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很倾城 (一百一十一章)战队的情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冰血他们三个刚刚走上楼,便听到了一阵女子哭泣的声音。没有任何苦难,便找到了那个房间。

  神识穿入,发现里面有十几个男子,有两个上品法灵,七八个下品法灵,而其中一个上品法灵正压在一名女子的身上,准备脱衣服。

  “好在,还不晚!”冰血冷冷的一笑,对着面前的那扇门抬起就是一脚。

  “碰!”的声音巨响,整扇门快速响起飞了出去,“咣当”一声砸在了墙上。

  “我靠,是谁,到底那个不想活的,竟然改打扰本少的性质,简直是找死。”一声十分嚣张的暴怒从里面传来。

  冰血嘴角带着一抹邪恶的笑容,一左一右跟着怪羽和怪柔悠闲自得的走了进去。

  而当里面的人看到冰血与怪羽、怪柔之时,顿时双目放光,满脸的垂涎之色。

  “哈哈,今天是吹了什么风,竟然把好运都吹到本少的身上了。”华服男子看着怪羽和怪柔笑的一脸的猥琐,双手还不断的放在胸前来回的搓,让人看了十分的恶心。

  怪羽被此人看的浑身汗毛直立,胃里更是一阵翻滚。侧过头,眉头紧皱看向冰血满脸厌恶的说道:“老大,这个的眼睛,我很讨厌。”

  冰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双眸中闪烁嗜血的神情,冷冷的看着男人,声音如同从地狱中传出来了一样,充满了阴森的感觉:“既然讨厌,就毁了吧。”

  冰血说完这句话后,只见怪羽那张可爱的小脸顿时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显得越发的可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可爱的笑容,给外人的感觉却十分的阴森恐怖。

  对面的那群大汉在看到怪羽的笑容后齐齐打了个寒颤,心中惊讶不已。

  他们竟然被那个小姑娘的笑容给吓到了。

  想到这里,每个人的脸上都显示出一种十分震惊而且难以置信的表情。

  华服男子听到怪羽与冰血之间的对话这才发现了一些端倪,毕竟是生活在这乱世当中的人。就算在蠢,也会多少有点警惕心的。

  “你们到底是谁,竟然敢来打扰本少爷的事情。难道找死不成,本少爷劝你们速速离去,不然可以别怪本少人手下无情。”

  华服男子说完这句话,便快速释放出一股属于上品法灵的势压向着冰血三人压去。

  原本还一脸高傲得意的华服男子在看到冰血三人丝毫没有受到他上品法灵势压丝毫影响之神,猛地一愣。

  “你们……你们……你们到底是谁。”

  “现在才来怕,是不是他太晚了一些。”冰血双手环胸,满脸戏谑的看着那几个人。

  这时怪柔离开冰血的身边,向着躲在床角瑟瑟发抖的姑娘走去。

  “给本少拦住她!”

  看到怪柔向着自己这边走来,华服男子顿时满脸愤怒的指着怪柔大吼一声。

  几个护卫得令,凶神恶煞的向着怪柔扑去。

  “滚开!”怪柔一声冷喝,对着那群人单手一挥,一阵无形之力将那七八个人瞬间堆到了墙边“砰砰砰”的坐到了地上。

  华服男子倒吸一口冷气,呆呆的看着怪柔将床上的那个姑娘扶起走回了冰血的身边。

  冰血侧过头看了一眼那个女子,淡淡的说道:“怪柔,带她先下去吧。”

  “是,老大。”怪柔乖巧的点了点头,随即带着女子离开,留下楼上一群对峙的人。

  冰血轻轻抬起手,俊俏的小脸贴近怪柔,嘴角勾起一抹放荡不羁的笑容,一副纵跨子弟的摸样,但是那一身的邪魅之气却让人胆寒。

  “本来呢,本少是不喜欢管闲事的。”

  冰血这句话让对面的几个人欲哭无泪,你丫的不喜欢管闲事,那你个混蛋现在在干吗。

  然而冰血却突然双眉一挑,冷冷的看着对面的人,嘴角勾起一抹阴森的笑容,接着开口说道:“可是呢,你们让我加的小羽儿不爽了。所以今天……你们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阴冷邪魅的声音在空中飘荡,传入那几个人的脑海中让他们感觉到一阵胆寒之意。

  华服男子虽然惧怕冰血与怪羽那神秘的实力,但自己长久以来被养出的嚣张脾气却让他不肯就这么服输,硬着头皮对着冰血怒吼道:“混蛋,你们知道本少是谁吗。在这里竟然也敢找本少的茬,你们想死不成。”

  “敢威胁我老大,找死!”怪羽甜美的声音突然变得十分的阴森凶残。突然双眼一瞪,四周猛地挂起一阵强风,无数把风刃凭空出现在冰血与怪羽的四周。

  一阵倒吸气声从对面传出,根本不给对方一丝求饶的机会,“唰唰唰”风刃飞身射向前方。

  一阵鬼哭狼嚎的惨叫声冲天而起。

  狂风席卷整个房间,四周所以的东西被大风挂着东倒西歪,凡是被风刃击中的东西,无不被打的粉碎。

  当强风消散,整个房间内已经一片狼藉。

  唯一剩下的就是一地血红和几个人的惨叫。

  “啊啊啊!”凄惨的吼叫声从华服男子口中发出。整个人躺在地上,双手捂着下体,满脸满身的鲜血,唯一剩下的就算撕心裂肺的疼痛。

  冰血看着那人嘴角一抽,有些无语。她应该说……她家的小羽儿手法真准,一道正中要害。

  冰血冷冷的看了一眼地上的那些半死不活的人,双目一片阴冷,随即单手搂着怪羽转过身向着门外走去,就在即将踏出门口之时,冷声对着里面的那几个人说道:“本少墨心齐,想报仇尽管来好了。只要……你有这个本事。”

  什么叫做嚣张,这才叫做真正的嚣张。

  废了人家不赶紧离开,竟然还让人家去报仇,真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

  当冰血搂着怪羽走到酒店楼下之时,酒店外面已经围了许多满脸震惊的人。一个个伸着脖子看着冰血,议论纷纷。

  冰血就好似没有看到那些人一眼,悠然自得走到了怪柔的身边,刚要开口便看到怪柔正满脸惊讶的看着被她带下来的那个姑娘。

  “柔儿,怎么了?”

  怪柔轻轻的转过头,静静的看了冰血一眼,传音道:“老大,这个半兽人。”

  “半兽人?”冰血疑惑的看了那个满脸惊魂未定的女孩,眉头一皱。

  不过冰血和怪柔、怪羽可看不出这个女孩真正的身份,他们可没有怪蒙那个火眼晶晶。

  但他们却可以通过那个女孩流出的血液,嗅出这个女孩身上有除了人类以外的味道。只有他们三个完全接受种族血脉传承以后,才能可以通过人体本身流出的味道去分别她的种族。

  所以此时他们只能通过血液去做个大概的分辨。好在这个女孩受了伤,流出了血液,他们才发现了这个不同。

  半兽人是魔兽与人类结合所得出的孩子,这样的孩子通常不是个废话就是天赋极好的天才。

  这个女孩年纪十七岁在没有任何外力辅助的情况下就成为了神阶,可谓是天才人物了。

  幻景地域内的人平均实力虽然比浩瀚大陆的强上许多,但是年龄上也比浩瀚大陆的高出许多倍。在这里几百岁的还是个少年,而在浩瀚大陆,几百岁的估计都已经老怪物了。

  所以也不能说浩瀚大陆就比幻景地域差,之时发展的慢而已。

  这还是冰血第一次遇到跟自己年龄相仿的幻景地域本土人呢。

  “你们的家在什么地方?”看着那对明显吓坏了却依旧咬牙硬挺着的母女,轻声问着。

  那名母亲突然双腿跪地,对着冰血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后,哀求的说道:“求求这个阁下救救小女,我们母女俩被人赶出家门,现在流落在外居无定所。我这个做母亲的又没有能力保护小女的安全,求求阁下手下小女为奴为婢毫无怨言,只要能让她安安全全的长大就好。我女儿她天赋很好,以后一定会成为阁下很有用的帮手,求求阁下给她一个机会吧。”

  “娘!”少女跪在女子的身边,咬着下唇,倔强的不让自己哭出来。

  突然少女面向冰血跪在地上,学着母亲的样子对着冰血磕了两个头后,开口说道:“求求大人收下念凌,念凌一定会努力修炼,绝对不拖大人的后退。念凌也会好好服侍大人的,求求大人收下念凌吧。”

  然而就在少女一边说一边磕头的时候,一块黑色玉牌从少女的衣襟中掉了出来。

  冰血随意的瞄了一眼念凌脖子上的黑色玉牌,顿时一愣,快速蹲下身拿过那枚黑色玉牌。

  “啊!”念凌被吓了一条,猛地抬起头就看到突然离自己很近的那张绝美俊彦,小脸“唰”的一下涨的通红。

  “大……大人。”

  冰血皱着眉头看着那枚黑色玉牌,越看越熟悉。

  这枚玉佩好像在哪里见过……

  冰血抬起头看了一眼面前的这对母女,随即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带他们回去。”

  “是,老大!”

  怪羽、怪柔得令,轻轻的点了点头。

  原本三个人出行,却回来了五个人。

  此时冰血的房间内,洛天、洛坤、叶冰熏、韩启明以及怪妖和五怪跑到了冰血的房间内,满脸好奇的看着那对母亲。

  “你们叫什么名字?”冰血慵懒的坐在沙发上,淡淡的看着那对母女。

  女子被这么多人看着,虽然以为母亲的她,依旧显得十分尴尬,小声的说道:“回大人,我叫罗容。这是我的女儿墨念凌。”

  顿时所有人满脸的惊讶的看着那个女孩,心中震惊不已。

  那个女孩……姓墨。

  冰血眉头一皱,冷冷的看着那个女孩,双眸中闪过一抹狠戾:“你叫什么?”

  墨念凌一愣,不明白冰血为何突然变得这么可怕了,却依旧倔强的看着冰血的双眼,说道:“回大人,我叫墨念凌,思念的念,凌人的凌。”

  “姓墨!”冰血眉头紧皱的看着那个女孩,突然对着空气冷声唤道:“魔魅叔叔,你别告诉我这是你的私生女。”

  “咳咳咳!”一声猛烈的咳嗽声从客气中传出,吓了那对母女一跳。随即一道墨绿色身影凭空出现在了客厅内。

  魔魅刚出现就满脸无奈的看着冰血叹了一口气:“少爷,你在说什么啊。我可以跟你一起从家里出来的。”

  冰血斜眼扫了一眼墨魅,随即脸上隐隐约约浮现出了一抹幽怨的怒气,指着墨念凌低声说道:“那她是谁。她有一枚玉佩给你的一样,你说过那是当年父亲亲手炼制给你的,你别告诉我,她是我姐妹。我会……”

  冰血看着魔魅的眼神突然变得一片阴冷,眼中闪烁着阴寒的杀气,接着说道:“我会杀了她的。”

  一阵倒吸气声从墨念凌和他母亲的口中发出,不过二人却极力的忍着不扭头逃跑。

  然而魔魅却丝毫不担心,只是看着冰血无奈的笑了笑,随即转过头走到墨念凌的面前看着她。

  魔魅看着墨念凌,是却看却心惊,却看却熟悉,顿时倒吸一口冷气,惊讶的说道:“不会吧!”

  “魔魅叔叔!”冰血瞪着一双眼睛,咬牙切齿低吼着。

  如果这个女孩真的是父亲的私生女,那么她会毫不犹豫的杀了这对母女。她……绝对不会允许有伤害妈妈一丝机会的人纯真。

  然而她就会带着所有人离开去往另外一的位面,从此不会再提任何一句找那个混蛋老爸的话。

  墨魅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转过头好笑的看着冰血,轻声说道:“少爷你多少心了,主人是永远都不会背叛女主人的。”

  “那她是谁!”冰血皱着眉头轻轻嘟起随便,指着墨念凌大声问道。

  “她……”魔魅转过头看向墨念凌,脸色一正,认真的看着她说道:“姑娘,可以把你的那枚玉牌给我看看吗。”

  墨念凌微微一笑,心中好像已经猜到了一些,双眼一红,颤抖着一双手将从小便挂在脖子上的黑色玉牌拿了出来递给了魔魅。

  冰血疑惑的站起身走到了魔魅的身边,也将目光转向了那枚黑色玉牌上。

  魔魅满脸激动的拿着手中的那枚黑色玉牌,用手轻柔的抚摸着,脸色带着浓浓的怀念之情。好像那就是一个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一样。

  而当魔魅将手中的黑色玉牌缓缓地转过来之时,一个清晰可见的凌字印在上面。

  “母亲说……那……那是我父亲的名字!”

  “你……父亲!”魔魅抬起头惊讶的看着墨念凌。

  “是的。我的名句就是这句这个字取得,念凌,思念凌的意思。”墨念凌点了点头,微微一笑。

  冰血疑惑的看着满脸激动的魔魅,双眉一挑,拉了拉魔魅的衣袖说道:“魔魅叔叔,她……是谁?”

  魔魅缓缓的转过头看向冰血,满脸的激动的说道:“少爷,她的父亲叫墨凌,是主人另外一只契约兽。”

  “另外一只!”冰血惊讶的转过头看向同样一脸震惊的墨念凌说道:“可是……她身上并没有我家的那个味道啊!”

  为了以防对方心怀鬼胎,所以冰血将魔族血脉说成了我家。

  魔魅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少爷,凌是主人在大陆游历之时契约。自然没有家里的味道,凌是一只变异炎戈飞龙。”

  “哦!”冰血了然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这时冰血转过头看向怪蒙:“阿蒙!”

  “老大,墨魅大人说的没错,这位姑娘的体内确实有炎戈飞龙的血脉。”

  这时冰血才将那颗悬着的心放下,不是自己老大的私生女就好,管她是谁的呢,凡是不是自己家老爸的。

  “你们……你们认识我父亲!”墨念凌看着冰血等人,脸上的表情充满的难以自信。

  “如果没错的话,我是你父亲的兄弟!”魔魅看着墨念凌和善的一笑。

  墨念凌突然双眼一红,“碰”的一声跪在了冰血与魔魅的面前,哭着说道:“求求你们带我去找我父亲。”

  “我们不知道他在哪里!”冰血看着墨念凌好不委婉的说着,让人家小姑娘满脸的失望。

  然而冰血接下来的话却又让墨念凌展开了希望:“不过,我们也在找他们。你要是想的话,就跟着好了。”

  “真的!”念凌满脸激动的看着冰血,眼中欣喜若狂。

  “不过……”冰血冷冷的看着墨念凌说道:“不过,你们的一切必须听我的。”

  “好!”墨念凌母女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因为墨念凌的母亲身体有旧疾,全身经脉已经出现萎缩的状态,带在身边可定时累赘,又不能丢下她一个人,最后冰血只好让墨魅带着她进入魔蓝之戒内。而墨念凌则是被安全到了黑晶戒指与里面的魔兽们一同接受特训。

  毕竟她还太弱了,这要是跟别人打起来,还不几下就被对方给秒杀了。

  当冰血安排好他们之后,便带着人去了一个地方。那就是这个城市的牧府。也就说欺负墨念凌,随即被怪羽给废了的那个。

  “老大,我们来这里做什么?不过是个三品小家族,还不够我们几个人一挥手的呢。”怪风满脸鄙视看着前方的大门,不同冰血的意思。

  “他们现在可是满大街的再找我,既然那么蠢都没有找到,不如我们自动现身,也少了许多的麻烦。”

  “老大,那我应该做些什么?”怪羽满脸兴奋的挥动着手里的魔法杖,随时随地的等待着冰血的命令。

  冰血嘴角一勾,冷冷的看着前方,接着阴冷的说道:“砸了这些,反抗者……杀。”

  “吼!”一阵仰头长啸,好似野兽一般,却又比野兽轻柔的一些。

  青天白日下,这群人就跟土匪一样,快速闯入当地有名的恶霸家中,也不抢也不盗,也不杀人,也不打人,就是一顿乱砸乱轰。

  当然如果有谁敢跟他们叫嚣的话,那么就一定会死的十分*。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整个牧府都被砸了个稀巴烂,除了外围一圈的围墙以外,里面几乎已经成为了废区。

  当冰血离开后,只留下了一句话:“敢惹我紫级战队的人,这就是下场。”

  从此紫级战队这个名字满满的在整个幻景大陆内传开,而这个此时此刻此地仅仅只是个开始。

  传讯给欧阳立旬,只见沙曲都城见后。冰血带着洛坤、五怪他们再次上了路。

  此时冰血他们已经来到了浑古大平原,只要穿过这里便是一条直通沙曲都城的道路。

  有许多人认可绕远都不会走这里,因为这里绝对是幻景地域内混乱平原之一。

  这里十分的繁华而杂乱,形形色色的人都有,但是大多数都刀口上过日子的战队与冒险者。

  而平原上也分布着许多小型势力在这里占地为王,通用的这里也不属于任何人,只有都城四周的区域才会被那些小型势力分割,至于都城内,是没有人敢进来争夺地盘的。

  因为这里面高手如云,来之各个地方的高手都会在这里停留驻扎,因为这个可是一个巨大的贸易流通市场,自然什么样的人都有,绝对是强者云集。

  当冰血几个人来到这里之时,天空已经逐渐昏暗,华灯初上的夜晚,十分的热闹繁华。此地著名的酒店酒吧都准时开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便会人流饱满,喧哗不止。

  酒馆在这里虽然名字没有改变,但是规模却跟一般城市中的大型酒店差不多,十分的豪华大气,里面的设施更是配备齐全。

  不过通常是不会有人敢在这里各大任何一家酒馆酒吧里面闹事的,因为整个幻景地域的人都知道,能在浑古都城内开就酒馆酒吧的人,其身份绝对是说出来吓死一大片的存在。

  这样的人,自然没有人敢在他的地盘上闹事。不然出门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的天啊,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那么多的神宗级别以上的强者,而且各个种族的人都有。”一家豪华二层酒吧内,靠窗户的一个沙发上,一名长相清秀的青衣男子满脸惊讶的看着窗外。

  “你别丢人了好嘛,既然是人家的等级,还在这里开口讲话,你是怕对方听不到吗。”洛坤满脸无语的将趴着窗户边望风的怪风给拉了回来了。

  “老大,我们来这里做什么?”怪蒙严肃又认真的看着冰血,就算他们绕远从别的地方去往沙曲都城也是来得及的,但是冰血却便便要走这里,他们一旦在这里出事,一定会会浪费许多时间。这些冰血定然知道,所以怪蒙才会奇怪冰血的用意。

  冰血悠闲自得的靠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高脚杯,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轻声说道:“紫级战队既然城里了,那么怎么好意思不出世呢。”

  “老大,我们要怎么么做?”怪羽笑的一脸甜美的窝在冰血的怀里,月牙般的眼睛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

  而坐在冰血另一边的怪柔则是温柔的将手中的水果递到了冰血的嘴里。如果一柔一灵两位佳丽顿时引来了无数的男子的目光。

  要知道在幻景地域中,被带出门的女子很少。而可以成为男子左膀右臂的女子更少。在这里女人通常都会像货品一样被送给强者享用,最为每个势力拉拢男子的玩物。

  能成为与男子并驾齐驱的女子少的好像稀有物品一样。

  在那些男的眼中,女人不过是玩物是礼物。只因为女子大多生来便十分的弱,就算天赋不错,也会因为后天的柔弱而被男子落下许都。

  可是一点有女子的实力非凡的话,那将会成为众多男子争抢的宝贝。因为男子都需要一个妻子,如果自己的妻子实力一般的话,那么势必会影响下一代。但是如果自己的妻子实力同样高强,那么他们所生的下一代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一代天才。

  刚刚冰血在带着怪柔与怪羽走进酒店之时,便让他们两个人可以释放出自己的等级的波动,不到几分钟的时间便引来了无数道贪婪的目光。

  像怪柔与怪羽这样即拥有绝色的容颜,又拥有绝对的实力的女子可是众多强者争抢的目标。

  而此时看到怪柔与怪羽竟然一同俯视着同一个人,顿时将怒气转向了冰血。

  冰血一身慵懒的坐在沙发上,一手搂着怀里的怪羽,一手揽着怪柔的腰,不知道羡慕死多少人。

  “老大,我们一会要去什么地方?”怪柔温柔似水的声音好像一汪泉水一般流进所有人的心中人,让人顿时感觉到一股身形舒畅的舒适感。

  顿时有人再也坐不住了,快到来到怪柔的面前,满脸深情的说道:“姑娘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不然跟本少走如果。以姑娘的资质就算嫁给本少为正室都觉得委屈,何必跟在一个娘娘腔的废物身边呢。”

  听到这话,其他人到死没有开口,怪柔却突然脸色一冷,转过头看向那个满脸神情的男子,嘴角突然勾起一抹温柔的笑容,缓缓的站起身对着那名男子说道:“公子刚刚说……谁是娘娘腔的废物。”

  “哈哈!”男子看到怪柔突然贴近自己,顿时心花怒放,指着冰血便大声说道:“当然是这个废物了,要是本少宠爱你都来不及,怎么会忍心让你与其他女子共事一夫呢。”

  突然怪柔那双原本漆黑的眼中猛然间变得成一片如汪洋般的深蓝色,眼中刘出入的神色好似突然风暴席卷的海洋一般,让人觉得恐惧觉得窒息。

  “你……”男子刚刚开口要说些什么,怪柔突然抓起男子的衣领,小手中闪动着一团刺眼的蓝色光芒。

  “碰”的一声,男子还没有来得及呼救,便被怪柔毫不留情的给丢了出去。

  怪柔透过窗户冷冷的看着被丢到大街上爬都爬不起的男子,冷声说道:“侮辱她的人,这可是最好的下场了。”

  那一身肃杀之气,那一身阴冷无情的冰寒,让所有人心中震惊。

  一阵倒吸气声传来,刚刚还想要打怪柔与怪羽注意的人,纷纷向后退了几步。

  虽然强大的女子是众多男子的追求目标。但是向这种比男子还要想打的女子绝对是他们无福消受的。

  “哼!”怪羽缓缓的站起身,笑的一脸甜美,换股四周,随后满脸不屑的看向那几个跟刚刚被怪柔丢出的那名男子一同前来的人不屑的冷哼一声,接着开口说道:“谁还敢瞧不起我家老大试试,我们姐妹两绝对会让他知道知道什么是生活的美好。”

  突然一道充满了阴柔的声音从人群后方传来,带着浓浓的鄙夷:“哼,不过是只会躲在女人后面的孬种罢了,真不明白两位姑娘为何如此为何那个人。如果二位姑娘有什么困难的话大可跟在下说,在下一定竭尽全力帮二位姑娘。

  ”好大的胆子,本小姐刚刚说完不许侮辱我家老大,竟然就有人来反驳本小姐的话,还不给本小姐滚出来!“

  怪羽一声怒吼,原本还甜美娇嫩的声音突然变得十分的阴冷刺骨,带着一股强悍的精神力突然传入众人的脑海中。

  突然一阵倒吸气声从四周传来,此时再次的人除了冰血这一圈人以外,所有人都纷纷皱起眉头,有的甚至举起手扶着自己的头。

  ”哼,臭丫头我弟弟帮着你讲话,你别不知好歹。“

  一个充满愤怒的声音夹杂着一股强悍势压突然压了过来。

  怪羽眉头一皱,刚要驱动灵力抵抗,突然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搭在了她与怪柔的奖杯上,将二人温柔的护在了怀里。

  怪柔、怪羽齐齐转过头看向搂着他们并且为他们当下那个上品神宗压过来的势压的冰血,微微一笑:”老大。“

  ”没事了,你们去后面!“冰血温柔的揉了揉他们二人的头,接着开口对着前方说道:”来本少这里多管闲事,闲事没管着竟来恶人先告状,好大的胆子啊。“

  而这时一名长相粗狂身体魁梧的男子带着一群大汉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而大汉的身边跟着一名长相斯斯文文的少年。

  原本这名少年的长相不会让人觉得讨厌,但是他在看向怪柔眼中的那抹贪婪之色,让冰血有种想要挖了他眼睛的冲动。

  既然是来找茬的,那么又何必委屈了自己的心意呢。

  冰血双眸突然一冷,猛地转过头看向那名少年,紧接着一阵撕心裂肺的吼叫声从那名少年的口中发出。

  ”啊啊啊!我的头,我的头!“

  少年的吼叫声引起了身边之人的注意。

  那名身材高大的大汉突然毫无少年,满脸担忧的说道:”弟弟,你怎么了?“

  ”我的头,我的头好疼,哥,我的头好疼。“

  冰血冷冷的看着那名少年痛苦的样子,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

  ”臭小子,你对我弟弟做了什么!“男子猛地转过头看向冰血,一声怒吼。

  ”本少做了什么,需要跟你报备吗。“冰血双手环胸,冷冷的看着那名大汉。

  ”你……“男子将怀里疼的浑身抽搐的少年交给自己的属下,随即满身战意的看着冰血,凶神恶煞的说道:”你找死吗。“

  就在众人觉得满身就会打起来之时,一道温润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库布,你弟弟垂涎人家的朋友,得到教训是应该的。你又什么资格还要去教训别人。“

  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个浑身撒发着高贵气质的男子缓缓走过来。

  冰血看得出这里的人对此人十分的尊敬,甚至带着几分惧怕。

  男子缓缓地走到冰血的身边,微微一笑:”阁下如不嫌弃,又本少做东,找个地方请阁下好好好到一顿。“

  ”为何!“冰血面无表情的看着此时,丝毫不领情。

  却没有看到,在他说完这句话后,四周的人的眼神是多么的诧异。

  ”呵呵!“不过那人却毫不在意,微微一笑接着说道:”是在下管理无法,竟然让人坏了规矩,打扰到了阁下的性质。所以在下自然好赔礼的。“

  冰血冷冷的看着这人,丝毫不觉得这人有什么好心意。

  随即冰血拉着怪柔与怪羽带着其他人转身便走,还不忘说一句:”不必了,本少不差这一顿。“

  当冰血回到酒店后,想到今天那个人还觉得奇怪。

  他竟然完全没有感觉到那人的气息,就好似是个活死人一样。可是那人却有温度。证明他是活着的,可是为何没有气息呢。

  ”主人,想什么呢!“怪羽满脸笑嘻嘻的跑到冰血的身边。

  ”我在想今天的那个人。“冰血满脸疑惑的说道。

  ”今天那个高贵气质公子!“怪羽接着说道。

  ”嗯!“冰血看向怪羽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那个人很怪!“怪羽眉头一皱,仔细想了一下说道:”那个人的气息很奇怪,我竟然没有感觉到,而且那人的精神力也很怪。我明明都已经探查进去了,但是却没有察觉到一丝他的精神力,就好像他的识海是空的一样。“

  ”空的!“冰血眉头一皱,心中更加的疑惑。

  最后想不明白的冰血摇了摇头:”以后我们还是不要去的好。许多人说在这个地方做生意的人背后一定不简单。我们这次来之时造势的,没必要去招惹那些不简单的人。“

  ”是,老大。“

  七个人齐齐点了点头。

  冰血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看着天棚,神色有些恍惚。

  她已经走到这里了,但是依旧没有任何爸爸的消息,难道真的走差了不成。

  就在冰血一行人想要休息的时候,一阵吵杂声从外面传来。

  接着就是一阵急躁的敲门声。

  ”砰砰砰砰!“

  冰血眉头一皱,看了一眼怪风。

  怪风微微点了点头,起身去向着门口走去,接着转过头看向冰血说道:”老大,是今天酒吧见到的那个莽夫。“

  冰血双眉一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这人如果要报仇应该是白天来吧,计算式晚上来也是来偷袭的吧,怎么大大方方的走门,而且还敲门。虽然敲门的架势不怎么样。“

  ”那让他们进来吗。“怪风微微一笑,就算是放进来,他们也不怕。又不是只有他一个神宗。

  冰血点了点头,开口说道:”让他进来吧,我倒想看看他要干嘛。“

  怪风点了点头,接着就在一连串的敲门声将房门打开。看到的是一张满是焦急的脸。

  只见那名男子快速走到冰血的身边,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对着冰血:”碰“的一声跪了下去,随即是一连串的磕头生,磕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就连冰血都露出了一副惊讶的表情,嘴角一阵猛抽。

  她可不知道自己的精神力攻击这么厉害了,她不是怪羽从出生就会精神攻击,她可是后天学的,而且才学没多久。应该没有那个把人弄疯的本事吧。

  ”你干什么!“怪风走到那人的身边,满脸震惊的看着他。

  一个人来,不是打架的,不是报仇的。竟然是来磕头的。

  这是什么道理。

  只见库克猛地抬起头看向冰血,满脸哀求的说道:”求求阁下救救我弟弟。“

  ”你弟弟!“冰血眉头一皱,冷冷的看着库克说道:”不救!“没有任何犹豫,不救就是不救。

  敢打她家柔儿注意的混蛋,她怎么可能救。

  然而当冰血说完这句话后,没想到脾气火爆的库克不发火,反而继续磕起头来:”求求阁下救救我弟弟,求求阁下救救我弟弟。“

  库克一边说一磕头,弄得整个屋子的都开始不好意思了起来。

  要知道平时他们都是十分冷清之人,外人就算是在他们面前死掉,他们都不会看一眼。

  但是他们同意是多情之人,他们在意自己的伙伴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

  所以他们十分尊敬重情重义之人。

  而这个库克正是这样的人。

  一个明明十分高傲的人,此时却微微弟弟这么求一个白人里给他难堪的人。

  这样的人,值得他们紫级班尊重。

  ”老大!“怪风有些为难的走到冰血的身边,拉了拉她的衣袖。

  有怪蒙在,这库克的情谊是真是假一看便知。连怪蒙都露出了那样的表情,其他人也就没有什么可怀疑的了。

  一个个满脸无奈的看向冰血。

  冰血轻声叹了一口气,单手对着库克一挥,只见库克快速被一股无形之力给扶了起来,有些惊讶的看着冰血。

  而冰血看着库克那已经出血的额头,无语的摇了摇头,这是想要闹怎样啊。

  ”到底怎么了。你干嘛突然来求我啊。“

  只见库克突然双眼一红,满脸悲痛的看着冰血说道:”荣公子已经跟在下说了,阁下就是大名鼎鼎的墨心齐阁下,在下今日有眼不识泰山,请阁下恕罪。“

  冰血双眉一挑,已经隐隐约约知道了,库克口中的荣公子想必就是进入见到的那个很……奇怪的男子。

  接着冰血歪着头看向库克,开口问道:”我是不是墨心齐,跟救你弟弟有什么关系。你弟弟……病了?“

  库克满脸痛苦的看向冰血,接着愤怒的表情顿时不满整张脸,咬牙切齿的说道:”该死的扬中,他不知道到用什么方法竟然让我弟弟变了一个似的,再也不是我以前那个单纯可爱的弟弟了。不然……不然……“

  说到这里库克咬牙切磋的看着冰血,接着说道:”不然……今日我弟弟也不会开口管阁下的事情了。“

  想到自己的弟弟突然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库克就十分的痛苦,而且他竟然才发现更加痛恨自己,对着冰血说道:”我弟弟平时十分的胆小害羞,像今天这样的事情,他根本就不会管。又或者他会求我去管,他自己绝对不敢开口的。更加不会盯着……盯着一个姑娘看。可是……可是……“

  库克想到这里,满脸通红的说道:”可是今日他不仅盯着那位姑娘看,你们离开后,他竟然还缠着我让我将……将那位姑娘抢过来给他做媳妇!这根本不是我弟弟。我弟弟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

  冰血看着库克,仔细的想了想,接着开口问道:”他……以前有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没有,绝对没有。“库克坚定的说道。

  冰血点了点头,接着开口问道:”你刚刚说什么杨中是怎么回事?“

  库克想到那个杨中眼中的愤怒之火更加的旺盛,对着冰血说道:”杨中是毒宗师杨安的养子。前几天在街上遇到我们弟弟,便骗我弟弟去玩什么好玩的东西。大陆上所有的人都知道杨中总是喜欢找一些人去试要。我弟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变得奇怪的。都怪我平日里总是忙于战队之事,对他少了许多关心,才会让他遭到歹人之手的。原本还没有那么严重,可是打从今天他突然头疼后,就变得更加严重了。简直就是换了一个人。“

  冰血听完库克的话,了然的点了点头。

  ”心齐哥哥,那个人会不会是你说的人格分裂。“可爱的小洛天终于有机会走到了自己最喜欢的心齐哥哥身边,原本还想一解这几年的相思这苦,因为这几天都在忙,而且他心齐哥哥的心情好像不太好,他都不敢去打扰他。

  可是今天回到酒店好,好像好许多。可惜他刚做过去,那个奇怪的人就进来磕头了。

  而这个时候,洛天终于有机会跟冰血讲话了。

  冰血转过头看着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的洛天,微微一笑。这个时候她才想起来,她还有礼物要送给洛天呢。

  不过想来这个时候也不是什么好时机,毕竟还有外人在。

  冰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只好解决之后在送给洛天了。

  ”那个应该不是人格分裂,而且中毒了,这种毒应该是导致人体精神混乱的毒,才会让库克的弟弟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听到冰血竟然可以精确的分析自家弟弟所中的毒,库克顿时一脸激动的看着冰血,”碰“的一声再次跪在了地上对着冰血再次磕起头来,”砰砰砰“的声音让冰血满脸的无奈。

  看着库克无语的说道:”你怎么又跪下了!男儿膝下有黄金,库克这个道理你不懂吗。“

  然而库克却一脸坚定的看着冰血说道:”这个到底库克自然懂,但是黄金又如何,就算给库克一推金山也没有库克的弟弟重要啊。库克和几个弟弟从小相依为命,他们就是库克活着的所有动力,没有了他们,库克活着也没用。所以只要阁下能救库克的弟弟,别说让库克跪下磕头了,就是阁下要了库克这双腿这颗脑袋,库克也绝无二话。“

  说真的,库克的这番打动了紫级班的所有人,不仅仅是他们,就连冰血也被他打动了。

  她会炼制丹药,会炼制许多丹药。她也会解毒,但是她却从来不救外人,她的丹药只给自己的人。

  上次答应救百里均的妈妈,那是因为有利可图。但是库克仅仅只是一个普通战队的队长,对于冰血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帮助。按理说冰血不会救,就是连看都不会看一样。

  她又不是大善人,怎么可能去救所有的人,如果每个人都来求她,他岂不是要忙死了。

  可是今日……冰血决定救库克的弟弟。不为任何东西,只为库克的这份心。

  因为如果是冰血或者是紫级班的任何一个兄弟。另外的兄弟都会像库克这样,哪怕付出所有都会去救自己的兄弟。尊严面子在兄弟生命面前算得了什么。

  ”阁下,库克求求你……求求你救……“

  不等库克说完,冰血已经从沙发上站起身对着库克说道:”别求了,我救。“

  库克一愣,满脸惊讶的看着冰血。要知道墨心齐这个人他在来之前也多多少少了解过,冷血无情,神秘莫测是外人对她的评判。所有人都告诉他,墨心齐不会救他弟弟的。因为她除了自己人,不会救任何人。如果自己是个大势力的人,能让墨心齐有利可图,那么还有点可能。可是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战队队长,人家比自己厉害多了,怎么可能看得上自己的这个小战队。

  但是墨心齐说什么……她说……她救……她要救我弟弟。

  冰血走到库克的身边,疑惑的看了原地发呆的库克,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走吧,傻愣着发什么呆呢。“

  ”额!“库克猛地转过头看向冰血,突然嘴角向着两边大大的裂开,对着冰血呵呵的笑了起来:”呵呵,是是是是,心齐阁下,是。“

  洛坤等人自然不会放心冰血一个人去,统统跟在了冰血的身边,在库克带领下向着他们战队扎营的地方走去。

  当他们来到那片小平原之时,顿时齐齐一愣。

  那整个平原上,相隔个几百名便会有一排帐篷,四周还有小队在训练。弄得像一个军队一样。这就是战队之间的相处模式。

  各占据着一小快地盘,没有人去干涩谁,冲刺着热火的战意与自由。

  库克看着冰血几个人的表情微微一笑,其实他早就想到,这几个人必定是那个大家族中出来的子弟,为了历练才会结成战队。跟他们这些到处漂流的野火战队完全不一样。

  那一个个一身高贵气质的年轻人,他们更加相信是那个大型战队中的公子千金们,脱离大人出来历练的。

  ”心齐阁下,这就是古都内各个战队扎营的地方。“

  冰血点了点头,看着一圈后,嘴角缓缓上扬勾起一抹淡淡笑容,接着说道:”感觉还不错。“

  ”阁下见笑了,在这里扎营的都是一些上不了台面的小战队罢了。“库克虽然这么说,但是却没有一点窘迫的感觉,反倒有种自豪感由体内发出。

  接着库克带着冰血等人向着他们的营地走去,一路上会碰到许多别的战队的人,但是每个人都会友好的打招呼,或者真切的询问一下库克弟弟的情况。有的甚至会替库克真诚地对冰血说一声道谢的话。

  这让冰血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她完全没有想到这里的人会那么和谐相处。

  他们明明一群十分凶恶汉子,可是却十分的友善,明明是对手但是彼此间却是的和谐。

  这种感觉让冰血觉得很好。

  当冰血快走到库克战队的营地之时,前方突然跑到了一个下巴处带着一缕络腮胡的男子,男子满脸焦急的跑到库克的面前,在看到冰血之后,愣了愣随即满脸激动的拉着冰血,连库洛都顾不上去理会了,焦急的说道:”这位可是墨心齐阁下?“

  ”正是!“冰血不习惯被陌生人拉着,缓缓抽出自己的双手,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人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冰血一眼,接着说道:”多谢阁下能来,请快去看看库里吧。他整个人好像疯了一样。“

  ”库里!“库克脸色一变,快速向着营地内跑去。

  冰血眉头一皱,脸上闪过一抹凝重,对着那名男人说道:”带我去看看。“

  ”是,阁下这边请。“

  胡子男子带着冰血来到克里战队营地的空地上,只见硕大的空地上此时正到处奔跑着一名浑身狼狈的男子,男子一身泥泞,好像刚从泥潭里面爬出来的一样。浑身上下都是泥浆。在空地上挥舞着双手不断地喷跑着,要不就是去抢夺别人的刀剑。

  每个人吓得都只要躲得远远地,而库克则是满心焦虑的再旁边守着,却不敢去碰那个男子。

  突然一道身边从库克旁边闪过,只见那个身影对着来到库里的身边抬起头手对着库里就是一个手刀。

  ”心齐阁下!“库克等人满脸惊讶的看着冰血,不明白他干嘛突然把库里打晕。

  而冰血则是淡定的看着库克说道:”再放任他闹下去,谁都救不了他了。“

  ”怎么可能,库里只是满场跑而且,又没有人让他刀剑,只要他累了就会停下来了。“一名男子快速跑到库里的身边抱起他,满脸愤怒的对着冰血吼道。

  ”库尔,不得无礼。“库克对着那人一声怒吼,随即对着冰血攻击的弯下腰,满脸歉意的说道:”小弟无力,还望阁下不要见怪。“

  冰血轻轻点了点头,接着蹲在库里的身边,看了看他的情况的说道:”他的经脉异于常人,看起来好像没有灵力一样,但是他却一直驱动着体内的灵力,如果在放任他这么跑下去,就会灵力枯竭而死。“

  听到冰血的话,四周一片倒吸气声响起,所有人纷纷一阵后怕。他们竟然放任库里跑了那么久,如果不是心齐阁下到来,等待他们的可能是库里的死亡。

  ”对……对不起!“库尔满脸震惊的看着冰血,十分诚恳的道歉。

  冰血轻轻的摇了摇头,接着拉过库里的一只手把气脉来。而众人看到冰血的这一手法十分的不解,但是却没有多做什么评论。

  不过也很正常,估计他们如果能看到懂冰血此时正在做的是中医把脉,那就奇怪了。

  冰血仔细的查看这库里的脉搏,越看越惊讶。当她终于确定了库里的症状之后,满脸震惊的看着库里。

  接着冰血转过头看向库克说道:”那个杨中在什么地方?“

  库克微微一愣,可能没有想到冰血竟然会突然问起杨中的事情,随即反过神来,对着冰血说道:”他在西区的一家酒店内。“

  冰血眉头一皱,看了看库里,绝对先给库里驱毒,然而再去找那个杨中。

  事情……好像……越来越好玩了。

  这个地方竟然有这么毒。

  冰血缓缓的站起身,对着抱着库里的库尔说道:”你抱着他找一个最干净的帐篷给我。“

  ”好!“库尔快速点了点头,跟库克一起抱着库里带着冰血等人来到了一个最下的帐篷内。

  ”库里喜爱干净,这里是他的帐篷,也是战队里最干净的帐篷了。虽然今天他很怪,但是却一直没有进来过这里,所以这里还是干净的。“

  库尔一边将库里放到床上一边对着冰血解释道。

  冰血点了点头,接着那个一把椅子放到床边坐下,接着对库尔和库克说道:”库克你找人将整个帐篷围住,不让任何人进来。库尔你去找盆热会和一个空盆进来。“

  ”好!“二人听了冰血的话,齐齐点了点头。

  接着冰血看向紫级班众人,冷声说道:”紫级班听令。“

  ”是!“众人起哄,令行禁止。

  ”在我没有从这里出去之前,胆敢闯入者……杀!“

  ”是!“

  如果慑人的气势震愣了库克等人。

  他们没有想到,这个好像贵族子弟的少年竟然有着如此冷冽的气势,之前在酒吧还一副纨绔的样子,此时却好像一群铁血之师,威风八面。

  接下来库尔将东西都拿起来后,便跟着所有人走出了帐篷,而帐篷内就只剩下冰血与昏迷的库里。

  冰血看着脸色越发越青的库里,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单手一挥血煞顿时凭空出现在手中。

  紧接着冰血从黑晶戒指中拿出冰血之前在浩瀚大陆无聊时候炼制的一包银针。

  原本银针不过是用来玩的,没想到还能在这异世派上除杀人以外的用场。

  冰血先是将库里上身的衣服脱掉,原本白皙的身上却狰狞的出现几条青的痕迹,从腰间直达胸口。

  接着冰血将银针消毒后一根根插进库里胸口记忆头顶的穴道内。而每一根银针都是顺着那几条青色痕迹走的。

  每一针都可以看到那几条青筋冬动几下。

  整整十几分的时间过去了,而库里的身上已经被插满了银针。

  接着冰血单手一挥,盆子里面的热水好像活了一样突然化作一条水龙飘出到冰血的身边,紧接着冰血驱动水龙贴在库里的胸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