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边强宠:霸道首席欺上身 第106章 挑拨离间的慕容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处理完公司的事情后,夏侯元昊立即沿着特别通道离开了办公楼,为了避开记者的耳目,连自己的车都不开,坐的士回到家中。

  “玉姐,婧儿人呢?”

  夏侯元昊在客厅没有见到人,立即向玉姐问道,他很担心,慕容婧会再次出什么事故。

  “慕容小姐有些不舒服,在少爷的房间休息。”

  玉姐看着夏侯元昊那阴沉的表情,小心翼翼地答道。

  当夏侯元昊带着慕容婧回到别墅时,夏侯家的佣人们都惊呆了。

  大家都想不明白,今天明明是少爷跟单冰冰小姐结婚,怎么带回家的却是另外一个女人--慕容婧。

  而且,除了他们两人之外,老爷和夫人,以及二少爷都没有见到踪影。

  他们虽然不敢问,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发挥他们丰富的想象力,去猜测事情的经过。

  慕容婧曲折腿,双手抱着膝盖坐在夏侯元昊的床上,眼睛一片红肿,脸上还残留着明显的泪痕的。

  “婧儿--”

  夏侯元昊看到慕容婧的样子,心就刺痛起来。

  “你这是怎么了?你为什么哭成这个样子?”

  慕容婧一把扑到坐在她身边的夏侯元昊身上,才止住不久的泪水,又如同打开了闸门的水库一般,滔滔不绝的流淌下来。

  “婧儿,你先别哭,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先告诉我啊!”

  听着自己心爱的人撕心裂肺的哭声,夏侯元昊心中顿时一凉,总觉得有些不好的事情发生在慕容婧的身上,语气中不由的多了一丝焦躁。

  “昊哥哥,你不要对我这么好,我--,我配不上你。”

  慕容婧哽咽的说出这句话,哭得更加的厉害了。

  什么?夏侯元昊仿佛掉进了二月的河水中,整个人都拔凉拔凉的。

  慕容婧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她骄傲的婧儿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难道--

  “婧儿,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夏侯元昊推开慕容婧,一把捏住她那娇小的肩膀,一脸冷峻的质问。

  “夏侯禹希,夏侯禹希他--”

  慕容婧似乎不知道如何开口,这样的事情,要她一个女人怎么说得出口。

  “夏侯禹希他把你怎么呢?”

  听到事情涉及到夏侯禹希,夏侯元昊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昊哥哥,你别问了。总之我配不上你,我再也没有资格做你的女人了。”

  慕容婧的回答,让夏侯元昊陷入了震惊之中。

  联想到夏侯禹希的过往种种。

  他不难猜测到,夏侯禹希究竟对慕容婧做了些什么。

  这个混蛋,这个畜生,难道不知道自己对他一直在容忍,一直在退让吗?

  如果不是爷爷奶奶的偏心,他何必要忍受他夏侯禹希的冷言冷语。

  如果不是看在他跟自己是一个父亲生的兄弟的份上,他何必对他一再退让。

  夏侯禹希,你怎么能够这么做?

  夏侯元昊的眼中透着嗜血的光,脸色更加的阴沉,像千年的冰窟一般。

  慕容婧看着夏侯元昊的表情,似乎误解了什么,一副很失望的样子,用力的挣开了夏侯元昊的束缚,摇摇晃晃的朝着门口走去。

  “不要--”

  夏侯元昊立即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从背后紧紧地抱住想要离开的慕容婧。

  “不要离开我,婧儿,不要离开我。”

  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身边,再也不会让你悲伤流泪。

  “元昊,求你了,放我离开吧!只要在你的身边,我就会忍不住想到那个禽兽,我--,我是个不洁的女人,而你是那么的完美,你应该拥有一份完整和纯真爱情。”

  慕容婧似乎很痛心,尤其是看到夏侯元昊为她而矛盾挣扎,更加的不忍,那充满不舍的语气,说出的却是如此绝决的话。

  婧儿,我的婧儿!

  你究竟受到怎样的委屈,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夏侯禹希怎么能够,怎么忍心对如天使一般简单善良的你,下手。

  夏侯元昊的双眼已经变得赤红,怒火腾腾的往脑上冲。

  “婧儿,你等我,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夏侯元昊冷酷地命令道,直接将慕容婧关在房间,带着满腔的怒火离去。

  慕容婧看着夏侯元昊消失的背影,那红肿的眼中闪过残酷的笑意。

  夏侯禹希,我说过,我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如果夏侯元昊看到现在的慕容婧,一定不会那么冲动,可惜,他看不到。

  夏侯元昊以风驰电掣的速度,驾车来带了慕阳医院,那浑身的煞气,就是留在外面准备围堵单冰冰的记者看到,也都自觉的回避。

  记者们敏锐的新闻触角,立即感觉到,又有精彩的故事要上演了。

  有人满怀期待,有人幸灾乐祸,总归是在旁观看戏。

  戏中的人却没有那么轻松,夏侯禹希带着单冰冰,一起用心的逗老太太开心。

  言老太毕竟是八十好几的人了,这次接连收到刺激,一时承受不起,直接中风了。摔伤还只是小事,重要的是,全身瘫痪的老人家,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次站起来。

  夏侯禹希从来没有想过,那么健康和开朗的奶奶,会有一天瘫痪在床。

  而这一切,都是夏侯元昊造成的,如果他不是那么任性,如果他能够多体谅一下老人家的用心。

  如果爷爷奶奶能够为了自己的婚事如此的操心,他高兴还来不及了,可是,他们从来关注的都只是那个什么都看不见,又有些自以为是的夏侯元昊。

  但是,他从来不怨两位老人,因为他更加清楚,两位老人为了他们承受了什么。

  他只是看不顺眼,看不顺眼那个傲慢冷血的家伙,怎么能够一而再,再而三的让爷爷奶奶伤心。

  言老太看起来精神还好,除了脑袋上多了一些纱布,身体不能动弹,好像什么都还好。

  至少老人在醒来时,看到身边坐着的单冰冰时,那种老怀大慰的心情,是谁都取代不了的。

  为什么,我就没有一个这样的孙女呢?

  言老太有时候会羡慕,两个孙子虽然都有本事,但毕竟是男孩子,怎么可能有孙女贴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