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很倾城 番外:(十八)恶魔的温柔彼岸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冥界,到处充满着死亡的气息,偶尔凭空出现一缕青绿色的冷光,给这昏暗幽冷的世界增添了更多的阴森和诡异的感觉。

  冰血带着黑鳞走在空无一人的道路上,语气说这里是道路,不如说脚下的路只是一片一望无际的黑暗平地罢了。

  整个天空都充斥着阴森压抑的感觉,难怪堂哥说,冥界根本不适合活人居住。那是因为,正常人在这里待久了,就算不被空气中的煞气所侵蚀,也会被这样的感觉给逼疯了的。

  “主人,前面有光!”正当冰血观察着两边之时,黑鳞的声音从肩膀处传来。

  闻声望去,一道火红的光芒出现在前方五百米左右的位置,那火红的光芒好似从天上流落到地面一般,看起是十分的诡异。

  “我们去看看!”冰血刚刚说完,身体变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化作一道无形的光芒向着前方冲去。这一次她没有使用瞬移,她此时对于冥界还不了解,加上这里根本就是一个到处都充满了危机的地方,所以她必须时刻保持警惕,包括在没有遇见危险之上,藏好自己的底牌,有的时候瞬移足以保命。

  随着距离那道火光越来越近,原本冰冷的空气也变得灼热起来,耳边传来“咕噜、咕噜”的冒泡声。

  在远处的时候,看那火红色光芒,好似流水一般从天上留下,但是此时却没有听到任何流水的声音,反而好像是水沸的冒泡声。

  当冰血来到那条火红色流光前方,这方明白,原来这里是一条岩浆流。

  岩浆流好似从天空中留下一半,没有尽头,同样不知流到何妨。从天而降,斜跨整片平原空地,将这片空地照出一片火红。

  看着岩浆中“咕噜、咕噜”的声音,还有空气中灼热的感觉,足以证明这片岩浆流不是假象,而是货真价实的。

  “主人!”黑鳞声音突然变得十分凝重,一双圆溜溜的黑色眼睛直直的盯着前方,眼中满是狠戾与难以置信。

  冰血听到黑鳞的声音,心中一沉,连忙抬起头看向前方,只见岩浆流对面是一大片的血红色,犹如最为璀璨的鲜血,流满整片平原一般,惊艳而……凄凉。

  “曼珠沙华,彼岸之花。而且是血红色的曼珠沙华!”冰血有些惊讶的看着那一大片的血红,轻轻吸了一口气。

  她曾经在现代也见过彼岸花,那是她最为喜欢的花,没有之一。所以对于这种花,她十分的熟悉,在现代的别墅里面,整片花园内只有这一种花。

  但是那些曼珠沙华都是家养的,跟眼前的这些完全没有办法比。

  曼珠沙华,彼岸之花。它还有一个名字,那就是冥界之花。

  看到这里,冰血心中的激动在意难以掩饰,“唰”的一声,魔翼展开,挥动双翼,向着对面飞去。

  然而就在冰血飞至岩浆流中间之时,一声充满了威胁之意的怒吼瞬间从下方的岩浆流内发出。

  “吼,擅闯者,死!”

  铺天盖地的煞气如同浪涛一般向着冰血而来,实质化的黑色飓风凭空出现,飞卷着涌向冰血。

  然而此时飞在半空中的冰血,冷冷的看着前方,对于四周突起的诡异完全不放在眼里。

  魔翼的速度不见丝毫减弱,周身气息依然如同最初的样子,淡然无波。然而说出来的话却充满了让所有人都无法反抗的威严与霸气。

  “本帝的路也敢拦,滚!”一声怒喝由口而出,单手一挥,一道紫色光芒挥出,射向岩浆流内。

  “碰!”的一声巨响从岩浆流内发出,溅起一片红光。

  而下方的岩浆流内再无任何声音发出,除了刚刚其他阻挡冰血前行的那个声音的主人之外,再没有人知道,冰血刚刚发出的那道看起来毫无威力的紫光,实际上到底有多么的恐怖。

  不过,对于这些冰血毫不在意。对于自己的实力,她可是十分清楚的。

  当冰血站在那片彼岸花前之时,嘴角勾起一抹了淡淡的笑容,仔细一看,那双幽深的紫眸中闪动着兴奋且激动的光芒。

  “彼岸花,花开一千年,花落一千年,花叶生生相错,世世永不相见,永远相识相知却不能相恋”

  “彼岸花开开彼岸,奈何桥前可奈何?走向死亡国度的人,就是踏着这凄美的花朵通向幽冥之狱。”

  “彼岸花,开彼岸,只见花,不见叶”。

  “彼岸花,恶魔的温柔。自愿投入地狱的花朵,被众魔遣回,但仍徘徊于黄泉路上,众魔不忍,遂同意让她开在此路上,给离开人界的魂们一个指引与安慰”

  “花如血一样绚烂鲜红,铺满通向地狱的路,且有花无叶,是冥界唯一的花。花香传说有魔力,能唤起死者生前的记忆。”

  黑鳞满脸迷茫的看着冰血喃喃自语,对于自家主人说的话,它可是一句都没有听懂,但是不知为何,听到自家主人说的这些话,那颗总是冰冷的心却突然有了一抹莫名其妙的凄凉感。

  突然一道毫无感觉的机械声音响起,让黑鳞瞬间瞪大了双眼,浑身僵硬,却在同一时间升起满身煞气紧紧的包裹着自己和冰血。

  “你……知道这花!”

  听到这突来的一声,冰血却没有像黑鳞那般紧张,缓缓的转过头,看着凭空出现在自家身边的黑影,眼中闪过一抹了然。

  这人身高差不多有一米九,全身被一件黑色披风罩着,就连头都被大大的连衣冒严密的遮盖住,别说是脸了,就连头发丝都没有露出来一根,整个人好似永远都生活在黑暗中一般。那冷冽的声音,没有一丝的情感,冰冷如同机器一般,而且十分的僵硬,应该是许久都不曾开口说话的缘故。

  第一眼,冰血便已经猜出了这人的身份。

  死神,冥界的主宰,同时也是冥界唯一的魔族。

  “嗯,知道!”冰血转过头,不再去看突然出现的死神,轻轻的回答着。

  “它……为什么没有叶子!”死神的声音中带着几分迷茫。

  两个人静静的站在彼岸花海前,明明彼此都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此时却好似认识了多年的老朋友一般,静静的站在,静静的交谈。

  “因为它受了诅咒,生生死死无法与它最爱的叶子相见相爱。但是彼岸花话却从未放弃过,即使无法相见,但是却依旧毫不放弃的深爱着,用它的生生死死,坚持着它的那份爱。”冰血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浅笑,眼中的冰冷褪去。

  她是恶魔,而这彼岸花,却是恶魔的温柔。

  死神,那黑帽下的脸微微皱起眉头,僵硬的说道:“无法在一起,爱来何用。”

  “谁说他们没有在一起!”冰血突然转过头看向死神,嘴角的笑容扩大,十分的灿烂:“花开时叶已落尽,叶长出时花已凋谢,看似生生世世无法相见,但是却没有人知道他们早已融为一体,用着同一条命绞缠的活着。叶落入土,养育着美丽的花。花谢入土,培育者叶,他们可是从未分开过呢。”

  听到冰血的这话,死神终于转过头看向冰血,那双黝黑的眼眸闪动着异样的光芒,可惜在黑暗中却无法能见。

  冰冷的声音幽幽的说道:“从未……分开。”

  “没错,他们从未分开过,更加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将他们分开,如果强行去分的话,得到的将会是玉石俱焚。”

  冰血的脸上的表情充满了坚定,此时的她犹如最为明亮璀璨的阳光般,将这暗黑阴冷的魔界照亮。

  而死神看着眼前的女孩,微微眯起。他从未接触过这么明亮的人。没错,在他眼前,冰血就算明亮的。

  作为死神,他最为讨厌,厌恶的就是明亮,而且他绝对会将眼前所有的明亮都斩掉。但是此时,他却怎么也无法举起自己的死神之镰,向着那个女孩斩下去。

  他甚至有种冲动……他想要守护这份明亮。

  “你是死神!”冰血转过身,正面看着死神,说出来的话,十分的肯定。

  “你是魔心齐!”死神同样转过身,正面对着冰血,肯定的说着。

  “这片花海什么时候种下的!”侧头看了一眼彼岸花海。

  死神像是有些跟不上冰血的速度一般,在听到冰血说完这句话之后,微微愣了一下,接着开口说道:“我接手冥界的时候,便已经有了。”

  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这才是真正的冥界之花啊。

  死神说完之后,依然看着冰血,好似在等着她接下来的提问一般,这个样子的死神在黑鳞看来,更像是一个等待着家长提问的乖宝宝。

  想到这里,始终安静的当装饰品的黑鳞,嘴角忍不住的抽了抽。

  “我要找人!”冰血双眼直直的看着死神,毫无顾忌的说道。

  自家主人这般直接,黑鳞倒是早就已经习惯了,可是死神的反应着实让对于冥界和死神还算了解的黑鳞当机了一次。

  “好,我帮你找!”

  冰冷的声音,机械的语气,随意而又自然,但是却充满了让人信任的感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