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很倾城 (一百一十章)老怪物VS小变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冰血顺着那华丽高雅的楼梯走到了二楼,不过里面并没有什么不同。微微转过身便看到了一个好似通往顶楼暗阁一样的小楼梯。

  冰血面无表的看着那个楼梯,双目一冷向着那个楼梯走去。

  上面是一个平台,十分宽敞的平台。

  但个冰血走上平台后,顿时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抹狠戾,整个平台的四周竟然摆放着许多人类或者是其他种族的标本。

  对于人类身体结构冰血再熟悉不过,所她可以肯定,那些标本都是用他们的本体做成的。

  这人……绝对比自己变态。

  冰血嘴角一抽,有些无语的想着。

  仔细的看了那些人类一眼,冰血瞬间愣在了原地,那些人……竟然都是神宗以上的强者,而且上品神宗都是垫底的,连神帝都有,而那些魔兽的等级想必也不低。

  能将数十个神帝弄成标本的人,他……到底是谁。到底有多强。

  突然拿到浑厚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这次却显得近了许多:“哈哈哈,小丫头胆子不小。看到这些东西竟然不惊讶不害怕。”

  “怕有什么用吗!”冰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缓缓的转过身,毫不意外的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后的那个人。

  他看上去顶多就二十多岁,但是实际年龄估计已经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千年的老怪物了吧。不知道从哪里吹进来的风,将那人的面前的头发吹散,让冰血彻底的看清了那人的面容。顿时倒吸一口冷气,眼中终于出现了一抹震惊。

  那人的眼睛竟然一只是血红的,一只是碧绿的。血红眼眸中透着无尽的战意与嗜血的凶残。而那只碧绿的眼中却蕴含着满满的温柔和善。

  怎么会有这么一双眼睛,如此矛盾的神情竟然出现在一个人的不同的两只眼睛中。让冰血突然有种此时有精神力分裂的情况,不然又怎么会拥有如此矛盾恐怖的眼睛。

  长至腰间的头发随意的披散在脑后,估计是因为长时间没有见过太阳的缘故吧,脸色十二分的苍白,却看不出一丝不健康的神色,双唇略微泛白,好像两朵白莲花瓣,饱满娇嫩。那一张脸绝对是极美的,带着几分冷冽的野性,却又有种温雅的感觉。即使如此,在他的身上却找不出一丝与无害有关的代名词。

  整个人的气势强大凌人,当然看一眼就觉得想要退缩的冲动。

  一身黑色长袍,胸前与双肩上带着黑色铠甲,没有任何一种颜色点缀,整个人好像是从地狱里面来的过客,却因为某种原因找不到了回去的路,只好在人类的世界继续当个魔鬼。

  男子静静的看着冰血,突然微微眯起双眼大力的嗅了一下空气中的味道。随即满脸戏谑的看着冰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小丫头果然不同凡响,体内竟然不完全是人类的血脉,而且就算是人类血脉也仅仅占了十分之三罢了。本尊果然没有看错人。”

  沙哑低沉的声音带着一股魅惑感,幽幽的响彻在平台上。

  即使此时是面对面的站着,冰血依然有种声音是四面八方传来的。

  冰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男子冷声说道:“你不是人类。”

  “呵呵!”男子莫名其妙的笑了笑,看着冰血眼神诡异的说道:“本尊自然是人类,只是与那些愚蠢的人类又有些不同罢了。”

  冰血眉头一皱,不过却不在纠结种族的问题,到底是自己不是人类这事,他竟然知道。冰血对此感到奇怪,自己的魔气并没有外漏,墨魅叔叔说过,因为自己的血脉特殊,就连同族都一定能从自己的身上闻到异样。可是对面这人竟然知道……

  “怎么,小丫头在疑惑我为何知道你不是人类这件事。”

  男子的话让冰血瞬间皱起眉头,冷冷的看着对方,这种被别人一眼看穿的感觉冰血很少能体验的到。但是却十分的讨厌,这样会让她有种不安的感觉。

  男子轻轻的抬起手放到自己那枚碧绿色眼眸下方,轻轻的点了点接着说道:“这只眼睛可是能看到一切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呢。”

  “那你刚刚干嘛用鼻子嗅啊!”冰血一声愤愤不平的低吼破口而出,接着满脸无奈的白了一眼那个老怪物。

  弄得她还以为眼前的这个老怪物不是人类,而是魔族的魔呢。如果真的是这样,今天估计就很难出去的。

  弄半天,对方只是一个血脉发生变异的人类。

  “怎么?你不怕?”男子有些疑惑的看向冰血,好像冰血不怕他十分的不合理一样。

  冰血微微白了对方一眼,接着说道:“有什么好怕了,血脉变异的人我们在紫级班又不是没有,只有那些迂腐的人类才会去害怕吧。”

  “迂腐的……人类!”男子静静的看着冰血,突然仰头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好好啊。没错,你说的没错,人类确实迂腐,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类成为本尊的玩具。”

  冰血听到这句话双眼一亮,试探性的看向对面的那个老怪物,小心翼翼的说道:“既然人类迂腐,你干嘛绑我们,我们又不是人类。”

  对于这样的一句超出自己想象的强者,根本不能硬碰硬,所以只能智取。成不成功就要看那人的疯癫程度了。

  “可是……”男子突然歪着头满脸戏谑的看着冰血,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低沉的说道:“谁让你的天赋与古怪的招式吸引了本尊的注意力呢。难道你没有看到我根本没有动楼下那些小崽子们一下吗。只是他们太吵了,本尊不过就说了一句让他们自相残杀,最后活着的人离开这句话,一个个都给本尊狂化看。还真是没意思呢。”

  冰血心中一阵刺痛,眉头紧皱,冷冷的看向对面的男子。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们每个人都一样,就算是死也不会去伤害自己的伙伴一下。我们的刀剑对着的永远都是敌人,而不是自己的伙伴。”

  “呵呵,小丫头跟那群不可爱的小崽们一样不乖啊。”男子有些可惜的看着冰血,轻轻的摇了摇头。

  冰血双拳紧握,单手一挥想要祭出血煞,却猛然转过头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满脸的震惊。

  “怎么……想要祭出武器!”

  冰血猛地抬起头看向男子,眼中带着震惊:“你怎么做到的。”

  这个人竟然封闭了自己与空间戒指只见的契约之力,不仅如此,她此时连与召唤兽之间的契约之力都被封锁了。

  好在,她并不是第一次单独面对强敌,心里稍稍惊讶一会后便快速冷静了下来,满脸严阵以待的看着那个老怪物。

  “用的自然是绝对压迫封锁了你的所有契约之力。小丫头,看你的样子懂的东西可不多啊。竟然在没有任何老师的情况下成长到这个地方,小小年纪果然不同凡响,这天赋就算是我都要开始嫉妒了。”

  “我有师父!”

  老怪物的话却被冰血一声厉喝反驳了回去。

  看着那张满是倔强的小脸,老怪物竟然出现了一身慌神,眼中竟然流露出熟悉的神情。

  不过此时的冰血可没有那么多精力去注意这些没有用的东西了。

  原本以为老怪物会出言讽刺一番的冰血,却见他脸色一正,开始认真了起来。

  “好了,我们来说说接下来的规矩吧。”

  “你有十天的时间,只要在这十天里没有死。十天之后我会让你带着那群小崽们安全的离开。”

  冰血满脸阴冷的看着对方,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封锁了本少的契约力,别说是契约兽了,就是本少都祭不出来,那个鬼跟你打啊。”

  没想到,男子听完这句话后竟然对着冰血嘴角一抽,有些无语的说道:“小丫头,你可是个女孩。说话怎么这么粗俗呢。”

  “要你管!”冰血狠狠的瞪了一眼对面的老怪物,一点没有害怕的感觉。更加没有老怪物看惯的那些懦弱哀求的表情。

  这样的冰血让老怪物更加的喜悦,多年沉闷的心情竟然有了几分疏解。

  心情大好的老怪物指着另一边的那一半武器架子,笑呵呵的对着冰血说道:“小丫头,这是十天可是完全用你自己的实力陪本尊,自然不可能让其他人来打扰了。怎么……小丫头怕了。”

  冰血狠狠的白了一眼老怪物,咬牙切齿的说道:“怕你的孙子。”说完便转过身,向着武器架走去。

  在她刚刚转过身后,身后再次传来了一阵愉悦的爆笑声,让冰血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小声骂了句:“皮痒贱的。”哪成想,这句话说完,笑声更加的大了几分。

  冰血走到武器架子旁边,看着那些各式各样的冷兵器,眉头一皱。对方实力强过自己许多许多,自然可能看得出她是魔法师,因为自己体内的魔法灵源是在斗源外面的。只要自己不去动斗气,是任何人都无法察觉出来自己体内还拥有斗气的。不给自己魔法杖却给自己这些斗士才用的冷兵器。

  难道……

  冰血眉头一皱,快速抬起自己的右手,看着空空如也的右手手掌心,眉头一皱。

  她竟然无法施展魔法。无论自己如何的驱动灵力,都无法是施展出任何魔法。难道……这就是那个老怪物所说的绝对压迫。

  高阶强者对低阶的绝对压迫,竟然把她的天赋能力都压迫的死死的。

  不过,冰血发现她体内的魔气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就连魔幻之纹也没有。突然自己想要驱动魔幻之纹强行冲破那个老怪物对于自己的绝对压迫也是可以的。

  但是如果这样,定然会被对方发现自己的异常,看出魔幻之纹的秘密,那么自己和伙伴们就真的必死无疑了。

  是没有人可以在魔幻之纹的诱惑下不动心的。

  既然所有的异能力都被绝对压迫封锁住了,那么就只要……用老方法拼死一搏了。

  冰血站在一把长剑面前,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冷笑。缓缓的抬起手握住刚在台子上的利剑。

  突然“唰”的一声抽出长剑,冰血一个回身,脚下踏着七星飘渺步,一个瞬间便来到了老怪物的面前,挥手便对着他砍去。

  急速的动作,破风的气势在老怪物眼里却如同慢放镜头一样。

  只见他缓缓的抬起手,食指中指伸出对着冰血的长剑轻轻一弹,可怜的冰血便被这轻轻的一下弹出了五十多米远,身体在低声连续滚了好几个跟头才停了下来。

  冰血缓缓的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着老怪物,突然喉头一动“噗”的一声,一口鲜红的血液从口中喷出,脸色也更加的苍白了起来。

  胸口的剧烈疼痛让冰血清楚的知道,她的肋骨肯定折了几根。快速拿出一把丹药喂到嘴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满脸冰冷的看着前方的那个老怪物。

  单手一挥,利剑在半空中划过一抹银白色弧度,满脸阴冷的说道:“这里的功法对付不了你,那么其他地方的呢。”

  说罢,冰血快速高举手中长剑,一声厉吼:“莫名剑法……以静制动!”

  明明身在原地,没有动弹分毫,仅仅举剑对着前方单手一挥,却有无数道剑光顿时从利剑中迸发而出,向着老怪物冲击而去。

  “太弱了。”

  声音还在远处飘着,可是老怪物却已经出现在了冰血的身边,抬起手对着冰血再次一摊。

  “噗!”鲜血喷洒在半空中,而身体再次被弹了出去,“碰”的声音撞击在了墙壁上,最后滚落到地面。

  冰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用剑支撑着身体,靠着墙缓缓的站起身,抬手抹了一般嘴上的血渍,面无表情的看着老怪物,脸上没有一丝放弃的神情。

  颤抖的双手高举手中长剑,一声厉吼再次响起:“莫名剑法……剑火无名。”

  “砰砰砰!”无数道剑光迸发而出悬浮在冰血的头顶,随着手中剑的落下,剑光飞向老怪物。

  老怪物对于那些迎面而来的剑光完全视而不见,冷冷的看着冰血,嘴角带着邪恶的笑容:“还是太弱。”

  不过这次老怪物没有动,而且站在原地对着那群剑光单手一挥,原本射向老怪物的剑光突然翻转,对着冰血“唰唰唰”射了回去。

  “我靠。”

  看着自己发出的剑光突然掉头飞射自己,冰血顿时嘴角一抽,顾不上胸口的疼痛,脚下快速运用其七星飘渺步,狼狈的躲开那些剑光。

  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所射出的招式在老怪物一经手后攻击力竟然强了几倍。

  就在冰血躲过剑光刚刚站立之时,突然感觉到已很拳风对着自己迎面而来,但是此时的情况根本已经躲不过去了,因为对方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碰”的一声,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冰血的脸上,好在冰血借力一个翻身向着远处滚去。

  随即一连串的巨大的拳头对着冰血就飞了过来。

  眼看着那些巨大的拳头就要砸了过来,冰血一声咒骂:“该死的,老混蛋。”

  刚吼完身体一高窜了起来,连忙快速躲避那些比她还打的拳头。第一次冰血感觉到了手忙脚乱是什么味道。

  也是第一次明白什么是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刚开始老怪物还让她还两次手,但是接下来再没有了机会,连停下来吃个丹药的机会都不给她。

  只有不停地跑,不停地躲,已经数不清自己到底矮了多少个拳头,就是躲过了拳头,但是那巨大的拳头带动的风势依然会在她的身上留下不少的血痕。

  整整三个小时过去,此时的冰血浑身上下已经找不到一点可以看的地方了。到处都是血迹,一片狼狈。

  冰血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好像连眨一下眼皮都会费自己很大的力气。

  “今天就这样了吧!”低沉沙哑的声音在冰血的头顶响起,随即一阵风吹过,整个平台上再无其他人。

  不过冰血却没有在这个平台多做停留,费力的吃下几颗丹药,感觉有了点力气后这才费力的站起身向着楼下走去,她不能留在这里,不仅仅担心那个老怪物会趁她不在楼下的时候对紫级班做什么,更加担心如果自己没有安全的下去,以怪妖的脾气会忍不住的冲上来。

  当冰血拖着浑身是血身体走路到楼下后,看到那几十张熟悉的面孔中,微微一笑:“好久不见了,兄弟们。”

  “老大!”

  颤抖的声音在几十张嘴里齐声发出,却在没有人开口说一句话,紧握着双拳看向那个浑身是血满身是伤的人。

  心……疼的好像在滴血一样。

  他们真的很像告诉那个人,别打了。走吧,离这里远远的,不要再回来。不要管他们了。

  可是他们知道,这个人就算是死……也不会丢下他们一个人的。

  同样的,他们也不想她为了他们受伤流血。

  “都把那表情给本少收起来,我们紫级班……没有孬种!”

  怪妖一瞬间来到了冰血的身边,轻轻的将她搂紧怀里,小心翼翼的将她抱到一旁坐下,让她可以好好的再着急的怀里休息。

  “妖老大,老大怎么样了?”怪风睁着一双翠绿色的眼睛,紧张的看着冰血与怪妖。

  不仅仅是怪风的身体出现了变化,必然一双黑色的眼眸变成了绿色,其他人多多少少也出现了几分不同。就连洛天和洛风、叶冰熏三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只是相对于其他人兄弟,他们这三个拥有人类纯血脉的人变化少了一些罢了。

  “她累坏了。”怪妖轻柔的抱着冰血,又喂了她几颗丹药后,便不再开口讲话。

  第二天一早,冰血再次恢复了那个一身狂傲之气的冰血,转过头看着自家的兄弟,嘴角一勾,淡淡的一笑:“等我!”

  还是那句话,还是那样的笑容,看的众人心酸又心疼。

  当冰血再次来到平台之时,老怪物已经等在了那里。

  看着又精力充沛,满身战意的冰血,老怪物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用他那沙哑的声音与低沉的语气幽幽的说道:“看不出去来,你还听耐打啊。要知道有许多的神宗在这里都撑不过一天。”

  “我就是墨心齐!”冰血冷冷的看着老怪物,语气中带着属于自己的狂傲。手里的长剑被随即的搭在地上,看似无心,却透着一股压迫感。

  “呵呵,小丫头你知道你……”

  还未等老怪物口中的话说完,只见冰血快速语举起手中长剑,对着老怪物砍了过去,带着一股破竹之势。

  然而老怪物却只是对着冰血微微一挥手,“碰”的一声,冰血再次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摔倒了地面上。

  就这样再次开始了单虐的战斗,虽然冰血每次都被打的很惨,但是却从来没有任何放弃的念头,每次被打倒了很快就会再次站起来。再次举起中的长剑对着老怪物砍过去。

  不过别看冰血每次都是被打的很惨的那个,但是在每一次的对战中,她都可以从中学到许多对自己有益的地方。

  而老怪物虽然知道冰血对于自己的来说真的很弱,弱到自己一根手指都可以将那个倔强的小女孩给打飞出去。但是却从没有下过一次杀手。没错都会将自己的能力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

  但是时间越长,他心中的惊讶也就越大。他发现眼前的这个小女孩虽然实力不强,但是却花样百出,许多不弱的剑法是自己完全没有讲过的,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她总是可以匪夷所思的相处各种各样的办法来攻击自己,而且每个攻击的角度都十分的刁钻。而且她的体魄根本不是一个正常的魔法师该有的体魄,甚至比斗士的体魄还要强悍。这是老怪物前所未见的。就算魔武双修,也不可能比斗士的体魄还要强吧。

  随着冰血的进步惊人,老怪物所拿出的实力也越来越高,而冰血总是可以以一种超出所有人想象的速度去进步着。就算是挨打也不断地吸收着对自己有益的地方。

  每次都被打的惨兮兮的,浑身是血,然而回到一楼的伙伴身边守着。第二天一早又再次回到三楼平台,没有任何萎靡之色。依然那么神采奕奕。

  一晃十天过去了,这几天的情况依然没有改变,冰血依然是挨打的那个。不过血流的却没有那么多了,有的时候她甚至还有反手的机会。

  “丫头,今天可是第十天了。”老怪物坐在一把椅子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到哪里的,总之冰血可以肯定,那个椅子是之前没有的。

  不过冰血也不客气,没有椅子那么地面总可以坐了吧。双腿一弯,直接做到了地面上,盘着腿看向老怪物。

  “说罢,今天想怎么样?”

  大方直爽的冰血让老怪物微微一笑,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丫头就从来没有爬过自己。她就不怕今天他会下重手,直接杀了她,或者根本不让她离开。

  老怪物就这样直直的看着冰血,突然随着冰血一起坐到地上,单手一挥十几个皮球一般大小的酒坛出现在了地面上,上身斜靠在椅子上,对着冰血说道:“丫头,你会不会唱歌,给本尊唱一个。”

  “本少又不是卖唱的,况且唱了还没有钱拿。”冰血狠狠的白了一眼老怪物。

  老怪物对着身边的那些酒坛挥了挥手,只见那些酒坛突然向着冰血移动了几分,接着老怪物开口说道:“这样吧,你给本尊唱首歌,本尊今天就同意换一个方法对战,只要你赢了,我就放你们离开。”

  “在你手里我会赢!”冰血满脸不相信的看着老怪物。

  “那你到底敢不敢。”老怪物歪着头看向冰血,一脸的挑衅。

  冰血嘴角一勾,接着便朗声唱起。

  醉卧于沙场听呐喊的沙哑

  笑看人世间火树银花

  数风云叱咤不过道道伤疤

  成王败寇一念之差

  生死一霎那豪气永放光华

  江山如此大何处是家

  过重重关卡看盛世的烟花

  赢尽了天下输了她

  颠覆了天下贪一夜浮夸

  人生只不过一场厮杀

  赤血染黄沙青春成白发

  若是真英雄怎会怕

  快刀斩乱麻金戈伴铁马

  收拾旧山河再出发

  不死的战马心不会崩塌

  若是真英雄怎会假

  醉卧于沙场听呐喊的沙哑

  笑看人世间火树银花

  数风云叱咤不过道道伤疤

  成王败寇一念之差

  生死一霎那豪气永放光华

  江山如此大何处是家

  过重重关卡看盛世的烟花

  赢尽了天下输了她

  颠覆了天下贪一夜浮夸

  人生只不过一场厮杀

  赤血染黄沙青春成白发

  若是真英雄怎会怕

  快刀斩乱麻金戈伴铁马

  收拾旧山河再出发

  不死的战马心不会崩塌

  若是真英雄怎会假

  颠覆了天下贪一夜浮夸

  人生只不过一场厮杀

  赤血染黄沙青春成白发

  若是真英雄怎会怕

  快刀斩乱麻金戈伴铁马

  收拾旧山河再出发

  不死的战马心不会崩塌

  若是真英雄怎会假

  “哈哈哈,好,好一首大气磅礴的曲子,好一句真英雄。丫头,你没有做个男子还真是可惜了啊。”

  冰血嘴角一抽,满头冷汗,这跟男人女人有毛的区别。

  而老怪物指了指地上的那十几坛酒,对着冰血说道:“丫头,这最后一天,只要你喝酒喝过我,那么就算你赢。你完全可以将你的朋友带走,本尊绝对不拦着。”

  “喝酒!”冰血疑惑的低下头看着那一大推的酒坛,嘴角一抽,嘴角勾起一抹淡淡冷笑对着,抬起头对着老怪物说道:“老怪物,你说的可是真的。”

  “哼!”老怪物冷哼一声,对着冰血说道:“本尊说的自然是真的,怎么样!”

  “好!”冰血拿起一坛酒便开始喝了起来。

  而老怪物同样拿起一坛子酒跟着喝了起来。

  另个人从刚刚打的不可开交到现在举酒对弈,好不快哉。

  最后冰血是被怪妖上来给抱下去的,其实无论她怎么喝都喝不过老怪物的,因为老怪物的实力不知道比冰血高出多少,加上身体因为晋级而多少改变过。那些人类的就根本让他没有一点感觉。

  怪妖抱着小脸红扑扑的冰血,面无表情的看着老怪物,身后跟着被放出来的紫级班兄弟。

  “你们这么多人很难走出去的,不然留在这里等那丫头睡醒了在出去。你们放心,既然本尊已经答应了那丫头会放你们离开,自然会信守诺言。”

  怪妖心疼的看了一眼怀里的女孩,随即对着老怪物还算有礼的点了点头:“多谢前辈。”

  他们都知道这个怪人并没有对冰血下杀手,所以他们才能安全的走出这里。而这段时间冰血的改变,他们也清清楚楚的看得到了。

  他们在老怪物指定的房间内好好的休息了一个晚上,那个老怪物既然没有杀他们,那么更加不会暗地里做出什么危害他们的事情来。

  一个如果强悍的强者是不屑于做那些事情。

  而冰血此时谁让看起来像是一个熟睡了的样子,实际上她的体内却热闹的不得了。

  魔幻之纹上,原本秘密的封印竟然快速解开了十来多条。四周空气中的灵力不断地向着冰血的体内疯狂的涌进。

  而老怪物在冰血体内发生变化的一瞬便来到了冰血所在的房间,当看到冰血四周围绕的那些五颜六色的元素之时,无奈的笑了笑:“这个丫头还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小小变态啊。”

  老怪物在冰血房间的四周设置了一个结界后便消失在了原地。

  而冰血,当她体内的魔幻之纹的封印不在自动解封之时,天地规则突然降临,将她整个人都包裹在起身。

  不过,这时晋级的莲花镇内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因为这只是从下品神宗晋级到中品而且,但是到了中品竟然没有任何停止的迹象,随即只见法阵的颜色加深,知道上品神宗才停了下来。

  随即便是斗士的等级晋级。当一起都安静下来之后,冰血的契约兽一只只出现了冰血房间内,接受着天地规则的降临。

  光芒散去后,冰血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看了一眼四周后,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主人,你没事吧。这十天,担心死我们几个了。”

  兽兽们来到冰血的床边,看着脸色已经好很多的冰血,满脸担忧的看着她。

  “我没事了,你们放心吧。”冰血微微一笑,眼中带着狂傲的神情:“我是不会……那么容易被打倒的。我生命现在可以不仅仅是我的,还是你们的。所以我会更加保护自己的。”

  兽兽们轻轻的点了点头,却十分的心疼。

  看窗外的天空依然死一片漆黑,冰血收回了所有的兽兽,再次闭上眼睛,安稳的睡了下去。

  既然那老怪物能给他们房间睡觉,自然不会做什么夜晚偷袭的事情,而且还会保护整个古堡的安全,他们可是完全放心的好好睡觉呢。

  第二天一早冰血便带着紫级班的所有人离开了古堡,老怪物果然信守承诺放冰血他们离开了。

  不过却在冰血临走前将给了她一块令牌,让她有机会去找这个令牌所处的势力。至于做什么,老怪物说到时便会知道了。

  冰血虽然疑惑不解,但是依然乖乖的收起了令牌。

  当然她还顺便从古堡内拿走了不少好东西,用她的话说就是那些奇珍异宝和珍贵药草留在古堡当摆设实在太浪费,不如留给她。

  对此老怪物也没有说什么,反而还有些高兴。让冰血使劲拿,想拿什么就拿什么,想要什么就要什么。

  开开心心收刮的一番后,冰血带着紫级班的兄弟们上路了。

  “你们早去黑晶戒指里面修炼!”

  冰血有些奇怪的看着自己的兽兽们,不明天他们干吗要如同集体大搬家。

  “是的,主人。请主人成全。”银摄代表所有的兽兽们对着冰血认真的说着。

  “你们想去当然可以,只是干吗突然想要去训练黑晶戒指里面的兽兽。”冰血靠在大树上,满脸的纠结。

  “只有我们更强了,才能更好的保护主人。主人,让我们去吧。黑晶接着里面的魔兽实力也不错的,只要在努力训练,一定也会是主人的助力的。”银摄坚定的看着冰血。

  “好!”

  然而冰血刚刚点完头就见紫级班的人快速来到冰血的身边,对着冰血单腿跪地,满脸攻击的说道:“老大,请让我们一同进去接受训练。”

  “你们!”冰嘴角一抽,满脸的无语。她并不是很想让自己的兄弟们进去,毕竟他们跟自己的契约兽不同。他们是独立的个体,有自由的权利。

  “是,老大。我们想要变强,强到足够跟老大一起平肩作战,我们再也不想就那么看着你一身血的回来又离开。我们要跟你一起,一起战斗。但是我们还很弱,所以我们要变强。”

  冰血有些纠结的看着他们,十分的为难。

  “老大,你就让他们去吧。如果你身边不是要留人的话,我们几个可都想要一起进去特训一番了。”怪蒙笑着看向冰血。

  冰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好吧,不过……你可以特训中一定要注意安全哦。”

  冰血将蓝弑银摄等兽兽都放入到了黑晶戒指内,另外还有除了洛天、洛坤、叶冰熏以及五怪们以外,剩下的紫级班兄弟都统统去往了黑晶戒指内修炼。

  走了差不多三天的时间,才来到了一个不小的城镇呢。

  好在冰血在古堡内收刮的时候找到了一个十分豪华的上品方舟,那方舟内部的空间面积差不多有五六百平方米,房间多而且种类全,里面的家具设备更是应有尽有,简直是人间天堂。

  当然这样的高等级方舟速度也是冰血那个抢来的方舟的十倍以上。

  原本一个月的路程三天就到了,这让冰血着实暗爽了一把。

  对于方舟,冰血也越来越好奇了起来,她一定会找个时间好好研究一番的。

  几个人无聊的走在大街上,刚刚已经联系过欧阳立旬了,他们此时竟然还没有到,所以只能先在这里住下,好满满的等他们。

  所有现在也没有什么大事,留在这里好好的休息一下也不错。

  当冰血几个人在繁华热闹的街上闲逛之时,一阵吵杂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啊,救命啊,救命啊。不要抓我女儿,求求你们不要抓我女儿。”

  冰血与怪柔、怪羽快速对视一眼,眼中纷纷泛起了一抹疑惑。

  “老大,要去看看吗?”怪羽有些纠结的看向发出身边的那个方向,眉头微微一皱。

  冰血知道,怪羽最见不得母亲为了保护女儿而被虐待的事情了,当下点了点头说道:“好。”

  此时其他男子们都在附件酒馆内休息喝酒,这段时间他们也累坏了,打从来到幻景地域就一直在忙着找冰血他们,都没有好好的放松过,这段是听说可以留在这个城市好好的放松一下,自然要轻轻松松过几天了。

  所以决定三个姑娘去逛街,其他人找了一家酒馆喝酒聊天。

  当然对于那三个比男子还彪悍的姑娘上街,他们根本不担心会受到什么欺负。他们三个人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

  只是没想到刚走没几步,就遇到了事情。

  但冰血、怪柔、怪羽找到发出呼救的地方之时,便看到了个十分俗套的景象。

  只见一名女子跪在大街上对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不断地磕着头,嘴里还不断地哭诉着:“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救救我女儿,求求你们救救我女儿啊。”

  冰血三人看到此场景眉头一皱,快速走了过去。

  其实对于这样的事情,冰血与怪柔的心里根本没有任何感觉,他们两个人本就是分冷情的两个人,除了自己人以外,其他人的生死根本毫不在乎。

  而怪羽虽然她的身体内留着一般魔族的血脉,但是另外一般确实善良的精灵血脉。

  狠的时候,她可以谈笑间将一个活活的人撕成碎片,但是她的心里依然存在了一份属于精灵的柔暖。

  不过对于这样的事情,怪羽依然不会自己去冲动的做决定,转过头看着冰血,询问着冰血的意见。

  冰血知道,只要自己摇头,那么怪羽一定不会出手干涉。

  但是冰血已经从那名女人的眼中看出了真实,她是真的无助,并不是演戏。所以她转过头对着怪羽轻轻的点了点头。

  怪羽微微一笑,身形一闪便来到了那名女子的身边,轻轻的将她扶起来,开口说道:“阿姨,你别哭了,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名中年女子满脸无助的看着怪羽,却发现拉起自己的是一个跟自己女儿差不多年龄的女孩,脸上闪过一抹不忍,悲痛的说道:“小姑娘,你救不了我和我女儿的。你还是快走吧,这上面有几个畜生。如果被他们发现你长得这么漂亮,一定会他们拉上去的。别管我们了,你快走吧。”

  怪羽眉头一皱,连忙转过头看向冰血,脸上带着几分为难之色。

  冰血微微一笑,拉着怪柔走到了怪羽和那名中年女子的面前,轻声说道:“看我做什么,几个畜生而已,你还对付不了?”

  听过那个中年女子的话,冰血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了她和她女儿所遇到的到底是什么事情。

  而当那名中年女子看到冰血之时,脸上突然闪现了一抹惊艳的光芒,随即就好似抓到了一块浮舟一般,顿时跪倒了地上,对着冰血哭诉道:“求阁下救救我们的女儿吧,救阁下救救我的女儿吧。”

  冰血嘴角一抽,一脸的无奈。

  难道怪羽就长得一副柔弱可欺的摸样,她就是一脸的凶神恶霸不成。怪羽不能救,反而她能。

  “呵呵!”怪柔看着自家老大那副表情,无奈的笑了笑了。怪羽有的时候其实很天真,所以她至今没有察觉出这对母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很正常。而怪柔则是与冰血一样,已经猜出了一个大概。

  “柔姐姐,你跟老大怎么了?”怪羽不解的看着眼前的这两个人,虽然她很不理解,为什么那个女人让自己离开,却去救老大救他。

  难道……老大本身就长了一副强者的脸吗。

  然而就在他们三个想要去看看是否与他们想的一样之时,旁边有人小心的拉住冰血轻声说道:“上面的那些人你们惹不起的,你们年轻还小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还是快走吧。”

  冰血嘴角一勾,冷冷的一笑:“笑话,这个世界上,本少还从来没有见过哪个是本少惹不起的。”

  “有啊,老怪物前辈!”怪羽满脸天真的看着冰血,但是那双漆黑的眼眸中却闪动着狡诈的光芒。

  虽然他们之前被老怪物给关了起来,但是经过后来几天的相处,加上老怪物从头到尾都没有真正想要伤害他们的念头,所以到后来他们不在对老怪物有所敌意,反而还和睦相处的两天,从愤怒的嘶吼换成了最后的尊敬。

  而到在快离开古堡的时候他们才知道,原来老怪物让他们杀的那些人的都是跟踪他们来到古堡后来被老怪物抓住的人。

  冰血没好气的白了一眼怪羽,咬牙切齿的说道:“就算是老怪物,小爷我不也是照样敢跟你硬壳吗。”

  中年女子看冰血三人没有一点认真的警惕之心,脸上的担忧也越来越重,对着冰血三人焦急的说道:“我看,我看还是算了吧。孩子们,你却是不是那几个人的对手。阿姨不想害了你们,你们还是快走吧。”

  “阿姨尽管放心,几个蝼蚁罢了,我们还不放在眼里。阿姨还是速速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也好抓紧时间去救令千金,免得错过时间,让令千金找了畜生的毒手。”

  怪柔的话犹如一剂温柔的镇静剂让中年女子的情绪满满的稳定了许多,紧紧的拉着怪柔的手,满脸悲痛的说道:“我女儿今年刚满十七岁,还是个孩子啊。今日她刚刚步入神阶的领域,我本想着带她出来买件她喜欢的衣服给她庆祝一下,但是却没有想到,竟然被几个男子给拖到这件酒店的楼上。我女孩的实力根本不及他们半分,而我……而我因为旧疾,根本无法驱动灵力。”

  冰血听到这里,眉头一皱,轻轻握住中年女子的手腕。果然,这位女人的身上有伤,伤到了经脉所以根本无法驱动灵力。

  冰血对着怪柔与怪羽轻轻的点了点,接着对着那名中年女子说道:“阿姨别担心,在这里稍等片刻,我们去带你女儿下来。”

  而此时已经猜出是什么事情的怪羽眉头紧皱,脸色十分的难看,咬牙切齿的看着面前的酒店,双眸的颜色越来越深:“真是可恶。”

  “在这里叫也没用,走吧。上去看看,到底是谁这么猖狂,竟然直接将人掳到酒店里面。”

  三个人嘴角齐齐勾起一抹冷笑,被看他们的外表一个个美的不似凡人,有精美妖异的,有温柔可爱的,有温柔如水的。但是内心却没有一个是纯净的。

  一个个不是黑的,就是充满血气的。

  当冰血他们三个刚刚走上楼,便听到了一阵女子哭泣的声音。没有任何苦难,便找到了那个房间。

  神识穿入,发现里面有十几个男子,有两个上品神灵,七八个下品神灵,而其中一个上品神灵正压在一名女子的身上,准备脱衣服。

  “好在,还不晚!”冰血冷冷的一笑,对着面前的那扇门抬起就是一脚。

  “碰!”的声音巨响,整张门都飞了出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