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很倾城 (三百一十六)(万更)丢了喂魔兽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南傲井冷冷的转过头看向南娇儿,双眸中不带一丝感情:“自作孽,不可活!你自己招惹的事情,少来拉我!”

  “你……你放任这些人侮辱皇室尊严,你就不怕我回去禀告父皇,将你治罪!”南娇儿对着南傲井大声吼道,她就不信,这样说南傲井还能无动于衷。

  令南娇儿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南傲井冷冷看着她,就好似再看一个死人一般,声音更是冰冷刺骨:“治罪!哼!你有这个本事的话,就去告!”

  突然一道清脆的声音从前方,带着几分懒散的邪魅:“这戏该落幕了!”

  声音刚刚落下,众人瞬间唰的一下转过头,看向前方,只见那些本套在网中的人,脸上竟然没有任何慌张,淡然中带着戏谑,戏谑中带着几分让人心寒的冷冽。

  而那些围在大网外的黑衣人齐齐一愣,满脸诧异的看着这些深紫色斗篷的少年们,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不安。

  冰血冷冷的看着举到架在自己脖子上的黑衣大汉,嘴角一勾,露出一抹恶魔式冷笑,双唇微张,轻飘飘的吐出两个字:“动手!”

  这到让人发懵迷茫的两个字刚刚传入众人的耳中,只听:“唰!”的一声响,大网内突然伸出几把利剑,一瞬间将整张大网砍成碎片,在几十双诧异的目光,大网碎片纷纷飘落。

  然而这还未完,只见紫级班的众人气息瞬息一变,一个个突然地狱罗刹,不断的释放着阴冷很辣的杀气,提着各色武器快速一跃,手起刀落,快狠准,对方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便缓缓向后倒去,伴随着一片血色落入尘土。

  “你……你!”领头大汉浑身颤抖的看着冰血,此时手里的刀还架在冰血的脖子上,但是心里却已经满是绝望。

  冰血微微低下头看着脖子上的那把大刀,微微一笑,随即抬起头看着满脸惨白的领头大汉,清脆的声音好似催命符咒一般,让人通体发寒。

  “怎么?这就怕了!还从来没有人敢来威胁我们紫级班,不得不说,你真有勇气啊!”

  冰血抬脚,一步一步的向着领头大汉走去,丝毫不在意抵在脖子上的大刀,仿佛那不是是一根无力的小草,毫无杀伤力。

  “你……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领头大汉随着冰血的脚步,不断的向后退去,声音止不住的颤抖。目光越过冰血的身后,心里更是绝望了起来。他来到了三十多个人,此时除了自己,竟然没有人还站着,早在这些人破网而出的一瞬间被杀了。甚至对方的动作他们都没有看清。看着那群冷冷的站在原地,对着自己的深紫色斗篷少年们。大汉心里后悔死了,他千不该万不该拿了那个人的钱就来劫杀这群人。帝樱学院的人,怎么可能那么好杀的。而且……而且……这群紫衣少年,比想象中更恐怖。他们……他们怎么可能是一些普普通通的学生。他们……他们更像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是杀神。

  “怎么了,没有人告诉你,帝婴学院这次是紫级班全体出动吗?还敢来啊!”冰血歪着头,虽然外人看不清她的面容,但是听着她那清脆的声音,轻松的口气,如果无视掉她身后那一地的尸体的话,一定会任何发出这声音的人一定是一名天真可爱的少年,但是此时在领头大汉的眼里,却变成了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让他有种想要自刎,也不要死在她手里的冲动。不仅仅是他,后方那些黑级、蓝级班的人此时都有种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

  这时领头大汉终于听到了三个最为关键的字,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冰血,在看了看她身后的那群人,嘴巴大张,眼中带着绝望的恐惧:“紫……紫……紫级……班!你们……你们是……传说中的紫……紫级班!”

  “哈……现在才知道啊。唉……”冰血有些可惜的叹了口气,好似有些懊恼一般抚了抚帽檐,突然抬起头看着领头大汉,银铃般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愉悦的轻快,但是说出的话,却让人灵魂一颤:“去了地狱后,记得跟哪里负责投胎的管事说一声,下辈子,让你长点脑子啊!呵呵呵!”

  清脆的笑声此时落入众人的耳中竟然带着几分阴森的冷意,只见冰血突然转过身,看都不看僵硬在原地的领头大汉,转过头对着怪蒙冷声说道:“阿蒙,撕了他!”

  “是!老大!”怪蒙对着冰血微微点了点头,声音低沉带着几分好听的磁性。

  此时无论是冰血的动作声音,还是怪蒙的回答,看上去都是那般的自然,让人有种感觉,就好似冰血下达的命令不过是个极为平常,最为简单的命令罢了,而怪蒙也不过是去执行一个在正常不过的任务。

  但是……如果他们没有听错的话……刚刚紫级班老大说的是……撕了他,撕了……谁,那个领头大汉吗。

  怎么可能……

  黑级、蓝级班的所有人呆愣的看着紫级班那个高大的身形一步一步的走向那名早已僵硬在原定的领头大汉,脸色随着怪蒙的脚步越发的难看,有的女孩脸上甚至已经出现了汗水。

  当怪蒙终于走到领头大汉面前之时,黑级、蓝级班的人齐齐浑身一抖,就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他们在抖什么,好似那是来自灵魂的颤抖,让他们齐齐一震。

  只见怪蒙在众人还来不及反映之时,伸手一把掠过领头大汉手中的长刀,双手狠狠一震,大刀瞬间变成粉末,随风飘散。

  “不……”一声惨叫还来不及从领头大汉口中完成发出,只见怪蒙双手快速抓住领头大汉的两条胳膊,轻轻一扯“啪!啪!”两声,两条血淋淋的胳膊瞬间被活生生的撤了下来。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的声音冲天而出,回荡在树林上空。

  不等领头大汉混过劲儿来,怪蒙双手一伸“噗哧”一声,双手瞬间传入领头大汉胸膛,随即两手向着两边猛地一拉,整个人瞬间被撕成两边,鲜红的血液不断的从撕裂的身体中喷洒出来,却没有一滴落入怪蒙的身体。

  就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人,不到几秒钟的人便被怪蒙给撕成了两半。感觉那人在怪蒙的手里,根本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好似一块豆腐。

  残忍、狠辣、恶毒,恐怖,阴森、这几个词不断的在黑级、蓝级班的人的脑海中冲击着,二十个人傻愣愣的看着眼前的那一幕,看着躺在血波中的那被撕成两半的人,胃里不断的翻滚着,却没有人敢动一下,甚至他们的目光此时只能定在前方那摊恐怖的血肉中。

  白俊看着用水系魔法帮怪蒙清洗手上血迹的冰血,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他当然知道这丫头这么做的目的,无非就是想用这样激烈的手法让黑级、蓝级的这二十个小鬼老实一点。虽然刚刚因为南瑶儿的话,这二十几个人是绑着紫级班的人说话的,可是那也不过是因为帝樱学院的教育,让他们的脑海中都有着一个一致对外的意念。当却不是真正的向着紫级班。就算他们心是向着紫级班的人,估计以心齐那个丫头的性格,也不会相信伙伴家人以外的人。所以暴力,强悍的手段是最直接有效的。毕竟他们这里一旦有人有了外心,那么黑舞学院将会很容易找到漏洞,将歪脑筋打入他们内部,从而找机会击败他们。

  冰血放出一个水球让怪蒙清洗后,在所有人的诧异目光下,一个瞬移来到了满脸惊恐的南娇儿面前,阴冷的目光带着几分邪释的煞气,冷冷的看着浑身颤抖不已的南娇儿。素来被保护的很好的南娇儿,虽然死在她手上的人也不是没有,但是通常都是她叫别人去做的,又什么时候见过如此血腥残忍的一面,不得不说,冰血今日的行为已经在南娇儿的心里留下了一个很深很深,深到完全不可抹灭的阴影。

  “你……你……做什么?我……我可是一国公主,这里……这里这么多人看着,你……你不能……不能杀我!”此时的南娇儿完全没有了往日的高傲,再也不是那个不可一世的高贵公主。现在的她仿若被死亡包裹,压得她透不过气来。从来……从来都没有觉得死亡是如此的接近她。她怕了……这次是真的怕了,眼前的这个人……根本不是人……人不可能做到如此地步。她是恶魔……是真正的恶魔,是地狱里来的恶魔!

  冰血嘴角一勾,邪恶一笑,抬起手“啪”的一下,五指如抓狠狠的扣住南娇儿纤细的脖子,向上一提,瞬间将南娇儿整个人都提离了地面。

  冰血不理会南娇儿的挣扎,无视南娇儿越发青紫的连,冷冷的看着她,声音冰冷刺骨,丝毫没有掩饰声音中的那股阴冷杀意,带着不容抗拒的狂傲气势,将南娇儿整个笼罩在内。

  “南娇儿,以往无论你做什么,我都可以懒得理你,因为你在我眼里连根草都算不上!但是今日我最后警告你一遍,不杀你,不代表我怕你,只是不想让你的血脏了本少的手而已。从今往后如果你再做出危害到我兄弟的事情,哪怕只有伤害他们的一点心思,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本少也会亲自送你下地狱。”

  冰血话说完,看着此时已经满脸青紫的南娇儿,冷哼一声,随手向着旁边的大树一甩。

  南娇儿那娇弱的身体被冰血这么一甩,“嘭”的一声,狠狠的撞到了大树树干上。还为等她滑落到地面,只见“噗”的一下,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身体这才缓缓的滑落到地面晕死了过去,这时众人也看清了南娇儿身后的大树,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只见南娇儿身后那颗树的树干竟然已经出现了一丝裂痕,可想而知,冰血刚刚那轻轻的一甩,实际力道是有多重了。

  此时却没有任何人有心情去同情南娇儿,大多数却都觉得这都是她罪有应得,不仅仅是不顾同校学生死活,更是脑残的去招惹紫级班,虽然他们没有真正见识过紫级班的实力,但是那些关于紫级班的传言传说,却不是空穴来风。况且能被帝樱学院高层那么重视的紫级班又怎么会是好惹的。南娇儿没死,在他们看到已经算是她命大了。

  这时冰血缓缓的转过头,阴冷的目光,即使黑级、蓝级班的人看不到,但是却可以深切的感受得到,顿时齐齐一震,满脸惊恐的看着这个虽然从头到尾没有动手,但却是最可怕的紫级班老大,众人不约而同的厌了口口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明明听声音,年龄应该比他们还小,但是气势却是他们完全无法比拟的,甚至比他们见过的那些大家族中的家主气势还好恐怖。

  冰血看着那一张张满脸惊恐,最后目光扫了一眼其中咬牙极力强撑着的几个人,身上的气势收回了几分,冷声说道:“你们也看到了,我们刚刚出校门不过几天的时间。就已经遭到了一波埋伏,在下相信往后的几天,这样的埋伏会接二连三的出现,而且必定一波比一波强。谁要是怕了,那么现在可以神情回去。”

  冰血说完,淡然的看着有些纠结的黑级、蓝级班的二十个人,静静的等待他们的答案。

  “请问这位尊敬的阁下大人?为何会有人在半路劫杀我们!”那名长相清秀的少年,看着冰血,小心翼翼的问道。那语气绝对比他在家的时候对自己的家主父亲还要恭敬。

  听到这话,冰血寻着声音看过去,再看到那张满脸小心翼翼,满目谨慎恭敬还带着几分讨好的目光,嘴角一抽,冷声说道:“因为有人要对我帝婴学院不利。想要夺了我校的大陆一大学府的招牌。而最有效也是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让我们无法正常参加比赛。这样不仅可以成功难道第一学府的招牌,我们的家族也会因此而找上帝婴学院。如果这个计谋成功的话,帝婴学院最后的结果和名誉,想必不用我解释了吧!”

  听到冰血的话后,所有都震惊在了原地,甚至短时间的忘记了刚刚恐惧。所幸这些人都不是笨蛋,很快的回过神来,一个个眉头紧缩,认真的看着冰血,竟然有人敢打他们学院的主意。

  虽然他们这些人都很狂妄,有的在外更是不可一世,在家娇纵任性,但是能进入到帝婴学院,心性品性都不是真正差的人,骨子黑不过是因为这个世道,不需要善良单纯罢了。但是对于帝婴学院,他们都有着相同的感情,那里教会他们了成长,教会了他们这个世界上孤独是成为不了强者的。在那里他们找到了他们一生的伙伴,学会的团结,有的甚至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是温暖。那是一种家人给与不了的温暖。

  这样的一个地方,他们怎么会允许有人恶意破坏。况且素来骄傲的他们,又怎么会允许有人如此打他们的脸面,劫杀他们,也要看对方有没有这个本事。

  “不知阁下有何对策?”英气少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起头看向冰血,表情正色的许多。

  “怎么……不走?”冰血不回反问道。

  “外人如此瞧不起我帝婴学院,我们怎么可能放任不管。再者帝婴学院的内可以贪生怕死之辈。”

  “对,无论是谁,帝婴学院学院的名誉既然已经放到了我们的身上,那么我们必定会极力守住!”

  冰血歪着头看着那一张张坚定的表情,那一双双愤怒的目光,微微一笑,声音中也少了几分冷意:“既然如此,那么这一路上你们必须听从本少的安排,一旦有人有异心,格杀勿论。本少可不会管你们背后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家族势力。记住你!”声音中虽然少了几分冰冷,但是那突然迸发而出的狂傲气势,霸气凌人的话语,顿时让黑级、蓝级班这二十个可怜的娃们瞬间想到了眼前之人的可怕,顿时脖子不由自主的再次一缩,嘴角一抿,欲哭无泪啊!

  这人咋就变化这么大呢。人家都说女人好比天气,息怒无常。为毛这位紫级班老大也让他们觉的比女人还喜怒无常呢。

  看到众人没有任何异议,冰血转过头看了一眼白俊,再看到白俊笑着对自己点了点头。冰血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二人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白俊放手管理,一路上的一切冰血正式接手。而白俊自然也有他最重要的任务,那就是保护好他们那宝贝的小心导师,这样他们才可以无后顾之忧。

  “老大,这家伙怎么办!”不知何时跑到南娇儿身边的韩启明,用脚随意的提了提昏死在地上的南娇儿。然而也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下脚地方刚好是南娇儿那张娇嫩美艳的小脸,而且看样子力道还不轻。看的黑级、蓝级班的人纷纷嘴角一抽,倒吸一口冷气,他们算是发现了,这紫级班的人没有一个正常的。

  有几个人这时突然转过头看向南傲井,却发现身为南娇儿哥哥的他,至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甚至连多余的表情都没有,好似根本不认识地上的那个人一般。

  冰血看着地上的南娇儿,双眸一挑,随意说道:“丢在这里喂魔兽吧!”

  “啊!”黑级、蓝级班的众人齐声惊呼。

  冰血转过头看向他们,耸了耸肩膀,轻声说道:“开个玩笑吗!”

  “一点都不好笑!”众人齐呼,有些无语的看着那位紫级班的老大。

  冰血撇了撇嘴角,转头看向南傲井,轻声说道:“谁家的谁抱着吧!”

  南傲井眉头一皱,嫌弃的看了一眼南娇儿,低声说道:“我不要!”那感觉,就好似地上躺着的不是他同父妹妹,而是什么麻烦的细菌一般,让众人齐齐抽了抽嘴角。

  “那你们谁被?”冰血扫了一眼黑级、蓝级班的人。只见众人齐齐向后退了一步,将这种莫名的默契发挥的淋漓尽致。

  冰血看到这帮人的表情,顿时翻了个白眼。

  靠……又不能丢下喂魔兽,这帮人又没有背着,难道让他们紫级班的人背吗!两个字……做梦,都不用问。

  白俊看着这些人,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过头看了一眼南娇儿的班主任,挑了挑眉。

  那名被白俊盯着看的导师,嘴角一抽,顶着一张便秘的脸,轻轻向前走了一步,他对于这位高傲的公主殿下真心没啥好感,但是身为导师的他又不能不管。

  “我……”那名导师嘴里刚刚吐出第一个字,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当下这位导师的连更加扭曲了,咬咬牙硬着头皮快速说道:“我叫我的契约兽拖着南娇儿走好了,到了下个城市在找个医师给她看一下!”

  这名导师的话刚刚说完,也不去看众人的反映,单手一挥一道灰色的光芒快速从他心口处射向旁边的地面,灰色光芒落地后逐渐扩大,最后幻化出一条一米多高的灰色巨型犬,竟然是一只九阶魔兽狼牙犬。

  紧接着那名导师温柔的摸了摸狼牙犬的头,随即指着树下的南娇儿命令道:“去,驮着她!”

  只见那头狼牙犬转过头看了看地上的南娇儿,圆溜溜的眼睛中竟然十分人性化的嫌弃的瞪了一眼南娇儿,满脸不愿的转过头,不依了。

  “噗!”一个喷水声突然传来,接近这一阵爆笑声在学生中响起。

  冰血看着这戏剧化的场面,嘴角一抽,无奈的瞄了一眼南娇儿,这……算是成了一狗不理吗!

  导师满脸无力的摸了摸不愿意的狼牙犬,轻声说道:“听话,回头请你吃回锅肉!”

  狼牙犬继续扭头,不要!

  导师咬牙:“加一笼肉包子!”

  狼牙犬继续扭头,还是不要!

  导师扶额长叹:“在加一只烤全羊!这回总行了吧!”

  回锅肉、一笼肉包子、一只烤全羊。狼牙犬挣扎了,面连扭曲,僵硬的转过头看了一眼属下的南娇儿,尖尖的狗嘴张张合合,竟然有种估价的感觉。

  导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咬牙切齿的低吼:“在加一盘猪头肉!”

  狼牙犬妥协了,缓慢的走到南娇儿的身边,众人竟然看到了那头十分人性化的狼牙犬皱了皱眉头。随即狼牙犬一副英雄就义的表情,叼起南娇儿的衣领向上一甩,快速甩到了自己的背上,满脸扭曲。

  众人无语扶额,如果南叶国的皇帝陛下知道他的宝贝女儿连一只九阶魔兽狼牙犬,也就是一只狗见到都厌恶到如此地步,不知道会不会抱头抢地痛哭流涕。

  南娇儿啊,你说你做人做到这份上,还有什么意思啊!

  处理好南娇儿的事情后,众人继续上路,不过此时的气氛却比之前轻松了许多,起码黑级、蓝级班的人是这么认为的,那种莫名的压抑感少了许多,也许是因为经过了刚刚的事情,让他们觉得离紫级班的人距离近了一些,同时也不觉得紫级班的人遥不可及了。不过心里却多了一分敬重和恐惧。那是对于他们实力的敬重和对于他们残忍手段的恐惧。不过值得高兴的事情气氛融洽了许多,耳边没有了那个唧唧咋咋,盛气凌人的公主,更让他们觉得其实这次出行挺不错的。

  冰血身后始终跟着暗夜和怪妖两个人不离不弃。怪风和韩启明这两个活宝,再加上怪羽和洛天这两个小家伙,一路上嘻嘻哈哈,倒也不觉得这样上路很无聊。

  自从暗夜接受完血脉传承后,气息变得更加稳重,甚至有的时候除了冰血和怪妖两个人以外,就连紫级班的其他人都会忘记他的存在,虽然他始终走在冰血的身后,而且不知为何,众人总觉得暗夜变了,倒不是他这个人变了,而且他的气息、感觉、气势都变了。虽然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眼中,但是却多了几分邪气,而且这种邪气跟冰血和怪妖的那种邪气不同。冰血的那种邪气中蕴含着无尽的杀气和嗜血还有几分慵懒,怪妖的那种邪气里面则是包含了一些妖异,而暗夜的那种邪气是冷若冰霜的,刺骨阴寒的,同时也是黑暗的,无尽的黑暗。

  而冰血确实十分明白,那不是什么邪气,那是魔性,那是属于暗夜血脉中的魔性。她、暗夜、怪妖三人体内的魔族血脉较为纯在,所以才会时不时的流入出一些让人类感觉到诡异的气息,人类以为那是他们性质中的邪气,却不知,那不过是他们三人血脉中的魔性,因为血脉纯在,而影响到了他们的性格或者是气质气息。

  冰血找了一天晚上,大家都休息的时候,将这点讲给了暗夜和怪妖听,两个人都很自然的接受了这一点。三个人中没有任何一个人嫌弃或者厌恶这样另类的血脉,因为这是自己的父亲或者母亲传承给自己的,是他们最珍贵的东西,又怎么会嫌弃或者厌恶的。不是人类又如何,种族对于他们来说根本从不在意,只要身边的人是对的就可以了。冰血就是明白这一点,才会毫不保留的将自己知道的告诉给了暗夜和怪妖知道,她觉得他们有这个权利知道自己的事情。

  冰血带着众人在魔兽森林内机会是日夜赶路,这么多天阶高手在场带着十几个大魔法等级的人,如果连个魔兽森林中围最外圈都要慢慢的走,那么不用黑舞学院想办法黑他们,帝樱学院的名声都会被他们给丢尽了。为了不耽误时间,冰血依旧让银摄暗暗释放威压,将一些不长眼的魔兽给压回去,原本十多天的路程,冰血直接缩到了三天,便走出了中围。以他们速度走出魔兽森林再要两天的时间便可。

  这天晚上,冰血一行人已经走到了魔兽森林外围边缘,找了一块空地,下令原地扎营休息一晚,虽然他们修为都不低,但是整整三天不睡觉,紫级班人到时一个个精神抖擞,但是黑级、蓝级内的大魔法却有些吃不消了。

  草草的吃过晚餐,便一个个转进了帐篷内睡觉,最后守夜的任务也被冰血强制性揽了过来,紫级班的其他人最后听令进入到了他们的大帐篷内打坐冥想。

  “小齐!”白俊走到冰血的身边坐下,转过头温柔的看着冰血笑了笑。

  “白俊叔叔还不睡哦!”冰血抬起手将头上的帽子摘下,露出了一张绝美的容颜,虽然此时的她依旧雌雄难辨,却一点没有折损她的惊艳。

  白俊看着这张越发熟悉的绝美容颜,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温柔,隐隐约约带着几分思念,却被他极快的掩饰了下去。

  “小齐跟大嫂越来越像了,不过那双眼睛却更加像大哥!”白俊轻声叹了口气,抬起头看向天空,脸上带着几分落寞。

  “是吗,难怪……”冰血嘟着小嘴,有些抱怨的说道。

  “怎么了?”白俊低下头奇怪的看着冰血,他可不相信这丫头会因为长得像父母亲而不满。

  冰血耸了耸肩膀,有些无语的说道:“难怪上次在巫骨山脉叶家的人看到我会那么惊讶!”

  听到冰血的话,白俊顿时一愣,随即皱紧眉头,脸色也变的多了几分严肃:“小齐越到谁了?”

  冰血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白俊,却没有任何隐瞒的说道:“一个叫叶琴儿的,还有叫叶显东,还有一个老头叫叶泉宏。”虽然那个时候她魔性发狂,但是意志已然十分清楚,听到了韩家的人是这么叫叶家那三个人的。

  “是他们……”白俊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小声嘀咕了一句。

  虽然白俊的声音很小,但是以冰血的耳力自然可以听的一清二楚。冰血无所谓的撇了撇嘴角,随意的说道:“是啊!我还救了他们呢!不过我也不想救他们的,那是因为我听到韩家的人侮辱娘亲,我才出手杀了那帮人的。不然……叶家人的死活,我才不管呢!”说道这里的时候,冰血嘟着嘴,好像是一名闹别扭的小孩子,让原本有些沉闷的白俊无奈的笑了笑。

  白俊抬起头揉了揉冰血的头,轻声说道:“还好你救了他们。如果他们出事了,到时等大嫂回来了,该伤心难过了!”

  “为什么?”冰血猛地转过头,皱着眉头,满脸不解的看着白俊。

  白俊轻叹了口气,伸出修长的手指在冰血皱起的眉头上轻轻的揉了揉,轻声说道:“他们是大嫂很重要的亲人啊!”“可是他们放弃了娘亲丢弃了还是幼儿的我。如果叶家的人痛恨父亲抢走了母亲,那么大可不理会我,我不介意,但是他们却让娘亲离开叶家,不然娘亲也不会被那些人抓走!”冰血面无表情的看着白俊,胸口因为气愤而大力起伏,死死的咬着牙。这样的亲人,要她如何原谅。

  白俊看着有些激动的冰血,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过头看向天空,双眸中闪过一抹悲伤。他一直以为心齐以前的生活虽然很幸苦、很不容易,却万万没有想到她也是一直生活在仇恨怨恨中的,是他们太过疏忽了。

  对于生活的不公她可以不在乎,咬牙挺过去,变成让她变强的动力。对于那些害她家破的仇人,她已然将这股仇恨转换成让她变强的动力。但是他们却忘记了,小小的她一个人经历的那些人情冷暖,看遍那些所谓亲人的鄙视厌恶的目光,在这样的环境下她是如何独自走过来的。

  原本他再看到第一次见到心齐的时候,以外她都不在乎了。现在看到不过是将这份怨恨深深的埋藏在了心里罢了。对于叶家,对于那些将她独自丢弃的亲人,原来她是这般怨恨的。这样的怨恨竟然跟着她过了这么多年,每每想到一定很痛苦吧,可是却又要装作什么都不在乎。死死的压下去,逼迫自己忘记,这样才不会影响到修炼的心境。是这样的自制力,才可以做到这般。

  “小齐,叶家也许也是有苦衷的!”白俊有些沉闷的声音,却没有任何说服力。

  冰血冷冷的一笑,摇了摇头:“白俊叔叔,他们的苦衷就是惧怕那些抓走娘亲的人嘛!如果是这样,叶家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他们!口口声声说娘亲是叶家家主最疼爱的女儿,是她叶琴儿最喜欢的师姐,是那叶泉宏宝贝的徒弟。最后还不过是看着娘亲被抓走,而他们却都龟缩在叶家内,没有一个人为了他们心中那个最爱的女儿,最喜欢的师姐,最宝贝的徒弟出来努力一下。哪怕两个最起码的抗争都没有。娘亲为了保护我,离开叶家。可是他们呢,将还不满三岁的我一个人丢下一个最偏远的小镇,受尽欺负,多少次最后只剩下一口气。如果没有三哥哥,心齐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来这里!这就是叶家,好一个叶家!”

  “小齐!”白俊看着冰血,张着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他竟然没有任何反驳的力气。

  “白俊叔叔,叶家是娘亲的娘家,那里有生养娘亲的人,所以心齐不会去报复他们。为了他们的生养娘亲的恩情,心齐已经多次救了他叶家的人。心齐救了这些也家精英子弟已经够还这个恩情了!所以叶家的死活跟心齐再没有任何关系!对于我来说,叶家只有一个叶冰诚和一个叶冰熏,在没有其他人了!”冰血面无表情的看着远方,声音冰冷决绝,她无法对着待自己如亲女的白俊叔叔冷脸,但是心里的那跟刺,却无论如何都是除不掉的。她已经在努力的深埋,不想在被人挖出来了。

  白俊揽过冰血的肩膀,轻柔的拍了拍两下,心疼的说道:“好!你知道,无论小齐做什么样的决定,叔叔都会无条件的支持你的!”

  冰血转过头看着白俊,嘴角扯出一些弧度,眼中的冰冷褪去,轻轻的点了点头:“嗯!”

  随后白俊拍了拍冰血的头,站起身向着帐篷走去,在走到帐篷门口之时,转过头看着那个略显孤单的背影,心中一痛,抬起头看着天空,眼中带着几分幽怨,苦笑一声:大哥啊!如果你看到这样的小齐一定心疼死了吧!弟弟该怎么办呢!以前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是你来决定的,现在突然丢给弟弟我,很困难啊!大哥……我们是不是都错了,如果你知道最后苦的却是孩子,你还会那么义无反顾的离开吗!

  “暗夜,你说……我这样错了吗!”冰血仰着头看着天空,今夜的天空很美,满天繁星,一眨一眨的,月亮又圆有大。可是却让她感觉到很冷。

  “少主,暗夜不知道对错,但是暗夜知道无论少主做什么,暗夜都会跟着,无论对错!”暗夜轻轻走到冰血的身边,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声音很轻很柔。

  “暗夜,你会一直在吧!”冰血看着天空,声音有些崆峒的问着。

  “嗯,会的……一直都在。只要少主回头,就可以看到暗夜!”暗夜低着头看着怀里的人儿,冰冷的脸色划过一抹温柔。

  冰血转过头目光,看着暗夜俊美的脸,微微一笑:“嗯,不过不要回头。暗夜你要一直在我身边才行!”

  “好!一直站在少主的身边!”暗夜嘴角轻轻勾起,不知是他想笑了还是被眼前的那抹温柔笑容给引动,总之他笑的很温柔,很好看。

  冰血想到紫冥当初告诉自己的话,当下双眸一亮,看着暗夜欢快的说道:“暗夜,你的父亲或者母亲应该还在魔界吧!紫冥说,魔族的人不会那么容易死去的!”

  暗夜不甚在意的说道:“也许吧!”

  冰血晃着小脑他,满脸坚定的说道:“那等我去魔界的时候,我把那里翻过了,把他们找出来,好不好!”

  暗夜笑着点了点头:“好,只要少主喜欢!”

  父母,他没见过更加没有听说过,甚至没有一点印象!虽然有的时候会好奇,但是冷情如他,好奇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是只要她开心,把魔界翻过来,又如何!

  ------题外话------

  么么……谢谢宝贝的月票、评价票和花花钻钻!因为有亲建议说不要在文文后面说太多。猫猫就不一一感谢了!么么么……总之……猫猫爱乃们!么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