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日夜,整个长安西门外灯火通明。

    不用说众人也知晓,已经被点燃了复仇怒火的西凉军,正在连夜赶制攻城器械。

    “温侯,早点休息吧,明日才是真正的开始!”王允的双眼已经充满了血丝,但他却极力的劝说着吕布。

    论阴谋诡计,王允自然是技高一筹。可要论打仗,王允认为,这种事还是交给吕布这个右将军统一指挥的好。

    虽然吕布身上存在各种缺陷,但只要他在城头,便不会让某些事发生。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西凉五万大军,扛着连夜赶制出的云梯,气势汹汹的攻向了长安西门。

    虽然这样做的伤亡巨大,但被激起了怒火的西凉军却义无反顾。

    董卓虽然残暴不仁,但是对于那些追随他的将士却从不亏待。

    这也是为何,李儒、李傕有信心进攻长安的的根本原因所在。

    弓箭的射程之外,李儒披麻戴孝,就连李傕也是一袭白衣,罩在铠甲之上。

    “攻城,为主公报仇!”李傕大刀向前一指,紧接着便是万于大军集团试的冲锋。

    这样的进攻,根本没有仍和章法可言,根本部分主次。

    万于西凉军将士要做的,就是攻上城头,重新占领长安,而后将那些杀害自己主公的凶手一一斩杀。

    吕布皱着眉头,他自己也没想到在杀了董卓之后,西凉军还能够有这样的士气。

    若是换做其他的诸侯军队,不管有多少兵马,恐怕早就一哄而散了。

    “温侯,只需抵挡几日西凉军的强攻,待其心中的那口气泄掉,便是获胜之时。”站在吕布身旁的王允,出口提醒道。

    闻言的吕布“嗯”了一声,而后便开始指挥着自己的并州军,有条不紊的开始反击。

    就目前的局势来说,并州军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虽然西凉军连夜赶制了不少工程梯,可在长安高大的城墙面前,根本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没有重型工程器械,想要一口气攻破长安,除了用人命来填,没有其他办法。

    城头的箭雨倾泻,西凉军成片成片的倒下,可即便如此,也无法让他们停下脚步。

    数波箭雨之后,那些愤怒的西凉军士卒,已经将云梯搭在了城墙之上。

    刹那间,无数的身影奋不顾身的向着城头爬去,前面的中箭下落,后面的继续跟上。

    短暂的混乱之后,西凉军的基层将校,指挥着城下的士卒,纷纷弯弓搭箭,但凡敢于露头寻找目标的,都会遭到数支箭矢的照顾。

    而城头的并州军,在吕布的指挥下,没有一丝的惊慌失措。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伤亡是再所难免的。

    “弓箭手,后撤,刀盾兵上前,高顺,城头交给汝了!”眼见己方的弓箭手阵亡的人数不断攀升,吕布下令道。

    “诺!”高顺开口应诺,而后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戟兵上前,将云梯推到!”这是高顺接过指挥权后的第一个将令。

    此令一出,就连吕布身旁的王允亦是不住的点头。

    高顺此人,虽然他不熟悉,但从刚刚的那句将令中,就不难看出,此人的沉着冷静。

    “啊!”随着部分云梯被推到,一阵阵惨叫随之而来。

    即便是如此,长安西门的城头上,仍然有一小部分西凉士卒爬了上来。

    “杀!”高顺怒吼一身,拿着盾牌的刀盾兵开始出手了。

    别的不说,就拿整齐划一的动作,就让王允的紧张的心,平静了不少。

    吕布笑了笑,面对疯狂的西凉军将士,他一开始便将高顺的三千陷阵营投入了战斗。

    虽然这里面存在的极大的风险,但吕布心里清楚,只要让西凉军碰的头破血流,心中的那口气便会慢慢的泄掉。

    长安西门的城头喊杀声一片,就连远在皇宫里的刘协都能隐约听见。

    虽然召集了文武大臣,但坐在龙椅的刘协,完全是一副提心吊胆的模样。

    “陛下,可派人通知燕王?”就在众人默不作声的时候,蔡邕铿锵有力的声音传了出来。

    “朕,早已派王越传信与燕王。”刘协调整了心神,而后说道。

    提起公孙续,刘协的心中突然安定的不少。

    虽然幽州远在千里,可刘协始终坚信公孙续一定会起兵来救。

    “既如此,依照长安的城防,坚守数月不在话下。”蔡邕镇定自若的说着。

    可这句话,反而让刘协更加的不安起来!

    坚守数月?这隐隐传来的喊杀声,真的能让吕布坚守数月而不败?

    “陛下,老臣愿率领私兵前往西门助战。”说话的乃是皇甫嵩。

    虽然年事已高,可在这些大臣当中,也是战功赫赫之人。

    闻言的刘协思虑半晌,而后道:“老将军出马,朕自然欢心。但燕王曾说,好钢用在刀刃上。”

    被刘协委婉的拒绝,皇甫嵩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心中暗自欢喜。

    从目前来说,至少刘协还是相信吕布能够抵挡并州军的攻势。

    若真是到了危机时刻,定然会有人前来报信。

    到了那个时候,皇甫嵩不介意再一次的披甲上阵!

    一日的厮杀,让整个长安城西门城墙被献血染红。

    三万西凉军,疯狂的进攻了一日,在丢下数千具尸首之后,如潮水般的退去了。

    “司徒,西凉军撤了!”此刻的吕布早已是浑身鲜血。

    王允点了点头,一日的激战,西凉军虽然损失惨重,但并州军并不是没有伤亡。

    如果按照这样发展下去,就是耗,也能把并州军耗死。

    “某这就回公宫禀报,烦劳温侯继续坚守西门。”

    王允向着吕布一礼,这个血腥味十足的城头,他早就不想而是在呆下去了。

    皇宫之内,当听完王允的禀报之后,刘协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如果按王允的分析,恐怕长安最多坚守一个月。

    “朕曾听燕王讲过,加热的金汁,乃是守城利器。还有……”刘协猛地抬头,将之前公孙续提到的一些守城方法统统说了出来。

    王允微微一愣,若不是天子提醒,自己都忘记了还有众多的守城之法。

    难怪陛下整日一口一个燕王,与公孙续比起来,吕布的防守方法,却是少之又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manchuhea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