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穹之龙王觉醒 第三十六章 神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萧后,出身兰陵萧氏,父亲是西梁孝明帝萧岿,母亲是张皇后。隋朝建立后,文帝为爱子晋王杨广选妃,遂聘其为晋王妃。

  萧妃很美丽,毕竟生母就是一代皇后,优秀基因的传承,还能丑了么?

  但是,再美的女人,随着年华的老去,也不免会容颜渐衰。虽说有些女子天生衰老的就慢,再加上好保养的话,可以比实际年龄看起来年轻二十岁都不只,而萧后正是这样一个女人,但是如今这个时候,她毕竟已经五十多岁了啊…

  …然而,无论是谁,一眼看到她,都只会把她当成一个双十年华的美妇人,而且马上就会被她独一无二的风情所俘虏,完全忘记了她的年龄,就好像时间对她是免疫的一样

  。

  这是一个男人的克星,也是上天赐给男人最好的礼物。

  她是隋帝杨广的皇后,宇文化及杀了杨广自立为帝,把她霸占了。但不久,窦建德杀至江都,宇文化及身死,窦建德一见萧后便惊为天人,立即把她封为自己的王妃。

  其实,萧后是没办法从窦建德的大营里偷跑出来的,实际上她是被窦建德忍痛送出来的。因为此时北方突厥人的势力迅猛地发展起来,大有直逼中原之势。原来远嫁给突厥可汗和亲的隋炀帝的妹妹、 萧皇后的小姑义成公主,听到李渊已在长安称帝,又打听

  到哥哥惨死,萧皇后落后窦建德手中,就派了使者前来接她。窦建德不敢与突厥人正面对抗,只好依依不舍地把萧皇后交给来使。至于传国玉玺,其实一直被萧后收藏着,但是被宇文化及和窦建德先后掳走时,她都辩称玉玺不在自

  己手中,也不知道她把玉玺藏在了哪里,这两人居然也都未搜到。

  直到萧后被突厥使者接走,消息才被一个一直追随着萧后,最后却不愿跟她去北方苦寒之地的贴身婢女传了出来。

  李建成和李世民不知道她是被突厥使者接走,而非逃出来的么?

  当然不是,他们很清楚,但他们都宁愿对外声称是听说萧后从窦建德处逃走的,因为如此一来,即便对他下手,一旦遭到突厥人问难,也可以有理由推脱。

  如今中原大乱,天下未定,在定鼎之前,谁也不愿意突厥人再来插上一脚。

  坐在萧后对面的,就是突厥可汗派来的使者。他是个中原通,也知道不能明目张胆而来,否则一路过来,难免会有哪一方势力冒充盗贼实施抢夺,尤其是归途中获悉萧后随身携有玉玺的消息已经泄露之后,他们就更

  是乔装改扮,一路潜行,唯恐被人察觉行踪。

  否则,在传国玺的诱惑之下,轻易不愿触怒突厥人的势力,也难保不会冒险犯难。

  这传国玺在突厥人那里,就只是一块普通的玉石,美则美矣,但顶多就是换些牛羊马匹,再没有其他的作用。

  但在中原各路反王手中,传国玉玺,却有着无穷的魔力。

  这世上玉玺有很多,自上古尧舜以降,不知多少大小王朝更替,但名为传国的玉玺,天下间却只有这么一块。

  为了得到这块玉玺,别说是冒充马贼盗匪了,就算是真刀真枪的跟突厥人打起来,也不奇怪。

  灯影轻摇,映在萧后脸上,带着一丝诡异的妖艳。她微蹙黛眉,看着对面眉宇深凹,瞳仁透着淡淡灰褐的男人,嫩白娇俏的脸上透着淡淡的愁苦之色。

  “我们马上就到洛阳了,洛阳王世充虽然立了我杨家儿孙称帝,可他狼子野心,谁人不知?只是时机不到,不敢称帝罢了。我等若是被他发现,绝无幸理!”

  突厥使者看着对面这个艳绝天下的女人,眼中贪婪之色一闪而逝,若是把她献给大汗,大汗会赏自己什么呢?是一块马场?还是无数的奴隶?

  再或者,自己抢了她,随便找个地方隐居起来,有此美相伴余生,就算在深山老林里过一辈子,也值了!不过这种念头只在他心里一闪而过,马上就被他理智的抛开。能被派往中原的使者,别的不说,至少眼光和智慧绝对是胡人中的翘楚,这种女人,绝对是红颜祸水,万不是自己能享用得了的。而且,相比那点不能出口的绮念,他现

  在最担心的,是能不能安全的活下去。突厥使者眼睑微垂,不敢直视萧后,生怕自己压不住心里的燥动,颔首道:“皇后所言甚是!我等一路受人追蹑阻截,不得已才沿运河过来,否则早就渡河北去了。如今再

  往前去,到了王世充的地盘,实在太过危险。我看,不如明日一早,就过黄河,乔装北上,如果顺利走完这最后一段路,进入我突厥地境,就安全了。”

  萧后幽幽叹道:“就只怕,这最后一段路,却是最难走的!”

  她顿了一顿,道:“不是我不是过河,实是打玉玺主意的人,都知道我必渡河北上,所以大多派人候在对岸,我们这么多人,一旦过河,很难不引人注意的。”

  突厥使者点了点头,深以为然:“所以,臣一直建议皇后,可以让大家分散逃走。似现在这般,很难安然北上的。”

  萧后此来可不是仅仅一个人,也不只带了杨广的一个孙子,实际上那些沦落贼手,幸亏她庇护下来的皇族中人,都被她带来了,这拖家带口的,想不引人注意也难。

  萧后虽然一位绝代红颜,但说实话,她并不是一个果断人,特别是考虑到自家性命时,更是难下决断。见她神色纠结,突厥使者不由又劝道:“皇后,臣知道您心忧杨氏,可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若是大家分开走,还有机会让一部分人活下去,可若是这么多人在一起,恐怕

  大家就只能一起死了。”

  萧后思来想法,突厥人说得虽然不中听,可的确是实话,好一阵,她终于还是长叹一声,点头道:“也罢,明日,咱们便分头过河罢!”她刚说到这里,码头上突然传出一阵喧哗声,突厥使者脸色一变,一个箭步跃到舱口,猛地一掀门帘,就见码头上,一列列火把,仿佛一条一眼望不到尾的火龙,正朝着

  码头呼啸而来……

  突厥使者脸色一白:“糟了!皇后,我们得马上离开!”

  他急忙放下舱帘,对萧后说了一声,旋即大吼道:“快快快!马上离岸!马上离岸!”

  船夫们被突厥使者吵醒,一个个刚刚爬起,耳听他声声催促,都顾不得揉揉眼睛,就仓惶冲出,解缆的解缆、扬帆的扬帆,准备逃离渡口。

  无数火把,像是漫天星辰,把码头上照得一片通明。

  很快,人群两分,中间一匹雪白的不见一丝杂色的骏马,昂然而入,马上端坐一人,一脸络腮胡子,两眼狭长有神,腰间悬着一口细剑,比普通的剑足足长出一尺有余。

  此人正是王世充的侄儿王仁则。王仁则剑术通神,乃技击大家,追随王世充,心狠手辣,颇肖其叔父,乃王世充的得力臂助,甚至单打独斗,王世充都不是他的对手。 王世充冷冷地向码头上一扫,远近十余艘大小船只都停泊在夜色当中,在黑暗中仿佛一只只浮在水面上的鲸兽,他把手轻轻一扬,吩咐道:“逐一给我搜,但有可疑人等,

  立即拿下!”

  萧后北上的消息,李建成和李世民都得到了消息,王世充又怎么可能得不到消息。虽然早知道萧后是一个绝色尤物,但志在天下的王世充还未必肯为了她而去得罪突厥。

  但传国玺……

  现如今,洛阳地盘就是王世充的,尽管被李唐大军重重包围着,可至少在洛阳附近,还是王世充的势力范围。他之所以扶了杨广的孙子杨侗为帝,就是因为自己没有正统,又感觉声威、实力不济,不敢贸然自立。但如果传国玺落在他的手中,他马上就可以宰了那个幼帝,自立至

  尊。

  那意味着正统,意味着民心。

  这就是传国玺的名头,早已经被神话了。

  或许有人以为,杨广原本就是皇帝,就拥有传国玉玺,为何不见这传国玉玺拥有这样的威力?

  那不同!

  杨广倒行逆施,已然失却民心。天下纷乱,各路反王并起,人心都认定大隋气数尽了,将有一位新皇帝出世。

  这就是大势!

  隋杨,大势已去!

  试想,这天下光是成气候的义军首领就有“十八路反王”,这么多人起兵做乱,民心还能不乱?

  只是这么多反王之中,谁人当主天下?

  百姓不知。

  这些反王之中,谁最爱民?

  百姓不知。

  这些反王中,谁是明主?

  百姓不知。

  但是,这个时候,传国玉玺落在谁手中,只要略一宣传,百姓知道后,就会本能的认为,这人就是未来的明君圣主。

  这就是传国玉玺的恐怖之处,千年以来,历代王朝不断对它神化,让它有了操控民心的作用。仅从这一点来讲,传国玉玺或许就是天下唯一一个,所有人都知道的——神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