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政府派的人只有几名断案的巡警跟着方公馆的人来,本来以为没什么事,所谓断案断冤,必然是制服了对方后才断的,但此情此景没什么制服不制服。

  领头的巡警姓徐,他听闻此事有些难办,从桂西来的人后头有人指使,这事不简单。但方公馆的女主人方太太是黎家的外甥,黎参事特意喊了人,方家又来报官,必然要来人的。

  方家的下人说得自信满满、底气十足,他还以为方公馆有多少人,结果一来,人不多,方太太倒是出来说话了。

  这么个大美人站在外头,离那些粗鄙的闹事刁民这样近,他都要为她揪心。

  但奇怪的是,这些据说后头有人的、特意来闹事的刁民们,这会儿乖得很,仿佛把这位美丽的方太太当做了活菩萨!

  而且方太太说着说着,倒是把官府扯出来了!

  关玉儿特意往徐巡警的方向看了一眼,徐巡警尴尬笑了笑,不得不站了出来。

  关玉儿立刻给他吹捧起来:“这位巡警大人可是咱们平阳有名的断案高手,不少大案都在他手上破了,堪称咱们平阳城最年轻有为的巡警之一,立刻要晋升警长了!据说没有他破不了的案子,特别擅长这样的命案,王老伯!您尽管把冤屈证据都说出来!咱们必然要为您讨回公道的!”

  关玉儿压根不认识这人,就知道他是个巡警,瞎编的。但是这人官职不大,又像个老油条,如果不吹捧,无论是闹事者还是巡警都不会重视。

  徐巡警脸色僵了僵,这位方太太可真厉害,赶鸭子上架、转移目光的本事真是了得,他就是靠关系当了公务员,从来没有破过案!更别说什么“马上要晋升了”!

  但关玉儿说得更是真的似的,那口吻还带着崇拜,一旁的几名巡警都面面相觑,甚至真的有点儿相信他马上要晋升了。

  至于什么破案,几人心知肚明,大案子他们可破不了,特别这这样的富商权贵手里头沾了人命的案子。

  不过这位方太太着实很有魄力,他听闻方公馆确实不干不净,但这位方太太一副坦荡的模样,甚至还正义感满满,还要为人讨回公道。

  在场的只单看她说的话、做的事、脸上的表情,就开始摇摆不定,方公馆的女主人如此坦荡,方公馆真的出过人命吗?

  平阳的老百姓也有人来围观,许多人都听说过关玉儿,今日这一见,着实惊艳,人人都将关注点放到她身上、听着她说话。

  王老头愣了一瞬间,他的确是死了女儿,但是他女儿并没有亲自说过他来方公馆谋生,尸体也不是他亲自发现的。王小花自幼跟着她远亲表兄谋生,离家其实已久,王老头也多年未见她,不知道她在干些什么,只知道她有钱。

  来方公馆当下人这样有钱吗?

  方先生才来平阳多久?王小花却有钱很久了,她这样有钱,怎么要来方公馆当下人?

  王老头第一次想这个问题,她在做什么、怎么死的、在哪里谋生都是他远方外甥刘立告诉他的,然后指使他来方公馆闹事,说闹了事,必然有钱,如果方公馆倒了,就分大笔的钱财给他!

  王老头看着关玉儿一副势必要为她讨回公道的样子,突然觉得他女儿八成不是死在方公馆的,但他又舍不得钱财,他咬了咬牙,还没下定决心怎么闹,旁边就有人替他说话了。

  说话的是他远房外甥派来的人,那人一张大黑脸,身体十分壮实,瞧着关玉儿语气有些微的轻浮:“方太太!这您可就不知道了,您清点下人没看见,那是因为王小花死在了您嫁过来的头一天晚上!”

  这个时候关玉儿应该问下人有没有人见过有什么王小花,她没嫁过来,下人总知道的,关玉儿还在铁门里头的时候就开始问了下人也没有这号人,下人都说没有。

  但他既然这样说了,就必然有把握,指不定说方公馆的下人都在包庇主子,而且关玉儿特意看清楚外头是些什么人,有人带着个年轻女人,那女人关玉儿认得,是府里的一个丫鬟,不知道犯了什么错,被方金河赶了出去。

  他们早有准备,关玉儿看得清楚,自然是不跳陷阱的。

  “小花姑娘的尸体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关玉儿对着王老头说。

  王老头其实也不知道,他只知道前天他外甥找他,说是发现了他女儿的尸体。他这会儿不再状态,老实的按知道的回答:“前天。”

  “在哪里发现了?”徐巡警问。

  “在…….平阳的城西东区的乱葬岗…..”向来是民怕官,王老头毕竟是平常的老百姓,徐巡警一问,他也跟着答。

  关玉儿眼皮子掀了一下,越发地有耐心:“前天发现的,今日是六月二十了,也就是六月十八发现的,我出嫁那日刚好是五月初九,那位大哥说小花姑娘是我出嫁的前一日遇害的,也就是五月初八,这刚好四十日,验尸的仵作这样精准呀?可否问一下是哪位仵作?”她瞥了眼徐巡警,“大人,这可是命案啊,咱们得把仵作找来问清楚!”

  黑脸男人顿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这位方太太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手里的人都没法发挥,突然就被她的话语带到了仵作身上了!他冷盯着她:“太太,仵作是桂西的仵作!时间早就断清楚了!”

  关玉儿冷笑一声,瞥了眼巡警们,又看了看围观的平阳百姓,她不紧不慢,声音却大了点:“咱们平阳的命案,哪里是轮到桂西管的?既然在平阳发现的尸体,怎么就被不声不响得带去了桂西?”她眼尾微微上挑,冷冷盯着他,“说是方公馆害了人的是你们,不声不响捂着尸体运回去的是你们,验尸的也是你们,断定凶手的也是你们!莫不是我们平阳的人好欺负,桂西的说我们杀了人我们就杀了人?你们瞧瞧,还带着棍棒,这是要做什么?既然说我们杀了人,这里有官府,你们桂西也有官府,怎么就没有官府出面?”

  平阳看热闹的百姓也看不下去了,一听关玉儿这样一说,这事情疑点重重,他们桂西的无凭无据,就指名道姓的说方公馆杀了人!还带着棍棒来闹事!官府的人还是方公馆请的。可是如果方公馆出了人命,他们怎么还会理直气壮的请官府的人?

  “怎么着?平阳的老百姓好欺负啊?”

  “我说啊,你们肯定是来要钱的!看着方公馆这样大,想狠狠敲一笔!”

  “案子是官府的事,你们连报官也不敢!肯定有猫腻!”

  “都说死了人,我是方公馆附近的,方公馆的下人经常上街买东西,我怎么不知道有个叫王小花的在方公馆当下人?”

  “是呀是呀!那日方公馆招人,我也去了,只是没选上,我看了选上的人的名单,哪里有什么王小花啊?你栽赃也得看清楚,方先生才来多久,他府上的下人都是街上的,不是卖身,都是雇佣,人人都认识,我可没听说有什么桂西的人来当差!”

  “指不定没什么过世的姑娘,都是编的!说不定是你们谁杀了人,栽赃到我们平阳人身上了!”

  “我们可不好欺负!”

  王老头冷汗直流,闹事者也有点儿怵,因为看热闹的平阳人越来越多,仔细听听,都在为方公馆打抱不平!

  平时也没人喜欢出头,今日是怎么?

  一个地域像个圈,几个圈的人本来相安无事,但一旦挑起事端,自然是抱住自己圈里的人,圈里的人受了其他地域人的欺负,多多少少有点不舒服,只有有人出声,接二连三就会有更多人出声。

  关玉儿早就做好了准备,教了人台词,让人帮着喊,她还特意挑拨,结果还不错。

  闹事者已经生了惬意,那黑脸男人冷冷盯着关玉儿,突然就伸手过来抓她!

  关玉儿夸张地惊叫一声,立刻往后躲开,穿马甲的男人一双眼睛如狼一样,他往前跨了一大步挡在关玉儿前头,还没看清他什么动作,黑脸男人就已经被掐住了喉咙!

  徐巡警这才反应过来,几个巡警押住那黑脸男人。

  关玉儿在丫鬟婆子的簇拥下,拿着手绢掩面掉泪:“我就说了些疑点,没想到就有人恼羞成怒,仿佛生怕我说出什么真相似的!”

  关玉儿一掉泪,可真是我见犹怜,当下立马有人为她打抱不平——

  “我看杀人的是这个人吧!这样凶,方太太一个弱女子都这样狠心下手,若不是方公馆有能人,也不知道方太太怎么样了!”

  “是啊!恐怕是怕我们平阳查出了真相吧!”

  “方先生也是一表人才斯斯文文,方公馆待人也和善,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定然是你们贪图钱财!指不定是贼喊捉贼!人是你们杀的!”

  关玉儿抹了抹眼角,突然又喊了一声:“呀!那不是我们方公馆前几日犯了错被解雇了的丫鬟晓唐吗?她怎么和桂西的人在一边了?”

  阿香在旁边配合,指着晓唐:“就是她!”

  徐巡警好歹是过来人,立刻反应过来,几个巡警马上就抓了晓唐。

  他已经看出了方太太的本事了,这个叫晓唐的女人他也注意到,指不定是闹事的做的准备来陷害人的,但是方太太偏偏就不上当,带着节奏把人唬得一愣一愣的。

  现在人在他手上,这人便没了作用,他已经猜到方太太要倒打他们一把了。

  可关玉儿却不说话,她就像还未平复情绪,躲在丫鬟婆子的簇拥里就是不出声。

  徐巡警自然得开口,他做巡警凶惯了,又是没什么威胁的女人,便更加有底气:“你是平阳的人!怎么在他们之中?莫不是与他们一帮的?!”

  这晓唐就是那日嚼舌根被方金河赶出去的丫鬟,她向来看不惯关玉儿,若此时是关玉儿问,她必然要栽赃陷害,但徐巡警这样问,她却怕得要命:“大人!我是被他们胁迫的!我是平阳人!又恰好是从方公馆出来的丫鬟!他们就找上了我!”

  “找你做什么?”

  “他们让我说、说,让我说是我亲眼看见是方先生杀了的!”她惊慌极了,嗓门很大,“我抵死不从!没有的事我从来不说的!咱们方公馆也没有什么王小花!”

  围观者终于看到了“真相”,原来是这样!原来这些人早有准备,特意来陷害方公馆的!

  闹事的人一瞬间有些恐慌,主事的被人抓住,还被平阳的百姓围住了,恐慌和焦躁在其中蔓延,他们手中拿着武器。

  关玉儿眼眸动了动,她就像总算平息了害怕,脸上依旧是单纯又心善的模样,她走到王老头面前,声音温和:“王伯父,您也看到了,我猜呀,你是被这个人骗了!”她指了指那黑脸男人,又说,“我瞧您忠厚老实,必然不是这样的恶人,我们平阳人都十分热心且善良,您女儿刚过世,心里伤痛,指不定被什么人糊弄了,您瞧瞧如今真相已经大白!您可不能让您女儿蒙冤啊!”她温和地笑了一下,“平阳的百姓只厌恶恶人,他们都是为正义打抱不平,自然不会为难您的,哎?这些都是您亲戚么?您亲戚肯定也不是恶人…….”

  “对!我是王大爷的侄子!”

  “我是他外甥!”

  “我是他堂弟!”

  “……”

  关玉儿笑了起来:“既然大家都不是恶人,咱们平阳的百姓是非分明,自然不会为难大家的!”

  徐巡警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位漂亮的的方太太一套一套地说话,那些闹得凶的人跟着王老头身后,棍棒也不要了,仿佛生怕平阳人一人一个石头将他们砸死,都灰溜溜地出了城。

  他可是得了消息,这些都是凶人。

  徐巡警独自细思了片刻,突然惊出一身冷汗,要是刚才这些人被围着,没有出路,手里又拿着武器,指不定会干出什么事!

  这样多的手无寸铁的百姓在这里,若是出事吗,那可不得了!

  可方太太偏偏一脸温和的将人放走了!给了人台阶下!

  他又瞧了一眼方太太,心里不禁佩服,这位方太太可真有手段。

  几乎没有任何人受伤,也没有大规模的打架,不仅将人赶跑了,还洗清了方公馆的杀人嫌疑,甚至还逮到了疑是主事者的人,更有了闹事者蓄意诬陷的证人晓唐!

  关玉儿对着徐巡警笑了一下:“大人,人是您逮住的,人证也是您逮住的,您可又断了一件大案!哪天晋升了,可要恭喜啊!”

  徐巡警笑笑:“哪里,是太太您出的力,得嘞!我这就将人带走好好审问!还方公馆一个公道!”

  他已经预感到了机会来了,指不定真的能晋升警长!这位太太可真是大福星啊!

  徐巡警押着人回去,关玉儿有命人处理了琐事,看热闹的百姓也散了。关玉儿立刻让司机开车。

  关玉儿看着那马甲男人问:“方金河可是雇佣了你们?雇佣的多久?”

  那人愣了一下,仿佛在思考什么,片刻后才答道:“有那么些天,一日两日、一月两月,说不准,太太,您是要我们做什么吗?”

  “你叫什么名字?”

  “小的程棠,听候太太差遣。”

  关玉儿笑了一下:“我瞧你身手不错,你再挑几个好身手的人。”她顿了顿,眼尾微微挑了起来,“咱们去接一下方金河,听说他只身被请去了桂西的司令府!”

  “路途还有些远,我这个做太太的,怎么着也得去瞧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manchuhea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