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霸业 第二十章 拜谒东宫(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初秋的天气并不怎么炎热,和煦的阳光透过朱雀大街两侧种植的古槐,投映在长安皇城的城墙上,洒下斑驳暗影。朱雀门外一个身着大唐军服的肥胖男子蜷作一团,捧着一本古书正津津有味的看着。

  “这闷怂,连自家婆娘都怕,真是个废物!”

  他啐出一口浓痰,嘴中骂骂咧咧,连带着眉毛都拧到了一起。

  他看至兴起,咽下了一口涂抹,眼神中闪出异样的光彩。便在这时,一道黑影闪过,他手中的书也被夺了去。

  “是哪个不长眼的二锤子,敢抢老子的书!”他破口就骂,挣扎着撑起身来便要教训对方一番。但当他抬头看清那人的面容时,原本胀起的身子就似一张被刀扎破的羊皮筏子迅速瘪了下去。

  “啊......吴将军,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他满脸堆笑,眼睛弯成一条细缝,整个身子向前躬着,就像一只海虾米。

  “少他娘的跟老子废话,陈列,今天两位大人要进宫,你给老子机灵着点,若是出了什么差错,便是赔上你这条命都担待不起!”

  陈列一脸谄媚的笑道:“看您说的,您吩咐的事情小的什么时候出过差错。再说这次不过是两个新赴任的散官,哪用得着将军您亲自跑一趟啊。这些人不能惯着......啊!”

  他话还没说完,脑壳便被狠狠敲了一记。

  “还跟老子犟嘴!老子早就告诉过你,这长安城的官员虽多如牛毛,但没有哪个是你小子惹的起的。别看他们只是两个散官,那可是要侍奉太子爷的,这等职位最是稀罕,没准哪天野鸡便飞上梧桐枝,成凤凰了!”

  陈列尴尬一笑,边揉着脑袋边说道:“还是大人您有见识,小的佩服!”

  俗话说的好,外县一官不如长安一吏,陈列虽然只是长安宫城的一个守钥官,却比寻常七品县令还要威风。便是御史台那些平日里吐沫星子能淹死人的御史老爷们,只要从这朱雀门入皇城,都得喊他一声阿翁。但这吴守义吴将军是禁军统率,到底是皇帝陛下身边的人,远不是那些外臣可比,他的话陈列可不敢不听。

  “少他娘的给老子拍马屁,两位大人照例要去吏部领取官印,你这个岁怂给老子机灵点!”

  “诶,诶。”陈列忙点头称是。“吴将军,我那不成器的小子那差事......”

  “这种事急不得,要进禁军不光得有银子,家世更得清白,更何况这人选递上去了还得陛下他老人家亲自定夺。”

  陈列心中暗骂对方无耻,之前拍着胸脯保证没问题,拿了银子就开始推脱。论在长安城当差的时间他不比这姓吴的短多少,谁也别想轻易把他诓骗了去。皇帝陛下每日军国要事缠身,有无数事要乾纲独断,怎么会为了这点芝麻绿豆大的琐事费心。所谓的呈报名单,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

  这帮吃人不吐骨头的泼皮,呸呸呸!

  “那就好那就好,这件事还麻烦您多费心。”

  虽然心中已经将吴守义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但陈列嘴上却不得不服软。他从袖中掏出一块碎银子塞到对方手中,赔笑道:“吴将军辛苦了。”

  银子虽然不能像通宝、绢布一样作为货币流通,但在上层社会中却是极常见的。若是哪个王孙公子,国公将军赏赐下人还拿出一串串铜钱,那确是要被旁人笑掉大牙了。(注1)

  吴守义迅速将银钱收好,和声安慰道:“你的事我放在心上呢,你不必焦急。我一会还得去太极宫西内苑查看一番,便先走了。”

  “恭送吴将军。”

  见对方翻身上马,转瞬间消失在叠嶂起伏的宫殿群中,陈列紧攥双拳,眼中露出怨毒的目光。

  ......

  ......

  长安大道连狭斜,青牛白马七香车。

  当马车停在朱雀大街上时,荀冉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宽阔的街道可以同时容纳八辆马车通行,大道两旁遍植杨柳,槐树,微风拂过,清香扑面。

  长安城一百零八坊便以这朱雀大街为界,左侧五十四坊归长安县辖制,右侧五十四坊归万年县辖制。长安城内有皇城,皇城之内有宫城。太极宫,大明宫和皇帝陛下偶尔起兴驻跸的曲江池共同组成了全大唐的权力中心。皇帝陛下的御令便每日从这里送出,传遍大唐十五道三百六十州。

  望着不远处的皇城,荀冉深吸了一口气,胸中掀起汹涌波涛。他前世是个土生土长的关中人,吃着油泼辣子面长大,从父老乡亲口中听遍了有关大唐的扣人心弦,跌宕起伏的故事。繁盛的长安城在他眼中便是超越一切的存在。故而当那些宫台楼阁真正出现在自己面前时,那种感觉确是无法言说。

  王维拍了拍荀冉的肩膀,慨叹道:“十年了,长安城还是没变。徐之兄,我少年便立志,将来一定要入仕济民,可如今真正入仕,却感觉似有万斤巨石压在身上,叫人喘息不得。”

  荀冉微微一愣,老实讲他并没有想过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事情。在他看来那些事情应该肉食者谋,对于他这样的普通人做好自己的事,保护自己心爱的人就行了。但当他接触了王维后,慢慢发现人这辈子并不仅仅是娶妻生子逐利谋财,有那么一些东西看似虚无缥缈,却又似乎触手可及......

  “我们还是先至吏部领官印吧,摩诘兄的那些抱负不也得当上官了才能实现嘛。”荀冉摊了摊手,微微一笑。

  ......

  ......

  东宫,丽正殿。

  太子李贞正伏在案几前画一幅山水画。侍候在他身边身着紫色官袍的中年男子,是当朝太子太傅萧纲。

  良久,李贞放下手中笔墨淡淡道:“先生看孤这幅《千里山河图》画的如何?”

  他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但长期养尊处优的生活带来的上位者气势,让他所说的话有一种不容质疑的意味。

  “殿下素擅丹青,又日日研习,这技艺又是精进了不少。”萧纲缓声说道:“不过比起丹青声乐,殿下更应该关注政事一些。陛下秋狩,殿下身负监国重任,可不能叫宵小之辈趁机闹出事端来。”

  李贞眉头微皱。他又何尝不想表现的出色一些......但有些事不是你想去做便能做的。如果问天底下哪个位置最是水深火热,那无疑就是东宫的椅子。你若是做的好了,天子会认为你锋芒毕露,不懂蛰伏。你若是做的差了,天下人又会说你是个庸碌无能之辈,不配继承大统。

  这其中的分寸实在是难拿捏啊。

  “殿下,臣听闻朝廷为您遴选的伴读已经到长安城了。”

  李贞心中一沉。

  这伴读说来是为自己选的,其实却是各方势力角力斡旋的结果。最后无非是选出三个最没有背景的年轻人,以堵住悠悠之口,达到某种程度上的平衡。这三人都如同白纸一般,影响力自然不能跟那些王孙公子相比,但若拉拢得当,却是可以成为替自己效死忠的直臣。

  毕竟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以这些年轻人的背景,若是想靠考取科举晋升仕途,这辈子怕都没希望走进六部。但自己却可以让他们转瞬间做到侍郎,尚书,甚至宰辅。

  人一旦尝到了权力的滋味,就再难以割舍,更何况那是执掌天下的权力......

  ......

  ......

  注1:通宝,唐朝同行货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