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穹之龙王觉醒 第八十一章 奇葩师徒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吞噬了一域天水后,杨朔前所未有的强大,他能感觉到陆南风已经脱胎换骨,但他仍有信心,只要交手,自己必能战而胜之。也正因为有这种自信,他才走的干脆。

  事实上,他早早就发现了封若云,只是此刻陆南风就在这里,他若想要强抢,恐怕马上会迎来陆南风的反击。

  杨朔实在厌烦了这种打斗,因此也愿意给他一天时间。在此之前,他已经在封若云身上留下了一丝印记,就算她逃到天涯海角,也别想逃出他的掌心。如今他实力大增,带着宓妃一晃身就沉入河底,神念一动,就沿着河底找到了直通洛阳的地下水域,他也不耽误时间,当下驾起遁术,只花了不到半柱香时间,就已经带

  着宓妃到了洛阳城。二人随意找了一家客栈住了进去,杨朔正想要与宓妃说些什么,宓妃已经用神念传音给他:“咱们先不要说话,封若云手下那个女人,应该是千里眼和顺风耳的后裔,咱们

  说什么他们都可能听到。”

  杨朔微怔,点了点头,不过他心里实在好奇,也传音道:“千里眼和顺风耳都是男神吧?怎么会有他们共同的后裔?”宓妃白了他一眼,传音道:“神灵延续后裔又不是非要结合,只要把血脉基因注入人体就行了。他们两位是结义兄弟,感情至深,同时把基因注于一人体内,也不是什么出

  奇的事。”

  杨朔这才恍然。

  接下来,二人也不再多说,各种休息。

  这一天下来,就算是神灵也累的够呛,身体倒还好说,可是精神上的疲惫,就只能靠休息来恢复了。

  ……孟津黄河弄出了这么在的动静,官府自然会注意到,再加当地百姓人心惶惶,有些人甚至举家外逃,黄河出神怪的传言只用了不到一天,就已经四面开花,至少在洛阳附

  近,已经人尽皆知了。

  不同于那些江湖骗子们耍的小手段,这一次,三神对峙,在黄河上空谈判,许多人都是亲眼所见,根本无法掩盖。

  这么大的事,当地官府哪敢隐瞒,几乎在杨朔和陆南风谈判的时候,官府就已经派出了八百里快马,连夜往京城报讯。

  消息很快传到了京城,天色刚亮,就第一时间就摆在了李世民的案头。

  这种消息,自然不好在庙堂上讨论,所以李世民虽然心神震动,却仍平静的主持完朝会,这才召唤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等几人书房议事。

  时隔九年,此时的李世民早已经不是当初豪爽热情的秦王了,自登基后,他脸上笑容渐少,威严却一日胜过一日。

  但对这些老臣,李世民并没摆什么架子,先是赐座赐茶,等他们都稍稍休息一阵,这才说起正事。

  “这是洛阳刚上来的奏章,你们都看看吧!”

  李世民一手端着茶,一手在案上轻轻点了一下,一个中年太监马上快步走过来,小心的双手将奏章托起,垂首退了几步,转身送到长孙无忌身前。

  长孙无忌后来名列凌烟阁功臣第一,又是李世民姻亲,地位自然不同,他第一个阅览奏章,其他都没有异议。长孙无忌一目十行的看完,脸色微变,转手递给了杜如晦。几位重臣一一阅后,之前的中年太监又过来将奏章取走,摆放在案前。李世民看着几位重臣脸色变来变去,心里觉得有些好笑,但他城府之深,早已经到了喜怒不形于之

  境,自然不会笑出来。

  其实这些人哪一个不是老狐狸,就算这种奇诡的事情,也不可能让他们人人变色,李世民当然知道他们都是在跟自己演戏呢!这就是君臣之间的默契了。

  身为臣子,若是整天喜怒不形于色……你心里想什么呢,是不是准备算计朕?臣子们不笨,人人都会在心里揣摩圣意,自然会有意避免这种无意义的猜忌。

  大家都在演戏,李世民虽然不喜欢,但也不好说破。毕竟从某种角度来讲,这其实也是一种恭敬,一种隐晦表达忠诚的方式。

  几位大臣相互看了一眼,最后还是长孙无忌先说话:“陛下,此事还是交给袁道长吧!”

  其它人也一一点头,认为这种事交给袁天罡最是妥当。

  李世民笑了笑,他自然知道这些臣子是怎么想的。

  子不语怪力乱神!

  三个真实存在的神灵摆在面前,让这些整天把圣人之言挂在嘴上的文臣们怎么说?说什么?

  无论怎么说,说什么,传出去都是错,都会被人曲解。

  如此,说不如不说。

  李世民其实也未必真想让他们说什么,只是想借此平缓一下心情罢了。

  杨朔!

  第一时间,他就从奏章上描绘的事件和随附的几张画像上认了出来,其中一人就是杨朔。

  七年……

  李世民面上平静,实则心里激荡无比。

  若在七年前得了杨朔的消息,他必然会大喜过望。

  但如今天下已定,他已经不再需要杨朔这种人的辅佐了。

  “来人,传旨……”

  ……

  洛阳城这几天很热闹,行人陡然增多。大街上随处可见行人们在议论着神怪仙佛。

  短短两天,客栈已经住满,人们甚至不得不赶脚去城外寺庙落脚。

  孟津黄河的事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有说是神仙现世的,也有说是妖怪成精的,还有的干脆就杜撰出了一段妖人相恋,从而引来了天将棒打鸳鸯的故事。这段故事简单来说,就是黄河里藏着精怪,修炼千年终于化形,来到人间后,很快爱上了一位官宦小姐,天上神仙不准妖精与凡人相爱,用昊天镜找到了那个精怪,于是

  派出了手下仙将下凡收妖。故事很简陋,但却很吸引人,一时间人们甚至分成了几派,有说那妖精其情可悯的,也有说天上仙神不讲道理的,还有的骂那官宦家小姐不知廉耻的,当然,也有些年轻

  姑娘,暗暗羡慕那位从未听说过的小姐竟然这么好命。

  如今最紧俏的是什么?

  别的地方不好说,至少洛阳这边,最紧俏的是当日那些亲眼看到仙神的那些力把式们。

  这些劳工也是有福,有人直接花钱请他们来洛阳城,为的就是听他们亲口说说当日的场景。

  那些口齿灵活的直接就发了,一天不说上十几场,根本不舍得回家。

  就算是嘴巴笨的,每天也能说上三场两场,拿着赏钱后,不由感慨钱好赚。往日累死累活一个月,也不如这里随便说上一天故事。

  真不知道,此事过后会有多少劳力转行说书。

  这天下午,茶楼里客人们正在扯着嗓着的谈论那妖怪与小姐的凄美爱情,两个道士优哉游哉的走了进来。

  “呦,又来了俩降妖伏魔的高人!”有人看到两位道士,马上戏谑的说起了俏皮话,引得周围人哄堂大笑。

  两个道士相视一眼,都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

  一路从长安赶来,刚开始还好,可越是靠近洛阳,就见到了越多道士和尚。

  一打听,可不就像那位茶客说的一样,都是来降妖伏魔的。

  这二位不是别人,正是袁天罡和李淳风师徒二人。李世民得到杨朔消息后,马上下旨让袁天罡师徒前往洛阳一探究竟,首先确认是否真的是杨朔,如果是最好能请他进京,如果不是,那就看情况而定。当然,若是发现有

  人以妖言惑众,也可以直接拿下。

  “师父啊,咱们直接去衙门多好,到时候随便派俩人过去叫一声就行了,用得着来这等小师弟?”

  七年过去,现在的李淳风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小道士了,虽然一身道袍,可穿在他身却已经有了淡淡的官威。

  袁天罡虽然贵为国师,但其实并不管事,偶尔李世民想要问些什么,才召他来聊一聊,平日里他只是静心潜修,倒很是悠闲。

  而李淳风不同,武德二年,傅仁均创《戊寅元历》。由于《戊寅元历》的一些计算方法有问题,颁行一年后,对日月食就屡报不准。

  贞观初年,李淳风上疏论《戊寅元历》十有八事。李世民诏崔善为考核二家得失,结果李淳风的七条意见被采纳。得到李世民赞赏支持,被授于授予将仕郎,掌太史局。

  虽然不算什么大官,但手底下毕竟管着不少人,所谓居移气,养移体,时间一久,李淳风身上自然被养出了一丝官威。

  当然了,他能跟谁耍威风,也没法跟袁天罡耍威风。再者,相比起那微末小官,这师徒二人只是为了更好的修炼卜算之术罢了。

  袁天罡人过中年,不过他仍然与七年前一样,一身简单的道袍,腰上斜插着一根拂尘,看着跟道观中避世修炼的道人没什么不同。

  李淳风的话音刚落,袁天罡就朝他乜斜一眼,哼道:“你小子长进了?连神灵都敢使唤?”

  “那有什么?”李淳风不屑的一笑,左右看看,找到一张空着的桌前坐下,随意点了两个菜,打发走小二后,他才笑道:“使唤神灵有什么罪,又不是弑神!”“豁!胆子倒是不小,有本事等杨朔过来,你跟他说去?”袁天罡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娓娓道:“如今他就算还没完全觉醒,也必然神力大进,勉强也算是神灵了。你敢对

  神灵不敬,就不怕上天降下天谴收了你?”李淳风滞了一下,有些心虚的道:“老天爷才会那么小气呢,再怎么说我也是他大师兄,当初要不是我把他从水里救出来,他能有今天?切!这等大恩他要是忘了,那才叫

  忘恩负义呢,老天爷要是降下天谴,也应该是先劈他才对!”

  “我怎么惹你了,就让老天爷劈我?”他话音刚落,杨朔的声音就传进了他耳中。

  李淳风吓了一跳,回头看去,就见不知什么时候,杨朔已经站在他身后了,身边一个粉雕玉琢人小萝莉,正一脸不善的看着自己。

  他面无表情的回身,看向袁天罡,不等说话,袁天罡已经一脸正色的训斥道:“你身为大师兄,怎能一点师兄的样子都没有,竟然还在背后说师弟坏话?”袁天罡说了两句,痛心疾首的摇头:“唉,这些年你不孝顺师父也就罢了,没想到竟然堕落得如此之快,看来公门之中好修行这句话说的不对啊!依为师看,你还是早些辞官,回山中再修炼几十年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