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至尊 第一千两百八十六章 的确是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藏书轩 www.manchuhear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直至最后,任珊珊药性消散,醒来时,她含泪确认过,自己的清白之身,的确是保住了,未有遭到破瓜之噩。

  刹那间,她亦是对那少年,心存莫大感激。

  若不是那少年出手,她势必遭到刑战那恶心粗莽的家伙玷污。

  此事,她一想到,便是恶心作呕,强烈后怕。若真是如此,假如她的身子真的被那恶毒的刑战染指,她宁愿立刻就死…

  对于任珊珊此等高贵丽人来说,清白的确比生命还要宝贵。

  在她看来,那少年的确对她有再造之恩。

  不过,一回忆起那少年,任珊珊也是幽怨的很。

  那少年虽然最终没占有她的身子,但是两人之间,几乎已经是肌肤相贴,亲密无间。

  并且还有过最亲密的吻,而且更为羞耻的是,居然是她主动吻的……

  那吻的痛快滋味,几乎让她登临了从未体验过的极限快乐,绝顶之巅。

  那吻很恍惚,像是在梦中,但她醒来后,回忆起来,却是全身滚烫,心尖都酥麻麻的。

  由此,她便是对那少年,产生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愫。

  是?是恨?是幽怨?是感激?

  她分不清楚。

  但是她却能够大约回忆起一些细节…

  那少年,是第一个看光她衣衫褴褛、衣不蔽体的男子…

  亦是第一个品尝她亲吻的男子…

  也是第一个肌肤相贴的男子…

  这几日,她的神情极为恍惚,略微一闭眼。便是忍不住想起那少年,简直就是铭心刻骨,挥之不去…

  她很想去寻找那少年。

  虽然她当时药力发作,已然记不清那少年的样貌。但是她相信,只要再见到那少年,她一定会生出特殊的感应。

  毕竟,那是有生以来,第一个与她产生过肌肤之亲的男子!

  而此时此刻,她看到林飞之后,一颗心,都完全狂跳了起来,几乎情不自禁的滚烫,心尖都是酥麻麻的,若不是她用功力强行憋住,那她吹弹可破,全无瑕疵的俏脸,肯定已经烧红!

  “难道真的是他么?”

  任珊珊完全激动了,她一瞬不瞬的盯着林飞。

  “很年轻,虽然修为太垃圾了,但勉强算得上有一点帅,若真是他。便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任珊珊看清楚林飞的样貌之后,突兀产生了一个莫名的念头。旋即便是暗骂自己犯贱。

  “你三天之前,在哪里,做过些什么。”

  蓦地,林飞的识海中,收到了任珊珊的神识传音。

  此时,任珊珊的心中,虽然已是心乱如麻,情难自控,但依然是努力让自己的表情,表现得很冷淡,如洛神出水,冰肌玉骨。

  “这位任小姐,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是在跟随着我的这些师哥师姐们,一起采药。

  不知道任小姐这样问我,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好像没有得罪过任小姐,任小姐何必为难我。”

  林飞自然不肯承认,继续装傻扮懵,含糊说道。

  “你再站近一点。”

  那任珊珊再次神识传音道。

  林飞不由得一愣。

  妈的,再站近一点,岂不是要靠在一起了。

  “任小姐,你看,这男女授受不亲的,如果我再站近一点,只怕不合适吧。”

  林飞耸耸肩,用神识传音回答道。

  听了林飞的话,那任珊珊也是一呆,她刚才一时冲动之下,差点忘了这一点。

  她现在和林飞站的位置,已经是很近了,确实不能再靠近。

  而且,几天前的那件事,也决计不能当众质问眼前这有嫌疑的少年,万一宣扬了出去,一生清白名声,立刻毁于一旦,从此之后,便成为一个为人耻笑的荡妇。

  所以,她不但不能表现得和林飞接近,反而要态度凶狠一点,这才能更加保险。

  立即,任珊珊的态度,冰冷了下来。

  “哼,废话少说,现在我怀疑你与一件十分重大的事情有关系,要好好的审问一下你,好了,你,现在立即跟我过树林那边。”

  任珊珊说完,身形一动,便是消失,疾掠到旁边的一片密林中。

  “妈的,这**居然要我跟着她一起去钻小树林!”

  林飞相当无奈。

  “妈的,我一早就看这小子,贼眉贼眼的,不是好东西,原来做过什么得罪任大小姐的事情。

  现在任大小姐要审问他了!”

  “其实任大小姐何必亲自动手审问这小子,完全可以交给我,我审问犯人最拿手了,种种残酷的刑罚全部上一遍,保证这小子交待得清清楚楚。”

  顿时,洛海商行,还有霸阳帮的那些人,又纷纷议论了起来。

  “你们全部给我闭嘴,不要吵闹。

  还有你,立即滚过来。”

  密林那边传过来任珊珊的声音。

  顿时,洛海商行和霸阳帮的人,全部闭嘴,不敢再出声,显然,这任珊珊的身份非同小可。

  然后,洛海商行和霸阳帮所有的人,全部都是恶狠狠地瞪视着林飞,显然在示意他快点滚过去,不要激怒任珊珊。

  “妈的,好吧,豁出去了。”

  林飞无奈,只好展开身法来到密林中。

  那任珊珊等在里面一片空地,林飞硬着头皮来到任珊珊的之前。

  “哼,你不要再想着装傻了,我知道,肯定是你。现在,将你的上衣除去,我要看看…”

  任珊珊这个时候,几乎九成九已经断定,眼前这少年。便是当日那占尽自己便宜的男子!

  有时候眼睛或许会看错,耳朵或许会听错。但感觉总归不会说谎的。

  同时,她清楚记得,在当天,她曾在春药药力的控制之下,情难自禁,曾狠狠咬过那男子的左肩,咬得他鲜血淋漓。

  “他即便恢复了伤势,这几日时间,也一定还有清晰的牙印…我便是要让他无所遁形!”

  任珊珊盯着林飞,目光中有幽怨,有恼怒,也有些许的激动。

  林飞闻言,却是吓了一跳。

  的确,在他肩部,仍然留有两排细细牙印,正是那天任珊珊咬的。虽然他肉身强横无匹,但任珊珊也是帝境高级的元气修为,一咬之下,就留下了两排牙印,直到现在,还没有彻底愈合。

  这样一来,就等于留下了证据,想赖也赖不掉了。

  林飞肚里直叫苦,知道这下子,是再也瞒不下去了。

  “咳咳咳,既然这样,任小姐,我也不用再脱衣给你看了,不错,那天救你的人,的确是我。”

  林飞把心一横,干脆直接承认了。

  “果然是你!”

  任珊珊的美目瞪视着林飞,心情复杂之极。

  刚才她一心想证实眼前这个少年,就是几天前救自己的人,现在一旦对方亲口承认了,任珊珊自己却一时之间,愣住了,芳心大乱,不知说什么好了。

  良久。

  “你刚才不肯承认,是不是怕我将你杀掉,灭口,是么?”

  蓦地,任珊珊开声说道,同时凌厉的目光盯着林飞,似笑非笑。

  林飞一听,顿时警惕了起来,妈的,这**不会真的想动手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