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穹之龙王觉醒 第二十二章 道一声珍重,江湖再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建成走了,没有纠缠。

  当夜,杨朔正在房间里静坐,感悟着体内神力的运转。

  前日一战,陆南风悟到了火之奥义。杨朔不笨,同样也对水有了更高一层次的理解。

  水,无处不在。

  杨朔已经隐隐能感觉到空气里的水份,但若想驭为已用,以他现在的本事还差得太远。

  以往他操纵水,多是用来防御,比如凝结成水盾、冰盾之类,再或者就是将冰或水聚合在一起,形成水箭,冰箭,水球等等用来进攻,可以说手段非常粗糙。

  可是现在,他已经能让水幻化成龙形,蛇形等活物的形状,看似仅仅形体的改变,但却多了一丝灵性。

  水之灵性!

  就像陆南风能凝成火凤一样,这是神力另一个层次的运用。

  上善若水,利万物而不争。

  水之道,博大精深,杨朔每对水了解一些,就愈发感觉自己的浅薄,他甚至有种感觉,就算自己穷尽一生,恐怕也无法掌握所有关于水的道理。

  知道的越多,就越明白自己的无知,若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坐井观天。杨朔的住所很简陋,屋子里只有一张简单的木榻,杨朔盘膝坐在榻上,随着他体内神力的运转,身周朦胧着一层淡淡的水光。清冷的月华透过窗缝照在他的身上,透明的

  水光渐渐变成了淡银色,衬托着他整个人好似一尊真正的神灵。

  “杨朔!”这时,院子里传来陆南风的声音,将杨朔从定中惊醒。

  杨朔骤然睁开双眼,原来漆黑的瞳孔中闪着湛蓝的神光,转瞬即逝。

  他疑惑的眨了眨眼,朝外看去。

  陆南风性子孤傲冷漠,二人相邻而居,又是师兄弟,可他却从来没来过杨朔的屋子,就算杨朔几次热情相邀也未能将他请来。

  今天是怎么了,他竟然主动上门了?

  “我在。”杨朔心里生出一丝好奇,随口应了一声,起身去开门。

  月华洒落,照在陆南风身上,让他的身形看起来似乎更加冷傲了一些。

  他一身黑衣,脚下也换上了云履轻靴,看着他的打扮,杨朔心里突然生起了一丝不安。

  “找我有事?”

  杨朔知道对方脾气,也不废话,直接开口发问。

  “进去说。”陆南风语气仍然淡漠,但杨朔却隐隐感觉对方似乎在强抑着情绪。

  杨朔怔了怔,退后一步让开了屋门,让他进来。

  屋子里没有椅子,陆南风随手带上了门,随便找了个地方站定,目光灼灼的看着杨朔:“我准备下山,辅佐太子李建成。”

  “啊!”杨朔轻呼一声,不解的看着陆南风。

  陆南风又补了一句:“我和若云,今晚就走。”

  杨朔一急:“咱们好好的在山中修行不好么?掺和他们那些事干嘛?”陆南风摇摇头,沉声道:“山中宁静,不过蹉跎岁月罢了,你我俱都身负大能力,岂能如此辜负?杨朔,我知道你也有所执着,但想要进步,仅仅一心苦修是不行的,前几日你我相校一场,进步之大你应该同样察觉了吧?呵,你不用急着否认,你虽然长个猪脑子,但在修炼一道还是有些悟性的。如今天下大乱,正是英杰辈出之时,说不准

  还有你我这样的人已经开始大展手脚了,你就没想过,与他们斗上一斗?”

  杨朔沉默片刻,苦笑劝道:“师弟……呃,南风,你说的我都懂,其实我也想过下山,但是太子真是值得辅佐的人么?”

  陆南风毫不犹豫的点头:“当然,太子雄才大略,心胸宽广,虽然没有秦王勇武之名,但他是未来天子,本就应该统筹大局,而且……”

  “而且,封姑娘也愿意辅佐他是么?”杨朔突然一笑。

  陆南风怔了下,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杨朔蹙眉道:“你就没有过,封姑娘为何对太子和秦王那么了解?她……”

  杨朔话没说完,陆南风就挥手打断,脸上神色也柔和了下来:“若云是什么身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既然愿意辅佐太子,我就同样愿意。”

  杨朔被噎住,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怎么聊?

  陆南风深深的看了杨朔一眼,点了点头:“既然你不愿意与我同行,那么,就此别过吧!”

  说着,他转身推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杨朔伸了伸手,张着嘴巴,但却说不出阻拦的话。二人认识时间并不久,但毕竟每天都一起练功,一同吃饭,各自都了解对方的性子,想凭几句没营养的话就劝住陆南风,让他回心转意?杨朔虽然整天被骂是猪脑子,但

  他并不傻,也不会那么天真。

  眼看着陆南风迈着大步,就要出了院门,杨朔突然喊了一声:“注意安全!”

  陆南风脚步一顿,转过身看向杨朔,冰山似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和煦的微笑,拱手道:“保重!”

  杨朔神色郑重,同样拱手相送:“你也保重!”

  陆南风抿了抿嘴,转过身:“今日一别,不知何日相见,不要偷懒,等我们再见面时,还要再打一次,分出个上下。”

  “好,我等你!”杨朔眼睛有些微微发红,目送着陆南风出了院子。

  他愣愣的站在原地,脑子里乱成一团,想到这些日子里二个相处的点点滴滴,他心中非常的不舍。

  “你个猪!”

  “你个笨蛋!”

  “我不跟笨的像猪一样的人说话!”

  “你不长脑子吗?”

  一直以来,陆南风嘴里就没吐出过几句好话,可就这么一个讨厌的家伙,杨朔偏偏就是讨厌不起来。

  但人各有志,拦是拦不住的,杨朔唯有在心底默默祝愿:“南风,祝你一路顺风,祝你一路平安,祝你心想事成!”

  陆南风走了,带着封若云二人连夜离开了。

  他没有跟袁天罡告别,也没有惊动李淳风,说走就走,走得很洒脱,很干脆。第二天一早,袁天罡独自一人走进陆南风的院子,看着一角空空如也的晾衣绳,他沉默半晌,终于仰头长叹一声,喃喃自语道:“朔儿聪明却不知世故,南风知世故却不知

  进退。唉……命数使然,且随缘吧!”

  ……洛阳之役,因洛阳城坚壁厚,无法短时间攻下,此时李世民正命行军总管史万宝自宜阳进据龙门,潞州行军总管刘德威自太行进围河内,右武卫将军王君廓至洛口断敌粮

  道,怀州总管黄君汉自河阴袭破回洛城,自已则率主力大军暂屯于北邙山。

  李建成并未跟弟弟呆在一处,而是在包围圈后方守护粮道和后勤辎重。兄弟二人心里都有默契,虽然同处一军,但能不相见,都不想看到对方,省得给自己添堵。

  陆南风刚刚从山上下来,就感觉到空气中紧张的气氛,他不懂望气,但感知敏锐,能隐隐的感觉到周围百里内,空气中冲天的煞气和怨气。

  兴,百姓苦。

  亡,百姓苦。

  自隋末起,天下大乱,乾坤板荡,但凡有些手段的,都想要称王称霸,像是洛阳这种地方,千年古都,自然是必争之地。

  打了这些年,这里百姓们要么就被拉了壮丁,要么就早逃到了深山老林里,一路行来,除了到处延绵不绝的军营和骠骑探马外,陆南风几乎没看到几名普通的百姓。

  华夏多难,每一次天下动乱时,都要杀得天翻地覆,特别是在这个时候,每个所谓的兵家要地,都被几方势力来回争夺。

  大家争来争去,杀来杀去,附近渐渐就变得空旷荒凉起来。说是千里无鸡鸣或许有些夸张,但至少百里之内是真的行人罕见了。

  陆南风一路行来,路过与袁天罡见面的那处庙会集市,原本繁闹的影像已经不见,只剩下一片废墟。

  即使陆南风心硬如铁,看到这一幕时,心里也不由升起一股凄凉之感,只是他神色冷漠,像是一块永远化不开的冰山,到也看不出心中所想。事实上,封若云虽然没有明言自己的身份,便也没有刻意隐瞒陆南风,二人绕过洛阳城附近的包围圈,到了大军后方,就在她正准备领着陆南风直入辎重大营,求见太子

  李建成时,眼前突然人影一闪,出现一人。

  “噌!”封若云想也不想,瞬间拔出腰间短剑,朝前刺去。

  可那人影只一步退去,就将封若云这快如疾光的一剑躲得干干净净。

  “住手!”封若云一剑刺空,还要再刺,陆南风连忙出声喝止。

  封若云手上一顿,身形警惕的退后两步,持剑而立。她半眯着眸子望去,就见眼前站着一位十七八岁的小道士,肩头挂一口杏黄穗儿的道剑,后腰里插着一柄拂尘,略显宽大的道袍穿在他身上,白净无须的脸上挂着淡笑,

  像是仙童刚刚临世,卓尔不凡。

  “李道长,是你!”封若云看清来人,微微松了口气,还剑入鞘。

  只是她虽然还剑入鞘,但手仍按在剑柄上,身形也仍然半绷着,显然并未放松警惕。李淳风扫了她一眼,淡淡一笑,转而看着向陆南风,埋怨道:“南风师弟,你也真是的,下山怎么不叫我一声,害我追了一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