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很倾城 (三百四十七)(万更)悲剧的短路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冰血带着焚霖去给火坷疗伤过后,便留下了几颗有助他快速恢复的丹药后,焚霖先一步离开,以他的身份自然不会去见一个小小的晚辈,无论那个人是谁,能他主动贴近也只有冰血一个人了,而冰血则是去看了看叶冰城,刚刚叶老夫人也在哪里,很明显是等冰血。

  冰血看了叶老夫人一眼后,便从黑晶戒指中拿出一个正方形的小盒子交给了叶老夫人。

  叶老人疑惑的看着手中的盒子,不解的抬起看着冰血,轻声说道:“心齐,这是?”

  “这是我前几天答应你的,我昨天刚刚炼制出来,你服下后身体的旧疾就可以康复了!如果没有什么问题,实力也可以恢复!”

  冰血淡然的看着叶老夫人,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就好似在面对一个不算熟悉的陌生人,他们之间不过是连带着一个人情罢了。

  “心齐,我……”叶老头为难的看着冰血,她……她不想要这个,她总觉得只要她收了冰血给她的这个盒子,从此以后她与这个孩子之间再也没有任何牵绊了。

  “这是老夫人应该得到了,您哺育娘亲,将她养大成人,这样的恩情心齐知道,心齐是还不了的!但是心齐可以代替娘亲回报夫人当年为了生下娘亲所付出的一切!当初心齐从边城离开后便已经下定决定从此与叶家在再无往来,既然叶老家主在意叶家的根基与荣誉,那么心齐曾经救过叶家的那些人也算是报了他当年没有将心齐丢到别处,而是让心齐有了一个算是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现在心齐还老夫人容貌和修为,从此心齐与叶家在任何瓜葛!”

  冰血清冷的说完后便站起身转过头笑着看了叶冰城一眼后,便转身离开,没有再回头看过一眼叶家的人!

  叶老夫人双眼含泪的看着那个纤弱的背影,心中一阵哀伤,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转过头看向叶冰城,轻声说道:“冰城,如果以后心齐离开的话,你想跟着就去吧!她……值得你为她做一切!”

  “我知道奶奶!”叶冰城轻轻的点了点头,看着冰血消失的地方温柔的一笑:“我……不会再离开她,永远都不会!”

  叶冰城转过头看着叶老夫人,眼中带着几分无奈:“奶奶,叶家失去心齐是叶家最大的损失!可惜当初没有人能看得清楚,她的实力现在大家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奶奶知道!是叶家没有这个福分啊!”叶老夫人有些心痛的闭上眼睛。她……失去了女儿,现在又失去了自己的外孙女,怎么不能痛呢。

  “冰城,你说……心齐会将你姑姑带回来吗!我……还有机会见到溪儿吗?”叶老夫人满脸苦楚的看着门外的蓝天,那个娇媚的人儿好似就在自己眼前一般,撒娇的叫着自己娘亲,那个时候是多么的美好,多么的幸福。

  “会的!”叶冰城肯定的说道:“没有谁可以阻止的了她脚步,况且……我们都会陪着她。我们会一切将姑姑和姑丈带回来的!”

  叶老夫人轻轻的点了点头,笑的有些苦涩的说道:“我也相信,他们会回来的!”

  当冰血回到墨域酒店之时,刚刚走进房间便迎来了两道欢快的身影,迎面扑了过来。

  “老大,老大!小羽儿晋级了哦!”

  冰血刚刚站稳,扑到自己怀里的怪羽便如同一只欢快的小鸟一般,愉悦的叫着。

  冰血双眉一挑,精神力毫无阻碍的探入到了怀里的怪羽、怪柔的身体,当下嘴角露出一道开心的笑容,轻声说道:“听到翠莲传音说你们两个先一步回来了,原来是晋级了!恭喜小羽、柔儿晋级成为初级大魔导师!”

  “老大,我的幻术能力又前进了一步,现在哪怕是神阶高手都很有可能被我的幻术控制住,虽然仅仅只有三十秒的时间,但是足够给大伙争取更多的时间,对付光明神殿我们的胜算更大了!”怪柔满脸欣喜的看着冰血,她真的很高兴,高兴自己可以更好的帮助心齐得到她想要的一切。

  “我也是哦!老大,我的精神力更广阔了,可以让神阶高手精神萎靡混乱也差不多有三十秒的时间!”怪羽在冰血的怀里笑的好似一个得到了大人肯定的孩子,只想单纯的让自己喜欢的人开心快乐。

  冰血一边一个,温柔的揉了揉怪羽和怪柔的头,爽快的说道:“走,小爷带你们去逛街!”

  “真的吗,老大?”怪柔眨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满脸希夷的看着冰血,就连怪柔脸上都出现了一抹向往的神色。他们常年在紫级班修炼生活,没错出外任务也都是匆匆忙忙的路过每个城市,还真的从来没有好好的再大街上逛过,就连普罗城,他们都没有真正的逛过呢!

  冰血一手搂一个,转过身向着门外走去,还不忘仰着下巴,高傲的说道:“当然,本少怎么会骗自家的姑娘呢!走……本少带你们消费去,喜欢什么买什么,本少付钱!”

  就这样,此时帝都最热闹的大街上就出现了一个这样的场景,一个长得让女人疯狂,让男人嫉妒的绝色俊彦的少年右手搂着一位可爱甜美的萝莉少女,左手搂着一位娇媚可人的温柔姑娘走在大街上。

  三个人的身影刚刚出现在众人的眼前之时,便让所有人为之一愣,顿时眼中出现了一抹抹惊艳的光芒,随即是一道道嫉妒、怨恨的怨妇脸。男子大多数都是嫉妒冰血的好运竟然能一下子拥有两名如此美艳娇弱的女子,而女人们则是嫉妒冰血怀里的那两个人女人,一个个咬着手帕幻想着如果那怀里的人是自己,就算让他们立刻死掉,都值了啊!

  “老大,你看看……你看那个……好漂亮哦!”

  “还有老大,你看那个……看上去好好吃哦!”

  “哇……老大,这是什么啊?感觉好怪哦!”

  怪羽如同一只快乐的小鸟,看到认为是新奇的东西之时,便会开心的叽叽呀呀叫个不停。而冰血则是不断地付钱,将所有的东西都收入到了空间戒指内,脸上没有任何的怨言,只要是怪羽看上的,那必定是二话不说,立马付钱,连价都不还。这让四周的那些本就本心哀怨的女子更加的不平了,那眼神恨不得将怪羽给活吞了一样!

  而怪柔则是一直拉着冰血的手里,跟在一旁,脸上始终保持这温柔满足的笑容,看着一个挑一个付钱的两个人。当她看出冰血每买一样东西都会带着一起买四分放到空间戒指内,无论是什么,都是四分!看到这样的场景,怪柔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温柔了。她知道那四份当中除了有怪羽的,还有她和火云、刘佳的!因为整个紫级班和妖月佣兵团,现在也只有他们这四个姑娘而已,当然……除了那个正在付钱的这位!可以……忽略不计了!

  此时怪柔拉着怪羽和冰血进入到了一个奇珍阁,里面到处摆着奇奇怪怪的东西,还有许多女子喜爱的首饰、化妆品和香料。另外一边是一些玉石之类的东西,不过打眼一看,便知道这家店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进得来的,里面的东西质量做工不仅仅是一流的,还有许多毕竟稀有的宝贝,一般家族的子弟根本买不起一点!

  奇珍阁老板一看到冰血三人走进店铺便快速迎了过去,连问都没有问,便恭敬的站在一旁,偶尔给挑选东西的怪羽仔细的介绍一番她正在看的商品。

  奇珍阁的老板管理这家店也有几十年了,一眼便看出冰血三人绝非凡人,这段是帝都可是来了不少大陆的年轻天才,那个年轻天才的背后没有一个大家族支撑着,而且冰血三人不仅仅样貌姣好,衣着华丽。那一身高贵狂傲的气质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模仿出来的。

  见到这样的人进入到自家的店,奇珍阁老板自然不敢怠慢,连忙亲自上前招待,那感觉……就好似见到了自己多年未见的老娘一般,让冰血一阵无语。

  冰血转过头看着沉默了许久的怪羽,微微一愣,转过头看了一眼怪柔,二人对视一眼,奇怪的走到怪羽的身边,见到她正拿着一枚黑色翅膀的胸针发呆。

  冰血仔细看了一眼那枚胸针,发现那对展翅飞翔的黑色翅膀很漂亮,而且……很像资料上画着魔族独有的标志,那对只有魔族中贵族才有的黑色羽翼。

  “老板,这枚胸针我要了!”冰血转过头看向奇珍阁的老板,轻声说道。

  奇珍阁老板一听,顿时来了精神,激动的说道:“少爷真有眼光,这枚胸针是一位很有名的炼器大师炼制的高级灵幻器,拥有防御和净化……”

  冰血没等他说完,连忙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行了,老板您直接价格就可以了!”“好好好,少爷真是爽快人,这枚胸针最低十万黑晶币!”奇珍阁老板报完价格,小心翼翼的看着冰血。

  冰血嘴角一勾冷冷的看着奇珍阁的老板,看了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直到奇珍阁的老板脸色越发惨白,额头冒出一层冷汗后,淡淡的说道:“老板是觉得本少不识货吗!”

  “这……小……小老儿不敢,不敢!”奇珍阁老板此时已经满头大汗,但是却又不敢抬手去擦。他完全没有想到一个看上去不过十几岁的小少年竟然有如此强悍的气势,让他完全招架不住。

  “不敢!”冰血冷冷一笑,瞟了一眼怪柔手中的黑色翅膀胸针,冷声说道:“一枚高级灵幻器你都敢眶本少十万黑晶币!那本少手上这把高级圣幻器如何算!”冰血单手一挥一把黑色大刀出现在了手中,黑色大刀一出瞬间迸发出一股让人窒息的阴冷煞气,黑色大刀手柄顶端那颗耀眼的红色魔晶不断的散发着耀眼的血红色光芒,一看便知绝非凡品,等级更是高到惊人。

  “高……高级……高级圣幻器!”奇珍阁老板彻底傻了眼,他这里虽然珍宝不少,但是像这种大陆人人疯抢的高级圣幻器,却是从来没有过的!这种等级的宝贝可是只有那些大型拍卖行才可以见得到的啊。

  冰血随即的挥了几下手中的大刀,一道红色光芒闪过刀锋,吓得那奇珍阁老板双腿一软,“砰”的一声跪倒了地上,哭丧着一张脸看着冰血,浑身颤动不已。

  冰血笑的一脸随和,弯下腰看着奇珍阁老板,轻声说道:“现在告诉本少,这枚胸针多少钱!”

  “一……一……一!”

  “嗯?”

  “一百个黑晶币”

  奇珍阁老板说完这句话后,“唰”的一下,两行清泪从眼眶中流出,心底却在滴血!这回真是赔大了……什么高贵子弟为了面子不会再女人面前讲价,见鬼的不会加价!

  是……他这真不是讲价……妈的……直接上刀威胁!开这么多年店了,他真心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这么无耻的贵族子弟!太……太邪恶了……呜呜呜!

  冰血神识一动,手中的黑色大刀瞬间消失不见,随即冰血对着旁边的柜台单手一挥,一百枚黑晶币“哗啦”一声出现在上面。随即冰血转过头对着奇珍阁老板点了点头,戏谑的说道:“下次看准人在坑!”

  紧着冰血拉着一手拦过怪柔的肩膀,一手拉着怪羽的小手向着门外走去,这时一声满是嚣张的娇喝从门口处传来:“慢着!”随即一名长相不错,身材火辣的少女在一旁人的簇拥下走了进来,满脸高傲的看着怪羽,抬起一根白皙娇嫩的手指指着怪羽手中的黑色翅膀胸针仰着下巴说道:“那枚胸针本小姐要了,我出双倍价格给你!拿来吧!”说完便轻蔑的看着怪羽,小手摊平伸向怪羽。

  冰血始终勾着嘴角冷笑的看着进来的一群人,怪柔表情平淡,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但是那双布满温柔的眸子中却快速划过一抹凶狠的光芒。怪羽原本一直抵着头看着手中的黑色胸针,在听到女子的话后,缓缓的抬起头看头,双眸一片幽黑,闪烁着凶残的光芒看着伸到自己面前的手。

  “本小姐给你讲话没听到吗!怎么还嫌钱少了不成,哼……果然是小门小户出来了贱人,给你三倍价格,赶紧把东西给我,拿着钱滚蛋!”女子轻蔑的白了怪柔一眼,高傲的仰着下巴看向另一边,手一直伸向怪羽。这时女子还不断地用眼神向着冰血飘去,然而在看到冰血嘴角的一抹笑容一时,脸颊一红,一抹娇羞的神情出现在脸上。

  这时冰血感受到了怪羽气息的变化,连忙温柔的握了握怪羽的小手,转过头温柔的看了一眼怪羽,随即看向那名女子,轻声说道:“姑娘想要我家小羽的胸针!”

  然而女子去没有正面回答冰血的问着,而是缓缓的放下手臂,摆出一个自认为魅力无限的笑容,对着冰血微微一笑,轻柔的说道:“公子怎么会看上一个这么小家子的女子,这样的女人在公子身边实在是太给公子丢人了!公子何必为了她浪费时间和金钱呢!小女子是南叶国李尚书的嫡系孙女,不知公子贵姓,家住何处?”

  “哦?那姑娘认为本少应该找个什么样的女子才不会浪费本少的时间和金钱呢?”冰血勾着嘴角,双眸范冷的看着那个明显完全没有感觉到冰血变化的短路女。

  只见那李姓女子高傲的抬起头,挺着那傲人的前胸,对着冰血高傲的说道:“自然是想本小姐这样可以辅助公子的女子,只有本小姐这样家室背景一等一等女人才能让公子和公子的家族有更好更大的发展前景。要知道我爷爷可是南叶国一品尚书大人,就连皇帝陛下都会敬我爷爷三分,只要他说句话,谁敢不听!”

  冰血看着眼前的短路女,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心里的耐心也用完了,脸色一变,刚要出手,一道冰冷的声音从门外传入,夹带这一股冰寒的冷风吹入。

  “本小姐怎么不知道这南叶国什么时候是一个小小的尚书说的算了!”

  这时一直堵在门口的几个人好似身体触电了一般,连忙让开了一条宽敞的路,让门口的那个人走进来。

  只见一名一身黑色劲装的女子,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一身寒气让刚刚堵在门口的一群人不由自主的浑身一抖,在看到那名女子的面容一直,齐齐脸色一变,双眸闪过一抹惊色。

  黑色劲装女子直直走到冰血的身前,挡在了冰血与李姓女子的中间,满脸冰寒的看着李姓女子,接着冷声说道:“李花痴,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说出这样一番大逆不道的话,你李家这是在公然宣告要谋权篡位吗!”

  “庞琳,你别瞎说,本小姐可没有!”李姓女子听到庞琳这句话,顿时指着庞琳吼叫道,尖锐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刺耳。

  “没有!哼!”庞琳冷哼一声,接着说道:“那你刚刚说的是什么,在南叶国只要你爷爷李尚书说的话,没有人敢不听。你这话的意思岂不是……连我国皇帝陛下和我爷爷都要听你爷爷的喽!”

  “我……我没有!”李姓女子听到庞琳再一次给自己扣了一个这么大的帽子,当下更显慌张,指着庞琳大声吼着。

  庞琳轻蔑的看着李姓女子,不屑说道:“我怎么听你就是这个意思呢!还是……把你那恶心眼神收起来,少来玷污心齐阁下的眼睛,也不嫌恶心!竟然赶来对着心齐阁下发花痴,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说怪羽阁下不如你,以本小姐看,你连怪羽阁下一根头发都比不上!”庞琳说完还不忘狠狠的白了一眼李姓女子,那不屑鄙视的态度相信只要眼睛不瞎的人都可以看出来,实在是……太过明显了!

  李姓女人听到庞琳的话本就已经怒火攻心,火冒三丈了!在看到庞琳那刺果果的鄙视表情,再也忍不住了,满脸狰狞再也看不出刚刚的清秀靓丽,猛地转过头指着怪羽,尖声叫道:“就凭这么一个小贱人也敢跟本……”

  “啊!”话没说完,一声惨叫声传出,随即一阵浓郁的血腥味突然飘散在整个奇珍阁内,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傻了眼。

  所有人都满脸惊骇的看着那个此时手里正拿着一条血肉模糊的断臂的绝美少年,连呼吸好似已经停止一般。

  就在刚刚……当李姓女子指着怪羽叫骂之时,叫骂声还未说完,只听一道清冷的声音突然从那名萝莉少女口中发出:“爆!”

  随即“啪”的声音传来,李姓女子的手瞬间爆破,整只手完全破碎,根本不知道那名长相可爱的萝莉少女用的是什么方法,竟然单单的一个字就让对方的一直手完全爆裂破碎。然而在那些碎肉还来不及掉落到地上之时,一只白皙的小手快速伸了出来,在所有人完全来不及反应之时“咔”一声直接将李姓女子整条手臂卸了下来,一条血流“哗哗”的从李姓女子的右侧喷洒而出,带出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传遍整个大厅。

  “啊……啊!我的手……我的胳膊!”李姓女子坐在地上,满脸扭曲的握着已经少了整条手臂的右肩膀,扯着嗓子拼命的哭喊,完全已经崩溃了!

  此时无论是刚刚在店里挑选商品的顾客,还是奇珍阁的员工,又或者是跟着李姓女子一同前来的男男女女们无一不用惊秫、恐惧的目光看着站在门口不远处的那为萝莉少女和绝美少年,就连此时那依旧笑得一脸温柔的少女在他们眼里都变得异常恐怖。不仅仅是因为她是跟着那两个人一同前来的人,更因为这名少女竟然从始至终都带着那抹温柔淡然的笑容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些。就好似这样的场景在她眼里根本就是比吃饭还要平常的事情。

  这时一直没有任何动作的怪柔动了,只见她对着李姓女子缓缓的抬起手,一个不断闪速的蓝色光点出现在手指顶端,怪柔双唇微微一动,轻柔的声音中竟然让人听出了一抹凶残嗜血的感觉。

  “连我家老大都敢肖想!还有……你太吵了!”声音刚落,一道蓝色光芒从怪柔手中顶端射出,在射到李姓女子面前之时,突然蓝色光芒暴涨,一瞬间将李姓女子的头包裹在内,一道道水流在蓝色光圈内流淌,明明十分清澈的水流却让众人完全看不清李姓女子的脸。

  被蓝色光球包裹住脸的李姓女子抱着自己的头不断地在地上挣扎着,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众人猛地瞪着双眼,满脸惊骇的盯着那包裹住李姓女子整个头的蓝色光球,只见那蓝色光球内的蓝色水流竟然一下子变成了血红色,就好似血液融入到了水里一般,看到这样的场景,所有人猛地退后一步,有的甚至已经做到了地上,满脸惨白,浑身发抖,吓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们此时很想尖叫,但是……此时却好似有一直大手死死的掐着他们的脖子一样,连空气都绝对越来越稀有。

  突然“哗啦”一声,包裹着李姓女子头部的蓝色光球好似一个水球一样,突然破碎开来,蓝色光球中血水顺着李姓女子的头滑落到地面,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但是此时却没有人去注意那些血水了。所有人都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盯着李姓女子那张血肉模糊的头,此时别说是头发了,就连那张原本清秀靓丽的容颜都变得一片血肉模糊,好似被人将脸上所有的器官都削掉了一样,连……连皮都只见削掉了!整张脸除了血肉模糊再也没有任何一次词语可以形容。

  李姓女子浑身颤抖不已,张着一张血淋淋的大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这时有些眼尖的才发现,她……她……嘴里竟然没有了舌头!

  “老大!”怪羽转过头拉着冰血的手,轻声说道:“不让她死!让她……”说道这里,怪羽转过头指着李姓女子,阴森的说道:“生不如死!”

  “好!本少如小羽儿所愿!”冰血嘴角一勾,微微一笑。随即单手一挥一枚黑色丹药出现在手中,随即一道浓郁的清香味道竟然瞬间覆盖了整个大厅的血腥味道,也让众人稍稍回过了点神。只见冰血掐着手中的丹药对着李姓女子的口中轻轻一弹。丹药瞬间落入李姓女子口中。

  丹药入口即化,根本来不及给任何人反应的时间,根据不可能让李姓女子反抗。

  在众人满心疑惑之时,冰血清冷的声音解了大家的疑惑,同时再次让众人出了一身的冷汗:“这枚丹药绝对是疗伤圣药,可以让这女人的身上的伤口快速止血愈合,但是却不会恢复如初。而且我在炼制的时候因为无聊多加了一些料!”说道这里冰血嘴角一勾,勾起一抹恶魔式冷笑,接着说道:“这种料跟丹药中其中一味药接触后便会变成一种毒药,一种让身上曾姐受过的伤快速腐烂,不过那疗伤圣药却可以让腐烂的伤口快速治疗愈合。伤口腐烂的时间是每个月一次,每次十天,十天天后体内疗伤的药性就会发作帮她治疗身上的伤,速度虽然快不过起码也要十天才能全部治疗结束。而且这这枚丹药在人体内可以残留许久,估计最短也要八、九十年吧!”

  八……九……九十年!也就是说……李姓女子只要不死就会被这些伤和那枚丹药整整折磨八、九十年!每个月一次,每次起码要二十天。

  天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这么恶毒的丹药。

  “当然了,这枚丹药绝对是一枚疗伤圣药,如果服用则之前没有受过皮外伤,这枚丹药之中的毒素根本对服用则没有一点用处!”冰血在众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之时笑着又补充了一句。

  当冰血说完这句话后,众人嘴角猛抽,满脸惊秫的看着冰血。

  这人……这人……这么卑鄙无耻到天理不容、泯灭人性,无耻到毫无下限的事情,她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

  这冰时转过头看向庞琳,挑了挑眉说道:“这件事与你无关!”

  庞琳微微一愣,随即明白了冰血的意思,冰冷的嘴角轻轻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轻声说道:“怎么会无关,我们是同学,也是战友吧!放心,一个尚书而已,想来找我们的麻烦,也要看我爷爷和父亲同不同意!”

  庞琳的话说的很清楚,这件事她参与了,更是她自愿参与的。她说的是我们而不是我,也就说如果李尚书想要找冰血他们的麻烦,她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冰血微微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倒不是为了庞琳家族的势力,而且为了庞琳这份心意,轻声说道句:“我们自然是战友!”

  随即几个人看都不看地上的那个血人,转身向着大门外走去。

  当冰血几个人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外之时,整个奇珍阁瞬间爆发出一阵激励的嘈杂声,所有人都拼了命的往外跑,即使浑身发抖发软,他们也不想在留在那个恐怖阴森,充满血腥的地方了。

  实在是……太可怕了!

  然而这件事发生后不到半个小时便已经传播了整个大街小巷,然而帝都内的医师,皇宫内的御医此时统统被李尚书叫到了尚书府,最后却都一个个满脸惊秫的离开,整个尚书府内呈现出一种极为压抑恐怖的气息。

  当李尚书满脸愤怒狰狞的派人去查出谁如此残忍的对待他的宝贝孙女后,尚书府内更是陷入到了一阵恐慌当中。因为得到的消息中不仅仅有着南叶国皇室第一高手庞太师的孙女,最重要的是动手的人竟然是那个灭了整个洛家,被外界传的沸沸扬扬的大陆第一天才墨心齐以及她所带领的紫级班的两名同学。

  这样的人……就算是他的顶头上司都不敢轻易招惹,何况是他这个小小的尚书呢。

  不过那几个当事人却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早就大大咧咧的回到了墨域酒店,当冰血刚走进房间之时,便看到了里面早已坐满了人。

  “老大!”

  “齐少!”

  “紫王!”

  紫级班、魔宫、妖月佣兵团的众人在看到冰血之时,齐刷刷的站起身对着冰血弯下腰,恭敬地唤道。

  “都自家兄弟,怎么客气做什么!”冰血微微一笑,对着众人轻声说道。

  随即冰血拦着怪柔和怪羽向着沙发走去,然而这样的情景让战场的所有男子纷纷扶额,满头黑线!

  怪风无语的走到冰血的身边,一手拉一个把怪柔和怪羽从冰血的怀里拉了出来,随即满脸无奈的看着冰血,郁闷的说道:“老大……您是姑娘,是姑娘!不要总是做出这么爷们的事情好不好,难怪我刚刚回来的时候看到大街上竟然比平时多了好多年轻女子,而且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何时是比老大你给勾搭出来的啊!”

  冰血憋着嘴,满脸无辜的看向怪风,眨了眨眼睛,纳闷的说道:“我哪有!我就是带着小羽和柔儿上街去买点东西回来而已啊!”

  怪风“啪”的一下,一巴掌拍到了额头上,满脸抽搐的说道:“我的老大哎!你们上街就上街,可是你怎么弄得好像一个豪门纨绔带着两个妞上街去购物似的呢!”

  “我有吗?”冰血皱着眉头,疑惑的看向怪风,再看到怪风特别认真的猛点头之后,转过头看向其他人,看到所有人都如怪风一样拼命的点头后,冰血嘴角一抽,耸了耸肩膀,无所谓的说道:“哦!不过……我觉得这感觉不错!”

  “噗!”

  众人齐倒……果然他们老大无论是天赋上、实力上,还是思想上都是一个活拖拖的变态。

  完全是一个变态无止境无下限的妖孽。

  “好了好了,你们就不要再纠结这些有的没的了嘛!都坐下吧!”冰血看着那一张张苦大仇深的脸,无奈的笑了笑,接着做到沙发上,靠在暗夜的身边,对着众人说道:“明天休整一天,后天准备开始庆丰节。现在我来说下,后天庆丰节的具体安排!”听到冰血的话后,所有人正襟危坐面向冰血,收起了刚刚嬉笑玩闹的神情,一个个表情严肃认真。

  冰血转过头看向白惊奕、荛天宇、昊斯聪、富荣财、林艾琳说道:“白惊奕、荛天宇、昊斯聪、富荣财、林艾琳你们五个带着妖月佣兵团十个小队队长跟着雷明、火云、闻人熙然、林泽燃参加庆丰节,其余妖月佣兵团的兄弟们外城十里驻扎”

  “是,紫王,属下听令!”

  冰血接着看向魔宫的几个人说道:“引魂、炼魂、勾魂、锁魂、灭魂你们五个带领魔宫十名分堂堂主跟随暗夜参加庆丰节,魔宫其余兄弟留在墨域宅院随时待命!”“是,齐少!”

  冰血转过头看着紫级班的所有说道:“紫级班全体人员根本我和怪妖去参加庆丰节。”“是,老大!”

  冰血双眸泛着阴冷的光芒,嘴角轻轻上扬勾起一抹冷笑,清脆的声音带着几分阴森的寒意:“庆丰节一共半个月的时间,这半月内我们就好好在南叶国发一把大火,让这帝都更加热闹热!坤、小启、怪风,你们的东西也要准备好啊!”

  “放心吧,老大!我们三个联手……这帝都在我们手里根本没有任何秘密!”怪风邪邪的一笑,一身邪气悠然而发。

  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接着看向韩启明说道:“韩家可以这段时间找些事出来了!毕竟我们就算是攻去也要出师有名,毕竟我们都是喜欢讲道理的人!”

  韩启明听到冰血这话,嘴角一抽,无语的点了点头:“放心吧,吉杰那么都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随地听候指示!”

  冰血十分无耻的笑了笑,提起头看向暗夜,轻声说道:“哥哥他们快到了吧!”

  “少爷小姐们明天一早就到都回到,不过庆丰节他们不会参加!”暗夜抬手一边帮冰血捋了捋头发,一边开口说着。

  “我知道!”冰血点点头,接着说道:“墨岛隐世几百年,不会这么轻易出现在世人面前,自然也出事有名吗!”

  众人现在是对他们的这位大佬又无奈有佩服啊!谁又能想到,帝都的这一切都是她一手操控的,包裹所有人之间产生的怨恨与纠结,包裹了日后那几场让南叶国为之震荡的事件。

  所有的事件讨论结束后,冰血便将今日她们逛街买到的东西统统拿出来的,每一样都有四个,冰血快速分成四推后,分别分给了怪羽、怪柔、火云、刘佳四人。

  怪羽笑的一脸开心,还是一个孩子一般。怪柔温柔的笑容满是宠溺,即使早就知道,但是心里依旧很温暖。火云虽然惊讶但是以她对冰血的了解,她自然不会忘记她心里在乎的人,带着几分感动和温暖结果那些零食或者一些小首饰小玩意,虽然都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但是这些东西对于火云来说可是比一本天阶功法还要贵重,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代替的!

  然而最为惊讶和感动就属刘佳的!要知道以她在妖月或者帝樱学院内的任何一个身份都比不上火云、怪羽、怪柔来得重要。她总认为冰血对她来说是很重要的,是给了她新生的恩人,是她这辈子誓死效忠的主人。而自己对于冰血来说只是一个属下,一个实力不高的属下。所以她万万没有想到,冰血竟然会如此想着她,这些明明是给冰血的伙伴好友带的礼物,其中竟然也有她的一份。

  刘佳眼眶泛红的看着冰血,竟然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这辈子除了哥哥,没有任何一个人送过她一件礼物!

  “怎么了哭了?不喜欢吗?那改天我带你去逛街,喜欢什么,我再送给你!”冰血有些迷茫的看着泪花闪闪的刘佳,轻柔的抬起手擦掉刘佳脸颊上的泪水。

  “不是……不是!”刘佳快速的摇着头,一把搂上冰血的脖子,哭着说道:“我……我好开心!好开心!”

  冰血无奈的笑了笑,轻轻拍着刘佳的背说道:“傻瓜,开心还哭,不要哭了!快看看,那些零食好不好吃!”

  “嗯!”刘佳有些不好意思的放开冰血的脖子,拿过一块梅肉说道:“好吃,这是……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这些……这些……是我收到过最好最好的礼物!”

  其他男子看着坐在沙发上笑的一脸幸福的五位姑娘,脸上也扬起了一个幸福的笑容,感觉……就这样看着他们……就已经很满足了!虽然这五位姑娘一个比一个彪悍,其中还有一个比在坐任何人都彪悍的存在,但是却以后是他们用生命守护的人儿,只要他们活着的一天,都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们家的这些姑娘!

  ------题外话------

  (⊙o⊙)哇,,,,我竟然坚持下来了!!我竟然坚持下来万更了!!吼吼吼……么么么!!\(^o^)/~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