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性宦妃:邪医废柴九小姐 第二百九十二章 兔毛的衣服过几天就织好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灵魂慢慢从身体中抽离,出乎意料的轻松,没有丝毫痛苦。

  先明月将顾卿九的身体保存起来,送到阿翘面前。

  看别人进入自己身体,这种感觉不太美妙,顾卿九转身,不看。

  神庙外,白夜还站在那里,一如在战队中,他总是坚持守在一个地方,默默保护大家。

  顾卿九知道,现在的白夜看不到自己,在他面前转了一圈,想跟他说话,最后却是静静的站在他旁边。

  这个地方没有天黑天亮,永远都是阳光明媚的样子。也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神庙中响起了歌声。

  歌声一开始悠扬平静,后来歌声中的情绪越来越高昂。

  先明月和妖歌从神庙中走出来,分站在大门两旁,许多神族人也出来,站成队列。

  妖歌朝着白夜招招手,白夜还是站在了妖歌身后。

  占据着顾卿九身体的阿翘从神庙中缓缓出来,站在人中央,举起一支权杖。

  神族人都跪下高呼:“神族之祖,永存千古!”

  白夜微微一怔,抬眼看着站在最上方的人,明明是他最好的朋友,怎么就变成神祖了?

  阿翘将权杖一挥,天空又裂开一条缝,厉声道:“出征!”

  队伍鱼贯进入天空之门,只有白夜还在发怔。妖歌推了一下白夜,淡淡道:“快点。”

  那是神祖,还是顾卿九?白夜不清楚,本能地跟着那个熟悉的人,走了。

  在天空之门快要关闭的时候,顾卿九也飘了进去。

  这是要去幽冥了,她一个魂魄,也不知会不会被关在里面出不来。顾卿九这么想着,飞到了白夜身边,附身在他的发带上。

  白夜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重了一些,微微蹙眉,却没有停下脚步。

  幽冥如往日一般,黑沉沉的不见天日,入口处是寒气森然亡灵军队。

  神族的第一波攻击便是弓箭,只是这里面没有白夜。

  白夜被妖歌带到了高处,“原本你若是可以终醒,便可让所有的弓箭手都使用灭灵之箭,现在你却只能对准一人,夏侯绝不能动,对夏侯殇,你可又信心?”

  白夜之前见顾卿九与夏侯殇对阵,不算是真的战斗,夏侯殇基本没有出手,靠的是夏侯绝,所以,他其实没见过夏侯殇的实力。

  贸然出手,他没把握。

  见白夜迟疑,妖歌微微蹙眉,“只不过这一件任务,便没信心,日后你要如何在神族立足?”

  顾卿九想了想,擒贼先擒王,夏侯殇之所以要控制夏侯绝,大概是自己战斗力不强,那若要战胜夏侯殇,只需要将夏侯绝支开便好。

  “白夜。”

  白夜正迟疑着,忽然听到顾卿九的声音,他四处去看,却见“顾卿九”站在队伍最后方,目光凝视前方夏侯绝。

  刚刚叫他的,不是顾卿九?

  “那不是我,我在你身边。”顾卿九道。

  不是在他身边,是在他头上。

  白夜看了看四周,没见到顾卿九人,似乎是对着空气问道:“你怎么了?”

  “没事。等下我去把夏侯绝引开,你再对夏侯殇下手。”顾卿九道。

  白夜觉得顾卿九既然能隐身了,说不定是学会了什么特殊的功法,便答应了顾卿九。

  虽然神族和人类都看不到灵魂,但亡灵却肯定可以看到灵魂,顾卿九贸然前去,定然也是被发现。

  “你把你的发带解下来,朝着夏侯绝那边扔。”顾卿九道。

  白夜听言,果真将发带解下来,顺着风朝夏侯绝那边一扔。

  顾卿九身体轻飘飘的,在空中飘了许久,回头望着白夜,风把他的发丝吹乱,柔柔的四散飘舞。

  希望能一切顺利。

  顾卿九转眼,奋力朝着夏侯绝那边飞去。

  夏侯绝本还冷静指挥着前方战斗,忽的眼前出现了一根白色的发带。

  这一根普通的发带忽然扰乱的夏侯绝的心神,他微微蹙眉,伸出手,那发带不偏不倚的落在了他的手中。

  发带本该没有温度,可是手中竟然有些温润的感觉。

  “兽界封印马上就要打开了。”

  身边响起了夏侯殇的声音,夏侯绝将发带握紧,转头道:“放心,封印打开,兽族必定是先找神族复仇的。等他二族战后,我等便可坐收渔翁之利。”

  夏侯殇笑着拍了夏侯绝的肩膀,“还是我儿聪明。”

  夏侯绝嘴角噙着一丝冷笑,抬眼看着前方,天际缓缓破开一条狭长的口子,这口子越来越大,绵延了半个世界那么远。

  渐渐有轰隆隆的铁蹄声和喊叫声传来。

  啪!驯兽鞭的声音像是惊雷。

  顾卿九抬眼一看,见夜寒带领万兽奔腾而来。

  在那个万兽军队中,顾卿九看到了好多熟人,苏泠儿,慕容思,夜尤凛,慕容嘉音……

  这场战斗似乎变得更加复杂了。

  万兽军队挡在了亡灵军队之前,龙王盘旋在空中,看着先明月道:“多少年了,你可曾想过,我族也会回归。”

  先明月低着头,没说话,似乎是于心有愧。

  妖歌却极为理智,看中途出现了变故,立即改变了策略,下令先攻万兽。

  场面混乱,一方是夜寒,一方是白夜,一方又是夏侯绝。

  她也不知该希望哪一方会赢。

  夏侯绝似乎能感受到手中发带的想法,在这战事紧急的时候,心思却都在这个发带上。

  他低着头,仔细的打量着这平淡无奇的发带。

  夏侯殇发现了夏侯绝的异常,微微蹙眉,“你在看什么?”

  夏侯绝没回答,只是将发带收了回来。

  今日为了指挥战斗,夏侯殇没有让夏侯绝彻底失去意识……怕只怕,这样的他,反而有了弱点,他看着手中的扳指,迟疑了一下,还是转动了一下。

  夏侯绝的眼神忽然变了,茫然地看了自己手中的东西,然后,冷冷的扔掉。

  她现在只是一根轻飘飘的发带,根本不会觉得痛,可顾卿九此时,真是觉得有些痛了。

  她想来分散夏侯绝的注意力,要支走他,可现在,他对自己毫不在意。

  顾卿九心里难受,一时竟也不去关注战局,等到身边忽然落下了一个黑乎乎的埙,她才猛然抬头,发现这场中途变故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

  这个埙,是慕容嘉音的,可她却没办法在堆积如山的尸体中,找到慕容嘉音。

  倒下的,有多少是她的朋友,站着的,还有几个?

  顾卿九飘进了埙中,吹起了很久以前给夏侯绝吹过的曲子。

  那时候夏侯绝似乎不喜欢听,顾卿九也知道,自己吹得不好,她只希望,这点声音,能让他想起自己一些。

  哀嚎遍野的战场上忽然响起了悲凉的埙曲,所有人都怔了怔。

  夏侯绝循声望去,发现在一堆尸体中,有一个古朴的陶埙,没有人吹塔,它好像自顾自在演奏。

  他鬼使神差的朝着那个埙走去。

  白夜看着夏侯绝离开,立即抓紧机会,瞄准夏侯殇。

  看着夏侯绝离开,夏侯殇慌了,急忙叫着夏侯绝的名字,正要转动手中的扳指。

  忽然,一支无形的黑箭飞来,等夏侯殇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黑箭擦过他的手臂,若是普通的剑还好。

  但这不是普通的箭,这个伤,会让他消失。

  只有一个办法,可以不让他完全消失,那就是在他消失之前,让夏侯绝继承自己的意志。

  夏侯殇倒下的时候,转动了一下手中的扳指。

  夏侯绝刚要伸手去拿埙,身体却忽然僵直,似乎不记得自己刚刚是要做什么。

  他好像,需要吸收什么东西,是什么呢?夏侯绝不清楚,那就全都吸收了好了。

  他的身体好像变成了一个黑洞,有奇特的压力将周围的灵魂,力量,全都卷了进去。

  顾卿九感觉自己灵魂像是要撕裂一般,眼睛都无法睁开。

  等自己好像进入了漩涡的中心,稍稍平静了下来,顾卿九睁开眼睛一看,周围都是飘散的魂魄,头顶是半透明的天,脚下也是半透明的地。

  天空有闪电,空气中飘着雪,这里什么都很重,总有什么似乎无时无刻将你千刀万剐。顾卿九难受,却还留存一份理智。

  这里,似乎就是万灵之心里面的世界。

  那她是不是能在这里面,找到夏侯绝?

  要在这千万的魂灵中找到夏侯绝,顾卿九知道不可能,却还是想试试。

  万灵之心里面的世界,跟外面不同,却又好像一样,有高山有大河,顾卿九跋山涉水,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外面的世界变成了什么样子。

  这里四季混乱,明明刚刚还是冬天,现在却好像变成了秋天,踩过簌簌作响的落叶,翻过满是红叶的山,便又看到了碧海蓝天,顾卿九现在倒是好,不用渡船,直接踏着浪就漂洋过海了,前方有岛,岛上是密密麻麻的荼蘼花。

  顾卿九上了岸,直觉会在这里看到夏侯绝,义无反顾的朝着岛的中心走。

  在花丛深处,有一个身穿长袍,披着头发,淡然饮酒的男人,似乎是感觉到了身后有人,还未见到她,便轻笑道:“我原以为这地方只我一人还存了一分平静,没想到,还有同道中人。”

  他缓缓转过身,便见一个淡得快要看不清的魂魄站在自己面前,她眉心一点朱砂,眼中含的泪光,让他心疼。

  在这万灵之心中,要少点痛苦,便要少点情感,夏侯绝弃情绝爱,才让自己保持现在的样子,可越是抛弃,就越是想要。

  他开始想起来了,因为自己想要人最简单的感情,所以选择了去转世投胎,却没想到,所谓人间最简单的情感,他却用尽全力都得不到。

  生来便没有母亲关爱,父亲将他当做武器,隐藏身份,兄妹三人却太多误会,为天下操心,却被唾弃成宦官专权……他一直很坚强,假装对苦难甘之如饴,却早已萌生死意。若不是这个女人出现,一开始只是一点小乐趣,后来便是大爱。是她让他觉得,作为人,还不错。

  “可以变回原来的夏侯绝吗?”顾卿九问道。

  夏侯绝笑着点头,将她揽进怀里。

  万灵之心中过了十年,幽冥中却还不到一日。

  这场战斗,还在继续,阿翘还在与不是夏侯绝的夏侯绝战斗,只不过处处落了下风。

  现在的夏侯绝,就算是迷兽状态,也无法与之匹敌。

  只是,在夏侯绝差点将手中长枪插入阿翘心脏的时候,他的手,猛然一顿。

  他抬眼看着这个世界,觉得十分陌生,似乎是许久没有见过这个世界了。

  “死,还是走?”夏侯绝冷声问道。

  这人有着顾卿九的身体,但他很清楚,那不是她。

  阿翘自然不肯选择死,也不会选择走。

  夏侯绝最终无法,只好再次用了迷兽的力量。

  这也是,夏侯绝身体的极限了。

  之后,这战场上,没有一个还站着的人。

  幽冥之外,东冥皇宫,云倾浅看着朝堂之下的大臣,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照段征回来后给的说法,应该会有一场大战,只不过,这已经过去了半年之久,也没什么大战的迹象,看来这一劫,是挺过去了。

  她想去澜沧看看了。

  将国事打点好,她便同君白一路,赶往澜沧,快马加鞭,用了半月,到达澜沧之时,君白傻眼了。tqR1

  他是来过澜沧的,当初的澜沧黝黑恐怖又无生趣,今日一来,树是一如既往的茂密,可好像阳光强了许多。

  澜沧的花也多了,娇艳欲滴的,特别真实。君白特别高兴,摘了一朵给云倾浅。

  “这花开得真好。”

  君白笑得很灿烂,云倾浅却笑不起来,淡淡道:“大概是人血肉浇灌的。”

  如今澜沧土地下面,应该是有许多尸骨。

  一只兔子从树丛中跳了出来,看着云倾浅和君白,眨了眨红彤彤的眼睛,转身就跑。

  “陛下,我给你抓只兔子!”

  君白说着就跑去追兔子,云倾浅也飞身追上去。

  “夏侯绝!有人追我!”兔子穿过花丛,跳到了夏侯绝身边。

  云倾浅站在花丛外,看那院子里一张石桌上,茶壶正冒着热气,迷蒙中可以看到夏侯绝的脸,沧桑了许多,头发也变成了雪白。

  她站在原地,没有动了。倒是夏侯绝缓缓回过头来,见是云倾浅,淡淡一笑,轻唤:“原来是倾浅。”

  他又低头揉了揉妮妮的头,“别怕,她不是坏人。”

  妮妮这才松了口气。

  “还有其他人在吗?”云倾浅问道。

  夏侯绝淡淡一笑,眼底温柔敛不住,“卿九在屋子里睡觉。”

  云倾浅看了看四周,院子里有个晾衣架,挂着些男子和女子的衣物,风一吹,轻飘飘的荡起来。

  “不回东冥了吗?”

  夏侯绝摇头,“我与她都不想再问世事,只想过些平静的小日子。”

  云倾浅叹了口气,莞尔笑道:“也好。”

  还有很多人的所在,云倾浅都没问,怕问后,得到的答案都让人难过。

  她走后,夏侯绝才回到屋子里,捏了捏躺在床上的女人脸蛋,“快起来了,刚刚倾浅都来过了。”

  顾卿九睁开眼睛,弩了弩嘴,“知道她来了我才不出去的!你看我现在的样子能见人吗!”

  不能见人。因为她就一身衣服可以穿,妮妮给她洗了。他们是要过隐居的日子,可没说隐居到连去集市买套衣服都不行啊!

  “好了,我们现在是穷人。过两天,兔毛织的衣服就好了。”夏侯绝笑道。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manchuhea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