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王妃初养成 第62章:端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62章:端午

  对于端午的习俗,周处《风土记》中曾有记载:“采艾悬户上,踏百草、竞渡。”

  而今,最受百姓所拥戴的便是竞渡这一项目了,也就是赛龙舟。

  凝猫告知家人辰王已经准备好了观赛的茶楼,那天会派人亲自来府上接他们一道前去观赛。

  黄天仕和周氏两人对辰王所做的任何事都已经锻炼出了强大的包容度和接受力,所以也就默默地默许了这事儿。

  实际上,他们除了默许,也压根就没有别的法子可以阻止。

  凝猫在饭桌上十分热情洋溢地邀请全家人一起前去观赛。虽然她极其无比十分非常地想把萧子渊踢出邀请之列,但她相信,她只要敢把这话说出口,她娘就首先得收拾她。

  最后的结果是黄天仕和景瑜两个上班族那天得加班没法儿去,周氏是妇人不大方便露脸,她更担心她去了孩子们反而玩不开。所以成行的就只有凝猫、景瑞和萧子渊。

  五月初五,天清气爽,宜出行。

  辰王府的马车一大早就在黄府门外候着了,原本是预备黄府全家出动,是以准备了三辆华丽又招摇的马车。

  没想到最后只有三个小豆丁,想到来时的热闹拥挤,最后便只留了一辆,把三人往同一辆车里一塞,拉着就走了。

  凝猫今儿个穿了件藕荷色的衫子,头上依旧梳着可爱的双髻,脸蛋白白胖胖的,整个人往那一坐,真就跟一截又白又胖肥瘦均匀的藕子一般。

  景瑞一身蓝色直绸,腰上束着墨绦,竟是凝猫绣的那根,黑发绾作书生髻,系一幅青巾,举手投足自有一股沉静内敛的仪态。

  另外那位青衫直裾,墨发高束,除此之外,身上别无饰物。这位已经是十三岁,身子抽条,面上已经褪去了孩子的稚气,反倒添了不少少年的清秀。仔细看看,也挺人模狗样的。

  市集上果真热闹得紧,街道两边墙接墙,瓦连瓦,巷如蛛网,院似棋盘,而这如蛛网棋盘的街巷中到处都是人,老者牵孙,夫妻把臂,欢语笑声不断。

  除了像他们这样的游人,更多的是想趁着大过节的好好做上一笔生意,个个你挑担来我牵马,卖啥的都有。再看护城河的两边,早就围满了看热闹的百姓,当真是“两岸罗衣扑鼻香,银钗照日如霜刃。”

  凝猫歪着脑袋一路趴在车厢壁上镶着的明亮玻璃往外看,看得津津有味。

  马车在人流中缓慢移动,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停了下来。

  “小姐少爷们,到了。”许何非在前头招呼。

  马车刚停稳,立马就有小厮俯身跪在了马车边当矮墩,让他们踩着下车。

  萧子渊看都没看那“矮墩”一眼,直接一跃就轻巧落了地。

  景瑞身量不算高,也没他那样的身手,可他却也执拗地没踩那人,而是小心地蹲在马车边,迈着小短腿慢慢地落了地。

  最后就只剩凝猫一个人了,她……

  好吧,其实她也挺不愿意踩着别人下车的,就学着三哥吧,三哥也没比她高多少,既然三哥能下,她也一定能下。

  她蹲下了身,正要迈出一只腿去探地面,一下就感觉身子一轻,她被人挟着下掖就给抱了起来,然后很快便落到了地上。

  她以为是许何非,抬眼去看,却看到萧子渊那张带着一股子不耐烦的脸。

  “真墨迹!”这人吐出三个字,然后转身,往身后的茶楼走去。

  凝猫:……谁踏马让他抱了!

  上到这醉霄楼四楼的包间“浣溪沙”,便见整个包间宽敞明亮,自带全开放的栏杆,往那栏杆上一站,下头护城河的景致尽收眼底。视野广阔,地段极好。

  而那视野最佳之处就杵着一个人,他负手站着,听到了动静才缓缓转过身来。

  他的目光在萧子渊身上淡淡扫了一眼,不着痕迹,仿若从未刻意停留过。

  凝猫在他面前大咧惯了,脱口就要喊“北辰哥哥”,却见她三哥已经恭恭敬敬地对他行礼了。

  “拜见辰王殿下!”

  他身边的萧子渊,以及领路的许何非也都行了礼,凝猫这才恍然回过神来,她竟然从来都没给慕容北辰行过礼啊!实在是大大的惭愧!

  凝猫赶紧跟着正儿八经地行了个礼,一本正经地说:“拜见辰王殿下!”

  慕容北辰的眸中微微染上笑意,他把手一抬,淡声道:“都起来吧。”

  凝猫起了身,突然觉得这种正儿八经地给他行礼的感觉,还挺好玩的。

  慕容北辰冲她招招手,凝猫就屁颠颠地跑了过去。

  “还满意吗?”他问。

  凝猫往下头看了一眼,整条护城河都尽收眼底,下头那些攒动的人头密密麻麻的,顿有俯瞰众生之感。

  她甜甜一笑,重重点头,“嗯,很满意。”

  “那就在这儿好好看,一会儿茶果点心就上来了,还想吃什么再点。”

  “北辰哥哥不在这儿一起看吗?”

  他摸摸她的脑袋,“我有些事。”

  “哦,好吧。”

  慕容北辰和许何非一起走了,包厢里便只剩下景瑞和萧子渊。

  没一会儿,茶果点心就真的送了上来,每一份都极具精致,让凝猫捧着欣赏了许久都舍不得下嘴。

  但是这些舍不得也都只是暂时的,没一会儿,那些精致得如同艺术品的点心就都进了三个人的肚子。

  凝猫一边伸着脖子瞅着下头的热闹,一边不自觉地伸手想再去拿个点心,却摸了一个空。

  她转头,便见她三哥已经把在她手边的点心都给腾挪到了一边。

  景瑞看着妹妹悬在半空中的小胖手,面上带着些许笑意,说的话却是如同冬日的寒风似的冷冽无情,“凝猫,你可不能再像这样吃法,回头胖过头了穿衣裳不好看不说,于脾胃也大大的不利。”

  凝猫讪讪地收回小胖爪子,想要反驳几句,但终究是咽了回去。

  现在的三哥可不是以前的三哥,学了医术之后可爱讲究这些,她要是敢反驳,三哥非得跟她就地开启一场涤荡心灵的思想教育不可。

  好嘛好嘛,不吃就不吃,反正以后想吃了,再让北辰哥哥买就是了。

  凝猫恋恋不舍地往了那几盘子点心一眼,乖乖巧巧地说:“知道了,我不吃就是了。”

  正待收回目光,却见那头的萧子渊伸手拿起一枚方才她想大快朵颐的芙蓉酥,慢条斯理地往嘴里送,眼角微微瞟着凝猫,那眼角的贼光,不是挑衅炫耀是什么?

  他还不客气地补刀,“既然你吃不完,我只好代劳了,可不能浪费了。”

  凝猫正要跟他撕一撕,门外却传来了不寻常的动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