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很倾城 (第二十四章)自然纯粹的杀戮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冰血从帐篷外出来的时候,外面的场面已经乱到一个无法收拾的地步。也不知道安昊厉是不是故意的,竟然专门往血盆的方向跑,原本木架高台不远处放着还没有来得及存入库中的几大盆修行者的血液,此时早已经让那些被安昊厉逼的完全炸毛的黑衣人给打翻在地,连一滴都没有剩下来。

  而安昊厉也比冰血进入帐篷前更加狼狈了。

  安昊厉身上的长袍此时已经完全变成了破布条子,身上还带着血多伤痕,一看就是被人很虐了一番。如果不是靠着冰血给他的风系圣幻器的帮助,加上小玄武偶尔会掺一脚拉一把安昊厉的话,估计安昊厉此时已经被砍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冰血收回探出帐篷外的神识,随即站在门帘后面,扶了扶身上的衣服,随即抬起手伸向前方的门帘,很是大方得体的挑起门帘,好似从自家大门走出去一般,大大方方的从帐篷内走了出去。

  当帐篷外那几个因为前方混乱的追逐战而满脸激动的守卫看到冰血从帐篷内走出来之时,浑身一阵,满脸错愕的看着冰血,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冰血很自然的转过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守卫,嘴角勾勾上扬,露出一抹淡雅的笑容,十分俏皮的说道:“嗨,晚上好。”

  “你……你……你”距离冰血最近的那名守卫颤抖的指着冰血,惊愕的完全说不出话来。

  “别激动,别激动!”冰血满脸娇笑的看着那名守卫,随即嘴角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双眸冷光一闪,邪邪的说道:“不如,我来帮你冷静下。”

  冰血幽冷的声音刚落下,身形一闪,瞬间来到那名守卫的身边,挥手就是一刀,守卫的脖颈轻轻一划,紧接着在另外五名守卫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另一只手对着那几个人快速一挥,四道银光闪烁,四枚银针瞬间刺入另外四名守卫的死穴中。

  冰血就这样轻轻松松的秒杀了五名神皇级别的高手,虽然表情看起来是冰血无耻的利用他们五人走神之际,才得手的。但是若换做其他人就未必可以如此轻松的成功秒杀五名与自己同等阶级的高手。

  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冰血如此巧妙的快狠准。

  冰血不屑的看了一眼躺在脚步的五具尸体,嘴角勾出一抹邪恶的冷笑。拍了拍手,悠然自然的向着前方混乱的战场走去。

  就在这时,一道绿色的光芒快速落到了冰血的肩膀上,小玄武趴在冰血的肩膀上,讨好的蹭了蹭冰血的脖子,随即讨喜的说道:“主人,那个家伙还活着哦。”

  冰血轻柔的摸了摸小玄武的头,轻声说道:“辛苦你了,小武。”

  小玄武欢快的摆动着小脑袋,随即圆溜溜的小眼睛中闪过一抹兴奋的神情,对着冰血说道:“主人,接下来,我们该做些什么?”

  冰血微微眯起双眼,如同一只慵懒的妖魔,随即懒散的动了动脖子,挥挥手腕。对着前方,猛地睁开双眼,射出一道阴冷绝杀的光芒,一股极致阴森的杀气瞬间从体内迸发而出,带着一股傲视天下的狂傲之气,其中还夹着这丝丝阴森嗜血的凶残肃杀。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好似一名刚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魔,充满的恐怖气息。

  空灵的声音中带着幽冷的血腥,让人听了毛骨悚然的同时又有几分血热高涨的战意。

  “好像很久没有痛痛快快的杀过人了,还真想念鲜血的味道呢。”

  冰血的声音落下,身体变化作一道光芒冲向了战区。

  当安昊厉看到冰血之时,竟然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如果不是情况不允许,估计他都会扑到冰血的脚下,抱着她的大腿痛苦一番,好好倾诉一下自己那满心的委屈。

  “老大啊,你终于出现了。你再晚点来,兄弟我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安昊厉鬼哭狼嚎的声音在这充满喊杀的战场中尤为明显,足以证明他那激动的心情。

  冰血满脸鄙视的看了一眼双目含泪的安昊厉,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随即嘴角勾起一抹嗜血阴冷的笑容,冷声说道:“不用跑了,杀。”

  “杀”一出,安昊厉浑身一颤。已经越来越吃力的身体竟然因为这个字而突然迸发出一股强劲的力量,让他的心中充满了浓浓的战意。

  安昊厉嘴角上扬,露出一抹豪情万丈的笑容,朗声一吼:“好,杀。”

  冰血单手一挥,两颗丹药快速进入安昊厉的口中,随即挥动着手中的蓝色大镰刀,窜入人群中。

  安昊厉在丹药进入口中的一瞬间,快速闭上嘴角,口中的丹药入口即化,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味道,眨眼间,让他流逝的体力瞬间回升到鼎盛时期,就连消耗的灵力也全部回笼。这样安昊厉微微一愣后,满脸激动清兴奋的看了一眼冰血,忍不住大声吼道:“靠,这她娘的变态啊。”

  随即安昊厉挥出一根长杖,对着那群黑衣人大吼一声:“狗日了,小爷开始反击了,统统准备受死吧。”

  冰血挥舞中冰系拟态而成的蓝色镰刀不断地穿梭在几十名黑衣男子的中间,眼前的那群人此时在她眼里就如同那根根稻草一般,不断地被自己收割着。一片血色飞洒在半空中,带着一股浓浓的血气。

  冰血没有直接了结了那群人的生命,而是刀刀带血,却没有直接命中要害,而且专门往人体中的大动脉砍,每一刀下去,都会出现一条喷洒的血流,一股股鲜红的血液不断地从那些人黑衣人的体内流出,根本无法制止。

  身为魔法师的黑衣人没有冰血的速度快,在他们口中的咒语还未来得及出口之时,冰血的刀便已经来到了他们的身边,蓝光一闪,一条完整的胳膊瞬间掉落,试问谁又能在自己胳膊都已经被人砍掉的时候继续吟唱咒语呢。

  而那些身为武士的黑衣人的攻击甚至连冰血的衣角都碰不到,当眼睛刚看到冰血的身影时候,天空已经有无数把疯狂的冰刃飞射而下,这边刚刚利用斗气防护罩当下那些冰刃,还没来得及回头的时候,无数个巨大的黑色火球已经将他们包裹在了其中,剩下的只有痛苦的火烧。

  一声声惨叫,一道道怒吼不断的再山顶上空徘徊,带着一股凄厉的悲凉。

  当安昊厉看到冰血那边的情况之时,已经完全傻掉了。他从来不知道,原来杀人也可以如此简单。就好像在冰血的世界里根本没有什么修为等级之分,有的只是杀戮,纯粹的杀戮。你杀不了我,那么就只有被我杀的份,完全没有任何其他的元素在。

  而冰血就好似完全是为了杀戮而生的一般,这跟平时那个冷冷冰冰中带着几分慵懒的邪恶的她完全是两个样子。

  那些黑衣人在冰血的眼里就好似完全变成了没有任何攻击力的木偶,虽然安昊厉知道那些黑衣人的等级并不低,而且都在疯狂的对着冰血发动攻击,但是那些攻击放到冰血的身上就好似完全不存在一般。就在安昊厉担心冰血马上就会被一道魔法攻击给击中之时,冰血竟然奇迹般的闪开了,在那样的距离与攻击速度下,在安昊厉看来,闪开是完全不可能的。

  但是冰血却做到了,而且做的极其完美。

  而冰血前一秒可以在另一个地方,下一秒就有可能出现在另外一个完全不可能出现的地方,挥手间便将一个人懒腰砍断。看着喷洒出来的鲜红血液,冰血竟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嘴边甚至还带着一抹淡淡的微笑。

  在安昊厉看来,杀戮对于冰血来说是那么的自然而纯粹,自然纯粹到杀人对于冰血来说就好像喝水吃饭一般的简单,轻松。

  突然一道血气飘到安昊厉的身边,安昊厉快速回过神来,刚要防备,便听到了一道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白痴,你在做梦吗!”

  安昊厉猛地转过头,看到一身猩红的冰血站在自己身边,而他们二人的脚下正躺着一个上身完全脱离下身,还在不断挣扎的黑衣人。

  安昊厉微微张着嘴巴,傻傻的看着脚边那些从黑衣人体内流出的肝脏,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小脸变得惨白一片。

  冰血看着脸色惨白的安昊厉,嘴角一抽,有些汗颜的翻了个白眼:貌似……她下手有些重了,吓到这孩子了。

  “笨蛋,死人又什么好怕的,弄得你好像没有看过似的。还敢走神,如果不是我看到了,现在躺在地上的就是你这个白痴了。”

  冰血满脸鄙视的看了安昊厉一眼,毫不客气的讽刺着。

  安昊厉浑身一抖,后怕的拍了拍胸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满脸感激的看着冰血,有些尴尬的说道:“那个……谢谢你。”

  安昊厉说完,嘴角忍不住抽搐的一下,额头已经冒出了一层冷汗。他真的很想送眼前这个无耻到没有人性的混蛋一个超级大白眼。

  她……她刚刚说什么!又不是没看过死人。

  老大啊,我安昊厉虽然也看过不少死人,自己也早已开了杀戮。但是这么惨烈血腥的杀人,兄弟我真的是第一次看到啊。

  你丫的比魔兽都狠啊!难道您老就没有一点自觉吗,竟然还敢来鄙视我。

  冰血好似感受到了安昊厉的哀怨不平,转过头冷冷的看了一眼,当看到安昊厉脸上挤出的那抹讨好的笑容之时,冰血再次满脸鄙视的翻了个白眼。

  这时整个山顶已经恢复了平静,只是空气中的血腥之气却越发的浓郁。满地血红和支离破碎的尸体,早已分不清到底谁是谁的。

  冰血缓缓地转过身看向一旁的树林,嘴角勾出一抹冷笑,轻声说道:“竟然才来,还真是大牌啊。”

  安昊厉听到冰血的话,顺势看了过去,只见一名身穿深绿色长袍的中年男子在几名灰色长袍人的簇拥之下缓缓的向着这片空地走来。

  当那群灰色长袍人看到空地上的惨象之时,顿时纷纷一阵倒吸冷气,满脸诧异震惊的看着那满地的尸体却鲜红的血液,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这……这……这到底是谁干的。”站在绿色长袍男子身边的老者,颤抖的指着那群黑衣人的尸体和那几个被踢翻再打的大盆,满脸铁青的长啸一声,带着无尽的愤怒。

  冰血缓缓抬起小手,伸出小拇指,慵懒的掏了掏耳朵,双眉一挑,狂傲的看向那名老者,嚣张的说道:“你是白痴啊,这里除了我和我身边的这个笨蛋,还有其他人站着吗。”突然冰血想到了站着高台之上的那群如同木头一般的城民,淡然的说道:“哦,对了!还有那群木头桩子。”

  “喂,老大。他们不是木头桩子,是普通城民。”安昊厉无奈的扯了扯冰血的衣袖,企图修正冰血的语病。

  冰血冷冷的瞟了一眼安昊厉,安昊厉连忙放开拉着冰血衣袖的手,满满怕怕的推到了冰血的身后,当安昊厉抬起头看向那群灰袍人之时,脸色一变,快速恢复了原本的冰冷表情。

  “你们……你们好大的胆子。”灰袍老者被冰血和安昊厉这两个气死人不偿命的家伙气的浑身发抖,指着他们两个人就是一声怒吼。

  冰血却依旧保持着那份足以让圣人抓狂的淡然中带着几分邪恶的表情,对着老者轻轻的点了点头,十分无耻的说了一句:“谢谢赞赏,本少最大的优点之一就是天生胆子就大。”

  灰袍老者一僵,一口气卡在胸口,上上不去,下下不来的。憋得他满脸涨红,猛拍自己胸口。

  安昊厉无奈的摇了摇头,为那个可怜的老头同情一秒钟,然后那双充满幸灾乐祸的双眸却泄露了他此时心中的真实情绪。

  这时一名五十岁有的中年男子,快速向前一步,怒气匆匆的瞪着冰血,冷哼一声,大吼道:“哼,跟这两个不要命的小鬼废话什么,老子现在就废了这两个混蛋,用他们血来填补我们的损失。”

  ------题外话------

  (⊙o⊙)啊!今天真衰,下午从婆婆家出来下大暴雨,大伞都没用。还狠狠的摔了一跤,好在就一个老大爷看到了,不然这猫脸就丢没了。不过……还是伤到了,不知道脚腕明天会不会肿起来。打了半个小时的的士才坐上车,回到家迷迷糊糊睡了一会,被闹钟吓醒后,赶紧来码字!最衰的是,回到哥哥家后,雨竟然停了!喵了个咪的!呜呜呜……睡觉去,晚安!么么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