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穹之龙王觉醒 第十五章 夜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远远的,二人就听到洞府里有声音传来,似乎几个人正在说话。

  陆南风脚步一顿,杨朔侧耳听了听,小声道:“他们到了,走,我们去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说着,杨朔撞撞陆南风。

  陆南风斜睨他一眼,站在原地不动。

  杨朔又拉了他一把衣袖,陆南风一甩手,将袖子抽出来,板着脸不说话。

  杨朔无奈的瞪了他一眼,轻哼一声,自己蹑手蹑脚的往里摸去。可他刚走到洞口,里面就“咻”的一声,飞出一块小石子,杨朔吓得一低头躲过,转身跑了回去。等杨朔狼狈的逃回来,陆南风眼中透着一丝淡笑,瞥眼揶揄道:“被发现了

  ?”

  杨朔丧着脸点点头:“我听到师父笑了一下……就是他勾着一边嘴角笑的那种笑……很坏很坏的样子……”

  陆南风抱着胳膊靠在山洞前的石壁上,冷峻道:“秦王想请师傅和师尊下山做他的幕僚。”

  杨朔大惊:“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

  杨朔将信将疑的也抱着膀子与他并靠在石壁上,心里暗暗嘀咕一阵,觉得陆南风猜的应该八九不离十,他也觉得有这个可能。

  “你觉得师父会答允吗?”好一会儿,杨朔扭头认真问道。

  陆南风似乎感觉自己今天话说得太多了,听到杨朔的话不再理会,过了一会儿,他连眼睛都闲上了,靠在石壁上开始闭目养神。杨朔瞧着他神态,知道问不出来什么了,不过陆南风的沉默似乎是表示师父会答允?或者不会?再或者是他忽然想到什么事,只是不愿意说?杨朔想得脑仁儿都疼了,也

  没想明白。

  这世间的事儿,还有什么比猜陆南风心思更难的吗?

  杨朔想不出来。

  不消一炷香的时间,李世民等人便出来了,他们出来时,见到候在洞府外的杨朔和陆南风,十分客气的施了一礼。

  “两位小友,世民先告辞了。”

  杨朔连忙客气的回礼,陆南风则是睁开眼,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一言不发。

  李世民洒然一笑,也不以为意,再次一拱手,领着手下走了。

  他态度和蔼,倒是四个手下临走时几乎同时扭头,朝陆南风狠狠的瞪了一眼,冷冽的眼神中透着淡淡的杀意,在周围萦绕一阵,直到他们走远才散去。

  杨朔浑身一紧,苦笑的看了一眼陆南风,可陆南风却好像什么都没感觉到似的,眼睛已经又闭上了。

  令人奇怪的是,李淳风和袁天罡二人非但没有送客,在李世民一行人下山后,他们俩也没出来。

  杨朔心里非常疑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是答应还是没答应啊?

  唉,杨朔突然感觉有些累,人与人之间,关系怎么就那么复杂呢?

  ……

  入夜时分,一盏弯月半遮在云后,山中猫头鹰叫得分外孤寂凄厉。

  杨朔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颗好奇心悬吊着,如同猫爪,直痒痒。

  好一阵过去,杨朔腾地坐起来:“受不了了!”

  他思来想去,喃喃自语道:“我若直接去问,师父他……应该会告诉吧?”

  虽然去问也不一定能问到什么,但不去问定然什么都不知道。

  杨朔很快有了决定,为了能睡一个好觉,值得!

  月黑风高,八卦之火熊熊燃烧的杨朔披上衣服,蹑手蹑脚出了门,朝最东边袁天罡住着的茅屋摸去。袁天罡的木屋也不大,但与杨朔和陆南风独门独户不同,他和李淳风一起盖了个小院儿,南北两间房分住,而且他非常有雅兴,不但在院子里移栽了一棵梧桐树,还在厢

  房前砌着一个小鱼池,里面养着的鱼儿还是让杨朔从河里捞来的。

  杨朔才刚进入院子,鱼池里的鱼似乎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一个个兴奋的不时往上跃起。

  鱼鳞反射着月辉,非常漂亮。

  但它们这么一折腾,不免就传出一阵阵扑通扑通的水声,杨朔一惊,连忙朝鱼儿们做个了噤声的手势。

  鱼儿们很听话,马上沉寂下来,不再扑腾。

  杨朔松了口气,正要举步继续往前……

  可就在这时,一阵凉风急急掠过,一道人影神不知鬼不觉的落到他身后,语气冷厉:“猪。”

  杨朔吓得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一转头见是陆南风,这才长吐口气。

  “你要吓死我啊!”

  原是虚惊一场,杨朔轻抚胸口,很快平静下来,把陆南风拽到一旁:“你怎么也来了?”

  陆南风轻哼一声,手中亮出一张字条,拧着眉毛,冷肃道:“师父料到你会来扰他清梦,喏,这是他用纸鹤传给我的,不许你骚扰休息。”

  “你什么时候这么听师父的话了?”杨朔接过纸条看去,就见上面写着一排龙飞凤舞的大字,意思跟陆南风说的一样,让他阻拦自己。

  陆南风的眉头蹙成一团,满是不耐烦:“你走不走?”杨朔刚想点头,可看到陆南风的神色,心里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突然一乐,没来由的开起玩笑来:“你总骂我是猪,其实你现在也像一种动物,你知道像什么吗?像汪汪汪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陆南风之前曾给泼皮恶霸做过打手,曾被人骂过狗腿子,这是他心里的隐痛,此时被杨朔一提,不由生怒。他几乎想也没想,一伸手就朝杨朔的衣

  襟抓去。

  杨朔没料到他这么敏感,好在反应够快,当下抽身一闪,退开几步,蹙眉质问道:“你怎么这么容易就生气了!就许你说我,不许我说你啊?”

  火性暴躁狂烈,最是肆意,这段日子以来陆南风一直用理智压抑着,想要借着吹笛来平复心境,降服心火煞气为已用。这种思路倒不能说错,只是这种手段本就与火性有些相冲,此时他突然怒火上涌,马上勾起了之前压制在体内的心火,二者一相合,一瞬间就让冲散了他的理智,释放出

  了火的本性。

  就见他一伸手,腾地在掌心燃起一团火焰,二话不说,一掌朝前击出,直逼杨朔命门。

  眼见着火焰即将打中杨朔,陆南风心中倏地一紧,自己先吓了一跳,当即收住了神力,掌上火焰迅速消失,成为普通推掌而出。杨朔根本没想到他会一言不合就下狠手,再加上二人距离只有几步远,他连反应的时间都很少,当时吓得连退两步,大急之下一招手,唤来了鱼池里的水,在身前形成一

  道水盾,挡住了这突出起来的一掌。

  “啪!”

  由于陆南风及时收住体内神力,他这普通的一掌打在了杨朔坚硬如铁的水盾上,传出一声脆响,止住了身形。

  杨朔见对方手掌无火,亦收了神力,水盾迅速化开。

  二人面面相觑,皆是一怔。

  “你能收住煞气了?”

  “你能调遣水了?”

  两人异口同声,都惊讶对方的进步。

  杨朔从惊怔中回过神来,他难以相信,连忙道:“跟我过几招!我再试试!”

  陆南风也有心印证,当下一点头,迅速出击,虽然掌掌留有余地,但仍带起呼呼的风声。

  杨朔则再次招手,唤来鱼池中的水,在身前不时形成水盾,水球,冰块等物,将陆南风的每一次攻击都准确无误的格挡并化散。

  陆南风来了兴致,出手越来越快,可杨朔只作防守,并不反击,如此一来,不免差些酣畅淋漓的痛快,也让他有种受到了轻视的感觉。

  打了一阵后,陆南风渐觉胸中发闷,朝杨朔喝道:“还手!”

  可杨朔却是掌来盾挡,火来土淹,只一心防守,并不还击。

  陆南风眼中火光一闪,不再留情,招招狠辣,杨朔马上险象环生。

  但即使如此,杨朔依然不还手,就算格挡不及中了几掌,他还是不还手。

  眼见如此,陆南风心里怒火愈发旺盛,灼得他眼睛已经彻底红了。

  可就在这时,南面突然传出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将二人惊醒。

  “你们在别人的院子玩得倒是热火朝天,不知道扰人清梦是多大的罪过吗!”李淳风披着衣服推开房门,慵懒的走出来。

  他住在南屋,杨朔二人之前打斗,怕惊醒了师父,默契的避开了北屋,但不知不觉间,却离南屋越来越近。

  一见李淳风,杨朔和陆南风顿时停手,规规矩矩的站着,仰头望天。李淳风睡眼朦胧,慢悠悠的走上前,在他二人中间驻足,他揉了揉眼角,打着哈欠,扭头朝陆南风说道:“师父说了,明日起,你不必对牛奏笛,你去对杨朔的那块靠山石

  吹奏,看是金石为你开,还是为他开,你们俩谁先成功,谁当师兄,另一个做小师弟。”

  “好!”陆南风难得如此爽快,马上应了下来。

  可杨朔却对这个决定不服,自己明明已经是师兄了,还要再争?

  关键是他没信心啊!

  他刚一作势欲要争辩,李淳风就斜睨了他一眼,哼道:“天亮之前,这地上的水,哪儿来的还哪儿去。”

  说着,不等杨朔回话,李淳风就打了个哈欠,转身几步回到了屋里。

  杨朔一怔,脸马上耷拉下来了,看着满地的水迹,心里开始发苦。

  等李淳风的房门再度关上,陆南风看了杨朔一眼,再次恢复了那副死人脸,迈步朝外走去,也打算回去休息了。

  “兄弟有难,你就这么走了?也太无情无义了吧!”杨朔上前一步,拦住了陆南风。

  “难道需要我帮你把地烤干吗?”

  “啊……那不用,你快走吧,快走快走。”杨朔变脸比翻书还快,立马推着陆南风催促他赶紧离开。开玩笑,让你放火烤地,万一把师父房子烧了,师父非让我再给他盖一间不可。若是不小心把院子里的梧桐树再给烧了,让我上哪儿再找一棵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