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很倾城 (八十九)冰血是精神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冰血仰着头,笑的一脸的单纯天真,眨着大大的眼睛,双眸晶莹透彻,如同一颗璀璨的明星,格外的耀眼。一头乌黑亮泽的长发随意的扎在脑后,随着清风飘舞。如同一个可爱的小正太,就这样对着比自己高出好几米的地尊铁熊笑的灿烂。

  笑的素来凶暴残忍的地尊铁熊的心里都有些的柔暖了下来:“人类小娃,你不怕我。”

  “呵呵,不怕。”冰血轻轻的摇了摇头,始终保持这笑容。

  冰血的回答让地尊铁熊微微一愣,随后怒气冲冲的等着一双硕大的熊眼看着冰血:“不怕,你怎么可能不怕伟大的地尊铁熊。本圣可是能一爪子把你拍成肉泥的。”一边说着,脸上还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心里却很纳闷,他昨天听到其他的魔兽说这里有个变态生物在到处残害他们魔兽,反正今天也是闲着无聊,就逛到这片领域的,没想到刚刚过来就看到了一个人类小子,本想着作弄一番过后,将那人类小子给吃了,当作今晚的餐前点心,没成想突然冒出了一个更小的人类娃娃。还竟然不怕自己,以前自己也见到过人类的小孩,哪一个不是一看到自己就吓的坐在地上狂哭,这个竟然还笑嘻嘻的说不怕。真是气死他了。

  “那我又为什么怕你。”冰血仍然笑嘻嘻的问道。这个时间就要耐得住性子。这地尊铁熊已经是九阶圣兽了,很多圣兽的自尊心很强,而且对于人类的厌恶已经是根深蒂固了,即使是打败了他,他也有可能宁愿死也不跟人类签订契约,因为那样他们会觉得那是对他们魔兽的一种侮辱。所以想要得到这头魔兽,武力也许解决不了问题,那么就只要用阴的了。

  “为什么?你们人类每次看到我不是被我吓得屁滚尿流的,就连刚刚那个比你大的小子,都被我吓得了。”地尊铁熊突然觉得,这个人类的小娃脑子是不是有问题,所以才这么说。

  冰血听到地尊铁熊的回答,双眉一挑,接着说道:“不然这样,我们打个赌如何?”

  “打什么赌?”地尊铁熊现在已经完全觉得这个人类小娃脑子绝对是有问题,按照人类常说的那个什么来着……对了,神经病。这个人类小娃绝对是神经病。

  不知道,冰血如果知道地尊铁熊的心里已经将她列为了人类中的神经病,会有什么想法……不过,很快就可以证实了。

  只见地尊铁熊很认真的看了冰血一眼,然后满脸好奇的问道:“人类小娃,你是不是人类常说那种,人类中的神经病。”

  “额……”冰血听到地尊铁熊这样一问,再看到那张熊脸上认真的表情,顿时怒了。一手挥着手中的黑色魔法杖,一手掐着腰,大声怒骂道:“你妹的神经病,你丫的才是神经病,你丫的全家都是神经病。”

  “喝!”被冰血这一个泼妇骂街的架势,瞬间雷到的地尊铁熊一脸错愕的看着冰血。不仅仅是他被雷到了,就连藏身在树后的暗夜和红衣少年都被冰血这一架势和那一口流利的骂娘给雷的不清。

  红衣少年是脑袋晕乎乎的,不明白为何刚刚还可爱天真的小弟弟,怎么突然……突然成了这样。而暗夜则是回过神来,看着冰血宠溺的摇了摇头,再看向地尊铁熊的时候,眼中则是快速闪过一丝同情的光芒。

  “你丫的到底赌不赌。给爷一句痛快话,还伟大的呢,伟大个屁,连跟我这人类小娃都不敢赌。”冰血满脸鄙夷的白了一眼地尊铁熊。敢说她是人类中的神经病,小爷我先跟敲成魔兽中的神经病。

  然而,地尊铁熊浑然不知,自己接下来会有怎样的杯具生活。在看到冰血那鄙视的眼神,顿时觉得身为伟大圣兽的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小的人类给鄙视了,一脸怒气的对着冰血吼道:“赌,当然赌,伟大的圣兽地尊铁熊怎么会怕你一个小小的人类。说吧,怎么赌?”

  看到地尊铁熊上了钩,冰血心里偷偷一笑,脸上仍然摆出一副不屑的表情说道:“如果我打赢了了,你就要乖乖的跟我签订契约,做我的魔兽伙伴。”

  “你想签订伟大的圣兽地尊铁熊。”地尊铁熊一听,更是震惊不已。

  “没错,怎么不敢了吧。”冰血甩着手中的黑色法杖,一脸欠扁的得瑟样,看着地尊铁熊。

  然后就是冰血的这种表情,让地尊铁熊二话不错,连忙出声道:“敢,怎么不敢。就凭你这个小小的人类小娃,也想打败伟大的圣兽地尊铁熊,做梦。”随后地尊铁熊左掌向后踏出一步,摆出了一个作战的姿势,心里满是不屑。他可是完全感觉不出来面前的这个小小的人类小娃的身上有一丝的灵力波动的气息。那个法杖黑不溜秋的,估计也是糊弄人的。自己还不承认,这人类小娃绝对是人类中的神经病,不知道神经病传不传染,吃了自己会不会也变成神经病。

  然后就在地尊铁熊不断的思考着神经病不神经病的问题时,冰血嘴角一勾,双眸快速闪过一丝狡诈的光芒。微微偏过头,对着一旁树后面的暗夜,眨了一下眼睛。引的暗夜再次浅浅的一笑,然而却让一旁的红衣少年心中顿时一阵莫名其妙的乱跳。

  随后冰血趁着地尊铁熊不备,猛然蹲在地上,双手贴地,一句低声吟唱快速而出:“土元素拟态,刺藤,捆绑束缚!起!”

  随着冰血话语刚落,地尊铁熊顿时感到不对,然而已经来不及了。熊掌下的土地猛然一阵晃动,四条浑身长满倒刺的灰藤从地底猛然转出,将自己的四肢死死的缠绕住。随即冰血一个跳跃翻身上了地尊铁熊的头顶,抡起手中黑色法杖,照着头狠狠的敲了下去,只听“吼!”的一声惨叫响彻整片树林。

  随后便是一声雌雄莫辨的咒骂:“小爷让你说我神经病,你妹的才是神经病。”

  “嘭!嘭!嘭!”

  “吼!”

  整个树林都充斥着困在敲打*的闷声,和野兽的哀嚎声,加上人类的咒骂声,声声让兽肉疼啊。

  苦逼的地尊铁熊也想躲,奈何这四条奇怪的藤条将自己缠得死死的,更可恶的是上面还到处都长着尖锐的倒刺。想他铁熊是土系熊中皮最厚的铁熊,竟然现在被这些可恶的倒刺给刮得到处是伤口,看着藤条上原本的灰色都已经被自己染成了红色,他就好想做地下哭哦。

  更更可恶的事,这个人类小娃,看着小小的不点,打起兽来这个狠啊,每一下都疼的他想跳起来,每跳一下四肢就疼了厉害。

  他好可怜哦……他是魔兽森林里面,最最可怜的兽了哦。

  冰血站在地尊铁熊的头上,任他如何的晃动,也照样稳如泰山。轮着手中的黑色法杖专挑地尊铁熊身上的痛穴打,她倒要看看这大熊能坚持多长时间。

  “吼!”地尊铁熊此时郁闷的对着四周猛发土气波,毁了四周的林子,仍然没有将头顶上那可恶的让他想挠墙的人类小娃给弄下来,不弄下来,他就轰不到她。可恶啊……可恶。

  “还不认输。嘭!”又是一击重敲,疼的地尊铁熊又是一嗓子的悲鸣,眼泪都快留下来了。

  “卑鄙的人类,你可恶,你使诈,你偷袭,你趁兽不备……呜,你精神病。”

  “切,我俩打赌又没说不可以使诈,不使诈,我估计也打不过你啊。还有,你丫的才是精神病。”冰血毫不在意,毫不脸红的大方承认自己的腹黑阴损。反正她赢了。

  “你到底认不认输。嘭!”

  “吼呜!……认输,认输。”地尊铁熊含着来,可怜巴巴的说着,还不住的晃动着脑袋,可是上面的人就像是长在了上面一样,就不是不下来:“可是即使我认输,你也不可能契约我啊。你又不是驯兽师,而且我还是九阶圣兽呢,就是你说驯兽师也没用。”地尊铁熊低着头,满腹委屈的嘟囔着。

  “这你就不用管了。”冰血站在地尊铁熊的头上,嘴角微微上扬,小脸上满是阴谋得逞的得瑟样。

  随后单手一挥,对着下面低声道:“元素拟态……解!”随后冰血话语一落,一直束缚着地尊铁熊的灰藤瞬间化作四团褐色烟雾消失的无影无踪。

  “嘭!”有些失血过多的地尊铁熊猛地坐到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冰血微微一笑,小手覆盖长大大熊头上,心中默念驯兽决,驱动精神力带动体内魔幻之纹快速缠绕住地尊铁熊的精神力。

  不出一分钟,天地规则降临,五芒星现将冰血与地尊铁熊包裹在一团银色光芒中,随后光芒消失,契约……成。冰血一个翻身跳到了地尊铁熊的面前。

  紧接着天地规则再次降临,落到了还未睁开双眼的地尊铁熊的身上,随后一个比刚刚大了一圈的五芒星在地尊铁熊的身下出现,瞬间迸发出一阵刺眼的银光。那团光轻轻的将地尊铁熊托起,紧接着地尊铁熊的背后发出一团褐色的光芒,随着褐色光芒的散去,一对类似金属铁的颜色的巨大羽翅出现在了地尊铁熊的背后,更显得地尊铁熊的威武霸气。

  “竟然发生了变异。”暗夜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冰血微微转过头,眼中同样透着惊喜。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地尊铁熊周身的光芒终于消失。进阶成功了,竟然一下子晋级到了三星神兽,而且发生了变异。

  “地尊铁熊谢谢主人的恩赐,请主人赐名。”地尊铁熊挥动这巨大的翅膀来到冰血的面前,脸上难言那激动的神情,却始终没有忘记这一切都是主人赐予的。恭敬的单腿跪在冰血的面前,低头说道。

  “欢迎你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我的伙伴……铁翼。”冰血就是这样,总是能轻轻的一句话,撼动对方的心。一句家庭,一句伙伴。让变异地尊铁熊猛然抬起头,看到那张满是温柔的笑容,他信了,他跟了一个好主人。

  “谢主人赐名,铁翼将终生守护主人,誓死相随。”魔兽就是这样,他们的心其实很简单,一旦认定永不回头,一旦认可生死不离。这也是为什么,冰血更喜欢跟魔兽在一起,因为有的时候他们之前是相同的。

  “我们是伙伴,从今以后你铁翼就是我冰血的家人,不离不弃,终身守护的伙伴。”

  “是。”主人,铁翼绝不背叛。

  随后,一阵褐色光芒将铁翼庞大的身体瞬间笼罩再消失。一只巴掌大小的迷你小熊出现在了刚刚铁翼身处的地方。冰血眨了眨眼睛,有些错愕的看着那只浑身银铁色巴掌大小的小熊:“铁翼!”“主人。”铁翼有些稚嫩的声音响起,身体一跃挑到了冰血的怀里,一脸萌态的对着冰血眨了眨眼睛,可爱的不得了。

  “哇……好可爱哦。”冰血抱着铁翼软软的身体,放到脸边来回的蹭着。她可是有身为女孩子的通病,对于这些萌到不行的小动物完全没有抵抗力啊。

  然而冰血却完全没有主意到,她正要蹭的铁翼皮毛下的脸皮都红了,而蹭的暗夜却黑了一张俊脸。

  “少主。”暗夜黑着脸,咬着牙,冷冰冰的叫到。

  没想到,冰血一个转身,双手举着铁翼筹到了暗夜的面前,一脸开心的说道:“暗夜,你看铁翼好可爱。”

  暗夜就这样黑着脸,与自己脸对面那只卖萌还一脸委屈的铁翼,大眼瞪着小眼。他就不明白了,为毛自己少主的魔兽一个两个都那么喜欢卖萌呢。难道是抓到了少主对于可爱动物无法抗拒的这个特点。该死的……要告诉紫冥才行,自己没办法拿他们怎么样,他就不信了,紫冥还不行。

  这时……冰血的其他三只兽兽都忍不住的浑身一抖,背后一阵阴冷的凉风吹过。

  可怜的暗夜……完全被冰血那腹黑阴险的娃给带坏了,还不自知呢。

  “少主,你不过去看看那小子?”暗夜侧过头,看向一脸开心的冰血。

  冰血这才想起来,还有一个伤员呢。将心底的兴奋给制止下去,随后将铁翼往肩膀上一放,向着一旁还没有从刚刚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的红衣少年。

  此时红衣少年正双目睁大,傻傻的看着冰血,虽然那一身狼狈的伤痕在吃过丹药好好了很多,但是让人是一身狼狈,满身的灰尘。

  冰血微微一笑,单手一挥一道温和的水元素快速而出将红衣少年包裹在其中,身上不管是伤痕还是污泥都在以一种右眼看的见的速度消失不见。

  两分钟左右,蓝色光芒散去,当红衣少年重新出现在冰血的面前时,导致冰血双眉微微一挑,眼中闪过一抹惊艳后再无其他。

  还真是……美呢,白皙略显病态的容颜,一张巴掌大的瓜子脸,如画般的双眉下是一双极致魅惑的丹凤眼,右眼角处有一颗不大的美人痣,更加的为少年添了几分娇柔的媚态。如樱桃般的红唇仅仅的抿着,表示着这少年便没有表面那般的娇弱,他也有他自己的倔强与不服输的精神。

  一拢红衣松散的披在身上,少年已经慢慢的平静了下来,脸色没有了刚刚的震惊,这份镇定自若的心性让冰血的双眸再次一亮,刚刚自己的那种情况,放到其他人的面前,早就激动的大叫起来了,这少年竟然仅仅是暗自吃惊了一会,等自己到了他面前,便将所有的情绪收了起来,给人一种完全看不清楚的感觉。就这样平平静静的靠在树边大大方方的让自己打量着。她承认,这少年确实很美,不过却跟紫冥的那种美完全不同,紫冥的美是大气傲然的美,君王霸气的美,纯粹的男子气概的美。然而眼前的这名少年却有一种妖娆的美,妖媚的美,是一种勾魂摄魄,让人无法自拔的美。

  突然冰血蹲下身子,直直的看向红衣少年的双眸,眼中满是疑惑,然而冰血这突来的动作也让一直淡定从容的红衣少年紧张了起来。

  “小公子你……”“你眼睛上的幻术是无法让你瞒过去的。”冰血平静无波的话,让少年顿时瞪大双眼,紧张的看向冰血,眼底深处快速划过一丝狠厉。

  “劝你不用动那些歪脑经,你打不过我们的。”冰血看似红色少年微微一笑,随后右手一转,一个奇怪的小盒子出现在了冰血的手中,右手一扬丢给了红衣少年。让毫无准备的红衣少年连忙手忙脚乱的接住。

  “这是隐形眼睛,里面有两片。你贴到眼睛里面带上,就会遮去你眼眸原来的颜色,变成正常人的黑色。”

  冰血的话让红色少年愣住了,在这一刻所有的伪装好像都崩塌了一般,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小少年:“为……为什么?”

  “因为你刚刚救了我啊。”冰血挑眉,一副你很笨的表情,轻声说道。

  “那不过是我多此一举而已,你根本不需要我救的。”红色少年低着头,有气无力的说道。

  “可是你并不知道啊,还是救了。”冰血笑着看着那个少年,她总觉得这个少年很奇怪,至于哪里其他她也说不好。

  “你怎么一个人跑到魔兽森林内围来了?”冰血蹲坐在红衣少年的身边,难得好心情的问起了别人的事情。

  “我也是无可奈何,只能往内围跑了。”红衣少年眨着眼睛,明显对于冰血给的隐形眼睛还不太适应,但是心里对于这个奇怪的东西,震撼的不得了。

  然而少年的话,极致聪明的冰血又怎么会不明白呢。看一身不错的意料,想必是这红衣少年的身份不一般吧。只是却因为某些特点不容于世。

  但是那眼中的倔强与不屈却从来没有减少过,也从来没有放弃过吧。这样的人跟这一世的自己还蛮像的。

  随后冰血微微一笑,像是决定了什么一般,对着红衣少年问道:“那么你这是要去找你的亲人吗?”

  听到冰血的问话,少年脸上闪过一丝的苦涩,摇了摇头:“我已经是个孤儿了,哪里还有亲人。”随后转过头看着冰血的脸,微微皱起眉头,今天的自己显然有些反常了,从来没有说过这么多的话,还是跟一外人。更是破天荒的冒着死救了一个比自己还厉害的小男孩。明明自己不能死的,明明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还没有做呢。

  红衣少年自己的看着冰血,脑海里不断的回忆着冰血刚刚战斗的情景,随后精致的脸上闪过一丝坚定,开口说话:“我能跟着你吗?”

  “为何?”冰血嘴角轻轻勾起,刚刚的天真单纯瞬间消失无踪,换上了一身慵懒邪魅的气质,淡漠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冰血明显的变化让红衣少年微微一愣,随后一笑,也许这才真正的他吧,果然不一般。

  “因为你不同。”红衣少年的话让冰血微微一挑眉,等着他接下来的话。冰血的表情让红衣少年再次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明显比自己还小的少年,还真是不简单。竟然能将自己一眼看透,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话才是最重要的。

  “我的身份特殊,也许是可以给你来带无尽的好处,也许会给你带了无穷的麻烦,这是无法预料的,也是让我最无奈的。但是既然这一切成为了事实,无法更改的事实,那么我就会努力的活下去,扫平所有的麻烦。我知道我的能力有限,单凭我一个根本不可能。”红衣少年边说边看着冰血,不放过冰血脸上任何一个神情,但是他错了,冰血至始至终都是一脸的淡漠,静静的听着。

  “所以你想跟着我。你就这么肯定我会帮到你。”

  “人的一生,不过是生活在无数的赌博当中罢了,况且,我相信自己,不会让你失望。”

  红衣男子的话让冰血笑了起来:“呵呵,好。但是你要明白我要的什么。”和聪明人说话,就是方便简单。只见红衣男子单手放在胸前,对着冰血说道:“我林泽洋再次立誓,永不背叛眼前之人,若违此誓,天地潜之。”话音刚落,天地规则瞬间降临,誓言成!

  冰血微微一笑,轻轻说道:“我叫冰血,你以后的伙伴。”

  那样的笑容,那一句伙伴,让林泽洋终身难以忘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