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很倾城 (三百四十三)(万更)我们本来就不是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洛家家主深深的吸口一口气,想要将心底突然升起的那抹恐惧感压下去,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过是一群小鬼而且,强硬的摆出一抹凶神恶煞的表情,指着冰血恶狠狠的说道:“墨心齐,本家主知道你天赋极高,你身边也都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但是你别忘了,我们可是黑舞学院的那些学生。我们洛家既然能在四大家族中竖立这么久,也不是混出来了。我洛家那位身为法圣的太长老也不是摆着好看的!只要你在敢伤洛家一分一毫,本家族立刻发出信号,待太长老前来,你们就是想走都走不了。本家主劝你还是快快带着你的人离开,我洛家就当买帝樱学院一个面子,不跟你们这些小辈计较!”

  冰血满脸阴冷的看着洛家家族,不屑的一声冷笑,双眸一闪,射出两道嗜血的光芒,单手一挥,高声喝道:“兄弟们,让我们的伙伴出来,让洛家家主好好看看,我们是不是有这个实力血洗了洛家,看看老子今日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冰血话音刚刚落下在,只见进白道光芒从冰血等人心口处射出,落在了队伍的后方。随即一团团耀眼的光芒在冰血等人身后快速扩大。突然一声声冲天兽鸣响彻在整个帝都的上空,带着一股股强悍的气息,让所有人心魂一震!

  然而整个帝都内的人,谁都没有此时亲眼看到近百只身后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洛家众人心里的感受深!

  也不知道冰血他们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召唤出来的魔兽统一都是先以庞大恐怖的魔兽形态出现,紧接着在众人还没来得及缓过神来之时,突然一只只巨型魔兽的身体中迸发出一团彩色光芒,随即幻化成不同类型的人类形态。这一连串的变故让洛家的所有人彻底傻了。

  洛家毕竟是南叶国四大家族之一,其中的高层也有不少见过神兽的,但是出现近百只神兽,这是他们所有人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特别是看到洛坤、洛天二人竟然一人拿出了两支神兽,洛家突然有一种吃了苍蝇的憋屈感,恨不得吐血给冰血一行人看。

  “你……你们……”洛家家主满脸铁青的指着冰血等人,浑身颤抖不已。

  冰血冷冷的看着洛家的人,满身狂傲之气,嚣张的说道:“怎么样?现在还敢来怀疑本少的话吗!”

  “墨心齐,我们洛家是南叶国四大家族之一,如果你动了我们洛家!那么南叶国皇室也不会放过你们的!只有你一动手,惊动了皇室中的高手,届时吃亏的可不一定是我们!”洛家家主在看到那一大群神兽之后,心中瞬间没了低。别说他们洛家只有一个法圣,就算是有十个,也不够这些神兽群攻的啊!

  冰血此时的耐心真的没有多少了,看着犹如强弩之末的洛家家主,不屑的翻了个白眼,脸色突然一变,阴冷诡异,面无表情的看着洛家的一群人,冷声说道:“老家伙你废话太多了!老子和兄弟们放出这么多神阶魔兽,如果你所谓的那些高手要来早就来了,何必等到现在!你真当我紫级班的名声是白混的吗!”

  这时洛家家主才猛然发现,是啊!墨心齐他们都来了这么久了,皇室不可能没有收到消息,四周竟然连查看的人都没有,怎么会…这样!

  “白目!”冰血不屑的翻了个白眼,然而在洛家家主还想说些什么之时,冰血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单手一挥对着身后的兄弟们和魔兽伙伴们下令道:“目标洛氏族人……杀!”

  “是!”

  令行禁止,一股股凶残嗜血的杀气将整个洛家大宅覆盖了起来,洛家内一瞬间出现了混乱不堪,四处逃窜的人流。所有人的脸上都在这惊恐万分,甚至是绝望的神情。

  然而此时浮在半空中的那群少年少女和那些恐怖的人性魔兽们在洛家人的眼中犹如杀神一般,一个个挥舞着勾魂锁来向他们索命。

  紫级班众人带着自己的契约兽飞身而下,完全没有给洛家的人任何思考或者逃命的机会,无论是反抗的还是没有反抗的一律秒杀。刚开始他们依旧耽误了不少时间,他们还无法确定皇室的那几个高手是不是真的不会出来。其实冰血也只是在赌,无论如何,洛家这些人的命,她今日是要定了。只见跟洛家家主浪费那么多时间,一是想摸摸洛家真正的底细,二是要试探一下皇室背后的那几个高手是不是真的不回来。

  自己预计的时间已过,那么就开始速战速决了!

  五怪负责洛家家族的那些高等护卫,至于洛家的那个老头,冰血、怪妖、暗夜、洛坤、洛天、韩启明、叶冰熏、雷明、火云、林泽燃几个人足以。

  “洛坤、洛天!我怎么说也是你们的父亲,你们就这样看着外人欺辱我们洛家吗!”洛家家主满脸扭曲的看着洛坤、洛天二人,怒气冲冲的喊道!

  “父亲……哼!你教唆小妾杀我母亲之死,便已经不再是我们兄弟二人的父亲了!今日我们兄弟二人就要为母亲报仇雪恨,纳命来吧!”洛坤瞬间爆发一股强大的气息,这下更让洛家家主震惊不已,虽然他们都知道洛坤的天赋不错,但是却没有想到他短短时间内竟然已经成长大这般境地。

  一瞬间冰血一行人跟洛家的老一辈打了起来。他们没有没有任何绚丽夺目的魔法,有的只是一刀刀快如闪电的攻击,每一次的攻击都在洛家的那些人还来不及施展魔法之时,便已经一刀砍了过去。根本不给对方一丝一毫的反应时间,快如闪电,血腥无比。

  要的不是对方立刻变成死尸,要的是生不如死。

  此时再也不是什么魔法师的魔法对战,比的则是谁的攻击更快,谁的攻击更猛,谁的攻击能在对方的身上留下更多的血痕。一道道血色光芒也月夜下低落,一声声怒吼,一声声惨叫在洛家上空飘散。

  此时洛家大宅外,无论是天上还是地面上围了许多人,但是在那一声声惨叫中,在空气中飘散而来的血腥气味中。这群人已经连续向后退了多次,但是耳边的惨叫声依旧还在,空气中依旧漂浮着浓郁的血腥之气。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满满的惊秫表情,目瞪口呆的看着洛家大宅的房间。

  这洛家……算是完了!

  而此时洛家大宅内依旧到处布满恐怖的气息,每隔几米就能看到散落的碎尸,有的甚至是被人活活的撤掉了四肢,满脸扭曲的躺在血泊中,铁青的脸上带着深深的恐惧与绝望。

  满满战斗的声音弱了下来,此时洛家地面上已经没有了任何声音,最后剩下的仅仅只是半空中那几个满身狼狈,浑身浴血的洛家高层们。

  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单凭他们的实力惊人败在了这些最大不过二十几岁的少年少女手里。而且败的如此凄惨。

  紫级班的众人带着自己的契约兽纷纷飞回冰血的身后站定,一身嗜血之气,双眸中闪烁着凶残的光芒,竟然让人完全分不清那些人到底哪些是魔兽哪些是人类。因为此时他们的气息竟然完全相同,凶残、爆裂、嗜血、残忍。

  冰血手中提着一把黑色大刀,冷冷的看着靠在一起浑身颤抖的几个人,嘴角一勾,露出一抹恶魔式冷笑,冷声说道:“现在,你们该下去了!”

  紧接着冰血单手一挥,手中黑色大刀顿时发成一道血红色的光芒,冰血得喝一声:“魔幻斩,我给斩!”

  声音落下,血红色光芒大盛,从黑色大刀上迸发而出,幻作一把巨型红色大刀对着洛家家主几个的腿砍去,“哗啦”一声,洛家家主几个人的防护罩瞬间破碎,完全来不及反抗,腰下一阵剧痛传来,几个人齐齐低头一看,顿时满脸惨白,之前他们的双腿此时已经完全脱离的身体,带动着几道血流向着地面落去。

  这时洛家家主几个人的身体也瞬间失去了平衡,一个个扯着嗓子惨叫着从半空中坠落。

  在洛家家主几个人落下地面之时,冰血也带着众人纵身飞向洛家宅院内。

  “我的腿,我的腿,我的腿!”

  一声声凄凉的惨叫在洛家内不断地传出,带着深深的绝望与无助。

  洛家家主几个人浑身是血的躺在地面上,不断的向着被砍掉的双腿爬去,划出几道血河。

  而冰血一行人就这样冷冷的看着,眼中带着嗜血的兴奋感。特别是紫级班的一群中,脸上的表情更为诡异。好似他们脸上的这些表情根本不应该存在一个人类的脸上一般。

  然而站在他们身边的雷明几个人虽然同样看到了,却没有任何惊讶或者其他异常表情,就好似在他们眼里,紫级班的人本应该如此。

  “你们……你们不是人……不是人!”洛家家主满脸惨白的躺在地上,对着冰血等人撕心裂肺的狂吼着。

  然而冰血在听到这句话后,就好似听到了一句对他们的赞扬一般,双眉一挑,微微一笑,轻声说道:“谢谢!我们……本来就不人!”

  冰血这样的回答瞬间让洛家家主满肚子的咒骂竟然全数憋了回去,怎么也骂不出口了。

  冰血的这句话看似不过是一句玩笑话,但是殊不知……这确实一句大实话!他们这里确实没有几个是正常人类的,可以说几乎除了兽人族以外,其他种族都占全了。

  这时怪风的身影从不远方飞来,手里还提着一个满身狼狈的女子。

  当怪风来到冰血的身边之时,对着冰血点了点头后,看向洛坤和洛天,随手将手里的那个女人丢到了洛坤兄弟二人的面前,邪里邪气的说道:“那……这是兄弟我给你们的礼物!”

  这时那个浑身狼狈,头发凌乱的女人吭吭唧唧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抬起头正好看到洛坤、洛天兄弟二人,顿时一愣,连忙向前爬了两下,猛地抓住洛天的衣摆,哭喊道:“小天,快救救姨娘,快救救姨娘,这些人要杀姨娘啊!小天!”

  “救你!”洛天弯下腰,看着死命抓着自己衣摆的女人,嘴角轻轻扬起,露出一抹天真无邪的笑容,大大眼睛中满闪缩着清澈单纯的光芒。

  “对对对!小天,你救救姨娘,你救救姨娘啊!姨娘知道错了,以为是姨娘混蛋不该那么对你,但是姨娘也是有苦衷的啊,姨娘怕对你太好,为给你招惹来麻烦。所以姨娘只能忍着痛,放你一个在小院!姨娘这么做也是想要保护你啊!”洛家主母拉着小天,哭的一脸伤心加委屈,那动情的表情,竟然真的给她口中的话加了几分真实性,可惜她面对的是紫级班的人呢,无论是洛天是不是真的天真单纯,他总会是紫级班的人,紫级班的人又有哪个是善良的呢!

  洛天笑的一脸可爱甜腻,心疼的看着坐在地上的洛家主母,满是怜惜的说道:“那还真是委屈姨娘了呢!”

  “不委屈,不委屈!只要洛天不让他们杀了姨娘,姨娘以后一定会好好照顾洛天的,以后姨娘让洛天来当洛家家主好不好!”

  然而当洛家主母刚刚说完这句话后,洛家家主猛地抬起头对着她一声大吼:“刘氏,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让这畜生当我洛家家主,你当我是死的吗!”

  洛家主母猛地转过头看向洛家家主,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柔情,满脸狰狞的吼道:“哼,你这个样子跟死了有什么分别,等你们都不在了,整个洛家还不是洛天和洛坤两个人,当初要不是你怂恿我,我怎么会杀了姐姐,一切都是你的错!”

  洛天看着这两个突然狗咬狗的互骂了起来,将所有的过错死命的往对方身上推,那张可爱的正太脸上笑的更加的甜。

  洛天伸出双手轻轻的将洛家主母从地上付了起来,轻柔说道:“放心,他们不会杀你的!”

  “真的!”洛家主母满脸惊喜的看着洛天,此时竟然没有发现洛天那笑容中的诡异气息。笑的满脸欣喜的看着洛天说道:“我就知道,我就在小天你最孝顺了,一定舍不得姨娘受委屈的!”

  洛天低着头,双手握着洛家主母的手腕,轻声说了句:“这个是当然,洛天怎么会让他们杀你呢!”突然一股阴森阴冷的气息猛地冲洛天的体内迸发而出,洛天双眸中快速闪过一道电流,声音依旧甜腻,但是却带着一股诡异的阴森之气:“洛天当然不会让他们杀你,因为……杀你,洛天会觉得脏了他们的手!”

  洛天说完这句话,缓缓的抬起头看着依旧傻掉的洛家主母,而此时洛天的脸上依旧带着那抹甜腻的笑容,不过此时的这抹笑容,让洛家主母的眼中就好似地狱使者的微笑,阴森、恐怖带着满满的肃杀之气。

  “你……你不能……不能杀我!”洛家主母拼命的摇着头,用尽全身力气想要从洛天的手中讨论,但是那看似瘦弱的洛天,双手却好似铁钳子一般,让她完全挣脱不开。

  突然洛天右手向着右边猛地一扯,“嘶……噗!”一道怪异的声音在洛家主母右侧响起!紧接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冲天而起,极为的刺骨,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此时洛家主母的右边胳膊处竟然空空如此,猩红色的血液不断地流到地面上。然而在洛天,此时的他手里正抓着一条完整的手臂,随意的甩动着。

  “啊!”不断的惨叫声从洛家主母的口中发出,歇斯底里的吼叫让四周的气氛更为的阴森恐怖。

  “还没完呢,叫什么啊!”洛天天真的看着洛家主母,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不要!不要!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一声声凄厉的哀求声并没有换来痛苦的结束,只见洛天“啪”的一下将手中的那条血淋淋的断臂丢到了一旁,用那双染满鲜血的手一把扣住洛家主母的脖子,另一支手用力一扯,“嘶”的一声,洛家主母的另一条手臂此时已经被洛天活生生的扯掉,丢在了一变。

  紧接着洛天没有给洛家主母任何喘息的时间,左手五指微微一动,“唰”的下,一把泛着森森紫光的铁爪扣在手背之上,对着洛氏主母挥去,带着一股阴森嗜血的寒气,不断地爪着洛氏主母的皮肉,一条条血淋淋的血肉从洛氏主母的身上掉落,不到几分钟中的时间,整个人便被洛天手中的铁爪爪的血肉模糊,森森白骨、跳动的器官完完全全的暴露在外。

  也不知道洛天用了什么办法,洛家主母即使被折磨成了这幅样子依旧留着一口气,双眸大凸,满脸扭曲的看着洛天,眼中带着深深的绝望与恐惧。

  当她听到洛天说不会让墨心齐他们杀了她之时,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放心,好似一下子进入到了天堂。但是让她的手臂被洛天活活的扯掉之时,整个人瞬间落入的地狱。这样巨大的变差,让她的神经彻底崩溃,绝望将她瞬间吞噬。

  相信这个世上在没有什么可以让一个人感到如此绝望了。

  而洛天就是要她在中深深的绝望中满满死去。

  “最后一下喽!”洛天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天真无邪的看着手里的洛氏主母,那种感觉就好似一个单纯的小孩子在对自己手中的玩具说着:乖,不疼的,我轻轻的哦。

  但是此时的场景却如同地狱般,让人毛骨悚然,绝望透顶。

  突然洛天双手猛地向前一送,一双利爪“噗呲”一声完完全全的刺进了洛家主母的胸前,紧接着双手向着两边快速一挥。“噗!”洛家主母整个人就这样被洛天给活活的撕成了两半。鲜红的血液向着四周喷洒而出,洒在了洛天的脸上身上,喷在了洛坤、冰血几个人的身上。

  洛家那些此时还活着人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当家主母在那个原本被洛家所有人都瞧不起,被众人欺负的洛天给活活的嘶成了两半,一个个呆愣在原地,满脸煞白,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着。

  这……这还是人吗。他……他怎么能如一只野兽一般将一个活人给撕开了,撕的那么血腥残忍。他脸上的笑容是如何维持到现在的,为何他还能笑得如此天真,如此真实。

  世界上怎么会有一群这么可怕的人存在。

  不……他们不是人,他们怎么可能是人!

  看看四周那些残缺不全的尸首,看看那些被他们残忍分尸的人,看看那些洒落在各地的器官血肉。

  这样的他们根本不是人,他们是恶魔,是魔鬼,是地狱里来的杀神。他们……他们将这里变成了地狱,一个充满了阴森、恐怖、血腥的地狱。

  此时洛家家主几个人早已半昏死状态,但是不知道为何脑海中依旧有一丝丝神智支撑着他们全程看完面前这一场残忍虐杀的戏码。

  “你们……太长老……太长老一定……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冰血看着双眼已经涣散的洛家家主,不屑的冷笑一声,淡淡的说道:“是吗!那么你看那是谁!”

  冰血的声音刚刚落下,小乖、铁翼、蓝弑、魅、银摄、白泽六只人形魔兽飞身向着冰血这边飞身而来,而飞在最前方的银摄手中正提着一名浑身瘫软,满身是血的老者。

  “碰!”的声音,银摄刚刚来到冰血面前,便随手将手中提着的老头丢在了洛家家主的面前,之后带着身后的几个兄弟站到了冰血的身后,冷冷的看着洛家的人。

  “太……太长老!”洛家的几个人看着眼前那个早上死透的老者,浑身上下竟然没有一个好地方,想必他死的也一定十分惨烈吧。

  冰血冷笑着看着洛家的一群人,轻声说道:“你们洛家可就剩下你们几个人半身人了,你觉得……谁还能为你们报仇呢!”

  冰血冷冷的看了一眼洛家家主几个人,长袍一挥,一声冷酷的转过身,向着大门外走去,清冷的声音带着几分邪恶的阴森说道:“杀了他们!”

  声音落下,洛坤、洛天齐身耳动,挥出手中武器,对着那几个苟延残喘的几个人的死穴猛地刺下去,紧接着转过头看都不看地上的那几个所谓的血亲,快步走到冰血的身后,向着大门外飞身而去。

  在冰血带着众人飞出洛家本宅大门之时,火云看着冰血,轻声问道:“要烧了吗?”

  冰血转过头看着被血腥之气笼罩的洛家本宅,冷冷的一笑:“还有活口吗?”

  “当然没有!”怪妖清冷的声音带着几分傲气,转过头看向一片死气的洛家本宅,冷声说道:“我们兄弟做事,怎么会留活口,洛家可是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找不到了!”

  冰血嘴角一勾,邪魅的笑了笑,单手一挥向着前方飞去,清冷的声音传遍整个帝都:“那么便留着吧!就当给世人一个警告,动我墨心齐的人,下场就如同这洛家一般,血洗满门,死无全尸!”

  血洗满门,死无全尸

  这带着浓浓嗜血阴森的八个字不断地回荡在帝都上空,盘旋在帝都所有人的心中,久久无法平静。整个帝都内只要是心智成熟的人,当晚没有一人可以安稳熟睡,每个人的耳边不断地回响着这八个字,整个人毛骨悚然,心神剧烈。

  而当晚被各个势力派去洛家打探情况的人回到自己主人面前之时,脸上都是惨白一片,双眸闪烁,带着浓浓的惊恐与震撼,身体更是止不住的颤抖不已,有的人甚至连话都回不全了。

  而叶家回去的确是叶家少主叶萧羽,在他从洛家回到叶家之时,身后竟然带着近百名的天阶高手。

  当叶萧羽刚刚踏入叶家主厅之时,一道沉厚的声音从主位上出来。

  “回来了!”

  叶萧羽猛地抬起头,这时他才发现,整个大厅内竟然坐满了人。叶家所有直系子弟和一级长老都在堂内,就连火家的主系力量都来了。

  叶萧羽有些迷茫的眨了眨眼睛,他竟然连自己回到了叶家,走到了这里都没有发现。

  “你这是怎么了?不是让你派人去帮心齐那孩子吗?刚刚那声音是心齐的吧!”十几年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叶老夫人此时也坐在了叶中岳的身边,在看到自己的大儿子满脸迷茫神色之时,有些担忧的看着他,急切的问着。

  “娘……您……您终于肯出来了!”叶萧羽震惊的看着自己娘亲,只从小妹失踪,小妹的孩子被送到边城之后,他娘就进入到了后院的佛堂,再也没有出现过,无论是他们兄弟几人还是父亲去求,都不肯出现,甚至连一句话都不肯回。他知道她是在为忏悔赎罪,为了他们,为了叶家。难道是因为那个孩子来了,所以娘才出来了。

  “你娘问你话呢!”叶中岳看着身边满脸焦急的妻子,快速转过头对着自己的大儿子,沉声说道。

  叶萧羽看着自己的父母微微一愣,随即再次想到了刚刚的场景,眉头一皱,脸上出现了一抹惨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我派出的人根本连洛家的大门都没有进去。那个孩子根本不需要我们的帮忙,一个洛家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甚至连苦战都没有出现,完全是一面倒的虐杀!”

  “一面倒的虐杀……”叶家三爷叶萧利呼吸一顿,满脸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大哥。在看到大哥脸上出现那抹惨白之时,心中更是一震。要知道大哥不仅仅是修为在四大家族中遥遥领先,见识更是比他们兄弟几个人都广。他……竟然看到了什么,能让他吓白了脸。

  叶萧羽有些沉重的点了点头,无力的坐到一旁的椅子坐下,然而此时的他却让他旁边的几个人更为的震惊,叶萧羽的后背竟然全湿透了。

  叶萧羽看了一眼在座的诸位,语气沉重的说道:“没错!确实是一面倒的虐杀,那个孩子带去的人甚至连伤都没有受,就这样将整个洛家灭了!”说道这里,叶萧羽抬起头有些无奈的看着叶中岳沉重的说道:“爹……你知道吗,那个孩子带着进近五十个人,每个人的身边至少有两只契约兽,你们知道哪些都是什么魔兽吗?”

  叶萧羽苦笑的看着大厅内的所有人,随即自嘲的笑了笑:“神兽……神阶魔兽!百头神阶魔兽,密密麻麻的将整个洛家给为了起来!”

  “你们说什么?”叶中岳、火慕海异口同声,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满脸震惊的看着叶萧羽。

  “你们没听错,一个人起码两只神阶魔兽,近百头从魔兽幻化为人形的神阶魔兽!”叶萧羽看着叶家的所有人,仔仔细细的将他刚刚口中的意思给清清楚楚的表达了出来,让人不得不相信。

  “怎么可能!”叶萧利瞪着双眼满是惊骇的大眼睛瞪着身边的哥哥,就连呼吸都变得紧凑了起来。他长这么大还只是从一位前辈那里看到过神兽,现在他大哥竟然告诉他,当年那个让他们送到边城,被断定这辈子无法修理的孩子,现在带着百头神兽将他们多年来视为劲敌的对手给灭了。

  这算什么……

  天大笑话啊!他们叶家现在可是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了!

  这时为等叶萧羽再次开口,坐在不远处的叶萧津先一步开了口:“没什么不可能的,墨心齐她本身就拥有了六头神阶魔兽。”

  “六头,二哥……你怎么知道?这怎么可能,一头就一个让人吃惊了,两头更是无法想象的,现在你告诉我……那个孩子有六头契约神兽!”叶萧利现在已经绝对自己快要大脑缺氧了,一个刺激还不过,这边竟然又来一个。

  叶萧津无奈的叹了口气,轻声说道:“你们忘了,大陆学院排位赛我可是代表南叶国前去观看的!帝樱学院这次派选的参赛队伍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紫级班,而……”说道这里叶萧津自嘲的笑了笑,笑容中带着满满的苦涩:“而……紫级班的老大就是墨心齐,这个你们应该都知道。完全没有想到吧,墨心齐就是当年的那个孩子!果然……虎父无犬子啊!当年的那个男人的孩子,怎么会是个无法修炼的废物呢!”

  叶萧羽抬起头来看着沉默不语的众人,长叹一口气,无力的说道:“刚刚在我走进洛家的时间,竟然有种进入到地狱的感觉!里面的到处都流窜着一股很浓很浓的血腥味道,洛家前院已经被完全夷平了,然而当我走到里面的时候,才知道前面不过是开胃菜,里面才是真正的地狱。到处都是人的断肢断臂,被到劈成一般的头,被他们直接撕开的半个身体,甚至还有许多一堆一堆的碎肉,人的器官骨骼,只要是人类体内有的东西,都可以在里面看到,还有许多被结了下肢后,没有死透在被活活烧死的!好像这个世上最为惨烈的死法,只要进到里面都可以找得到。每张脸上都带着很深很深的绝望与恐惧,甚至连怨恨都没有。是这样的恐惧和绝望让人可以再被杀死之前连怨恨都生不起来啊!”

  “哥……别……别说了!”坐在叶萧羽身边的叶萧津满脸铁青的拉着他的袖子,憋着嘴强忍着心里的恶心感,低声说道。

  叶萧羽没有理会弟弟的话,而是满脸沉痛的转过头看向自己的父亲和他身边的极为老者,皱着眉头说道:“爹,叔公叔伯,我们当年到底做了什么,竟然能把一个年仅十五岁的孩子逼成这样,竟然让一个原本应该天真无邪,在长辈怀里撒娇的孩子变成了一个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如果……如果妹妹知道……一定心疼死了吧!”

  叶萧羽的话让所有的人都沉默了,此时众人的心里沉甸甸的,在也没有了刚刚的激动和诧异,剩下的只有酸涩。

  这时火云的娘亲易蕊红抬起头看向叶萧羽,纠结的一会,轻声问道:“萧羽兄弟这次去……可有看到云儿!”

  刚刚叶萧羽只是说墨心齐带着紫级班的人,可是火云并没有进入到帝樱学院,虽然这几年火云常年不在家,但是她却可以肯定她没有进入到帝樱学院,自然不可能是紫级班的人,那么这次去洛家,火云又去了哪里。

  叶萧羽看了一眼火则青和易蕊红夫妇,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见到了,当时我们离洛家不是很远,小云就站在心齐的身边。”

  “那……那云儿有没有受伤!”易蕊红紧张的看着叶萧羽焦急的问道。

  叶萧羽摇了摇头,看着火则青夫妇突然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你们小看云儿那丫头了,墨心齐那孩子的身边没有一个弱者!”

  “什么意思,小云虽然是天阶,不过估计也仅仅是刚刚步入天阶才对。她今年才十九岁啊!”火则青满脸惊讶的看着叶萧羽,突然绝对他竟然从来没有了解过自己的女儿。

  叶萧羽轻声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初级魔导士能将一个高级魔导士秒杀吗,而且对方更没有任何放抗甚至是防御的余地,连踏空而起都还没有来得及,就被那个小云那个丫头给秒杀了!”

  火则青愣愣的看着叶萧羽,感觉叶萧羽此时正在跟自己将天书一样,一个字他都听不懂!秒杀了一个高级魔导士,那……那不就是初级大魔导师!

  “我……我经常从来没有了解过我的女儿,我的……亲生女儿!”火则青傻傻的看着叶萧羽。

  然而叶萧羽也看着自己一起长大的好友,苦涩的一笑,摇了摇头说道:“你以为只有你吗!我何尝不是呢,我也从来没有了解过我的儿子熏儿啊!”

  “熏儿,相公你见的熏儿了,他在哪里?你怎么没有把他带回来!”卫雪娟听到自己儿子的名字,快速带着叶萧羽的身边,急切的问道。

  “你见到熏儿了?”叶中岳也同样看着叶萧羽,沉声问道。

  然而叶萧羽却再次苦涩的一笑,点了点头,轻声说道:“见到了!他很好,好的让他们惊讶!当年他就是因为我们将那个孩子送走,开始对于我们有了怨气,从此不再接受家族给的一切,将自己关在院子里,就连我这个父亲都没有办法进去看他。他就好似一个住在叶家却跟叶家完完全全没有关系的一个人。我完全没有想到,那么小的他竟然如那个孩子有这么深的感情,也许是因为小妹当年为了救他差点丧命,也许是因为当年我差点因为家族的荣誉而放弃他。最后还将唯一不顾家族荣誉而冒死救他的姑姑所留下的孩子送走,所以他对我这个做爹的失望了吧。如果不是那小子跟我年轻的时候长得一模一样,我都差点认不出来自己的儿子了。没想到他真的去找那个孩子了,而且还一直留在她的身边。跟她一起进入到了紫级班,成为了一个响当当的人物。比他爹强啊,强多了!”

  叶萧羽说道最后竟然流下了两行清泪,他突然绝对他这辈子活的很失败。他让他最疼爱的妹妹失望了,伤心了。他让他自己的亲生儿子同意失望了,甚至到最后放弃了他们之前的父子情意。他为了那莫须有的名誉丢弃了妹妹的孩子,他为了那莫须有的名誉差点让自己的儿子活不到长大成人。

  这时叶萧羽缓缓的站起身,双眼透过大门外,看着逐渐破晓的天空,看着天空下的叶家大宅,突然转过头看向主位的叶中岳,不解的问道:“爹,小的时候你教导我男子汉该有担当。我一直以为我将这份担当抗起来了,而且抗的很稳,很负责。可是这么多年来我都做了什么!我们将家族日渐强大为了是什么,难道真的只是为了那一份光耀的名誉吗!那么……我们跟洛家、韩家到底有什么区别。我记得小的时候爷爷不是告诉我们,最重要的是家吗,那么这个家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所家里的亲人,还是说家的名誉。到底哪个才是最重要的!”

  ------题外话------

  今天给大家推荐一下猫爷家娘子的文文!!吼吼吼!!(*^__^*)嘻嘻……

  《殿下狠勾魂》女强重生宠文古代腹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