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至尊 第十二章 真的恢复修为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毕竟刚才那两个杂勤弟子毫无还手之力的一幕对他冲击很大,他的修为虽然比两人还高一层。

  但他自问如果对付两人,虽然也能获胜,但绝不能胜得如此轻描淡写。

  “没用的家伙,还不爬起来给我滚。”

  李表才念头转了几转,就打算直接走人,他为人最是奸诈,善于应变。

  “哼,想走我几时同意你走了。”

  林飞神色冷冽。

  “傻子,你”

  李表才怒道。

  “今天你不从我胯下钻过去,就别想离开。”

  林飞见他还一口一个傻子,这几年所受的欺负和轻视开始在心底慢慢升腾,冷洌的目光鹰隼般盯着李表才。

  “傻子,不要以为我怕了你,得尺进寸”

  嘴上虽然硬,但看着林飞凌厉的目光,李表才心底不知为什么突然心慌起来,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在心头隐隐生起。

  “是你自己主动爬,还是要我动手,别怪我不提醒你,如果等到我出手,后果很严重。”

  林飞背着手,施施然地向李表才走去,像在自己的花园中散步那样平淡。

  李表才在杂勤弟子中一向是颐指气使的,见林飞这种蔑视的态度,哪里忍受得住。

  怒火一时之间竟冲散了心中的恐惧感,怒喝道:“傻子,别得寸进尺,老子今天就废了你。”

  说着猛地跃起,双手握起虎拳,随着他身形的扑出,一股呼呼作响的烈风平空生出,向林飞扑去。

  灵力激荡之间,李表才犹如一只矫健的猛虎,一对拳骨筋节突出的虎拳向林飞凌空砸去。

  拳头还没击到,激起的灵力竟先一步刮到。

  “飞哥,小心”

  孟山认出这正是李表才最得意猛虎拳。

  这是他的一套家传拳法,李表才曾经凭着这套拳法,越阶击败了一个凝气境四层的弟子。

  林飞不等李表才的双拳击到,一个神识飞针施展出去,同时脚下一错。

  已游转到李表才的左边,这个身法正是华阳派的游鱼步。

  李表才拳出到一半,忽然脑子中一阵刺痛难忍,似乎有一枚铁针在脑袋中不停搅动。

  身形不由得一滞,下意识地双手扶住了头部。

  接着只觉得一股凌厉无比的掌力向身子左侧击来,李表才骇然之后,拼命全力后退,想要躲避。

  可是哪里还来得及,只听咔嚓一声清脆的骨头碎裂声响起。

  李表才只觉得左肩头处好像火烧一样痛,肌肉撕裂开来,鲜血喷溅,骨头早已碎了好几块,整个左手软软地垂下。

  只一招林飞就废掉了李表才的左手。

  李表才托住鲜血淋淋的左臂,惊恐地盯着林飞,失声问道:“林飞,你,你真的不傻了,而且真的恢复修为了”

  惊惧之下,李表才连称呼也改了,再也不敢叫出傻子二字。

  尽管带着巨大的不甘和怨恨,但事实摆在眼前,李表才似乎感觉到眼前的林飞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任人欺负的傻子了。

  “好,算是我对不起你,今天的事就此为止。”

  李表才知道自己此刻在林飞面前是再也讨不了好去,狡诈的他脑子一转,一心只想着如何脚底抹油开溜了。

  “想走我刚才怎么说的,还想在我面前装b你够资格吗”

  林飞冷冷道。

  “想走可以,从我胯下爬过去”

  谁知李表才一言不发,忽然一个转身,就狂奔起来。

  哈哈,林飞大笑起来,脚步一错,像鱼儿一样向李表才追去。

  李表才的身法竟然也非常快速,几次发力,已冲出了一百多米远。

  不过这个距离还在林飞的神识力之内,林飞的神识飞针马上攻击出去。

  同时脚下发力,展开游鱼步,像一尾滑溜的鱼一样追了上去。

  在神识飞针的攻击下,李表才的脑子一阵阵难忍的刺痛,脸色痛苦,神识彷徨。

  就像喝醉了酒一般,哪里还施展得开身法,脚步开始踉跄不定起来。

  林飞几息之间就赶了上来,也不打话,猛地伸手一把抓住李表才已经碎裂的左肩。

  李表才登时大声惨叫起来,脸色苍白虚弱,黄豆大的汗滴一滴一滴地流出。

  “你到底爬不爬”

  林飞毫无表情地道。

  说着手上突然用力,手指直接插进了李表才肩上骨头破碎的地方,两个白森的骨节之间。

  啊,李表才疼痛得狂叫起来,差点晕了过去。

  “爬不爬。”

  林飞的冰冷声音仿佛来自地狱深处。

  听在李表才的耳中,不由得涌起一阵阵恐惧的寒意。

  但他自小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平时习惯了颐指气使、盛气凌人。

  而且之前林飞在他眼前只是一个低贱恶心的傻子,此时突然要他钻林飞的胯下,一时之间却是答应不下来。

  爬不爬,林飞又扳动了一下李表才的两个裸露出来白森森的肩骨。

  “我,我爬”

  李表才在巨大疼痛的折磨之下,一向娇气的他哪里忍受得住,终于彻底软了下来,有气无力地道。

  “飞哥,算了。”

  听着李表才悲惨的叫声和黄豆般大滴的虚汗不停地从苍白如纸的脸上滴落,孟山突然有点不忍。

  “算了”

  林飞看着孟山那同情的表情,心想我这个兄弟外表虽然粗鲁,但同情心还是爆棚啊。

  不过既然兄弟开到声,就顺一次他的意思吧。

  于是松开手,冷冷道:“滚,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李表才在巨大的疼痛之下居然还支撑住没有晕过去,可见元气修为还算有点深厚。

  听到林飞叫滚开,顿时如蒙大赦,先前那两个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的杂勤弟子此时也站了起来。

  三个人搀扶着灰溜溜地走了,甚至连看一眼林飞的勇气也没有了。

  “孟山,你要记住,对敌人是不能讲仁义的,以前他们欺负我时,会不会因为我的可怜而放过我呢软弱就要被欺负,这个世界是不相信道理的,讲的是实力,是狠,敌人狠,我们就要比他们狠十倍。”

  等李表才三人走远之后,林飞立即开始对孟山灌输大道理。

  敌人狠,我们就要比他更狠,狠十倍

  孟山琢磨着这句话,想起这三年间和林飞一起所受的冷眼和欺负,竟然觉得这句话确实大大的有道理。

  难道我刚才为李表才求情是错了

  哈哈哈,在华阳山后山的清心湖中,林飞和孟山像两条灵活的游鱼。

  舒展开身躯,无比自在地游着,畅快淋漓的笑声在湖面上荡漾。

  “飞哥,今天是我这三年来最痛快的一天了。哈哈,看着李表才那三个混蛋灰溜溜的背影,真是让人解气啊。这三年来,这几个混蛋可没少欺负飞哥你。”

  “飞哥,你现在恢复了实力,看以后还有哪个杂勤弟子敢欺负咱哥俩,爽哈,咱哥俩终于可以吐气扬眉了,今后要是还有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敢得罪咱们,就像今天一样狠狠给颜色他们看。”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