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很倾城 (两百九十四)(万更) 紫级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道银白色的光芒冲天而降,将六个人身影包裹在其中,冰血几个人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地动山摇的感觉,四周的景色快速扭曲,一道道五颜六色的光芒在身边飞速划过,然而六个人依旧保持着坐着的姿势,一手拿着生肉,一手拖着狮子血十分淡定的看着四周。

  这时一道慈爱的声音破空而来,响在六个人耳边:“幸苦了,孩子们!”

  声音刚刚落下,冰血只感觉前方的空气一阵剧烈扭曲,只见一个道骨仙风的白衣老者凭空出现在了几个人的面前,满头白发和那长长的白胡须代,还有那一脸的皱纹表着老者经历过的岁月沧桑,老者的脸上始终带着慈爱的笑容,好似一位无害的老爷爷,不过那双精锐的眸子偶尔闪过的几分狠厉,让外人不敢小觑。

  当老者出现的时候,坐在地上的六个人也仅仅只是抬起眼瞄了一下,随即依旧淡然的坐着地上,吃着手里的食物,好似他们此时正在吃着难得的人间美味,将四周诡异的五彩光速和突然出现的老者无视个彻底,没有任何惊慌,好似这一切对于他们来说都十分的自然正常。

  “孩子们……你们再吃什么?”老者看着坐在前方地上的六名少年,没有向以前的一些人一样看到自己露出惊讶或者是激动的神情,而且依旧淡然的吃着手里的东西,十分好奇的问这。不过此时在看清那六个少年身上的血迹和狼狈之时,眼中出现了一抹了然,但是在看到滴滴鲜红的血液正从几名少年手指缝中溢出低落在身上的时候,老者的脸上明显出现了几分震惊。对于他们正在吃的津津有味的东西,更加的好奇。

  自己有多少年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绪了,老者有些自嘲的想着。

  “狮子肉,前辈要来点吗?”冰血缓缓的抬起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淡然的看着老者,声音更是平淡无奇,双唇四周沾满的鲜红的血液,让人看了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狮子……肉。生的!”老者慈爱的脸上终于除了一抹僵硬,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

  “对啊,哦,这还有狮子血,前辈还喝点吗!”冰血脸上的笑容越发的邪恶,伸出另一只拖着盛着鲜红血液的树叶的手上伸向老者,十分大方的请对方一起共享。

  老者顿时不由自主的向着退了两步,在察觉自己的动作有*份之时,脸上正正脸色,再次摆出一副慈爱的笑容,不过,此时的笑容明显带着几分的僵硬。

  “孩子们,你们怎么……怎么吃生肉和……和兽血啊!”老者在问话的同时,抬起头看了看四周,在确定这里是自己的传送阵里面之时,轻轻的舒了一口气。没错,他没有走错地方,这里明明就是他亲手做的幻境传送阵。可是……在看看前面不远处坐在地上满脸,满双,满身都是血渍的几个人,老者竟然有种他误闯了地狱的感觉。

  这时洛坤也抬起头,看着老者温和的一笑,不过在他嘴角满是鲜红血液的映照下,这笑容怎么看怎么像一名来自地狱的勾魂使者,在诱骗灵魂跟他一起下地狱。

  “敢问前辈,幻境雨林是否是前辈所创?”洛坤的话虽然看似是问句,但是语气却十分的肯定。能将他们带入幻境传送阵的人,而且能在传送阵内出现的人一定就是这里的主人了。

  “没错,正式老夫!”老者抚了抚自己长长的胡子,让自己劲量不去看这几个诡异的小鬼。是不是他离开的太久了,现在大陆上的小鬼都这么恐怖。

  “那么前辈应该知道,幻境内和外界的不同!”洛坤继续追问道。

  “当然,幻境内没有魔兽,没有魔法,更加没有斗气,是一个与浩瀚大陆完全相反的地方!”老者在说道自己的杰作之时,脸上带着骄傲。

  “那么作为毫不知情的我们,进来这里,自然没有做足准备,就算带够了东西,也都在根本打不开的空间戒指内。”洛坤斯文有礼的温和声音不快不慢的说道。

  “没错,这也是为了能激发出你们更大的潜力。”老者点了点头,脸上的骄傲更胜。

  “既然如此……”洛坤的声音突然一边,带着几分冷意和邪气:“我们在找不到水源,没有火焰的情况下,不吃这生肉和兽血,那么我们吃什么,喝什么!”洛坤说完,对着老者翻了个白眼。极为鄙夷的看了老者一眼。

  这要是在以前,这么失礼的事情,洛坤是绝对做不出来的,但是在冰血身边时间久了,有些时候,有些性情发到越发的像冰血。

  这估计就是所谓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吧。

  “额……”老者被洛坤的一番话说的有些发愣。直直的看着那六张十分淡定自然的表情,最后无奈的舒了一口气。从他成名之后,再也没有人敢对他这般无力过。没想到经过了近千年,竟然出现了六个这样的小鬼,无视自己不说,还对自己这般无礼,竟然……竟然鄙视他!他有多少百年没有被人这样咄咄相逼的说过话了,多少百年没有被人鄙视过了。可奇怪的是,自己心里竟然不生气,反倒升起了一抹激动兴奋的感觉。

  “咳咳!”老者咳嗽了两声,掩饰下自己的尴尬,单手背后,一副老前辈的样子,低着头看向依旧坐在地上的六个人,轻声问道:“这么久以来,你们是第二组从那片沼泽地成功穿过去进入到那片被封锁住的树林内的。也是第二组在雨林坚持了这么久的。现在这届紫级班的人最多也是撑到了一个半月。而想要进入紫级班的考核,其实只要在雨林中撑过一个月便可,你们表现的很不错!”

  老者微笑的看着冰血六个人,等待着他们脸上出现激动的神情,毕竟千年来,他们是第二组可以在幻境中生活三个多月之久学生。而且还是走的还是最远的一组,在他们这个年轻气盛,有些心浮气躁的年龄里,骄傲自大是在所难免的。所以老者在等,实在是从刚开始这六个小鬼表现的都太过镇定,让老者十分没有成就感。然而接下来等待着老者就是冰血一句淡然语气的咒骂:“擦……原来还有时间的。白俊叔叔竟然什么都不说就把我们丢进来了,害的我们以为只有横穿雨林,走到尽头才算结束呢!”

  “小子,你叫白俊叔叔?”老者突然从冰血的口中听到了一个关键词,这次他才仔仔细细的看了一便冰血,发现他看这小子是越看越熟悉,熟悉到让他头疼。

  “对啊!”冰血挑了挑眉,看着有些不淡定的老者。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老者微微上前两步,认真的看向冰血。

  “墨心齐!”冰血再次挑眉,眼中划过一丝不解的光芒。

  “姓……墨!”老者突然一声惊讶的大吼,猛地向后挑了一步,指着冰血,本就满是皱着的脸上此时被老者硬生生的挤出了一个包子脸:“你……你竟然,竟然是那个臭小子的儿子,难怪啊!难怪啊!”

  “老先生认识家父!”冰血看着跳脚的不淡定老者,嘴角抽了抽,不知道这么大年纪了,血压会不会升高。

  “我能不认识吗!老子恨不得根本就不认识那个变态的臭小子,我说的那个跟你们一样带着自己小队在幻境中生活了三个多月的小子就是他。三十年前,烧了老子的大半个森林,害的老子修复了整整十年,十年啊!我从大老远的弄个这么大的雨林,我容易吗!”

  老者跟个小孩子的似的,蹲在地上,手指不断的在地上画着圈,是不是哀怨的瞟一眼冰血,不断的控诉着某人那个无良老爹的罪行。

  好强悍的老爸,比她都强悍啊!当时她虽然有想过放过烧了那些食人蚁,但是却担忧会照成引火烧身,害了自己和伙伴的安慰。没想到老爹竟然就这么华丽丽的做的,果然还是老爸厉害啊。

  “额……老先生,环境中的猛兽都是货真价实的!”冰血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小心翼翼的问道。

  “当然了!”老者嘟着嘴,瞪了一眼冰血。这个时候的老者就跟孩子没什么两样,可想而知,刚刚的那副道骨仙风的样子都是这货装出来的:“刚开始里面的猛兽不多,经过了近千年的演变,里面已经完全成形了。”老者颇为骄傲的抬着头。

  不过此时却没有人回答他,冰血六个人很有默契的低下头,将目光放在了冰血的左手臂上。那么依老者的意思,里面的猛兽都是他从那个遥远的地方用特殊方法弄进幻境里面的。

  那么他们这趟幻境之旅,冰血虽然没有烧如同她父亲那般少了老者的林子,但是却拐走了里面半壁江山的王者。不知道如果老者发现的时候,会不会坐在地上大哭呢。

  这时老者低头看了看那些被冰血六个人捧在手里的那些血淋淋的生肉,嘴角一抽,有些无语的看向冰血:“你们是怎么吃下去的。简直比野兽还野兽!”

  老者的话,让冰血几个人同时嘴角一抽,这比喻怎么听怎么觉得是在损他们。

  “好了,你们也该出去了,白俊那小子估计等的差不多了,再不出去,该着急了!小家伙们,祝你们好运了,有机会我们再见!”老者站起身,再次恢复了那副道骨仙风的慈爱样子,看向冰血的时候,眼中除了一抹复杂的神情,随即单手一会,消失在了原地。

  就在老者消失的一瞬间,冰血六个人身前突然出现了如来时一样的大黑洞,一阵疾风吹过,瞬间将冰血六个人吸进了黑洞内。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不过对于这样的感觉,六个人早已经习惯了,淡然的等待着。

  突然一阵白光从前方射出,将六个人包裹在其中,四周的空间瞬间爆发出剧烈的晃动,几个呼吸后,六个人再次睁开双眼,看到的一张满是诧异的熟悉面孔。

  白俊从幻境感应石中察觉到冰血六个人要出来的讯息,连忙先一步来到幻境通往紫级班的入口,然而白俊已经来了一个多小时,始终没有看到人影,心中难免有些焦急,幻境里面的可怕他可是亲身经历过的,当初要是没有冰血父亲的带领,他们几个人根本无法从里面安全出来。而且当时的他们做的准备可比冰血他们做的准备多多了,这次冰血他们带的东西明显不够,没想到竟然能坚持这么长的时间,这是他惊喜也担忧的地方,生怕这六位小朋友出什么意外。所以刚刚感受到他们要出来的讯息,他就飞奔了过来。

  然而当白俊看到从幻境出口出来的六道身影后,还没有来得惊喜,就华丽丽的被惊吓到了。

  冰血几个人因为出来时的传送阵内,十分的颠簸,导致手掌拖着的兽血统统洒了出来,好巧不巧的都洒在了几个人的身前,血淋淋的样子,再加上双唇四周来不及擦掉的血渍,还有手上那半块还没有吃完的血淋淋生肉,是个人看到这样的六个人都会惊吓到呆住的。

  本身就已经十分狼狈的六个人,身上的铠甲已经看出来原来的颜色了,衣服更是破破烂烂,皱皱巴巴的,头上到处树枝树叶,脸上不仅仅有血渍,伤痕,还被用绿色的颜料画到横横竖竖的。在配上那一身的血腥味,怎么看怎么想突然从深山老林中跑出来的野兽,而且还是用两条腿站着的野兽。

  “受……受重伤了?”白俊紧张的看向冰血,焦急的问道。虽然这样看起来十分的偏向,但是如果自己好友的宝贝女儿在他这里受了重伤,就算别人不怪自己,他也会怪自己的。

  “没有,都是小伤!白俊叔叔放心吧!呵呵!”冰血突然呲着牙对着白俊嗤嗤一笑。在配上那一身的装扮,让可怜的白俊不由自主的浑身一抖,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那怎么弄成这副样子,那些血……”白俊皱着眉头,疑惑的看向冰血。这要是受的小伤,不可能有这么多血吧。

  这边的冰血依旧呲着牙笑着,刚刚回答白俊的话,突然双眸一冷,快速扫了一眼前方不远处的大树,嘴角微不可循的勾了勾,随即瞬间恢复正常,好似什么都不没有发生一般。就连白俊和洛坤几个人都没有发现冰血的异常,然而除了冰血以外,没有人发现,刚刚那颗被冰血扫了一眼的大树上方的树叶快速动了一下。

  “这些血,我们是要喝的,不过刚刚出来的时候,传送阵太颠簸了,所有都洒在身上了。本来还想带出来给白俊叔叔和导师们尝尝呢!”冰血满脸可惜的低下头,看向身前的那一大摊血渍,无奈的说道。

  “喝……喝的!”白俊脸上一僵,脸色出现了一抹惨白,眼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

  “没关系的,心齐,我们这里不是还有一些没吃完的食物吗。送给白俊阁下和导师们就可以了啊!”洛坤优雅的向前走了几步,将始终拿在手里的狮子肉递到的白俊的面前,好似此时他手里拿的是旅行礼物一般。

  “食物!”白俊猛地退后两边,胃里一阵翻滚。

  “是啊,幻境土特产。白俊阁下一定要收下啊,这可是狮子肉,很好吃的哦!”韩启明也连忙上前两步,将自己手里的生肉也放到了白俊的手里。

  “额……好!我回家烧来吃!”白俊看着手里血淋淋的生肉,嘴角不断的抽搐着,脸色越发的难看。

  “烧着吃……不要啊,白俊阁下!这狮子肉要在最新鲜的时候吃哦,而且生吃最好吃了!”叶冰熏跟着上前,也自己和洛天手里的肉也放在了白俊的手里。僵硬对着白俊笑了笑,原本洁白的牙齿,此时满是鲜红的血液,在配上嘴角两边的血渍,白俊一点都不怀疑,他们真的是吃生肉的。

  “你们……你们这段时间都吃生肉!”终于明白到底是哪里怪异的白俊,猛地抬起头看向冰血几个人,脸色更白了。

  “对啊!”冰血笑着挑了挑眉,脸上表现十分自然。

  “我记得你不是带着火舌子!”还是自己因为私心,提醒这丫头的呢。

  “带了啊,不过后来我们跳河的时候,跟着一起湿了!”冰血语气平缓淡然,结果暗夜手里那剩下的狮子肉,连同自己的一起放到了白俊的怀里。随即看向白俊,笑着说道:“好了,白俊叔叔,我们既然出来了,就是通过了考核吧。我们这就去紫级班报到了,这些特产就麻烦白俊到底交给各个老师和校长那里好了。”

  随即冰血六个人对着呆愣在原地的白俊,礼貌的弯腰行礼,随即冰血打头阵,向着前方的树林走去。

  与此同时,一阵轻风吹过,头上的树枝随风摇摆。冰血再次淡淡的扫了一眼,刚刚她看的那棵树的树顶,嘴角一勾,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

  紫级班……呵呵!

  “心齐哥哥,会有人把班级健在树林里面吗?我们现在应该还在帝婴学院里面吧!”洛天好像的看向四周,怎么都有还在雨林里的感觉。

  “呵呵,我们现在在学院的后山,也算是帝婴学院内吧!”冰血摸了摸洛天的头,温柔的说道,随即转过头看向洛坤几个人,挑了挑双眉说道:“对了,我们在出来的时候身上的禁锢就消失了,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在雨林待时间长了,突然出来都忘记要查看身体上的禁锢了。

  “对哦。我都忘记了!”洛坤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六个人站定脚步,闭眼内视。

  突然冰血第一个人睁开双眼,眼睛不由自主的抽了抽,身形一闪来到了一根大树下面,盘膝而坐。但是一挥,一个火红色的身影出现在了身边,来不及解释,冰血直接对着那个火红色的小身影说道:“小乖,护!”

  “是,主人!”小乖蹲坐在离冰血两米的地方,安全的等待了。

  就在小乖出现的一瞬间,暗夜消失在了原地,化作一道白光射向冰血右手食指上的钻石戒指,速度快到无人发觉。而洛坤、韩启明、洛天、叶冰熏四个人也找了一个地方,盘膝坐下。有小乖这只神兽在旁边,应该不会有魔兽或者是人类可以打扰到他们。

  就在五个人都坐下后,天空中突然落下了五道银光分别将五个人包裹在其中。这明显就是魔法师晋级,天地规则降临的景象嘛。

  集体晋级,而且一道光芒比一道光芒盛大,瞬间吸引了帝婴学院乃至紫级班的说有人的目光。

  整整五到银色光芒突然射向帝婴学院后山,而且其中有一道的光芒最盛,就连普罗城内的数名强者都被惊动了。

  此时在距离冰血八百米处的地方,一身黑衣的妖孽男子,双手环胸靠在树干上,看着远处那五道天地规则降下的银色光柱,对着突然出现的绿衣男子说道:“怪风,那几道光芒是怎么回事,这届的新人出来了!”

  “老大,我看到了……看到了……那五个新人从幻境中出来了!”怪风一张英俊的连满是扭曲,扶着大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你怎么好像有鬼在后面追似的,怎么了?不就是几个新人吗?”一道空灵的声音从妖孽男子的身后传出,紧接着一道灰色的身影如幽灵吧出现在妖孽男子的身边,竟然让人猜不出他到底是从什么时候站在树后面的,竟然没有一点声音。

  “怪灵,如果你见到那五个新生刚刚从幻境中出来的样子,一定会跟我一样的!”怪风深深的一口气,脑海中想到刚刚场景,胃里又是一阵翻滚。

  “你倒是说说啊,到底怎么回事?”一个轻快甜美的声音从几个人的头上发出,只见一个挥动着黑色透明羽翼的萝莉型少女,缓缓的降落在了几个人的中间,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满是天真好奇的看着怪风。

  “他们整整在幻境里面待了三个多月,而且走到了那个传说中被结界封住的树林。”怪风认真的看着几个伙伴,严肃的说道。

  “三个多月,怎么可能。连妖老大都只是在里面待了两个月而已!”怪羽萝莉的小脸上满是惊讶,指着身后的妖孽男子怪妖不敢相信的惊呼道。

  “还有呢。白俊阁下没有告诉他们带食物,你们知道他们在里面吃的什么吗?”怪风说道这里,脸上有色发白,额头微微除了一层汗水。

  能让他们怪物班的人出现这样的表情,怪妖几个人对于这六名新生越发的好奇了。

  “什么!”冰冷的声音突然从怪妖的嘴里发出,带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

  “他们出来的时候浑身是血,虽然带着伤,但是都轻伤,那些血根本不是他们的,而是他们准备用来喝的猛兽血,而且他们在里面吃的都是那些猛兽的血肉,都是生的,生吃啊!”说道这里之时,怪风再也忍不住了,扶着大树开始吐了起来,好似要把五脏六腑都吐出来一般。

  “怎么……可能,你是不是被骗了!”怪羽萝莉的小脸上满是僵硬,快速推到了怪妖的身后,看着怪风,弱弱的问着。

  “不可能,他们没有带食物,火舌也在里面湿掉了。整整三个月,不然他们怎么活着出来的,而且出来的时候……我看到他们手里还拿着……拿着没有吃完的……生肉。血淋淋的,还在滴血呢!”怪风深深的吸了口气,脸上煞白,紧接着说道:“而且……其中有一个人发现我了!”

  这时怪风再次深深的吸了口气,站在腰身,严肃的看向久违开口的怪妖老大。

  “怎么可能,只要你有心隐藏除了老大连我们都发现不了你。”怪灵空灵的声音中出现了一抹疑惑,放空的双眸快速一闪。

  “是谁?”妖孽怪妖冰冷的声音第二次响起,简单明白,没有一个字是废话。这一点倒是跟暗夜很像,但是那张妖孽般的容颜却硬生生给他减少了几分冷气。

  “是一个叫墨心齐的少年!”怪风皱着眉头,看着怪妖,肯定的点了点头:“我敢保证,她绝对发现我了!”

  这时远处森林的银色光芒已经慢慢消失,看来那五名新生晋级完成了。怪妖冷冷的看向远方,妖异的丹凤眼中划过一抹期待的神情。紧接着身形一晃,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与此同时冰冷的声音响彻在这片领域的各个角落:“怪物班所有人大殿集合!”

  而在不远处的树林内,银色光芒缓缓散去,坐在地上的几名少年眼皮微微动了一下,但是却没有一人睁开,继续巩固着体内多出来的那么多灵力。

  冰血是最先进阶完的,看着怀里的几只小兽,绝美的脸上仅限温柔的笑意,同时不厌其烦的恭喜着每一只刚刚跟自己一同晋级成功的小兽。

  “主人,小乖是七星神兽了!”小乖窝在冰血的腿上,肚皮朝上,对着冰血不断的撒娇卖萌中。

  “主人,主人。铁翼是八星了,八星了哦”铁翼小心的抱着冰血的脖子,憨憨的脸上满是讨喜的表情,不断的用那张毛统统的小脸蹭着冰血的脸颊。

  “主人,魅……魅也是七星神兽了”浑身长毛雪白毛发的小狐狸魅,满脸娇羞的窝在冰血的头上,大大的尾巴在冰血的脖子上晃动,惹得冰血娇笑连连。

  “主人,蓝弑八星,蓝弑可以飞的更快了,带主人去任何想去的地方!”蓝弑站在冰血另一边的肩膀上,严肃的表情下难掩那份惊喜的神色,郑重其事的向着冰血承诺着。

  而这次冰血进阶所带给兽兽的好处,收益最大的莫过于白泽这是有着上古白虎神兽血脉的小白虎了,竟然直接窜到了八星圣兽,不仅仅一下子升了五阶,而且还跨过了七阶的分水岭。可想而知……血脉是多么的重要,只是此时窝在冰血怀里的白泽却看不出一点开心的样子。

  “白泽怎么了?”冰血担忧的双手提气白泽的两只前爪,放在自己的面前,看着那张落寞的小老虎脸,不解的问道。

  “主人!”白泽缓缓的抬头,对着冰血弱弱的唤着,紧接着有些失望的说道:“哥哥们都是神兽了,可以帮主人打坏蛋,还可以保护主人。白泽却还是圣兽,白泽保护不了主人!”

  “笨蛋!”不等冰血说话,小乖第一个从冰血的腿上站了起来,啪的一爪子打在了白泽肉肉的屁屁上,毫不客气的骂道:“你可是除了银摄以外,血脉最好的一只兽兽了,怎么可以怎么说呢。这次晋级你可是一下子升了五级唉,我们还都只是两级的升,你还不满意啊!”

  “对啊,而且你还小,凭借着你的天赋,一定可以很快追上我们的哦。况且就算是圣阶的你,也是可以保护主人的,我们会跟你一起好好保护主人的!”铁翼用那憨憨的声音安慰着失落的白泽,明显更加的有说服力。

  看着自己相亲相爱的兽兽们,冰血的心里暖暖的,温柔的将白泽重新抱在怀里,轻轻的摸着那一身柔软的白毛,温柔的说道:“白泽,没关系的,我们是一家人,没有等级之分,永远都是一家人。互相扶持,相互守护的一家人!”

  “嗯,主人……白泽会努力的!白泽也要努力的保护主人和哥哥们!”白泽仰着小脸,圆溜溜的小眼睛中满是坚定。

  “好!”冰血笑着点点头。

  “银摄在魔蓝之戒内刚刚进阶完,正在巩固,你们也进去吧,晚点我进去看你们。他们也快好了!”

  “是,主人!”几个兽兽乖巧的进入到了魔蓝之戒内,没有任何抱怨。只要是主人说道,他们就会听,不管是什么。

  就在兽兽们消失的一瞬间,暗夜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冰血的身边,一瞬间流入出来的气息,让冰血感觉到,暗夜更强了。

  冰血笑着站起身,抬起看着暗夜,轻柔的说道:“恭喜你暗夜!”

  “少主,到大魔导师高级了!”暗夜看着冰血,冰冷的眼低带着喜悦。

  “嗯,战士也到了巅峰御剑师高级,我们的目标又进了一步!”冰血抬起头看着远方,双眸中快速闪过一抹狠厉。

  这时坐在不远的洛坤几个人也先后睁开的双眼,看到前面站着的两个人,微微一笑。

  “恭喜,坤成功成为一名天阶魔导士初级法师!恭喜了小启,魔导士高级了!”冰血看着两个,开心的恭贺着。

  然而在冰血转过头看向叶冰熏和洛天之时,顿时微微一愣,一个瞬移来到了两个人的面前:“哇,熏、小天,你们两个竟然一下子窜到了大魔法师巅峰。我想进入天阶的行列指日可待了!”

  “我们会加油的!”小天拉着冰血的小手,开心的说道。

  “嗯!”冰血点点头,随即看向洛坤几个人,双眸一挑:“好了,我们走吧!想必里面的那些人已经久等了!”

  这个时辰,已经接近正午时分。明媚的阳光洒在整个后山森林上,给整片森林披上了一层金色的衣裳。空气中带着几分闷热,但是已经熟悉雨林那种要命的温度的冰血几个人,此时正悠哉悠哉的都在这条林荫小路上,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的炎热,况且现在的他们体内的灵力早已经恢复正常,而且比进入雨林之时还要强上几分,更加不怕热了。而且就在他们晋级完成后,洛坤、韩启明、洛天、叶冰熏四个人很有默契的将手腕和脚腕上的重力炼加持到了五十倍,却已然满脸自然的走在小路上,让人看不出一丝的不适。

  六个人越往林子里面走,越发的奇怪,他们已经走了将近八百米了,可是依旧没有看到任何有人生活的迹象。心中对于即将见面的紫级班更加的好奇。

  “心齐!”洛坤走在冰血的身后侧,轻唤了她一声。

  冰血侧过头对着洛坤点了点头,紧接着说道:“还有五百米,有个阵法,你们跟在我身后,踩着我的脚步,不容有错!”

  “是!”没有任何惊讶,更加没有怀疑,五个人齐声说道,默契十足。

  刚走到冰血所说的阵法边缘,冰血顿时停下了脚步,对着身后的几个人点了点头,随即抬脚率先走进了法阵,身后的五个人排成一排,一个跟着一个,踩着前面的伙伴落脚的地方,一步不差。

  就这样,一会左边,一会右边,一会一下子迈出三米远,一会紧紧只是小夸不十几厘米,看似简单,但是却只有真正进入阵法的人才知道这个阵法的可怕和负责,走错一步,将会万劫不复。

  六个人以一种在外人看来十分怪异的姿态和步伐走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在迈出最口一脚后,四周的空气瞬间发出一阵爆裂般的扭动,六个人至始至终都保持着十分冷静的神态,淡然的看着前方。心里虽然疑惑,但是却知道这不是一个发问的好时机,但是却在同一时间提高了自身的警惕性,以防万一。

  四周的空间发生扭曲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随即一阵轻风吹来,冰血六个人眼前一亮,再一次睁开双眼后,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春意盎然的景象。

  他们此时站在一条用青草铺垫的小路上,两旁是一个个粗壮的参天大树,而且传来一声声轻快的鸟鸣,好似在歌唱着什么。小路两边种着好看的小花,在风中不停的摇摆。温暖的阳光透过层层枝叶洒向草地上,反射出点点星光。

  左边传来哗哗的流水声,清脆悦耳,一阵轻风徐过,带着几分清新的青草香和点点的花香,让人闻了身心舒畅。

  冰血六个人看着这样的美景,微微一笑,心情随之轻松了许多。

  “我们好像来到了一个世外桃源的感觉!”洛坤看了看四周,打趣的说道。

  “我怎么感觉好像来到了精灵之森”韩启明灿烂的一笑,阳光明媚。

  随即六个人顺着这条小路继续悠哉的向前走去,不到十分钟,六个人的脸上出现了几分好笑的神情。

  他们竟然看到了树屋……感情真的来到了精灵之森啊!

  原本抬头欣赏不远处那一排树屋的冰血,突然猛地转过头看向不远处的一个苍天大树,嘴角一勾露出了一抹冷笑,声音清脆带着几分不容抗拒的威压:“我们都已经走到这里了,你是不是该出来了!”

  于此同时除了暗夜以外,洛坤四个人在听到冰血的声音后,猛地转过头警惕的看向那颗安静的没有一丝异样的苍天大树。

  冰血就这样淡然的看着那颗大树冷冷的笑着,没有任何怀疑。

  整整三分钟过后,一道沉闷的声音从大树顶端传出,带着几分疑惑:“没想到你真的知道!”

  冰血看着出现在他们面前的绿衣少年,拍了拍身边暗夜的肩膀,悠然自若的说道:“不仅我知道你从我们走出阵法之时就一阵跟在我们的身后,我家暗夜也知道!有什么好奇怪的!”

  “怎么可能?如果他也发现我了,为何没有看过我藏身处一眼。”绿衣少年明显被冰血的话给震惊到了,连忙看向暗夜,然而在那双除了冰冷就是冰冷的眸子下,绿衣少年没有看出任何自己想要的答案。

  “呵呵!有什么不可能的,有谁规定发现你之时,就一定要看你一眼啊!”冰血好笑的看着满脸受大家的绿衣少年,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你真的发现我了!”绿衣少年紧紧的盯着冰血,想要从冰血的眼中看出,哪怕只有一丝慌乱也好。

  “在我们刚刚走出幻境之时,藏在不远处大树上的那个人也是你!”冰血挑了挑眉毛,肯定的语气让人不容反驳。

  “你真的知道……我靠!”绿衣少年惊讶的大叫一声,看冰血的眼神瞬间发生了变化。

  “别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我,我说过发现不难。还有紫级班不是被成为怪物班吗,你觉得能进来的我们,能正常到哪里去!”冰血看着绿衣少年,鄙夷的翻了个白眼。

  “额……这倒也是!”绿衣少年有些害羞的挠了挠头,对着冰血友好的笑了笑。

  这道让冰血几个人奇怪了。看样子这个绿衣少年还蛮好相处的,而且……有点单纯。

  “你们放心好了,只有你们通过了一会的考验,怪物班的全体人员都会完全接纳你们的,但是如果通不过考验,我们会送你们出去,就算是院长都没有权利说不!”绿衣少年微笑的看着冰血,眼中虽然还带着几分疏离,但却比刚出现的时候热情了许多。

  “看来这是紫级班的内部考验了。”冰血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轻轻的点了点头,代表身后的几个人说道:“好!没问题。请吧!”

  绿衣少年带着冰血六个人来到一个前方满是雾气的悬崖边上。站在悬崖边,绿衣少年转过头对着冰血几个人微微一笑。

  “怎么样,敢跳吗?”绿衣少年语气中带着几分挑衅的意味,看着冰血六个人挑了挑眉。

  冰血没有说不,只是笑着看向绿衣少年,挑眉,双眸中依旧淡然无波。身后的洛坤五个人表现的完全以冰血为主,只要是冰血说的,没有任何意见。

  这样的感觉,也让绿衣少年再次看了一眼这名长得过份好看,一身淡然气息的紫衣少年。好像从始至终身后的那五个人都是以她为主的,不管她说出什么的话,五个人都是以百分百的信任在支持着。这样一个人柔弱的好似一阵风都能吹跑的少年到底有这么什么样的能力,能让那五个人这般信服。

  当然绿衣少年没有任何小看冰血的意思,人不可貌相,这句话在他们怪物班的每个人身上都可以印证出来。况且能从那个幻境走出来的人,又有几个是没有能力的。况且他们在幻境中所达到的标准可是连他们这些已经是怪物班的人都不能达到的。

  当下绿衣少年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既然如此,走吧!”刚说完,绿衣少年轻轻的迈了一步,好不犹豫的跳下了悬崖。

  冰血对着几个人点了点头,随即消失在悬崖边,暗夜、洛坤、叶冰熏、韩启明、洛天五个人同时向前一步,紧随着冰血掉了下去。

  四周的景物快速飞过,疾风在耳边呼啸而过。刚刚在山崖之上,他们眼前看到的都是白茫茫的雾气,而山崖边缘有着神识无法穿透的结界,所有洛坤几个人根本不知道这个山崖到底有多高。在跳下来之后,方才感觉到,这个山崖竟然有万丈之高,而且是与地面呈九十度垂直形态的,根本连蹬脚的地方都没有,不过洛坤五个人却没有任何担忧或者惊慌出现,依旧不断的用灵力稳固着自己的身形,任由身体不断的下落。

  就在几个人快要接近悬崖半山腰的位置处,洛坤五个人同时看到了石壁上,拉着一条绿色藤锁的冰血。当下五个人脚下虚空一蹬,身体向着石壁快速冲去,一人抓住一根腾锁,稳固了自己的身形。

  六个人在石壁上相视一笑,二话不说,顺着腾锁滑了下去。

  而等到悬崖下方的绿衣少年再看到冰血六个人的身影后,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双眸中闪过一抹欣赏。

  “走吧!”

  绿衣少年带着冰血六个人穿过一片小树林,来到了一个好似广场一般的地方。

  广场右边有个几十米到的小瀑布,瀑布下方是一个可以容得下上百人的水潭,清澈见底,带着几分芳香。广场的中央是一个好似擂台一般的五米高台,后方是一个小型的三层宫殿,依旧是白色欧美风格,华丽中带着典雅的复古风。广场的左边是一个类似训练场一般的地方,上面竟然有冰血很是熟悉的木桩,木桩的下方是一片疏离的短剑,在阳光下发出阵阵寒光。木桩旁边是一片沙地,上面放着几颗两人高的铁球,然后是一个有着跑道的圆型操场,操场有四个足球场那么大,中间放着几个障碍物。在远一点还有几块明显是用来训练的场地,但是从外表看都不是用来训练魔法师的场地。不过冰血记得,紫级班内的所有人都是魔法师。想到这一点,冰血微微一笑,心中对于这个紫级班的好感到处加了许多分。

  此时广场之上空无一人,安静的只能听到哗哗的流水声和偶尔传来的鸟啼声。

  绿衣少年带着冰血六个人直接进入到了那座三层白色宫殿内,穿过几个长廊,来到一扇三米高的白色大门前。绿衣少年抬起手在大门上轻轻敲了三下,随即推开大门,转过头对着身后的冰血六个人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祝你们好运!”

  冰血笑着点了点头,跟着绿衣少年走了进去。

  六个刚刚走进大门,眼前豁然一亮,里面很简单,简单到里面只有一张椅子。椅子的后方竖立的整整二十九个人。

  身形各异,风格不同,却同样的俊俏美丽。可以说整个紫级班内的人,男俊女俏,没有一个长得平凡的。他们没有穿统一的校服,但是胸前都带着只属于他们紫级班的紫色徽章,此时除了刚刚加入的绿衣少年以外的二十八个人,都带着不同神色的目光看着冰血六个,有探究、有鄙夷、有不屑、有深思,但是却都带着好奇。

  冰血将目光看向那张唯一的椅子上,椅子上坐着一位浑身散发着冰冷寒气的黑衣男子,这位黑衣男子是这三十个人里面长得最好看的一个。好看到冰血想要用妖孽来形容他,没错就是妖孽。

  一头漆黑如墨般的长发,随即的扎在脑后,额头催着两缕长发飘荡在胸前,妖异的丹凤眼中一双水蓝色双眸,如寒冰般冷厉。高挺的鼻梁,性感的双唇紧紧的抿着。精致的黑袍包裹着那多一分不美少一分不魅的完美身材,可以让任何人为止疯狂,不分雄雌,不分男女,更加不分老少。

  冰血看着原本应该是骚态万分的妖孽男子,浑身却散发着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气,冰血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纠结,转过头看了一眼绝对不比妖孽男子长得差的暗夜,轻叹了一口气,原来这个世上还有跟他家暗夜一样的人哦。

  ------题外话------

  谢谢各位宝贝的月票和评价票,还有花花钻钻,么么么,明天更新时间依旧是晚上哦。么么

  谢谢ruru137宝贝的评价票1

  谢谢幻溟宝贝的月票3

  谢谢幻溟宝贝的评价票6

  谢谢苜蓿1宝贝的月票8

  谢谢wu1000609宝贝的月票1

  谢谢swetty宝贝的月票1

  谢谢15882048504宝贝的月票1

  谢谢huoyuzhu2009宝贝的评价票1

  谢谢fast129宝贝的月票1

  谢谢13952000386宝贝的月票1

  谢谢杨逸辰宝贝的鲜花9

  谢谢百度搜索中宝贝的钻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