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很倾城 (三百二十五)(万更)院长告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帝樱学院学生所在的小院内,此时一片寂静。冰血带着众人回到这里后,便大门紧闭,拒绝一切来访者,四周被结界所包围,任何探子就算是大大方方站在院子里,都无法探测到阁楼内的事情。

  阁楼内的大厅,叶冰熏一身狼狈的躺在沙发上,看着面前一群满脸错愕的兄弟们,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你们干嘛这种表情啊!好像我就应该重伤不治一样!”

  洛坤狠狠的瞪了一眼,脸色红润的许多的叶冰熏,没好气的说道:“真是被你吓死了!”

  “是啊,是啊!熏哥哥,你好过分啊!”洛天嘟着嘴,皱着小眉头,不满的说着。

  叶冰熏有些无力的看着他们,轻声说道:“其实我也伤到了啊,只是没有看起来那么重而已。如果不是启明的光明元素加上小齐的丹药,我现在哪里会有这么精神啊!”

  怪风白了一眼叶冰熏,不过眼中的担忧却一点都不假,看着叶冰熏,轻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叶冰熏转过头与旁边的冰血相视一笑,接着说道:“你们忘了,我们的紫环可是有防御功能的,加上紫级战袍的防御。帮我挡下了一大半的攻击,加上我土系防御禁咒,剩下的那些攻击只是让我受了一些内伤,但却不是很严重。但是为了可以正大光明的废了黑舞学院的那四个人,只好借由这次的机会,让评判员们无法抓到我们的把柄。这样我们就可以让黑舞学院损失四个高级天阶强者!”

  “所以说……这不是你和老大事先商量好的啊!”怪羽满脸惊讶的看着叶冰熏,确实他的伤不是作假的,这些大家都知道,那样的攻击,没死已经算是奇迹了,根本不可能做到全身而退。

  叶冰熏无力的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不是,所以小齐在来到擂台后,便一直在偷偷的给我治疗。不过算是有惊无险了!”

  冰血微微一笑,看着众人轻声说道:“我也是上了擂台后,才知道熏的伤没有看起来那么严重,不过如果不尽快治疗,对于以后的修炼会有很大的伤害。但是却没有明说,要的就是可以给我们一个正当理由对付黑舞学院!毕竟之前的事情,我们都没有确切的证据。如果我们刻意报复黑舞学院,帝樱学院的名声一定会受到一些负面的影像,但是这次的理由足够了。虽然都说擂台上难免有损伤,但是却黑舞学院的黑狼这次竟然一下子就发动了一个毁灭性的攻击,虽然规则上没有规定攻击的等级,但是发出这么大攻击力的技能却是从来没有过的。单凭这一点,足够我们正大光明的动手了,而评判员也无法对我们说些什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有道理!黑舞学院最后有这个觉悟,等着我们帝樱学院疯狂的报复吧!”洛坤温和无害的笑容中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冷厉。

  紫级班众人相识一笑,脸上的表情不一,却带着一股奸诈的邪恶和冰冷的狠戾。

  没有人可以在伤了紫级班的人后,还可以逍遥快活的!

  黑级、蓝级班的人一直都默默无闻的在旁边的看着,虽然他们也有可以生死与共的伙伴,而去也是在帝樱学院内结交的,有的则是从小一起长大。但是也仅限于那一两个而已。他们在帝樱学院内也感受过团体的力量,但是像是紫级班这种团体,让他们感觉到的不仅仅是力量,还有温暖。如同家人的温暖,虽然他们每个人之间都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他们之前的情谊,却突破了这种血脉的障碍,成为了真正的一家人。

  这样的紫级班,让他们很羡慕。之前他们羡慕的是他们的能力,他们的实力。但此时此刻,他们突然发现,其实实力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他们更加羡慕三十六个人之间的感情。这是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在自身家族中永远无法找到的,亲情。

  这时门外的突然传来的一阵脚步声,听声音应该还没有进入到院子内,看样子又是来拜访的,这帮人真是不嫌烦!冰血满脸厌烦的看了一眼阁楼紧闭的大门,转过头对着洛坤看了一眼。

  洛坤会意的点了点头,站起身向着大门走去,就在洛坤打开门的上一秒,冰血快速将阁楼四周的结界撤掉。洛坤走出去没几分钟,便再次回到了阁楼大厅,脸上的笑容中带着几分无奈,看着冰血和叶冰熏说道:“是贤王叶萧津,他想见你们两个人!”

  冰血什么都没说,只是转过头看向叶冰熏,毕竟她跟叶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但是叶冰熏依然是叶家的子孙,见与不见,她还是要征求一下这位五哥的意见。

  然而叶冰熏却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耐烦的看着洛坤说道:“我跟他不熟,你又不是不知道!”

  洛坤好笑的看着叶冰熏,点了点头:“好,知道了!”随即转过身向着门外走去。

  这时门外也传来了叶萧津的声音:“洛坤阁下,我现在以一位叔叔的身份来看自己的侄子,并不是以南叶国王爷的身份来的。熏儿受了这么重的伤,你起码让我见见,如果真的没什么大事了,我也好放心!这样回去后,跟我大哥,熏儿的父亲也好有个交代啊!”

  洛坤的叶萧津,此时的他没有了在赛场上的威严霸气,表现的确实很像一名关心小辈的长辈。虽然对于墨心齐和叶冰熏还有叶家之间所发生的事情,他还不了解,但是他也知道其中的问题并不是刻意用简单的三言两语就能解开的!至于自家的伙伴都不想见的人,那么他就更不可能让他进去了。

  “抱歉,贤王!熏此时已经休息了,实在是不方便见你!”洛坤温和的语气带着几分不容拒绝的态度,但是却不会让人感觉到任何的尴尬。这也是为什么他会成为紫级班的外交员了。

  “那……我可以见见墨心齐同学吗?”叶萧津挣扎的一下,有些犹豫的看着洛坤,语气中带着几分小心翼翼。

  洛坤目光淡淡的看着叶萧津,随即笑着摇了摇头,这次则是很直接的说道:“不行,心齐不见叶家人!”

  “不见……叶家人!”叶萧津眼中带着几分失落的神情,轻轻说着这几个人,整个人好像突然没有了力气一般,再也没有了往日那个在官场上威风凛凛的王者威压,随即抬起头失望的看了一眼洛坤身后的阁楼,随即缓缓的转过头,他已经可以确定那名叫墨心齐的孩子就是他小妹的所生的孩儿,也是被他们残忍的丢在边境小镇的那个名叫小七的孩子了。他不知道这孩子为何会在这里,而去还进入了传说中的紫级班,对于她是如何修炼,如果离开了边境小镇,他这个做舅舅的竟然一无所知,想必不仅仅是他,他们整个叶家都不知道吧。

  对于墨心齐不见他,他十分理解。她确实有资格恨他们,是他们这些做长辈的无能,才会让她那么久便一个人生活了!

  洛坤看着叶萧津失落的背影,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解。随即摇了摇头,转过头向着阁楼内走去,然而在洛坤刚刚关上门,走回沙发上坐下之时,一道更为劲爆的声音突然从阁楼外传入。

  “呜呜呜……开门啊!放老头子进去啊!呜呜呜!”

  一道无比委屈的哭喊声突然透过阁楼外的结界,从门外传来,让众人顿时一愣,纷纷转过头,满脸扭曲的看向阁楼大门。

  “好像是……院长的事情!”黑级班的张磊坐在离们最近的地方,满脸纠结的转过头看着冰血,弱弱的说了一句。

  “他老人家这是在哭丧吗?”叶冰熏扶额长叹……他还没死呢!

  冰血白了一眼叶冰熏,冷声说道:“瞎说什么呢!”

  “额……”叶冰熏缩了缩脖子,满脸讨好的看着冰血,笑的一脸的灿烂,在他那张天然呆的脸上算是难得的了。语气中更是充满的讨好:“嘿嘿!小齐不生气,五哥不说,不说就是了!”

  看到这样的叶冰熏,洛坤、韩启明、五怪几个人表示深深的鄙视。

  “听说过妻奴的,今天算是开眼了,第一次看到妹奴!”

  叶冰熏满脸骄傲的瞪了几个人一眼,高傲的说道:“怎么滴,你们几个嫉妒啊!我疼妹子,我骄傲!”

  “切,你家妹子,也是我家老大!谁不疼啊!”怪风一脸坚决不服输的瞪着叶冰熏。

  两个人就在这样在沙发上瞪起眼来,毫不退让,刚刚因为叶萧津的到来而有些压抑的气氛也瞬间消散。

  此时门外的哭声的更加大了,紫级班的众人就好像没有听到一般,自家人和自家人玩了不亦乐乎。看的黑级、蓝级班的人从进入帝樱学院以来,第一次绝对……他们家的院长……真的好可怜啊!

  “那个……墨心齐阁下!院长大人他……”张磊实在是受不了耳边的那一道道撕心裂肺的哭喊啊!他怎么就那么倒霉刚好坐在离门最近的地方了呢,而且……他突然绝对好丢脸啊!门外那个真的是他无比崇拜、高风亮节、道骨仙风、英勇无比、伟大的院长大人吗。

  怎么有些破灭了呢!

  “额……”冰血转过头看向张磊,嘴角一抽,很诚实的说了一句:“啊……我忘记了。那老头还在外面哭呢!”冰血刚说完,也不管黑级、蓝级班的人满脸抽搐的表情,站起身向着大门走去,边走还边嘀咕:“真是的,这么大岁数的老头子了,天天还跟个孩子似的,也不嫌丢人。在学院丢人也就算了,现在都出来了,还这么丢人!真心是……欠教育!”

  黑级、蓝级班人瞬间风中凌乱了,这人口中说的老头,真的是他们心目中那个道骨仙风的院长大人吗!不会吧!

  就在这时,冰血走到大门旁边,双手握着门把手,用力向外一堆,“吱嘎”一声,大门快速打开,夕阳透过大门洒向大厅内,一张满是委屈,皱成了一朵菊花般的脸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顿时一片硕大的黑线,在大厅上空落下。

  只见帝樱学院院长幕随风,憋着嘴,小眼睛里面满是委屈的看着冰血,一抽一抽的,嘴里不断的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哭的那叫一个可怜啊。

  “小……”幕随风刚要开口说话,一道清脆的低吼瞬间让他将所有的话都憋了回去。

  “哭个毛线啊!憋回去,不嫌丢人是不是!”冰血没好气的白了一眼老顽童似的院长,眼角忍不住的抽搐。

  “呜……”幕随风用力的一吸,将所有的话和眼里统统憋了回去,憋了老脸一片红。

  这样子的幕随风顿时让黑级、蓝级班的几个人心生不忍,有些责怪的看向冰血,但是却不敢开口说出来,只是用那谴责的目光看着冰血的背影。

  冰血看着幕随风,无奈的摇了摇头。这老头比五行阁的那五个小老头还要让人头疼,难道人老了都这样喜欢耍宝吗。还是这老家伙年轻的时候也这样啊!还好……白俊叔叔没有继承他师父这一优良传统。

  冰血身体向着旁边一侧,适应幕随风进屋,随即再次将大门关上,外面的结界随即再次升起。

  幕随风刚进入到了阁楼大厅,第一眼看的便是靠坐在沙发上的叶冰熏,看到叶冰熏虽然脸色依旧不是很好,但也有了几分的红润,在看到紫级班的孩子们表情轻松,没有一丝异常,小心导师和白俊也都不在大厅内。当下微微舒了口气,悬着心也放了下来。

  站在幕随风背后的冰血,将幕随风眼中一连串的神情看在眼里,在看到他放心的舒了一口气后,无奈的笑了笑……这老头,真的让人又好气又好笑!

  “院长过来坐吧!没事了!”洛坤同样看到了幕随风的神色,微微一笑,温和的笑容中带着真诚的温暖,对着幕随风轻声说道。

  “恩恩!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幕随风捋了捋自己的宝贝胡子,走向洛坤旁边的沙发,同时黑级班、蓝级班的同学纷纷站起身向着幕随风恭敬的行礼问好,他们可不是无法无天的紫级班,连院长的面子都不给。

  “恩恩……好好!都坐吧!”幕随风慈爱的看着黑级、蓝级班的学生们,再次恢复了那一身道骨仙风的气质,好似之前的那个老顽童不是他一般,看的紫级班众人一阵翻白眼,鄙视不已。

  冰血走回沙发,慵懒的靠在暗夜的肩膀上,就是不去看幕随风那老头,不管幕随风如果用眼睛暗示都没有任何用处,最后干脆满脸写着“我受委屈了,快来问问我啊!”也没能得到那没良心的小鬼一点关注,最后憋着嘴,低着头,可怜兮兮的坐在沙发上玩起来的手指头。

  不仅仅是冰血,紫级班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任何想要去关心这位可怜的老人家的意思,自顾自的交谈着,完全当那张满是委屈的老脸不存在。

  最后还是黑级班某位很有良心的同学满脸纠结的看着自家院长,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额……请问,院长大人出了何事?”

  可惜幕随风仅仅只是用那满含委屈的小眼神瞄了一眼那位黑级班同学,最后再次低下头玩手指头。

  黑级班的同学嘴角一抽,好吧……他没力度,他不管了好不成吗!

  幕随风微微抬起头,憋着嘴,盯着冰血,满目控诉,就好似冰血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一般。

  冰血无奈的叹了口气,抬起头看向幕随风,嘴角一抽,轻声问道:“院长,怎么了?”好吧……她再没良心,也无法做到被自家老头这么看着,毕竟不是外人啊!

  终于听到自家小孩的关心了,幕随风顿时双眼通红,满目泪水,可怜兮兮的看着冰血,一抽泣,刚要开口,就听到怪妖的一声冷喝:“不许哭,有事说事!”

  幕随风顿时憋了回去,满脸控诉的瞪了一眼怪妖,心里是无限委屈啊:他家小孩怎么都这么不可爱,总是欺负他这个老人家,以前的那帮熊孩子是这样,现在的这帮熊孩子还是这样,他好可怜的说!

  “说!”暗夜终于忍不住了,一个冰冷的眼神射了过去,让幕随风顿时将所有的眼里都收了回去。

  接着幕随风憋着嘴,可怜兮兮的说道:“我被欺负了!老头我被欺负了!”

  一瞬间,黑级、蓝级班的人瞬间石化,一阵风飘过,一群雕塑化作了灰尘,落入尘埃。

  靠……这货……这货是假冒的吧!这老家伙怎么会是他们心目中那个高大英勇,道骨仙风的院长啊啊啊啊!

  紫级班众人同情的看了一眼被雷的里焦外嫩的黑级、蓝级班的众人,无语的摇了摇头,这些孩子的心脏承受真差!

  冰血好笑的看着好似受到了极大委屈的院长,轻声说道:“那个不要命的,敢欺负我们帝樱学院伟大的院长大人啊!”

  幕随风眉头一皱,恶狠狠的说道:“就是黑舞学院的那个老家伙,他竟然骂我!他骂我!”

  幕随风孩子气的语气让刚刚缓过神来的黑级、蓝级班的人再次风化,满脸抽搐,就差到底口吐白沫了。

  而冰血此时不仅仅是嘴角抽了,连眼角都开始跟着一抽一抽的!她好不怀疑,如同此时要是在院长室的,没有黑级、蓝级班的人,他们家这老头都能就地打个滚,来宣泄自己心中的委屈和不满。

  冰血无语的摇了摇头,可是总不能不管吧!接着叹了口气,无奈的问道:“他怎么骂您的?”

  “他……他……”幕随风老脸一红,对着冰血就开始告状:“那老家伙竟然诅咒我,他说我是老不死的,说我这么老了,早就该进棺材了!还说我家的这些孩子无耻、卑鄙、下流。出手太狠、心性狠毒、性格恶劣!”

  “还有呢!”冰血脸色突变,嘴角轻轻勾起,露出一抹冷笑。

  幕随风看到冰血变了脸,顿时心中一笑,在心里猥琐的一笑,接着说道:“他还嫉妒我这一头飘逸的长发,还有我这漂亮的胡子!还说……他总有一天让我这些宝贝胡子都变成一团黑灰!”

  什么叫添油加醋,什么叫抹黑,什么叫不讲理,看看大陆最为杰出的帝樱学院院长大人就知道了。

  冰血心里虽然知道幕随风说的这些十有*都是他自己幻想的,但是黑舞学院院长在高台上跟她家老大起了争执这点是肯定的了。她才不管她家老头说的是不是真的,就算不是真的……她也会当他是真的,敢欺负她家老头,她就让他悔不当初!

  冰血看着幕随风,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天色也不早了,院长快些回房间休息吧!放心,这仇……学生们帮您报了!黑舞学院那老鬼,真当我帝樱学院没人了,连院长您都敢如此谩骂!”

  一瞬间整个大厅中的气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便会,一股股阴冷的风不断地徘徊在众人的四周,带着一股邪恶的煞气。

  “嘿嘿,好好好!老头回去了!你们也好好休息啊!明天还有比赛!”幕随风满脸得瑟样样的站起身,甩动着宽大的衣袖,笑眯眯的离开了阁楼,向着他所住宿的城主府走去。

  冰血缓缓的站起身,懒散的伸了个懒腰,对着众人轻声说道:“好了,天也快黑了。都房间好好休息,明天一早小院集合!”

  “是,老大!”

  紫级班的众人对于冰血的冰血是绝对忠诚的,完全是他们老大指哪打哪,说跳便跳,毫不犹豫。

  “是,墨心齐阁下!”

  黑级、蓝级的班人虽然对于冰血刚刚话,心有疑惑,但是也知道他们就算问了,对方也不会告诉他们。通过这一个多月的相处,他们也多少了解了一些,对于这位紫级班老大墨心齐的话,他们还是不要多言的比较好。

  当下所有人听从冰血的命令,回到了各自各自的房间。

  白天的天气,阳光明媚,高阳普照,清风徐徐,好的不得了。然而一到了晚上,越是月黑风高,带着几分阴冷的感觉,大街上的行人早早便回到了各自的家中,紧闭门窗,太阳一落山便熄灯睡下了。而大街上那些平时会营业到半夜的商铺街摊也早早收当回家。

  此次昏暗阴冷的打劫上,空空荡荡一个人没有,今晚整个曲城格外的安静。

  就在下半夜接近凌晨三点的时候,三道黑色身影快速从驿站中飞速而出,顺着一排排阁楼的房顶,向着不远处的城主府的方向几个闪身便消失不见。

  不出三分钟的时间,三道黑色身影快速从城主府内窜出,按照原路返回了驿站,其中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不管是驿站的人,还是城主府的人,依旧安静的熟睡着。

  第二天一早,众人照例起了个大早,不过叶冰熏却被留在了阁楼休息,这次到不是冰血让的了,而是紫级班众人的宝贝导师,小心导师满脸担忧,双眸通红的看着叶冰熏,说什么都不让他去赛场了,就算是不比赛,也不可以,一定要在房间休息才行。最后冰血众人满脸笑容的将有些委屈的叶冰熏留在了阁楼,不过一同留下的还有小心导师。

  当帝樱学院的众人走入比赛场后,刚刚还一片吵杂的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齐齐投向赛场中的一群人,特别是在看到洛坤、洛天、韩启明三人之时,表情更为怪异了。

  想必是被昨天这三人狠辣残忍的手段所惊吓到了,众人是万万都没有想到,那个一脸温和无害的少年、还有那名一脸阳光灿烂,满目春风的少年,加上那位长相可爱,让所有女人都忍不住想要搂过来好好疼爱的小少年,竟然一出手就是那般的残忍血腥,残忍到跟他们的形象完全成正比。

  “兄弟,看了你们三个昨天吓到人了啊!”怪风走到洛坤和韩启明的中间,一手揽着一个人的脖子,笑的一脸戏谑。

  韩启明勾着嘴角,眼神鄙视的看着怪风,没好气的说道:“谢谢啊,那是因为他们还没有看到你用那些各种形状的风刃,从四面八方将一个活生生的给切成了几百块的样子。”

  “哈哈……好说,好说!”怪风满脸自豪的仰头大笑两声,笑的洛坤和韩启明很想从他的手臂中逃开,然后大声宣布,他们不认识这非人类!

  众人说说笑笑走到了帝樱学院的席位上。对于那些从四周投来的怪异眼神,紫级班的人表示很淡定,反正他们都已经习惯了。而黑级、蓝级班的人也从刚开始的别扭到现在的十分厚脸皮的让那些人看去吧,反正看的不是他们!

  “咦!黑舞学院的那个老鬼怎么还没有来啊!”怪风身体靠后,头枕着双手,看向高台上独独空出来的位置,奇怪的问道。

  “是啊!黑舞学院的学生都来了,他们的院长却没有来!难道是昨晚伤心过度,心脏病突发直接挂掉了!”韩启明看着高台上黑舞学院院长的位置,戏谑的一笑。

  这时一个偷偷摸摸的身影出现在高台边上,一身黑色的大斗篷将整个人包裹在内,刚走到高台边上,便一个闪身快速穿过走到做到了黑舞学院院长的位置上,引来的高台上所有人的注目和好奇的目光。看那身形是黑舞学院院长无疑了,不过他为何将自己包的跟个大黑粽子似的呢。

  “我靠,这老家伙干什么?”灵央学院的院长,满脸疑惑的看着不远处的黑舞学院院长好奇的问着。

  “谁知道呢,估计是做了什么亏心事,遭报应了!”帝樱学院院长幕随风鄙视的说了一句,那炯炯有神的眼中划过一抹狡诈的光芒。

  然而就这一道快速的光芒依旧被坐在他旁边的灵央院长抓到了,连忙伸出手一把抓住幕随风的衣袖,满脸八卦的问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你知道是不是,快说,快说啊!”

  听到灵央院长和幕随风的对话,一旁的玄冰院长和凌风院长也好奇的将头伸过来,两双眼睛铮亮铮亮的看着帝樱学院院长幕随风,等待着他的答案。

  幕随风白了三人一眼,说道:“我怎么知道,我什么都没做!”随即转过头不再看那三双铮亮铮亮的眼睛,他不过就是去找他那些可爱的孩子们告了一状而已。

  灵央院长、玄冰院长、凌风院长纷纷鄙视的瞪了一眼幕随风,在心里“呸”的了一声。

  没做,当他们是三岁小娃吗!就算是三岁小娃估计都不信,此地无银三百两!

  这时坐在看台下方的冰血,转过头对着怪风微微一笑,向着对方上方的高台挑了挑眉。

  怪风顿时脸色一喜,双眸快速闪过一抹狡诈,随即双眼紧紧的盯着高台,一道绿色的光芒从眼中快速闪过,随即一阵十分古怪的大风突然凭空出现一般,在高台上一阵乱挂。吹的高台上的众人一个措手不及,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更加没来得及做任何措施。然而那为本就心虚不已,担心被揭穿的黑舞学院院长更是完全呆愣在了原地,身体僵硬的坐在椅子上,那阵怪风来得快,去的也快。几个呼吸的功夫,便消失不见,然而好像就只有高台上挂风,其他地方竟然没有受到一丝的牵连,而去没有任何魔法元素在高台上流窜,一点都不像是有人恶意造成的,这让众人更加疑惑了。

  然而就在此时,一阵爆笑声从帝樱学院院长的口中发出,随即接二连三的爆笑声,喷水声从四面八方响起。

  只见那僵硬在座位上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黑舞学院院长,原本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此时竟然变成了一个铮亮铮亮的光头,最重要的是,那颗圆溜溜亮晶晶的光头上,不知道用什么东西画了一个四脚八叉的大绿王八在上面,看着四周有些发红的印记,很明显是有人狠劲的擦了几遍,却完全没有擦点一点。而黑舞学院院长那张原本还算是俊美的脸色,此时在额头、脸颊、鼻子、下巴上分别有一直姿态不同的王八在上面,画的活灵活现,却又其丑无比。

  此时整个赛场发出一阵剧烈的爆笑声,而看台下方的黑舞学院的众人,一个个死死的低着头,脸都已经贴到了胸口,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着。

  “老……老……老大!”怪风一手扶着冰血的肩膀,头顶在上面,浑身剧烈的颤抖着,话都说不全了。

  就连暗夜和怪妖两个人那冰冷的嘴角都微微扬起了一个弧度,满脸无奈的看着冰血。虽然昨晚他们二人是跟着冰血一起去的城主府,但是却只有冰血一个人进入到了黑舞院长的房间,而他们两个则是守在门外。所以这也是他们二人第一次见到冰血的杰作,没想到……这丫头竟然还有画画的天赋,看看的几只乌龟壳上的条纹,多么清晰。看看那乌龟的表情,多么的活灵活现,而且看着就觉得很有灵性,当然更多的是非常非常有喜感啊。

  冰血抬起手拍了拍怪风的头,轻声细语的说道:“冷静……冷静!怎么大风大浪咱没见过,现在不过是看到了一个乌龟妖而已,要学会淡定!”

  “噗!哈哈哈哈!”原本还笑的有几分含蓄的怪柔、怪羽、刘佳几个女生,在听到冰血的话后瞬间喷了出来,趴在腿上哈哈哈大笑,就连身后的庞琳,都捂着嘴,肩膀一颤一颤的!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笑的如此欢愉!

  而此时黑舞学院的院长满脸漆黑的坐在椅子上,脸色的表情已经无法形容他此时心里的愤怒了。然而最大的感觉就是丢人,有生以来,他从未如此丢人过,而且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虽然他今年也有五十多岁了,但是因为他从小天赋高,二十多岁便步入到了天阶,所以比普通人老的慢上许多,而且平时他更是保养得当,收刮了许多保养方面的丹药,以至于五十多少岁的他,至今依旧有着不到二十多岁时候的样子,这也是他一直引以为傲的事情。但是就在今日一早,当他醒过来,照例去照镜子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一直小心翼翼宝贝着的头发竟然一夜之间全都没了,那张引以为傲的脸更是被人恶意画成了这样,当时他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杀了那个人,杀了所有跟这件事有关的人。他气的将房间内所有的东西都砸个稀巴烂,但是依旧不得不来这个地方。天知道他此时多想找个没人地方,或者杀了在场的所有人。

  高台上的曲城城主,看着眼前那一发不可收拾的场面,再看看脸色难看到死的黑舞学院院长,连忙对着擂台下方的老者使了个眼神。

  老者会意的点了点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硬硬生生的将脸色那夸张的笑容给压了下去,十分鄙视自己的嘀咕一句:“这么岁数了,还那么不淡定!”

  接着老者走入赛场,大声的咳嗽两声,随即声音裹着灵力对着四周朗声说道:“大家安静,请大家安静!”

  带着一丝天阶强者威严的声音在赛场上空响起,四周算是安静了几分,不过看着每个人那强憋的表情,老者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朗声说道:“今日的团体赛现在开始,请抽签裁判抽出上台比赛的学院小组!”

  随即老者走了下去,其实他还有些话没有说出来,不是他偷懒不想说,而去他刚好面对的是高台方向,看着黑舞学院院长的那张脸,他实在是说不出话来了,憋笑憋得险些内伤,所以只好快速开赛,他好自己找个没人地方,去笑个够本!

  “咳咳!”抽签裁判同样面对着高台方向,死死的低着头,说什么都不抬头看向高台一眼,胡乱的在签筒中抽出了两张签,随即高声说道:“接下来是黑舞学院五组对战灵央学院一组!”

  听到抽签裁判的话,冰血双眉快速一挑,转过头看向洛坤问道:“一组是谁?”

  洛坤的笑容中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冰血轻声说道:“看来今日注定是黑舞学院的霉日了!灵央学院一组里面可是有那个叫夜倾尧!”

  “哦!”冰血嘴角一勾,勾出一抹恶魔式冷笑,让身边的几个人自然而然的一抖,随即满脸疑惑的看向冰血。

  “老大,夜倾尧的等级虽然很高,但是黑舞学院的人阴招可不少!你就这么肯定,那黑舞学院的人要倒大霉啊!”怪风看着冰血,眼中带着疑惑。他知道一旦他家老大露出那种恶魔式笑容,就意味着有人要倒霉了,而去这霉运可不是一般的小。通常她这样笑的话,倒霉的都是她的对手,可是现在她却为了另外一个不算熟悉的人露出这样的笑容,这才是为什么他们会感觉到奇怪的原因。

  冰血笑着看向怪风,语气十分肯定的说道:“黑舞学院的那些人就算是回炉重造,也玩不过那个黑到完全没有下限的夜倾尧。”

  “为什么?老大很了解那个人吗?”怪羽拦着冰血的胳膊,嘟着小说,有些不满的问道。

  “不是了解!”冰血笑着摇了摇头,随即转过头看向夜倾尧,接着说道:“而是在他的身后闻到了同样的味道!”

  “同样的味道?”怪妖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冰血,随即猛地扭过头,有些别扭的看着走上擂台的夜倾尧,狠狠瞪了一眼!

  突然一只冰冷的手搭在了怪妖的肩膀上,怪妖一愣,顺着手臂转过头看到的是暗夜一张冰冷的面瘫脸,怪妖的嘴角微不可寻的轻轻一抽,随即双眉一挑,意思很明显:干嘛?

  “你的情绪太大了,我都感觉到了!”暗夜冰冷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无奈,对着怪妖传音道。

  “有吗?那为什么小齐感觉不到!”怪妖同样面无表情的看着暗夜,传音道!

  “少主很聪明,天赋极高!但是对于感情,却像个婴儿,完全不懂!你这种情绪波动只会让她疑惑不解,所以省省吧,有时间你倒是可以教教少主!”暗夜冰冷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引诱的意味。

  怪妖看着暗夜的眼睛一闪,随即瞪着暗夜传音道:“你为何不教!”

  ------题外话------

  呜呜呜……月初的月票好少哦!~~~~(>_<)~~~~估计猫猫这个月跟月票榜又无缘了!那些人都太猛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