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很倾城 (两百八十七)万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静!到处一片寂静,就连呼啸好似都变得小心翼翼!

  不管是观众席上的人群、还是学生席上的帝婴学院学生,又或者是贵宾席上的贵宾们,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盯着满是血腥的擂台。一个学院、几个年轻的小伙子的比赛,最终竟然是以如此血腥的场面收场。

  是这个世界本身就如此的残酷,以至于连学院内都是如此。还是这个世界慢慢的在进行着他们所不知道的翻天覆地的变化,连年纪不大的少年们都开始变得残忍血腥了。

  到底是这个世界的环境影响了这些还在花样年华中的少年少女,还是这些少年少女影响了这个世界。

  看着擂台上那个早已失去了往日华贵的粉衣羽毛少年,双手被废,无力的垂在地上,满脸是血,脸上原本是眼睛的地方此时成了两个血淋淋的血洞,不断哀嚎的在地上滚来滚去,那一声声惨叫让人头皮发麻,浑身汗毛直立。

  在看看旁边半蹲在粉红少年旁边的叶冰熏,脸上依旧是那副木然的表情,天然呆的双眸中没有任何波澜,仿佛刚刚被自己活生生的挖去双眼的不过是一个没有生命的玩偶,摊开的手掌心中是两颗血淋淋的眼球,仿佛对他来说不过是两个玻璃珠子。

  丝丝鲜红的血液此时还不断的从指缝中滴落在地面上,一滴两滴、不一会叶冰熏的脚下已经成了一个小型的血池,向着四周不断的散发着血腥的气味。

  在场的人估计没有一个没有见过血的,更甚者有许多人同样杀过人,但是在面对如此血腥残忍,如此诡异的场面之时,背后也不由的升起了一层冷汗,甚至有的人背后的衣服早已湿透。

  这么多的观众,其中心里最为震惊震撼的莫过于叶家的人,叶闽此时满脸震惊的看着下面擂台上的叶冰熏,虽然对于这个无少年他见过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是他跟叶冰熏的父亲叶萧羽的关系却极好,也常常能从好友的口中听起他谈论这个最让人担忧的儿子。但是听到最多的就是他不学无术,抗拒任何人,整体呆呆的,也不知道是真不正常还是假不正常。

  现在这个情况是怎样啊!不仅仅用高阶魔法师中级的实力打败了一个大魔法,更是直接徒手挖了人家的眼睛面不改色。突然叶闽将目光转向了站在叶冰熏身边不远处的冰血身上。叶闽皱了皱眉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让自己感到熟悉的少年,是这个叫墨心齐的少年改变了自家的五少爷吗。

  这时冰血突然转过头看了一眼擂台下方的白俊,双眉微微一挑,幽深的双眸中闪过一抹诧异的光芒。随即一个闪身来到了叶冰熏的身边,缓缓的蹲下身,伸出手在地上的粉衣男子的衣服里翻了翻,随即拿出一个胸牌,上面赫然雕刻着一朵黑色的玫瑰花,玫瑰花的下方是一个舞字。

  “黑舞学院的学生牌!”洛坤文雅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广场内十分的清晰,顿时四周再次响起了一片哗然。

  “竟然是黑舞学院的学生牌!”

  “黑舞学院的学生牌怎么会出现在我们学院学生的身上!”

  “难道说……”

  冰血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冷笑,拉着叶冰熏一同站起身,低着头看着地上此时气息越来越弱的粉红少年,难怪他在每场比赛时下手都特别狠,难怪我们这般伤他,学院都没有出声,反而默许,原来如此……黑舞学院好大的胆子。

  “黑舞学院好大的胆子,竟然派人到我们帝婴学院来当卧底,破坏大陆学院之间的和平条约,挑衅我帝婴学院的权威,这是在向我帝婴学院宣战吗!”一道狠厉的怒喝声从冰血的口中发出,随即擂台下方的所有帝婴学院学生再次爆发出一阵激烈的喧嚣。

  “挑衅我帝婴学院者……该死!”

  “黑舞蹈学院的细作,该杀!”

  “杀了他!”

  “杀了他!”

  冰血瞟了一眼看台上的众多帝婴学院的学生,嘴角勾起,邪释的一笑,随即毫不留情的对着地上的粉红男子抬起就是一脚。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身影在半空中划过一道血痕,“嘭”的声音重重的撞击在了擂台前方不远处的墙壁上,随后缓缓的滑落到地面,在那道墙壁上划出一道粗壮的血痕。

  这时白俊缓缓的走上前,对着身边的医疗团队挥了挥手,开口对着那些毕竟激动的学生和擂台上的冰血等人说道:“好了,这件事情我们导师们会负责,此次比赛洛坤小队获胜。现在下台去休息区休息一会,清理擂台,准备下一场的终极对决赛!”

  冰血几个人站在一起对着白俊点了点后,终身一跃下了擂台,向着休息区走去。其他看台上的学生也因为白俊的话逐渐安静了下来。四周的观众席位上的看客也回过神来,开始了新一轮的议论,话题却都围绕着刚刚走下擂台的冰血几个人身上。

  这时叶闽也收回了自己的思绪,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走进休息区的冰血和叶冰熏,眉头始终不见解开。

  “喂!你家这位五少爷,你怎么看!”火则壬低着头在叶闽耳边小声的说道。

  火则壬并不担心他的话为旁人偷听了去,除了高台上的几个人老者外。这次来帝婴学院的贵宾们,修为等级都差不多。说话之时用精神力稍稍包裹住即可,对于高台上的几位老者,他们都是看在帝婴学院的面子上前来的,而且都是些散修强则,不属于任何势力,所以根本不屑偷听他们的谈话。

  “看不透!就连那洛坤、洛天还有那个带着面具的韩启明也同样看不透!另外的两个满身神秘的少年更加仍然看不透!”叶闽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

  “是啊,整个小队内所有的人像是盖了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让人猜不透看不清,弄的人心痒痒!”火则壬撇着嘴角,语气中带着几分无力感。

  “那对于你家那个五少年,你打算怎么办!”火则壬皱起眉头,看向叶闽的眼神中带着几分严肃的神情。

  “我会尽快报给的家主,看看是否要将五少爷带回去,我很担心五少爷的心性会越来越扭曲!”叶闽脸色也除了几分凝重。现在对于叶家来说十分重要,绝对不能让有心人接着叶冰熏对叶家造成危害。

  “切,你觉得帝婴学院可能让你轻轻松松的将人带走吗!我告诉你,前几天我得到从帝都本家传来的消息,在我们离开帝都后,刘家被六个小鬼给灭门了。原因就是刘家的绑了洛坤小队里面的一名队员,剩下的那五个小鬼冲到帝都不仅仅把人救了,还把刘家彻底毁了!想来当时你们叶家也不知道其实被绑的就是你们家的五少爷叶冰熏吧。”火则壬说道这里的时候语气中还带着几分激动和难以想象的诧异。

  “毁了!刘家的人绑的是五少爷!”叶闽也十分诧异的转过头看向火则壬,不太相信的问道:“怎么可能,就算是他们几个把刘家毁了,洛家也不可能让他们这么轻轻松松的回来吧!”

  “没错!当时我那大儿子就在附近,所以最先听到了消息,也听到了有人说了叶冰熏这三个字,不然我也不可能知道啊!”火则壬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说道:“洛家的那些混蛋也要敢追才行啊!没看到这次帝婴学院的活动他们都没有派人来吗。就是因为洛坤小队里面有五个人是帝婴学院五行长老的宝贝徒弟,其中也有你家五少爷一个。谁不知道帝婴学院护短的出了名的啊。洛家要是敢追,估计那五行长老会直接轰平了洛家大宅!”

  “你说我家少爷是五行长老之一的徒弟!”叶闽此时再也无法保持那副清冷的形象了,满脸不可思议的看向火则壬,大睁的双眸中满是诧异。

  “这件事情叶家肯定也知道。只是不知道其中有一个少年就是五少爷叶冰熏吧!你回去问问他们就知道整件事情了,帝国估计都以传疯了。”火则壬说道这里时,脑海中突然想到了刚刚在擂台上的一幕,猛地转过头看向擂台下的休息区方向,深深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不管此时已经陷入沉思的叶闽,连忙伸出手猛的拉过叶闽的衣袖,声音中竟然带着几分颤抖:“喂、喂!我说叶闽,你还记不记的刚刚那个叫墨心齐的小家伙唤出了来的冰鸟!”

  “嗯,那只奇怪的飞鸟!长得很像书上说的上古神兽凤凰嘛!”叶闽依旧沉陷在自己的思绪里,对着火则壬的话敷衍的回道。

  “那不是魔兽,我才想起来,那不是魔兽,根本没有任何生命气息,反而浑身充满魔法元素的气息。”火则壬转过头看向完全不理会的自己叶闽,连忙狠狠的摇了他几下,低吼道:“你倒是好好想想啊!你是魔法师,对于魔法元素的感觉,比我这个武士了解的多。”

  叶闽被火则壬摇的有些不耐烦的抬起头,他怎么会跟这个想一出是一出的猛夫成好友呢!

  “你别拉了,一个大男人,拉拉扯扯像话吗!”叶闽满脸嫌弃的拉回自己的袖子,随即十分随意的开口说道:“那只冰鸟确实没有生命气息,而是浑身充满了冰元素气息的……”

  话说道一般,叶闽顿时愣住了,傻傻的看着火则壬,脑海中一片空白,就连刚刚对于自家那让人头疼的五少爷的事情都完全忘记了。

  “怎么样?想到了吗!”火则壬碰了碰浑身僵住的叶闽的肩膀,轻声问道。

  “那个墨心齐用的魔法师是元素拟态,将魔法元素拟态成魔兽的形状,单独战斗,这是……这是……”叶闽满脸纠结的看着火则壬,竟然有些不敢再说下去的感觉。

  “是那位大人的绝技,也就是说……墨心齐很有可能是那位大人的徒弟,之前听到一些传闻,看来是真的!”火则壬满脸严肃的看着叶闽,小说的说道。

  “不……如果我没猜错,墨心齐应该是三位大人的徒弟。在她入校报名的时候,来接她的人不是白大人,而且鸿大人!当时我家族中有人正好在现场看到了,听他描述那人的外貌,是鸿大人没错!”叶闽轻叹了口气,难怪他会觉得这个墨心齐十分熟悉,想来是因为几个月前传回本家的那条消息,才会让他觉得墨心齐毕竟熟悉吧。新生中也就只有墨心齐才能跟那条消息中的主角对上号。当时觉得也他们叶家无关,所以也不甚在意,便没有放在心上,只是觉得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厉害了,没想到几个月后,这个年轻人竟然让自己这般在意起来了。

  “看来,要尽快将墨心齐的事情传回本家了,是敌是友,还要多主意啊!这样的天才少年,背后肯定还有一个庞大的隐世家族。”

  这样的想法此时已经不仅仅只有火则壬和叶闽有,在场的大多数贵宾心中都有着和二人相同的想法。

  “隐世家族……姓墨!”叶闽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脑海中隐隐约约有着一个呼之欲出的答案,却怎么也抓不到,让他感到了一丝困扰。

  与此同时,在进入到休息区的冰血等人,并不知道贵宾区上的那些人心中的想法,不过就算他们知道了,估计也顶多是不屑的看都不会多看一眼他们吧。毕竟对于四大家族和皇室,他们都可以称得上是对其有着厌烦憎恨的情绪在里面。

  因为除了冰血和暗夜以外,洛坤、洛天、叶冰熏、韩启明多多少少都带着几分狼狈和伤痕。所以他们下了擂台后便直接进入到了室内休息去等待外加疗伤。

  刚刚进入到休息室后,冰血便单手一挥,在休息室内设置了一个结界,以防外人用精神力窥视。

  “怎么样,伤的重不重?”冰血皱着眉头看着狼狈的四个字,语气中依旧有着几分冰冷。

  “放心吧,我们没事!都是些小伤,离要害还远着呢!在沙尘里面外界看不清,我们已经吃了回息丹和止血丹了!”洛坤坐在椅子上抬起头看向冰血,温和的一笑。

  “弄成这样,怎么会没事呢!”冰血心疼的看着洛天脸上的血痕。

  “心齐哥哥,小天没事的!还好启明哥哥一直在小天的旁边哦。不过小天却让启明哥哥也受伤了!”洛天甜甜的对着冰血笑了笑后,随后转过头嘟着嘴看向韩启明,满是歉意的说道。“傻瓜,小天也是启明哥哥的弟弟啊。哥哥保护弟弟是应该的!再说,你启明哥哥我可是光明系魔法师,这点小伤算什么啊!”韩启明摘下脸上的面具,宠溺的对着洛天轻柔的说道。

  韩启明刚刚说完,便要抬起头对洛坤、洛天、叶冰熏三个人施展光系魔法师治疗,却被冰血一把握住了手腕。

  “我来吧!你也受伤了,虽然不重,但也是伤,乖乖坐着吧!”冰血轻柔的声音响在韩启明的耳边,却暖在了韩启明的心里。他虽然冒着被韩家发现的危险,跟着冰血一起上擂台战斗,但是他却没有一丝后悔过。从认识冰血的那一天起,不管做什么,只要是为她好的,自己都不曾后悔过。他不怕韩家发现,更加不怕韩家突然发难,因为现在对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处处受制与韩家的傀儡少主了,而且那叫名唤冰血的伙伴,站在她背后的韩启明,为了她而不断变强的韩启明。

  冰血让洛坤、洛天、叶冰熏和韩启明盘膝坐在椅子上,自己则是站在四个人的面前。

  这时冰血双手放在身前交叉,随即十指并拢,再分开,接着指尖相对,双手快速的变换着几个手势,口中轻声吟唱:“大气中的水精灵呀,请聚集到吾的身边,以水精灵王的意志以吾之名,命令汝等听命与吾,以上古之力为引……治愈!”

  清脆的声音带动起一道蕴含着上古之力的波动,如同一道缓缓流淌的清澈小溪,水蓝色的光芒缓缓的包裹住椅子上的四个人,不断的洗涮着四个人身上的伤痛,不出十分钟的时间,光芒散去。此时依旧坐在椅子上的四个人,虽然身上的长袍依旧有些破损,但是却洁白整洁,脸上身上的伤痕竟然完全消失不见,好似从来没有受过伤一般,就连那些粘在身上的沙尘都消失不见。

  “哇……水系上古治愈魔法确实不简单啊!连内伤都完全好了!”叶冰熏上下看着自己身上和双手,惊叹的说道。

  “心齐,你用上古魔法帮我们治愈,那不是要损耗你体内大量的灵力!”洛坤皱着眉头,有些不认同的说道。

  听到洛坤的话,除了暗夜以外的几个人纷纷担忧的看向冰血。

  “放心吧。不是还有回息丹吗!况且,这点灵力对我俩说小意思!”冰血双眉一挑,笑的一脸的得瑟,确实看不出有任何不适的样子。

  “真的吗!”韩启明却有些不确定的继续问道。他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之时,冰血就用水系上古魔法帮自己驱毒,当时她可是晕了好久呢!

  “喂!别小看我好不好!上次帮你驱毒是在几年前唉!当时我还不到十二岁吧!现在我都十四岁了,早就不同往日了!”冰血一脸骄傲的皱了皱鼻子,可爱的小摸样让看着她的几个人无奈的笑了笑。

  十四岁……很大嘛!这里除了比她小几个月的小天以外,那个不比她大啊!不过也确实是他们多虑了,他们怎么能拿着变态中的妖孽,妖孽中的怪物跟正常人去比较呢!

  “好了,大家吃了丹药打坐冥想,恢复体力。待会可是有场硬仗要打呢!”冰血走到暗夜的身边,坐了下来,从黑晶戒指中拿出一个小袋子,吃了几颗里面的糖豆后便闭上了眼睛。

  休息室内陷入了一片平静,结界已经没有收回,不去理会外界的一切,好好的修养这自己流失的体力和灵力,对于最后一场比赛。他们势在必行,夺冠是他们最终的目标,同时也是他学生生涯中的一个开始。

  三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很快就过了,在前来换冰血等人的导师抬起敲门的还未落下,休息的大门便缓缓的从里打开,六道凌然的身影出现在大门内。

  “额……比赛马上开始了,你们休息的怎么样了!”为六个人的气势所着迷的导师微微回过神来后,开口轻柔的问道。

  “可以了,有劳导师!”洛坤温和的声音让前来唤他们的女老师脸颊微微发红,对于洛坤那温文尔雅的气质和温和的笑容有些着迷。

  与此同时对面的休息室内,同样走出六道气质高贵,长相俊朗的六名少年。

  洛坤与同样身为队长的南傲井相视一笑,礼貌的点了点头,同时向着会场出口走去。

  两支同样让众人惊叹不已的队伍同时出现在赛场之内,所引起的反映是更疯狂热烈的欢呼声,这两支队伍不仅仅有着让人惊叹的实力,同时还有这不同常人的高贵气质和不同凡人的英俊外貌,可以说是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特色,纷纷闪烁在人们的眼前。

  这次比赛在经过了几天的激烈角逐下,终于迎来了最后的一场总决赛,而且是两支让人万众瞩目的队伍,这两支队部,不管是洛坤小队还是傲山小队,都是让人惊叹不已,眼前一亮的队伍。

  在今日的下午,中午正式对上了。

  白俊在两支队伍同时走上擂台之后,嘹亮的声音也响彻在了广场之内:“帝婴学院学生排位赛总决赛正式开始,请双方同学做准备!”

  白俊的声音刚刚落下,另一本的南傲井便向前一步,俊美的脸上带着一抹淡然的笑容,双眸紧紧的盯着冰血,眼中带着一抹热血的战意:“这场比赛,只有你我二人对决如同,一人输赢可代表整个队伍的输赢!毕竟我们队伍里面可以有着三个天阶,而你的队伍里只有两个天阶高手而已,这样也比较公平!”

  南傲井的话让冰血嘴角一勾,不屑的冷哼一声,同样上前一步,清脆的声音带着几分冰冷:“哼……皇室的人什么时候也开始将就公平了!”

  “我这也是为你着想,何必如此死要面子呢!”南傲井有些不解的说道。“本少该对三皇子殿下说声……谢谢吗!”冰血歪着头,依旧是满脸的不屑,这样的态度让南傲井的身后的队员纷纷怒目而瞪,说冰血不识好歹。

  南傲井挥手让身后的几个人安静,一个凌人之势瞬间掩盖住身后人的所有怒火。他不允许任何人对他认可的对手不敬,而冰血就是他认可的对手。

  “只要是进入到帝婴学院内的学生,就不再承之前的身份,所以在这里,我只是你的同学或是对手。所以不必称我为三皇子。这个身份,让我觉得很不舒服!”南傲井看着冰血的双眸中闪过一抹沉痛,声音中带着几分压抑。

  冰血看着气息如同有些变化的南傲井,有些不解的挑了挑眉,不过却没有多想,南傲井对于她来说不过是无所谓的外人,过着怎么样的生活,有着怎样的痛苦都与她无关,现在他们只是对手,唯一有关的就是输赢。

  “怎么……墨同学还是不肯接受在下的建议吗!”南傲井不放弃的继续追问,同时一再最快的时间里恢复了自己的状态。

  “不必了!”冰血高傲的抬起下巴,狂傲的气息从体内瞬间迸发而出,衣袍一挥,带起一阵轻风徐国,声音中满是凌人傲气:“谁说我们队只有三个天阶!”冰血声音刚落,只见冰血本人外加暗夜、韩启明,三道身影瞬间踏空而起,稳稳的站在擂台之上的半空中。俯视着对面擂台上的六个人。

  “天啊!那个带面具的少年也是天阶啊!”

  “之前竟然都没有显露出来,难道是神秘底牌吗!”

  “太不可思以了,现在天阶都是随便升的啊。他们这才多大年龄啊,这叫我们这些三十多岁还没有摸到天阶门槛的人情何以堪啊!”

  “是啊,不过,现在胜负却很难看出了。要真正打过才知道了!”

  南傲井收回最初的惊讶,心中对于冰血更加的好奇,对于那名叫韩启明的同学是天阶的事情,他竟然没有察觉出一丝。他也是天阶,而且已经到了魔导士中级的等级,竟然没有看出韩启明的真正等级,难道说他的等级比自己还好。这怎么可能,但是同样的他也看不出暗夜和墨心齐的等级。从资料上看墨心齐之时魔导士初级,自己不可能看不出。那么就只有一个原因,这三个人的身上都带着隐藏自身等级的幻器。

  想明白这一点后,南傲井略带不安的心也放了下来,随即抬起头看了看半空中的冰血,微微一笑,衣袖一挥,爽朗的大笑两声:“哈哈,好!既然如此那么也没有什么不公平的了。开始吧!”

  南傲井话语刚落,便带着身边的另外两名天阶,登上高空,与冰血三人站在一条平行线上。

  这是裁判一声领下,挥出手中旗帜,比赛正式开始。

  在众人的尖叫中,半空中六个人,擂台上六个人,开始了一场激烈的战斗。不过好似之前说好的一般,这一场比赛,没有任何人放出契约兽来帮忙,许多知道冰血这边有一只神兽和一只一星圣兽,在放去比圣兽级别低调魔兽根本无济于事。

  好在洛坤几个人有意历练自己,所以在对方没有放出魔兽的同时,自己等人也没有将契约兽放出来。

  虽然除了洛坤以外,洛天和叶冰熏的修为都比对方的低上一阶,但是却没有任何的退缩之意,反而战意浓浓,自信满满。

  擂台之上,洛坤和叶冰熏站在前面,洛天站在两个人中后方,成为一个铁三角式阵形。

  “两个高阶魔法师和一个大魔法师,你们三个觉得能战胜的了我们三个大魔法吗!”傲山小队中的一名长相清秀的少年,高傲的看着洛坤几个人,不屑的说道。

  然而却没想到,洛坤三个人根本没有任何废话,纷纷抬起头手中,对着三个人就是一阵疯狂轰炸。

  “伟大的大地之神,至尊的魔神,以您的名义,听从我的召唤,束缚住眼前的敌人,地灵束缚!”

  “飞翔之风呀!向世人展现高贵的您的暴怒吧!让世人恐惧,让世人惊怕——死亡风暴!”

  叶冰熏的地灵束缚快速捆住了对面三人的去路,就在傲山小队三人连吟唱都来不及发出之时,洛坤的死亡风暴瞬间袭向三人。

  洛坤和叶冰熏的完美配合,将风系和木系相辅相成的优势完美的演绎了出来,更让他们惊讶的是,洛坤和叶冰熏释放魔法的速度竟然堪比正常的天阶魔导士的释放魔法速度,根本没有跟他们任何吟唱咒语,释放魔法师对抗的时间,只能纷纷唤出最简单的防御魔法来抵抗。

  傲山小队的几个人相信,如果洛坤和叶冰熏同样会墨心齐的瞬发魔法的话,哪怕攻击他们的之时高级魔法师的魔法技能,最后他们也只有惨败的下场。

  然而这些还没有完,傲山小队三个人的防御魔法还为撤销,恭敬他们的那股死亡风暴还未消散,又是两道吟唱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他们耳边。

  “请求水的精灵围困我的敌人——逆流术!”

  洛坤的声音刚刚落下,傲山小队就感觉到束缚他们的木系魔法瞬间消失,紧接着一道水流瞬间包裹住他们三人的四周,紧紧的裹着他们的身体,呼吸越发的苦难,如果没有他们三人刚刚临近筑起的魔法防御,此时他们三人估计就要被这疾驰的逆流术所淹没,不被冲击死也会被憋死。

  就在三个人不明白为何洛坤突然用水系魔法束缚他们的原因之时,就听到了另一个快速的吟唱。

  “昊天之鹿,浮动之狮,听我之命令,暴落!——天雷!落!”

  霹雳扒拉的雷电不断的攻击着三个人的魔法防护盾,然而原本之时高级魔法的攻击,此时在通过水掉电的作用下,更加的猛烈。不出两分钟的时间,傲山小队三个人的魔法防护盾就如同破碎的玻璃一般,被一道道雷劈成了粉末,随即一道道雷电开始真切的击打在三个人的身体上,四周又都是洛坤的水系禁锢逆流术,更是让三个人苦不堪言。

  洛坤的风系与叶冰熏的木系,洛坤的水系与洛天的雷系,三个人四到系别相辅相成,配合的天衣无缝,将因为等级低于对方的劣势完全拉了回来,在加上他们释放魔法速度过快,更是将两方的战斗力的平行线拉高了许多。

  “伟大的大地之神,至尊的魔神,以您的名义,化身龙神的威名,怒吼吧,地龙咆哮!”

  “虚幻的风啊,幻化成守护的龙吧!——风之幻龙!”

  “水的精灵啊!倾听我的呼唤,用你的磅礴,展示你傲人的力量——水神怒吼!”

  “力量无穷的雷精灵,根据契约,请帮助我!奔雷弹!”

  洛坤、叶冰熏、洛天三个人好似灵力不要钱一般,一个接着一个魔法疯狂的向外丢着,不过如果够仔细的话,就会发现,他们在每释放完两三个魔法攻击后,就会抬手在嘴唇上摸一把。没有人会猜到他们在极为奢侈的往嘴里丢如同糖豆一般大小的丹药,不断的补充着流失的灵力。

  就算是有人看到他们在吃东西,也绝对不会相信那是珍贵难得的丹药的。第一丹药不可能那么小,小到两跟手指夹着外人都看不到,第二谁会一下子拿出那么多四阶回息丹当糖豆一样的吃啊。要知道一下子就能将体内所有损耗的灵力瞬间补回的回息丹等级必定要四阶高级以上。那可是极为珍贵的丹药,有市无价啊!就算是炼药师公会的那些老家伙们都不可能奢侈的当糖豆吃,何况是一些不到二十岁的小家伙们。

  可惜啊,凡是不可能的事情在冰血身上都会变成可能,洛坤几个人就是验证这一事实的最好人证。

  “我靠,我靠,我靠!这几个家伙也太疯狂了吧!他们是怎么做到的,灵力用不完吗!还有那个洛坤竟然是风、水双系魔法师,之前怎么没听说过,洛家人不是说他只是风系魔法师吗?”火栎愣愣的看着擂台上疯狂的攻击的三个人,嘴里喃喃自语道。他不是在做梦吧,想到这里,火栎在大腿上狠狠的掐了一下!

  哎!不会痛唉,原来真的是做梦哦!不过怎么感觉这手感不太对了,他的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结实了!

  “火栎你这个臭小子,找打是不是,连你老子我的大腿,你小子都敢掐!”火则壬皱着眉头,大吼一声,抬起手对着火栎的后脑勺“啪”的一下,狠狠的拍了一掌。

  妈的……这个臭小子,连自己老子都敢掐。简直是找打,真的是就算是掐也不用这么用力啊,难道老子的腿不是肉张的吗。魂淡小子……还好掐的是老子的腿,要是在往里面一点,废了你娘的性福生活,看回去你娘不把你给活剥了。

  “哎呀呀!爹!人家又不是故意的!”火栎再次屈服在自家老爹的暴力yin威下,嘟着嘴,满脸委屈的看着火则壬,还不忘抬起头揉揉发疼的后脑勺。

  天天说人家笨,还不都是被你无良的老爹给打的。

  “啪”火则壬抬起手对着火栎的后脑勺又是一下子,随即满脸愤怒的对着火栎大声吼道:“天天人家人家的,你又不是一个娘们,人家个屁啊!”

  火栎更是委屈的嘴一憋,低下头不敢再看自家老爹,不过却依旧没有学乖的小声嘟囔道:“难道要向大姐那样,被你们教育的,明明是个姑娘却跟个爷们似的!”

  细小的声音瞬间传入了火则壬的耳中,猛地转过头怒瞪这自家小儿子的脑袋,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小子那是什么理由,难道你像个娘们似的还对了!提那个丫头做什么。成天不务正业,天天往外跑。你大伯都快被她气死了!怎么你也想气死老子啊!”

  “大姐怎么就气大伯了,要不是你们总是逼迫她做一些不想做的事,总是按照你们的想法贯彻她,她会离开家吗!从小到大,你们有没有问过一句,姐姐到底想要的是什么呢!一群自以为是的大人!”火栎听到自家老爹批评自己最爱的姐姐,顿时不乐意的抬起头,连对自家老爹的惧怕都忘记了,目光对着自己老爹那双鹰利的双眸,毫无退缩的说道。

  “你……”火则壬竟然被素来怕自己怕的跟什么的小儿子那双坚定的目光给看愣了,同时也在心里第一次开始反省,他们这些大人对于孩子所做的一切到底是对是错。

  不仅仅是火则壬,就连旁边的叶闽在听到这句话后,也开始在心里思索的起来,同时将目光投降了那个熟悉又陌生的五少爷叶冰熏的身上。

  “小栎别说了!二叔,小栎年纪小,您别介意!看比赛吧!好精彩呢!”坐在火栎旁边的火远看着越来越偏离主题的两父子,连忙一把揽过火栎的肩膀,怯怯的看着火则壬轻声说道。

  他们火家和叶家是世交,关系一直都特别好,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两家的内部情况也大经相同。直系孩童间的关系更是十分亲密,相对其他大家族中的黑暗复杂。在他们火家和叶家内很少,甚至从未出现过。也许是血脉遗传而来的,火家世世代代的直系之间关系都特别和睦,自然每一代也会这么教育下一代,但是长辈对于晚辈的专政,霸道,不容反抗却也同样的严重,这样让他们十分的无奈,最后也只有无奈的坚持,从未抗拒过。

  最后也才有了火云的离家出走,有了叶冰熏的无视抵抗吧。

  贵宾台上的争论,看似很长时间,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

  此时擂台上的六个人依旧进行着压制性的战斗,苦不堪言的傲山小队根本没有任何反击的机会,只要奋力抵抗。越发的慌张和混乱。如同此时他们清醒,冷静一些,相互配合起来,也许会有机会与洛坤三个展开一场有来有往的战斗比赛。

  与此同时,半空中的六个人,早已经分开,进行着一对一的对决。

  “魔法师的攻击虽然比战士强,但是身体却十分的羸弱,近身战,你必败无疑!你身边没有其他人帮忙守护,你确定你拦得住我。”站在韩启明对面的高大男子,手提一把青色大刀,对着韩启明酷酷的说道。

  然而韩启明依旧是扬着嘴角,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没有一丝的担忧,只见他单手一挥,一把短剑凭空出现在手中,爽朗的声音带着几分笑意:“谁告诉你,我是魔法师的!”

  “你……怎么可能!你没有斗气啊!”傲山小队的那名天阶战士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韩启明惊呼道。

  韩启明上一场比赛,他也是看了的,但是那个时候他被那名土系魔法师的魔法包裹住,黄沙下的擂台上,让人根本看不清任何状况。而且擂台四周有防御结界,外面的人精神力根本透不进去。不过比赛结束后,他从擂台上的气流中根本没有察觉到一丝斗气流过的痕迹,证明当时在擂台上的几个人根本没有战士。

  现在韩启明竟然提着一把剑,告诉自己他是战士,怎么可能啊。

  “怎么不可能!我有说过我不是战士吗!”韩启明依旧是那副灿烂的笑容,爽朗的声音,没有因为战斗而任何的改变。让人完全摸不透他心里的想法。

  “那么,放出的斗气,与我一战吧!”傲山小队的男子也快速收回了自己的心思,冷静的看着韩启明,酷酷的说道。

  “不必了,就这样吧!”韩启明单手一挥,握着短剑架在身前,对着傲山校队的人随意的说道。

  “你……你竟然敢瞧不起我!你早死吗!”顿时男子所有的冷静都被韩启明那一副随意的样子给打破了。本身到了天阶以后,就总是觉得比别人高傲许多,也慢慢的不容别人侮辱自己一点,但是今日……这么重要的比赛,对方竟然不出斗气就要跟自己对决,如此侮辱藐视自己,是个人都无法容忍了。

  韩启明也不再废话,提这手中短剑对着傲山小队的男子冲了过去,速度快的惊人,划过一阵风“呼”的一下来到了男子的身边,用小到外人听不到的声音轻轻的说道:“谁说只有永远斗气的人,才能成为战士!”

  这样的场景不仅仅出现在韩启明这边,暗夜那边同样也是这般的诡异。

  不过不同的是,与暗夜对战的人,却是越打越心惊,额头的冷汗越来越多。

  ------题外话------

  小妖亲爱的,乃的四张催更票,猫猫给你省了下来!(┬_┬)猫猫电脑抽了没有赶上十二点签更加。不过猫猫只是比一万二少了一千字哦。嘿嘿!么么么!猫猫乖吗!求抱抱……

  谢谢冷情歌v式宝贝的评价票,么么么(>^ω^^ω^^ω^^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