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很倾城 (三百三十二)(万更)血儿,我来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冰血面无表情,不断地挥动着手中的火红色长鞭,不断的抽到在薛力的身上,任凭薛力在擂台上痛苦的翻滚,浑身被火元素拟态形成的长鞭抽出一道道烧焦的鞭痕,就连空气中都开始飘散一股生肉被烧焦的味道。地上甚至没有一点鲜血,因为那些鲜血没等从薛力的身体上流出便已经被烧干!

  冰血居高临下的看着擂台上的薛力,冷冷一笑,单手一挥,手中火红长鞭瞬间化作点点火星消失不见,清脆的声音中带着几分邪恶的凶残:“这一个三百六七鞭,是你当初抽在启明身上的。”

  冰血的声音刚落,便引来了众人一片倒吸气声,他们完全没有想到,此时擂台上空的冰血竟然是在给她的伙伴报仇,并且记下了当初薛力抽在韩启明身上的鞭子数量,将其全数还给了薛力。

  然而这还没有完,只见冰血再次单手一挥,手中水蓝色光芒迸发而出,一条水鞭出现在手中,冰血看着擂台上缓缓抬起头来的薛力,双眼微微眯起,眼中闪过一抹阴冷的光芒,冷声说道:“接下来将会是你该偿还的所有利息,伤我伙伴一分,我将十倍回报给你!”

  说完,还未等薛力做出任何反应,冰血扬起手中水鞭,快速挥下,那让人心惊肉跳的“啪啪啪”声再次响起,带着道道蓝色光辉在擂台上不断地废物着。

  有些眼尖的人很快注意到了,冰血每挥下一鞭子都会抽在薛力身上刚刚留下的焦黑鞭痕。刚刚才受过烈火灼烧一般火辣的鞭痕此时在被水系鞭子抽打,冰火两重天的滋味,想想都觉得浑身疼。

  而薛力此时已经无力嚎叫,毫无力气的躺在擂台上任由冰血一鞭子一鞭子的抽在身上,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然而当冰血落下最后一鞭子后,薛力此时已经是掉着一口气的状态了,浑身上下包裹头上、脸上没有一点好地方,整个人此时已经被冰血完全毁掉了,因为冰血那一鞭子一鞭子抽的不仅仅是他身上的皮肉,薛力身上所有的筋脉,骨骼在冰血手中的鞭子下已经完全破碎。这还不是最重的,他完全不知道冰血到底用的是什么方法,但是他却明显的感受到了,每当鞭子落在身上的时候,他都有一种不仅仅是身子被抽到,还有灵魂,而灵魂是直接联系着精神力的,所以此时的薛力,精神力已经完全萎靡,剩下的竟然还抵一名刚刚出生的婴儿。

  薛力平躺在擂台上,双眼涣散的看着冰血,眼前的景色完全模糊的起来,就连冰血的脸他都已经看不清了。嘴角缓缓的勾起一抹苦涩的笑容。他的努力在这也人的面前竟然如此的不堪,那么他用了那么大的代价所得到的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你……很强!”薛力用沙哑虚弱的声音对着此时已经站在自己身边的冰血轻声说着,此时他所发出的声音已经小到冰血能听到了。

  “你这样做……值得吗!”冰血面无表情的而看着薛力,不知道为什么,在刚刚看到薛力那抹苦涩的笑容之时,心中对于薛力的怒气竟然一下子小了对多。对于敌人她从来没有过这么大的情绪变化,她承认来到这个世界后,她变化很大,但是对于敌人有了这样的变化,还是第一次。

  薛力听到冰血的话,再次苦涩的一笑,涣散的双眸中出现了一抹自嘲,轻声说道:“值得吗!我也不知道!我只想引起那个人的注意而已,为了这点,我听他的话,哪怕付出生命也想达成他的愿望。可是最后……我还是失败了,不仅仅命没了,连他的希望都毁了!”

  冰血眉头一皱,看着薛力的眼中闪过一抹迷茫和不解,声音中带着几分诧异说道:“你说的那个人是黑舞院长,也是你的父亲!”

  薛力轻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你真是聪明的让人恐惧!这件事可是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没想到也被你看出来的,包裹我实力的秘密。在黑舞人人都说我神秘的可怕,却不曾想,在这个大陆上还有一个你。根你一比,我输了,输的很惨!”

  冰血抬起头看了一眼高台上的黑舞院长,再次皱了皱眉头,低下头看着薛力,不满的说道:“他不配做你父亲!父亲……不应该这样的!”

  父亲怎么可能是这样的!让自己的孩子用生命为代价,只为了成全自己的野心。看着自己的孩子离死亡越来越近,一心想的却是如何称霸,这样的人,怎么会配称父亲呢!

  薛力呼吸越来越急促,费力的抬起头看向高台,但是此时的他已经无法看清自己父亲的脸了,但是心中却十分的清楚,此时的父亲脸上有的不过是失望,对自己的失望。还有对墨心齐的愤怒憎恨。他已经不再奢望,父亲在看向自己的时候脸上会出现慈爱和温柔了。从出现到现在,哪怕一丝都没有过,这个时候他又怎么会去奢望呢。

  “后悔吗!”冰血冷声问着薛力。

  薛力勉强的笑了笑,轻轻摇了摇头:“他是我父亲,无论如何他都是,这是永远改变不了。哪怕我对于他来说只是很有利用价值罢了。即使这样,他还是我父亲!”

  随即薛力看向冰血,脸上出现了一抹羡慕的表情,落寞的说道:“其实……我很羡慕你。你……一定很幸福吧!”

  “对!”冰血坚定的说道:“我很幸福!”

  “希望……你一直幸福下去!”薛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蔚蓝的天空微微一笑,轻声说道:“你说的没错,我动用了秘法将灵魂变强大,这样不仅仅改变了精神力还改变了我的天赋。但是不值得为什么,秘法中途失败,我并没有将那只妖兽的灵魂完全炼化,导致妖兽一半的灵魂留在体内。不过刚刚你已经将妖兽的灵魂完全打散了!多少年了,好久没有这种轻松的感觉了,好久没有感受到灵魂自由的感觉了。真的……好轻松!天真蓝,真美,有多久没有看过了!”

  冰血歪头看着薛力,眉头紧皱,有些迷茫的说道:“人类的感情真复杂!”

  “能不能帮个忙?”薛力转过头看着冰血,轻声问道。

  “什么?”冰血挑了挑眉,问道。

  薛力呼吸有些不畅,连连呼出几口气,接着说道:“杀了我!”

  冰血定定的看着薛力几秒钟后,轻声说道:“擂台上不能杀人,你不会不知道吧!”

  薛力轻叹口气,苦涩的说道:“我用的禁术是这个大陆所不容的,你杀了我!没有人会说什么的!”

  冰血皱着眉头转过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白俊,在看到白俊轻轻点了点头,犹豫的了一下,看着薛力:“你确定!”

  薛力微微一笑,说道:“紫级班老大可不是这么婆婆妈妈的啊!死在你手里,也许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值的一件事了!”

  “好!我给你个痛快!”冰血说完,再次看了一眼高台上的黑舞院长。此时擂台四周的结界已经落下了,以黑舞院长的实力不可能听不到她和薛力的对话,此时依旧无动于衷。她不知道为何会有这样的父亲,但是她还是觉得这个人真的不配。

  突然她觉得薛力很悲哀,她不会同情他,只是觉得他这一生很悲哀而已。既然如此,作为对手,送他一程又如何呢!

  接着冰血对着薛力单手一挥,没有任何元素之力出现,没有任何波动,冰血这一挥就好似仅仅只是她随意的一个动作罢了。但是擂台上的薛力却突然垂下了头,双眼紧闭,瞬间没了呼吸。但是此时的他,脸上却带着从未有过的安详。

  随即冰血转过身对着表情有些呆滞的裁判冷声说道:“好好安葬他!”随即也不管裁判同不同意,转身走向了帝樱学院的席位。

  而被冰血一道满是命令语气所有惊呆住的裁判也缓缓的回过神来,僵硬的转过头看了看擂台上的薛力,嘴角一抽,随即快速转过头看向冰血的背影,大声应道:“是!”

  虽然连裁判自己也不知道他为何会对于小少年的话如此言听计从,但是就在刚刚冰血看向自己的身后,身上迸发而出的那股王者之势力,让他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心思,只想臣服,听令行事。

  这一届的大陆排位赛就这样结束了,高台下方的积分记录牌上,明确的标注着所有学院的积分情况,最上方的那个名字是那般的耀眼。

  帝樱学院!

  没有人对此有任何异议!帝樱学院的实力,紫级班的实力他们都看在眼里,放眼整个大陆,估计再也找不出比紫级班内的这些孩子更强的年轻人了吧!

  然而培养出来紫级班的帝樱学院,第一学府这个名誉,他们自然当之无愧。

  就算此时有人心里不服气,估计也不敢跳出来了。要知道紫级班最让人难忘的可不是他们的天赋,而是他们魔武双修的逆天实力和那心狠手辣的手段。

  这时一直坐在高台上的老者飞身而下,站立在擂台上,环顾看了一眼看台上的众人,微微一笑,朗声说道:“请大家安静。此界大陆学院排位赛的所有比赛已经全部结束,积分板上的各校积分众人已经看到了,那么老夫也不再废话,现在老夫再次正式宣布,此界大陆学院排位赛冠军学院是帝樱学院!”

  老者的话语刚落,一阵欢呼声从四面八方响起,带着一股热烈的高氵朝,不断地冲上天际。

  “帝樱!帝樱!帝樱!”一声一声的高呼传遍整个广场上空,所有人都激动的站起身高呼着这两个字。帝樱学院的盛景再次被推上了一个高氵朝。

  而身为帝樱学院的学生此时人人脸上都带着骄傲、自豪的笑容,站起身笑着看向四周的看台上的人,随即对着高台帝樱学院院长的方向,齐齐弯下腰,鞠躬。这是他们身为学生给老师的敬意,即使老头不是他们的导师不是他们的师傅,但是却永远都是他们的院长,而他们的身上也永远带着帝樱学院学生的这一光辉耀眼的牌子。

  这时擂台上的老者双手抬起轻轻向下压了压,四周的声音逐渐小了下来,接着朗声说道:“现在请帝樱学院的代表上台,接受颁奖!”

  老者的声音落下,所有人的目光齐齐看向冰血,看的冰血微微一愣,嘴角一抽。

  “去吧!”小心导师温柔的看着冰血,轻柔的拍了拍冰血的手,轻声说道。

  “哦!”冰血无奈的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兄弟们,微微一笑,随即飞身而起,轻巧的落在了擂台上的老者身边。

  这时身为曲城的城主大人手里举着一座华丽的奖杯走上擂台,对着冰血温柔的一笑:“恭喜你,紫级班果然名不虚传!”

  “多谢城主阁下!”冰血有礼的点了点头,接过那座向着他们帝樱学院名誉的奖杯,嘴角一勾,露出一抹骄傲的笑容。

  冰血手握着奖杯底座,转过头看向站在擂台下方的兄弟们,一手举起奖杯,高喊一声:“帝樱学院!”

  “第一学府,无可取代!”帝樱学院学生一同高举右拳,齐声大呼。带着一股冲天之势,带着热血的青春,震撼人心,震撼天下。

  这时四周的人,无论是看台上的观众,还是赛场的学生共同站起身,一阵热烈的掌声响起,那是给这些孩子的鼓励和欣赏。

  “哈哈哈!”一阵爽朗的笑容从高台上帝樱学院院长的口中发出,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上此时依旧扭曲在了一起。让身边的几位老友纷纷飘去鄙视的一眼,不过却灵央院长、凌风院长、玄冰院长三人嘴角勾起的笑容却说明着,他们三人是真心为自己老友感到开心。

  这时小心导师缓缓的走出队伍,向着即将走下擂台的冰血走去,脸上带着自豪的神情。她的这个孩子现在得到了荣誉,即将回归队伍,不管在哪里,她都要站在离她的孩子最近的地方迎接他们回来,不管是回家也好,归队也好。

  冰血看着像她走来的小心导师,温柔的一笑,一手握着奖杯,转过头对着身边的老者有礼的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多谢前辈!”

  “小家伙很不错!去吧!你们的导师和伙伴在等你!”老者欣慰的点了点头,慈爱的说道。

  冰血笑着点了点头,转身向着擂台下的小心导师走去。

  就在此时,小心导师的脸色突然一变,想都没想,脚下突然迸发出一个青色五芒星,身体如闪电般向着冰血冲去,口中大喊一声:“心齐!小心!”

  于此同时冰血猛地转过头,快撑起一个灵力防御罩,眨眼间便看到了一个黑色光球带着一股毁灭的气势向着自己冲来,然而刚刚撑起不到一秒钟的灵力防御罩在碰到黑色光球的一瞬间便被击的粉碎。

  那黑色光球速度极快,快到完全不给任何人反应的二十几,连口气都还来不及吐出,便已经来到了冰血的面前,此时无论什么防御方法都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冰血想要开启紫环防御功能之时,一道身影快速冲到了自己的面前。

  “碰!”一声闷响,四周一片死寂。

  冰血傻傻的抱着怀里的小心导师,愣愣的坐在地上,脸上没有了任何表情,就连冰冷都消失不见,完全傻掉了一般,看着怀里那个满是血的人儿,张了张嘴,试图说些什么,但是冰血却发现,她竟然发不出一点声音来,浑身僵硬,眼里、心里、脑海里全部一片空白。

  “噗!”一道喷血的声音在冰血的怀里响起,瞬间拉回了冰血的神识。僵硬的低下头,看着怀里的小心导师,冰血感觉此时的她,好像连呼吸都做不到了。

  “小……小心姐!”双眼突然好热,为什么……好像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了,那是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眼睛突然变得模糊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小……小齐!你……你没事!”小心导师满脸煞白,看着抱着自己的冰血,身上没有一点伤害,放心的微微一笑,嘴角流出的血渍是那么的刺眼。

  “为什么?我可以挡住的,我可以挡住的!”冰血浑身颤抖的抱着怀里的人儿,脸上的泪水越来越多,为什么……为什么不管她输入多少光明系元素,小心姐的身体都不吸收,一丝都不肯吸收,为什么!

  “傻孩子,那样的攻击,就算是你也没有把握不是吗!我……我怎么可能看着自己的孩子冒险,而无动于衷呢!”小心导师满脸虚弱,生命体不断的流逝,鲜红的血液不断的从身体里流出,无论冰血如何止,依旧没有任何停止的迹象,此时冰血和小心导师的身下依旧出现了一滩血水,刺痛的所有人的眼睛。

  “我的天赋很差,虽然我是导师,但是却一直被你们保护着,如论去哪里身边都会有你们跟着。我从来不觉得丢人,因为……因为能被你们保护……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了!但是……我还在希望……可以保护你们啊!你们……你们可是我最重要的孩子呢!无论……无论是……谁,都不……不可以……伤害你们!就算……就算用我们的命……去保护……保护你们……我也……绝对……绝对不……后悔!”

  “别哭!好好的……好好的!你们……要……好好的,我只想……要你们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活着!只要这样……就好了!”

  小心导师缓缓的伸出手,想要摸一摸冰血的脸,想要把她擦干泪水,但是在她手抬起一半的时候,便快速落下了!在也没有抬起过。双眼缓缓的闭上,嘴角始终带着那抹温柔慈爱的笑容,却再也没有张开过。

  “不要!不要!小心姐,不要!你醒醒,醒醒啊!”冰血慌乱的看着在她怀里闭上眼睛的小心导师,双手死死的按在小心导师的胸前,一道道猛烈的金光光芒在手掌中迸发而出,但是无论她输入多少光明系元素,小心导师的眼睛都没有再次睁开。

  这时紫级班的众人在听到冰血的话后,猛地回过神来,用他们最快的速度来到冰血的身边,傻愣愣的看着冰血怀里的人儿,就这样愣愣的站在擂台上,竟然忘记了所有的反应。

  这时韩启明跌跌撞撞的推开挡在身前的暗夜和怪妖,“砰”的一声,猛地跪在了小心导师的面前,颤抖的伸出上手根本冰血一起将光明元素输入拼了命的往小心导师身体里输入。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力量小心姐完全不吸收,为什么?”韩启明双眼通红的大吼着,猛地摇着头,绝对相信眼前的一切:“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心齐,丹药……丹药!”韩启明满脸疯狂的转过冰血的胳膊,对着她大吼道。

  “丹药!”冰血双眸涣散的看着韩启明:“对……丹药!”接着冰血低着头轻轻的摸着小心导师的脸,温柔的说道:“小心姐,别怕!我有丹药,我可以救你!我不会让你离开的,绝对不会!”随即胡乱的挥手,一个瓷瓶出现在手中,慌乱的打开瓷瓶,将里面所有的六级丹药大还丹都倒出来,小心翼翼的喂入小心导师的口中。

  一颗……

  两颗……

  五颗……

  十颗……

  一百颗……

  为什么……为什么都没有用,怎么可能没有用!为什么没有用!

  “够了,小齐!够了!”白俊心疼的抓住冰血颤抖不已的手腕,轻声说道。

  “不够,不够!”冰血猛地甩开白俊的手:“为什么都没用!怎么会没用!这是大还丹啊,怎么可能没用!”

  白俊看着疯狂的冰血,看着她满脸的泪水,心中如刀割般疼,如果可以他宁愿告诉冰血,没事的!小心导师不会有事的!但是他知道,现在任何欺骗对于这些孩子都没用了。他们失去的不是一名导师,而且整个紫级班的支柱,他们心里的家啊。

  “小心的灵魂被散,身体所有技能,骨骼,经脉都破碎了!救……救不活了!”

  白俊说的无力,但是却又不得不将这个残忍的事实告诉他们。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走出自欺欺人的魔障中。

  冰血呆呆的看着白俊,双眼中的泪水不断的低落,嘴角却突然露出一抹笑容,看着白俊呵呵的一笑:“怎么可能!不会的,白俊叔叔,你是骗人的!小心姐……不会……不会离开我们的!”

  “对,不会的!不会的!”韩启明看着白俊猛烈的摇着头,突然转过头看向小心导师,双手拼了命的将体内的光明元素往小心导师的体内输入。就算此时他的脸色已经发白,额头出现了汗水,但是却没有任何停止的迹象。

  “够了,孩子!你们想小心死不瞑目吗!你们难道不知道,她最担心的就是你们吗!你们难道忘记了,她刚刚说的话吗!”不知何时来到韩启明身边的幕随风,抓住韩启明的手腕,不让他再给小心导师输入光明系元素。在这样下去,很快就会灵力枯竭而亡的。

  “院长,你在说什么?我们家小心姐怎么死呢!不许你说这个字,不可以!”怪羽红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倔强的不让眼中的泪水流出,瞪着幕随风大吼道。

  随即怪羽缓缓的走到冰血的身边跪下,双手轻轻的拉着小心导师的胳膊,甜腻的声音带着几分让人心酸的哽咽:“小心姐,小羽饿了!我们回家好不好!回家做饭给小羽吃啊!”

  怪蒙也在这时跪在了韩启明的旁边,转过头对着幕随风说道:“对啊,院长被乱说,我们家小心姐不会离开我们的!”随即转过头看着小心导师,嘴角勾起一抹勉强的笑容,沉厚的声音中带着几分颤抖:“小心姐,你是不是累了!小蒙可以背着你回家哦!快起来,我们回家了!你看老大和小羽、小柔都哭了,你别吓了他们了!快起来吧!”

  “小心姐,小柔也饿了,你起来给小柔做发糕吃好不好!小心姐做的发糕,小柔最喜欢吃了!”

  “小心姐,我衣服坏了!你说过过几天给小风做新衣服穿的啊!你怎么突然睡觉了呢!”

  此时紫级班所有人都跪在地上,双眼通红的看着闭上眼睛的小心导师,一道道呼唤,一声声的哭泣,可是那闭上眼睛的人儿却再也没有睁开双眼。

  无论他们如何的哀求,无论他们如果的哭泣,那个人始终没有站起身告诉他们,孩子们哭什么呢,快起来,都饿了吧!我们回家吃饭喽。

  你们想吃什么呢!额……今晚给每个人做一道喜欢吃的菜好不好。

  小鬼,不要那么拼命,看看衣服又刮破了吧!快脱下来,我给你补补。

  傻瓜,你是紫级班的一员,这衣服都破成这个样子了,怎么能穿呢,看……我给你做了新衣服哦,看看合不合身。

  不可以吃街上乱七八糟的东西,要吃一些有营业的哦。

  欢迎回家,有没有受伤!累不累!饿了吗!饭已经准备好喽,都是你们喜欢吃的!

  输赢都没有关系,我只想你们安安全全的回家,健健康康的长大。

  我在家等你们!要早点回家哦,一个……都不能少哦!

  “小心姐!”

  冰血看着怀里的人儿,痛苦的皱起眉头,整颗心就好似完全扭曲了一般,很痛、很痛!痛到无法呼吸,怎么会这样呢!明明决定了,前世发生的事情,不在发生的!为什么……她又再一次让别人从自己的手里夺走了自己在乎的人。

  前世的那个夜晚再次出现在眼前,满地的血腥,浑身是伤,血粼粼的玄就那样躺在自己的前面,笑着看向自己,告诉自己要好好的活着,要学会幸福!可是……她现在学会了,为什么……还是要夺走她在乎的人。是她不够强吗,是她太弱了吗!她不想要什么争霸天下,她从未想过要掌控一切,她之时单纯的想要和自己在乎的人永远在一起,简简单单的生活,简简单单的幸福。这样就够了,可是为什么……这样最简单的事情,在她身上就那么难呢!

  前世她没有保护好玄,这一世她看着小心姐死在自己的怀里,而无能为力。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守护好所有人。

  “老天!既然你如此狠心,那么……我墨心齐就把你毁了!”仰头长啸,一股冲天之势突然迸发而出,带着一股毁灭一些的狂暴之气。

  随即冰血低着头看着怀里的人儿,一滴泪顺着脸颊滑落,滴落在小心导师那惨白一片的脸上。颤抖着伸出手,轻柔的抚摸着怀里之人的脸颊,动作是那么的温柔,好似怀里的人儿不过是睡着了,生怕打扰了她一般。轻轻的低下头,小心翼翼的贴着小心导师的脸颊,冰血缓缓的闭上双眼,轻柔的说道:“小心姐,安心的睡吧!放心,小齐一定会照顾好紫级班的人,不会让你担心的!你放心,我们三十六个人都会好好的,会好好的生活、会好好的成长、会好好的笑、会好好的幸福的!”

  “小心姐,你先安心的睡。无论如何,哪怕是地狱,小齐也会去找到你,带你回来的。紫级班一个都不能少!”

  突然冰血猛地睁开双眼,双眸中紫色光芒乍现,黑色褪去,一双紫眸快速扩大占据双眼,一股阴森冰冷的气息瞬间由冰血的体内迸发而去,带着一股狂暴的气势。

  于此同时紫级班内所有人的气势都发生了变化,一股股狂暴的气势纷纷从紫级班人体内迸发而去,带着一股凶残嗜血的气息,充斥着赛场内的每一个角落,此时整个广场内的人都有种想要快速逃离的冲动,但是不知为何双脚就如同定在原地一般,无论他们心里如何的挣扎,整个人就这样僵硬在原地,满脸惊骇的看着擂台上的紫级班众人。

  此时的赛场内,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没有任何残缺的尸体,没有任何凄惨的景象,但是却给人一种地狱的感觉,冰冷、阴森、恐怖。

  幕随风和白俊二人第一时间感受到紫级班众人的变化,二人满脸焦急的对视一眼,转过头看向冰血,在看到冰血那双满是嗜血凶残的紫眸之时,心中一颤。

  “孩子们冷静一点!”幕随风对着紫级班的众人大声吼道,但是身为法圣的他,此时的势压已经完全压制不住自己的众人,眼看着即将完全狂化的紫级班众人,幕随风脸上越来越焦急。

  白俊转过头看向洛坤、洛天、叶冰熏、韩启明四个人,毕竟他们四个人的血脉没有任何变异和别族血脉,但是意外的看到了四人的双眸中竟然分别流动着水蓝色、紫色、褐色、金色的光芒。白俊双眸扩散,满脸诧异的看着洛坤四个人,他完全没有想到,这四个人竟然因为这次的刺激,体内的元素发生了变异,随即没有怪风的元素变异完全,但是却已经开始了!

  白俊本想让洛坤四个人劝劝心齐,但是现在看来,就连洛坤四个人都稳不住了,只好看向冰血,轻柔的说道:“心齐,冷静一点,如果你也狂化的话,紫级班的其他人没有人能稳住了。这样会给你们找来很大的麻烦的!”

  冰血小心翼翼的放在手里的人儿,站起身,转过头,脸颊还挂着滴滴泪水,双眸空洞的看着白俊,歪着头,面无表情的说道:“竟然又把我身边的人夺走了!我怎么能又犯这种错误呢!没有人……没有人可以将我身边的人夺走,来犯者,我比让他连下地狱的机会都没有!我要他”说到这里,冰血猛地转过头,指着擂台边上被灵央院长、凌风院长、玄冰院长制住的黑舞院长,冷声说道:“我要他,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灵魂将受到永无止境的折磨!”

  “心齐!”白俊对着冰血大声吼道,带着一股圣魔导师的势压,但是释放的势压却如同石城大海一般,竟然没有任何作用。

  冰血就好似没有听到一眼,一步一步的向着黑舞院长走去,单手一挥,红光闪速,血煞出现手中,血煞手柄后的水晶不断地闪烁的血红色的光芒,耀眼同时刺眼。

  一股股黑色气流从冰血的体内流出,不断地环绕在身体的四周,带着一股嗜血的气息。

  “天啊,杀气……实质性杀气!老家伙,你这学生到底要做什么!”灵央院长满脸惊骇的看着冰血,对着背后身边的幕随风大声吼道,此时就连他这个法圣都无法抵挡冰血所释放出来的势压了。心里竟然突然对这名十几岁的少年升起了一股恐惧感,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孩子,冷静一点!”幕随风唰的一下窜到了冰血的面前,拦着冰血大声吼道:“孩子,你要杀黑舞老鬼,院长不反对。但是你先看看你的兄弟!”

  冰血冷冷停下脚步冷冷的看着幕随风,脸上闪过一抹挣扎。

  就在此时

  “吼!”三十几道长啸从擂台上冲天而起,带着一股股毁灭一切的狂暴之气,突然整个赛场刮起了一阵阴冷的狂风,四周的一切都被卷入了大风中,飞沙走石,一片混乱。

  而此时擂台之上的众人就好似完全没有收到影像一般。

  冰血双手紧握,青筋暴露,双眼中的紫色越发幽深,突然冰血仰头一声长啸冲天而起:“吼!”

  “心齐!”

  “孩子!”

  白俊、幕随风异口同声,但是此时冰血的四周就好似被什么东西隔绝了一般,他们根本无法上前一步。

  突然……一道淡紫色身影窜入擂台,竟然毫无阻碍的来到了冰血的背后,这个人的出现让白俊、幕随风齐齐一愣,随即对着那人大声吼道:“不要过去啊!”

  然而那人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

  冰血一直都可以清楚的听到白俊和幕随风的话,也十分的清楚,此时的她是血脉狂化了。但是她不想停下来,她想要杀了所有的人。她要那些人给小心陪葬,她要那些人统统下地狱。

  然而就在她即将完全狂化之时,一双有力温暖的臂膀突然从身后伸出,将自己轻柔的揽进了怀里,耳边传来了一道极为温柔,熟悉到就算经过几世都无法忘记的声音:“血儿,冷静下来!我在这里!”

  突然四周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冰血四周的杀气缓缓的消散,隔绝一些的屏障也瞬间消失。冰血的变换同时影响了暗夜和怪妖二人,通过契约,二人感受到了冰血心中的平静,随即自己的心跟着冰血一同平静了下来。

  白俊第一时间来到怪妖和暗夜身边,快速传音给二人:“快,让紫级班的孩子都冷静下来!”

  怪妖和暗夜对视一眼,眼中依旧带着一股肃杀的凶残,一片黝黑。但是此时心里越发平静的二人也知道在这样下去事态会越发不可收拾。当下纷纷传音给紫级班众人,让他们逐渐平静了下来。

  狂风消散,虽然赛场上还到处流窜着那股冰冷阴森的气息,但是已经比之前好了许多,不过却没有一个人敢动一下,只能僵硬的看着擂台上的众人,连呼吸都变得格外的小心翼翼。

  冰血双眼迷茫的看着前方,感受着从背后传来的温暖,感受着那个温暖又熟悉的怀抱,心里涌起了一股眷恋的感觉。

  “血儿!我来了,不怕!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冰血听到这句话后,双眼再次红了起来,越发湿润的双眼模糊了眼前的一切,泪水再次低落,一滴一滴落在擂台上,激起滴滴水花。

  “血儿!”

  听到这一声熟悉到无法在熟悉的称呼,这是他的专属称呼,没有人可以代替,除了他,她不允许任何人如此叫,他……来了!

  冰血缓缓的转过头,眼前是一张自己永远都无法忘记的脸,依旧上那样的温柔,依旧是带着满满的宠溺,依旧是小心翼翼!

  “玄!”

  这个藏在自己心里最深处的名字,那个对于自己最重要的名字,这个自己永远都无法忘记的名字。今天她终于再次听到从自己口中叫出来了。

  好多年没有见过面了,但是再次看到眼前这张熟悉的脸,却发现……她从来没有任何忘记过,连一丝丝模糊都没有。无论是眼前的这张脸,还是脑海中的记忆都没有办法模糊,依旧是那么的清晰。

  “玄!你来了!”

  “嗯!我来了!”

  ------题外话------

  吼吼……终于恢复万更了!么么么……谢谢宝贝这几天的票票和花花、钻钻!么么么么!猫猫会继续加油的!

  《绝色夫君排排站》猫猫闺蜜的新书,喜欢的宝贝们可以支持下哦!!么么么!

  《盛世妖宠》绝宠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