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很倾城 (三百三十四)(万更)一起努力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众人回到帝樱学院后,对于小心导师的事情没有人再提起,不是忘记,而是每个人的心里都保存着一份希望和奋斗的目标。小心导师不过是睡着了,总有一天他们会踏上魔界的路,一起接回他们紫级班的阳光。

  而黑级班的刘刚、刘佳、赵华、孙徽、李峰、钱江六个人虽然无法进入到紫级班,但冰血却安排了他们去找白惊奕,正式编入到了妖月佣兵团,开始了他们的历练。

  之后冰血便带着玄和紫级班的众人进入到了紫级班的领地。众人看着突然清冷了许多的紫级殿,心中涌起了一阵酸楚。

  冰血看着硕大的餐厅,眉头不由自主的皱起来了,眼中仿佛看到了那个在餐厅内忙碌的身影。没有想到,再次回到这里,竟然看不到了。

  冰血深深的吸了口气,她是紫级班的老大,绝对不允许自己出现这样软弱的时候,还有兄弟们要照顾,所以她不可以这样。

  冰血轻轻的转过头,看着脸带哀伤的兄弟们,冷声喝道:“都给我把这种表情收起来,小心导师还在等着我们去接她。如果我们都被打倒了,那么就彻底没希望了。所以之后我希望在从你们的脸上看到这种认命的悲伤。听到没有!”

  “是,老大!”众人高呼一声,双眸炯炯有神的看着冰血,充满了热血的高涨。他们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完成,小心导师在等着他们,所以他们不能放弃,绝对不能。

  “现在所有人回去休息,明天开始接受训练!”冰血表情严肃的看着众人,冷声说着。

  “是,老大!”众人再次高呼,转身向着自己的树屋飞身身后,没有任何一个人回头。

  玄看着飞身离开的紫级班众人微微一笑,拉着冰血的小手向着大殿外走去,轻声说道:“他们很棒!”

  “嗯!是啊!”冰血看着离开的兄弟们,眼中带着自豪。

  “血儿学会幸福了!”玄看着冰血,欣慰的笑着。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她可以幸福的生活,不再像前世那般,像个冰冷的机器,会的只是杀人而已。

  “嗯!”冰血转过头看向玄,微笑着点点头:“玄,血儿现在已经很幸福了,有你在、还有暗夜、紫冥他们。还有兄弟们,血儿很幸福!”

  “那……”冰血拉着玄的两只手,仰着头看着玄,轻轻问道:“那玄呢!玄幸福吗?”

  玄宠溺的看着冰血,感受着放在双手手心的柔软,心中甜甜的,点了点头说道:“玄的幸福一直都是血儿。”

  “玄,留下吗!”冰血虽然还不知道玄在这个大陆的身份,但是相比处境不比她简单,不然也会拖到现在才来找她。玄不想拖着自己的脚步,同样的她也不想拖着玄的脚步。

  玄无奈的叹了口气,对着冰血轻轻的诉说着:“我现在在这个大陆的身份是南叶国皇室的五皇子,南宫玄!刚来到这里的时候这个身体的前主已经后宫的争斗被害死了。而这个身体的四肢被人挑去了筋脉,浑身瘫痪。当时我身边只有一个比我大两岁的哥哥,他是南叶国的二皇子,是他救了我,并且一直照顾我、保护我。所以……血儿!”

  还没等玄说完,冰血便反抓过玄的手,满脸严肃的说道:“玄,那我们不能丢下他!他救了玄,就等于救了血儿。”冰血感受到的玄的实力绝对在自己之上,当初被砍了筋脉的他,到底受了多少的苦,才有了今日的实力。

  玄看着冰血点了点头,他早就发现了,他的宝贝变了,变得很大,大到让他惊讶,同时欣喜。为了她的改变,为了她的成长。他很遗憾这么多年没有在冰血的身边,但是遗憾的同时也很感觉,感觉那些将他的宝贝变化的人。

  “玄,是谁害的你!”冰血皱着眉头,双眸中闪过一抹紫色的光芒,丝丝杀气不断地从体内发生,就连四周的空气都变得一片阴冷。

  “是锡林国的人和光明神殿的人与南叶国皇后联手陷害的!不过此时南叶国的局势已经越来越乱了,我的能力你还相信吗?不用担心我,一个皇室,我又怎么控制不了。”玄看着冰血嘴角一勾,露出一抹狂傲的笑容,如果仔细一看,那笑容跟冰血脸上的笑容极为相似。

  “我当然相信你!”冰血重重的点了点头,对着玄说道:“玄是要把皇位夺下了给二皇子!”

  “没错!”玄毫不隐瞒的点了点头,对着冰血说道:“现在叶家和一些大臣,包裹皇室中的几个重要人物都已经暗中靠向了我哥哥,所以现在的局面,还算稳定!不过明面上,我依然是南叶国的废物皇子罢了!”

  “叶家!”冰血皱着眉头,轻轻说道:“玄跟叶家关系很好吗?”

  玄温柔的摸了摸冰血的头说道:“我知道你跟叶家的关系,虽然知道不清楚,但是叶家和火家的作风跟另外两个家族不同,而叶家在南叶国的政治上站了很高的位置,所以当初我才会想要拉拢他们!”

  冰血点了点头,接着将她来到这个大陆后所发生的一切都说给了玄听,包括跟紫冥契约、包括墨岛的一切,也包括了她跟叶家的关系。

  玄耐心的听着,中间没有任何打断,他心疼冰血所受的苦,为冰血结交了那么多伙伴而开心,为冰血拥有妖月而自豪。至于叶家,他根本不在意。他知道他和冰血总有一天会离开这片大陆,所以才会想要为哥哥安排好一切,但是如果叶家真的是冰血的敌人,那么他会不惜一切将叶家毁了。在他心里,没有任何人比冰血重要。

  “放心吧,无论你的选择是什么,你的身边永远都会有我的存在!”玄认真的看着冰血,坚定的说道。

  冰血听到玄的话,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满脸鄙视的看着他说道:“你这说的不是废话吗!”

  玄无奈的笑了笑,揉了揉冰血的长发,无奈的看着她,满脸宠溺的说道:“你啊!放心去做你想做的一切,对了上次我让阴魂交给你的玉牌,那是我暗势力魔宫的宫主令,只有两块,它可以随时随地联系到我和引魂。”

  “是这个!”冰血单手一转,一块镶嵌着一朵活灵活现耀眼邪魅的紫色曼珠沙华的晶莹透亮的白指玉佩出现在手中。

  “没错!这是我按照我们前世代表着恶魔杀手的标志所炼制了,因为我知道,既然我来到了这个大陆,那么你也一定回来了!”玄单手一转,一块一块镶嵌着一朵活灵活现耀眼邪魅的蓝色曼珠沙华的晶莹透亮的白指玉佩出现在手中,除了花的颜色以外,跟冰血手中的那块简直一模一样。

  “好!”冰血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正好,我最近在想紫级班离开学院后的打算,不如我们合拼!”

  玄无奈的弹了一下冰血的额头,没好气的说道:“送都送你了,当然是你想怎样就怎样了!魔宫的高层都已经知道你了,到时候你直接让紫级班的人过去就可以了。”

  “嗯!”冰血握着手中的玉牌,微微一笑。

  玄轻轻的揽过冰血的肩膀,将她整个人搂在怀里,头埋进冰血的脖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时间过得真快,脚步根本不想移开半分,但是此时的他们都不能有任何停歇,还有太多的事情在等着他们去做啊。

  “血儿,你的生日我不陪你过了!八个月后帝都会举办庆丰节南叶国的各大势力都会聚集在帝都,同时开展四大家族的晋级赛。所以这次换我等你,可好!”

  “好,等我!半年后我会去帝都找你的!”冰血搂着玄的腰,将头埋进他宽厚的胸膛,鼻尖闻着熟悉的味道,哪怕心中在不舍,也要分开了!不过这只是暂时的分开,他们的脚步不会停止,未来的路他们依旧会携手走下去。

  玄拉着冰血的手来到了紫级班结界边缘,二人对视一眼,微微一笑。

  这时玄突然弯下腰,轻轻的一吻小心翼翼的落在了冰血的红唇上,带着无尽的温柔与爱恋。

  “我的女孩,我等你!”

  “嗯!”

  冰血温柔的笑着,此时的她再也找不到平时刚强的一面,在玄的面前就好似一个温柔的小女人,笑的一脸甜蜜幸福。

  玄依恋的摸了摸冰血的脸颊,随即转身向着结界外飞身离去。

  哪怕在不舍,也不可回头看一眼,他们未来的路还很长,而充满的危险和艰辛。为了共同的目标,为了他们心目中的梦想,他们为之奋斗着,为了自己,更为了对方!

  冰血一个人站在夕阳下,看着玄离去的方向,久久不动,就这样站着。哪怕玄已经离开多时,但是她却依旧没有动,绝美的脸上带着甜蜜的笑容,没有任何的失落和落寞,因为她知道他们没有分开,他们一直都在一起。

  夜幕降临,树林中的夜晚带着丝丝的凉意,冰血缓缓的抬起右手,温柔的摸了摸手指上的魔蓝之戒,轻声说道:“小心姐,看到了吗!我们回家了,家里的空气还是格外的好,夜晚的星星依旧是那么的美。安心的睡吧,我们都在努力着,所以也请小心姐要好好努力哦,努力的等着我们。魔界而已,哪怕是毁了,我们也会接你回家的!”

  当冰血会到树屋之时,看到站在大树下的两道身影,无奈的笑了笑。

  “你们俩个怎么还不睡,明天可是还有安排呢!”

  怪妖看着冰血空无一人的背后,双眉一挑,轻声说道:“他走了?”

  “嗯!”冰血笑着点了点头,走过去一手拉着暗夜一手拉着怪妖,脚尖一点,飞身上了树顶。

  三个人在枝叶繁茂的树顶平身躺下,看着繁星点点的夜空,有些烦躁的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我未出生前,父亲就已经察觉到了即将要面临的危机,他将我一多半的灵魂送到了另个空间内,在那里我认识的玄,跟玄一起长大,我们成为了不可分割的整体,一起吃住,一起训练,一起出任务。后来我们越来越让人恐惧,就连把我们养大的组织都开始惧怕我们的实力。他们使计将玄抓了起来,引诱我过去。可是当我到的时候玄已经不行了,我一怒之下将整个组织都毁了。最后我的灵魂回到了这个大陆上的身体上,而玄也来到了一片空间。”

  冰血满满的讲述着她和玄的故事,诉说着发生在他们身上的奇迹。暗夜和怪妖安静的听着,最后再看向身边的女孩之时,二人的心里狠狠的疼了一把。他们不会去嫉妒玄在冰血心里的位置,因为情到浓时,已经不再是自私的了。他们所想的一切都是如果让这个女孩更加的幸福开心,仅此而已。

  原来他们是如此的相似,却又如此的不同。不过现在他们依旧走到了一起,未来的日子将会一直走下去,再不分离。因为在这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让他们分开的了,就连死亡都不可以。

  三个人就这样在树顶上满满的闭上了眼睛,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

  第二天清晨,空气中漂流着一股清爽的气息,让人一大早便有了一个神清气爽的好心情。树林中偶尔传来的一声鸟鸣,让安静了一夜的树林有了几分热闹。

  冰血、暗夜、怪妖醒来之后,习惯性的向着山崖下的大殿飞身而去,然而当他们走到餐厅前的大门之时,伸手拉门的动作顿时一僵,心中闪过一抹刺痛。

  冰血看着自己拉门的手,眉头微微一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起头看着暗夜和怪妖,苦涩的一笑:“我……忘记了!”

  暗夜和怪妖看着冰血摇了摇头,二人都没有说什么,本身他们两就都是性情冰冷的人,又怎么会知道如何可以更好的安慰冰血呢。可是此时的心里却如同被一块巨石堵住了一般,憋得他们想要出去疯狂的打上一架。

  突然餐厅内传来阵阵细微的响声,让冰血、暗夜、怪妖顿时一愣,三人快速对视一眼,随即冰血握着大门手把的手猛地一拉开,眼前顿时一亮。

  紫级班的所有人此时都规规整整的坐在餐厅内的餐桌前,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在看到冰血、暗夜、怪妖三人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之时,纷纷站起身弯腰点头唤到:“老大,怪妖老大,暗夜大哥!”

  冰血三人有些傻眼的看着紫级班的众人,第一次有些反应不过来了。他们为何都坐在这里,难道……怪风去学院买了早晨吗。

  这时一道木然的声音从厨房门口传来,引去了冰血三人的目光。

  “齐妹,怪妖大哥、暗夜大哥,快过来吃饭了!”

  冰血不解的看着手里拖着两个托盘的叶冰熏,眼角一抽。

  这时韩启明、洛坤、洛天三人从厨房内跟着叶冰熏走了出来,三个人的手里跟叶冰熏一样,都拖着两个大托盘。小心翼翼的将手里的托盘放到餐桌上后,冰血这才注意到,此时餐厅内的三张大餐桌上已经摆满了早晨。

  “这是我之前受伤的时候跟小心姐学的,现在小心姐睡觉去了,那么我来帮小心姐做早晨!正好坤和小天、启明他们多少也会一些烹饪,就来跟我一起做给大家吃!”

  叶冰熏走到冰血的面前,木然的脸上扬起了的一个淡淡的笑容,却十分的温暖温柔。

  冰血看着紫级班的众位兄弟们,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好!大家吃早餐!”

  “是,老大!”众人微微一笑,齐声应道。

  这一顿早餐众人的心里都流窜着一个奇怪的感受,很酸很痛,同时又很温暖。当他们早上不由自主的走到餐厅门口,拉开大门之时,看到空荡荡的餐厅,都一种想要哭的冲动,这个早晨他们看不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了,打开餐厅大门之时,耳边也没有了那句温柔的话语,开心的叫着他们进去吃饭。

  然而当他们想要转身离开之时,却看到了叶冰熏、韩启明、洛坤、洛天四个人拖着放有早晨的托盘从厨房内走出来,心中突然流过一股火热的暖流,就差一点,差一点眼中的泪水就溢出来了!

  这是从小心姐离开口,他们第一次感受到了暖意。

  对啊,他们还有兄弟,还有彼此!不可以停留在悲伤中,他们要继续向前,并肩共进。他们还有一起去接小心姐回家,听说魔界很冷,他们的阳光怎么可以留在那里太久呢。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冰血将所有修炼扩大了十倍,没有人有意思怨言。整个紫级班的人就好似拼了命一般,不断地突破自己的极限,哪怕是已经体力透支都没有任何一个停下来,每隔七天加重一次任务量,不断地提高,不断的加重。

  期间白俊和幕随风来看过几次这群孩子,纷纷无奈的摇着头离开了。他们没有劝说,更加没有阻止。他们知道也许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满满的放下悲伤。那么悲伤此时被他们深埋在心底,不断的告诉自己不能再悲伤,但是这次意外给他们带来的悲伤,依旧存在着。

  这一天冰血回到树屋后便进入到了魔蓝之戒,一呆就是整整三天。三天后刚从魔蓝之戒内出来后便进入到了黑晶戒指内的兽魔兽空间。黑晶戒指内的灵力浓度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依旧比不上魔蓝之戒,但是此时已经被之前遇见银摄的那个山谷浓度高了将近十倍。

  而经过自己上次晋级成为高级大魔导师,这里的五百二八只魔兽都达到了圣阶等级,之后他们更是从不停歇的修炼着。

  此时有三百二十三只圣阶魔兽的等级已经到达了五级到七级不等。两百零五只的圣阶魔兽,等级已经到达了九级。

  这样一群圣兽大军要是放出去,必定会让各个势力为之震惊惊秫。想必无论是那个国家的军队都不敢跟冰血叫嚣了。要只是这些圣兽可是不同的圣兽。都是经过了冰血特殊训练的,无论是单体还是团体都是以一敌百的主。各个英勇善战,凶猛无比,更何况还是一群野性十足,凶残嗜血的魔兽。

  冰血将自己先研制出来的碧髓丸按照这些契约兽的等级分给了大家。之后让黑晶戒指中的所有契约兽回到自己的领地去修炼。也在这时才发现,原来他们并没有分什么领地,而是将休息的地方定在了她当初建造的魔塔内,他们告诉冰血,因为他们是冰血的契约兽,就是一家人,不需要在分家了。

  冰血看着这些被自己冷落了许久的契约兽们微微一笑,她只从将他们放在这里后,便再也没有进来看过他们,只是偶尔将小乖送一些丹药给他们吃。但是他们却从未忘记过她,更为了她努力的修炼着,为的就是有一天可以出去帮自己战斗。

  冰血看了一眼回到魔塔修炼的契约兽们,脸上再次扬起了一个温柔的笑容。因为小心导师的事情,小乖他们最近很特别乖,让他们出来玩也不出来,一个个老老实实的呆在魔蓝之戒内修炼,不过她现在研制出来的碧髓丸只适合圣兽冲阶神兽使用,所以现在她能做的就是努力修炼,早日进入到圣魔导师等级,这样想必他们和紫冥都会得到不少的好处吧。

  冰血走出黑晶戒指之时,天色已经大亮。来到树屋外面,踏空而起用神识少了一片四周的树屋,发现紫级班的所有人都还在修炼,看样子短时间内是醒不过来。最近根本没有任何要晋级的征兆,只好无奈的飞出结界向着罗云山山顶飞去,好久没有去看过三位师傅了,如果他们出关,想必紫级班的事情他们依旧知道了吧!

  冰血刚刚走入三元阁,便看到了一副特别有喜感的场面。只见自己的三位活宝师傅满脸严肃的坐在椅子上,对面站着五行长老和院长老头。六个老头的外表看上去起码有六十多岁了,虽然依然精神抖擞,荣光满面,但是脸上的皱纹却不是作假的。但是这六个小老头在面对外表顶多只有三十岁左右的三位师父,就好似犯错误的小孩看到了让自己最害怕的大人一般,满脸委屈的站在原地,双腿夹紧,双手老老实实的放在身体两侧,一个个低着头,一副承认错误的摸样,让人怎么看怎么绝对怪异。

  这时冰血也听到了自己那三位活宝师父的训话。

  “你说说你们是干什么吃啊!我们三个人才闭关多久啊,让你们护着几个人,就给老子护成这样。先是险些让洛家那群后日的给欺负了去,接着就是去参加个比赛,还能把小心丫头给弄丢了,你说说你们啊!是天天太闲了是不是,一身修为都练到狗肚子里面去了吗!”鸿煊双腿叉开,坐在椅子上,指着五行长了和院长老头就是一顿打骂,激动地满脸涨红。

  “幕随风,你那一身法圣的修为是摆着好看的是不是。你竟然能让黑舞那个小兔崽子在你面前攻击我们帝樱学院的人,你是白话了吗!”焚霖满脸狰狞的看着院长老头,冰冷的声音让四周的温度直线下降,冻了前面那六个小老头浑身发抖。

  “问你们话呢,怎么这个时候哑巴了!老子的宝贝徒弟在你们手里能让人多次欺负,你说你们还能干什么!老子看你们是越过越回去了,要不老子送你们去后山,让那些老怪物给你好好的锻炼锻炼啊!”白皓满脸怒火,气的脸上的胡子一抖一抖的。

  然而白皓刚说完这句话,前面的六个老头脸色瞬间一边,惨白惨白的,却没有人敢开口说一句话,浑身抖啊抖的,看的冰血生怕这六个老头突然血压升高,就这么厥过去。

  冰血扶额长叹,满脸无语!不过这几天沉闷的心情却好了许多,看着前面那满脸愤怒的三位师父温柔的一笑,她何其有幸,能得到他们如此呵护呢。

  冰血深深的吸了口一气,抬脚走了进去,同时清脆的声音响起:“师父们,我回来了!”

  “宝宝!”

  “娃娃!”

  “宝贝!”

  声音还没有落下,一红、一粉、一白三道身影便飞奔了过来,三个人将冰血围在中间,仔仔细细的从头看到尾,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生怕在自家宝贝徒弟的身上看到一点伤。

  “师父,我没事!都学校三个月了,而且我本来没有受伤!”冰血双手握着三位师父的大手,撒娇的说道。

  鸿煊摸着冰血的小脸,满脸心疼的说着:“看看,看看都瘦了!”

  焚霖、白皓无声的叹了口气,满脸心疼的看着冰血。他们知道对于自家的这个徒弟,他们不应该太过保护,要放手让她自己的去成长,只有真正的经历过风雨的人,才能得到最大的成长,可是哪有做师父的看到自家的孩子受伤不心疼的呢。

  “师父,我真的没事了!况且小心导师没有离开,她只是睡着了,徒儿终有一天回去接她回来的!”冰血微笑的看着三位师父,清脆的声音中带着坚定和倔强。

  “好好好,不就是个魔界吗。师父们陪你一起去,咱不怕,大不了毁了就是了!”鸿煊轻柔的摸着冰血的头,满脸豪情万丈的说道。

  冰血微微一笑,拉着师父们走到椅子上让三位师父坐下后。转过头刚好看到六双满含委屈的眼中,那感觉就好像是被抛弃的流浪犬,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冰血嘴角一抽,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蹲在白浩师父的身边,双手拉着白浩师父的胳膊,撒娇的说道:“师父,让五行长老和院长爷爷坐下吧。这件事跟他们无关,小心导师出事是为了救徒儿,院长爷爷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是黑舞院长刻意隐藏实力。上次帝都的事情,也是五行长老出面帮我们摆平的呢,不然我们怎么可能平平安安的回到学院参加比赛呢!”

  白浩满脸宠溺的摸了摸冰血的头,随即抬起头看向前面那六个小老头,脸色瞬间一变,冷声说道:“哼!他们最近太闲,师父打算让他们去后山锻炼锻炼!”

  冰血余光看到那六个老头身体再次一抖,嘴角一抽,接着说道:“师父,六位爷爷年纪大了,就被折腾他们了。而且平时他们对徒儿很照顾的!”接着冰血伸出手推了推鸿煊和焚霖,撒娇的唤道:“红师父、粉师父!”

  对于自家徒弟的话,那绝对是有求必应,毫不犹豫。白浩坚持了那么一下下,此时心里已经投降了。现在鸿煊和焚霖在听到冰血的话后,那更是令行禁止的速度,鸿煊当下抬起头来看着五行长老和院长冷哼一声,说道:“哼!还不该干嘛干嘛去,以后要是再有这样的事情,看老子不把你们丢到后山玩玩!”

  “是是是,小子们一定不会再有下一次了,还望三位太长老息怒!”院长幕随风满脸狗腿了对着白浩三人笑着说道。

  “对对对!小子们绝对不敢了,就不打扰三位太长老了,小子们告退!”木长老满脸惊恐的说完,快速想着三元阁门外飞奔而去,那感觉就好似后面有一个三百斤巨丑无比的老太婆追着要嫁给他一般。

  冰血陪着三位师父在三元阁做了一上午,中午是鸿煊师父亲自下厨做的都是冰血喜欢吃的饭菜,又拿出来了许多万金难求神玄蜜露给她带着。

  下午的时间,冰血跟着三位师父正式开始了修行计划。不过这次主要是跟着鸿煊师父练习炼器的熟练度,跟着焚霖研究精神力的控制和攻击,跟着白浩师父研究不同系别的元素融合技能。

  这些都是冰血在这届大陆排位赛上最新领悟的,当时就向着回来后找师父们好好研究研究,此时紫级班的兄弟们都进入到了长期冥想中,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所以她便回到了山顶。

  而冰血快速陷入到了炼器、精神力和元素融合的研究中,越来越痴迷。开始了就感觉停不下来一般,白天晚上都在忙碌的努力着,而这一晃又过了一个月的时间,而冰血也错过了她十五岁的生日。不是没有人想起来,而是他们都知道,冰血说过再没有找到父母之前,她绝对不过生日,因为她的出生父亲没有看到,母亲正在苦难。所以此时的她没有资格开开心心的过生日,一定要等到一家团圆后,跟着爸爸妈妈一起过生日。

  此时距离帝都只剩下一半的时间了!

  冰血一个人蹲在三元阁的前院内,四周围满了没有开灵智的毒蛇,五颜六色的毒蛇,大小不一,一个个乖巧的盘旋在冰血的四周,大致看去,起码有上千条。

  这些毒蛇都是冰血用精神力控制驯化的,跟驯化魔兽不一样,驯化魔兽需要用精神力驱动灵力。而这些完全靠的是精神力转换的神识驯化,快速简单,而且完全不耗费精神力,这就是焚霖师父最引以为傲的驯兽法,此时已经被冰血完全领会贯通,熟能生巧了。

  这时冰血缓缓的站起身,单手一挥地上的毒蛇已经被冰血装进了黑晶戒指中特意为他们准备的空间内。紧接着缓缓举起双手,掌心向上,突然右手掌心和左手掌心同一瞬间迸发出一团火红光团和一团冰蓝色光团。此时冰血两手中的属性完全是两个相排斥的属性。紧接着双手相扣,手掌心中的两个不同颜色的光团快速融合,相互交融,不是吞噬,而是两种元素十分和谐的相互纠缠在了一起。此时冰血双手中间漂浮着一个红蓝相交的耀眼光球。突然冰血对着光球抬手一挥,红蓝光球瞬间飞出了百来米远,眨眼间“哄”的一声巨响在罗云山上空爆发,震动了整个罗云山,更是惊动了许多人。

  此时所有人瞪着一双满是惊诧的眼睛,呆呆的看着罗云山上空的那团红蓝相交的云朵,感受着空气中传来的火元素和冰元素的气息,满脸抽搐,忍不住大骂一声。

  “靠!这是哪个变态弄出来的变态玩意!”

  而被众人心中叫骂为变态的那个家伙则是满脸无奈的站在三元阁内,看着半空中那久久未散的红蓝相交的云朵,不满意的摇了摇头,轻声说道:“竟然用了我机会两个高级魔法的灵力,太不划算的,看了要好好练习一下熟练度,将输出的灵力缩小,而攻击力却加大才行。”

  被自家徒弟弄出来的动静引出来的三位师父,在听到自家的宝贝徒弟说出这话后,嘴角不断的抽搐,满脸扭曲的看着冰血,三张脸好似同时便秘了一般。

  这时冰血缓缓的转过头看着自家的三位师父,完全无视那三张便秘脸,对着三个说挥了挥手说道:“师父们,我下山去走走哦!”

  三个人看着冰血的背影无语的叹了口气,鸿煊朗声说道:“丫头,去炼药师公会考个炼药师等级徽章,庆丰节上可能会需要!”

  “哦,知道了!”冰血清脆的声音从远方传来,而此时她人已经飞出了老远。

  冰血在普罗城的街道上缓缓悠悠的走到了驻扎在普罗城内的炼药师公会门前,身材越发高挑的冰血,一头墨色长头发被一条银色发带随意的扎在脑后,露出左耳耳垂上的蓝色耳钻,给人一种慵懒邪魅的感觉。一身极品布料制作而成的蓝色修身长袍,腰间系着一挑银色腰带,仔细一看竟然是高级防御型幻器。腰带的一边挂着一块上等血玉,血玉中间镶嵌着一块幽紫色晶石,隐隐约约散发着纯净的灵气,一看便知绝非凡品,脚踏一双绣着飞龙的深蓝色长靴,长靴的两边镶嵌着一颗晶莹剔透的水蓝色晶石,简单大方不失优雅高贵。然而再配上那张绝色无双、雌雄莫辩的绝美容颜,双手放在背被脑后,一身慵懒邪魅、放荡不勒的气质,一路上引来了不少人的目光,有的年轻不大的少女更是一路跟随着冰血来到了炼药师公会门口,在看到冰血盯着炼药师公会的大门看,更是让这些少女越发的激动了起来。

  “天啊,这位公子难道是炼药师!”

  “他……他不会是要去测试等级吧!我的天啊,不仅仅人长得如此绝美帅气,就连实力也这让人无法抵抗,不行了,我不行了!”

  “我……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俊美的公子,你看他那一身穿着和高贵的气质,一定是哪个大家族中出来的子弟,我想……我想请父亲去提亲!”

  “我我我……我也要……我也要嫁给他!”

  冰血本来不想理会四周越来越多的目光,但是此时耳边传来那几道激动不已的声音,顿时嘴角一抽,满头的黑线!她此时多么想回头喊一句:姑娘,本少也是妞啊!

  冰血无语的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这一身打扮,双眉一挑,心中自问:真的……很爷们吗???

  冰血翻了个白眼,无奈的摇了摇头,不再理会,抬脚向着炼药师公会的大门走去,然而当她还未曾碰到大门之时,一道如同脖子被掐住的鸭子一般,十分刺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臭小子,你给本少站住,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也敢随便往里进!”

  冰血听到这声音,双眉一挑,缓缓的转过头看向来人,幽深的双眸中闪过一抹厌恶。她很讨厌这个声音,而且最近这段时间,她虽然在师父们面前很开心,但是并不代表,她的心情就真的完全好了。

  冰血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男子,一头幽光铮亮的头发被紧紧的扎在脑后,黑漆漆的皮肤,放在煤堆里都能让人当做煤炭一起丢火炉里烤了,然而他却穿着一身洁白的长袍,腰间挂着各种各样的金色饰品和美玉,单看不错,但是他难道不知道这么多放在一起,让人觉得很像土的掉渣的暴发户吗。

  冰血眉头一皱,有些不耐烦的冷声说道:“你……最好别惹我!!”

  ------题外话------

  (*^__^*)嘻嘻……谢谢宝贝们送给猫猫的月票和评价票,还有花花、钻钻和打赏哦。么么么!!爱你们!!吼吼吼!!!

  《绝色夫君排排站》猫猫闺蜜的新书,喜欢的宝贝们可以支持下哦!!么么么!

  《盛世妖宠》绝宠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