的领域里面称王称霸。炼药师公会、炼器师公会、驯兽师公会,这三个公会在整个大陆上都属于着一个特别的地位中,没有人轻易去招惹,更加是其他大势力拉拢的对象,素来高傲的他们更加不屑与外人威武,一直沉浸在自己的热爱的领域中,研究着各自的事业。至于佣兵公会,本身就是一个强大的实力,虽然看似杂乱,但是大多数的佣兵们有情有义,那几个野心颇大的五级佣兵团暂时也被佣兵公会压得死死的。就算有的公会与外界的一些家族合作,也成不了多大的事情,毕竟合作也不过是用利益将两家联系在一起,一旦利益失去平衡,那么所谓的合作联盟也会瞬间成为敌对。根本不用惧怕那些大家族会将那个五级佣兵团收编,佣兵公会也不是摆着好看的。

  至于剩下的那个魔法师公会,看似跟皇家紧密相连,但是暗地里最早已经有了脱离皇室,独自成大的趋势。随着魔法师公会的壮大,一旦他们的势力有了跟皇室抗衡的机会,届时皇家将会彻底失去这个魔法师出产地。

  经过了今天这场拍卖会,往日明面上看似交好,互相平衡的四大家族和皇室,这五家的关系看来已经彻底破裂了。最后到底哪家能独大,就要看他们各自的本事了。最好是打起来,那么最后她又可以轻轻松松的当个渔翁。

  不过看现在的情形,南叶国的暴乱不过是时间问题。

  而她也必须在这段时间内快速发展自己更大的势力才行,只有拥有更大的实力,她才会有了真正可以对抗那边的能力。单单只靠墨岛是不够的,况且她一点都不希望把那个平静祥和的地方牵扯到这乌烟瘴气的沼泽中。

  冰血单手一挥,拿出了装着超神兽内丹的盒子,缓缓的打开,一阵微亮的光芒从盒子内迸发而出,空气中还可以闻到一丝丝的腥味,不过却不是那种让人作呕的腥味。内丹足足有一个棒球那么大,周身散发着灰黑色的光芒,不知道墨域的人是如何得到这枚内丹的,为了让四大家族和皇室反目成仇竟然不惜血本啊,好在这枚内丹最后还是落在了自己的手上,不然铁定会心疼的。

  现在的她炼药的熟练度还没有到可以炼制这枚内丹的时候,好在她炼药师的等级晋升不过是时间问题,现在还是先雪藏了比较好。如果将内丹给兽兽们服用,虽然可以争强他们的天赋,但是这没内丹毕竟是蛇类魔兽的内丹,只有同为蛇类的银摄才能将这枚内丹发挥出最大的功效,不过以银摄帝王型魔兽的血脉天赋估计这枚内丹对于他来说根本形同鸡肋。

  “唉……”一声长叹从冰血的口中发出,此时的她毫无形象的趴在床上,内丹早已经被她丢进了黑晶戒指中。自从打墨域拍卖行回来,她的心就杂乱不堪,脑子里的思绪更是乱七八糟的,根本不可能静下心来打坐冥想,虽然她可以用精神力压制心里的杂乱,强行进入冥想中,但是那样会对以后的心里发展很不利。可是现在她又睡不着,突然好无聊啊!

  “唉……”又一声长叹带着某妞无尽的无聊回荡在山洞内,床上的人儿竟然破天荒的如同一个小孩子一般,在床上滚来滚去。

  这时床上的身影浑身一振,那双如同星辰般的眸子发出一道皎洁的光芒,突然冰血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嘴角轻轻上扬,勾出一道邪释的笑。

  当月光透过洞口洒进山洞内之时,一道黑影快速跃出洞外,消失的无隐无踪。

  月夜下的罗云山显得十分祥和,在这里的魔兽可以魔兽森林或是巫骨山脉的魔兽幸福多了,因为这里很少有外人可以进入。只有外山的一些地方供给学院的精英历练罢了,而且据说罗云山内的魔兽比魔兽森林、巫骨山脉内的魔兽等级高些,危险系数更是高出许多。

  因为整个罗云山都是帝婴学院的地盘,所以没有帝婴学院的允许外人是不可以进入罗云山的,山下更是有着结界和巡逻兵的守护,想要偷偷摸摸进入罗云山也是不可能的。

  但是眼前的这些人又是什么人啊?

  冰血收回所有的气息,站在一颗大树之上,好奇的看着下面一群狼狈的人,好像还有点眼熟。

  哦……她想起来,这些人不是她在拍卖会看到的那些人吗,他们又是怎么进入到罗云山的呢。

  冰血疑惑的看着下面的一群人,看样子是经过了一场激烈的战斗,才会让这些人的身上破败不堪,甚至他们的身上还带着一股淡淡的血腥,一定是有人受了伤。

  不会是逃难逃到罗云山来的吧!也不可能啊!如果真的是逃难,根本没有能力躲过山下的巡逻兵穿过结界的。想要进入到罗云山而不用被结界阻碍更加不会被巡逻兵发现,那么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通往帝婴学院大门的那条路,学院的大门早就已经关上了,他们想要进来就只能提早,而且始终是在有人接应的前提下,而这个接应的人,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帝婴学院的人呢。

  我靠……谁这么大胆子,竟然冒着被开除的危险,私自带外人进入罗云山,看来这人在帝婴学院的威望还不小呢。

  冰血幽然的站在树干上,双手环胸靠着树干,一脸戏谑的看着下面那些好像在寻找什么一般的一群人。

  “该死这畜生前几天受了重伤,怎么还会跑到罗云山来。以当时的情景,明明应该进入到魔兽森林才对!”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低低的从树下传来,小心翼翼的样子,像是怕惊动了谁一般。

  “行了,赶快找到那畜生,趁着它的实力还没有恢复活捉了它,不然我们回去也是死路一条。”另一道显得有些有气无力的声音紧跟着传出,语气中带着深深的懊悔。

  “哼,一个中了毒受了伤的畜生罢了,就算它血脉再好,现在也不过是只毫无攻击力的软脚虾,你还怕它啊!”不屑的声音在两个人的身后传来,在月光的照耀下,可以看出此人脸上挂着的高傲不屑神情。

  “斑鲁大师,那畜生狡猾凶狠,虽然受了伤中了毒也不得不防。况且这里可是罗云山,如果被帝婴学院的人发现我们私自进来,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就算是公主出面,也未必救得了我们!”那个有气无力的声音再次响起,交杂着许多无奈,不过冰血却觉得这个让在这几个人当中应该算是一个有脑子的人,起码还看得清他们此时的处境。

  不过……公主……呵呵……又是南娇儿,看来自己要将她的脑残程度重新估量一番了。自己既然能察觉出来这后山的动静,那么五行阁的那五个小老头和不知道在校园的那个角落窝着的院子一定也发现了。不出来,想必是懒得和这些人玩而已。

  可惜啊,这帮人倒霉,竟然碰到了自己破天荒的无聊时刻。不拿这些人来解解闷,实在是太对不起那位公主殿下的好意了。

  “哼,就是被发现又如何!本大师可是一名高贵的驯兽师,怎么能跟你们这些贱民相提并论。就算是帝婴学院现在过来了人,也必定是将本大师作为贵宾来招待,要知道与一名驯兽师交好所带的利益有多大。这次要不是贵妃娘娘拜托我过来帮公主驯化这头不知好歹的畜生,你以为本大师愿意来遭这份罪啊!”

  有些刺耳的尖锐生带着慢慢的鄙夷让树下的几个人纷纷变了脸色,双拳紧握,一个个咬着牙却又无可奈何。毕竟没有人会去得罪一名驯兽大师,就算是对方的修为没有他们高,但是地位却明显不是他们所有能及的。就连他们的顶头上司皇帝陛下再看到这人的时候都会礼让三分,何况是他们呢。

  冰血看着树下每个人的脸色,微微一笑。原来在这个大陆上一名驯兽大师的地位这么高呢,竟然凭借着自己仅仅只是一名大魔法的修为就可以这般侮辱五名天阶高手,而且还能让对发不得发作,忍气吞声。

  不过冰血再看到月光下那张满是傲娇的老脸之时,顿时手痒得很。

  突然冰血的嘴角上扬勾出一抹邪恶的笑容,双手相对搓了搓。既然手痒,又不能这么快现身,那么就换种玩法好了。左手一扬,一块拳头大小光滑圆润的黑色石头出现在了手里。

  式神,好像自从契约了这块石头后,就没有用过呢,今天刚好可以试试,这石头是否真的如传说中的那般恐怖。

  左手紧握式神,伸出右手食指中指,两指并拢,指点轻点在左手的石头上,口中快速默念出一连串复杂的咒语,随着口中的咒语念出,右手手指不断的在石头上划出一个简单的符号。

  “式神之术一,傀儡术!去!”

  最后随着口中的咒语最后一个音节落下,手指轻轻点上式神,之间几道无形的光速瞬间从式神的石身上射出,直射树下的五名天阶高手。

  然而还对于即将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的几个人,正满头冷汗的寻找着他们的目标。突然五个人同时身体一震,脑海中突然传出一阵刺痛感,随即而来的时候一阵恍惚,无双满是惊愕的双眸一点一点的涣散,最后失去光泽,还是一个没有任何生命,没有任何感情的傀儡,身体依旧保持着刚刚的动作僵硬在原地。

  “我说你们几个快一点,不要在这里浪费本大师的时间,后果可是不是你们这几个贱民可以承担得起的!”刺耳的声音再次响起,一脸骄傲神情的斑鲁双手叉腰,满足皱褶的老脸上满是不耐,一个人站在中间的空地上没有一点想要上前帮忙的意思。

  这时其中一名天阶高手顿时站直身体,手脚有些僵硬的转过头,冷冷的看着站在不远处的斑鲁,双拳紧握一步一步的向着斑鲁走去。

  “你要干什么?不去找那只小畜生,来本大师面前做什么!”斑鲁皱着眉头,不满的看向那名天阶高手,眼中快速划过一抹鄙夷。

  然而对方却没有给斑鲁做出任何回答,依旧是冷冷的直视着斑鲁,不发一言,就连起码的表情都没有。

  “你……”就在斑鲁伸出手指想要咒骂眼前这个无礼的人之时。“嘭!”砂锅一般大小的铁拳毫不留情的对着斑鲁那张开满菊花的老脸砸了下去。

  顿时一阵哀嚎声冲天而起,随即而来的是一连串的咒骂。

  “啊!你……你这个贱民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到本大师。本大师回去后一定禀报皇帝陛下,要他将你满门抄斩!”刺耳尖锐的声音带着弄弄的愤恨,给这寂静的罗云山的夜色添了几分的怪异的热闹。

  “嘭!”那名天阶高手又是一拳狠狠的砸下。对于斑鲁的威胁与咒骂毫不理会。

  “啊!混蛋……你这个混蛋。你们几个还在那里傻站在干什么,还不过来跟本大师杀了这个混蛋!”斑鲁气急败坏的对着不远处的几个人怒吼道。完全忘了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有多危险,竟然毫不忌讳的大吼大叫。更加忘记了,他自己本身就是一名大魔法师,有着一定的自保能力。可惜往日里的养尊处优早已让他丧失了魔法师该有的警惕性和灵活性。

  就在这里,另外的几名天阶高手齐齐动了起来,几个人分别从不同的方向一步一步的向着斑鲁走了,僵硬的步伐,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让斑鲁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端倪。

  “你们……你们这是怎么了?”斑鲁猛地向后退了两步,一不小心被地上的一块石头搬到了脚,嘭的一声狼狈的跌坐到了地上,屁股上的隐隐作痛此时的斑鲁已经无暇顾及了,实在是眼前的几个人太过不正常,面无表情,腿脚僵硬,双眼无神。

  “你们……你们到底是怎么了?”斑鲁不死心的大声吼道。

  就在这时,几名天阶高手已经将斑鲁所有的退路给拦了下来,纷纷向前一步将斑鲁死死的围在中间。

  这个时候斑鲁的心已经彻底不安了起来,一股恐惧的神情直达心底,就在他想要拿出空间戒指中的传音石呼救的时候,无数只又重又狠的拳头从头顶落了下来,其中还夹杂着一脚又一脚的很踢。

  “啊……啊……住手,你们这些混蛋……住……唔……手!”一连串撕心累肺的惨叫升瞬间回荡在罗云山后山的半山腰上空。凄惨、悲鸣、凄凉,真真是听着伤心,闻者流泪啊。

  当然这是正常人的眼里,可惜现在在场的几个人没有一个是正常的,包裹树上看戏看的津津有味的罪魁祸首冰血阁下。

  “救……救命……噗!”越来越弱的声音并没有让几个正在行凶的人停下自己的粗暴行为。

  这时一道纤细的身影快速从树上跃下,轻轻向前走了两步,弯下腰捡起刚刚被斑鲁失手丢到一边的传音石,绝美的容颜在这月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柔美,只是嘴角的那抹恶魔式冷笑,让整张白皙娇嫩的小脸上多了几分邪气。

  “呵呵……呵呵呵!”一连串银铃般的笑声在着危险重重的森林内响起,显得格外的诡异。

  随着笑声的响起,前面的几名天阶高手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斑鲁浑身无力的躺在地上,微眯着一双肿大的眼睛,满脸淤青,早已看不出原来的面容,如同死尸一般躺在地上,双目模糊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人。

  “你……”因为被暴打而有些失声的斑鲁张了张嘴,一整刺痛传来,现在的他恨不得死了算了。浑身上下哪里都疼,连身体里的器官都在隐隐作痛,呼吸说话,就连眨眼睛都疼,这种对于他这个从来没有吃过人何苦的驯兽大师来说简直太……太无法忍受了。

  他想开口求救,虽然眼前的这个少年给他的感觉很诡异,但是这已经是他最后的希望了,他想要活下去。他保证,一旦眼前的这个少年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后,一定会想尽办法救自己的。可是他却开不了口,顿时急的斑鲁浑身颤抖,在地上不住的抽搐起来。

  “慢慢说,别急哦!呵呵呵!”清脆的声音带出一声银铃的笑声,看似温柔的话语却带着一股慵懒的邪释。

  然而此时斑鲁却好似没有听出声音中那些隐藏的语气一般,也不知道是眼前的少年给了他勇气,还是心底深处的那股求生*让他暂时忘记了身上的痛。

  斑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冰血缓缓的说道:“我是南叶国皇室专属驯兽大师斑鲁,只要你救今日救了我并找来医师帮我治疗,他日等我回到帝都一定为你契约一头七阶魔兽最为报酬!”“呵呵呵……七阶魔兽那!”冰血上前两步,缓缓的蹲在了斑鲁的面前。

  “没错!”斑鲁早已面目全非的脸上竟然再次惊现那副高傲的神情,好似已经看到了冰血即将出现在脸上崇拜、羡慕、惊喜等一系列自己熟悉的表情一般。

  然而……

  只见……

  冰血对着满身是血,连斑鲁他娘降临都认不出的脸,轻轻的摇了摇头:“啧啧啧……真红真暴力!”

  “你……!”没有看到自己预期的效果,斑鲁满目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好像脱线的少年。

  不过冰血却没有理会他的惊讶,而且对着斑鲁双眉一挑,戏谑的一笑,轻声说道:“他们几个把你打的又惨又残,难道你不想报仇啊!”

  “哼!等我回到帝都一定要上奏陛下将这几个人满门抄斩!”依旧看不清现状的斑鲁,在听到冰血这话的时候,顿时怒火中烧,完全忘记去想,为何当眼前这个少年出现后,那几个人就停下了手,冷冷的站在一旁,不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

  “我可以帮你报仇哦!呵呵……呵呵~”冰血睁着一双幽深的眼睛,笑眯眯的看向斑鲁,银铃般的笑容越发的诡异。

  突然一阵阴风吹过,顿时让地上的斑鲁一惊,这才想起来身边的那几个人,强忍着剧痛,转过头看向那几个人。

  只见几个人一步一步的走到斑鲁前面的不远处,五个人齐齐单手一挥,瞬间唤出个各自的武器,毫无征兆,毫无武法,对着彼此就砍了下去,手起刀落,溅起一片猩红的血色。

  五个人围城一圈,对着前面的人就是一顿乱砍,碎肉翻飞,断指断臂。几个人好像不知道疼一般,你砍我的手,我削你的耳,到处都是血肉模糊,却依旧没有停下手中的刀尖。

  “呕!”一整呕吐的声音从冰血的身边传出。

  冰血转过头好笑的看着已经进气多出气少的斑鲁,这样就受不了了,胆子是用什么用的啊。

  “你……你……是你搞的鬼……你是恶魔……你这个恶魔!”斑鲁用尽浑身体力,向着身后爬去,试图离眼前的这个恶魔远点。她太可怕了,太可怕了。让他们自相残杀,面对这么血腥恶心的场面竟然面不改色,她不是人……她不是人。

  “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我是驯兽大师,我是驯兽大师!”斑鲁边拼了命的像后退,边对着笑的一脸甜美的冰血急切的说着。

  “我给你为驯兽,只要你放了我。你要多少魔兽都可以,都可以!”

  “驯兽啊!呵呵呵……”冰血挑起双眉,绝美的脸上尽是调皮的身形,嗤嗤一笑,随即嘟着小嘴,有些为难的唤道:“小乖,这个人说要为我驯兽哦,而且是七阶魔兽哦!”

  一道红光从冰血体内射出落到旁边的空地上,幻出一只浑身长慢火红毛发的小猫。小猫出来后,瞬间跳到了冰血的怀里,撒娇的蹭了蹭冰血的怀里,随即一双冰冷的褐色眸子瞪向目瞪口呆的斑鲁。

  “哼,小小的一只七阶魔兽就想来贿赂本王的主人。好不知廉耻,本王的主人随随便便唤出一只魔兽都是圣兽级别的,又怎么会稀罕你那只小小的七阶魔兽!”小乖低沉的声音中满是不屑,骄傲的抬起头,藐视着斑鲁,势必将打击进行到底。

  “圣……圣兽!”斑鲁惊恐的目光不断的闪烁,目瞪口呆的看着小乖。

  “切,少拿圣兽跟本王比,本王可不是那弱小的圣兽!”小乖再次丢出了一个重磅炸弹,直接让斑鲁眼前一黑。

  不是圣兽……那……那是什么。

  “小乖,去把那小家伙带出来!”冰血不理会好像看到活恐龙一般的斑鲁,温柔的摸了摸小乖的头,轻柔的说道。

  “是,主人!”小乖瞬间收回了所有的狂傲,对着冰血乖巧的应了一声,随即闪身划过一道红光消失在了眼前。几个呼吸间,小乖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二人的面前,不过身体却比之前大了不少。

  只见的嘴里叼着一个脏兮兮的小东西,小东西此时缩成一团,浑身不住的颤抖着。小乖刚来到冰血的面前,头一扭,便将嘴里叼着的小东西丢到了冰血的身前。随即身形再次一闪,幻成了之前的小巧模样,乖巧的走到冰血的脚下,蹭了蹭。

  冰血摸了摸小乖的头后,抬起头看向刚刚被小乖丢到一旁的小毛团。只见小毛团晃晃悠悠的站起身,露出一张满是惊恐却夹警惕的猫脸,怕怕的看了看小乖后,转头看向冰血,满脸的委屈。

  “主人这家伙是一只白虎王幼崽,血脉很不错哦,竟然有着十分之八的上古神兽白虎的血脉呢!”小乖看着冰血,轻声说道。没有理会斑鲁在听到自己的话后,露出的那个扭曲的神情。

  “确实不错!”冰血对着小乖微微一笑,随即看向已经露出满脸警惕性的小白虎,和善的一笑,满脸的无害:“小家伙,要不要跟我契约,以后让我来保护你!”

  此时的恶魔瞬间划过一个温柔无害的天使,企图引诱一只迷路的小羔羊自动进入恶魔的怀里吧。

  “真……真的吗!”怯怯的声音从小白虎的口中发出。

  没想到刚刚出声没多久的小幼崽就可能开口说话了,血脉确实是个好东西。

  斑鲁现在已经完全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就算是他都在得知这只白虎的天赋后,都已经没有了那个能力契约这只小白虎,随即斑鲁有些不确定的看向冰血。他绝对不相信,这个看起来还不到十五岁的少年,能契约这只白虎,他觉得不可能相信。

  “那是当然了,只要你成为我们的伙伴,我们兄弟几个也会跟主人一样保护你的!”小乖仰着头,满脸骄傲的说道。帮助主人勾搭纯兽兽,是他们的使命。

  小白虎在听到小乖的话后,再次转过目光看向冰血,再看到那张和善亲切的笑容后,心里的不安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脏兮兮的小脸上露出了一个羞涩的笑容,人性化十足,一双圆圆的小眼睛满是希翼的看向冰血:“那……那好吧!”

  得到让自己满意的答案后,冰血微微一笑,伸出一只白皙纤柔的小手,敷在小白虎的头上,心中默念契约口诀,转头魔幻之纹,驱动精神力。不到一分钟契约的天地规则便降临,将冰血和小白虎包裹在其中。

  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契约法阵的光芒消失,随即而来的是魔兽晋级的光芒。

  “吼!”一声夹杂着上古气息的虎啸冲出天际,回荡在整个罗云山的上空,激起一连串的兽鸣。

  光芒散去,一只浑身长慢雪白毛发,四只雄壮,脚掌厚大,浑身散发着一股威武磅礴的王者之气的白老虎出现在了冰血的眼前。老头浑身通白,额头上有着一个大大的金色王字,更显他的威武之气,一双狠厉的虎眸,炯炯有神,然而在看向冰血的时候,却满是激动与感恩。

  “主人!请主人赐名!”白虎来到冰血的面前,前腿弯曲,脸上带着慢慢的恭敬。

  “欢迎加入这个家,我的伙伴。吾乃你的主人冰血,赐汝名——白泽”冰血温柔的揉了揉白虎的大脑袋,脸上的笑容充满的真诚。

  “伙伴……”白虎惊讶的抬起头看向冰血,他虽然早在刚刚就看出了这个让的不同,但是却没有想到她竟然能将自己契约兽看作是伙伴。

  伙伴这个词不管是在人类的世界还是魔兽的世界,都代表着一个相同的特殊意义,那就是不离不弃,生死相依,共患难,同享乐。

  白虎知道,它找到了它这一生的目标,找到了他一生的依靠和他要守护一生的人。

  不过……他觉得……一生不够。

  “谢主人赐名,白泽以吾族祖先上古神兽白虎起誓,白泽将生生死死守护主人,不离不弃,生死相依,灵魂永在,契约永存。”

  白泽的声音刚落,一道金色光芒瞬间从额头上的金色王字中射出,金色光速在抵到冰血的眉心处之时,快速进入到眉心消失不见。

  这是只有拥有纯正上古神兽血脉的魔兽才能开启的上古契约,生生世世,只有灵魂不灭,就不会消失。

  “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可能!”一道尖锐的声音打破了这边的温馨气氛。

  一人两兽眼眸一冷,齐齐看向已经呈现疯癫状态的斑鲁。

  冰血嘴角一勾,邪恶一笑。

  对于斑鲁这种人,杀了他其实不算最重的惩罚,而且用他此生最引以为傲的东西狠狠的打击他,才是最恶劣,最绝望的。

  已经玩够了的冰血,轻轻的站起身,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看着小乖和白泽轻声说道:“哎呦……果然出来玩玩,心情好多了。该回去了!”

  小乖和白泽无奈的看了看刚刚因为无聊而玩没了几条人命的腹黑主子,眼中带着宠溺。白泽化为拟态和小乖一左一右的占据了冰血的肩膀。

  冰血看都没有看一眼地上的人,潇洒的转过身,抬起手随意的一挥,原本套在斑鲁手指上的空间戒指瞬间飞到了冰血的手中,随即两团指甲大的蓝色火苗瞬间从手指中飞出。

  只听身后传来两道“噗噗”的声音,光华散去,身后的空地上干干净净,连血渍都消失不见,好似从来没有人来过一般。罗云山再次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题外话------

  哎呀……不小心又超出了五百字,猫猫会在明天的那章里补上五百免费的哦!抱歉抱歉……嘿嘿!么么么!

  今天又头疼了,可能是没睡好,总是做梦。明天如果好了,猫猫会努力多更点的!么么

  谢谢huoyuzhu2009宝贝,恨离莂宝贝,玻璃蜗牛宝贝的花花么么么么么(>^ω^^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