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张少孤心头慌然之时,就见莫韦玄和周靖海毕恭毕敬地跪在了老者面前,磕了三个响头后拜道:“弟子拜见师父。”

    张少孤闻之,脑袋里如同晴天一声霹雳,炸了一个响雷,不禁浑身一颤,毛发乍竖。这个老头竟然就是莫韦玄和周靖海的师父,道上人人避之不及的无阳邪道。

    “砰~砰~砰~”

    张少孤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似乎要破他胸膛而出。

    无阳邪道强大的气场压迫得张少孤几乎要窒息,就连之前遇到过好几次生命危险也没有让他像现在这样紧张。他刚刚调运出来的道灵之气也像是漏气的皮球一样,消散得一干二净。

    果然,这个无阳邪道跟卢相本说的一样,是世上少有的修道大能,他的气场相较爷爷的气场,只有过而无不及。

    齐天大圣似乎也感受到了无阳邪道强大的实力,像是受惊的小花猫一样,窜到了张少孤的肩膀上,紧挨着张少孤的脖子,惶恐地看着无阳邪道。

    而重伤在身的薛文远还不能站起来,只能用肘子撑着地面,半卧着看着无阳邪道,眼神里也是充满恐惧。他没想到,今晚的冲突竟然能引出无阳邪道真身。

    这时,无阳邪道面无表情地走到莫韦玄和周靖海身边,而后又面无表情的看着瑟瑟发抖的二人。周围的气氛也随着他的到来突然变得凝固起来。

    莫韦玄和周靖海二人头也不敢抬,始终跪着,低着头,额头触底,像是古代的大臣给皇帝磕头一样,战战兢兢。

    “起来!”无阳邪道语气十分冰冷地说。

    莫韦玄和周靖海听了,惶惶栗栗地站了起来,头依然低着,不敢抬头看无阳邪道一眼。

    这时,只见无阳邪道突然一伸手点了一下莫韦玄的额头,往莫韦玄的灵台注入了一股灵气。

    倏地,就见莫韦玄刚刚消散的气势竟然一眨眼就又重新凝聚回来。

    张少孤见了心中大骇,这无阳邪道也太逆天了吧,只是这么轻轻一点,就能瞬间让元气大伤的人重新恢复气势。

    莫韦玄一开始还以为师父要惩罚他,心吓得扑通扑通直跳。后来才发现,原来师父是在帮他恢复元气,于是感动得又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口口称谢感恩道:“多谢师父帮不孝徒恢复元气,徒儿愧对师父,请师父责罚。”

    无阳邪道瞥了眼莫韦玄道:“起来。”

    语气还是跟刚才一样冰冷无情。

    莫韦玄不敢违逆,又重新在站了起来。

    “说吧,这是怎么回事?”无阳邪道问。

    莫韦玄有些愤愤不平地回道:“启禀师父,这两小子就是废黜靖海师弟道行的罪魁祸首。二人胆大包天,明知与我师门有不共戴天之仇,今日竟然还敢现身黄阳道观,恰好被我跟师弟遇见。靖海师弟辛苦修炼十多年,好不容易修炼的灵台就这样毁在这两个小子的手上,徒儿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气?师父,徒儿所做一切,可都是为了帮靖海师弟讨回公道。也是为了维护师父您的名声啊!”

    无阳邪道听了,心中悄然生怒,原来这两个毛头小子,就是毁我徒弟灵台的罪魁祸首?他怒目瞪了眼张少孤和薛文远,感应到这二人只不过是入门天师。

    于是他呵斥莫韦玄道:“哼!堂堂神通天师,又得本道秘术真传,竟然被两个入门天师打得毫无招架之力,真是给本道长脸啊!”

    莫韦玄哭诉道:“师父,徒儿无能,辱没了师父的名声,徒儿甘愿受罚。只是这两个小子,一个是红岭派嫡传弟子,习得红岭派秘术《请魂术》,请来上古先祖,实力非同小可。另一个小子更是古怪,明明只是个能力平平的入门天师,却三番五次打出神通天师的威力,而且他的道气非常奇特,弟子从未见过,所以一时大意,败在了两人联手之下。”

    周靖海也帮着莫韦玄哭道:“师父,师兄所说句句属实,不是师兄实力不济,实在是这两个小子太过诡异。当初弟子也是因为如此,才吃了这两小子的亏,导致灵台被毁,道行尽失啊!”

    莫韦玄和周靖海两人一个四十多岁,一个三十多岁,然而现在在无阳邪道面前,哭得像是两个三四岁的小孩子,画面实在叫人不堪入目。

    无阳邪道听了,不再则被莫韦玄,而是问周靖海道:“靖海徒儿,你告诉师父,毁你灵台的是不是这两人?”

    周靖海奋力地点了点头,咬牙切齿地说:“就是这两人,就算他们化成灰,我也认得他们。”

    无阳邪道了然地点头说:“灵台被毁,道行尽失,对每个修道者来说,都是毕生莫大的耻辱。既然你师兄没能替你报仇雪恨,那就换作为师替你做主。”

    莫韦玄和周靖海听了,心中窃喜,齐声拜谢道:“多谢师父!”

    无阳邪道又向前走了几步,来到张少孤的面前,竟然做了个揖道:“两位道友请留下姓名,本道不欺负无名之辈。”

    张少孤惶然心惊,无阳邪道亲自出手,那他跟薛文远必死无疑。

    于是语气有些胆怵地说:“无阳前辈,你徒弟周靖海,替人篡天改命,又吸人魂魄,欲置无辜的人于死地,实乃大逆不道之行为。我和薛兄替天行道,废黜他的道行,于情于理。难道无阳邪道只顾一味地偏袒自己的徒弟,连最简单是非对错都不愿明辨吗?”

    张少孤刚说完,无阳邪道一声呵斥道:“哼!无礼小儿修得信口雌黄。就算我徒儿真的触犯天道,也由不得你们两人擅自做主,损毁他的灵台。不要再跟本道啰嗦,快快报上名来。”

    张少孤哪还有底气自报姓名?一时怔在原地,不知所措。

    这时,周靖海替张少孤回答道:“师父,你面前的小子叫张少孤,徒儿打听得知,这小子是从乡下来的,无门无派。至于那个坐在地上的,叫薛文远,他便是红岭派的嫡传弟子。”

    “张少孤?”

    周靖海刚说完,无阳邪道兀地想起,之前破坏他的利用王成广**养高欣悦鬼魂的人就叫张少孤。

    (笔趣阁 www.xbiqugetw.com)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manchuhea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