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很倾城 (三百七十章)(万更)血洗皇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墨心齐欣赏阁下为人,你大可放心,我不杀你的家人!”

  冰血单手握着未出鞘的龙鳞双棍剑,整个剑身的四周不断地闪烁着金色的斗气,这在漆黑的夜幕下显得格外的耀眼。金色斗气,那是剑身才有的颜色,然而冰血竟然以十五岁的年龄便已经达到了这样的修为。这让那些默默关注着这场战斗的人心中震撼不已。

  然而这最为最震撼的人当属冰血对面的那名中年男子,他知道早已知道冰血的天赋绝对可以让大陆上那些成名已久的天才少年自觉惭愧,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个人的天赋竟然已经到了逆天的地步。他知道冰血是真正的魔武双修,斗气都已经达到了剑圣的等级,那么魔法必定只高不低吧。想必也只有那个如神一般的男子才能有资格拥有这样的孩子吧。

  中年男子轻声叹了口气,对着冰血感激的点了点头,他从冰血的双眼中便可以看出,她绝对是一名心狠手辣,冷血无情之人。但是现在却说出可以留他家人一命的话,为此他真心感激他,毕竟冰血没有对他斩草除根。

  “多谢阁下留情,在下保证我的家人绝对不会去找阁下报复!”

  冰血冷冷的一笑,轻声说道:“无所谓,但是机会只有一次。再见面,我绝对不会留请!”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浅笑着说道:“我明白!”

  冰血勾起嘴角,双眼划过一闪,身体快速划过一道残影向着中年男子迎面冲击而去,带动起一道金色流光。

  中年男子快速挥动手中银色长枪横在身前,“碰”的声音挡住了冰血的一击。就在众人呼出一口气之时,只听“咔擦”一道清脆的破裂声从中年男子的手中传来。仔细一看,顿时一阵倒吸声从暗处传来。

  中年男子手中的长枪竟然被冰血手中那把还未出鞘的龙鳞双棍剑撞出了一道很明显的裂痕。

  冰血完全没有给任何人反应的时间,龙鳞双棍剑抵着银色长枪的枪头,冰血握在龙鳞双棍剑两头的双手微微一扭,随即右手快速向上一抽,龙鳞双棍剑“唰”的一声分体,变成两把利剑,冰血右手握剑,对着中年男子的肩膀就是一刺,下手极快,中年男子根本没有来级的反抗,况且自己手中的长枪已经被冰血左手中的龙鳞双棍剑的左手剑死死的抵住。中年男子只好硬生生的挨了冰血的这一剑。

  紧接着冰血抽刀,一个回身,瞬间来到了中年男子的身后,而就在冰血抽身之时,中年男子手中的长枪竟然完全破碎。

  中年男子来不及惊讶,身体快速跟着一转,突然“噗嗤”一声,胸口一亮,男子僵硬的低下头,看着那把插进自己心口处的利剑,嘴角苦涩的一笑,他本以为他和墨心齐的等级相等,必定会有一场激烈的战斗,却完全没有想到,结果竟然这么快就落败了。枉他被誉为锡林国第一勇士,堂堂一代剑圣,但是在同为剑圣的墨心齐面前竟然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墨心齐的招式完全让人琢磨不透,不是她的招式太过繁琐复杂,恰恰相反,她的每招每式都极为简单,简单到让人完全想象不到,她的战斗不是招式上的比斗,而是用最快最恨最有效的方法将对手解决。只要决定要杀了这个人,那么每招每式必定直取要害,快狠准,毫不拖泥带水,更加没有什么复杂华丽的武技。

  而此时那些躲在地面小心翼翼观察空中战斗的人们,任何语言已经不足以来形容心中的震撼了,原本以为会见到一场震撼、壮观、激烈的圣阶高手对决,却万万没有想到,他们连墨心齐的动作都完全没有看清楚呢,就结束了。最夸张的是,帝都的人大多是都知道他们国家的第一勇士的银枪是一把圣幻器,竟然……竟然就这么被一把从未见过的双剑给毁了,就那么轻轻的一击,就给毁了。

  那把奇怪的双剑,到底是……什么等级!

  而此时众人也惊讶的发现,插在中年男子心口处的伤口竟然没有一滴血流出,四周干净的好像没有受到任何伤一般。只有冰血知道,她的龙鳞双棍剑已然在不断地吸取中年男子的血,如果她将它拔出来,不出五分钟的时间,男子的全身上下的血都会被龙鳞双棍剑吸光的。

  中年男子脸色已经惨白,四肢已经出现了麻痹的情况,眼前一片晕眩。嘴角却始终带着一抹浅浅的微笑。

  冰血看着男子的表情,眉头一皱,“唰”的一下抽出了龙鳞双棍剑,男子顺势向着前面倒去。突然一道无形之力从后面传来,轻飘飘的将男子的身体接住,好似一把大手将中年男子拖到了冰血的面前。

  中年男子看着面前那面无表情的冰血,歉意的一笑,轻声说道:“对不起,当年没有阻止的了那场悲剧。”男子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即说道:“你父亲应该还没有死!”

  “你怎么知道?”冰血冷冷的看着中年男子,语气中带着几分急切。

  “我当年听到他们说,你父亲掉进了幻景地域的结界内,我相信以他的能力,一定可以冲出结界,但是幻景地域却是有去无回的!”男子说完便开始呼吸急促,不到两秒的时间便停止了呼吸。

  冰血心中一急,连忙一把抓住男子的衣领大吼道:“结界在什么地方?回答我!”

  然而此时的男子再也无法回答冰血任何问题,浑身瘫软的任由冰血摇晃着。

  冰血表情一片阴冷,双拳紧握,青筋暴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即放开中年男子,对着另一旁的一名紫级兄弟说道:“结束后,好好安葬他!”

  “是,老大!”

  冰血将中年男子交给那名兄弟后,冷冷的看着皇宫下方,此时整座皇宫内一片死寂,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来。真心没见过这么窝囊的啊!

  “怎么?还不准备出来吗?”冰血声音夹带着死死斗气,阴冷低沉的声音传遍整个帝都的上空,不断地回荡。

  突然一道苍老的声音从皇宫内传出,带着几分急切:“墨心齐,你别太嚣张!你当真以为我锡林国没有人了吗?!”

  冰血轻蔑的转过头看向皇宫西侧,不屑的冷笑一声:“老乌龟,光出声有屁用,有本事你倒是出来跟老子打啊!别以为你用灵气将声音扩散,本少就不知道你在什么地方!”

  冰血声音刚落下,身体快速消失在原地,眨眼间,一声惨叫从皇宫西侧传出,带着几分凄厉与诧异。

  “啊……墨心齐,你个混蛋!”

  “砰砰砰!”一连串棍棒敲打的声音从皇宫西侧的上空传来,仔细一看,天空中竟然有一个狼狈的身影在上下不断地飞来不去,口中更是惨叫连连。

  当冰血再次回到原来的位置之时,手中正提着一个早已看不出原型的老者,老者的四肢无力的垂向地面,整张脸完全变了形。

  冰血刚刚回到原来所站的地方,随即将手中的老者丢到了怪蒙的手里,阴森的说了两个字:“阿蒙,撕了!”

  怪蒙一把接住了冰血丢过来的人,幽深的双眸中闪过一抹凶残,低沉的说道:“是,老大!”声音刚刚落下,完全不给任何人反应的机会,双手突然闪动了两下暗黄色的光芒,随即双手扯住老者的身体,“撕拉!噗呲!”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被怪蒙如果撕纸片一般给撕的细碎。

  一块块鲜红的血肉夹杂着各种人类的奇怪骨骼不断地从半空中落下,整片空气中都漂流着一股淡淡的血腥一气,那名老者最后竟然连一声喊就都没有来得及发出。

  地面上不断地传来呕吐的声音,不过很快就被憋了回去。甚至有不少人撤回了自己的神识,快速消息在皇宫四周,对于此时战斗再也没有了任何好奇的心思。唯一想的就是远离那里,远离那个恶魔突袭的皇城。

  突然一阵嘈杂的声音从皇宫内传出,下方的人终于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恐惧,到处都是窜逃的宫女小官,并且夹杂着一声声哀怨的咒骂,刚刚还一片死寂的皇宫内突然变得热闹了起来。

  “天啊,救命啊!我不想死,不想死!”

  “放我出去,我不要留在这里,不要留在这里!”

  “他们要杀了所有的人,要杀了所有的人,我不要死在这里!”

  冰血一行人就好似一群旁观者一般,淡然的看着脚下的皇宫,看着一片混乱的场景,眼中带着不屑。

  这时冰血缓缓的抬起右手,“噗嗤”一声,一团黑色火焰突然出现在手掌中,清脆的声音变得空灵阴森:“蝼蚁,还不出来。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本少毁了你整个皇宫!”已经完全没有耐心的冰血,对着下方的花园一挥后,手中火焰瞬间被抛出,在落地下方地方之时,顿时在整片花园中燃气熊熊大火,诡异的黑色火焰不断地向着四周蔓延,隐隐约约还可以从火焰中看到几个挣扎的身影,最后化作一片灰烬。

  紧接着冰血双手握紧龙鳞双棍剑两端,轻轻一扭,两道蓝光闪烁,“唰”的一下抽出双剑,高举右剑,朗声喝道:“杀!”

  “嗷!”

  紫级班众人仰天长啸,连同着墨岛的捍卫军与魔宫的杀手们纵身一跃冲到了下方皇宫之内,所到之处,一片刀光剑影,血肉横飞,亮丽的斗气,华丽的魔法毫不保留的向着皇宫内院的建筑丢去,冷血无情,下手狠戾。

  冰血带着五怪、墨岛兄姐以及洛坤等人快速向着皇帝所在的金銮殿飞身而去,眨眼间便到了金銮殿上方,此时下方站满了锡林士兵,一个个手持武器,满脸紧张的看着突然出现在天空中的冰血等人,完全没有因为冰血这边只有十几个人而感到放松。

  然而此时金銮殿的大门依然紧闭,冰血只需淡淡的一眼,便已经知道了,此时皇室的高层都躲在里面,其中还有一名法圣级高手。

  冰血看着那紧闭的大门,轻蔑的一笑:“以为这些普通士兵就能拦得住本少吗!”冰血话说刚落,紧接着口中轻唤而出:“伙伴们,出来吧!”

  眨眼间小乖、银摄、蓝弑、铁翼、魅、白泽、黑鳞、小金便已经站到了冰血的身边。除了小金和黑鳞以外,其他几只早已成为圣神兽的兽兽们都是以人形状态出现的。

  八只兽兽一个个目光凶残的盯着下方的近千名士兵,战意浓浓,热血高涨。

  “杀!”冰血一声令下,八只兽兽仰天长啸,身体里顿时迸发出一股股强悍的威压,带着一股股凶残的杀气,瞬间飞入人群,一个个强大彪悍的神阶技能,不要钱似的丢进士兵群中。

  “轰轰轰”一连串的爆破声,喷发出无数道亮丽的彩花,将整片漆黑的天空照耀的如白昼般光亮。但是这耀眼光华的下面却是早已血流成河,一片惨烈。

  小乖他们击中聚集在金銮殿前方的最外围,而五怪和洛坤、洛天、韩启明、叶冰熏九个人依旧合作无间的聚在一起,六个人层一字队形,从军队右侧一路杀进中围。

  这九个人的手法完全不弱于那群真正的魔兽。

  外表萝莉,内心却魔鬼化身的怪羽挥动着一根黑色长杖,却没有施展任何魔法,也不知道是不是经过了冰血的真传,完全那法杖到长棍用,法杖顶端的黑色水晶看似轻巧,然而在她手里却成了重石,长杖一挥,便是一片血花纷飞,一声声惨叫中时不时夹杂一声清脆甜蜜的笑声,似的场面更为阴森恐怖,而在她的下脚根本找不出一具完整的尸体,虽然没有见到什么碎肉之类的惨景,但是凡是被那长杖抡到的人,不是脑浆迸裂,就是整个人都完全变了形。鲜红的血液喷洒的到处都是,然而那温热的血红越多,怪羽的笑声就越清脆甜蜜,这样的笑声在那些士兵的耳中活脱脱的成为了地狱的勾魂曲,让人身心恐惧。

  “呵呵!别跑哦,这里可是战场,可不能当逃兵哦!哈哈哈!”怪羽欢快的挥动着手中长杖,爽快的不得了,此时的她也终于明白了,为啥老大不用法杖施法魔法,而且用了敲人,确实不错。

  怪柔温柔的看了一眼杀的异常欢乐的怪羽,微微一笑,手中的白绫如同两把锋利长剑,在那双柔若无骨的小手中不断地翻飞,所过之处一片血肉翻飞,在她的手里没有死人,但是却都是半死不过的人。凡是被她的白绫所缠绕住的人,在她双手一翻,快速收回白绫之时,那被缠绕之人就好似被千把利刃同时剐了一般,浑身上下再也找不到一丝完全好的皮肉,整个人血肉模糊,体内的所有器官内脏和筋脉同时被白绫所释放而出的震力完全震碎。所以怪柔所经过的地方,到处都是躺在血泊中不断地挣扎的血人,场面极其恐怖。

  然而怪柔的脸上从始至终都带着一抹温柔的浅笑,淡雅文淑,好似一名深在香闺的名门淑女,在这到处充满了血腥的场景中显得格外的诧异。

  怪风的身边不断地盘旋着无数把风刃,而这些风刃就好似一个个活着的风精灵,完全是怪风指哪打哪,凡是被他盯上的人,就没有一个人是完整的人,千刀万剐也不过如此,白骨遍地,到处可见,而旁边就是那一推推撒发着浓郁血腥的肉片,片片精美整齐,却没有人一个人想要去看一眼。

  “小柔,要小心!”怪风嘴角挂着痞痞的笑容单手一挥,一把一米长的风刃快速飞到了怪柔的身后,将那名来到怪柔身边的士兵瞬间砍成了两半。

  怪柔看着怪风,温柔的一笑:“有你们在,我才不担心!”说完,便转过头继续向前攻击,身后完全属于放空状况,但是却没有一丝后顾之忧。

  怪灵淡淡的看了一眼怪柔和怪风,随即依旧安静的飘在怪羽的身边,始终保持着三米的距离,而他算是最安静的一个了,安静到除了他的伙伴兄弟们,就连敌人都无法发现他的存在,以至于他的四周是他们所有人当中最安静的一个人,也是血腥最少的一个,怪灵所过之处,完全没有看到他有任何动作,凡是经过他身边的人都会莫名其妙的倒地身亡,说着整个人突然变得极其扭曲,无论是身形还是面容,扭曲的完全看不出原来的形状和容貌。

  怪蒙和洛天两个人始终保持着一前一后的状态,两个人被背靠着,虽然身形上差了许多,但是却依旧显得十分和谐,配合的相当默契,两个人一个双手成爪,一个一双幽蓝铁爪,疯狂的厮杀着四周的敌人,那些锡林士兵在他们手中就好似纸片一样。

  洛坤、韩启明、叶冰熏三个人相对于其他几兄弟所造成的场面算是干净许多了,三个人相互配合,属性相辅相成。

  而另一边的墨岛几兄弟姐妹从五怪他们几个人的对面直上过去,当他们看到在中央汇合之时,当他们看到浑身是血,却衣服却完好无损的五怪和洛坤、叶冰熏、韩启明、洛天九个人的身后场景之时,顿时六个人齐齐嘴角一抽,竟然有种扶额长叹的冲动。

  这几个人啊,就不能多少收敛一些嘛!要不要把这个地方弄得这么惨烈啊,到时候谁敢来收拾啊!战役结束后,不说是这里要和南叶国合拼嘛!那还不是他们自己派人来收拾!

  “你们要不要弄得这样啊,看看脸上都倒出是血!”墨芸娜无奈的走到怪羽的身边,拿出手帕温柔的将喷到怪羽小脸脸上的血迹给擦掉。

  怪羽先是微微一愣,随即嘴角一勾,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嗤嗤一笑:“嘿嘿,没事!”

  这边的墨雨瑶看着可爱的怪羽,即使她此时浑身是血,双眸不断地闪动着诡异的红色光芒,一身杀气。墨雨瑶依旧觉得怪羽只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需要任何人的疼爱。随即墨雨瑶转过头看向怪羽身边的怪柔,依旧浑身是血,但是在她那一身舒雅的气质之下,那些鲜红的血液就好似衣服上原本就带的花色,根本看不出一丝可怕的感觉。

  怪柔转过头看向墨雨瑶正笑着看向自己,嘴角也勾起一抹真诚的笑容。

  怪柔、墨雨瑶就这样相识一笑,竟默契的异口同声,问道:“没受伤吧?”

  两个人的声音刚刚落下,同时微微一愣,随即齐齐笑着摇了摇头。

  “嗷!真爽快!”小乖带着身后几只兽兽走到众人的身前,仰头长啸一声,爽朗的大吼。

  “主人,这些人也太脆弱了!”魅嫌弃的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那一地的碎尸,妖异的丹凤眼中划过一抹凶残之气。

  冰血同样一身血气,晚上刚换的长袍此时已经可以滴出血来,白皙的脸上喷上几点鲜红的血液,配上那一脸的邪气,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有种阴森的感觉。

  冰血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看着小乖等几只兽,轻轻说道:“里面可是还有呢!急什么!”

  冰血说完,转过身,冷冷的看着那紧闭的金銮殿大门,黝黑的双眸中快速闪过一抹紫色光芒。而她的身后正站在同样一身浴血的玄、怪妖、暗夜、五怪、洛坤、洛天、叶冰熏、韩启明、墨家六兄弟姐妹、小乖、银摄等兽兽。

  每个人的身上都染满了鲜红的血液,一身凶残狠戾的杀气,不断地徘徊在身体的四周。而他们的身后是一片血腥惨烈的场面,刚刚还有站着千百军队的广场,此时犹如人间地狱般,到处飘散着浓浓的血腥味道。而在广场之后的各大皇宫内院,此时战火连连,完全处于一面倒的虐杀状态。宫殿高墙不断地倒塌,那边电闪雷鸣,这边冰水飞身,另一边火焰熊熊。到处充满了凄厉的惨叫声,哭喊声,求救的声音。

  原本那个华丽高雅,富丽堂皇的皇宫已经不在了,在这夜晚,因为这些杀神的到来,完全变成了一座人间地狱,到处都是粉碎的死尸和倒塌的房屋,还有空气中让人呕吐的血腥之气。

  冰血将手中的龙鳞双棍剑合并,抬脚向着金銮殿走去。

  当冰血走到金銮殿门口之时,一道强悍的气流顿时飞射而出,冰血单手一挥,“砰!”的一声响,面前的金色大门瞬间破碎向着四周飞去。

  金銮殿内大门口处正站在一名面色铁青的老者,咋眼见,老者“噗”的一口,喷出了一口鲜血,双脚一阵仓促,连忙向后退了两步,一手握着胸口,明显是受了很严重的内伤。

  而老者在看向冰血的双眼中充满的震惊于诧异。

  墨心齐的实力竟然在他之上,怎么可能!她才十五岁而已,就算是法圣,实力也不可能在他这个已经当了十几年法圣的人强啊,可是刚刚他奋力一击不仅仅被冰血给化解,反而还伤了自己。

  这……怎么可能!

  “你……”

  老者刚要开口讲话,冰血竟然一个寸步,瞬间来到了老者的面前,“噗嗤”一声,只见冰血整只手竟然直接从老者的胸膛穿透,一只血红的小手竟然就这样轻轻松松从背后伸出,整个动作青云流水,自然而然,完全毫无预兆。

  “啊!啊!啊!”一声凄厉惊恐的惨叫从大殿正前方响起,带着一种崩溃的情绪,不断地回荡在大殿之中。

  然而冰血就好似完全没有听到一半,在还没有死透的老者耳边轻声说道:“你不该发动那么强的攻击,我一旦没接住,伤的就是我身后的伙伴。你……该死!”

  原本也有些迷茫的五怪等人,在听到冰血这话之时猛地一愣,他们刚还在奇怪,他们老大怎么不声不响的就动手了,不是还有问题要问这帮人吗,原来……原来是因为这个。

  刚刚那股从大殿内袭来的气波所释放的势压他们也感受到了,如果就这样攻击到他们身上,他们除非狂化,不然绝对会受伤。但是他们却没有一个人躲开,因为他们的身后是墨岛的人,他们不能躲。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前面站在他们的老大,他们不需要躲开,因为他们相信他们的老大,绝对可以挡得住那道攻击。

  但是冰血还是因为这道攻击发火了,她绝对不会允许任何意外的可能发生,企图伤她伙伴的人,必须死!

  冰血抬起左手轻轻推开身前的老者,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冷血无情,估计说的就是她这样的人。

  手臂抽出人体的“嗤嗤”声让大殿中的皇室之人头皮发麻,双腿发软,几位锡林公主此时一个个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口中不断的发出疯癫的尖叫。不知道为何,即使如此,其他人依旧可以听到那手臂抽离人体的声音,此时已经所有人瘫软在了原地。

  那名老者可是他们仅剩下的一名法圣啊,竟然就这样被一个少年给秒杀了,而且是以如此凶残原始的方法。就这样……死了!

  那么剩下他们这些还不够法圣轻轻一挥手的人,还能做什么!

  冰血接过暗夜递过来的手帕,轻轻擦拭着那只鲜红的右手,缓缓的抬起头,不耐烦的看着那几名疯狂尖叫的公主,厌烦的说道:“柔儿,小羽!他们太吵了!”

  ------题外话------

  (⊙o⊙)…卡了!后面还有,会万更的!宝贝们明天刷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