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很倾城 (第十八章)夜晚的黑暗元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玄武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房中之时,身边漂浮着一颗硕大的水球,然而在水球中不断挣扎中的那两个人正是刚刚在冰血房间门口计划绑架冰血的人。

  “主人!”小玄武欢快的跑到冰血的面前,甜腻腻的唤着一声,脸上挂着讨喜的笑容。

  “小武真厉害!”冰血温柔的揉了揉小玄武的头。

  小玄武乖巧的趴到冰血的被子上躺在,笑意盈盈的看着水球中的气息越来越弱的两个人,丝毫没有解开水球的意思。

  冰血走下床来到椅子上坐下,满脸淡然的看着水球中的两个,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随即对着小玄武挥了挥手。

  小玄武缓缓抬起头,圆溜溜的小眼睛看着前方的水球,双眸中快速闪过一抹蓝色的光芒,只见那颗硕大的水球“砰”的一声爆裂开来,里面的两个人一下子跌落到了地上,满脸惨白的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这时伤疤男子僵硬的抬起头,当看到冰血之时顿时一愣,双眸闪过一抹惧意,却快速消失不见,恢复了那副冷冰冰的样子。

  然而当伤疤男人抬起头的一瞬间,冰血便看到了他脸上那道青黑色的疤痕,疤痕看起来跟其他那些已经完全长好的疤痕一模一样,只是他脸上的疤痕的颜色是青黑色的而已。

  虽然对于医学方面,冰血不如玄,但是对于毒药的掌握却是无人能及的。

  当冰血第一眼看到那道青黑色疤痕之时,便已经直接到了,此男子中了剧毒,而且是很奇怪的剧毒。

  冰血缓缓在那两个人的面前蹲下,伸出手抓住疤痕男子的手腕,驱动精神力快速在男子体内扫描的一遍,双眼微微一亮,冷冷的看了一眼男子脸上的青黑色疤痕,嘴角扬起一抹阴冷的笑容,让疤痕男子再次升起了一股无力抗拒的惧意。

  “你中的是什么毒?”冰血勾着嘴角邪邪的一笑,双眸冷冷的盯着疤痕男子,给疤痕男子带来一股无形的压力袭向心头。

  疤痕男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坐在地上仰着头看着冰血,双唇微微涌动,僵硬的说道:“侵灵。”

  “侵灵!”冰血双眉一挑,冷哼一声:“这名字倒还真贴切简单啊。”

  冰血的话让疤痕男子微微一愣,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冰血,惊讶的问道:“你认识这种毒药。”

  冰血抬起头轻轻摸上疤痕男子脸上的伤疤,当指尖触碰到疤痕男子的脸上之时,冰血明显感受到了疤痕男子的僵硬。虽然冰血不喜欢触碰陌生人,但是却只有这样才能用精神力仔细查看隐藏在疤痕中的毒素体质。

  一道细微的精神力浸入到疤痕男子脸上的那到青黑色疤痕内,心中瞬间明了。

  “这是一种不断侵蚀你体内灵力的毒药,不是让体内的灵力消失不见,而是在你驱动灵力转换为元素之时,将那些魔法元素全部杀死,最后坏死的元素会将你体内所有的经脉堵塞,让你无法在修炼。另外你在吸收外界空气中的魔法元素之时,只要那些魔法元素进入到你的体内就会立刻变成坏死元素,堵塞住你体内的经脉,所以就算你永远不动用体内的灵力,也无法改变经脉被堵塞。因为你的体内不可能没有元素进入,只不过是一种方法快速堵塞,一种方法缓慢堵塞而已。”

  冰血这一番话彻底震惊了疤痕男子。

  “怎么……可能!”疤痕男子瞪着一双大眼睛,脑海中一片空白,心跳不断地加速。

  他所知道的侵灵只是不断侵蚀自己体内的灵力罢了,就算灵力没有了,他也可以再修炼。但是现在却有人告诉他,侵灵不仅会侵蚀他体内的灵力,还会堵塞他的经脉,经脉一旦被堵塞,那么他……就再也没救了。

  废物……是不允许存在于这个世界的。

  “从来没有听说过侵灵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啊!”瘦小男子小心翼翼的看着冰血,眼中带着谨慎的光芒。

  冰血不屑的一笑,邪邪的看着瘦小男子,眼中划过一抹狠戾的光芒,冷声说道:“你这是在怀疑我对毒药的判断力。”

  瘦小男子被冰血那样的目光看的浑身一抖,连忙低下头,小声说道:“我们……我们凭什么相信你的话。也许……也许你就是为了想要利用我们,而……而编造出来的理由。”

  “呵呵!”冰血不屑的朗笑两声,随即不屑的看向那两个人,语气嚣张狂傲:“你觉得你们有什么地方是我可以利用的,修为?还是对于这个城市的了解?”

  “我们……”瘦小男子猛地抬起头,刚想出声反驳冰血的话,却发现自己和自己的老大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让这个人利用的。

  他们两个人在这个人的契约兽面前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这个人又怎么会看得上他们。至于对这个古怪城市的了解,那就更加不可能了。毕竟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绑架冰血,从安昊厉那里换取情报的。

  不等瘦小男子想明白,疤痕男子便看向冰血开口问道:“你知道怎么解我的毒?”

  冰血脸上挂着一抹邪笑,淡淡的看着有些焦急的疤痕男子,双眉一挑,口气随意的说道:“我确实有办法,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疤痕男子听到冰血的话后,连忙急切的说道:“那你帮我解毒。”

  冰血鄙夷的白了一眼疤痕男子,冷漠的说道:“我凭什么帮你解毒。”

  “你不帮我,你竟然不帮我!”疤痕男子有些疯狂的对着冰血大声吼道:“你敢不帮我解毒,我就杀了你。”

  冰血快速站起身,阴冷的看着疤痕男子,单手一挥,一把速度极快的风刃瞬间划过疤痕男子的脸颊,正正好好划过男子脸上的青黑色疤痕,一道散发着腥臭味道的青黑色血液从疤痕男子脸上滑落,让这整个房间内顿时升起一股诡异的气息。

  疤痕男子完全傻在了原地,而瘦小男子将自己缩在一团坐在地上,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着,根本不敢去看冰血一眼,完全不管自己老大的状况。

  疤痕男子此时也完全冷静的下来,对于眼前这个神秘莫测的少年,心中充满的疑惑。他竟然没有从这个神秘少年的身体察觉出一丝灵气,但是却实实在在的看到了这个神秘少年发动攻击。

  这……这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算这个神秘少年身上带着隐匿修为的幻器,但是在他发动魔法攻击之时,身体也会释放出灵力波动,让对方看出他的等级。

  但是这些常规在这个少年的身上竟然完全失效了。

  而且……刚刚那个魔法攻击明明就是一个简单的低阶魔法风刃而已。一个低阶魔法,他这个神皇级别的高手竟然没有躲过去,就算他的攻击力因为体内的毒素而受到了阻碍,但是也不可能连一个低阶魔法都躲不过去。

  只因为……这个神秘少年所释放出来的低阶魔法风刃太过诡异,不仅仅是速度快的吓人,就连攻击力都强的让他这个神皇都从那到攻击中察觉出了一丝势压。

  “我要这个城市所有神皇级别以上的人的级别,明天晚上之前交给我。”

  冰血冷冷的看着疤痕男子,语气强硬刚烈,不容任何人反驳抵抗,带着一股无上的帝王之威,犹如君临天下的帝王,让所有人不由自主的臣服在她的脚下,甘愿为她去做任何事情。

  冰血的命令让疤痕男子和瘦小男子微微一愣,随即快速明白了冰血话中的意思。这是要他们为她所用,才有机会得到解药。

  疤痕男子心中挣扎了几秒钟,随即仰头看着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好。”

  随即疤痕男子快速站起身带着瘦小男子离开的房间,去完成他们之间的交易。

  “主人为何要用那两个笨蛋,小玄武也可以帮助主人的。”

  小玄武站在床边,有些不解的看着冰血。

  冰血转过头,看着小玄武微微一笑,双眼中划过一抹狡诈,随即冷声说道:“既然有人可用,何必麻烦我们自己人呢。况且他的毒对我来说也可以算是一个挑战,这个世界的毒药是我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完全是为了这个世界而生的。很值得我好好的研究一番,再来他们两个人在这个城市也游走了许多时日,比我们熟悉这里,能在这么快的时间里找到我,足以证明这一点了。”

  小玄武有些明白的点了点头,不过眼中依然带着几分迷茫的神色看向冰血,轻声问道:“主人,难道他们两个不是跟踪我们来到这里的吗?”

  冰血揉了揉小玄武的头,笑着摇了摇头,轻声说道:“不是,在来这里的路上,我并没有察觉到有人跟踪。许是在街上的时候看到我和安昊厉讲话,才招来这里的。”

  “哦哦!”小玄武了然的点了点头,还不忘在冰血那纤细的手掌心中撒娇的蹭蹭。

  冰血转过头看向窗外,眼中划过一抹阴冷,这里的夜晚确实与其他地方不同,虽然她没有去过幻景地域的其他城市,但是她却可以确定这一点。毕竟幻景地域就是再怎么奇特,也不可能再夜晚的空气中,存在在这么浓的黑暗元素。

  不过这一点对于冰血来说却是好的,要知道黑暗元素对于她来说,可是大补之物啊。

  冰血开打窗户,盘膝坐在窗边的椅子上冥想,身体所有的经脉大开,疯狂快速的吸收着空气中的黑暗元素,完全不怕会出现爆体而亡的危险。如果是光明系元素,她可以还会有些顾忌,然而身为黑暗之王,完全为了黑暗而生的她,黑暗元素就算是多到爆棚她都可以绝对放心的去接收,好像永远都填不满的无底洞一般。

  相对于夜晚的黑暗阴冷,这里的白天就是光明温暖的,但是却同样的安静死寂。

  明明街道上有着许多人来人往的行人,摆着琳琅满目的商品街铺,但是无论是卖东西的小贩,还是买东西的行人都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就连表情都是完全一副麻木不仁的样子。

  冰血不放心寄宿旅馆的食物,所以并没有吃下店小二送来的食物,将所有的食物都倒掉后,拿出自己黑晶戒指中的肉干快速吃了一些,算是解决了肚子饿的问题。

  在幻景地域内与在浩瀚大陆完全不一样。在浩瀚大陆以冰血的实力根本不会感觉到肚子饿,但是自从她来到幻景地域,就发现,无论自己的修为如何提升,依旧会感觉到饥饿的感觉。

  白天的时候冰血站在寄宿旅店的上空观察了一下这个城市,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不断地从城西方向释放出来,但是当她想要用精神力探查之时,却在中途被一股奇怪的感觉所阻碍了。

  如果冰血没有猜错的话,那是结界。

  冰血冷冷的站在半空中,目光看向城西方向,双眼闪过一抹精锐的光芒:“竟然设置的结界,看来城西树林真的存在一些有趣的东西了。不过,结界在环境地域这么普遍吗?连这么一个偏远的小城市都能买到结界卷轴。”

  “那个结界卷轴是那名神宗高手来到的,就为了防止被为人只道城西树林里面的事情。”

  安昊厉不知什么时候来到的冰血的身后,跟着她一同看向城西树林,声音中带着几分沉稳与严肃。

  对于安昊厉的到来冰血并没有感觉到了奇怪,淡淡的瞟了一眼他后,便转过头看向距离城西树林最近的地方,那里有着一座与其他房屋都不同的四层楼高的建筑,那栋建筑用的材料全部都是黑色的,看起来有一种很阴森的感觉,四周用高达三米的外墙封锁住,隐隐约约冰血察觉到那所宅院内到处都存在着暗哨。在这样一个偏远的小城镇内,竟然有着如此严密防御的地方,而且这所宅院四周可以说没有任何建筑,在这个小城镇内很明显是个突出独特的地方。

  冰血双眉一挑,轻声问道:“那是什么地方?”

  安昊厉目光一转,顺着冰血的目光看过去,随即眼中划过一抹古怪的神情,随即很刻意用一种十分轻松的语气说道:“哦,那里啊!是城主府喽。”

  精明如冰血,又怎么会听不出去安昊厉语气中的不自然,淡淡的瞟了他一眼后,并没有多问什么。本身她就是一个好奇心缺乏的人,别人的事情她从来不屑去理会,对于城西那边的事情,她会好奇也不过是因为每到黑夜降临,从那边飘散出来的黑暗元素罢了。

  又便宜不占,那绝对不是她冰血的性格。

  “好独特的城主府。”冰血嘴角勾出一抹冷笑,随即冷声说道:“城主府竟然建在城中最偏远的地方,还是第一次见到,用的材料竟然还是黑色的。”

  安昊厉不屑的冷哼一声,在看着城主府的双眼中划过一抹鄙视与恨意:“心黑,住的地方自然就黑。环境地域踏空而行的人太多,只要在这个城镇踏空而行,很快便会发现那里。无论是天空还是地面,都可以很快的吸引住其他人的目光,这是对于那些虚荣心打过一切的人来说是最大的成就感了,不是吗。”

  冰血眉头一皱,奇怪的看向满口酸气的安昊厉,歪着头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安昊厉的脸色,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们好像没有那么熟悉,她真的想不明白,安昊厉在跟她抱怨什么。

  这满是怨气的话,有脑子的人都能从里面听出他对于那个城主的不满与不屑。

  对于安昊厉和城主之间的事情,冰血一点兴趣都没有,自然不会去多问什么,能激起她情绪的只有如何提升自己的实力让自己变的更强,还有就是自己所在乎之人的事情。其他的事情……与她何干。

  安昊厉感受到冰血的冷漠,有些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自己的情绪,随即转过头看向冰血,微微一笑,轻声说道:“怎么突然对这里的事情感兴趣了。”

  冰血冷冷一笑,不答反问道:“那个神宗高手在城主府住?”

  安昊厉知道冰血不会回答自己的问题,也丝毫没有在意,看着城主府的方向,轻声说道:“没有,那个人时时刻刻都呆着城西树林里面,只从来到这个城镇后便没有出来过。”

  冰血沉思了一会,随即看向安昊厉问道:“你知道那个神宗高手是什么元素的魔法师吗?”

  冰血的问题让安昊厉微微一愣,眉头一皱,迷茫的看向冰血,满脸认真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并没有跟那个人交过手,不过那个人的精神力却很奇怪,时强时弱。”

  冰血双眉一挑,上上下下扫了一眼安昊厉,不相信的问道:“你怎么知道,就凭你的精神力根本不可能感觉出神宗高手的精神力等级。”

  安昊厉憋着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于冰血的鄙视,安昊厉决定大人有大量不跟眼前这个臭小子计较,随即快速转过头不再看冰血,免得把自己气死。

  “虽然我精神力不高,无法察觉到神宗高手的精神力等级,但是当我找机会进入结界还没有走上十分钟,便被那个神宗高手的精神力锁定。察觉到那人的等级是我无法对敌的之后,我便快速向着树林外跑。原本那人通过精神力锁定让人来围堵我不到三分钟的时间,我便感到那股锁定我的精神力突然变弱了,这才让我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继续逃跑。不过后来又被短暂的锁定了三次,这让我更加奇怪。后来我潜入城主府才查到,原来那个神宗高手的精神力是通过某种秘法提升的,但是却不稳定的。”

  “精神力不稳定。”冰血听到这句话,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冷笑,眼中快速划过一面狡诈和狂傲,心里对于晚上的行动更加的有信心。

  “你有办法对方那个神宗高手?”

  冰血眼中的神情变化,安昊厉正好抓过正着,心中顿时一喜,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那双眼眸中的淡淡兴奋泄露了他此时的心情。

  冰血淡淡的看了一眼安昊厉后,随即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半空中,留下双眼呆滞的安昊厉傻傻的看着冰血消失的地方。

  “喂,不带这么过河拆桥的啊!兄弟!”

  安昊厉对着天空一声嚎叫,带着满满的无辜与委屈。

  冰血回到房间内便坐在床上继续冥想,等待着夜幕的降临。

  当那颗橙红色的太阳从天边消失的那一刻,冰血的房门被人从外面轻轻推开,走进来了两名身材悬殊的男子。

  两个人走到房间的中央面前冰血,眼中带着几分挣扎。

  疤痕男子看着冰血,眼中带着几分挣扎的尴尬,小声说道:“那个……你要的东西,我们都查出来了。”

  冰血缓缓睁开双眼,看了一眼疤痕男子后,便将目光放到了疤痕男子手中的卷轴上。

  冰血缓缓伸出右手,在疤痕男子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纤细修长的小手快速伸开五指,一股无形的吸力瞬间将疤痕男子手中的卷轴吸到了自己的手里。

  冰血的这一手,让疤痕男子和瘦小男子微微一愣,对于冰血的修为越发的好奇起来。

  明明看起来年轻不大的神秘少年,竟然能在他们两个神皇的眼皮底下拿走他手中的东西,让他们根本来不及反应,如果这神秘少年要杀他们,实在是太容易了。

  想到这里疤痕男子和瘦小男子浑身一抖,背后冒出一层冷汗。

  就是这种让人完全摸不透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这根修为等级毫无关系。

  冰血驱动精神力在卷轴中快速扫了一眼后,随即将卷轴重新放在右手上,只见“噗”的一声响,一团耀眼的火红色火焰快速从冰血右手手心中迸发而出,“噼里啪啦”的将整个卷轴燃烧殆尽。

  随即冰血缓缓站起身,小玄武在冰血站起来的一瞬间一下子飞到了冰血的肩膀上。

  冰血冷冷的看了一眼前面的两个人,冷声说道:“跟我走。”

  ------题外话------

  昨天猫猫忘记今天是母亲节了…。睡到中午被朋友拉出去买花和衣服,都是送给妈妈的。下午回来陪妈妈吃饭,困死我了鸟!真想大睡三天啊,这六千写的猫猫快要虚脱了。明天还要继续忙,后天应该不用,可以在家休息码字了。~(>_

  这几天更的太少,猫猫心里是各种愧疚啊!看到你们让我多多注意身体,猫猫感动的都快哭了喵!谢谢你们……猫猫爱你们!么么么!╭(╯3╰)╮

  答应的万更木有出来,猫猫后天努力补上蛤!么么么!抱歉了宝贝们,猫猫去睡觉了,困的头晕了。晚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