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很倾城 (三百三十六)最年轻的炼药宗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灰袍男子满心疑惑的带着冰血走进了最里面那扇大铁门,期间嘴里还不断的说道:“小子,这炼药宗师所要炼制出来的丹药最低最低也是一颗初级五阶丹药。你真的确定?不会是你弄错等级了吧!”

  冰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断的告诉自己冷静冷静,人家那么大岁数了,难免会有更年期症状,抬起头看着停在自己身前的灰袍大叔,冰血咬咬牙,冷声说道:“阁下,到了吗?”

  “啊……啊,到了!就是这里!”灰袍男子明显少根弦的转过头,愣愣的看着冰血点了点头。

  冰血看着昏暗的测试大厅,一共两层,下面一层是验证考核的地方,中间放了三个炼丹炉。二楼则是半圈栏杆,后方放着一片座位和茶几,看了是给考官、评审员准备的。

  冰血有些疑惑的看向灰袍大叔问道:“阁下,不用开灯吗?”

  “你真的要测试炼药宗师?”灰袍男子仔仔细细的看着冰血,再三确实道。

  “阁下,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我肯定、确定、以及一定是测试炼药宗师的!”冰血瞪着一双幽深的眼睛,咬牙切齿的地吼道。

  灰袍男子无奈的挠了挠头,指着大厅中央的那口炼丹炉说道:“好吧,那你就用中间的那一口吧。测试炼药宗师炼丹时间不限,等级最低位初级五阶丹药!”接着单手一挥,一道气波从男子手中流出,整个大厅内瞬间灯火通明。

  然而就在此时,因为几十年未曾开启过的炼药宗师测试大厅的灯突然亮了起来,引来了炼药师公会二楼、三楼的所有人的疑惑。几个老头完全不顾形象的向着楼下狂奔而去。

  而此时的冰血向着回袍男子点了点头,接着走到了前方的那口炼丹炉前面,单手一挥在四周设了一个结界,检查了一些炼丹炉的状况,在确定炼丹炉没有任何问题之后,才从黑晶戒指中拿出几株需要用的草药。

  她之所以会检查炼丹炉,不是因为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实在是因为她发现这个炼药师公会实在是太不靠谱了,在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地方,难免连里面的东西都不靠谱。

  冰血从黑晶戒子中的植物园内拿出了熟地,当归,人参,黄芪,牛黄,首乌,七叶灵芝,不死草,太阳花等多种草药,按照投放的顺序一一摆放在炼丹炉旁边的架子上。

  紧接着右手轻轻一扬,一团淡蓝色的小火焰出现在了手掌心中,蓝色火焰刚刚出现便显得十分的活跃,好似有灵魂一般,在冰血的手掌心内欢快的跳动着,时不时的蹭蹭冰血的手指,一副讨好撒娇的意味。按理说普通的地火是完全不可能有灵智的。但是冰血的本命火的等级虽然看起来仅仅只是地阶的火焰,但是他的身份却是火焰中的帝王,哪怕等级不好,他的地位也不是其他火焰可以比拟的,除非紫冥放出他的紫炎,不然地下间在难有火焰可以跟冰血的魔蓝之焰相抗衡。

  然而当冰血放出自己的本命火之后,却没有看到一直站在她身边不远处的灰袍男子一脸惊恐呆滞的看着冰血手中的那一团还没有婴儿拳头大的蓝色火焰。他自己本身拥有的就是极为稀有的天火,但是此时他明白的感受到了从冰血手中那团蓝色火焰中传来的威严,甚至已经让他感受到了自己呼吸的压制,体内的火焰此时就算没有放出了,已经越发的萎靡了。他连续试了好几次,都无法成功的逼出自己的火焰,要知道灵物性质的火焰,就如幻兽一样,会对高阶的火焰产生自然的恐惧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紫级班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大怪物。

  就在此时,刚刚跑到测试大厅门口的几个人猛地刹住了自己的脚步,满脸惊恐的看着进在眼睛的大门,几个人面面相视,纷纷从对方的而眼中看到了同样的神色,他们几个人体内的火焰竟然都被压制住了,怎么会这样,他们还没有进去呢,里面到底来了个什么人物,难道是哪个隐世前辈闲的无聊来他们这里砸场子来了。

  炼药师公会普罗城分会会长站在门口深深的吸了口气,小心翼翼的推开门,猫着腰向着里面看了一眼,一双小眼睛眯眯的在大厅内环顾一圈都都没有找到心中所想的老前辈,在看到灰袍男子后,轻咳了一声小声说道:“喂!喂!罗佑!”

  灰袍男子罗佑傻愣愣的转过头,在看到从门外探进来的几颗头后,眨了眨眼睛,看了几秒钟后,再次眨了眨眼睛,这才回过神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稳定下心神,对着门外的自家老爹炼药师公会普罗城分会会长招了招手。

  会长满脸疑惑的皱了皱眉头,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几个老家伙,随即小心翼翼的推开门走了进去,刚走到罗佑身边,便迫不及待的问道:“那位前辈呢?”

  罗佑被自家老爹问的满头雾水,迷茫的问道:“什么前辈?”

  会长没好气的白了一眼罗佑,接着小声说道:“就是拥有顶级火焰的那位前辈啊!”

  罗佑嘴角一勾,满脸黑线的转过头看了一眼冰血,颤抖抖的抬起手指向冰血说道:“爹,您说的是她!”

  会长顺着罗佑的手看过去,接着满脸诧异的瞪着双眼,惊叫道:“你说什么?你说……那个拥有顶级火焰的是那个小鬼!”

  罗佑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刚刚就是她放出火焰后,我便感觉到了,我体内的天级火焰被完全压制住了!”

  “罗佑,那个小鬼在干嘛?”炼药师公会普罗城的穆长老问了罗佑一个很二的问题。

  罗佑看着穆长老,嘴角一抽,他绝对今天的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就连他家的老爹和长老都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精明,一个两个都变得这么二。

  罗佑无奈的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她是来测试等级的!”

  “哦,测试等级的啊!”穆长老了然的点了点头,随即有些不满的瞪着罗佑教训道:“一个十几岁的小鬼来测试等级,你怎么把他带到这个大厅来了。还有他今年多大了啊?”

  罗佑一点都不在意穆长老的口气,戏谑的一笑,眼中划过一抹狡诈,接着十分淡定的说道:“哦,她啊!”罗佑拿起手中的等级簿,轻声说道:“她叫墨心齐,今年十五岁!”

  “十五岁啊,那她怎么来这个大厅了,她是测试什么等级的!”会长看向罗佑好奇的问道,他自然了解自家儿子的性格,既然能将人带到这个大厅,那么必定是有什么目的的。但是这个大厅是用于测试炼药宗师的,可是罗佑却将那个小鬼带到了这里,让人怎么想都想不明白。罗佑到底有什么目的!如果告诉他这个十五岁的小鬼是来测试炼药宗师的,还不如直接告诉他,他得了绝症,明天就挂了,来的更加真切些。

  罗佑身边这几个满脸好奇的长辈和好友,戏谑的一笑,指着冰血说道:“她……就是来测试炼药宗师等级的啊!”

  一瞬间所有人都傻眼了,看着罗佑的眼神好似在看着神经病一般,正当会长和穆长老几个人要训斥罗佑之时,一道惊呼从坐边上的一名中年男子口中传出:“天啊,她在干吗?”

  突然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大厅中央的位置,在没有一个人将会,统统都是保持着一个满脸诧异,双目大凸的表情,像是看着张着八条腿,六个脑袋的怪物一般看着冰血。

  正常来说炼制丹药中无论是哪个步骤都要小心翼翼,精确到炼药的过程中,每次放入多少草药,哪一种草药都要通过精确到测量过后,炼丹师才会小心翼翼,倍加小心的放进去,精神力更是时刻保持着高度紧张中,炼丹炉的温度更是关键中的一项,从头到尾,什么时候加温,什么时候减温,都要把握好,大多数的炼丹师都是从多次的失败中记住每个阶段的温度,最后记入下来,以便下次炼制同种丹药之时运用。不过也有很多人就算记下了同种丹药炼制时炼丹师每个阶段的温度,还是会有失败的时候,所以熟练度也是炼制丹药中最为关键的一项。

  可是此时的冰血,挥出手中魔蓝之焰之后,瞪了不到几秒钟的时间,炼丹炉的温度便已经达到了她的要求,接着她并没有像其他炼丹师那样将每一株草药都经过精确的测量好重量,在丢入炼丹炉内。而是一把抓起第一种草药熟地看都不看的丢进了炼丹炉内,强大的精神力不断的探入炼丹入内,控制着里面的草药,而外人不知道的是,冰血根本不需要利用精神力去控制火焰的温度,因为她的魔蓝之焰早在升为地级火焰之时便已经有了灵智,因为是自己的本名火焰,所以只要冰血神识微微一动,就可以轻易的控制好魔蓝之焰。所以她在炼制丹药之时,只要用精神力控制好炼丹炉内的草药就可以了。

  紧接着冰血在丢下熟地不到三秒钟的时间,头不转的抓起旁边的当归,人参,黄芪,牛黄,首乌,七叶灵芝,不死草,太阳花等草药,每种草药前后相差不到一秒钟,统统被冰血好似丢垃圾一般丢进了炼丹炉内,根本没有做任何测量,绝对是旁边的架子上有多少便丢进去多少,看着罗佑众人心里直滴血。虽然那些草药都不是什么特别珍贵的草药,但是他们却看得出来,那些草药的年份十分的老,有的甚至已经有了几百年。就被冰血这样丢了进去,让他们这些在炼药界有着举重轻重地位的老人家,血压直线升高,要不是心里存着那一丝职业道德,让他们多少可以冷静几分的话,估计此时他们已经扑上去,将那些草药从这个奢侈浪费的小鬼手中抢过来了。

  那一推草药就这样被冰血毫不怜香惜玉,辣手摧草的给一股脑儿的丢进了炼丹炉内,接着双手浮在炼丹师上方,利用精神力和火系元素力控制着里面的所有的草药,将草药中的精华一一提炼出来,最后精神力与火元素融合好一双温柔的大手轻柔的将这些精华包裹在内,接着几种草药的精光不断的相互试探、缠绕、融合。

  因为冰血在自己的四周建起了一层防御隔绝结界,罗佑几个人也不敢用精神力强行突破,虽然心中疑惑,但是却不敢贸然打扰,毕竟如果炼药师在炼制丹药之时受到外界的打扰,很容易炼丹失败,有的甚至造成精神力萎靡,之后再也无法运用精神力炼制丹药了。

  所以他们感受不到冰血此时的状况,但是看她那一脸轻松,好似在玩泥巴一般的表情,众人就有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

  这边的冰血可不管外面那些人的感受,不断的催动身上的火元素力夹着着精神力将所有的精华包裹起来,炼丹炉内的丹药满满成型,冰血神识微微一动,炼丹炉下方的魔蓝之焰快速降温,最后一道清脆的声音传出:“叮!”震惊了众人的心魂。

  成了!丹药成了!

  接着冰血单手一挥收回炼丹炉下的火焰,接着拿出一旁早已准备好的两个瓷瓶,火元素里微微一动,炼丹炉内快速飞出整整一百粒丹药,一阵清香顺着炼丹炉内飘出,带着一股让人神清气爽的感觉,传遍整个大厅。紧接着将其中一颗放入那个较小的瓷瓶内,另外的九十九颗放在了另外一只瓷瓶内。随即冰血撤掉四周的结界。

  当冰血转过身之时,看到的是几张满是呆滞的脸,除了罗佑以为,其他的那几张脸对于冰血来说都是陌生的。所以她也没有多加理会,而是满脸淡然自若的拿着那支装着一颗丹药的瓷瓶走向罗佑。

  当冰血走到罗佑面前之时,看着罗佑那明显还在云里云外的飘魂的样子,嘴角一抽,无奈的叹了口气,在罗佑那张呆滞的脸前面轻轻晃了晃手,唤道:“阁下,罗佑阁下!”

  “啊!”罗佑愣愣的看着冰血,迷迷糊糊的应道:“墨……墨……墨……”

  “墨心齐!”冰血眼睛抽搐,快速接过罗佑的话,随即接着说道:“罗佑阁下,这时我这次测试的丹药,高级六阶极品培元丹”说完,冰血将手中的瓷瓶送到了罗佑的面前。

  “你……你说什么?”罗佑眼不眨一下的看着冰血,脸上的表情要多呆有多呆。冰血都有些担心,如果他在这样下去,会不会脸部神经坏死呢。

  冰血挑了挑眉毛说道:“这是高级六阶极品培元丹!”

  “干什么……干什么用的?”罗佑接着痴痴的问道。

  冰血看着罗佑的表情,眼中闪过一抹疑惑,难道这个大陆上没有培元丹。也对这个丹药的佩服是她在魔幻殿堂内看到的,那本书好似不属于这个时空。当时她也没多加注意,那本书上的丹药,她也很少炼制。这次接着这次测试的机会,突然想尝试一下,她也没有想到,这次炼制出来的产量还挺高的,品质依旧是极品。看罗佑的表情,看来这本书真的不是这个大陆上的东西了,而且完全没有流传出去过,也就说书上所有的丹方都没有在这个大陆上出现过。对于她来说这倒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不过同时她也很好奇,自家的那个老爹在魔族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身份,竟然有魔蓝之戒和魔幻殿堂这么逆天的宝贝,而且她体内的那个比魔蓝之戒还要逆天的魔幻之纹和魔蓝之焰,也许也是魔族的东西吧。

  不再想太多,冰血将手中瓷瓶的盖子打开,再次传出一股让人神清气爽,浑身舒适的香气,这股味道传出,也让罗佑和会长几个人多少回了来点神。

  接着就听冰血说道:“这个是培元丹,其功能跟洗髓丹差不多,但是却将洗髓的成功率从三分提升到了九分。服用后可以可以祛除体内杂质,疏通经络,为使用者的修行打下良好基础,也就是说改变人体的天赋!”

  “九……九分!”

  “我……我靠!”

  “培……元……丹,这个最大改变天赋的最大限度是什么!”炼药师公会会长满脸春光的看着冰血,小眼睛中如同夜空中的繁星一般,不断的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冰血看着那好似要吃人的老头,嘴角一抽,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两步,接着说道:“可以将一个无法修理的废物变成一个天赋一等的天才!”

  一阵倒吸声从冰血前方传来,紧接着大厅内除了冰血以外的所有人都双眼放光的看着冰血手中的瓷瓶,那感觉比失散多年的儿子见到了亲娘还要热烈,比四十多岁的老处男见到了脱光衣服的十几岁绝色美女还要火热。

  “小家伙……你说……你叫什么名字!”会长看着冰血笑的满脸慈爱,但是此时他的笑容在冰血眼里却活脱脱的变成了猥琐,还是一个正在拐骗小萝莉的猥琐蜀黍的猥琐。

  冰血嘴角抽搐的了两下,接着有礼的说道:“在下墨心齐!”

  “哦哦,墨心齐啊!好名字,好名字!你是哪家的孩子啊?”罗会长不断的搓着双手笑眯眯的看着冰血,诱拐意味十足。

  “在下姓墨,自然是墨家的孩子!”冰血努力的保持着自己的笑容,看着罗会长。此时的她,已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了,她好想大吼一声:师父啊,你们太坑人了,怎么就让我来这里了呢!“墨家!”罗会长在脑海中翻找了一圈,也没有先到普罗城内有那个家族是姓墨的,难道是小门小户的孩子,罗会长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看了一圈冰血,最后否定了心中的猜测。完全不可能,如若这个小鬼是小门小户出来的孩子,不可能拥有一身如此高贵的气质,加上她时不时流入出的一丝丝狂傲凌然的气势,绝对不可能是小门小户培养的出来的。可是普罗城内确实没有那个大家族姓墨的啊。

  这时罗佑凑到罗会长的耳边轻声说道:“爹,墨心齐阁下是紫级班的人!”

  “哦!原来是紫级班的人啊,难怪会有……”罗会长听到罗佑的话后,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笑着说道。然而在他说道一半之时,猛地卡住了,诧异的看向冰血,惊讶的大吼道:“你是紫级班的墨心齐,紫级班老大!在曲城杀了黑舞学院所有人的墨心齐!”

  冰血看着态度前后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的罗会长,嘴角连连抽搐,满头黑线的点了点头:“正是在下!”

  “我靠,十五的高级大魔导师,现在又是十五岁的炼药宗师!我靠,我靠,我靠!这么没有人性,没有天理,没有道德的事情,你这小子怎么做出来的!”穆长老指着冰血又是跺脚又是大吼的,完全失去了往日那个严肃沉稳的形象。

  冰血憋了憋嘴,看着穆长老有些无奈的说道:“爹娘给的!”这话冰血绝对没有说错,没有自家的那个强悍老爹和美女娘亲,怎么可能有她,就算后天她很努力的变强,但是这个身体的天赋也是老爹和娘亲给的。

  突然所有人都有种想要飞奔去见见这对变态夫妻的冲动。

  这时冰血转过头对着罗佑说道:“罗佑阁下,不知现在可否给在下炼药宗师的徽章了!”冰血对着罗佑说话的时候,倒是比跟其他几个人有礼多了。因为她绝对这位傻大叔有的时候挺可爱的,虽然没有见过自家老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罗佑这位傻大叔,总是能让她感受到一份温暖,好像父亲的温暖。跟白俊叔叔给她的感觉很相似。

  “恩恩,好!”罗佑一把拉过自家老爹的手臂,快速将衣袖口袋中的炼药宗师的徽章拿了出来,带着几分恭敬的神态交给了冰血。然而冰血看都没看一眼便丢进了黑晶戒指内,看的穆长老几人嘴角一抽,嚯嚯磨牙。

  “额……那个……”罗佑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冰血,扭扭捏捏的样子,让罗会长只想一脚踹过去。

  冰血看着罗佑戏谑的笑了笑,接着一扬手将手中的瓷瓶毫不在意的丢给了罗佑,接着说道:“心齐谢谢罗佑阁下的帮忙,这枚丹药就送给您了,还望阁下别嫌弃!”

  “不会,不会,不会!宝贝都来不及呢,怎么会嫌弃呢!天啊……”罗佑狂喜,满脸痴迷的看着手中的瓷瓶,突然感受到从身边传来的几术火热的目光,罗佑心中一紧,快速将手中的瓷瓶放在了空间戒指内,随即防贼一样的看着自家老爹和穆长老几个人,紧张的说道:“你们想都别想,不给!”果断决绝,死都不给。

  罗会长咬牙切齿,对着罗佑的大腿一脚踹了过去,大吼一声: “你这个不孝子!”

  冰血无语的摇了摇头,随即对着罗会长几个人朗声说道:“既然测试结束了,那么在下告辞了,多谢各位了!”随即冰血在众人愣神之际,向着门外走去,不理会后面闹成一片的人。

  然而当冰血刚刚走出炼药师公会的大门之时,一阵吵杂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夹扎着一股爆裂的怒火气息,冰血就算是不回头都猜得出身后追来得是一些什么人,想必是从她跟着罗佑走入左边通道之后,随后便有人一直守在哪里了吧,等的就是她出来。

  冰血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冷笑,真是天堂有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找死!

  这时身后传来的一声刺耳的怒吼:“师父,就是她……她就是墨心齐!”

  冰血缓缓的转过头看向来人,双眉一挑,有些好笑的看向那个蔡长老,在看了看蔡长老身边的那个满脸嚣张的二世主男子,冰血嘴角一抽,心里忍不住的YY了起来。说真的那个蔡新跟这个蔡长老长得一点都不像,可是旁边的那个二世主跟蔡长老好像一个模子上拔下来的一样。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jian情!

  “你就是墨心齐!”蔡长老双手背后,满脸高傲的看着冰血,眼中带着轻蔑。

  “没错!”冰血冷冷一笑,眼中带着狂傲的神情看向蔡长老。

  蔡长老看着冰血的眼前,快速闪过一抹精光。墨心齐的大名,他最近可是听到不少,紫级班的老大这个身份却是很有吸引力。既然这样,那么……

  “就是你杀了我儿蔡新!”蔡长老满脸阴狠的看着冰血,与此同时一股高级大魔导师的威压快速压向冰血。他自然也听说了冰血的等级,但是在他的理念了,就算冰血年纪轻轻成为了高级大魔导师也必定是背后的势力用什么特殊的方法给攻上去的。真正的实力必定没有他这个步入高级大魔导师多年的人扎实。充其量不过是个空有等级,而无实力的小鬼罢了。

  可是当他看到冰血竟然没有因为自己的威压,脸上出现一丝痛苦的表情之时,蔡长老的心里一凸。怎么会这样……

  “我杀的,如何!”冰血冷冷一笑,对着蔡长老双眉一挑,语气狂傲,气势凌人。

  ------题外话------

  呼呼呼……状态不够啊!!!!嗷嗷嗷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