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很倾城 (一百一十八章)提亲,做梦去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场面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血腥残忍恐怖,但是却有种让人看了肉疼的感觉。

  看墨天鹰那一拳头拳头的轮到另外一个人的脸上身上“砰砰砰”的声音不断地回荡在人们的耳边,最重要的是,墨天鹰那两只砂锅般大的拳头上还包裹着一团血红色的火焰。

  每一拳抡下去都是一道“滋滋滋”的声音,听得让人牙齿发酸。

  墨天鹰单手提前那个已经被自己打成一摊烤虫的家伙,冷冷的一笑,嚣张的说道:“威胁老子的儿子,你他妈的当老子的儿子没有爹吗。回去告诉你们血海领的那条烂泥鳅。想找我们父子俩麻烦,尽管来,少跟老子完那些偷偷摸摸的狗屁东西,告诉他,老子再天鹰领等他。”

  紧接着墨天鹰单手一挥,手里的那个已经差不多被烤焦的人瞬间被丢了出去,整个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狠狠的砸向了地面。

  从此以后,天鹰领出了一个年级十八岁的上品神宗级别的变态少主这件事传遍了整个幻景地域。

  而这次一站,因为薛少宝带出来的人差不多是血海领一般的精英,最后全军覆没导致血海领损失惨重,所以势必会沉寂调整。

  虽然有许多人在期盼着血海领与天鹰领的战斗,但是估计这一调整又不知道多少年了。

  然而还有一条消息就是……

  “玄、暗夜、暗夜你们三个给本少滚出啦。”冰血站在墨天鹰专门给她准备的阁楼内,站在院子就是一声震天吼。

  声音刚刚落下的一瞬间,三道人影瞬间来到了冰血的面前,一个个满脸惊讶的看着那个一脸尴尬的站在院子的冰血。

  “血儿,怎么了?”

  “少主。”

  “老大!”

  冰血双手叉腰站在原地,嘟着嘴一脸无语的看着前面那三双满是委屈的眼睛,额头一排黑线:“你们……就是你们啊。现在外面都在传鹰领的少主喜欢……喜欢男人!”

  玄双眉一挑,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容,双手一摊,轻声说道:“可是……血儿,你本来就应该喜欢男人啊。”

  “额……”冰血眨了眨双眼,嘴一憋满是无语的说道:“可是……可是我现在是个男人啊!”

  “咳咳!”怪妖忍不住咳嗽两声,掩饰自己的脸上的尴尬。

  而暗夜在听到这句话后,白皙的连瞬间变得一片红,双眸闪烁,有些不敢去看冰血的眼睛。

  “那现在……”

  冰血刚想开口说些什么,这时一名红衣护卫快步从门口走了进来,来到冰血的面前,对着冰血恭敬的弯下腰,尊敬的说道:“属下见过少主。”

  “什么事!”冰血转过头,在看向那名护卫的时候,之前在对面玄和怪妖、暗夜三人的温柔与可爱瞬间消失不见。

  此时的她是那个一身霸气凌然的鹰领少主。

  “回少主,统领请您去大厅。”

  冰血点了点头,走之前还不忘转过头没好气的白了那三张满是无辜的脸。

  冰血快步向着前厅走去,在还没有进入到前厅大门之时,便听到了里面一声怒吼:“放屁,你才喜欢同性,你全家都喜欢同性。”

  在听到这句话后,冰血立马明白了自家老爹在为什么怒吼,顿时心中一阵无力感油然而生,头顶上一排黑线。

  这弄的都是什么事啊。

  都是那三个滚蛋,没事叫什么岳父。

  不过冰血在心里想这句话的是时候,话语中虽然充满了气愤,但是嘴角却不有自主的露出了一抹甜蜜幸福的笑容。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前几天听到玄他们三个叫自己老爸岳父的时候,脑海中的某个地方好像突然亮了起来一样,又好像心底深处的某个地方,突然有了一些让自己感觉感觉到很陌生的东西。

  可是……这个东西,自己并不排斥,反而……有些欢喜。

  冰血无奈的摇了摇头,淡淡的看了一眼前厅,突然嘴角勾起一抹狡诈的笑容,转过身向着没有外人的偏厅走去。

  当守在偏厅的护卫看到自家少主不去前厅竟然跑来了这里,有些疑惑,不过依然恭敬的低下头,对着冰血唤道:“属下见过少主。”

  “嗯!”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接着推开偏厅的门,在临进门的时候,突然转过头对着两名护卫说道:“我进去换身衣服,不许任何人进来!”

  “是,少主!”

  进入到偏厅内后,看了一眼这间很少有人进来,但是依然十分干净的小偏厅,紧接着冰血便向着最里面的隔间走去。

  走到幕帘后面的冰血,单手一挥,口中轻声唤道:“水镜。”随即四周空气中传来一阵清凉的感觉,一个蓝色光芒从冰血的前方凭空射出,最后化作一面比冰血高出一些的落地水镜,将冰血整个人都照了进去。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冰血眉头微微一皱,眼中闪过一抹迷茫。

  她好像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在好好的照过镜子了,别说是来到幻景地域以后,就是在浩瀚大陆上,她好像都已经很多年没有照过镜子了。

  镜子中的自己,那张脸更自己记忆中的妈妈十分的相似,但是她记得妈妈的眉眼间总是带着一抹精灵般可爱活泼的灵动,这是自己从来没有的。自己的眼中可以有邪魅,可以有慵懒、可以有嗜血、还有可以有凶残。唯独没有那些正常女孩该有的可爱天真与灵动活泼。

  自己的气质更像是父亲,但是少了父亲身上的一种刚正铁鹰。同样的霸气凌人,同样的帝王之威。但是却多了几分慵懒与邪魅,还有……只有黑暗之人才有的血色。

  冰血记得前世的自己除非任务需要,所以才会穿一些较为暴露性格的女装,可是那个时候的自己发育并不是很好,可能是因为年纪的小的原因,所以组织上很少会给她一些勾引什么富商的任务,顶多让她埋伏在暗处找个好机会去刺杀罢了。所以她大部分的原因都的时候都是一身的休闲运动服或者是一身不分男女的卫衣运动裤。

  然而到了这个世界以后,刚开始因为被叶家旁系欺压,有衣服穿就已经很不错了,又怎么会去在乎是男装女装呢。

  后来从魔幻殿堂里出来后便一直是男装打扮,那是时候年纪小,也没有刻意去掩饰什么。直到后来在创立的妖月佣兵团,她在换回了女装,不过就算是女装也仅限于女款的魔法师头蓬,里面配上紧致短裤,方便自己行动。

  离开妖月佣兵团后便彻底是男装行天下了,也再也没有穿过女装。

  可是现在自己长大了,空间戒指里的女款魔法师长袍都是那个时候云姐姐给自己准备的。现在早就穿不了呢。

  而现在自己手上适合自己穿的女装都是……都是成年的女装。

  自己……还真的从来没有穿过啊。

  看着镜子中一身紫色长袍雌雄难辨的自己,冰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最后咬咬牙,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一件冰蓝色长裙,硬着头皮换上了。

  “吱嘎”一道开门声响起,站在偏厅门开的两名侍卫,快速低下头对着刚要走出来的冰血恭敬的弯下腰唤道:“少主。”

  “嗯!”一道纤柔妩媚的声音从而让的头顶发出,带着一股慵懒的气息,竟然给这道声音的主人添加了几分魅惑人心的气质。

  就这一个十分短暂的音调,瞬间让两个护卫护身一颤,眼中露出一抹震惊的光芒,两个小心翼翼的对视一眼,紧接着二人同时抬起头,当看到眼前的这个人之时,两个人瞬间愣在了原地。

  冰血看到这两个人的表情,双眸中闪过一抹尴尬,没好气的对着那二人说道:“看什么呢,本少……不对……本少主先去前厅了,你们好好守着这里吧。”

  冰血说完便快步向前前厅走去,好像后面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追她一样。

  再来来到前厅的门口,冰血稍稍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刚刚那个偏厅只是这个前厅的一个小偏厅而且,她从来不知道明明是很短的距离,今天竟然走的这么费劲。

  一路走过来,越到了本少人,也吓坏了不少人。

  也可以说,从她打偏厅走过来,凡是遇到的人都被她吓的魂不附体。导致她以为自己这套衣服很难看呢。

  冰血无奈的摇了摇头,缓步走了进去。在临近大厅之前,再次听到了自己老爸咆哮声。

  “格老子的,老子的宝贝需要他们来品论吗。一个个简直不知死活。”

  冰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嘴角勾起一抹幸福的笑容,轻轻走了进去,与其同时,开口轻声唤道:“谁这么大胆,竟然把我墨心齐的老爸气成这样。”

  柔美的声音中依然带着那股难掩的帝王之气,霸气凌人,让他单凭这声音,心中就会升起一抹想要臣服的冲动。

  听到这话,所有人快速转过头,当看到来人之时,所有人的脑海中“轰”的一下炸炉了。

  雅致的玉颜上雕刻着清晰的五官,水色的双眸清澈见底又不失明媚,但却带着谈谈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小巧精致的鼻子,如樱桃般轻薄如翼的小嘴,荡漾在精致无暇的脸上的笑颜,清秀的脸蛋上上露出丝丝妩媚,勾魂慑魄。

  身着水蓝色纱衣,腰间用一条纯白色软烟罗轻轻挽住,裙角的边上用银色的闪线层层叠叠的绣上了九朵曼珠沙华花,在一片淡蓝色中显的格外注目,裙领由两条银色织锦细带交叉挂颈的的样子。外衬一条较宽的云纹银的长绸带环绕在莹的的臂间,略施脂粉,一头乌黑的发丝翩垂芊细腰间,三千青丝用水晶蔷薇花簪子微微别住,流露出一种淡然的清香。颈间一水晶项链,愈发称得锁骨清冽,腕上一条看起来十分奇怪的花色手镯衬托的她那雪白色的肌肤。

  当前厅内所有人看到那女子缓步走进客厅之后,顿时一阵倒吸气声纷纷响起,无论是眼中还是脸上都充满了诧异。

  如此不似凡间的绝美女子……到底……是谁。

  墨天鹰傻傻的看着前方不远处的墨心齐,眼中带着深深的思想。就好像他正在透过眼前的女孩看着另外的一个人。

  冰血知道,墨天鹰是在他的其中,叶溪儿。自己与叶溪儿长得如此想象,而他有离开的自己的爱妻这么多年,平时也只能用空想来添补自己那无尽的思念。

  而此时见到了自己,一个与叶溪儿如此想象的自己,墨天鹰自然会有些晃不过来神。

  然而墨天鹰的一句话瞬间如果一颗天雷炸弹在他们脑海中崩然爆炸。

  “齐儿,你怎么……换回女装了!”

  顿时更为响亮的倒吸气声在前厅内响起,那一双双此时正看着冰血的眼睛,就好似马上就要凸出来了一样。

  真是大的吓人啊。

  冰血微微一笑,缓步来到了墨天鹰的声音,温柔的拉起他的手,紧接着转过头看向另外一边自己不认识的人,双眸一冷,眼中快速闪过一抹狠戾。

  她……墨心齐……依然是那个紫级班的墨心齐,根本不会因为换了套衣服,就完全变了一个样。

  “我墨心齐喜欢的不应该是男人……难不成是女人!”

  冰血嘴角勾着那抹众人熟悉的冷笑,当所有人都回过神来之后,顿时浑身一抖,有些尴尬的低下头。

  这可是活生生的恶魔啊,他们可不敢去招惹。

  冰血白了他们一眼,随即转过头对着乌领的大统领有礼的点了点头,笑着唤道:“乌叔叔!”

  乌卡尔满脸慈爱的看着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他可是墨天鹰铁杆兄弟,想当初两个人一同闯荡幻景地域,一同带领着各自的兄弟去打江山,此时也都有了自己的领域。

  今日乌卡尔本来是带着自己的儿子过来和冰血打个招呼的。他是少有知道冰血是女儿身的人。当初两个人一同闯荡幻景地域的时候,每天墨天鹰都会跟乌卡尔说上一会关于冰血的事情。

  只要休息的时候,一旦坐下墨天鹰便会说:“卡尔,你说我们家丫头此时正在做什么呢。她应该有多大了呢,不知道我和她妈妈都不在,有没有人欺负她。”

  每次都是来来回回这几乎话。听的乌卡尔的耳朵都起了糨子了。

  不过乌卡尔却没有一次打断过墨天鹰的说,因为……那已经是他仅有的思念了。

  冰血跟乌卡尔打过招呼后,转过看向那些依旧目瞪口呆的人,脸色瞬间冷了下来,看的乌卡尔身后的那名少年,心中暗暗称其。

  不过冰血也没有心情去理由那些。眼前的这些人除了乌卡尔叔叔是真心对自家老爸以外,没有一个人是真心的,不过都是来找讽刺墨天鹰机会的空子。

  可惜……几天他们的如意算盘是真的打错了。

  冰血冷冷的一笑,缓缓的抬起手,随意的把玩着自己胸前的发丝,竟然带出了一抹妩媚动人的感觉,只是她完全不知道罢了。

  这时冰血缓步那几个人想要看她家笑话的人走去,与此同时冷声说道:“你们还是闲啊,竟然有功夫去听地域中的纳西八卦,怎么现在绝对如何呢。本少主石头还应该去找女人呢。”

  “你你你……你是女……女人!”其中一名大胡子中年男子,满脸诧异的看着冰血,那表情就好像看到了不明物体一样,充满了震惊与好奇,其中还隐隐约约带着一抹恐惧。

  “呵呵!”墨心齐看着那名大胡子男子,讽刺的一笑,冷声说道:“本少主是男子少女,与你们何干。竟然还来这里关上我们家的事情了。本少主今日就算是个男子,真男子。我喜欢谁,喜欢的到底是男,还是女。都与任何人无关的吧。”

  “是……是的!”原本一名身材魁梧高大,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男子,脸色惨白的看着冰血,哆哆嗦嗦的回答着。

  冰血听到这样的答案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开口说道:“很好。”说完这两个人,很明显的看到对方长舒一口气,好像突然放松了下来,然而却不知道冰血如此护短的一个人,又怎么会放任一个人来她自己家里挑衅,最重要的是挑衅的还是她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爸爸。

  突然冰血双眸一连,身体中突然迸发出一股阴冷恐怖的气息,不断地环绕在身体四周。

  紧接着单手一把拽过那人的衣领,紧接着便向着大厅外飞去,清脆的声音飘荡在四周:“竟然敢来我鹰领挑衅,还真敢拿自己当回事啊。”

  看到冰血离开,原本坐在椅子上墨殴飞顿时跳了起来,飞身而起,快速追了出去,口中还不忘急忙喊道:“心齐弟……额……不对,心齐妹妹,等等哥哥。”

  来匆匆也冲冲,冰血就这样消失提着那个不知道哪个领域的少主的衣领便飞了出去。

  这时乌卡尔也注意到了自己身边少年的反应,微微一笑,对着他说道:“诺曼想去便跟着去吧。你心齐妹妹刚来过来这片地域没多久,你一定要好好照看着自己吗。”

  乌诺曼心中一喜,连忙双手抱拳对着自己的父亲吴卡尔恭敬的点了点头:“是,父亲!”

  随即在转过身对着此时已经坐下来满脸得瑟的喝着茶的墨天鹰行了一个大礼说道:“请墨叔叔放心,诺曼一定照看好心齐妹妹!”

  墨天鹰缓缓的点了点头,对着乌诺曼笑了笑。

  乌诺曼得到允许后便快速消息在了原地。

  “哈哈,老墨。你这女儿可不是一般的优秀啊,果然是有什么用的爹便有什么样的种啊。”

  墨天鹰嘴角勾起一抹十分骄傲的笑容,满脸得瑟的看着乌卡尔笑着说道:“那是当然,我和溪儿宝贝的,怎么可能差。”

  乌卡尔微微一笑,双眼中划过一抹狡诈,接着说道:“光华会我没跟你一起去还真是可惜,还真像看看我这好侄女威风八面的样子啊。”

  “不过……”乌卡尔突然眉头一皱有些担忧的看向墨天鹰说道:“你当时不是说去找人吗。怎么样找到了没有,还有……最后你怎么找到光华会上去了。你就带着那么几个人去,如果真的遇到危险,可怎么办。”

  “哼!”墨天鹰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一群蝼蚁,又怎么可能伤的了我。你多虑了!”

  “是!”乌卡尔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这么一个大变态,还真就没有几个人能伤的了你。不过这次去的倒也值得,竟然把心齐丫头给带回来了。”

  墨天鹰听到这话顿时再次骄傲的仰起头,乌卡尔敢保证,这墨天鹰的后屁股上如同有条尾巴,估计这个时候都翘到天上去了。

  不过对于墨天鹰到底有没有找到他所有的释放出奇怪气息的人,乌卡尔没有在继续追问,因为他们虽然是兄弟,但是彼此之间有些自己的秘密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现在不说,不过是因为某种原因,待时间到了,墨天鹰自然就会说了。

  “对了!”乌卡尔突然转过头笑眯眯的看向墨天鹰,眼中带着一抹狡诈的身影。

  “你干嘛!”墨天鹰眉头一皱,满脸防备的看着乌卡尔这个老狐狸。心中更是十分的无奈。

  明明是个纯种的人类,但是却长了一颗狐狸的心。墨天鹰真的很怀疑,他们家祖祖辈辈中定然有一个魔兽的血脉,而且还是狐族的血脉。

  不然……也不能有如此腹黑狡诈,整四人不偿命的货。

  “有事说事,有屁也快放,老子还要去给我家宝贝闺女做午饭。”墨天鹰满脸鄙视的看着乌卡尔,没好气的白了他一样。

  “怎么跟兄弟说话呢!”乌卡尔回了魔天鹰一个白眼,接着笑眯眯的说道:“我可是听说了的,你家宝贝闺女竟然一下子给你带回来了三个女婿。”

  “滚,你家才有三个女婿,他们全家都是你家女婿。”墨天鹰满脸漆黑的看着乌卡尔,心中更是郁闷不已。

  好不容易才回到自己身边的宝贝女儿,自己还没有稀罕够呢。竟然一下子冒出来四个臭小子跟自己抢女儿。

  其中有一个更过分,竟然还危险自己。

  哼……想抢走他的宝贝,做梦……别说是做了,就是连梦都没有。

  乌卡尔看到墨天鹰那张苦大仇深的表情,满脸鄙视的翻了个白眼,接着神情瞬间一片,再次恢复了那副笑眯眯的欠揍样,对着墨天鹰说道:“我说,老墨。既然你都已经有了那么多女婿了,先这样差在多一个。不如这样吧……”

  墨天鹰黑着一张脸,冷冷的转过看向乌卡尔,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

  乌卡尔微微一笑,伸着脖子,双手放在茶几上,对着墨天鹰挑了挑双眉,接着说道:“不如……你将你家宝贝把我家的诺曼也收了吧。”

  听完这句话,墨天整张脸已经完全黑了,就好似随时随地都能挤出墨汁一样,那叫一个黑啊。

  双手紧握,凶神恶煞的看着一脸坏笑的乌卡尔,气运丹田,一声怒吼:“你他娘的给老子滚蛋。宝贝是老子的,是老子的。你们哪一个都别想来抢。”

  然而就在墨天鹰吼完这句话后,鹰领的大管家匆匆忙忙的走前院赶了过来,走到墨天鹰面前之时,满脸纠结,满脸挣扎的看着墨天鹰。

  “怎么了?”墨天鹰皱着眉头,看着大管家。

  大管家轻轻叹了一口气,最后无奈的说道:“大统领,城内的几家一品家族来了人,说要……要!”

  大管家坑坑巴巴的话让墨天鹰眉头一皱,那股属于上位者的霸气瞬间迸发出去,对着大管家说道:“说罢,怎么了。”

  “是!”大管家小心翼翼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低着头轻声说道:“城内几家一品家族纷纷带着礼物前来拜见,说是刚刚在外面听到了有人说原来少主是女孩子。这不刚刚收到消息后,一个个便带着聘礼来求亲了。”

  “求亲!”墨天鹰咬牙切齿的说着这两个让他觉得十分刺耳的话,此时连他身体四周的空气都发生了剧烈的震动。

  好在无论是他身边的乌卡尔,还是大管家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才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这时一声爽朗的笑声从乌卡尔的口中迸发而出:“哈哈哈,老墨,你就等着你们鹰领的门槛们踏平吧。哈哈哈!”

  墨天鹰狠狠的转过头看向满脸幸灾乐祸的乌卡尔,好像此时都可以听到他口中狠狠咬牙的声音了。听的让人头皮发麻。

  紧接着便听到墨天鹰对着前方一声怒吼:“都他妈的给老子滚蛋,老子不嫁女儿,不嫁女儿。老子的宝贝就只是老子一个人的。”

  这一声充满了任性却有十分震撼的声音直窜上空,在整个鹰领内回荡。

  而此时正要往回走的冰血,满脸震惊的抬起头看向前方的鹰领,嘴角一抽,满脸的无语。

  老爹……这又是抽哪门子的风。

  “心齐妹妹,你刚刚把那个芳菊城的少主怎么了?”墨殴飞满脸疑惑的看着冰血。

  冰血的速度太快了,等他们追出来的时候,冰血人影都没有了。后来他们还是在大街上碰到了正在往回走的冰血。

  不过当时她是一个人,那个被她提着出去的大胡子已经没有了踪影。

  这让墨殴飞和乌诺曼十分的好奇和纠结。好奇的是冰血这么短的时间都坐了什么,纠结的是他们该不该问。

  可是最终墨殴飞还是没忍住。

  冰血双手一摊耸了耸肩膀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啊,就是扒光了绑在一个地方而已。”

  这话是冰血轻轻松松的,十分自然的说出来的,可是到了墨殴飞和乌诺曼的耳中却充满的震撼。

  这个女人……还敢不敢再彪悍一点。

  这种事情竟然都做的出来,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难道……她就没有一点自觉吗。

  两个人想到这里狂汗。

  不过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出现厌恶反感的感觉。

  因为他们觉得,这样的率真的姑娘真的已经不多了。

  这时原本已经走出挺远的冰血,转过头看向那两个依旧愣在原地的人,无语的摇了摇头说道:“喂,你们两个在发什么呆啊。”

  “哦,来……”墨殴飞还没有回答冰血的话,便突然睁大了双眼,震惊的看着冰血的身后,嘴角一阵猛抽:“我我我我,我靠,那是写什么人啊。”

  冰血双眉一挑,好奇的转过头,当看到那群满脸兴奋的向着自己快跑过来男子,突然冰血的额头泛起一层冷汗,她都觉得自己的衣服都湿了。

  冰血看着那群满脸兴奋的向着自己跑来的人,顿时打了个寒颤,转过头二话不说一手拉起墨殴飞,一手拉过乌诺曼,飞身而起还配上瞬间移动,让他们的三个人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三个人的身影再次出现,已经是距离鹰领几千米之外的城内小巷子了。

  这条小巷子很明显平时根本没有几个人来过这里,所以这三个在这座城市明明有着呼风唤雨十分的人,此时竟然满脸震惊后怕的躲在这里。

  不过此时他们已经没有精力去计较这些了,他们只想知道如此才能让这些疯狂的城民安静下来。

  “我的天啊,那些人到底是干嘛的啊。怎么突然跑到了咱们家门口去守着去了。”墨殴飞满脸纠结的看着冰血,他总是绝对只有遇到问题就问这个自己的新妹妹。她一定都知道。

  可惜……今天冰血没有心情去回答他。

  “不知道!”冰血淡淡的摇了摇头。

  “我想……我知道!”乌诺曼轻柔柔的声音在两个人的中间响起,嘴角带着一抹无奈。

  “知道什么,快说啊!”冰血有些焦急的看着乌诺曼。天都快黑了,如果不回去。以自己老爸的性格还不出来到处找啊。

  乌诺曼突然有些难为情的看了冰血一眼,看的冰血微微一愣,一脸的不解。

  然而乌诺曼接下来说的话,却让冰血真的是震惊了。

  “你回来的时候大多数的人都见过你的脸。而你刚刚在大街上手里还提着一个比自己还高的人,更是抢眼。这样必然有人猜出你的身份。”

  说到这里,乌诺曼上上下下看了一眼冰血长纱裙,嘴角一抽,轻声说道:“此时,想必已经有许多人知道你是女子了,所以刚刚的那些人,如此我没猜错的话,那些人就是来跟你提亲的。”

  冰血听到这句话,嘴角一抽。

  “提亲!”

  “嗯!”乌诺曼好笑的看着冰血的表。

  冰血站在原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嘴角一抽,满脸嫌弃的看着自己这一身女装,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就知道,会出现麻烦。果然我们的第六感,从来没有失灵过。”

  “第六感,那是什么?”乌诺曼好像一个好学的好宝宝一样,满脸认真的看着冰血,一副求知若渴的冰血。

  冰血眼皮下搭,心中无力,轻声说了一句话:“就是感知。”

  “哦哦!”乌诺曼似懂非懂的看着冰血,微微一笑。

  “妹,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啊!要不联系义父将我们救回去!”墨殴飞轻轻的瞪了一眼乌诺曼,随即转过头对着冰血微微一笑。

  “不必了!”冰血摇了摇头,接着对他们说道:“你们先回去吧,我要去接一个人”

  “接人?”乌诺曼最近一憋,竟然给冰血一种自己好像是抛弃他的负心汉一样的感觉。

  冰血顿时打了个冷战,双脚微微向着自家哥哥身边挪了挪。

  还是自己家人身边有安全感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