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法王座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对于移植血脉的了解,难道已经到了一种我都无法了解的地步了么?这怎么可能……

  除了荆棘之冠之外,难道还有其他人在研究移植血脉的事情么?不可能的,荆棘之冠研究移植血脉已经有上千年的时间了,不可能有人比我们研究的还要多,但是他怎么会知道的这么详细。

  他恐怕已经知道了我的弱点,甚至知道了我每天在什么时候双眼是无法使用的,战斗力暴跌……

  这些荆棘之冠内都不知道的东西,他竟然全部都知道……

  “不要用这种表情看着我,你难道以为这是什么机密么?难道以为只有你们才会了解?移植血脉本身就是一件很复杂也很危险的事情,更多的,是一种绝望的选择。

  你还算不错了,就算是移植了水晶魔怪的血脉,也作为辅助,走的还是法师的道路,但是这边这个,嗯,移植了熔岩巨人血脉的家伙,走的却是血脉术士的道路,他的实力,能有天阶二级,已经算是极限了,不可能再进一步了。

  除非你找到血脉更加纯净的熔岩巨人,至少是天阶三级的熔岩巨人,然后可以让你提升到天阶三级,之后就要继续猎杀血脉更加纯净,不,接下来你就必须要猎杀纯血的熔岩巨人了,而且至少是四十五级的纯血熔岩巨人,之后你才有可能进阶天阶四级。

  要是得到了命运的眷顾,还有那么一丝可能进阶天阶五级。但是到了这里,就是极限了,一直生命的尽头。都无法再次提升一点……

  而且,猎杀的一个血脉不纯的熔岩巨人,似乎还有一丝火元素生物的血脉,每次战斗都只能用八成的力量吧?”

  听到林云的话,旁边一个至少两米二高,穿着兜帽黑袍的法师身体都在颤抖,然后这个家伙慢慢的揭开自己的兜帽。兜帽上附着了屏蔽探测的法术,除非是毁掉兜帽,不然不可能有人会看到他的样子的。

  随着兜帽揭开。一个面色通红,皮肤表面就像是火山周围那些布满了龟裂的石块一样的面孔出现了,头发像是一片在燃烧的火焰,眼睛也是赤红色的。

  这个术士一脸震惊和恐惧的看着林云。而他的身旁。所有的黑袍法师都转头看向他,麦斯也带着惊疑不定的目光看过来。

  红脸术士张了张嘴,声音嘶哑,就像是声带已经被灼伤。

  “你……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荆棘之冠里每一个移植了异种生物血脉的人,都有或多或少的缺陷,但是这些缺陷,除了他们自己之外,不会有外人知道的。也不可能让别人知道,知道了这些缺陷。若是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可以很容易的制定出十几套专门针对的方法……

  麦斯一脸震惊,而其他人也没有差到哪去,每个人都惊呆了。

  对麦斯的底细了解,还能说得过去,毕竟,都战斗了好一会了,强者交手,或多或少的都要暴露一些东西的,对移植血脉非常了解,那么推测出来很多东西倒还说得过去。

  但是,一个从头到尾都没有出过手,甚至都没有露过面的移植血脉术士,还穿着特殊的兜帽法袍,竟然都被一眼看穿了底细,这就太可怕了……

  这就代表着,若是开战,这些天阶一二级的移植血脉术士,就是一堆等着被收割的白菜,利用他们的缺陷,这里随便出来一个都是被林云秒杀的份……

  周围那些穿着兜帽的血脉术士,一个接一个地解开自己的兜帽,露出自己的面容,这里面看起来还是纯粹人类摸样的都很少,大部分都是已经有了一些奇特生物的特征,有的人脸色发绿,脸颊上长着鳞片,还有一些面容都变得有些怪异。

  几个脸颊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的,身体上却或多或少的有了一些其他生物的特征。

  他们的样子,在很多时候,都会会被人看不起,特别是长相怪异的,可能就会被很多正统的法师当成怪物,根本不会拿他们当成人类。

  所以他们一直用兜帽遮掩住身体和面貌,现在都看出来,似乎林云对移植血脉有很深的研究了,也就不在遮掩了。

  “梅林阁下,我们可以合作探索这个位面,得到的利益里,我们只要的那些对我们有帮助的东西,其他的,全部都是梅林阁下的。

  希望有时间了,可以和梅林阁下探讨一下移植血脉的事情。”

  麦斯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似乎忘记了刚才的一切,重新恢复了从容。

  林云心里冷笑了一声,只要对你们有帮助的东西?说的可真是够笼统的,这里出产的所有的东西,价值都非常的高,若是换成紫金币,足够堆成一座山峰,有一座山峰那么多的紫金币,想要换来什么东西不容易。

  这里所有的东西,对你们都有帮助,狡猾的家伙……

  不过,没有关系,时间还长着呢,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呢,有这些移植血脉术士,探索这个位面的时候,也会变得容易很多了……

  “麦斯阁下,那么祝我们合作愉快。”

  说出这么一句话,林云却丝毫没有提交流移植血脉的事情,想来这里骗到好处,却还想着把好处包圆了,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麦斯的脸上带着笑容,其他的移植血脉术士或者移植血脉法师,也或多或少的都带着一丝期待,林云既然能看穿他们的底细,那么对于移植血脉的研究至少也跟麦斯差不多了吧……

  简短的谈判,达成了合作的意图,林云和麦斯就带着那些黑袍法师向回飞,另一边。休班和谢尔顿的战斗还在继续,休班越战越勇,越战越强。身上一点伤势都没有,但是谢尔顿看起来似乎有些悲惨,一只恶魔角都被砸断了,身上黑烟缭绕,鲜血不断的低落,那种可怕的自我恢复能力,都有些不够用了……

  按照这种趋势。在继续战斗下去,要不了多久,谢尔顿这个移植了恶魔血统的家伙。可能就会被休班活活敲死了……

  另一边,桑妮跟蕾娜的战斗,同样也快结束了,蕾娜化为人形。就像是很随意的在战斗。但明明等级更高的桑妮,却是被压制的那个,能战斗到现在,只是因为的桑妮还在不断的召唤出尖叫幽灵死拼,等到她的魔力耗尽,就是陨落的时候。

  “好了,都住手吧,我已经和梅林阁下达成了协议。我们合作探索这个的位面。”

  麦斯话同时传到了谢尔顿和桑妮的耳朵里,而且他们也看到了。林云跟麦斯站在一起。

  “休班,蕾娜,停下吧。”

  麦斯和林云同时下了命令,休班一脸不舍地看了谢尔顿一眼,扛着屠杀飞了回来,而蕾娜看都不看桑妮一眼,直接就飞了回来。

  笼罩在黑烟里的谢尔顿,却好似失去了理智一样,怒吼着继续冲向休班,被休班一锤子敲飞了出去。

  桑妮也尖叫着指挥者尖叫幽灵,发动自杀式的进攻,可惜,全部化为冰雕,然后崩碎成漫天的冰晶洒落……

  “你们荆棘之冠的人,挺有个性的……”

  林云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顿时麦斯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

  同样是首领,林云的命令,休班和蕾娜瞬间就执行,哪怕是看起来已经失去理智的休班,也是红着眼睛执行了命令。

  但是荆棘之冠这边,麦斯下了命令之后,却还在继续进攻……

  场面有点尴尬,麦斯的脸色发黑,气息都有点不稳定了,这时候,桑妮和谢尔顿才忽然反应过来,阴着脸走了回来,桑妮的体表弥漫着一层薄雾,看不到身体表面,但是那毫不掩饰的恶意,却是谁都能感受得到的。

  该死的家伙,现在算你们运气好,不过你们的运气也不可能一直这么好下去,该死的蠢货,竟然说服了麦斯这个老家伙,等着吧,玛法梅林,还有那个该死的巨龙,你们会有大麻烦的……

  旁边,谢尔顿浑身笼罩的黑烟在剧烈翻滚,黑烟慢慢消散,谢尔顿已经半恶魔化的身体才裸露了出来,无论是面容还是皮肤、身体,都已经有很大一部分的恶魔特征了,甚至身后还有一条深渊魔力凝聚成的恶魔尾巴。

  停止战斗将近三分钟的时间,谢尔顿那半恶魔化的身体才重新恢复了正常,只有头上的恶魔角和体表弥漫的一丝黑烟,还算是恶魔的特征,浓郁的邪恶力量,几乎无法隐藏起来。

  谢尔顿的脸上带着冷笑,眼中毫不掩饰的恶意,似乎只要有机会,就会找机会出手。

  一群愚蠢的家伙,若不是麦斯这个老家伙,你们就全部等着被撕成碎片吧,我的力量越战越强,越是受伤,发挥出的实力就会越强,等到我完全恶魔化的时候,你们统统都得死!

  桑妮和谢尔顿的样子,让麦斯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不过也不可能因为这个就呵斥他们,荆棘之冠毕竟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的,桑妮和谢尔顿,严格来说,也不是他手下的人,荆棘之冠最初的时候只是一个松散的研究组织,到了现在等级严格了很多,但也比不上一些法师家族。

  麦斯没有说什么,林云也没有说什么,淡淡的看了一眼桑妮和谢尔顿。

  桑妮,已经确定了他移植的是什么血脉,只要她敢闹事,干掉她并没有多难,只不过魔鬼的血脉,都是出了名的诡异,很难杀死,只要灵魂没有被湮灭,一切都有可能。

  至于谢尔顿,林云更是完全不在意,这个家伙移植的牛角恶魔血脉,算是七十二种纯血恶魔血脉的一种,但是等级并不高,他移植了血脉之后,发生了变异,恶魔化的程度越高,发挥出的实力越强。

  但是等到他完全恶魔化,想要再变回来就不容易了。完全恶魔化的次数越多,想要恢复过来的难度就越高,到了最后。就只能变成一个完全的恶魔,灵魂都会发生变异,性格、想法都会被扭曲,变成一个疯子恶魔……

  跟这种为了力量连自己的灵魂都能出卖的家伙,有什么好介意的,灵魂和自我都丢失了,早晚自己把自己搞死……

  “梅林阁下。我们先去哪里探索?”

  麦斯出声打破了这种尴尬,这个位面的诡异程度,麦斯差不多已经有点感触了。这种事情,自然还是请教对这个位面研究比较多的林云。

  林云指了指远处的那个巨大岩洞。

  “我们就去那个岩洞里探索吧,这个位面的表面,没有什么值得探索的。除了大量的魔兽和植物资源之外。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了。

  不过,进入那个岩洞之后,最好都不要使用超凡力量。”

  麦斯心中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没有问林云为什么,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这个位面的表面,最大的资源就是那些植物资源,这里所有的植物都被魔力的光辉常年照耀。全部都变成了魔力植物,全部都发生了变异。几乎所有的植物都可以当做炼金药剂的材料使用。

  任何魔植,几乎都能在这里种植,橘色太阳和蓝色太阳交替照耀,这里种植的药材,药效肯定会比诺森德世界还要好很多,而且成长的周期也会少很多倍,魔植成长最难的地方,就是魔力的积累,在这里却成了最容易的事情。

  那些成群结队的魔兽,没有太大价值,除了一些类似于巨型蜻蜓一样的怪异魔兽,能产出黄金蜜之外,也只有寥寥几种能产出一些特殊的材料,大部分都只能猎取魔晶,魔兽的尸体除了当花肥之外,没有特别大的作用。

  剩下的另一种巨大的资源,就不在地表了,而是在地下,那个巨大的岩洞,就是进入地下最大的一个入口,在未来的时候,这个岩洞就是开采地下矿脉的最大入口。

  进入岩洞,里面黑暗一片,岩洞的顶部,密密麻麻的贴着一层蝙蝠一样的无毛怪物,感觉到有人进入岩洞,这些怪物就开始尖叫着冲了下来,麦斯身边,一个脸上布满了绿色鳞片的血脉术士,张嘴发出几声怪异的尖叫,一丝特殊的气息扩散开。

  霎时之间,冲在最前方的那些怪物,就像是被火焰点燃,一个接一个地化为灰烬硝酸钠,后方的那些怪物就像是遇到了天敌一样,惊恐的逃了回去,贴在岩洞的天顶,用翅膀包裹着身体瑟瑟发抖。

  林云看了一眼这个血脉术士,他融合的血脉是一种地底魔兽的血脉,这种魔兽猎食的种类非常多,头顶这些魔兽几乎都是在猎食的范围,这些灵魂跟爬虫一样的魔兽,只要感受到气息,死上那么几个,其他的就根本不敢再靠近。

  就像是一只猛兽猎杀了几头绵羊,剩下的绵羊数量再多,也只是会逃走或者躲起来瑟瑟发抖,根本不敢反击。

  顺着岩洞继续向内走,洞内的大小就变得越来越小,走进来三四公里的距离,岩洞的高度就只有不到二百米高,八九百米宽。

  岩洞的天顶上,依然有大群的无毛怪兽用翅膀包裹着脑袋,死死的贴在天顶上,这些怪物将天顶遮掩的严严实实的,一点岩石都看不到,从进入岩洞开始,头顶上就是这大群的怪物,走了三四公里了,头顶上依然存在着大量的怪物,这些数量加起来少说有好几十万了。

  若是正常情况,想要进来,就要将这些怪物杀掉一半以上,它们才会本能的觉得畏惧,放弃疯狂的进攻,不过现在就顺利多了。

  移植了异种生物的血脉,现在的技术,还非常的不成熟,移植的成功率非常的低,就算是荆棘之冠内的一些疯子,在没有确定自己的潜力已经耗尽,再也无法前进之前,恐怕都不会贸然移植异种生物的血脉。

  能来到这里,几乎都是荆棘之冠内的精锐,或者说是移植血脉最成功的一些人,它们靠着异种血脉的力量,突破到天阶,或者得到更强大的力量,但是每个人或多或少的都有一些不一样的严重后遗症。

  这都是必不可免的事情,大多数移植了异种生物血脉的法师,都是突破天阶无望,才会冒险试一试,能利用一种血脉的力量突破天阶,都算是走了大运的事情,但是利用这种力量,法师就会变成依赖血脉力量的术士,这里的移植血脉术士,没有一个是有半位面的,他们去感悟规则,还不如想着怎么加强一下自己的血脉……

  移植了异种生物的血脉,就会获得一些人类法师所没有的能力,就像是现在这种情况……

  这也是林云愿意跟麦斯合作探索的一个重要原因,荆棘之冠来到这里的十几个人,每一个都是移植了异种生物的血脉,他们的很多能力在这里很实用。

  至少比一路强行杀下去要容易很多……

  一路走了七八公里的路,巨大的通道的大小,才是彻底稳定了下来,一百多米高,二百米到三百米宽,通道似乎没有尽头一样,蜿蜒着在地面之下延伸,到了这里,就开始出现一些岔道口,大大小小的岔道口,或者是向上,或者是倾斜着继续向下。

  到了岔路口的时候,之前遇到的那些无毛怪物就全部消失不见了,岔路口附近,有明显的魔力气息在流淌,在这里,空气本身似乎就被魔力侵染了。(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