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妇她回来灭门了 第49章 终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一夜, 江婉婉睡得无比安心。

    安心到没有再做一场梦。

    她心里一直紧绷的那一根弦彻底的松开了,一直禁锢在她身上的那一层,无形的枷锁也崩裂了。

    清晨, 她还未睁开眼, 就听到了窗外鸟儿的叽喳声。她轻轻一笑,抱着被子在床上舒坦翻了一个身后, 才缓缓的睁开了眼。

    她看着从窗口透进来的微微日光,心里都变得暖融融的。

    早饭是她喜欢的红枣粥, 她喝了一碗, 只觉得精气神十足,若不是名义上还要为那人守丧出不了门, 她真想去策马狂奔一场。

    不过,以后有的是机会。

    迎迎好像没什么胃口, 吃了两个饺子便吃不下了,看着她这一副有心事的模样, 她笑笑问:“怎么了?如今他人没了,以后你再也不用与她虚与委蛇, 轻松都来不及,还有什么烦心的事吗?”

    迎迎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 认真的看着她说:“我只是在发愁, 难不成咱们两个还要真的为他守上三年才能离开吗?昨日他大姐说的那番话,摆明了是想耗着咱们在这儿。只要有他大姐在这拦着, 你我想早点走,怕是没那么容易。”

    “原来你是在发愁这个呀……”江婉婉笑了笑,看着她说:“我知道你是担心你娘一个人在江南好不好,不过你放心吧,不管我要在这待多久, 至多半年我一定送你回江南去。”

    迎迎一听,顿时打起来精神,好看的眼睛里满是隐隐的欢喜和不确定:“这能行吗?再说我要是走了,不就留你一个人在这里了,那你多苦啊……”

    江婉婉笑笑:“我的苦日子,在他们死掉的那一刻就都结束了,以后我的日子剩下的就全是甜的了。”

    “不过是在这空壳的家里头多住一些日子罢了,对我来说没什么妨碍,倒是你跟在我身边这么久,如今好不容易能自由离去,我又怎么能把你继续困在身边陪我呢?”

    迎迎闻言倒是笑着叹了口气:“若不是你当年给我赎身,我怕是早得了什么脏病死了,你对我的恩德,我怎么报答你都不为过,不过若能早些回去照顾我娘,那是再好不过了。”

    “放心,等过了这个年,我就想办法送你回去,到时候等你找到好人家,要嫁人的时候,我回去喝你的喜酒。”

    说到这里,迎迎不禁笑着问她:“那你呢?等你能从这家离开的时候,你又有什么打算?”

    她闻言,悠然笑笑:“自然是……好好过我自己的日子……”

    …………

    叫婉婉,觉得他这两世过了那么多的冬天,好像只有这个冬天是最舒心惬意的,每日里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烦,安安静静的守在自己的屋子里,或喝茶绣花,或聊天逗乐,自在的很。

    而这样的冬天,他以后还能有很多很多个……

    年级年关许荣英也忙,也很少回来,徐中华那个废人更是整治不出屋子,暑假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一硬送进来的帖子,姜婉婉都退了,只让管家去着手处理,她都懒得多看一眼。

    平静安宁的日子就这么缓缓过着,年三十那个黄昏,她收到了一封信,还没拆开,他就知道是南明瑞送来的。

    想到这个他曾经主动迷惑过的男人,楼了一下,拆开了信封,上面只有两个:祝好。

    她看着信上这两个大字,轻轻的笑了,他可真是个无聊的人啊……

    转眼冬去春来,桃花开遍的时候,江婉婉亲自将迎迎送到了城外,派了自己的亲信言默,亲自送她回去。

    迎迎提着包裹,想到小姐在这里面放的一万两银票,她泪珠子断了线似的落下来,感动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她本该是尸骨都落在那臭泥坑里的人,小姐救了她,给了她自由,还给了她以后生活的保障,这份恩情她这辈子都不会忘。

    她哭得泪如雨下,看着江婉婉温柔的笑脸说:“小姐,等你能离开时,记得一定要回江南来,我们一起去游船。”

    江婉婉将手里的帕子递给她擦眼泪,笑着点头:“我会回去的,到时候,你记得准备好酒菜等着我,我一定会去你家里叨扰的。”

    迎迎破涕而笑,擦了擦眼泪,冲她挥了挥手,依依不舍的上了马车。

    言默在一旁看着江婉婉,想说什么却没开得了口。

    江婉婉看着这个话不多的好帮手,笑着说:“我已经给二叔写信了,等你送了迎迎到家,再回二叔身边就好,至于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不用担心。”

    言默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小姐永远只能是小姐,能在她身边帮到她一些,就已经是他的福气了。

    他该知足了。

    江婉婉看着马车缓缓离开,站在这里许久,直到看不到马车的影子了,才缓缓的叹了口气:“回吧。”

    姜姜应了一声,走了两步后问她:“小姐,迎迎离开的事,许荣音并不知道,等她知道了,万一跟你闹起来怎么办?”

    江婉婉闻言淡淡一笑:“让她闹去吧,反正人都走了,她又能怎么样,难道她还能跑去江南把人抓回来吗?”

    “她是不能把迎迎抓回来,可可她能烦你呀?”

    江婉婉不在意的笑了:“我才不怕她。”

    过了几日许荣音得空回来了,说是回来看许仲华的,可江婉婉知道她是因为迎迎离开的事情,故意要来对她发难的。

    许荣音坐在一旁,端上来的一杯茶,一口都没碰,面色不悦的看着江婉婉,问:“弟妹不是我说你,我弟弟这才走了几天呀,你就一声不响的把迎迎给送走了,连我都不曾知会一声,你这般行事也有点太过分了吧?”

    江婉婉捏着帕子垂眸笑了一下淡淡道:“不是故意不肯知会大姐,只是事出突然忘了派人去报信而已。毕竟迎迎她爹病重了,怕见不到女儿最后一面,我一着急就给忘了。”

    许荣音闻言冷冷的哼了一声,根本就不信这说辞:“到底是病重还是旁的,如今还不是凭着你一张嘴来说?我只是心寒啊,我弟弟这才去了几天,有些人就不安分了,想生出幺蛾子了!”

    那迎迎不过是一个卑贱的妾室,她是死了还是走了,她根本不在乎。

    她在乎的只是江婉婉接下来要做什么,一个妾她都能给送走了,不愿意妾室在这家里守着。

    她本人又怎能甘心一直在这儿?怕是过不了多久,也要循着什么借口离开家里!

    她不能就这么算了,弟弟死了还没几个月呢,不能让她走,至少得让她守过三年再说!

    江婉婉听着她说这话,不痛不痒的笑了笑,回道:“大姐这话虽然不中听,可说的也的确是事实,不是老话说人走茶凉吗?”

    “更何况,就算人在世的时候,这杯茶本来也就不是热的呀?”

    许荣音脸色更是难看了几分,她这是在说弟弟生前都对她不好,所以弟弟死了也没必要替他守着,这个江婉婉,真是油嘴滑舌!

    为了不想给弟弟守寡,她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呀她!

    “虽然话是这么说,可女人不就是这样吗?不管进了谁家的门都得守妇道不是吗?若是连妇道都不肯守,那将来的名声肯定比那茅坑里的石头还臭!”

    许荣音这是在说她,若是不给他弟弟守寡,将来就会臭名昭著吗?

    呵呵……给他守寡,他也配?

    她轻笑出了声,看着一旁的许荣音笑道:“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也不想再拐弯抹角了,咱们就明明白白的说开了吧。”

    “以前许仲壬他活着的时候,没做过什么对得起我的事儿,可如今他人都死了,那些旧账我也不想再提,只是大姐你别忘了,你还有一个弟弟活着呢。”

    许荣音一听这话顿时瞪大了眼睛:“你这话什么意思?”

    她笑笑:“没什么意思呀,只是想提醒你一下,我愿意何时离开,你最好别管就是了。毕竟如今呢,许家的这些产业可都在我的手里呢!”

    “有多少田产,有多少铺子,有多少存银,通通都在我的手里,我要是高兴的话,说不定还能给你二弟留点东西,我若是被人惹了不开心的话,说不定将来等我离开的时候,留给你二弟的就只有这个空宅子了!”

    “你这个卑鄙无耻的贱人!”许荣音闻言气急败坏地站了起来,指着她的鼻子大骂:“没想到你不但不想给我弟弟守寡,居然还想吞了我家的家产!”

    看着她那愤怒的样子,江婉婉坐在那里动也不动,直到她骂了几句,稍微冷静了一些后,她才又看着她冷冷的说:“许荣音,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如今这些家产,都在我的手里攥着,若是你要让我不好过,你就等着,我将来一定让你唯一的弟弟,更不好过!”

    “贱人……你这个恶毒的贱人……”许荣音气的语无伦次,此刻脑子一团乱麻,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恨自己居然忘了家产的事情!

    江婉婉缓缓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看着她气愤无比的样子,勾唇一笑:“过几日,我会从这个宅子里搬走,但愿到时候,你不会来阻拦我。”

    她说完便想离开,身后的许荣音狠狠的瞪着她,在她跨过门槛的那一刻,咬着牙问:“走之前,把那些东西给我留下!”

    江婉婉回过头来看她:“那些东西,等我确定没有人污蔑我,及我江家名声的时候,我自然会把人送到你的手中,不是你说的吗?说不定我将来的名声会很不好,所以为了不会有那么一天,这些东西我还是需要多留几日的。”

    许荣音气的要死却无奈无可奈何,她一个外嫁的女儿,也根本不知道家里的家底是几何,如今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只能忍着不去再惹怒这个女人,否则等将来她把这些东西还回来的时候,谁知道她会克扣几分!

    回到梅园,江婉婉身心舒畅,喝了口茶之后,躺在了软榻上,懒洋洋的看着身边的几个丫头笑眯眯的:“近几日若无事的话,就慢慢的开始收拾东西吧,还有庄子那边,先去好好打理打理,夏天快要到了,正好去避避暑。”

    姜姜几个捂嘴笑:“都听小姐的!”

    ……

    夏日里,依山而建的别院,住着很是清幽。

    江婉婉穿着一身青色的单衣,长发散在肩上,这里没有客来访也不用出去见人,她头发都不想费劲盘起。

    屋子的正中央里放着一个大大的冰盆,冰盆里头放着不少她从庄子上亲自采摘回来的瓜果,连茶壶都在里头冰着。

    她午睡起来后喝了一口冰茶,呆呆的坐了一会儿,拿起了针线活做,准备给祖父做一套秋装。

    外头烈日炎炎,姜姜和小玲正在树底下收拾池塘里捞上来的新鲜鱼虾,两人热得脸蛋红扑扑的,时不时的进来凉快凉快之后再出去。

    临近黄昏,一直看守庄子的阿嫂摇着扇子大步走了进来,也不进屋,只站在院子里头喊:“小姐,外头有位公子,说跟您是旧识,姓南,说是来探望您的,可要请进来?”

    姓南……他来做什么?

    江婉婉犹豫了一下,还是想看看他是来做什么的,于是叫阿嫂将人请了进来,她在屋里穿戴整齐之后,去了主厅那边。

    南明睿坐在厅上,看着她院子里种的那些花花草草,唇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笑,看来她住在这里的日子很舒心呢。

    没多久之后听到身后有动静,他便回头去看,只见江婉婉随意穿着一身青裙,手里拿着一个绣花团扇,头发也是懒懒的用玉簪挽了一下,这一身模样也不精心打扮,随意轻松的很。

    江婉婉看着他,眉尾轻轻一挑笑道:“今日也没什么风啊,怎么就把你刮来了呢?”

    南明睿看着现在的她,想起当初射出一箭的也是她,可那时候她癫狂冷酷狠毒,如今的她却悠然明朗温和,明明都是她却活像两个人……

    他笑笑:“出来玩,经过这里,顺道来瞧瞧你。”

    江婉婉笑笑,在他对面不远处坐下,轻轻摇着扇子,眼神悠悠含着几分好奇,面上的笑容像是真的见了故友一般怡然自得:“寡妇门前是非多,像南公子这般尊贵的人物,似我这是非之地,南公子最好还是莫要踏足,以免污了公子身份。”

    他挑眉一笑:“这荒郊野外的,人都没几个,能有什么是非?”

    江婉婉轻轻的翻了他一眼,不再说话,这个人无聊的很,还是冷着他些,早些打发他走才对。

    见江婉婉不说话了,他也沉默了一会儿,后来才轻叹口气,说:“看来你现在的日子过得很不错。”

    她点点头:“是啊,这日子清静自在的很。”

    又是片刻的沉默。

    他才开口:“我一直都想知道,你究竟为何要做那些事,这个问题困惑我很久了,虽然我知道你并不喜欢我问,但好歹看在我替你保守秘密的份上,给我一个答案,好让我的心里,别总想着你。”

    他说完这句话,江婉婉的目光就落在了他的脸上,他的眼神有那么一些复杂,似乎真的是因为这个问题,烦恼已久。

    总想着自己?

    江婉婉想起,杀许仲壬那一日,对他的那一番缠吻……

    她无奈轻轻的叹一口气,这个男人是她招惹的,若想让他以后离自己远远的,的确是该做一个了结了。

    她笑着,目光对上了他那一双眼,缓缓开口:“你相信,人有前世今生吗?”

    他只看着她,也不点头,也不摇头,也不说话,似乎不相信,又似乎有迟疑。

    江婉婉不等他的回答,就又笑道:“你不相信也是正常的,毕竟这世上想必也没几个人和我一样,能拥有前世的记忆。”

    “你的意思是……”南明睿略微有些惊讶,她说的这件事简直是匪夷所思,可看着她的表情,又似乎毫不作假。

    “南公子应该明白,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对你好的人,也没有无缘无故恨你的人。”

    “至于你疑惑,我为什么要对那几个人痛下杀手,自然是因为,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前世因,今世果。”

    她说着缓缓的站了起来,看着园子里那些娇艳的花儿明媚一笑:“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如今我只希望我们一如从前。”

    她回过头看着南明睿那双满是惊讶的眸子,笑的好看:“再见面,只当不识就好。”

    南明睿沉默良久,才站起身来走到她身旁,看着她含笑的双眸问:“所以前世,他杀了你?”

    江婉婉笑着点头,话语无比轻松:“对啊,所以这辈子,我才会又嫁给他,因为我一定要杀他!”

    他垂下头,用手揉了揉眉心,片刻之后心情复杂的笑了一下:“简直匪夷所思……”

    江婉婉看着他这样子,忽然想起了刚才的事情,笑着问他:“我刚才跟你说的话,你没忘吧?”

    南明睿愣了一下,看了她一眼,侧过了脸微微拧着眉头开口:“说什么见面只当不识,我们明明认识……”

    “南公子。”江婉婉却认真看着他,忽然开口,“你能替我保守秘密给我一条活路,我很感激,但我真的希望从今往后,你我再无瓜葛。”

    南明睿看得出来,她很认真的在说这句话,她不想再见到自己,因为那或许会让她想起一些不好的事情……

    但是,他却好像忘不掉这个女人了。

    “南公子,你要的答案,我告诉你了。如此,你慢走吧,我不送了。”江婉婉说完便转身离开了,走的是那么潇洒。

    可南明睿即便得到了她的答案,可看着她的背影,他却已经做不到同样的潇洒离开了……

    三个月后,江婉婉将许家的那些家业,悉数交给了许荣音后,便启程回了江南。

    她决定,好好照顾祖父,给他养老送终,至于她自己的将来……将来再说呗!

    作者有话要说: 到此结束,想来想去,自由是最好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