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穹之龙王觉醒 第三十二章 夜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呼!”

  陆南风出手非常直接,只是一拳直直捣来,拳头上暗淡的红光扭曲,空气中瞬间布满了硫磺似的火焰味道。

  他对杨朔非常了解,心里清楚若想以火胜之难度非常大,而且还浪费时间,因此也不卖弄那些糊弄外行人的炫目招数,直来直去,欲以力取胜。

  拳风未至,灼热炙人的高温已经扑面而来。杨朔瞳孔一缩,只觉眉毛头发,甚至是睫毛都传出了焦味,他虽惊却不乱,当下朝后急退半步,同时身形半弓,左手如扛天举鼎似的向上一托,只听“啪”的一声轻响,杨

  朔掌尖准确的托住了陆南风的手腕。

  水性至柔,火性至烈。

  陆南风对杨朔了解,杨朔何尝对他陌生?又岂会愚蠢到弃柔而用刚?

  事实上陆南风的战术并不错,水火相搏,二者相差无几,若想分出胜负,断不是短时间可以做到的。虽然杨朔武功更差一些,但他对水的理解却已经远非当初可比,此时一掌上托,不等陆南风加力,他就已经顺势朝旁一带,卸去了陆南风手臂传来的大力的同时也借力再

  退。二人早已经不是第一次交手了,杨朔对陆南风的战斗风格非常清楚,更明白自己若只顾防守,他必然会得理不饶人,一定会步步紧逼。而火攻在势,若是让陆南风放开了

  手脚一阵猛攻,从而占据了大势,那时再想反击恐怕也没有机会了。

  是以杨朔身形虽退,手上动作却不停,就见他右掌尖突然闪过一道清濛濛得清辉,如光如剑,身形飞退时朝前狠狠一捅。

  杨朔不懂剑法,但拿着棍子捅人却不需要什么技巧。这一捅没有什么招数,也没有什么妙招,只是直接,而且够快,更重要的是,这一手非常出乎陆南风的意料。二人在山中学艺时,不时交手切磋,陆南风早习惯了杨朔一心防守的战斗方式,此时杨朔突然来一手退中有攻,却让他悚然一惊,本能的止住了追击的脚步,同时身形朝

  后一闪,堪堪躲开了杨朔手里的“棍子”。

  杨朔一招未中,却并未失望,他此招本意,就是为了拉开双方的距离,能击中虽然好,被躲开也不意外。

  陆南风目光微凝,面上神色不变,心里却暗惊杨朔的进步之快。对于杨朔用水凝聚出的“棍子”防守反击,陆南风并不太当回事儿,让他如此惊讶的是,以往杨朔驭水时需要从周围招来水流,可刚才,他却能够“无中生有”,这看似一点

  点变化,可对杨朔来讲,却是巨大的进步。

  陆南风能凭空生火,无需薪柴,是他苦练多年才掌握的手段,可是杨朔呢?

  莫非,他是从之前那一战中悟出来的?

  不过杨朔有这么大的进步,陆南风不惊反喜,以前他跟杨朔切磋,总有种打靶子的错觉,可现在,他终于能够尽情一战了。

  陆南风心情瞬间激荡起来,恨不得仰天长啸。

  “再来!”

  眼见杨朔停手,似乎想要说话,陆南风立刻低喝一声,再次扑了上去。

  无焰之火,是为三昧。

  无源之水,是为真水!

  三味真火,

  天一真水,

  孰胜?

  孰败?陆南风合身扑上,长风随风鼓荡,如同魔神般张扬不可一世,但奇怪的是,他明明战意高昂,但拳上红光却愈发黯淡下来,原本淡红色的火光竟然变得黑幽幽的,一眼看

  去,好像空间在燃烧,形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黑洞。

  身如神,形如魔!杨朔大惊,想也不想,手中水汽聚成的“棍子”蓦然一凝,原本两尺多长的清辉一下子缩成了只有一尺多长的冰蓝短剑,剑上锋芒刺骨,反射着银芒似的月光,更可怖的是

  ,剑上还透着一股惊人的冰寒。

  这种时候杨朔也不敢留手,见陆南风拳头攻来,他马上顺势朝上一挑。

  陆南风想先试试杨朔的本事,所以对杨朔的剑并不躲避,只是让开了锋芒,朝下用力一砸。

  “啪!”一声轻响,拳剑相触,冰剑瞬间被砸成了漫开的碎片。

  陆南风嘴角微挑,眼中露出一丝淡淡的讥讽——就这点本事么?他朝前迈了一步,正想趁胜追击,可马上他就神色大变,只觉一股奇寒之力正顺着拳头飞快涌入身体,几乎是眨眼间,他的拳头、手腕、手臂,就开始“啪啪”作响,迅速

  凝结了一层雪白的冰霜,就连他拳头上的黑色火焰,都似乎被这股奇寒给冻住了一样,传出一种吱吱的怪声。

  “喝!”陆南风只觉半个身子都要僵住了,而且更让他惊惧的是,那股奇寒似乎后力无穷,如毒蛇般正朝着他心脉蔓延而去。他来不及多想,当下低喝一声,体内神力狂涌而出,

  疯狂的朝着右边身子和手臂涌了过去。到了这时,他已经顾不得收敛神力,更顾不得是否惊动旁人了,呼吸间,他身周就好似佛轮一般涌现出一层层的红光,紧接着就如同怒绽的红莲般展开,刹那间照亮了周

  遭天地。

  “轰!”摇曳的火光冲天而起,陆南风像是浸油的火炬,整个人都熊熊燃烧了起来,原本就张扬的身形此时更加显得霸烈不可一世,只有一双冷冽的眸光从中透出,狂暴得令人不

  敢直视。

  “好本事!”陆南风高声赞了一声,此时他身上奇寒之力已经尽被驱除消磨干净,熟悉而亲切的火焰再次布满全身,看着杨朔随手又聚出一把冰剑,他战意大增,不给杨朔说话的机会

  ,再次举起仿若烧红了的铁锤似的拳头,呼啸着朝杨朔砸了过去。

  没有太多花哨的招术,完全不需要。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就可以一力降十会,根本不需要多余的技巧。

  直接!霸道!但杨朔可不是那双烧红铁锤之下的一块砧板任其锤打,他没有用同样刚猛的招式针锋相对,甚至没有握起拳头,只一手持冰剑,与陆南风的拳头碰撞,另一掌不断挥洒水

  汽,仿佛向那双烧红的铁拳泼下一盆盆冰冷的泉水,让它嗤嗤作响地不断降温。

  杨朔的冰剑很冷,但很脆,几乎每一次碰撞都会被陆南风轻易砸碎,但杨朔的韧性却非常惊人,一支冰剑被砸碎,他马上又再次凝出一支,再碎,再凝,无穷无尽。

  与此同时,他另一手掌挥洒之下,又仿佛布下一道道绵绵的雨幕,既叫陆南风那刚猛无俦的拳力无处着落,却又能迟滞他的攻势,不断削弱对方拳头的威力。

  一开始,杨朔还想着找机会说话,想劝陆南风停手。

  但是,随着不断交手,他心思却变了。

  杨朔并没有被激怒,也没有想着战而胜之,之所以想法变了,完全是因为他在这种无法留手的战斗中,突然悟了!

  杨朔以前只听说过水乳交融,可从未体会过什么叫水火交融。

  那烈焰与真水一次次的碰撞,似乎渐渐激活了杨朔深蕴体内却无力调动的无穷神力,随着战斗,他觉得自己能够调动的神力似乎越来越多。

  那增长其实是极缓慢的,一丝丝如抽丝剥茧,但每抽出一丝,对还非常弱小的他来说,却是极大的助益,让他对神力,甚至身周的这个天地都有了全新的认识。

  杨朔感觉到了空气中无穷无尽的水汽正在飘荡,似乎只要他一个念头,就能听从他的召唤,服从他的命令。

  杨朔感觉到,不远处,西苑园林中的内湖,那好似一个正在沉睡的懵懂生灵,虽然没有灵智,但却有着自己的生命,庞大而单纯。

  杨朔感觉到,夜空上那层层叠叠的乌云中,有无尽的水流正在翻涌咆哮,似乎只需要给它们一个机会,它们就会奔腾而下,直泄千里。

  杨朔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神力好像在觉醒,原本朦胧奇妙的力量正在展露出它的真容,好似无尽的比水纯净的清澈,令杨朔心神发颤。杨朔手上不停,嘴上却忍不住兴奋地叫了起来:“南风,你有没有感觉到,我们非但没有消耗,反而彼此的力量都增长,而且对神力的感悟越来越深了……我们的功法好像

  能够帮助彼此加强功力,哈哈!我们在互为炉鼎,我们在双修啊!”

  陆南风本来也正在感悟着神力,可听到杨朔的话,却不由一个踉跄,差点儿摔个跟头。

  看着杨朔大呼小叫的模样,陆南风脸瞬间黑了。

  杨朔是四百多年前的人,刚刚来到今世没多久,而且一现身就被袁天罡师徒忽悠着拜师,然后上山修行,他根本不知道有些词儿已经被世人给叫坏了。

  就像后世,鸡从禽类变成了人类,小姐从尊贵变成了低俗,专家从内行变成了外行,干爹从长辈变成了情人,临时工从无能变成了万能……

  如今世界,这炉鼎、双修,也不再是那么单纯的道家名词了,它通常只用来形容异性之间的不可描述的事情。

  “谁他娘的跟你双修!你个猪!”

  陆南风实在气坏了,罕见的骂出了脏字儿,黑着脸打出一拳,倒身一纵,穿林而走。这仗没法打下去了,本来他就没想着要杀死杨朔,只是想劝杨朔不要再多管闲事,不要再阻止自己杀李世民。后来打起来,他也只是想试试杨朔的进步,虽然演变成了相

  互喂招练功,但这也没什么,可让他无法接受的是杨朔的那张破嘴……

  陆南风是个要脸的人,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喂!南风!”

  杨朔目瞪口呆,根本没想到陆南风说走就走,走的这么洒脱,他本能的追了两步,停下后无奈地摇了摇头,低声嘀咕道:“这个怪人……”

  望着黑暗的夜色,杨朔直挠头,他怎么也想不明白陆南风为何突然气成那样,本想追出去,可又担心陆南风来个调虎离山,杀个回马枪,害了李世民。

  想了想,杨朔决定明天去问问师父,自己究竟说错了什么话,把陆南风气成那样!

  杨朔的性子本就温和的很,再加上他所修炼的是水系神功本就有调节心性之功,所谓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此乃谦下之德也。这种水之德,随着杨朔对神力的逐渐感悟,也慢慢渗透进他的性格里,这令他的脾气变得更加柔和起来,对陆南风,他本就没有什么恨意,只是对他的偏激和固执有些受

  不了,想劝他回归正途罢了。

  也因此,他虽然答应帮助李世民,但却与陆南风不约而同的隐藏了相互的来历姓名,没有吐露出来。杨朔游历人间,唯一的目的,就是提升功力,直到他有条件将他的女神拯救出来,此时发现与陆南风全力以赴的战斗竟然能够有助于感悟神力,不由喜之望外,正想跟陆

  南风探讨一二,却不知道哪句话说错了,竟然把他气走了。

  他放眼望去,只见空林寂寂,陆南风已然不见了踪影。半晌之后,杨朔只能轻叹一声,无奈地返回住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