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很倾城 (三百二十七) 我给忘记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冰血满脸悲痛的仰头长叹一声,看着南列禹幽幽的说道:“王爷你不知道,我们这一路来可不平静啊!”随即冰血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看着众人满头雾水,随即冰血接着说道:“虽然现在我们手上没有什么有力的证据,但是在下觉得还是应该给王爷一个交代。我们来曲城的一路上遇到黑舞学院的疯狂暗杀,南娇儿就是在这多起暗杀中,被黑舞学院所派出的死士用毒药击伤,当时我们已经说过了,这位是南叶国的四公主殿下,但是那些人竟然十分嚣张的说,杀的就是公主,只要公主死了,那么南叶国的皇室一定会将所有的责任都怪罪在帝樱学院的身上,果然南叶国向帝樱学院开战的话,那么他们黑舞学院就可以联合锡林国在中间坐享渔翁之利。不过他们却没有想到,这次我校出赛的师生里面不仅仅有我们帝樱学院的第一导师白俊阁下,还有我们紫级班的全体学员!就因为这样,黑舞学院的人仅仅只是伤了几个人而已,并没有阴谋得逞!但是很可惜,因为我们完全没有想过黑舞学院的人会在路上埋伏我们,是我们大意了,竟然让南娇儿中了他们的毒!”冰血看着南列禹再次无奈的叹了口气,绝美的脸上带着几分自责!

  大厅内帝樱学院的所有师生满脸呆愣的看着冰血,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那表情就好似冰血突然在他们面前长出了一对又黑又大的怪兽角一般,惊秫、诧异、迷茫!

  这人竟然能将是非黑白颠倒的如此彻底,这么无耻、卑鄙、毫无人性的话她是怎么说出来的!

  她怎么可以就这样轻轻松松的将这件事推到了黑舞学院的身上,这么泯灭良心,惨无人道的话,她是怎么说出来的!

  “没想到……这件事竟然是黑舞学院做的!而去还企图挑起南叶国皇室与帝樱学院之间的战争!简直是太可恶了!”南列禹满脸怒气,咬牙切齿的说着。

  众人猛地将目光转向南列禹,齐齐嘴角一抽,满头黑线!

  “哎!”冰血轻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其实黑舞学院的野心也不过是在我们几所高校之间发展而已。但是我们万万没有想到,这里面竟然还牵扯到了南叶国与锡林国之间的战争,这次他们这样做,明显就是锡林国想要侵占南叶国的领土罢了!作为帝王,没有称霸世界的野心是完全不可能的!但是谁都知道一旦发起战争,最后倒霉的永远都是普通老百姓!这一次锡林国竟然卑鄙的想要设计南叶国与帝樱学院相残,届时他们便可以借机会发兵攻入南叶国,最后也只有南叶国的百姓受苦啊!”

  “哼!”南列禹一声冷哼,眼中带着几分肃杀的冰冷,怒气冲冲的说道:“黑舞学院与锡林国真是好毒的心肠,本王绝对不允许他们伤害我国的一名百姓!”随即南列禹站起身对着冰血双手拱起,说道:“多谢墨心齐阁下!没想到阁下如此年轻,就有了一颗维护百姓安全的善心,阁下放心,黑舞学院与锡林国的阴谋,本王一定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王爷客气了,怎么说心齐也算是南叶国的子民,维护国家利益百姓安全是分内之事!况且黑舞学院的阴谋也牵扯到了帝樱学院,在下怎么会无动于衷呢!”冰血缓缓站起身对着南列禹温和的说道,随即那张小脸上摆出一副歉意的表情,对着南列禹说道:“只是公主的毒,在下实在是无能为力,不过来的的是我已经找一位炼丹师的叔伯看过公主的毒,他虽然没有将公主的毒完全解掉,但是却减轻了许多,他说公主殿下最多一个月,便会醒过来!所以王爷不用担心!”

  南列禹听到冰血的话,心中一喜,连忙向冰血道谢:“没想到墨心齐阁下对娇儿如此照顾,真的是太感谢了!”

  “不必刻意,公主殿下毕竟是帝樱学院的学生嘛!”冰血有礼的点了点,十分谦虚的说道,接着冰血从空间戒指内拿出一枚黑色徽章交给了南列禹说道:“这是那些人在离开后掉下的,我想王爷今后会用的着!”

  “黑舞学院的徽章!”南列禹皱着眉头看着冰血手里的那枚黑色徽章,接过后,狠狠的捏在手里。

  接着两边的人说了几句客套话后,南列禹便告辞,走出的阁楼,留下一群满脸呆滞的人!

  冰血看着消失在大门外的南列禹嘴角一勾,眼中露出一抹狡诈的光芒,慵懒的坐在沙发上,跷二郎腿,环顾四周,双眉一挑,轻声说道:“喂,诸位回神了!”

  “老大,你真有才!”怪风睁着一双铮亮铮亮的眼睛,转过头看着冰血,满脸的崇拜表情,对着冰血竖起了大拇指。

  “老大,你很黑!”怪灵空灵的声音说的那叫一个真诚认真啊。

  “老大,我越来越佩服你了!”怪羽双手捧心,就差膜拜了!

  “老大,你卑鄙!”怪蒙看着冰血,表情严肃认真。

  “而且很无耻!”怪柔柔和的声音如果再说一件很文艺的事情。

  冰血满脸抽搐的看着五怪,她算是知道她在这五只心目中的形象了,要不要这样啊!

  “心齐哥哥,那个公主为何睡了这么久了,身体都完全没事啊!不用吃喝的哦!”洛天睁着一双天真无邪的眼睛,满是好奇的看着冰血。

  “额……”冰血摸了摸鼻子,她真心是不太习惯在这么一双天真无邪的眼睛前面说出这么……恶毒的话来啊:“这种迷药是我新研制出来的,南娇儿倒是成为了我这迷药的第一个试验者,看样子成效还不错!中了这种迷药的人,身体所有技能都会变慢,所以的器官都会像个痴呆一般,行动缓慢,所以南娇儿就算是昏睡一个月,身体顶多就是昏迷十来天而已,要不了她的命,但是这要的副作用还是蛮大的!”

  “什么副作用?”洛天更是好奇的看着冰血,眼中带着丝丝的崇拜。

  冰血双眉一挑,嘴角勾出一抹邪恶的笑容,接着说道:“行动上可能会有一些迟缓吧!毕竟身体技能做了那么久的痴呆,大脑也会多少有些牵连的!”

  “话说,这要还真的很适合那白痴公主呢!”洛坤戏谑的看着冰血,瞬间道出了一个亮点。

  这时怪风一个问题让众人再次将目光移到了冰血的身上。

  “老大,你早就知道皇室会有人来问南娇儿中毒的事情吗!而且早就想到了将这件事推到黑舞学院的身上啊!老大……你真是太天才了!”

  “天才个毛线啊!”冰血无语的对着怪风翻了个白眼,随即抬头望天,一脸坦然的说道:“那个啥……我忘记了!刚刚那话也是临时编出来的!”

  “噗!”

  “咳咳咳!”

  一连串的跌倒声,喷水在大厅中响起,一个个满头黑线的看着那个各种强大的人,嘴角一阵猛抽!

  这个人已经黑到了比无底洞还要黑的境界了!完全没有下限,随口就来啊!

  三天的休整时间,在修炼中很快便过去了,冰血再次睁开双眼之时,已经三天后的早晨,众人在一楼餐厅中吃过早餐后便浩浩荡荡的走向了比赛场。

  帝樱学院一行在进入赛场后,再一次引来了一片喧哗,震撼程度比之前的几天更为壮观。对此,帝樱学院的一行人表示十分淡定,慢悠悠的晃到了席位上,等待着单人赛的开场。

  “团体赛的积分我们学院和灵央、黑舞打了个平手,不过因为预选赛上,我们比他们多出了十分,现在胜利的依旧是我们帝樱学院,不过我希望各位不要自满,灵央、黑舞还有许多高手未成真正的显露出来,所以我要求每个出赛的人不管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对手必须时刻保持高度的警惕性,不可以轻视任何一个对手,就算对方的等级我们的人低也要认为我们就算必胜的!不要最后一秒,谁都不可以放松下来!”冰血清冷的声音传入帝樱学院所有参赛学员的脑海中,让所有人的精神为之一振。

  “是,老大!”众人异口同声,脸色带着几分认真的神情。

  冰血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这次的单人赛依旧是抽签的形式,每个人学院出赛十名学员,最后依旧是按照积分的形式选出前六名学院,作为比赛的总决赛。我们参加单人赛的有我、暗夜、怪妖、洛坤、韩启明、怪羽、怪灵、怪风、怪柔、怪蒙!有人有意见吗?”

  冰血问道这里是,绕过紫级班的众人看向南傲井,在他看来,这个人虽然一路走来都没有说过几句话,总是默默无闻的,但是在黑级、蓝级班这二十几个当中充当的确实一个领头人的角色。

  南傲井完全没有想到冰血竟然会询问他的意见,快速回过神来,微微一笑,摇了摇头:“我们没有任何意见,这次比赛我们黑级、蓝级班的人本就是作为替补队员来的,能学到了这么东西已经很满足了,况且我相信紫级班的同学上台比赛会比我们有优势得多!而且我相信你!”

  冰血笑着点了点头,确实南傲井的改变让她也有惊讶,不仅仅在叶冰熏受伤的时候,直接站到他们这边,对着皇室的人宣布自己的身份和立场,在曲城内与皇室成员多次的接触,他从未将自己当做过皇室里面的人,在这里他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帝樱学院的学生。

  想必皇室给他的那些伤痛和失望也是他改变的一个重要原因吧。

  不多时,赛场上的裁判员便开始了第一次的抽签,依旧是透明抽签筒,但是里面的签较比之前明显少了许多!“哗啦啦”的签纸滚动的声音带动着许多人的心疼,此时不仅仅是擂台下的学院,就连观众席上的人也提着一颗紧张的心,看着抽签裁判伸进透明抽签筒内的签,眼中不眨一下。

  终于裁判不在折磨众人那颗脆弱的心脏,缓缓的从签筒中抽出两支小小的签,快速打开手中签,众人只见裁判的脸上突然发生了一阵扭曲,那双不大的眼睛中快速划过一抹负责的神情,有同情、有无奈、有担忧、最后化作一声长叹,开口念道:“大陆学院排位赛单人赛第一组,帝樱学院墨心齐对战黑舞学院张谦。”

  冰血听到这话后,微微一挑眉,转过头对着暗夜说道:“我很吓人吗?那裁判干嘛一副纠结的要死的表情啊!”

  “他可能面部神经除了毛病,少主不用理会!”暗夜用那标准的面瘫脸说出了一句让人喷饭的话,一排黑线瞬间在二人身后的上空落下。

  冰血点了点头,懒散的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后,身形一动,快速消失在原地。再一看此时的冰血已经安稳的站在了擂台上。

  这时一个犹如蜗牛般的身影慢吞吞的黑色身影从擂台上一步一步,好似双脚有千金重一般,爬上擂台,在看到冰血之时,浑身止不住的颤抖,手里的法杖险些掉在地上。

  冰血看着经过了长达五分钟的时间,才走上擂台的男子,嘴角一勾,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

  “碰”的一声,刚刚走上擂台的黑舞学院男子在冰血这一笑下,一屁股走到了地上,满脸哭丧的看着冰血,脸色一片惨白。

  这时裁判一声哨响,比赛正式开始,然而这名裁判瞬间原来的擂台,直接贴在了高墙的墙根地,那速度估计是他此生最快的速度了。

  冰血满脸戏谑的看着坐在擂台边缘,浑身颤抖的男子,随即单手一挥一根黑色的法杖凭空出现在手中,顿时一阵倒吸声从四周传来。

  冰血满脸无语转过头看了看手中的法杖。这根法杖虽然十分诡异,但是单从外形上来看,十分的普通,普通到完全不起眼,只要是不释放杀气,这根法杖顶端的黑色水晶就不会发出血红色的光芒,所以此时的黑色法杖根本就是一根看上去完全没用的棒子,这群人在惊讶什么。

  冰血却不知,就是因为这根像普通棒子的黑色法杖,才让众人惊秫。

  冰血随意的挥动手中的法杖,抬脚向着黑舞学院男子优哉游哉的走了过去,每走一步,男子的脸色就难看几分,最后干脆满头大汗,滴滴汗水不断的顺着脸颊滑落。

  “喂,你再怕什么?比赛开始了,站起来啊!”冰血突然停下来的脚步,满脸鄙视的看着男人,声音中带着几分不耐。她真有些担心,在这样走下去,还没等开打呢,黑舞学院的这个人先被自己吓死了。

  然而黑舞学院的男子在听到冰血的话后,顿时脸色一片紫青,呼吸更加不顺了,身上颤动的更加厉害,双手抬起混乱的对着冰血比划,疯狂的大吼道:“不要……不要!我不要被打,不要被打!我不打了,我不打了!”

  一声高过一声的吼叫从黑舞学院的男子口中发出,此时的那名男子已经完全崩溃了,整个脑子里面只剩下了冰血挥动手中黑色法杖狠狠的敲他同学的头和身体的景象,越想越恐怖!身体不断的向后挪动,双手挡在头的前面慌乱的挥动着。随即“砰”的声音,男子狠狠的踹到了擂台下方,浑身抽搐不已,满脸铁青,口吐白沫,跟发了羊癫疯一样。

  冰血这是满脸错愕的站在擂台上,胳膊还保持着挥动法杖的动作,嘴角一抽一抽的!

  靠……老子还没打呢,怎么就给吓过去了!这……这……这也太丢了吧,况且这次她是想使用魔法的,不然她拿法杖干嘛。

  哎!好在此时没有人知道冰血心中所想,不然非跟着黑舞学院的那名男子一起发羊癫疯不可!

  但是在众人集体发羊癫疯之前,一定会对着冰血撕心裂肺的大吼一声:靠,你拿法杖干嘛。你说你拿法杖干嘛。你手里的那根是普通法杖吗,是吗!哪个魔法师不将自己的法杖当儿子一样宝贝着,哪像你啊!那法杖当棍子用,而且是用来打人的!

  “裁判,这算什么啊?”冰血举着手里的黑色法杖指着都快将自己镶进墙里的裁判大吼一声。

  冰血这一吼吓得裁判浑身一哆嗦,连忙转过头看向冰血,快速高喊道:“额……帝樱……帝樱学院墨心齐胜!”

  “额……”冰血嘴角一抽,满脸无语的收起了手中的法杖,最后在看了一眼擂台下方口吐白沫,满脸铁青,不断的翻着白眼的黑舞学院男子,满是无奈的说了一句:“无聊!”

  随即冰血身形再次一闪,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前后上台不过十分钟的时间,就这样结束了一场比赛!

  “啧啧啧……还真是丢人啊!”灵央学院的院长侧过身子,瞟了一眼满脸漆黑的黑舞学院院长,幸灾乐祸的说道。

  “哼,谁胜谁负还是给未知数,你们不要得意的太早!”黑舞学院的院长满脸狰狞的看了一眼灵央院长和帝樱学院院长,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们发现内,黑舞这老鬼从比赛开始那脸色就么正常过!”

  ------题外话------

  ~~~~(>_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