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边强宠:霸道首席欺上身 第80章 你到底是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今天累了,下次再陪你慢慢玩。”

  夏侯禹希给自己找了个借口,然后灰溜溜的离开了。

  “呵呵……”

  这么久以来,单冰冰还是第一次这么放肆,这么轻松的笑出声来。

  感觉好像得到重生一样!

  不管以前夏侯禹希是个怎么样的人,也不管他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帮助自己,总之,单冰冰决定,要将夏侯禹希当成自己的好朋友。

  很好、很好的朋友。

  就像米小晓一样。

  正如夏侯禹希所说的那样,夏侯家再也没有人来找自己。

  一切都恢复了正常的生活,就好像之前发生的一切都从来没有过。

  但单冰冰非常清楚,一切都不一样了。

  她的父亲已经去世,而她自己也从一个女孩变成了一个女人。

  重新回到爱心小甜屋上班,米小晓看到她的时候,那表情就跟见鬼了一样。

  “小晓,我又来投奔你了。”

  单冰冰歉疚的看着穿着一身可爱的粉红工作服的好姐妹,可怜兮兮地说道。

  “真的是你?”

  米小晓冲过来就是一个大力拥抱,兴奋雀跃的样子,引起甜品店所有人的侧目。

  “嘘--”

  单冰冰朝米小晓比划了个噤声的动作,双手合十朝甜品屋其他人鞠躬道歉,拉着她跑到而来甜品屋的外面。

  “你可回来了,听非白说你出事了,我可是好几天没睡好觉,你看,我黑眼圈都快长到下颚来了。”

  米小晓夸张的指着自己的眼底那一小块的黑眼圈,但看得出来,她的黑眼圈虽然没有她说的那么恐怖,她对单冰冰的担心却是不打折扣的。

  “我没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单冰冰在米小晓面前转了个圈,向她证明自己的毫发无伤。

  “那就好。”

  米小晓很自然的松了口气,粗线条的她都注意到今天的单冰冰似乎有些不一样,但到底哪里不一样,她都说不出来。

  “小晓,之前的工作,还能够忙我联系吗?”

  单冰冰有些心虚的笑声问道,想到自己才工作一天就旷工,小晓夹在中间一定很为难吧!

  “你还记着工作了?为这事,我都被老板说了好几回了。”

  米小晓假装责备道,其实单冰冰的那份,她一直帮忙兼着了,所以才会这么忙,这么累。

  “对不起了,小晓--”

  单冰冰一个劲的小声道歉,毕竟是自己浪费了好姐妹的一片好心。

  “打住,单冰冰,你给我听着我,你再给我说对不起,我就跟你绝交。别忘了,我们是姐妹,姐妹之间,是不需要对不起的。”

  米小晓就看不惯单冰冰这个样子,明明都不是她的错,却什么事情都往她自己身上揽。

  “就知道小晓最好的了。”

  单冰冰跟米小晓就差穿着同一条裤子长大的,怎么会不知道她的性格,立马立的听话、照做了。

  “走啦,给我换衣服去。”

  米小晓这才开心的笑了,这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单冰冰嘛!

  前海国际金融中心的顶楼,厚重的窗帘将整块落地玻璃遮得严严实实,不漏一丝一毫的光线进去。

  宽大的办公室,整个的陷入了黑暗之中。

  夏侯元昊眯着眼,靠在自己舒适的老板椅上,就像是隐形了一般。

  “嘟--,嘟--”

  被调成成震动的电话不停的滑动着,一声紧促过一声,似乎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

  夏侯元昊调整了一下心情,接通了电话。

  “喂--”

  电话的那头一片宁静,甚至可听到对面那细微的呼吸声。

  “什么人?”

  夏侯元昊刚毅俊朗的脸上露出了不悦的表情,眉头微微皱了一句。

  是谁,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

  是谁,打电话给自己却不说话?

  夏侯元昊看了一眼陌生的电话号码,华阳市本地的座机。

  “你到底是谁?”

  夏侯元昊继续追问了一句,他的耐心也一点一点的被耗光。

  “嘟--嘟--嘟--”

  对面的电话被人挂断了,只传来一声声急促的忙音。

  是打错了吗?

  不可能。

  如果是打错了,不是在他开口说话之后就挂断了吗?

  难道是恶作剧?

  也不会。

  夏侯元昊的私人手机,知道的人并不多,很多公司的事情,都是由公司的总机转到办公室来的。

  那是谁?

  夏侯禹希?不对,他没有那么无聊。

  韩梦妮?也不对,她已经离开了华阳市。

  单冰冰?似乎也不是,她根本就没有自己的号码。

  那究竟是谁,会打这么个电话呢?

  夏侯元昊站起身,用力拉开整块窗帘,刺目的阳光照射进来,晃得夏侯元昊都睁不开眼睛。

  待眼睛慢慢地适应了之后,夏侯元昊才再次睁开眼睛,透过落地玻璃俯视着华阳市。

  “总裁--”

  贺晨轩敲门而入,看到夏侯元昊那挺拔的背影,和那刺眼的眼光,心情也跟着明亮了起来。

  “最近有人在收购我们公司在市面上流通的股份。”

  贺晨轩递过手中的报告,他知道夏侯元昊心情不好,如果不是重要的事情,他也不会来打扰。

  “对手做的很隐秘,分了很多个账户同时操作,每天吃进的同时,还放出了一些,所以股市的价格波动不是很大,这些天一直是小幅上涨,如果不细心观察,根本就看不出异常。”

  夏侯元昊看着这几天中昊集团的股市交易记录和股票走势分析,眼中微不可见的闪过一道寒光。

  “晨轩,这件事就交给我处理了。上次交代你投资南丰的事情,谈得怎么样呢?”

  贺晨轩这才想起,前段时间因为夏侯元昊住院了,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他这件事情。

  “老董事长打电话给我,说南丰的事情盛天集团接手了,让我不要再去联系莫万松。”

  爷爷插手了吗?

  夏侯元昊点了点头,自己爷爷的做事风格,他还是很清楚的,有他出面,基本上就没有摆不平的事情。

  “还有其他的事情吗?我等会要出去一趟。”

  贺晨轩道了声“没有”,轻轻地退了出去。

  贺晨轩古板的脸上罕见的浮现了一丝笑容,总裁终于恢复到了最佳的状态了,他似乎看到那个在商场上驰骋奔腾、所想无敌的夏侯元昊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