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很倾城 (三百二十一)(万更)大陆学院排位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人啊……估计是上不了台喽!”

  “上不了台了,为何?”怪风有些奇怪的看着冰血,接着说道:“我们之前不知道黑舞学院的人竟然下手那么歹毒,所以并没有坏了他们的丹元,只是将他们打成内伤,这内伤虽然一时半会好不了,不过黑舞学院的人估计不会这么容易放弃比赛,更加不会放弃得到第一学府这个机会。一定会在这三天时间里,想尽办法治好他们。怎么会上不了台?”

  冰血转过头,用那戏谑的目光看着怪羽,微微一笑:“怪羽那锤子,轮的很彻底。就算是重塑身形,三天恐怕也来不及了!”

  所有男子听到冰血的话,嘴角一抽,满头黑线的看着一脸无辜的怪羽,扶额长叹,身为男人,他们应该多少同情一下黑舞学院那几个倒霉催的。

  “好了,这三天都不要出门。免得那帮人狗急跳墙!不值当!”冰血单手背后,面容严肃的看着众人。

  “是,老大!”

  “是,墨心齐阁下!”

  众人齐呼,恭敬的低下头。

  冰血勾着嘴角点了点头,随即转过头看向怪风:“白俊阁下回来后,跟他具体说下这件事,估计此时大街上已经出了许多个版本了。这三天明里暗里一定会有更多人的来探查。明的就让导师们去对付吧,至于暗地里悄悄溜进来的,不用客气,拔光了丢出去!”

  “是,老大!”负责院内安全的怪蒙,嘴角轻轻勾起,点了点头应道。

  冰血挥了挥手转身向着三楼的房间走去,随即暗夜、怪妖几个人也跟着上去,留下怪蒙安排这三天的护卫行动。

  这次的事情白俊回到小院后并没有说什么,更加没有惩罚任何人,反倒觉得冰血他们这次做的很对,他们帝樱学园的怎么可以被人如此欺负了去。所以对于此事,他绝对是大力赞成了。而在这三天里黑舞学院也很平静,平静到仿佛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一般。

  而自从冰血下令,所有人回到房间休整后,帝樱学园的学生便在也没有出现在曲城的街道上,尽管外界的留言已经出现了无数个版本,两所学院都没有出现一个人去解释,着实让曲城内的人心痒了三天。

  转眼间三天很快便过去,今日正是大陆学院排位赛的第一天。

  天刚刚蒙蒙亮的时候,帝樱学院所暂住的小院内便整齐的站着五十几名学生,吃过早餐后,白俊便带着这些这次前来参赛的学院向着曲城的中央广场走去。

  中央广场的后方是一座呈半圆形的白色建筑,占地面积足足有几万平米,四周是城梯形的观战席位,下方设置了十几个小型擂台,最中间是一个几欠平米的大擂台。

  这次比赛分为几个形式组成,而今日所开展的不过是简单的预选赛,看似简单,但是往往这么一个简单的预选赛就会成为整个比赛胜败的主要关键。因为预选赛是以一个群体作战的形式举行,时间仅限一个小时,最后擂台上所剩下的人方可进入到下一场比赛。也就说后面的比赛,每个学院参赛学员的人数根本就是不等的。说这样的形式不公平也罢,这个世界往往就是有许多事情都是不公平的,最重要的是实力,只要你有实力,有本事在这个预选赛上让学院的人都留在擂台赛,那么下场比赛可能就会是你们学院五十个人对战另一个学院所剩下的学员,也许仅仅只有十个人,也是绝对有可能的。

  但是据说每一届大陆学院排位赛的预选赛上,最后都没有一个学院是将所有学员都留在擂台上的。倒是有许多所学院,在参加过选赛后,擂台上仅仅只剩下十几个人而已。

  冰血他们所居住的驿站距离广场不远,而且有一条路是直通广场的,不需要去大街上跟去挤来挤去。这个时候距离开赛还有几个小时的时候,冰血他们本想着一早去观察下地形,了解下规则,好拟定一个作战机会,没想到刚刚走去比赛场地,四周的看台上此时已经密密麻麻坐满了人。

  赛场外更是人山人海,及时无法进入里面观看比赛,也要在外面等待着第一个比赛的结果出来。

  不过对于这样的事情,也不用觉得惊奇,这比赛毕竟是大陆中的一大盛事,吸引而来的人自然数不胜数。曲城本地倒是没有这么多人,大多是都是从外地赶来的,而普通观众席位上的票更是千金难求。曲城的百姓进入到这里是不需要花费那么多钱来买票的,但是外地的人却要花费高价。所以每届比赛所在的城市,都会经过一场激烈的角逐才会定下来。而这次很明显是曲城的城主获胜,才得到了这么一个绝佳的赚钱机会,虽然大多数赚来的钱都要上缴到国家,毕竟曲城还是在南叶国的管辖范围内的。但是从中抽出的水分,和国家本身给的利润也够曲城城主乐歪了鼻子的。

  此时看台上还有一大块席位是空着的,想来那里是留个大陆上各大势力中前来观看比赛的使者坐的,还有就是南叶国皇室派来的人所坐的位置。

  而看台下方便是每个参赛学院学生的休息室,直通赛场中央擂台。

  白俊与小心导师走在队伍的前方,身后跟着冰血、暗夜、怪妖、在后面便是洛坤、洛天、韩启明、叶冰熏和五怪,紫级班剩下的人跟着五怪身后,接着是黑级、蓝级班的人,另外几名导师垫后,浩浩荡荡六十多个人从特殊通道走进赛场大门后,便向着他们专属的休息区走去。

  然而当帝樱学院的众人刚刚出现在看台下方之时,便引起了看台上那几万双眼睛的观众,整片赛场安静的几秒钟后,瞬间爆发出一阵嘈杂的议论声,几万张嘴,唧唧咋咋的议论声,实在是让冰血几个人懒得去分出精神力听他们在说些什么,无非就是一些这段是在曲城流传的关于他们的传言罢了。对于这样的八卦他们也没有什么心思去听,索性当做什么都没用听到,目不转睛的跟着白俊和小心导师向着休息区走去。

  还没走几步,身边便传来了一道让人听到就学觉得讨厌的声音。

  “呦,我道这是谁呢。原来是帝樱学院的啊!怎么你们还敢来参加比赛吗,原来帝樱学院的校规是用来欺骗世人的啊!”

  冰血几个人听到这个时候后,双眉齐齐一挑,缓缓的转过头过了过去,只见一群身穿黑色长袍的人在三名中年男子的带领下向着他们快步走来。显而易见这群人是那群完全不知道不要脸怎么写的黑舞学院的人。

  “见过贱的,真心没见过这么贱的!”怪风嘴角一抽,有些无奈的说道。

  “早先听说这个世上有那么一种人,特别喜欢被虐,世人都称呼他们为被虐狂,原先还以为这不过是不切实际的传闻罢了,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人啊,看来是我孤落寡闻了!”韩启明嘴角缓缓向上扬起,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淡淡的看着走过来的一群人。

  这时白俊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迎面走来的人,心中升起一抹厌烦,你说你一个导师,跟着一群学生搀和什么呢。要打要闹要玩就让他们去喽。可是现在人家导师都说话了,他总不好再将学生推出去吧,只要摇了摇头向前走了两步,对着黑舞学院的领队导师,有礼的点了点头,摆出那副招牌式温和笑容轻声说道:“原来是黑舞学院的朋友,这离开赛还有几个小时呢。没想到贵校也来的这么早啊,还真是巧呢!”

  冰血在白俊说完这句话后,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要说这里最黑的,还是眼前的这位老大啊,盯着一张温和无害的脸,笑的一脸和善。好像是这个世上最好说话的人,一开口却是一番暗损的话,却不给对方一点挑毛病的借口,真是狠啊!

  白俊这番话的意思,不就是说黑舞学院的人竟然暗中派人盯着他们帝樱学园,不然怎会这么巧,在他们都出来十来分钟,他们在一个个急忙的赶了过来,弄个巧合。这不是不要脸,还能是什么。

  “哼,怎么就兴你们帝樱学园的人来早些,我们黑舞学院的人就不可能吗!”黑舞学院的领队导师对于白俊的话,根本无力反驳,只好来个愤怒的口气,完全不讲理的话语,才能让将他们的目的掩饰过去,刚刚还有些得意的表情,此时已经逐渐便青。

  可见,白俊那张嘴的杀伤力是多么的强悍有力。

  白俊也没有拆穿他们,毕竟向他这么温和无害的人,是不会做这样无良的事情的。

  白俊只是看着黑舞学院的,大方的一点都没有介意对方无力的话语,依旧温和的笑着,轻缓的说道:“那是自然,这里可不是我们帝樱学院的地盘,又怎么会限制贵校的行动呢!”

  白俊身后的冰血听到这里再次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叔啊,咱说话能不能不要那么拐弯抹角,暗藏杀机行不。您还不如直接指着黑舞学院那群人的鼻子大吼:“靠,这里可不是你们黑舞学院的地盘,少他妈在老子面前嚣张。如果要是打架叫人,老子的帝樱学院比你们近多了,你们的人还没到,你们几个就被我们给灭了。还在这里得瑟给屁!再得瑟,老子们让你们又来无回!”叔啊,这样说不是更好,简单明了,最重要的是黑舞学院的人听得懂啊。以您老的那种方式,侄女我真怕他们根本就没有听懂什么意思。

  “哼,限制我们的行动?你们帝樱学院当然没有这个本事,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不成!”黑舞学院领队导师不屑的冷哼一声,轻蔑的看着白俊。

  这时冰血从白俊身后探出头来,一抬手将白俊身边的小心导师看似随意的推到了后面,暗夜、怪妖随即跟上,就这样几个人在外人看似随意的推动下,已经将小心导师保护在了紫级班众人的中间。但是在外人看来,他们这个样子不说是一些不将导师放在眼里的狂妄学院罢了。

  紫级班的众人自然不会理会外人的看法,他们只想着如何保护小心导师,让她的身影不要被外界注意到罢了。

  冰血双手环胸,眼睛上上小小扫了一遍对面那个一脸高傲嚣张的黑舞学院领队导师,最后满脸恍然大悟的表情,诧异的说道:“看不出来啊,原来阁下一直将自己当盘菜啊!”

  “臭小子,你说什么!”黑舞学院领队导师对着冰血大吼一声,此时脸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双目狠戾的盯着冰血,咬牙切齿满脸愤恨。

  冰血却满脸委屈的嘟着嘴,无语的说道:“这明明是阁下是自己说的,反倒是问起我这个小辈来了。莫非男人进入到中年后,耳朵便开始逐渐失聪了!”

  然而还未等黑舞学院领队导师发作,只见冰血旁边的白俊有些委屈的看着冰血,满脸无辜的说道:“小家伙,你导师我也是一名中年男子,可没有你说的那些症状哦!”

  “是是是!”冰血一脸讨好的看着白俊嬉笑道:“白俊导师自然不能比,您年轻力壮,正值壮年,又怎么会出现那种老年病呢。不会、不会、绝对不会!”

  “咳咳咳!”一阵咳嗽声从冰血、白俊的身后响起,只见帝樱学院的学生一个个低着头,双肩颤抖,明显是在憋着笑,偷着乐。

  随即帝樱学院的众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抬起头,有些同情的看着黑舞学院的领队导师。你说你没事说招惹这一大一小两个腹黑到无下限的人做什么呢,这不是没事找虐吗,果然黑舞学院的人都是被虐狂。这人啊,只要得了这种病,看了是没治了,绝对是绝症中的绝症啊。

  “你们……你们……你们帝樱学院可真是好样的啊!”黑舞学院领队导师此时的脸已经不用挤都可以滴出墨汁来了。颤抖的手指,狠狠的指着冰血和白俊两个人,嘴里的牙都快咬碎了。

  然而冰血、白俊这两个气死人不偿命的货,竟然满脸笑容的对视一眼,随即齐齐转过头看向黑舞学院的领队导师,齐齐有礼的点了点头,异口同声道:“谢谢夸奖,真是不敢当啊!”

  “噗!”一连串的喷水声瞬间从四面八方传来,原来是这下面的动静太大,而这几个人的声音也完全没有做任何掩饰,每句话看台上的观众们都听得一清二楚。

  此时每个人心里都飘着这么一句话:“黑啊,真黑!无耻啊,太无耻了!”

  黑舞学院的好些人此时已经将头低的矮矮的,就连他们都绝的他们领队导师实在是太留恋了,竟然这么一会就被帝樱学园的两个人给耍成了这样。

  而黑舞学院的领队导师在听到从看台上传来的声音后,当下脸色一僵,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这时一道阴郁的声音从那名的领队导师身后传来,带着一丝诡异的阴邪:“听说帝樱学园的校规中有这么一条,说是学院内的学生不得私自斗殴,违令者开除学籍。白俊阁下是否可以解释一下,为何那些三天前去我黑舞学院的院落,重伤我校学生的人还在参赛的队伍中呢!”这时冰血缓缓的转过头,看着那名刚从黑舞学院领队导师身后走出来的少年,双眸微微一挑,这人的气息很强,等级被隐匿起来了,看来是黑舞学院的王牌了。一脸阴邪的,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坏人一样,白面粉白,竟然还画胭脂。看到这里,冰血嘴角一抽,咽了口口水,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粉面小生。

  粉面少年看到冰血和白俊都不再说话,以为对方心虚,当下高傲的仰着下巴,轻蔑的看着帝樱学园的一群人。那天这些人竟然趁他不在,冲到他们的院子,将他们的学生重伤,害的这三天来,导师们不断地通过各种关系,寻找丹药,给他们治疗,可是伤的太重,没有四阶以上的治疗丹药根本无法让他们在短短的三天内复原。好在最后出现一个神秘人,用光明系高级治疗魔法将他们治愈,不然这次他们计划就要付之东流了。虽然他一点都不在意那些所谓的同学,这些人在他眼里不过是一群没有脑子的白痴罢了,可是单凭他一个人根本无法参加团体比赛,不然在他看来,帝樱学院那些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这大陆第一学府的名誉,将会在这一届彻底落入到他的手上。

  冰血瞟了一眼那满脸骄傲的粉面少年,微微一笑,随即转过头看向白俊,有些奇怪的问道:“白俊导师,我们学院什么时候派人去黑舞学院里面做卧底了?”

  白俊听到冰血的话,顿时眉头一皱,满脸严肃的说道:“怎么可能,我们帝樱学院素来光明正大,怎会做出这等卑鄙无耻,下流不要脸的事情呢。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然而许多人都没有注意到,在白俊说出这句话后,黑舞学院的几名导师脸色“唰”的一下又黑了几分,神情带着几分僵硬。

  只听冰血接着说道:“哦,原来没有啊!可是……”说道这里冰血缓缓的转过头看向那名粉面少年,突然神色一冷,轻声说道:“可是为何这位阁下身为黑舞学院的学生,竟然管起了我们帝樱学院内部的事情呢!难道三天前,本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黑舞学院的诸位竟然还敢说出这样的话来,就算是健忘,也不能如此快吧!”

  “哼,怎么贵校的校规原来是用来欺骗世人的喽!”粉面少年满脸讽刺的看着冰血,鄙视的一笑。

  “呵呵!”白俊微微一笑,没有半分慌张的表情,依然淡定如初,一片的和善,看着黑舞学院的众人,轻声说道:“我们学院规定的这条校规,不过是想要为那些送子女到我校学习的家长们一个保障,同时也是为了更好的约束学生门,而且学院内设置了许多个擂台,让那些想要切磋的学生们比赛用,这样可以更好的保护学院内的学生的安全。让他们知道,对于自己一切的行为与言语,都要负责到底!这才是这条校规真正的意义所在。”说道这里白俊看着黑舞学院众人的表情突然一片,双眸迸射出两道冰冷的光芒,声音中带着几分刺骨的冰冷:“而不是为了让外人用此条校规当做借口,随即欺压伤害我帝樱学院的学生。然而我帝樱学院的人也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只要我们帝樱学院存在的一天,那么那个不要命的敢来伤害他们,就要有勇气和能力来承担我帝樱学院全体师生的怒火!”

  这个时候的白俊,不是在那个温和无害的温良导师,而是一名强悍霸气凌人的强者,用他宽大的肩膀,为他的学生遮挡一切风雨。这时众人方才想到,帝樱学院最出名的不是第一学府的名声,不是那几名神秘莫测的长老,更不是优秀的教学质量,而是那疯狂到不惜玉石俱焚的护短。

  所有人都震慑在这样的强悍的威严之下,愣愣的看着那名一身白色长袍的男子,心中竟然因为这几句话,而变得异常火热,热血沸腾的起来。

  冰血微微一笑,看着白俊,心中异常的骄傲,对她有这样的导师而骄傲,对于身为帝樱学院的一份子而骄傲。转过头看着那脸色越发阴郁的粉面男子,轻蔑的一笑,冷声说道:“连事情都没搞清楚就来找我们麻烦,你们黑舞学院的人难道不仅仅有失聪的毛病,连脑子都有问题吗。三天前你们黑舞学院的副会长率领一群人恶意挑衅我们学院的刘刚五人,接着竟然还来调戏我们学院的女同学。我们去找你给个说法,你们竟然对我们喊打喊杀!你们竟然将事情做到这份上了,完全不讲任何道理,当真以为我们帝樱学院是软柿子做的不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吗!况且,前后两次都是你们先对我们动手打杀的,难道我们还有站在那里给你们杀不成,我们帝樱学院的人可不是白痴。最后你们黑舞学院的人能力不够,实力不济,打不过我们,反倒来无赖我们这些被迫反抗,正当防备的受害者。黑舞学院,你们敢不敢更无耻一些!”

  众人听到这里,纷纷将将所有的指责,训斥统统指向了黑舞学院。让黑舞学院的众人憋得险些集体吐血,内伤刚好的众人,突然觉得这个时候,他们的内伤好像更重了。

  靠……这货竟然说他们无耻!妈的……到底是谁无耻了……谁无耻了。

  他大爷的!见过无耻的,他们就从来没有见过像帝樱学院墨心齐这个人这么无耻到毫无人性的。

  虽然是他们先挑衅的没错,为的就是逼帝樱学院的人先动手,但是最后呢!就是这个无耻到毫无下限的人,带着一群人到他们的院子里,张张嘴,动动口,简单的几句话就将他们所有的计划打破,逼的他们副会长恼羞成怒,才会让他们杀了帝樱学院的这群的人。可是还没等他们要动手呢,这个人……就是这个叫墨心齐的人,竟然不要脸说他们是什么正当防备,然后一个个轮着武器就冲过来将他们黑舞学院的人一顿胖揍,最后……最后竟然还废了他们四个人,而且……而且是对于男人来说最残忍的方法被废的。

  现在竟然不要脸的说出这么一番颠倒是非,黑白颠倒的话来。

  靠……妈的……这么无耻到毫无人性的事情,这家伙是怎么做出来的!

  不等黑舞学院的众人缓过气来,只见冰血一脸愤恨表情,好似收了多大的委屈却又死死的咬着牙,坚强不屈的忍受着,颤抖着手指指着黑舞学院的一群人,大声吼道:“黑舞学院,你们给帝樱学园的耻辱,我帝樱学院一定会在擂台上正大光明的讨回来的!”随即完全不给黑舞学院任何开口的机会,转身单手一挥,朗声说道:“我们走!”

  随即冰血和白俊两个带着帝樱学院的众人雄纠纠气昂昂的走进了休息室,留下满脸漆黑,双目充血,浑身颤抖的黑舞学院众人。

  憋屈啊!从来没有过的憋屈!

  而帝樱学园的众人,则是……爽快啊!浑身爽快啊!

  黑舞学院的人最后只要双拳紧握,咬牙切齿的进到了他们的休息室。

  然而主角已经推出众人的视线,但是却没有带着刚刚的震撼,四周那一声高过一声的议论,竟然足足长达几个小时。

  就连此时几大势力的人都已经就位,预选赛即将开始,四周观众席上的人还没有从刚刚的事件中回过神来,依旧跟着身边的人唧唧咋咋的议论声。

  而刚刚走入观众席位上的各大势力的人也从中听到了一些,当下纷纷派人去打探了一番,在听到回来的人说出刚刚场下发生的一切后,每个人的脸上也呈现出了各色各样的表情,咋一看倒是十分精彩。

  这时前来参加比赛的几所学院的人纷纷从休息室内走了出来,做到了他们专属的位置上。

  无论是那所学院的人,都是统一服装,像是灵央学院则是统一的银白色魔法师长袍,而玄冰学院则是一身水蓝色长袍,凌风学院是一身青绿色长袍,黑舞学院则是一身黑色长袍。唯独帝樱学园坐在的区域内出现了两种颜色,前方坐着的三十几个人则是一身紫色劲装,后面的二十几个人是一身白色长袍,也是众人所熟悉的帝樱学院校服。

  也就因为如此的不同寻常,让众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帝樱学园内那三十几名身穿紫色劲装的学生身上。要知道他们刚刚进场的时候可是五十几个人都是统一的白色长袍的,怎么就进入休息区那么几个小时的时间,就将白色长袍校服给换掉了。

  这时一个想法突然传入到了所有人的脑海中……紫色衣服……又是帝樱学院的人,莫非……这些人就是帝樱学院内传说中的紫级班!

  “难怪你这次胸有成竹的来,笑的一脸得瑟,原来是将这些小怪物们放出来了啊!”灵央学院的院长转过头看着笑的一脸得瑟的帝樱学院院长,鄙视的翻了个白眼!

  帝樱学院院长幕随风骄傲的仰着下巴,笑的一脸欠揍样的看着自己的老兄弟,骄傲的说道:“嘿嘿……怎么样,羡慕吧!嫉妒吧!狠吧!哼……你没有!”

  灵央学院的院长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别得意,黑舞学院这次可是做足了准备,而去其他三所高校都派出了各自的底牌,就连我们学院的秘密武器也是不容小觑的!你的紫级班能不能胜出还是未知数呢!”

  “切!”帝樱学院院长幕随风毫不在意的瞪了一眼灵央学院的院长,一点都不担心的说道:“怕什么,就你们有秘密武器啊,老子也有!紫级班绝对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厉害!”

  “得瑟吧你就!”灵央学院的院长无语的看着自己的好友,笑着摇了摇头。

  而二人都感受到了从旁边射过来的那倒阴险的目光,但是却没有理会,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黑舞学院的那条毒蛇。不过不怕……这次绝对要拔掉你一颗毒牙!

  而此时下方参赛学院的席位上,每个人学院的学生都保持这一副精神抖擞的摸样,满脸认真的表情,就连交谈都是优雅万分的。这样的场景,让每个学院的院长都露出了一副欣慰的表情。但是在他们将目光再次投向帝樱学院学生所在的区域时,顿时齐齐脸色一僵,满脸无语的表情。

  这帝樱学院的人放在下方,绝对是一个灵力的存在,不是说他们那么两色的服装,而是说那群学生此时的状态。看看后面那些穿着白色正规校服的学生们,一个个精神抖擞,聚精会神的摸样,跟其他几所学院的学生比起来不差分毫。但是再看看坐在前面那群紫色劲装的三十几个人,一个个摆着各种慵懒姿态靠在椅子上,甚至还有几个已经闭上了眼睛,呼吸均匀,让人完全相信这几个小鬼根本不是来参加比赛的,而是来睡觉的!坐在最前面的那名长得最漂亮的少年竟然已经趴到身旁之人的肩膀上,睡得那叫一个香啊。

  不过在知道了这群人的身份后,此时看台上的人也不过是惊讶于他们此时的状态,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对这支队伍小瞧半分。相对那些一个个精神抖擞的学生来看,他们更加看重这支队伍,因为往往一只沉睡中的猛兽,在爆发起来之时才是最可怕的!

  这时一名身穿灰色长袍的老者缓缓的走入比赛场地,一道雄厚的声音突然打断了众人的思索,整个比赛场内瞬间安静的下来:“请大家安静,首先欢迎大家前来观看此届大陆学院排位赛。”

  “大家都知道这次的比赛时我浩瀚大陆几年一次的全大陆学院排位赛,其中的意义想必也不老朽在这里多说什么了。本次比赛与往届一样,最终获得冠军的学院将会得到浩瀚大陆第一学府的奖杯与牌匾。比赛规则与往年一样,分三场比赛,第一场是预选赛,第二场是团体赛,第三场是个人赛!”说道这里老者顿了顿,微微一笑,接着说道:“这次的评判员由大陆五大学院的院长以及南叶国皇室的贤王、佣兵工会的会长担任。”接着老者对着高台上的几个人恭敬的弯下腰鞠了一躬后,接着说道:“好了,想必现在大家已经等的不耐烦了,老朽也不在这里多废话什么了!现在我宣布比赛正式开始!”

  接下来是各大学院的导师上抽签,决定出预选赛的上台的名称。一共有三十所学院,每个学院五十人,五所学院一个擂台,一共分出六个擂台。所以预选赛绝对是一个整整两百五十的混战赛,好在这里的擂台比较大。

  此时赛场内所有的擂台都缓缓的降了下去,最后升起了一个几千平米的擂台树立在中央,整整高达五米。未免在战斗中伤到了看台上的观众,擂台四周被三成防护罩罩着。

  当白俊走回位置后,将比赛规则具体的告诉给冰血等人后,冰血听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狂汗。

  250个人的混战赛,250……这算是巧合嘛!

  不过更巧的是,这场预选赛中,大陆五所高校竟然完全没有碰撞在一起,而是被分开成五场,在不同的擂台比赛。这让冰血不得不怀疑,这签真的是巧合嘛!

  但是对于这样的事情,冰血也没有多较真,没碰上也好!五所高校就应该用真正的实力来较量一下,看看在大陆的高校界,到底谁才是老大!

  “怎么样,第一场打算怎么打?”白俊坐在冰血的身边看着那一脸慵懒的小摸样,无奈的摇了摇头。

  “虽然都是一些小学员,但是那面会出现几匹黑马!所以即使是预选赛也不能掉以轻心!”冰血慵懒的声音透过精神力快速传入帝樱学院每一位同学的耳中,看似这句话是在回答白俊,但是帝樱学院的学生都明白,冰血这是在告诉他们。

  虽然没有人回到,但是冰血知道他们都记住了!无论对方是什么人,什么样的实力,只要是战斗,都不可掉以轻心,因为有的时候看似无害的蚂蚁,也是可以把一头大象吃掉的!

  “嗯!据调查南叶国的魔法师学院和锡林国的魔法师学校这次好像都是有备而来,看来是想在这次比赛上脱胎换骨,成为大陆第六所甚至是第七所魔武综合的高校,你们的比赛是安排在第五场,正好其中就有锡林国的魔法师学校!”白俊靠着椅背上,轻声对着冰血说着。

  冰血点了点头,突然眉头一皱,转过头看向白俊问道:“我记得黑舞学院以前就是锡林国的一所魔法师学校!”

  “没错!”白俊笑着点了点头,在看到冰血那一脸沉思后,笑容更大,眼中划过一抹欣慰!

  这时冰血嘴角一勾,抬眼看向高台上的黑舞学院院长,轻声说道:“看来,这中间有猫腻啊!”

  “呵呵!也许吧!”白俊模凌两可的回答着。有些事情他不会说,更加不会给出具体的答案,而是让心齐这孩子自己去思考,去探索,去挖掘,既然当初便已经绝对放手让她自己去成长,那么无论如何他都会在穿插进去,阻碍她的成长之路。

  这时前方一声鸣响,第一场预选赛已经正式开始,第一场上擂台的便有帝樱学院的死对头黑舞学院,此时黑舞学院的五十名学院一身黑色长袍在擂台赛显得尤为乍眼。每个学员都不会仅仅只带五十名学院前来参加比赛,多少都会多带几名作为候补,而黑舞学院的人想必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在还没有开赛前就已经损失了无名大将,而用上了替补。

  这时黑舞学院的人刚一上擂台就占据了一个地理位置相当好的角落,离边缘不近,不会照成意外下台的现象,然而也不是很远,足够让其他几所学院不敢到他们后方的距离,因为只要有人进入到他们的黑方,他们后面的学生就可以利用对方离擂台边缘较近的优势三两下就把对方逼下台。

  “这黑舞学院的人还算是有脑子嘛!”怪风不屑的看着擂台上黑舞学院的人,冷哼一声。

  冰血转过头懒懒的看了一眼怪风,抬起手“啪”的一声打在了怪风的脑袋上,慵懒的声音带着几分戏谑:“黑舞学院的这个作战模式确实不错。好的东西,要知道学过来,然后让它成为自己的!”

  怪风缩了缩脖子,嘟着嘴说道:“是,老大!”

  “不过,他们这样也很却等于放弃了最后面的那十个人!”冰血有些不赞同的看着黑舞学院的学生。

  这时怪妖冰冷的声音从一旁传来,带着几分鄙夷:“黑舞学院素来这样,他们要的只是结果,从来不会在意学生的死活。学院内的学生更是经常有争斗死亡的事件发生。也养成了他们自私自利的习惯!”

  ------题外话------

  (*^__^*)嘻嘻……多谢宝贝们送给猫猫的票票和花花、钻钻哦!么么么!猫猫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