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边强宠:霸道首席欺上身 第177章 没有那么传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莫青松的秘书焦急地打着电话,一遍又一遍,可就是没有人接。

  莫非白不会也出事了吧?

  秘书萧凤现在也是惊弓之鸟,如果不是感激莫青松对他的知遇之恩,只怕他也跟公司的总经理一般,辞职走人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现在的南丰已经是艘四处漏水的船,沉没在即了。

  米小晓看着新闻中的报道,也只能替莫非白干着急,希望他不要做什么傻事才好。

  “小米,老板娘现在怎么样了?”

  小薇跟莫非白不熟,她更关心的是跟自己有着切身利益的单冰冰。

  “还不清楚,今天检查结果会出来。”

  提到单冰冰,也是让人担心,怎么事情总是堆在一起发生,让人应接不暇呢?

  “那什么时候方便,我们一起去看看老板娘?”

  琪琪也探过了脑袋,关切的问道。

  “再看看吧!放心,不会有什么大事的,你们的关心与祝福,我也会传达给她的。”

  米小晓脸上勉强挤出了点笑容,怎么说都是开门做生意,愁眉苦脸会吓走客人的。

  而她们讨论的主角,此刻正坐在夏侯禹希的车上,准备前往医院。

  夏侯禹希是个喜欢收藏车的人,跑车就有三辆,在自己最喜欢的座驾被撞后,立即换了一辆黑色系的宝马。

  “禹希--”

  单冰冰突然喊着他的名字,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却说不出来的味道。

  “什么事?”

  夏侯禹希扭头望着她,难道又不想去医院了吗?

  从早上磨蹭到现在,让她去一趟医院还真是困难啊!

  “可以先去莫家吗?”

  单冰冰试探着问道,生怕夏侯禹希不答应。

  “你说莫非白?”

  单冰冰会提这样的要求,夏侯禹希并不感到奇怪,只是心里还是有些酸酸的,是嫉妒吗?其实没什么好嫉妒的,如果换成自己遇到这样的情况,她一样会关心自己的。

  夏侯禹希当然不想送她去,但是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当然可以。”

  夏侯禹希笑着应道,伸手帮单冰冰系好安全带,去没有立即回来,而是帮她理了理额前的刘海。

  “去过之后,你要乖乖地跟我去医院。”

  这算是条件吗?

  单冰冰没想到夏侯禹希会答应得这么快,不过想到他一贯的温柔,似乎这样做,才是他的风格。

  夏侯禹希不喜欢勉强人,所以他宁愿多花些功夫,让别人心甘情愿地顺从他的意见,所以,他才会成为传媒眼中的绅士,大众心目中的梦中情人。

  “嗯。”

  这样的条件,单冰冰没有理由拒绝。夏侯禹希丢下工作,天天陪着她,已经够让她不安的,还要给他制造一些不必要的麻烦,那就太不应该了。

  “那我们出发了。”

  夏侯禹希熟练的发动了车子,一边驾驶,一边打开了CD播放器,轻缓柔和的钢琴曲,清新悦耳,让人心情很放松。

  单冰冰脸上露出了淡淡地笑容,夏侯禹希总是能够通过这些看似无关紧要的小细节,让人感受到他的温暖和关怀,那无微不至的照顾,真的很容易让人沉溺其中。

  能够被这样的男人爱着,其实是一种幸福。

  只是,单冰冰知道,自己不配拥有这样的男人。

  夏侯禹希这样的天之骄子,应该拥有更加完美的人生,也许,只有像李小姐那样的家世,那样的品貌才能够配得上他吧!

  自己,终归是残花败柳,会给夏侯禹希的人生带来污点的。

  可是,就算明知道是这样,她还是无法拒绝夏侯禹希的温柔,希望能够呆在他的身边,只做一个普通的朋友也好。

  但现实是,这样的想法,根本就是不可能。

  昨天夏侯元昊的到访,就是最好的注解。

  “昨天,你们打架了?”

  单冰冰明知故问。

  “啊!”

  夏侯禹希也不否认了,这是事实,想必米小晓昨天就跟她说了,小米同学自认为躲得很好,但她的一举一动,其实都被夏侯禹希收在眼底。

  “也不算打架吧!是我在单方面的打他。”

  夏侯禹希也不屑于在这么个小问题上说谎,虽然他说过的谎话,比自己说过的真话要多得多。

  “呃?”

  这也正是单冰冰奇怪的地方,怎么看夏侯元昊也不像是那种打不还手的人啊!

  而且,以前没有发现,现在回想起来,他们两兄弟的相处模式真的很怪异。按说夏侯元昊应该是非常强势的人,可在夏侯禹希的面前,总是显得过于的沉默和放纵。

  记得当初夏侯禹希当着夏侯元昊的面说要喜欢自己,夏侯元昊居然也只是一个人生闷气,不跟他争执吵闹。除了医院的那次,她的记忆中,似乎就没有见他们真的爆发什么大的冲突。

  是因为他们的涵养都太好?还是说他们之间有着什么自己不知道协议或者秘密吗?

  “有什么关系,他就算欠揍,从小锦衣玉食的长大,所以不知道人世间的疾苦,也不知道尊重别人。”

  夏侯禹希毫不客气的揭着夏侯元昊的短,或许在别人的眼中,年轻有为的夏侯元昊真的不可一世,可在夏侯禹希看来,他就是一个凡人,没有外界谣传的那么传奇。

  “听你这么说,你以前吃过什么苦吗?”

  单冰冰很好奇,以前是不关心所以不了解,在李欣欣的提点下,她也开始尝试着,接受并认识身边的人。

  “吃苦什么的说不上,只是日子过得比较寒酸。”

  那何止是寒酸,他的母亲是未婚怀孕,因为不能说出父亲的事情,所以被赶出了家门。之后的几年,母子俩相依为命,日子过得相当的清苦和艰难。

  当初,如果不是考虑到自己的未来,他的母亲也不会去找夏侯家的人,而他也永远不可能知道自己的身世。

  还记得那个大雨的夜晚,他的母亲带着他跪在夏侯家的门前,要夏侯家给一个说法。

  也是那一天后,夏侯家传出了男女主人不和的消息,没多久,卫子珊就跟他的父亲离婚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