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很倾城 (第六十四章)悲剧的邰家(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冰血双目阴冷的看着昏睡过去的邰珠,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阴森的说道:“开始吧!”

  红心知在听到冰血这句话后,双眸划过一抹凶残的冷光,嘴角露出邪魅的笑容,看着冰血阴柔的说道:“小师弟想怎么做?”

  “呵!”冰血冷笑一声,阴森的说道:“当然是好好伺候伺候这位大小姐了。”

  像是这种事情,堕翼自然不会插手,带着白灵退到了一边,谨慎的注意着四周的情况,以防有人突然来袭。

  而红心知看到自家小师弟那一脸兴奋的表情,微微一笑,眼中带着几分宠溺的味道,直接坐到冰血身后,也不插手,决定让冰血玩个够。晚上无论她怎么玩,自己都会站在她的身后,为她撑着。

  这时冰血双手快速伸到了邰珠的脖颈上,就在红心知疑惑冰血打算做什么之时,顿时被冰血的动作给吓呆住了。

  只见冰血双手快速的解开邰珠身上的长纱裙,动作熟练巧妙,没有一点生疏的感觉。

  而这时的红心知已经完全被吓傻了。而站在后面的堕翼和白灵,在冰血解开邰珠身上的第一个扣子的时候便已经快速转过身看向门外。

  当冰血将手伸向邰内的内衫之时,红心知快速向前一扑,紧紧的抓住冰血的手,不让她在继续接下来的动作。

  红心知满脸扭曲的看着冰血,嘴角一阵猛抽,慌乱的说道:“我的小师弟哎,你这是要干什么啊。你才十七岁啊,怎么就想要……想要……想要……”红心知说道这里的时候,满脸涨红,吭吭唧唧就是说不出来下面的话。

  而冰血满脸疑惑的看着红心知,不接的问道:“想要什么?”

  红心知一阵气节,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表情,咬牙切齿的说道:“如果是因为刚刚在假山时看到那样的场景让你忍不住了,也不用邰家的那个女人给你解决啊。一会师兄给你去找个身家清白的好姑娘。不过咱可不能做那种没有良心的负心汉啊。如果真的要了人家姑娘,就一定要好好对人家。到时候师兄去给你提亲,可是这邰珠可以不行啊。”

  冰血终于听明白红心知说的是什么意思了。额头“唰”的一下子落下了一排又黑有粗的黑线。满脸无语的看着红心知,叹了一口气,甩开红心知的双手,没好气的说道:“师兄,你再说什么啊。我怎么会是那种人呢。况且……就邰珠,她也不配啊。”

  冰血满脸不屑的看着一眼地上的邰珠,那感觉就好似地上的女人根本不是一个长相秀丽的可人儿,而是一个人见人厌的垃圾。

  那双幽深的眼眸中看不出一丝男人见到女人的yinyu眼神。

  红心知长舒一口气,啪的一下坐到了地上,刚刚紧张的神情顿时得到了放松,抬起手臂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看着冰血,无语的翻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那你没事拔她衣服做什么?”

  冰血对着红心知邪恶的一笑,邪邪的说道:“这种事情不脱衣服怎么做啊。”

  虽然这句话让人联想翩翩,但是红心知明白冰血确实不会做那种龌蹉的事情,何况对方还是敌人的女儿。

  红心知没好气的瞪了冰血一眼,无语的说道:“你说……你说一男人,还是一个没长成的小男人,没事脱人家姑娘的衣服说啥呢。”

  冰血嘴角一抽,白了红心知一眼,转过头无声的嘟囔道:“谁说本少是男人了,切。”

  不过这次红心知也不去拦着冰血,而是站起身,拍了拍长袍,转过身走到堕翼和白灵的身边,不去看冰血。

  算了……他愿意玩就让他去玩吧。

  他就怕看到那个讨人厌的女人脏了自家师弟的眼睛。

  这边的冰血可完全不知道红心知此时的复杂心情和扭曲的表情。

  冰血脱到最后,还十分“仁慈”的给邰珠留了一条亵裤。

  随即冰血摊开右手手掌,光芒一闪血煞瞬比赛间凭空出现在右手手掌心中。

  冰血随意的把玩着手中的血煞,满脸戏谑的看着地上的邰珠,眼中划过一抹狠厉,那表情就好似此时眼前所摆放的不是一个大活人,而是一块还未切好的肥猪肉,而她此时正想着到底从哪里下手好。

  突然冰血邪恶一笑,反手握紧血煞把手,对着邰珠快速挥出,一阵刀光闪烁,不一会,一头活灵活现的大肥猪出现在了邰珠的胸前,而是那几个下垂的东西,很明显这是一头大母猪。

  冰血摸着下巴,突然双目一亮,呵呵一笑,那笑声竟然让身后的那三个男人浑身一颤,背后泛起一阵森森冷意,连汗毛都一根根毫无抵抗力的竖了起来。

  但是堕翼、红心知、白灵二人一魂却没有一个敢回头了。他们都怕晚上会做噩梦。

  而这边的冰血再次挥出了手中匕首,而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额……猥琐。

  只见邰珠胸前的那头大母猪的蹄子下方被冰血那一刀刀下去,竟然出现了几头在吃奶的小猪,而在那头大母猪的前方,还多了一个长条形的母猪专用石盆。

  冰血满意的看着自己手中的杰作,不够却有种少了点什么的干嘛。

  顿时一抹狡诈的光芒出现在冰血的眼中,那道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再次从冰血的口中发出:“呵呵,原来如此!”

  冰血收起血煞,从黑晶戒指中拿出一个黑色的小瓷瓶和一根接近透明的细针。

  当细针插入瓷瓶中后,再次拔出,细针已经完全变成了灰黑色,随即冰血用细针在那头大母猪的身上描绘了一次。随即一头活灵活现的灰黑色大母猪出现在邰珠的身上,而且嘴边还带着两颗极为狰狞的獠牙。

  冰血将瓷瓶与细针收回黑晶戒指之后,满意的拍了拍手。站起身看着邰珠那一脸的幸福睡相,冷冷的一笑,紧接着单手向着头顶一挥,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水晶杯冰血抛出,最后水晶漂浮在邰珠的上空,将此时邰珠的样子全部记入到了里面。

  记忆水晶,绝对是坑人的最佳伴侣。

  当冰血收回记忆水晶后,再次蹲了下来,看着邰珠那张秀丽可人的脸蛋,摸着下巴小声嘟囔道:“你好像很在意自己的脸呢,而邰家家主好似也因为你这张脸有用才对你如此关爱吧。既然如此……呵呵!”

  冰血阴森的一笑,再次拿出一根几乎透明的细针和一个绿色的瓷瓶,在细针从瓷瓶中拿出以后,细针已经完全变了墨绿色。

  随即在邰珠的脸上写到:“我乃舒姨娘送给家主最大的绿帽子是也。”接着还在旁边画了一个大大的绿色帽子。

  也不知道冰血今天是不是突然泛起了从来没有过的童心,玩这活人画板玩的不亦乐乎,画完了那个绿帽子觉得不好,竟然还在绿帽子的下面画了一头迷你版公猪,而公猪的头上刚好带着拿顶大绿帽子。

  好在冰血在前世因为要装扮成一名海外游学回来的黄家,被组织秘密训练各种绘画技巧整整三个月的时间。今日才可以在邰珠的脸上划出如此精彩绝对,活灵活现的……猪。

  最重要的是,冰血所采用的颜料全是她特质的毒药。邰珠身前所用的是一种可以让人奇痒无比的毒药,这种痒还不是来至皮肤的,而是来至体内的。让人根本就感觉不到到底是哪里痒,又如同有上万字蚂蚁在体内的各个地方爬行一般,让人恨不得自杀以求解脱。

  不过这种毒药也不是时时刻刻都发作的,而是根据这个人的实力大小发作的。像邰珠这样实力的人,估计一天也就发错个五六次罢了。

  但是像邰珠这样的人,死亡是她们最恐怖的事情,自杀更是这辈子都不可能做出来的事情。

  而她脸上的毒药是一种直接刺激脑神经使得出现幻觉的迷药,其中还夹杂了一种视觉幻影的效果。

  也就说是,平常的时候邰珠的脸上的图案是显现不出来的,而当她的心情激动、或者太冷、又或者太热,在比如使用精神力、灵力之时,从而刺激到脑神经,脸上的毒才会发作,最后在脸上显现出来。

  这两种毒药都是冰血之前在那件破旧公会闲来无事研究出来的,所以还没有取名字。

  对于这样的药,冰血也懒得去取名字了,不过是一些自己用来折磨人的毒药,是不会流传到市面上的。

  所以这药绝对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店。

  而冰血所研制的出来的毒药,从以前到现在除了玄可以解开,任何人都无法研制出真正的解药来。

  冰血拍了拍手,站起身,看了看脚边的那些衣服,邪恶的一笑,随即单手一会,一道黑色火焰瞬间从指间飞出“噗”的一声,那一推衣服瞬间化为尘埃,连灰都看不见一粒。

  冰血转过头看向那三只想要看却又忍着不看的货,无语的抽了抽嘴角。嘴边勾起一抹狡诈的笑容,身体微微向边上挪了几部,随即一声大吼:“哇,那是什么?”

  红心知、堕翼、白灵听到冰血的喊叫,快速转过身叫道:“怎么了?”

  当红心知三人看到地上的邰珠的惨样之时,顿时三道口水“噗!”的一下碰了出来。

  冰血慢悠悠的走到化身为雕塑的三人身边,拍了拍一人的肩膀说道:“还没有看够的话,你们可以继续看哦。我先去书房拿东西,然后我们大门口汇合也是可以的!”

  冰血的身影刚刚落到,只见“嗖嗖嗖!”三道身影竟然比闪电还快上几分的速度瞬间消失在了原地,惩戒室的大门无风的晃动了两下,告诉着冰血刚刚有人飞奔了出去。

  然而冰血依旧保持着刚刚抬手拍肩膀的动作,有些错愕的看着来回晃动了大门,嘴角一抽:“我靠……用不用跑得这么快,还真没见过这三只跑的这么快过。”

  冰血笑的一脸的得瑟,晃悠悠的走了出去,除了没有留下是他们四人来过的痕迹意外。根本连门都没关,大大方方的告诉邰家,今晚……真的有人来过了。

  可惜……就是不告诉你是谁。

  ------题外话------

  后面还有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