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王妃初养成 第71章:七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71章:七岁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便已是次年的三月。

  阳春的三月,天气极好,外头一片阳光明媚,去年慕容北辰命人移植到院子里的海棠、芍药和杜鹃都开得热闹。

  院子西侧往外拓宽了些,只见清流一带,势如游龙,原本简简单单的一个院落,硬是辟出了小桥流水、假山垣壁的景致来。

  慕容北辰的这一番大动静自然是把府里上下的人都给惊动了,引得大家一片艳羡,眼下大家都知道,在这府里,得罪了谁都不能得罪了小姐!

  迎着初春的暖阳,在书案前描红的凝猫伸了几个大懒腰。

  她穿着一身碧色的纱裙,整个人瞧着爽净清凉,分外应了这初春的万物复苏之景。

  头上还是梳着个双丫髻,衬着圆扑扑粉嫩嫩的脸颊,俏皮又可爱。

  又长了一岁,凝猫的身子抽条了不少,但不变的是全身上下的肉,所以,七岁的凝猫,还是个胖娃娃。

  凝猫安慰自己,没事,反正她还小,明年就会瘦了!到时候要是再不瘦,她就一定一定严正拒绝任何人的美食投喂!她说到做到!

  这时候,竹青端着一个大琉璃碗走了进来,碗中盛了满满的一盘樱桃,莹红如玛瑙的樱桃上水珠盈透,映着阳光,只觉那色彩愈加明艳。

  励志的凝猫姑娘一瞧见这番场景,立马就屁颠颠地下了椅,欢快地奔了过去。

  “今日的樱桃瞧着分外好吃呢!”

  竹青“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每次辰王殿下有新水果送来,小姐都会这么说。”

  凝猫已经上了手,拿起一颗就往嘴里送,甘甜多汁的樱桃清清凉凉的,分外爽口,没一会儿她就吃得肚子圆滚滚的。

  她摆摆手,“好了,你们拿去分了吧。”

  竹青笑着应了,端着那琉璃碗便出了院子,没一会儿,院中的丫鬟就发出一声欢呼。

  每天的这个时候,她们都会特别开心,因为她们家小姐总是有吃不完的水果,然后总会分给她们。

  平日里,有个点心什么的,也总能得到打赏,她们家小姐,可真是最最厚道的小姐呢。

  可是,她们似乎没有注意到一个问题,她们家小姐,似乎从来都只是打赏吃的呢,简直是层出不穷,花样百出的吃食啊。

  凝猫照例出了院子,到外头溜达一圈,消食之后,便是她的午觉时间了。

  逛着逛着,她便溜达到了三哥的听雨阁,大白天的,大伙儿都上班的上班,管家的管家,也就只有她三哥和萧子渊那家伙或许还闲着了。

  “他们在干啥?”凝猫问。

  “在练习扎针。”一听答。

  凝猫眼睛顿时亮晶晶的,“这个好玩儿。”

  三步并作两步往里走,便听萧子渊没什么情绪的声音传来,“太乙穴。”

  紧接着,景瑞的声音传来,沉稳持重,不疾不徐,“位于当腹直肌及其鞘处,隶属足阳明胃经。主治胃病、癫狂。”

  凝猫笑眯眯地推门而入,小手鼓得啪啪响,夸赞的话都已经往外蹦了,却在看到书房里的情景的时候,生生地卡壳了。

  景瑜手中拿着一根银针,一脸呆滞地扭头看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对面的萧子渊,此时正光裸着上身,而他的腹腔的位置,赫然扎着一根银针。

  凝猫瞪大了双眼看着他的身体,他皮肤白皙,身材健美,线条完美流畅,浑身上下每一一丝赘肉,透着屋外的阳光,愈发显得他就似那雕塑一般完美。只那完美雕塑的背上有一处伤疤,可即便如此,依旧十分养眼。

  这个变态啊变态,身材竟然这么好。

  这个变态啊变态,竟然用自己来给初学者试验!真不怕被景瑞一针给扎死啊!

  萧子渊也呆愣愣地看着凝猫,一时竟然忘了反应。

  景瑞率先反应过来,一下就冲到凝猫的跟前,捂住了她的眼睛,把她生拖硬拽地拉出了书房。

  “非礼勿视!”

  凝猫被他拽得一阵趔趄,她一边被动地走着,一边满不在乎的嘟囔,“又没看到重要部位,这有什么不好意思啊!再说,大家都还是小孩啊。”

  十几岁,也算是小孩吧,嘿嘿。

  书房中的萧子渊一张脸顿时涨成了茄子色,他听到凝猫嚷的那句话,更是连耳根子都烧了起来。

  这个臭丫头,什么叫没有看到重要部位有什么不好意思!一个女孩子,怎么连这种话都敢说,怎么这么不知羞!

  还有,她是乳臭未干的丫头,他可不是!他这个年纪,已经,已经差不多能娶亲了好吗!

  萧子渊沉着脸把上衣穿上,“砰”地一声摔开了书房门走了出来,他觉得,正常情况下,正常的女孩应该已经落荒而逃,可是,他走出来的时候,凝猫却好端端地坐在那里喝茶。

  景瑞看到他,脸色微微变了变。

  凝猫转头,刚好就对上了萧子渊那张黑沉的脸,以及他那微微发红的耳根子。

  凝猫本来还想逗弄他几句,但是一想到现在是古代,萧子渊怎么说也还是个纯情的小处男,就这样被她看了,还是不要再刺激他好了,不然他让她负责可怎么办啊!

  于是,凝猫对着他道:“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没穿衣服。”

  萧子渊听她又提了这茬,脸色顿时又变了变,而身旁的一听二听,他们觉得,自己好像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

  凝猫却没察觉似的,大喇喇地继续说:“我要是知道你没穿衣服,肯定不会乱闯的啦。不过你放心,离得太远我除了你背上那个疤什么都没看见,真的!”

  凝猫做出指天发誓状,一脸真诚。

  然而,她似乎忘了有一个词叫越描越黑,这叫什么都没看到?

  凝猫觑着他的神色,“还在生气啊?”

  她拿起茶壶,给他倒了一杯茶,乖乖地送到他面前,“好啦好啦,宽宏大量的小神医,医者行医中本来就要接触很多病人的身体,对医者而言,身体不过是一个承载体,无关性别,无关这些外在的因素,你是神医的徒弟,更要宽宏大量一点啦。被我看两眼又不会怎样,也没少两块肉吧。”

  萧子渊依旧怒瞪着她,但还是伸手接过了她手中的茶,冷哼了一声。

  凝猫撇撇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然,下次我也……”

  萧子渊刚喝下去的茶,听到她这前半句话,一下就给噎住了,重重地咳了起来。

  “……我也看看我三哥的,让你平衡一下咯。”

  听完她的这后半句,那头的景瑞也跟着猛咳了起来。

  这又关他什么事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