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很倾城 (第六十一章)邰家大宅的结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冰血、红心知、堕翼此时正站在邰家大宅左侧的处高墙外,看着足足有五米高的外墙,冰血不谢的冷笑一声。

  “竟然没有一个暗卫,连巡逻的守卫都没有,就单单只是靠这么一个破墙,它能挡得住谁啊。”

  红心知仰着下巴,看着面前的高墙,讽刺的说道:“外有传言,说邰家在库洛城内素来狂妄自大,自认为没有人敢随即闯入,总觉得邰家在库洛城就跟雷池一般,没有人敢跃进一步。”

  “传言?”冰血转过头看向红心知,双眉一挑,露出一抹戏谑的神情。

  “没错,确实是传言。据我来探查出的结果,邰家在几百年前不过是一个三流的下品小家族,突然之间家族中发现了一抹结界师,从那以后开始走向了上坡。不过百年的时间,竟然一下子成为了幻境地域中有名有势的上品大家族,同时从一个偏远的山村般到了这个一线城市库洛城,直到现在竟然成为了库洛城内第一大家族。”

  红心知口中说着邰家的发展史,脸上却始终保持着一抹讽刺不屑的笑容,没有一丝掩饰。

  “结界师!”冰血眉头微微一颤,有些好奇的看向红心知说道:“你说的是不是那种在魔法卷轴上徽章魔法结界的结界师。”

  红心知对于冰血知道结界师丝毫不感到意外,虽然结界师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比较陌生的,因为那是一种比超神兽还要稀少的人,同时也是所有职业中最为高贵的职业。

  “这个大陆有多少结界师?”对于结界师这个职业冰血多多少少的也听说过一些,尊贵无比,却十分稀少。这个职业所需要的天赋特别高而且十分的刁钻。首先精神力就是一大关,甚至连许多炼药师的精神力都是不合格的,其次就是专注力,绘制能力和灵力。这些天赋的要求都是极高的,因为一旦出现异常,结界师很容易在绘制魔法结界卷轴之时受到反噬。

  红心知双手一摊,无奈的耸了耸肩,接着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结界师本就十分稀有难得,整个幻境地域内除了在几百年前邰家出了一位结界师意外,在没有听说过那个地方有结界师的存在,而邰家的结界师早在邰家正常走上了上品家族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但是他在消失前留下了许多卷轴供给族人保家。同时也在邰家的这座主宅内设置了许多结界,才会让邰家这么多年没有受到一丝外界的骚扰。”

  “所以现在市面上流传的结界卷轴大多数都是以前留下来的,被后人发现后才拿出来交易的。”红心知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

  冰血缓缓转过身看着五米高的围墙,嘴角勾起一抹火热的神情,有些兴奋的说道:“那这么说来,邰家大宅内有许多结界喽。”

  红心知虽然不明白冰血为何突然兴奋了起来,不过依然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所以邰家也还有个规矩就是,晚上八点一过,就不得出房门。只有几个直系子弟和几名高级仆人才知道如何避开那些结界。”

  冰血笑着点了点头,眼中带着几分跃跃欲试的激情,随即转过头看向红心知与堕翼说道:“看来这次还真没白来,我们进去吧。”

  红心知与堕翼同时点了点头,紧跟在冰血的身后飞身一跃,快速跃过了这五米高墙。而白灵,则是悠然自得的漂浮在冰血的身边,满脸的自在。

  冰血三人在落地的一瞬间便快速向后一退,隐匿在黑暗之中,虽然早在先前便已经确定这边没有任何守卫,但是三人为了以防万一,依然谨慎的做好隐匿的工作。

  然而就在刚刚红心知向后退的一瞬间,冰血发现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红心知在后退之时竟然刻意躲开了外人完全看不到的白灵。而且以红心知后退的动作来看,根本不是巧合。而是……他真的是在躲让。、

  冰血有些诧异的看向红心知,无声问道:“红心知,你看得到白灵?”

  然而红心知在听到冰血的问话后竟然十分意外的转过头,同样诧异的说道:“小师弟,你不知道我能看见他。”

  冰血嘴角一抽,无语的说道:“从来没有人可以看得见白灵,我当然不知道。”

  红心知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冰血,随即抬起头在冰血的头上轻轻敲了一下,带着几分宠溺的味道说道:“你啊。我不是告诉过你,我的灵魂残缺不全,而且损伤极大。但是我所修炼的秘法确实可以让我不会因为灵魂缺失而受到影响。但是却因为这种秘法让我没有正常活人的气息脉搏和温度。换句话说我就是一个活死人,也可以说是半生灵。因此可以到活人无法看到的东西。但是……”红心知说道这里,转过头看向白灵,有些奇怪的说道:“整个大陆内无论是什么生物在身体死亡威胁的时候,都可以灵魂出窍逃脱危险。重新修炼的话,不用几百年的时候便可以再次恢复人身。这位兄弟为何游荡在你身边,不去修炼。”

  对于红心知所说的事情,冰血是知道的。早在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听说了。但是却从没有往白灵这方面想过。

  想到这里冰血眉头微微一皱,转过头看向白灵,认真的说道:“白灵……”

  然而在冰血的话还没有说完之前,白灵却打断了她口中的话,接着说道:“小少主,白灵的元丹之破,是无法恢复实体的。所以小少主不用白费力气了,白灵这样跟在小少主的身体,也可以帮小少主许多忙的,挺好的。”白灵笑的一脸洒脱,语气中更是没有一丝介意。

  冰血看着白灵一脸的笑意,眉头突然一皱,低声吼道:“好什么,一点都不好。以后这样的想法,不许再有。我一定会想办法修复好你的元丹,让你可以重塑本体。”

  “小少主!”白灵呆呆的看着冰血,想要阻止,却明白冰血所决定的事情,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可是……他真的不想让冰血再背负更多的东西了。

  她……背的已经够多了。

  “修复元丹?”红心知疑惑的说了一句,立刻引来的冰血的注目,看着那双带着几分焦急的眼眸,红心知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件事只是听一个老前辈提起过,很多年前有过一个人帮助他的妻子修复元丹。但是却没有仔细问具体的方法,那位老前辈十分喜爱游玩,居无定所。现在估计我是没有办法帮你去找他了,不过你放心,师兄一定会为你将这位前辈找到的。”

  冰血看着红心知,微微一笑。每个任何虚假的客气,直接点了点头,说了一声:“谢谢,师兄!”

  红心知摸了摸冰血的头,随即看向前方,此时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今晚的夜色比往常要漆黑许多。夜空下呼呼啸啸的吹了冷风,而天空那原本明亮的弯月也被乌云遮住了一大半,只留下小小的一角,依然坚持的照耀着下方的土地。

  “看样子,要下雨了啊!”红心知仰头看着昏暗的天空,感受着空气中的潮湿,对着空气无声的说道。

  冰血同样抬起头看着天空,嘴角划过一抹阴冷的笑容,邪气的说道:“月黑风高,不错的天气。”

  “确实不错,我们走吧!”红心知的脸上再次挂上了招牌是的妖异笑容,对着冰血眨了眨眼睛,随即快速跃起,向着前方的院落快速而去。

  冰血无语的摇了摇头,随即带着堕翼紧跟在了红心知的身后。

  “红师兄,你懂结界?”冰血快速追上红心知,好奇的闻了一句。

  然而红心知却转过头有些迷茫的看着冰血,轻声说了一句让冰血险些炸毛的话:“不懂啊,结界高深莫测,书籍资料又很少,结界师更是百年不遇。你师兄我虽然是一代天才人物,但是这种连自学都地方学的东西,还真是没办法懂。”红心知说完便转过看向前面的小道,得意的说道:“不过师弟,你尽管放心。你师兄我的精神力异常,是可以擦觉到结界,从而避开的,你就大胆的跟在师兄身后好了。”

  然而站在红心知身后的冰血却嘴角一抽,脸色发青的看着红心知,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不懂,你不懂往前闯什么?还精神力,大哥,你脚下前五公分处就设有几个结界,而是防精神力探测结界。”

  冰血的话让红心知一愣,僵硬的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脚下,当目光锁定在双脚前方五公分的位置之时,立马条件反射的向后跃了一大步,脸色难看的看着前方:“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结界。”

  冰血抬头看着前方不远处的三层独楼,双眸闪过一抹狠厉,冷声说道:“既然这里的结界都是邰家那个结界师留下的,作为邰家的人自然会留给自己家最好的东西。没有留到市面上也很正常。况且有许多结界师喜欢自己研究开发新的结界,虽然危险,但是依然有结界师不管不顾的投入到进去。想必眼前的几个结界就是邰家结界师自己创作出来的吧。竟然是一个连强大精神力都察觉不到的结界。这结界……还真阴损。”

  红心知缓缓的走到冰血的身后,有些奇怪的问道:“小师弟,你怎么知道这里有结界?”

  冰血双眼不断地扫这四周所有的景物,那么是一块石头,一根杂草都不放过。与此同时,响红心知传音道:“我以前特别喜欢研究这些奇门之术,研究的多了便可以从中找到破绽与方法。所以一般的结界是难不倒我的,加上对于这方面收到过一段时间的特训,所以可以根据四周的环境,视觉效果还有风速来判断是否有异样。”

  就在冰血跟红心知传音的功夫,冰血的大脑已经将双眼所有看过的地方都清楚的记录了下来,所谓的一心二用估计就是这样的了。

  然而冰血却不知道,自己的这一番话在红心知的心里究竟造成了多大的轰动与影像。

  红心知明白,冰血口中那些听起来简单随意的特训必定是十分苛刻严谨的,不然又如何训练出冰血这样如此出众的鬼才来。

  但是那些外人无法体会无法得知的训练,却被冰血如此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带过。

  是因为早已不在意了吗!

  冰血可不知道红心知此时复杂的心情,而现在的冰血估计也没有那个时间去观察红心知。

  邰家既然能在地域中竖立这么久都不倒。唯一的可能就是邰家拥有着可以让他们一直如此嚣张的底牌。

  所以他们必定早快,夏季的夜晚很短。没几个小时天就会亮起来,为了避免麻烦,他们必须在天亮之前离开。

  冰血微微侧过头对着红心知和堕翼说道:“你们留在这里等我,我去破了这个结界。”

  红心知一愣,连忙开始口说道“我帮你!”

  冰血却摇了摇头,面无表情的说道:“不用了,你们俩和白灵留在这里。”

  冰血说完,轻轻推了一下红心知后,随即转过头看向前方小路,单手一挥,血煞匕首凭空出现在手中,因为没有血煞没有饮血的关系,此时匕首后端的那颗红色魔晶就好似失去了生命力一般,变得乌黑毫无光泽,而整把匕首同黑黝黑,没有任何华丽的符文,显得十分的普通,普通到留在大街上,估计都没有人捡起。

  却不知道,这把此时看起来毫无特色的匕首,却是真正的神器。

  冰血先是向长袍脱下放到黑晶戒子中,一身深蓝色劲装,显得冰血更加高挑帅气。身上的衣服没有任何累赘的地方,也就不用担心衣服会在不经意间碰到不改碰到的地方,触碰机关,从而弹出结界。

  这是个还为开启的结界,更准确的说这个结界仅仅只开启了十分之一,而后续是需要人为去开启的,冰血在到达这里的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这个地方的异常,小路两旁看似整理的有条有序的花草其实却暗藏玄机。

  看样子这个结界应该不是那些绘制在魔法卷轴上的结界,而是一个绘制在地面上的结界。更让冰血感到有意思的是,这个结界每天只会在晚上开启,天一亮变回自动关闭。

  也就是说,这个结界在明亮的地方变回自动关闭,而在黑暗中便会自动开启十分之一,是一个很好的夜间防御结界。

  看来这个邰家结界师确实是一名难得的天才人物。

  不然,又如何能想的出如此刁钻的结界来。

  不过正因为这个结界在,冰血更加想要破了它,看看它所守护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冰血脚尖点滴,身体轻巧的跳跃在几块极为不显眼的石头之间,每块石头大约只有小孩手掌的大小,好在冰血的身体平衡度极高,又特别灵巧。可是轻松的跳跃在这几块石头之上,没有踩到一丝地面。

  红心知与堕翼二人就这样直直的站在原地,看着不远处的身体。在昏暗的月光下,按到纤细高挑的身体有如暗夜精灵一般,飞舞在草丛之上,身姿优美,灵巧可爱,让人忍不住着迷。

  对于这些冰血自然毫不知情,现在的她已经完全投入到了这个奇妙的结界中,充满了对于新鲜事物的挑战热情。

  冰血轻巧的穿梭在整个花园内,偶尔半蹲下身体将一颗不起眼的石头挪动一下位置,偶尔会挥开一束缠绕在一起的花枝,偶尔会在一个地方放一块小石头。看起来毫无章法、甚至有些傻的事情,冰血却做得极为小心翼翼。

  最后冰血来到一个角落,此时地面上根本没有足够的空间让她放下双脚,只好一条腿向后平伸,一只脚的脚尖点在石头上。上身缓缓向前倾去,直到与向后平伸的左腿呈一条直线。

  一手紧握血煞匕首,小心翼翼的顺着面前墙壁中的一块岩石四周的细缝插入匕首,接着顺着这块岩石四周滑动,整整用了五分钟的时间冰血才将这块岩石从墙上取出。随即将伸手进入到墙壁中的洞里。

  而站在不远处的堕翼与红心知二人看到冰血的动作之时,顿时将心提到的嗓子痒,却又不得放声高喊。只好紧张的站在原地无声的等待着。

  当冰血的半个手臂都伸入墙壁中之时,突然摸到了一个圆溜溜的东西。

  冰血的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随即手指轻轻一按,那圆溜溜的东西瞬间被按了下去。

  虽然花园中并没有发生任何改变,但是冰血却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花园中的结界已经完全关闭。

  在结界关闭之后,冰血快速回到堕翼与红心知的身边,挑了挑眉头,得意的笑了笑。

  红心知看着眼前没有多少变化的花园,有些不解的看向冰血,迷茫的问道:“小师弟,这……这就搞定了。”

  冰血笑着点了点头:“是啊,很久没有遇到这么好玩的结界了,不错,还有点难度!”

  听到冰血的话,红心知自己一抽,满脸无语的看着冰血,额头滑下一滴冷汗。

  这个变态难得不知道邰家的结界都是有名的吗,特别是邰家宅内的结界,都是当年邰家的结界师亲自设下的。就连邰家的人也只能避让无法关闭或者拆除。

  但是……但是今天……自己眼前的这个小变态竟然在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就破了这个几百年来没有人破过的结界。

  竟然……竟然还说……还说有点……有点难度。

  我靠……那这个变态心目中的很有难度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红心知看着,没好气的犯了个白眼,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当真以为没有人闯过邰家吗。以前可是也有不少自大的天才人物来闯邰家的结界,最后都是被邰家惩戒之后丢出去的。”

  接着红心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邰家的那几个老家伙如果知道有人二十分便破了他们最难的结界会有何感想。”

  然而在红心知这句话说完后,倒是换冰心满脸错愕的看着他,惊讶的说道:“你说,这是邰家最难的结界。”

  “是啊!”红心知点了点头,接着说道:“这个花园后面就是邰家历代家主的书房,是整个邰家最重要的地方。我虽然也是第一次来,却看过邰家大宅的分布图。而邰家内最复杂的结界就在邰家书房前。”

  冰血奇怪的转过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三层独楼,随即奇怪的看向红心知,皱着眉头问道:“我们这次来邰家的目的不是去惩戒室吗,你为何把我们带到这里来。”

  “额……”红心知顿时一脸的尴尬,那从未红的脸上竟然出现了几分红云,这下让冰血和堕翼更加的好奇起来。两个人四双眼睛紧紧的盯着他看,就连白灵也飘了过来,看着红心知,等待着他的解释。

  只见红心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即缓缓的从衣兜内掏出了一张牛皮纸,上面正是邰家的地形分布图。

  冰血疑惑的拿过分布图,越看脸色越臭,到最后甚至开始发出咬牙的声音。

  随即冰血猛地抬起头看向红心知,咬牙切齿的说道:“红心知,惩戒室在书房的另一头,是另一头。你干嘛带我们走反方向啊!”

  “因……因为……”

  此时的红心知哪里还找得到白日里的狂傲霸气,更没有了妖异的邪魅,浑身散发着心虚的气息,紧紧的低着头,坑坑巴巴就是说不出来一句话。

  “说!”冰血一声低吼。

  红心知满脸委屈的抬起头看向冰血,小声说道:“因为……因为我……我把地图拿反了!”

  “拿……反……了!”冰血嘴角一抽,满脸错愕的看着红心知,抬起手“啪”的一下拍在了额头上。

  “你这比狐狸都狡诈的妖孽竟然不会看地图!”冰血咬牙切齿的说着,强忍着给红心知做开颅手术的冲动,满心的无奈:“那你带什么路啊。”

  这时堕翼的声音从旁边响起,同样带着几分错愕:“那……阁下也是路痴喽,我听说看不懂地图的人通常都是路痴。”

  堕翼的话刚出口,只见红心知的表情更加的扭曲了起来。

  得!已经不用红心知告诉大家了,因为……几个人都明白了。

  冰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白了红心知一眼,随即转过头看向书房走去。

  “小师弟,惩戒室在另一个方向。”红心知站在冰血的身后,小声的喊着。

  冰血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挥了挥手说道:“既然都来了,自然要看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喽,顺手牵羊这种事情,一直都是我的爱好。”

  ------题外话------

  ⊙﹏⊙b汗,上吐下泻一整天了。~(>_

  虚脱着码了六千,有木有表扬!~(>_<)~小虎,你的催更票,猫猫如果明天好了再努力拿哦。今天的那个宝贝,猫猫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快吐晕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