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很倾城 (第二十一章)血腥的背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安昊厉死死的盯着架子的后方,双眸涣散,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冰血看到安昊厉的情况,眉头一皱,在接近一片高密的草丛之时,一把拉过安昊厉的手臂,根本不给安昊厉一点反应的机会,身体快速向着旁边的草丛推一闪,瞬间消失在了队伍中。

  冰血和安昊厉躲在草丛中一动不动的观察着前方,然而安昊厉的目光依旧没有离开木架下方那些死相极其惨烈的干尸。

  那堆干尸的腹部被完全抛开,里面的空无一物,所有的内脏器官都被挖了出来,堆在一旁的大盆子里,不断地散发着刺鼻的腥臭味。而那些干尸就如果一推垃圾一般被丢在木架下面,连一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而那些干尸正是这个城镇中最为普通的城民。

  安昊厉双眼充血,死死的盯着木架下面,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着,双拳紧握,青筋暴露。一丝鲜红的血液顺着嘴角流出,他竟然因为极力的忍耐而将牙齿咬出了血。

  冰血转过头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安昊厉,却没有开口说任何可以安慰他的话。

  不是冰血不想开到他,而是对于安慰人来说,冰血根本就是一个生手。对于这样的场景,她虽然同样很少见到,但是却不陌生。各种各样的死亡她已经见过太多太多了,多到她已经麻木,甚至于冷血。虽然她也知道,这些人何其无辜,根本不该受到如此惨无人道的对待,但是这就是这个世界的规则。弱者在强者面前,是没有任何选择生死的权利。

  所以……她虽然绝对这些人死的无辜,却不同情,对于她来说,也根本不是的同情到底是什么感觉。

  但是冰血知道,如果这个时候她再不说点什么的话,等安昊厉自己醒悟过来,估计天都亮了。

  冰血看着安昊厉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随即传音说道:“如果你再不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等你说的那个神宗高手来了,便会很容易发现我们这里的气息波动。到时候木架下面的那些干尸就是你和剩下的那些城民的下场。”

  “他们是无辜的,他们根本没有得罪过任何人,老天为何要如此对待他们。他们只是想要一个祥和安宁的家园,用自己的双手去让家人幸福罢了。”

  安昊厉满脸悲伤的看着那些早已死去多时的城民,心如刀割。

  冰血冷漠的看了一眼木架上的人和木架下的干尸,声音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因为他们是弱者,因为他们得不到任何一个强大到足以保护他们的强者的帮助。注定要成为那些有野心的强者所利用的目标。你既然生在这个乱世之中,弱肉强食的到底应该从小就明白吧。”

  安昊厉僵硬的转过头看向冰血,眼中带着一缕迷茫:“弱肉强食,足以保护他们的强者。”

  “没错。”冰血冷冷的转过头看向安昊厉,冷声说道:“如果你真的想要给他们幸福安定的生活,那么就不应该向此时这样如此消沉下去。悲伤和哭泣根本解决不了任何事情,只会让人在灰暗的深渊中越陷越深。不仅救不了你想要救的人,甚至连你自己你都救不了。”

  安昊厉迷茫的盯着冰血的双眼,在接触到那抹冷冽坚定的目光之时,心中一阵。突然一阵崩塌声从心底传来,还是由心底深处突然冲出了一股冷流字不断的在自己体内流窜最后进入大脑,让他瞬间清醒了过来。

  安昊厉双眸清明带着几分狠戾与沉稳,整个人好似与刚刚那个浑身充满悲伤气息的人完全不一样了一般。竟然让他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心中所有的悲伤都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有满心的坚定。

  他……要变强,强大到可以保护那些自己想要保护的一切,让他们再也不用面对那个充满恐惧与血腥的地狱。

  冰血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对着安昊厉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即说道:“如果想明白了,那么我们可是要做正经事了。不然今日上到山顶的那些城民可以就要被挂到木架上放血了。”

  冰血随即的指了指前方那些已经列队站好的城民,此时那十几个灰色长袍老者已经从高台上走了下来,站在那百来名城民前,一脸审视的看着那些城民,那眼神就好似在挑选配料的厨师,又或者是挑选牲畜的牧民。准备将那些自己挑选出来的优质品拿出来好好的烹饪一番。

  安昊厉瞬间冰血的目光看了过去,也正好看到了那十几个灰色长袍老者的目光。顿时双眼闪过一抹深深的厌恶与阴冷的杀气。不过却很快被安昊厉给强制性的隐藏了起来,生怕对方察觉到自己的杀气一样。

  冰血看着安昊厉,再次翻了个白眼,忍住刚刚抬起来想要给他一巴掌的冲动。

  竟然敢在如此多的高手面前释放杀气,自己想死,却想要拉着她。

  这时那几个灰袍老者好像想要商量一些什么的样子,集体向着一旁的木屋走去。

  冰血在那几个灰袍老者进入到了木屋之后,拉着安昊厉隐入黑暗中向着木屋走去。

  “这次上来的那些人修为还算不错。”

  木屋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带着几分阴郁的感觉。

  “是啊!我派人查探过了,这里面有几个是神皇级的魔法师,都是听到我们放出说这里有密宝出世而敢来夺宝的散修,没有什么背景和势力。所以即使失踪了也不会有人查。”

  一个沙哑的声音随即响起,声音中带着几分狡诈,听的出来这个人是一名做事谨慎的人。

  随即一个充满不屑的声音响起:“没想到这次的事情这么顺利,亏得主上还要我们小心谨慎,千万不要引来外地人。也不想想这么个偏僻的小城镇里面能有几个神灵以上的修行者。我们在这里可以稿费了整整两年的时间,难道就是为了那些天赋低等的下等人准备的吗。”

  这时一阵沉重的咳嗽声传出,带着几分虚弱的感觉:“咳咳!你们千万不要大意,下面来报最近那个废物城主的儿子回来了,虽然探子查出他是来为他生母报仇的。虽然我们对外宣称他的生母是被那个废物城主联合小妾逼死的。但是事实却是我们看上了他生母上品神皇的修为,用来给我们做血引而亡的。他这次回来的时间正好是我们开坛的时间,太过巧合,不得不防。”

  在这个虚弱且长老的声音落下后,一道充满鄙夷不屑的冷哼随即响起:“哼!五老是不是太过小心谨慎了。不过是个未满百岁的小娃娃,就算他遗传了他生母的中品天赋,现在顶多是一名下品神皇而已。难不成一个小小的下品神皇能敌的过我们这么多上品神皇吗。”

  “可不是吗!况且就算没有身为神宗魔法的老大,那个臭小子也不能在我们的眼皮底下翻出天来,何必为了一个毛都没张齐的臭小子,变得小心翼翼呢,他又有什么资格让我们警惕。”

  那名虚弱的老者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小心驶得万年船,我们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最近城里来了许多神皇级别的高手,我们不能因为那一个弱小的人,而坏了我们整整建立了两年的任务。如果任务失败,你们应该知道,主上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放心吧,五老!我们会小心的。”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几分讨好的感觉对着那名被众人称之为无老的老者说道:“对了,五老。这次上来的城民,我们如何去划分。”

  五老转过头看一眼那个人,随即抬起头抚了抚自己长长的胡子,接着慢声细语的说道:“先挑选一些天赋还算不错的。在他们体内的血液流出整体中的七分之时,将那些人体的元灵挖出来,丢到高台上的炉火中。”

  “是,五老。”苍老声音的男子对着五老恭敬的点了点头,丝毫没有将那些对他充满不屑鄙夷的眼光放在眼里。

  五老看到有人如此准备自己,那颗虚荣心瞬间得到了满足。

  之前他们之中一直被那名身为神宗级别的高手的大哥所压制着,虽然表面上没有任何的补情愿,但是心底却一直有种不服气的感觉。

  虽然他们之间的交集比较少,虽然他的修为仅仅只差老大一个等级,但是他自认为他更有能力领导大家,但是却苦于没有机会施展。

  所以他必须皆有这次的机会让大家看看,到底谁才是那个可以带领他们走向更高位置的领导者。

  冰血和安昊厉一直躲在树木的上方,透过房顶的细缝观察着下方的情况,同时将他们的对话一字不漏的听了进去。

  安昊厉满脸诧异的看着冰血,眼中带着满满的震惊。

  安昊厉张了张嘴,却在看到冰血微微摇头的时候,将即将出口的话全部吞了回去。

  这时突然听到下方传来一句话,让他整个人呆在了原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