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很倾城 (第十五章)(万更)神秘的玄武之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冰血在乱兽谷一住就是半年,这半年里她没有睡过一天的好觉,没有回过一次地下宫殿,更加没有见过殷奕帆,每天都游荡在乱兽谷中,有地洞睡地洞,有大树睡大树,如果没有找到可以躲避隐藏的地方,便吃一颗丹药继续寻找乱兽潮。

  她没有杀过一只魔兽,无论来多少,她都是将那些魔兽击伤,然后离开。也许第二天在另一个地方还会遇到前一天战斗过的那群魔兽,但是冰血依旧将他们击伤,没有任何杀招。这样的战斗方式对于冰血来说是困难的,毕竟她是个杀手,杀手的本性早已融入到了她的骨血中,与她成为了一体,是不可分割的,忘不了更加的丢不掉。

  杀手是什么,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见杀招的黑暗王者,但是冰血将自己血液中的那股嗜血残杀统统埋藏了起来,这么做的原因绝对不是因为冰血突然转性将那颗早就不知道被她丢到那个角落里的良心捡了回来。而是因为冰血在提升自己战斗实力的同时也在练习自己的精准度和耐心。

  收割生命对于她来说太简单,只要是让她接近的目标,那就没有杀不了的人。但是如果让使用杀招早已习惯了的她收监自己的动作,仅仅只是击伤而不要命的话,那么就要用上更多的精神力去控制自己的力道和攻击的位置。

  同样的,这种训练还可以让她更好的提高耐性,不至于忍不住的想要杀人。

  其实她原本没有想过这么多的,但是自从她发现她体内的魔性越来越深,她虽然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是身为魔族,那种天生嗜血残杀的本性越来越不受她的控制,她虽然是杀手,但是却不是滥杀之人,嗜血却不嗜杀。

  所以她必须要努力提升自己的耐性和精神力,让她可以驾驭自己的魔性,而不是本魔性所驾驭。

  狂化是她不想看到的,因为她担心……狂化后的自己就不是自己了。

  半年的野人生活并没有让冰血的外表改变多少,脸色除了一些泥土灰尘和点点血迹之外,竟然没有让灼热的阳光给晒黑,依旧白皙娇嫩,当然这是在她整理好她那一头如同鸟窝一样的头发和那一身破破烂烂的长袍的之后,才可以看到。

  此时的冰血正站在一群倒地不起,浑身是伤的魔兽中间,冷冷的擦了擦手中黑色法杖上的血迹,嘴角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没想到,战斗的时候也能晋级!”

  冰血侧过头看了一眼躺在自己身边的那群魔兽,一个个正满眼恐惧的看着自己,即使还能站起来,现在都死活不起来了,躺在地上吭吭唧唧,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那一双双看着冰血的眼神,活像是看到了比他们还禽兽的怪物一样。

  就在刚刚,冰血战斗到一半的时候,体内的灵力斗气齐齐飙升,一瞬间冲破了神灵的屏障,晋级到了神皇魔法师和斗皇。虽然在乱兽谷内没有天地规则,但是这晋级却是真实的。让冰血的速度和战斗力瞬间提升了一个台阶,导致了冰血出手有些刹不住。

  所以……这次……下手……狠了点。

  “抱歉了各位,小爷我刚刚晋级到了神皇,还不太习惯神皇的力量,所以……下手狠了点。”冰血无耻的看着那群被她打的浑身瘫软骨裂的魔兽,口中说出让兽吐血的话:“你们知道,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而此时那些刚刚被冰血狠狠虐了一番的魔兽们,在听到冰血这番话后,心中更是愤怒不已,却只能敢怒不敢言,将所有的委屈都咬着牙吞到了肚子了,心中不断地怒骂着。

  你丫的一个人类竟然比他们这群禽兽还禽兽,没人性到这种地步,你丫的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冰血淡淡的一笑,越过前方树林看向地下宫殿的位置,眼中划过一抹急切:“半年了,差不多该出去了!”

  清脆的声音刚刚落下,一阵微风吹过,这片空地中再也没有了冰血的身影,而那些躺在地上的魔兽们齐齐舒了一口气。

  他们都听到了那个没有人性,比禽兽还禽兽的人类说的话了,这是不是代表着,他们乱兽谷的魔兽们美好的生活在此降临,恶魔终于离开了啊。

  冰血自然不会知道那群被她虐了整整半年的魔兽们的激动心情,估计就算知道了,她也不会在意吧,顶多心中的恶魔因子突然爆发,跑回去告诉他们“小爷决定在继续留下了历练半年,顺便跟你们这群可爱的魔兽培养培养感情。”

  届时,估计乱兽谷的所有魔兽会来个集体大自杀的活动吧。

  冰血先是来到了一个水潭边,清洗了一下狼狈的自己,不然如果这个样子回去,铁定会把殷奕帆和魔魅叔叔给吓到了,实在是……太原始了。

  洗个澡,换了身衣服后,冰血顿时感觉到了一阵神清气爽的感觉,随即快速向着地下宫殿的方向飞奔而去。

  虽然在这里无法踏空而行,但是以她现在的速度,即使在带着千倍重力的情况下,她依旧可以速度如风,就连神皇级的风系魔兽都无法超越她。

  逆天到她这种地步,估计依旧无法与人类相媲美了。

  当冰血刚传入地下宫殿外的结界之时,便看到了两张半年未见的笑脸。

  殷奕帆和魔魅在收到冰血传音之时,便快速来到了结界边缘等待那个半年未见的身影,半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却注意改变一个人。

  当冰血看到殷奕帆的时候,就明显感觉到了他的变换。以前那个有些被宠溺的过分的幼弱少年已经不见了,此时的殷奕帆皮肤带了一点健康的荞麦色,一头深绿色长发被一条绿色发带扎在脑后,显得精明干练。身体也比半年前壮实了许多,一身深蓝色武士劲装勾勒出完美比例的身材,腰间依旧挎着那把半年前冰血送给他的藏绿色大刀,给他整天了几分雄武的气势。脸上虽然带着灿烂的笑容,却可以让人一眼看出,那笑容中充满了成熟与稳重。

  而魔魅叔叔这半年来虽然没有如同冰血和殷奕帆那样到乱兽谷中需找魔兽群战斗来提升自己的实力,但是他此时的气息已经比半年前沉稳平淡的许多,足以证明他当年所受的伤已经完全康复,而实力在半年中恢复了许多。

  “小齐,欢迎回来!”

  “心齐,你终于回来了!”

  魔魅与殷奕帆在看到冰血的一瞬间,快速来到冰血的身边,将冰血整个人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一番,在看到除了一些细小的伤痕在手背上之外,在没有发现其他严重的伤,当下两个人齐齐的舒了一口气,那颗悬着的心也终于回归到了原位。

  “我很好!”冰血一手拉着魔魅,一手拉着殷奕帆,脸上带着爽朗的笑容,整个人都让人觉得十分的清爽舒服。

  “没事就好。”魔魅一脸欣慰的拍着冰血的手背,妖媚的脸上笑得一脸慈爱,在没有找不到一丝平日里的狡诈。

  冰血转过头看向殷奕帆,微微一笑,轻声说道:“恭喜了,殷奕帆。”

  殷奕帆的心性即使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在冰血面前,他表现的永远都是一个大男孩的形象,带着几分羞涩和阳光。

  殷奕帆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轻声说道:“我虽然在乱兽谷历练的半年,但是实力依旧是神皇级。”

  冰血笑着摇了摇头:“虽然你没有晋级,但是你却得到了许多你以前没有的东西,比如机智、精准、经验和独立性。这些虽然没有让你修为等级提高,但是却让你的战斗力有了一个很大的跨步,现在别说是三只虎头兽人暗算追杀你,就算来一群也不再是你的对手了!”

  殷奕帆满脸激动的看着冰血,重重的点了点头,眼中带着满满的自信:“嗯,我知道了!”

  魔魅平时虽然在地下宫殿修炼,但是在这半年里,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出去看看这两个孩子。冰血的努力,他一直都知道,每次看到一身是伤的冰血,他都会心疼的难以呼吸,但是却要拼命的克制自己心中的冲动,没有现身去阻止那个疯狂的孩子。因为他们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要做,他们前面的路太难,只有拥有绝对的实力才能走到最后。

  然而殷奕帆的转变,让魔魅震惊震撼。那个从小到大被家族宠爱的少年,已经开始脱变。在这里的每一天虽然让他没有了以前的舒适,没有了以前的安全堡垒,但是却让他得到了真正的成长。

  魔魅相信,无论是冰血,又或者是殷奕帆,在他们的道路上都会走很远很远。

  冰血抬起头看了看蔚蓝的天空,微微一笑:“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找玄武吧。这么久了,也是时候出去了!”

  冰血三人通过传送阵直接进入到了地下宫殿正殿呢,当他们刚刚出现在正殿中便看到了早已等在那里的玄武。

  “没想到你进入如此大,半年前刚刚晋级成为神灵魔法师,短短半年时间再次晋级,成为了一名神皇魔法师,而且现在你的年龄还不过到十七岁,以你这个年龄到达这样的修为,就算是在幻景地域的那些榜上有名的天才少年中,也算是佼佼者了。”

  玄武满眼淡淡的看着冰血,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欣慰,就好似一位长辈在看着家中聪明伶俐的小辈一般,这种感觉让冰血绝对奇怪,不仅如此,冰血此时对于玄幻背后的那个主人更加的好奇了。契约兽通常都是跟自己的主人同一条心的。对于自己主人所在乎的朋友和家人,他们也会多一分关怀。

  冰血可以保证,她绝对不认识玄武的主人,但是她却知道,玄武的主人必定是认识她,更确切的说,是认识她的身份和那个与她有关系的人。

  难道是魔族的人,但是父亲好像很早以前就离开魔族了,他可是在墨岛长大的,魔族如果还有亲人,也是那些曾经抛弃过父亲的人,这样的人怎么会突然出现来帮助自己。这根本就说不通,就算自己的天赋再好,顶多就是来抓自己回去,但是魔族可以高等种族,是凌驾于其他种族之上,与天神一族平等的存在,又怎么会在意她这个出生在低等位面,体内拥有人类血脉的半人半魔呢。

  玄武感受到冰血眼中的探究与疑惑,微微一笑,低声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对于我和我的主人充满了疑惑。虽然现在无法告诉你所有的事情,但是请你一定要记住,我的主人无论如何都不会做出伤害你的事情,她只会帮助你和保护你!”

  冰血听到玄武的话,双眸一冷,毫不领情的说道:“我不屑于连面都不敢见的陌生人给与的帮助和保护,所以还是那句话,请你原封不动的带回去。我不管他是谁,我与他之前只有仇,他伤害紫冥的仇,其他什么都没有。你可以不告诉我,我也知道以现在的我的实力,是无法去找你主人报仇的。但是总有一天,我会让他知道知道伤害我重要之人的下场。我墨心齐说到做到,无论他是谁,在什么地方。我墨心齐都会找到他,让他偿还当年他所欠下的所有的债!”

  “哎!”玄武有些落寞的看着冰血,眼中带着一抹莫名其妙的悲伤,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没有再跟冰血做任何解释。因为他知道,现在无论他如何解释,都是没用的。以冰血的性格,就算是为了她好,也绝对不能伤害她所在乎的人。

  可是……这一切的一切,最终错的到底是谁,现在还没有人知道。

  玄武突然有种,不想看到最后结局的冲动。因为他怕会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美好,身为上古守护兽之一的玄武大神,此时的心里竟然第一次有了逃避的心里。

  冰血冷冷的看着玄武,冷声说道:“我在乱兽谷内已经得不到提升了,现在可以送我们离开了吧!”

  “可以,不过……”玄武对着冰血点了点头,随即接着说道:“你必须与我的继承兽契约,让他留在你的身边!”

  “契约!”冰血皱着眉头看着玄武,嘴角一抽,心中更加纠结不已。

  她发现这只伟大的上古守护兽玄武大人其实是一个很三八的兽,估计连玄武背后的那个主人也是一样的。这几天,凡是冰血遇到那个人准备好的魔兽,都会受一点伤,然后得到一些对自己很有帮助的魔兽或者东西。这算是打个巴掌给个甜枣吗。

  突然冰血抬起头,满脸探究的看着玄武,冷声说道:“你家主人是不是做了什么特对不起我家的事情,所以现在才回想尽办法的来弥补,好消磨她心灵中的罪恶感。”

  冰血口中的话,有大部分是猜测,明明就没有任何证实,但是冰血却从玄武的眼中看到了一抹闪烁的光芒。这是一个人心里最直接的反应,而这道闪烁的亮光也代表了一件让冰血无法相信的事情。

  那就是……愧疚!

  玄武竟然对冰血存在愧疚感,正确切的说,那是他提他主人所表达出来的愧疚情绪。

  看来……这是被自己误打误撞的给撞出一丝丝真相了。

  “我不管你的主人当初到底做过什么磨灭良心的事情,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他将我们之间左右帐都算的清清楚楚,除非在此之前他杀了我,不然我绝对不会让他好过!”

  既然他们之间除了紫冥的事情以外,还有其他的事情存在,那么这个人,冰血就更加不可能放过了。

  然而当玄武听到冰血说完这段话后,竟然突然激动的抬起头,看着冰血,焦急的说道:“不可能,他们是绝对绝对不会伤害你的。”

  玄武的情绪让冰血皱起了眉头,这让冰血对于玄武的那个主人的身份有了一个初步的定义,那就是……他们与自己之间的关系绝对非同一般。

  很有可能……是那边的人。

  想到这里,冰血淡淡的看了一眼玄武,毫不在意的说道:“有什么不可能的,就连血脉相连的至亲之人都有可能背叛甚至是起杀意。我又如何去相信你口中那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主人呢!”

  “这……”玄武焦急的看着冰血,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解释,现在的情况已经处于解释越多越复杂的地步了。

  况且……冰血所说的话根本让玄武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因为她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就连血脉相连的至亲之人都有可能背叛,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玄武无力的叹了口气,不在多说什么,而是转过头对着黑暗的墙角唤道:“小武过来!”

  “来了爷爷!”一道清脆的声音从角落中传来,同时也吸引了冰血三人的注意。

  只见一只缩小版的玄武砰砰跳跳的从角落中跑了出来,背上的那条青色小蛇还欢快的吐着蛇信子,身体不断的左右摇摆,来表示自己开心的心情。

  “爷爷!”小玄武跑到玄武的身边,仰着头清脆的唤道。

  玄武对着小玄武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即转过头看向冰血,低声说道:“它是我在十七年前培育出来的一滴精血,体内流着纯正的上古守护兽玄武的血脉,它已经正式接受了玄武一族的传承,天赋更是再我之上。幻景地域不比浩瀚大陆,这里到处都存在在危险,到处都是险境。它跟在你身边,会有很大帮助。你不能拒绝,就算为了你的目标,你要保护的人,请收下它。我知道你对于我的身份还有很多抵触,它跟了你之后,就是你的契约兽,跟我再无任何关系。契约之力是连创世真神都无法改变的,所以对于它,你可以完全放心!”

  小玄武从出生的时候便已经知道了自己生存的目的,是为了一个人,一个它要用自己的全部去守护的人。而它也只是那个人守护兽,生生世世只守护她一人。

  小玄武从知道自己任务的那一天开始就在等待着、期待着。十七年过去了,今天它终于见到了那个人,那个长的很好看很好看的人。

  小玄武先是小心翼翼的看了冰血一眼,紧接着欢快的跑到了冰血的身边,仰着小脑袋清脆的唤道:“主人,小玄武终于见到主人了,小玄武等了主人十七年了哦。主人是来接小玄武的吗。”

  冰血冷冷的看了一眼玄武后,低下头看着才到自己膝盖高的小玄武,看到那双清澈单纯的小眼睛之时,突然有种看到小洛天的感觉。那种被完全的信任与依赖,那种以自己为神般的崇拜,那种用自己的全部去守护的坚定。

  面对这样的一双眼睛,冰血相信就算心是冰做的,也会在这双清澈单纯的眼睛中融化吧。

  冰血温柔的一笑,抬起头轻柔的摸了摸小玄武的头,点了点头说道:“嗯,我是来接你的,以后你就跟着我了,要好好跟家里的哥哥们相处哦。”

  “恩恩,小玄武会的,小玄武最听主人的话了!”小玄武撒娇的在冰血手掌心中蹭了蹭,背上的小蛇乖巧的将小蛇头贴在冰血的手背上,跟着自己同生同涨的伙伴一起对着主人撒起娇来。

  接着冰血快速契约了小玄武,在契约之后,冰血看着小玄武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惊讶。她完全没有想到,这看起来乖萌乖萌的小家伙竟然是神宗级的高手。神宗级啊,这在幻景地域虽然不能横着走,但是也算是中小级的高手了。起码现在是她家除了紫冥以外,等级最高的高兽了。

  而玄武在看到冰血正式契约了小玄武后,担忧的心放松了下来,淡淡的舒了一口气后,对着冰血说道:“现在我送你们去传送阵,这个传送阵是十七年前主人为了送我进来给在结界最为薄弱的地方划开的一道小口子,为了不让结界在这些年中因为这道缺口而失效,主人在拿到缺口中设下了一道传送阵,但是因为条件有限,加上结界的反噬,传送阵的效果已经大不如前,在传送中可能会出现乱流,你们只要保持心灵平台的空明,屏息凝气,是不会造成任何损害的。不过,被传送出去的地点就无法估量了,很有可能你们会因为里面的乱流而失散。”

  冰血听到玄武的解释后,眉头一皱先是看向小玄武,轻柔的说道:“小玄武你先去契约空间里面玩,不过里面有一些正在修理的哥哥们,你不可以去打扰他们知道吗,你可以在里面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方作为你的小地盘,等那些哥哥们醒了之后,你再去找他们玩!”

  “恩恩!”小玄武乖巧的点了点头,随即说道:“放心吧,主人。小玄武也会努力修理的,不会去打扰哥哥们的,主人如果有事情就叫小玄武哦!”

  “好!”冰血轻柔的摸了摸小玄武的头,随即将借着将它收入契约空间的一瞬间,神识微微一动,开启了魔蓝之戒,在没有人察觉的情况下,让小玄武进入到了魔蓝之戒中。

  随即冰血转过头看向魔魅,轻声说道:“魔魅叔叔,你也进去吧,你的身体刚刚才恢复,不易在外面待太久,我自己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你不用担心我!”冰血一直都知道,魔魅留在外面是因为担心自己初到幻景地域,实力有低。但是他当年的伤太重了,损失的元气容易补,修为可以在练回来,但是灵魂却只能一点一点的修复,好在魔蓝之戒中的丹药够多,灵力充沛,不然魔魅估计再过了几百年也好不了。

  魔魅自然知道冰血心疼自己,心中感动的同时更加的欣慰,温柔的笑了笑,点了点头:“好,你出去后完事小心,不要太逞强。”

  “嗯!”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再次开启魔蓝之戒将魔魅收了进去,反正她也不怕被玄武看到,毕竟以玄武的实力完全可以看出魔魅的本体,既然是魔兽,那么是冰血的契约兽,也无可厚非。

  最后冰血看向殷奕帆,两个人相视一笑。

  “如果被乱流吹散了,不要慌,我们会再见面的。”冰血拍了拍殷奕帆的肩膀,笑的爽朗。

  殷奕帆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笑容,轻轻的点了点头,坚定的说道:“那是当然,我可是要守护你的。”随即殷奕帆从怀里拿出了一块水蓝色玉牌,玉牌的正面雕刻着一条腾飞而起的蛟龙,背面是刻着一个帆字,殷奕帆接着说道:“这是我的蛟龙玉牌,如果你在幻景地域遇到麻烦,就把这个拿出来,有些势力对于我们蛟龙一族多少还会给几分面子的。”

  冰血双眉一挑,看着殷奕帆戏谑的一笑:“就像是虎头兽人。”

  “额……”殷奕帆表情一僵,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虎头妖兽族一直想要取代我们蛟龙一族的地位,但是……”殷奕帆说道这里,眼中迸发出一道威武霸气的寒光,冷声说道:“但是,我蛟龙一族岂是他小小的虎头妖兽族可以取代的。这一次,我绝对会让他们好好的认清自己的位置。”

  冰血嘴角勾出一抹冷笑,对着殷奕帆说道:“记住,我们与敌人之间只有生与死,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殷奕帆认真的看着冰血,随即点了点头,眼中带着闪过一抹敬重,随即说道:“我明白了,放心吧。下次见面,换我来保护你。”

  “好,我等着!”

  冰血与殷奕帆同时挥出又张,“啪”的一声,两只手相握在半空中,结缔永生之谊。

  接着玄武带着冰血和殷奕帆来到了当初他们掉落下来的那个山崖下方。两个人再次来到这里,脸上都浮现出了一抹无奈。

  也不知道,他们这次在乱兽谷的经历,是否应该感谢虎头妖兽族的追杀。

  想要感谢他们的追杀,让他们进入到了乱兽谷,契约了自己的魔兽,实力也得到了提升。但是当初的狼狈又让他们不得不灭了虎头妖兽一族。

  果然……人生中就是在不断的纠结中度过的。

  玄武对着面前的岩壁,口中念念有词,一连串复杂的咒语不断地从玄武口中飘出,突然一道墨绿色光芒从玄武背上的小蛇口中迸发而出,墨绿色光芒“唰”的一下击到前方岩壁五米高的地方。

  紧接着一阵“轰隆”声从岩壁内传出,随即一个细长的黑影出现在岩壁之上,带着一道道冷风吹在冰血的脸上。

  玄武转过头看了一眼冰血,随即缓缓的吐出了两个字:“去吧!”

  冰血表情有些别扭的看了一眼玄武,随即低声说了一句:“我会好好照顾小玄武的,我在它便在。”话音刚落下,冰血便脚尖一点,跳向了岩壁之上的那道黑影。

  殷奕帆微微向前走了一步,对着玄武双手抱拳,带着几分恭敬的语气说道:“多谢玄武大人半年来的照料,我们后会有期!”

  随即殷奕帆同冰血一样,跳入到了岩壁之上的黑影中。在殷奕帆的身形消失后的三秒,岩壁上的黑影快速愈合,最后消失不见。

  玄武的目光依旧看着冰血消失的地方,最后微微一笑,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道:“主人,小小少主比少主还可爱呢。”

  最后玄武消失在了原地,不过它并没有回到那个地下宫殿内,而是完完全全的消失在了乱兽谷,乃至整个幻景地域之中。至于它却了什么地方,却没有任何人或者兽知道。

  冰血进入到传送阵中之后,便是一阵天旋地转,整个身体漂浮在半空中不说,还以一个360度全角不断地旋转着,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四周不断的挂着强劲的气流,冰血这个时候终于明白,玄武为何告诉他们进入到了传送阵中一定要保持心灵平台的空灵,屏息凝气,什么都不要去想了。

  因为这种情况下,如果再乱想的话,肯定会吐到昏天暗地,直接吐丢半条命出去。

  这……这简直就太遭罪了吧!

  冰血心中不断的咒骂着那个设置这个伪劣结界的人,这根本就是山寨货吗,真当她没用过大型传送阵是不是。

  四周的空气越来越稀疏,空气中的元素已经快要接近零,气流反而越来越大,这种完全不同寻常的状态,根本让人无法淡定下来,没有空气却又气流,这根本就是变态嘛。

  冰血现在恨不得一棒子将自己敲晕,她的胃里已经开始疯狂的翻滚了。

  气都凝不出来,怎么淡定啊。

  冰血紧紧的闭着眼睛,努力的让自己放松下来,想象着自己是一片树叶,完全没有任何重量,同时不断催眠自己“我不想吐,我不恶心,我不头晕。”

  当冰血隐隐约约要开始怀疑自己马上就脑淤血之时,“碰”的一声响,紧接着一声惨叫从冰血的身下传出:“啊!”

  冰血躺在软绵绵的物体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缓缓的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蔚蓝的天空,晴空万里,飘着朵朵白云,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