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很倾城 (三百三十三) 等着我们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紫级班的众人在暗夜和怪妖的合理压制下,满满的冷静了下来。

  此时所有的目光都放在了那名突然出现的男子身上,在看到男子的面容之时,呼吸顿时一滞,第一感觉惊艳,第二感觉震撼,惊艳于那完全不输给墨心齐容貌的绝色容颜,震撼于那一身不怒而威,君临天下的气势。

  男子小心翼翼的抱着怀里的人儿,好似此时在他怀里的不是一个普通的人,而是他最为珍贵的珍宝,更像是他的全世界。那人俊美绝伦的脸上如雕刻般五官分明,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还有白皙的让女子嫉妒发疯的皮肤。厚薄适中的红唇微微上扬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这般看似放荡不拘的风流男子,却有着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一身淡紫色长袍也掩不住他卓尔不群英姿。天生一副君临天下王者气势,锐利深邃目光,不自觉得给人一种压迫感!

  然而这样的一位男子,此时在看向怀里之人之时,竟然褪去了自身的所有骄傲,满脸轻柔和疼惜,动作轻柔,小心翼翼,生怕将怀里的人儿碰碎了。

  一名那般骄傲的男子,竟然能将这些做的如此自然,就好似已经做过无数次,然而却总是心甘情愿,没有半分后悔。

  “血儿,别哭!”玄抬起手,轻柔的擦干冰血脸上的泪水,那般的小心翼翼,一双如朝露般的眼睛内满是心疼。

  “玄,血儿疼!”冰血拉着玄的手放在心口处,脸上带着满满的委屈。这样的冰血是众人从来没有见过的,就连暗夜都从未见过这样的她,熟悉冰血的人一瞬间便明白了,这名突然出现的男子在她的心里,一定有着一个极为特殊重要的位置。那是任何人都无法代替了。

  “血儿乖,没事了!有我在,不会有事的!”玄心疼的将冰血再次拦进怀里,紧紧的,却又那般的轻柔。充满磁性的声音,温柔切又稳重,带着说不出魅惑,让人觉得很有安全感,又像是重力的吸引,让人每分每秒都想向着他的声音靠近。

  “别怕,我在这里呢!再也不离开,永远都会陪着你,为你遮挡一切,让你安静的靠着。和你并肩作战,永远的站在你背后,让你可以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爱你所爱,护你所护,再也不会离开!”

  “血儿,没关系的!不要怕,我一直都在,别担心,我不会让你伤心,不会让你疼!失去的,只是暂时的。我会跟你一起找回来!”

  冰血缓缓的抬起头,皱着眉头,双唇微微嘟起,哭的红红的大眼睛满是委屈的看着玄,小声说道:“真的吗?还可以再找回来!”

  玄摸着冰血的长发,满是爱怜,笑着点了点头,轻柔的说道:“当然可以,你忘记了!不管在哪里,没有什么是我们俩做不到的,只要我们想去做!”

  “嗯!我相信你,一直都是!”冰血将头埋进玄的怀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终于回来了,他终于回到自己身边了,终于又闻到这种熟悉的味道了。

  玄就这样抱着冰血,看着怀里的人儿温柔的一笑,随即缓缓的抬起头来,在看到黑舞院长之时,脸色瞬间一变,整个人的气势也跟着有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阴冷、煞气、邪恶、嗜血、凶残,如同是从那最为恐怖血腥的地狱中而来的恶魔,让人看上一眼,便有一种来之灵魂深处的冰冷袭上心头,发出一股最为强烈的恐惧感,只有一个念头,就是逃,逃的越远越好,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此人的面前。但是被恶魔盯上的猎物,又如何逃的掉呢。

  紫级班的众人看着此时抱着他们老大的男子,心中一震,为什么他们有种此时看到的是老大发怒的感觉呢。这个男子倒地是谁,竟然让他们有这种感觉。

  突然玄的嘴角轻轻勾起,露出一抹恶魔式冷笑。这样的笑容再次让紫级班的众人一愣,好像……真的好像,这种笑容的感觉跟他们老大简直一模一样。

  “就是你……让她哭了!”玄嘴角带着冷笑,双眸却一片刺骨的阴冷,带着无尽的杀意,冷冷的看着黑舞院长,磁性的声音中再也找不到刚刚的一丝温柔,充满了肆虐的凶残:“老子捧在心尖上的宝贝,你竟然敢让她哭!”

  “你……你是……”黑舞院长被灵央院长、玄冰院长、凌风院长三人压在地面上,本在挣扎的他抬起头看到玄的那一刻一动不动的僵硬在了原地,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你毁了我家宝贝的阳光,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呢!”玄看着黑舞院长,双眼微微一眯,一道凶残嗜血的光芒划过,四周的空气顿时出现了一股强大的波动。

  这时玄看了看压着黑舞院长的灵央、玄冰、凌风三位院长,冷声说道:“让开!”语气如同他给人的感觉一般,霸气十足,不容对方有一丝反抗。

  “这……阁下,黑舞老怪可是一名法圣!”灵央院长虽然无法看透玄的修为,但是单看他的长相比墨心齐大不了多少而已,天赋就算是再逆天也不可能是法圣吧!

  “让!”玄对着灵央院长挑了挑眉,冷冷的吐出一个字。这时一股气流突然从玄面前凭空发出,直接将压着黑舞院长的灵央、凌风、玄冰三位院长给推到了一边。

  然而被这边无礼的推到一边的灵央院长三人竟然满脸呆愣的看着玄,好似在看怪物一般,双眼中带着丝丝惊骇。

  这小子竟然一下子将他们三个法圣同时推开,靠……这到底是哪来的怪物。

  然而被灵央三人突然放开的黑舞院长却始终没有站起身,依旧保持着半跪在地上的姿势,满脸惊恐的看着玄。

  没有阻碍的人,玄看着黑舞院长冷冷的一笑,拍了拍怀里的人儿,轻柔的说道:“血儿,先去陪着你的导师,这个人交给我!”

  冰血缓缓的抬起头看着玄,她想对玄笑笑,但是嘴角却始终勾不起来,只好轻轻的点点头。

  这样的冰血让玄更加的心疼,快速弯下腰,动作轻柔的将冰血打横抱起,身形一闪来到了小心导师的身边,接着温柔的将冰血放下。

  刚刚被玄放下的冰血,伸手一拦便将身体已经冰冷的小心导师从白俊的怀里接了过来,小心翼翼的抱在自己怀里。接着抬起头看着玄,眉头轻轻的皱了皱。

  玄摸了摸冰血的头,温柔的一笑:“等我,很快!”

  “嗯!”冰血点了点头,下意识的将怀里的人儿抱得更紧了一些。

  玄站起身后,看了看身边的暗夜,轻声说了句:“先交给你了!”随即也不管暗夜的反应,瞬间消失在眼睛。再次出现之时,已经来到了黑舞院长的面前。

  与此同时擂台的另一方传来了一道阴冷刺骨的声音:“紫级班听令,黑舞学院所有师生……杀无赦!”

  “是!”令行禁止、紫级班齐声高喝。

  声音还未落下,擂台上除了抱着小心导师的冰血和守在冰血身边的暗夜、怪妖以外。已经没有了紫级班其他学生的影子,而不出一秒的时间,黑舞学院席位上顿时爆发出了一连串凄惨的哀嚎声,整个赛场中被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充斥着。此时没有一个人敢将目光放在黑舞学院师生所在的地方。因为那里绝对是一处让人看了终身难忘的人间地狱。

  而擂台上的玄听到冰血这一道命令后微微一笑,却没有转过头,而是依然看着眼前的黑舞院长,嘴角带着一抹冷笑,上上下下的大量的几眼黑舞院长,这样的玄,突然给人一种极为毛骨悚然的感觉。

  “怎么样!准备好了吗!”

  玄的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此时在黑舞院长的耳中就如同那催命符一般,让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恐惧。

  “你到底想怎么样?我是黑舞学院的院长,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黑舞院长发了疯一般仰着头对着玄大吼着,但是奇怪的是,此时他的身上并没有任何人压制,却依然无法动弹分毫。

  “哼!”玄不屑的冷哼一声,站在离黑舞院长不远的地方,居高临下的而看着他,轻蔑的说道:“没有恶魔杀不了的人!你太看得起自己的,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太早死的!”

  紧接着在黑舞院长还来不及开口之际,只见玄单手一挥,一道银色细线瞬从手中的戒指内射出,“噗”的一下瞬间刺入黑舞院长的右眼中,随即玄单手向后轻轻一拉,一颗完好无损的眼珠瞬间从黑舞院长右眼内活活生生的拉了出来。

  “啊!”

  一声惨叫冲天而起,盖住了赛场内所有的声音,响彻在众人的耳边,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黑舞院长满脸扭曲的看着落在他满腔的那颗血粼粼的眼珠,疯狂的大吼着。奈何无论他如何努力,依然无法动弹分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眼珠放在地上。

  “玄,他太吵了!”冰血清脆的声音从玄的身后响起,平静淡然,好似此时冰血对玄说着不过是很正常的一句话。但是听在其他人耳中,就是惊秫。

  在这样血腥残忍的场面下,竟然还能这般淡定淡然的说出这句话来,果然……他们才是一个世界的人。

  玄转过头宠溺的看着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好!”

  紧着众人便看到玄仅仅只是对着黑舞院长弹了弹手指,黑舞院长瞬间消声,张着大嘴,满脸扭曲的看着玄。

  这样场景上开台上众人都有一种一口气憋在胸口,下下不去,上上不了的感觉,憋得难受的要命。

  一个人被活活生生的拉出了眼珠子,还不让人吼,将疼痛发泄出来,这……这实在是……太不人道了吧。但是此时却没有一个人敢战出来为黑舞院长打抱不平。因为所有人都相信,如果此时站出来的话,那么下一秒紫级班那群疯子就会一窝蜂的冲上了,将那个人活活的撕了。反正他们此时已经撕了不少人了。

  “怎么样,看着自己身体的某一个地方在眼前脱离,感觉如何!是不是很爽啊!”玄勾着那抹恶魔是笑容,低头看着不断抽搐的黑舞院长,语气轻巧的说着。

  黑舞院长抬起头看着玄,脸色的表情此时已经不足以来表达他心里的感觉了。他突然后悔了,他什么都不想要了,他只想好好的活着,可是这个事情却已经彻底晚了。

  只见玄再次一挥手,那条银色丝线出现,如同活了一般,灵巧的盘旋在黑舞院长的身侧,感觉好像在大量黑舞院长的身体,考虑着该从什么地方下手。

  这种即将面对残忍虐待的感觉,让人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惧与绝望。黑舞院长此时的心里已经一片死灰,他已经不奢望可以活下来了,他想要玄给他个痛快。但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此时的自己在玄的眼里就是一个垂死挣扎的玩具,不到最后绝对不会让他咽气。

  突然黑舞院长感觉到从手指处传来了一丝冰凉,低头一看,顿时心中一凉,只见那条银色丝线不知何时已经缠绕在了五根手指上。

  只听“叮”的一声,五指具断,鲜红的血液顺着右手不断地向外流,而那五根手指此时就那么安静的躺在水泊中。空气中飘着一股阴森的寒意。

  “你放心,本少一定会给你留着一只眼睛,让你好好的欣赏一下,自己的身体是如何被分割的!”

  玄磁性的声音中充满了嗜血的味道。缓缓抬起头,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晃动两下,五条银色丝线突然凭空出现,一头缠绕在玄的手指上,另一头不断地在前方漂浮翻飞,如同五条银色的小蛇,带着道道锐利的寒光。

  突然玄五只猛地向前一伸,五条银色“唰”的一声缠绕在了黑舞院长的手臂上。紧接着玄每动一个手指,黑舞院长的胳膊就如同一根胡萝卜一般,被银线轻松切断。不出几秒钟的事情,黑舞院长的整条右臂被齐齐的切成了五段躺在身侧。

  不知道玄刚刚做了什么,黑舞院长身上的血流的渐渐少了许多,虽然未曾停止,但是却不会让黑舞院长流血过多而亡。

  右臂切完切左手左臂,接着是腿脚,最后是身体上的血肉,黑舞院长就这样看着自己的身体内人如此轻松的一段一段的切掉,感受着那股让人恨不得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上活过的痛苦,想必就算有来生他宁愿做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畜生,也不想来转世为人了。

  是怎么样的恐惧,是怎样的绝望才会让人有了这种心理。

  此时的赛场一片死寂,看台上的所有人都满脸惊骇的看着下方,无论是擂台下还是擂台上都是一片鲜红,满地的惨尸鲜血。紫级班的众人将黑舞学院所有师生以一种最为惨烈残暴的方法歼灭,让人不敢直视。

  而玄的做法更加的让人毛骨悚然,那一地的鲜红,那一片血粼粼的血肉,那一堆白森森的骨架。让人连想都不敢去想,只能呆呆的坐在原位。祈祷着紫级班的那些魔鬼,玄那个恶魔不会迁怒到他们。

  然而玄只是最后淡淡的看了一眼自己照成的效果,微微一笑在这样的场景下,显得各位的阴森恐怖。不过他却毫不在意,转身走向冰血,这时紫级班众人已经回到了擂台上,半跪在冰血的走位,一个个面无表情的看着冰血怀里的人儿,双拳紧握,青筋暴露。

  “玄,怎么办?”冰血抱着怀里早已经冰冷的小心导师,无助的抬起头看着玄,眼中带着失落:“我是不是太弱了,总是保护不了在乎的人。以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玄看着冰血这样,心中如刀割般,缓缓的抬起手温柔的抚摸着冰血的头,摇着头说道:“傻瓜,这不是你的错!以前也不是,现在更不是!而你永远都不是一个人,你在想要变强的保护我们的同时,我们也在努力变强想要更好的保护你!所以这不是谁对谁错!”

  玄一直都知道,前世的种种在冰血心里一直都是结。这个结虽然一直在促使着她不断的变强,但是同样的也让人越发的心疼。

  前世今生,她从未有过一天正常人的简单生活。对于别来说在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对她来说确是奢望。

  “我知道有一个方法可以救活她!”这时一道性感的声音从冰血的身后传来,顿时引来了紫级班所有人的目光,紧紧的盯着走过来的夜倾尧。

  “说!”冰血皱眉瞪着夜倾尧,气势一瞬间发生了变化,再没有了刚刚对着玄时的状态。

  夜倾尧看着冰血,无奈的叹了口气,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夜倾尧走到冰血的身边,刚要蹲下,一个身影闪过,直接隔绝在了他和冰血的中间。并且伸出一条手臂,霸道的将冰血拦在怀里。

  玄冷冷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夜倾尧,轻声说道:“有什么目的,还有你想要的回报!”

  夜倾尧探究的看了一眼玄,嘴角一勾冷冷的一笑:“我只想小心齐开心,仅此而已。”

  玄微微眯眼,冷冷的看着夜倾尧,双眼如同一道扫描仪一般,想要将夜倾尧里里外外扫描个彻底。这时冰血伸出手拉了拉玄的衣摆,才让玄收回放在夜倾尧身上的目光,好似夜倾尧从来不存在过一般。

  夜倾尧也不在意,蹲下身子,单手一挥拿出一颗冰蓝色水晶珠递到了冰血的面前,轻声说道:“这个你放在小心导师的嘴里。可以保证她身体不毁,还可以满满的聚灵,修为破损灵魂。但是想要她真正的活过来,只有去魔界,那里才会有你想要的方法!”

  “魔界!又是魔界!”冰血拿过夜倾尧递过来的珠子,毫无怀疑的含在了小心导师的嘴里,一团冰蓝色的光芒突然将小心导师整个人包裹在了里面。几个呼吸后,蓝色光芒散去,小心导师的身体表面被一层寒冰覆盖,不断地散发着寒气。

  冰血温柔的看着被寒冰包裹住的小心导师,微微一笑,轻柔的说道:“好好睡一觉吧,小心姐!安心的等着我们,这一次换我们去接你回家!”

  冰血说完,单膝跪地,一拳放在胸口,对着小心导师行了一个大礼。而四周紫级班的众人纷纷跟随其后。

  最后冰血对着小心导师单手一挥,小心导师瞬间消失在了原地。而冰血则是用意念将小心导师收到了魔蓝之戒内一处很美很安宁的地方。

  冰血昨晚一切后,缓缓的站起身,转过头对了夜倾尧说道:“多谢,我墨心齐欠你个人情。只要是在不伤害我的伙伴和家人的前提上,所有的事情都可以!”

  夜倾尧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的笑了笑,随即转身带着擂台下灵央学院的学生向着赛场外走去。

  冰血淡淡的看了一眼夜倾尧的背影,随即转过头扫了一眼四周看台上的人,面前表情的说道:“你们听着,黑舞学院的人是我紫级班杀了!如果有想来报仇的,我紫级班随时恭候。不过……黑舞学院与紫级班的仇,我墨心齐绝对不会放手,必定血洗黑舞,祭我紫级班阳光所受的一切!”

  冰血说完后,状态看着一眼幕随风。

  幕随风冷冷的一笑,转过头看了一眼锡林国的特使,长袍一挥对着帝樱学院的所有师生说道:“孩子们,我们回家!”

  “是,院长!”

  幕随风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便已经让大家明白了,紫级班便是帝樱学院,而这些孩子就是他幕随风的孩子,他们仇,自然也是他们帝樱学院的仇!

  ------题外话------

  ╮(╯▽╰)╭太卡了……实在是卡死猫猫了!!猫猫想给大家一个完美的玄,但是猛然发现……猫猫卡了!!憋了几个小时,终于憋出来六千!!~~~~(>_<)~~~~明天猫猫继续努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